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德孤的小岛  
偏安一隅,远离是非,食无求饱,居无求安  
        http://blog.creaders.net/u/438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德孤
 
注册日期: 2010-10-02
访问总量: 7,547,65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一律删除网络垃圾,恶意留言,与机器人留言
读者可直接给我电邮:de-gu@live.com
欢迎留言交流,恕我不一一回复,敬请体谅。
欢迎转摘,包括国国内网站,但请注明出处!
欢迎光临德孤的小岛!谢绝网络垃圾!
最新发布
· 看武汉肺炎: 远离中国大陆
· 武汉肺炎: 我们都在见证历史
· 港府无意解决香港问题
· 看香港与台湾: 远离中共,远离中
· 也谈《悲惨世界》
· 浅谈习近平的爱国主义情结
· 输赢对中国真的很重要!
友好链接
· 章立凡:章立凡的博客
· pumbaa:【PUMBAA 说故事】
· 钟楼散人:钟楼散人
· 嘎拉哈:嘎拉哈的博客
· 漂移:漂移的博客
· 叶心:叶心的博客
· 不洁之人:不洁之人的博客
· beny:beny的博客
· 兔儿:兔儿的博客
· 思羽:思羽的博客
· vito:Vito的博客
· 姜记者:姜记者的博客
· 一粒铜豌豆:一粒铜豌豆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俺是凡平:俺是凡平的博客
· 何岸泉:驾着时间来看你
· 芹泥:芹泥
· 沐岚:沐岚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沙之舟:shazhizhou
· 高伐林:老高的博客
· 珍曼:珍曼的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凡平:凡平的博客
· 草庐隐士:草庐隐士的博客
· 百草园:百草园
· 飞云:潇潇飞云
· 虔谦:虔谦:天涯咫尺
· 昭君:昭君的博客
· 黑山老猫:老猫观察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夏子:夏之音
· 恩湄:恩湄
· 令狐冲:拔剑四顾心茫然
· 伊萍:伊萍的多彩世界
· 青草青青.:青草青青.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五瓣丁香:五瓣丁香的博客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冠云:冠云的博客
· 沁霈:沁霈的博客
分类目录
【永康议】
 · 周永康离死刑立即执行越来越近!
 · 周永康是条硬汉:我呼吁替他维权
 · 习近平打老虎,值得关注的几点
 · 苏荣与令政策倒台:周永康与令计划
 · 欢迎特赦周永康
 · 江泽民影响力式微:习近平羽翼渐丰
 · 周永康会被判死刑吗?
 · 周永康不是大老虎
 · 车震犯法吗?
 · 为什么政令出不了中南海?
【网络言】
 · 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宛如鸦片
 · 营造网络文化:管理是一门学问
 · 也谈“晒”与“嫉妒”:适度网争有
 · “不裁判别人”:是律己,不是挡箭
 · 中国人为什么都有大师情结?
 · 挺毛的都是无耻之徒
 · 中国社会的价值沦丧与逻辑混乱
 · 看中南海内斗,谈海外中文媒体玩无
 · 向各位网友拜年,祝大家羊年洋洋洒
 · 机器五毛挺习是一大发明
【外交云】
 · 习近平的两岸政策严重错误!
 · 中国不服不行: 太平洋是美国的内海
 · 中国政权中的美国因素
 · 中国护照印上九段线:被“FUCK”丢
 · 仲裁实质是中国失信:世界会对中国
 · 南海仲裁:请习近平巡视南海!
 · 三评南海仲裁:放弃黄岩岛,回到当
 · 评南海仲裁:美国进南海合法化
 · 快评南海仲裁:九段线违法,政府渎
 · 快评习近平会见朝鲜代表团:认输啦
【熙来评】
 · 需要重审薄熙来
 · 只有胡耀邦能救薄熙来
 · 看慈禧收编义和团:薄粉值得被收编
 · 薄熙来的最大功劳和最大罪恶
 · 薄熙来是判轻了,不可能保外就医
 · 为什么法院对薄熙来绿帽置之不理?
 · 薄熙来马英九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 面对薄熙来指控,中纪委不需要回应
 · 薄熙来会和谷开来离婚吗?
 · 审薄案太戏剧化:薄泽东审成武大郎
【历史话】
 · 武汉肺炎: 我们都在见证历史
 · 浅谈评价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
 · 文革不是孤立事件
 · 刘少奇邓小平的文革也需要彻底否定
 · 文革五十周年:中共向国家民族和百
 · 浅谈朝鲜战争中的阴谋
 · 纪念蒋介石
 · 文革是国耻,民族之耻,不是国难
 · 赵家人朔源:五帝,夏,商,周
 · 看中国近代战争实际效果:打一战好
【战略坛】
 · 浅谈反法西斯悲剧与反恐陷阱
 · 试探中国民主之路:分裂-民主-联邦
 · 看李登辉专访:中国也需要有头壳的
 · 寄语习近平:建北京--莫斯科高铁绝
 · 看一带一路与亚投行:中国梦祸害世
 · 苏联解体,独联体解体,与俄罗斯解
 · 东海防空识别区:习近平遇到的挑战
 · 中国正在误判断:金正恩拥抱奥巴马
 · 甲午战争,朝核危机,与钓鱼岛争端
 · 如果美国拿下朝鲜,中国怎么办?
【经济考】
 · 浅谈供给側结构性改革
 · 香港全球竞争力排名第一:赞!
 · 振兴东北:办全方位开放的特区
 · 中国人哪来的信心:经济不会硬着落
 · 经济疲软,进出口疲软,中国应取消
 · 欢迎人民币贬值
 · 希腊不死,欧元区死
 · 中国股灾很可能是一场阴谋
 · 希腊破产:谁最担心?
 · 人民币国际化能拯救中国经济吗?
【人物论】
 · 悼念金庸!
 · 习仲勋最大的错: 没教好儿子!
 · 同情习近平!
 · 悼念刘晓波先生!
 · 郭文贵 is a liar, a beggar, an
 · 悼念周有光老先生!
 · 恭喜特朗普,更恭喜希拉莉
 · 悼念许家屯
 · 马云的政治到底正确不正确?
 · 薄熙来谷开来离婚了:终于赤裸裸了
【男女事】
 · 同性恋真的违反自然吗?
 · 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大势所趋
 · 也谈柴玲远志明的是是非非
 · 《非诚勿扰》的女孩更象评委
 · 《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 漫谈中国社会男女乱象
 · 花心抑或是一颗慈悲心
 · 试谈婚姻的有效期
 · 背她上楼的男人
 · 诗歌,散文,与小说
【文化谈】
 · 再谈白人优先: 华人平不了等,优不
 · 漫谈民族融合与酱缸文化
 · 浅谈中国文化:以闹取胜
 · 文革不是孤立事件
 · 如果中国也开放枪械管制会怎样?
 · 丛林法则与原始之美
 · 振兴东北:办全方位开放的特区
 · 川普火了,美国病了,有些华人该吃
 · 文革是国耻,民族之耻,不是国难
 · “不承认”是一种文化
【两岸话】
 · 习近平的两岸政策严重错误!
 · 南海仲裁:请习近平巡视南海!
 · 导弹误射是危机,也是契机
 · 试谈“九二共识”的非法性
 · 两岸问题:快评蔡英文就职演讲
 · 祝贺蔡英文:带领台湾往前走,莫回
 · “一个中国”正在摧毁国民党
 · 浅谈马英九多数党组阁
 · 国民党溃败:统派人士的悲哀
 · 台湾大选后预测:蔡英文的挑战
【政改思】
 · 党主立宪之不可行:解决不了接班人
 · 浅谈党内民主化思路
 · 试谈中共执政的合法性
 · 试探中国民主之路:分裂-民主-联邦
 · 浅谈尊重宪法与依宪治国
 · 民主是什么:就是要阉割党中央
 · 听其言观其行:乐见胡温习抱团
 · 寄语习近平:改革就是要突破邓小平
 · 浅谈习近平的执政思路
 · 四中全会:会成为习近平的滑铁卢吗
【时事评】
 · 武汉肺炎: 我们都在见证历史
 · 港府无意解决香港问题
 · 孟晚舟有可能被灭口
 · 我看贸易战: 王岐山救不了习近平
 · 再谈贸易战: 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 美中贸易战剑拔弩张!
 · 金正恩玩弄特朗普
 · 欢迎中美贸易战!
 · 俢宪取消主席任期: 习近平需要利益
 · 复辟与倒退是死路一条
【专题论】
 · 刘少奇邓小平的文革也需要彻底否定
 · 写在文革结束四十周年:困境与破局
 · 浅谈苏联解体
 · 拿下郭伯雄,反腐败如何继续?
 · 浅谈计划生育:人口数量与人口素质
 · 《穹顶之下》:突显政府角色的缺失
 · 浅谈如何面对人口老化
 · 解决六四问题:时机什么时候成熟?
 · 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是反人类的
 · 纪念“六四”:中国民间暴力的根源
【打油诗】
 · 蝴蝶恋花
 · 长相思。留念 - 傻哥哥帮精妹妹拍照
 · 乱源
 · 国破山河在,红歌庆党生
 · 长相思。母亲节
 · 心如茶
 · 狼心狗
 · 反“伪斗士”颂
 · 我的同事(中英对照)
 · 猪的理想
【自家事】
 · 谈谈我养狗
 · 姐姐还是走了
 · 人老了,牙掉了
 · 堕胎的忏悔
 · 长相思。母亲节
 · 学会与癌共存
 · 思念奶奶
 · 思念父亲
 · 我家来过日本兵
【回忆文】
 · 思念奶奶
 · 打酒打醋打酱油的日子
 · 思念父亲
 · 我家来过日本兵
【随思录】
 · 看武汉肺炎: 远离中国大陆
 · 看香港与台湾: 远离中共,远离中国
 · 也谈《悲惨世界》
 · 浅谈习近平的爱国主义情结
 · 输赢对中国真的很重要!
 · 浅谈中国人的信用
 · 我也曾经枪毙过华为
 · 养狗一定要给狗阉割吗?
 · 网传金正恩被刺杀!
 · 当遇到疯狗怎么办?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0/01/2019 - 10/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0/01/2017 - 10/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1/01/2016 - 11/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写在文革结束四十周年:困境与破局 2016-04-27 11:44:51

今年是文革发生五十周年,被宣布结束四十周年。讨论文革,回忆文革的人很多,课题也很多。文革值得纪念吗?很显然,文革不值得纪念。但是文革的结束,文革的破局值得思考。

在我看来,文革是一种困境,特别是走到后来,越来越成为一种困境。有资料显示,毛泽东老早就想结束文革,但是却驾驭不了。在林彪死后,文革的理论已经破产,已经难以为继,但却又不能真正结束,这本身是个很矛盾的事情。

在我看来,文革的破局,最大的功臣是两个人,一个就是林彪,一个就是华国锋。林彪从一开始就被卷入文革,后来成为老毛的目标。最后以他和他家人的死,让毛的文革难以为继。林彪为什么会逃跑,是自己跑的,还是被逼跑的?如果是被逼跑的,又是谁逼他跑的?

另一个功臣,当然是华国锋。华国锋把江青毛远新抓起来,文革就算是正式结束了。有人说,就算华国锋不抓江青毛远新,他们也不会长久。在我看来,这个很难说。中国人是很能忍的民族。以当时江青的势力,加上毛的余威,他们未必就不能执政。所以,华国锋抓江青是英明的,功不可没。

我们看文革,不能孤立地看,应该从共产党的历史看。在我看来,毛泽东夺取中共的权力,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到大跃进,到文革,一直到他死,一开始是利用朱德,因为那时还在打仗,朱德懂军事,有军权,到中间又利用刘少奇,刘站在他那一边,整他的政敌(包括周恩来),吹捧毛,提出所谓毛泽东思想,后来又利用高岗,高站在毛一边帮他整刘少奇和周恩来,再后来利用林彪。林彪站在他那一边,整刘少奇,等等,整个过程,是一个什么过程呢?我看,说穿了,整个过程实际上是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斗争过程。

包括《晚年周恩来》的作者高文谦在内,都认为周恩来一直小心翼翼伺候毛,他们的关系是君臣关系,周一直怕毛。其实,这只是他们两个人关系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实际上毛一直想把周恩来整倒,但却一直打而不倒。周恩来是个权力斗争的高手,手段相当柔软,非常的缠人。如果说周恩来怕毛泽东,实际上毛泽东也一样惧怕周恩来,憎恨周恩来。刘少奇在台上的时候,周刘关系是不错的,他们共同主持当时的党政工作。后来林彪当老二的时候,周林关系更加密切。林彪非常尊重周恩来。实际上在党内,林在周之上。但是在政府,周是国务院总理,林彪是国防部长兼任副总理。而在军队中,林彪的军委办事组的人同周恩来的关系是十分密切的。所以,周恩来的手段非常高明。在我看来,林彪最后是被逼出逃的,而真正逼他出逃的不是别人,正是周恩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实际上是周恩来牺牲了林彪,而使得毛的文革难以为继。呵呵,每次毛斗政敌,周都能脱身,不简单吧,而毛的真正对手则正是周。

毛泽东遇到周恩来,是真正遇到对手了,一直缠斗,拼到最后去世。毛赢了吗?最后可以说毛输得一败涂地,江青毛远新被抓,周恩来在人们心目中的威望比毛还高。文革后期,毛利用邓钳制周,最后邓却被周争取过去了,呵呵。这一方面说明了毛不得人心,一方面说明了周的手段高明。

我曾经写过文字《宽恕周恩来》。为什么要宽恕周恩来呢?周恩来是唯一一个令毛惧怕的人。周恩来所做的坏事都是在和毛泽东的缠斗过程中所做的,账都应该记在毛的账上。

文革当时是个困境,困境就需要一个或几个破局的人。林彪算是一个,华国锋算是一个。这些都是很了不起的人。而把毛这个魔鬼缠斗至死的,却是周,周也了不起。

现在呢?中国现在实际上又进入到了一个困境,处于一个困局。同样需要破局之人。我看到很多海内外的中国人指望所谓的“革命”,暴力推翻中共,有的唱衰中共。在我看来,在中国出现暴力革命,在可见的将来,都不可能。

为什么呢?因为中国人的韧性太强了。在中国,为什么革命的爆发通常要几百年才来一次呢?因为啊,中国人是很能忍的。你想啊,在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人的那几年,整个中国,饿殍遍野,都没有发生革命。现在的中国,老百姓基本上不愁吃穿,怎么可能会发生革命呢?

反右,文革,老百姓被斗得家破人亡,也没有发生暴力革命,眼下,怎么可能发生暴力革命呢?

所以,在这样一个困局里,不可能靠底层老百姓破局。这个破局之人(可能不止一个人),必须是有能力破局的,必须是体制内的人,说白了,必须是当权者之一。

文革之中有周恩来林彪破局,文革后期有华国锋果断。那么现在的困境在哪里呢?在我看来,最根本的还在体制,而体制的核心在经济,经济的核心在土地。我看到很多写时下经济困境的文章,出主意的很多,包括什么供给侧改革,包括科技创新,包括货币政策,包括房地产改革,如何去库存,等等。

中国经济,共产党还没上台的时候,就在解放区搞土地改革,解放后,在土地上折腾了好多次。直到文革之后,在四川在安徽,搞分田单干,搞土地承包,才走出了当时的困境。

最近这几天,习近平跑去小岗村。这是中国八十年代农村改革的起点。当时的人们,都吃不饱肚子了,没办法,冒这掉脑袋的风险开始搞起来的,打开一个口子,才闯出了一条血路。

可是当时的农村土地改革不彻底。没有彻底的分田,产权还是没有到老百姓手上。

后来的改革,包括所谓的新农村建设,城镇化,等等,都是逆向改革,是以房地产驱动的所谓城市化城镇化。中国为什么房地产这么红火呢?最关键的问题还在土地上。中国所谓的土地国有,实际上是地方政府,有权有势的人控制着。过去的城镇化,把农民赶到城市,实际上是剥夺了他们的土地。呵呵,我曾经写过文字《农村要现代化,不要城市化》。

所以,在我看来,治理中国经济,关键的问题是理顺产权,最重要的产权,就是土地的所有权。

土地私有化改革是一副灵丹妙药,也是最为关键的改革。当然,中国社会意识形态还在作怪,所谓社会主义,所谓公有制,等等,实际上是导致今天中国政治经济困境的最主要的原因。要想真正搞土地私有化,必须要修改宪法,要在宪法上维护私有财产的合法权益,而土地作为公民的私有财产,必须得到保障。

习近平这趟安徽小岗村之行,如果没有悟出这点道理,那他就白去了。中国经济的困境是共产党一手造成的,土地的公有制也是共产党建政之初就搞起来的,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解决政治经济的困境,要想破局,就必须把土地制度恢复过来。

中共执政六十多年,一直在瞎指挥,从毛时代的土地改革,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反右,大跃进,饿死人,到文革,包括后面的改革,包括后来的房地产,全面污染环境,等等,都在折腾。而中共为什么能折腾,关键的关键是它掌握了包括土地在内的资源。一旦把土地等私有化了,保障了私有财产合法化了,那共产党就没什么可折腾了。

过去三十多年的改革历史看,凡是国退民进的,都能促进经济。凡是搞国进民退的,都是祸国殃民。

其实改革说难也不难,政府只需要管政府该管的事情,而不是大包大揽。大包大揽,最后一定是瞎指挥。

所以,中国眼下的困局,突破点在哪里?谁可以是破局之人?是很明显的。

我看到网络上的人士,很多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一会儿说习近平铁定下台了,一会儿又制造习李矛盾了,习王矛盾了,一会儿又指责习近平集权了,等等。但是,都说不到点子上。在我看来,习近平要是抓住了土地改革这个根本,他就是一个破局之人。抓不住,就是个过渡人物。谁抓住这一点,谁就名垂青史,功德无量。

为了更好地让读者了解土地制度改革的重要性和具体做法,我转摘一段关于台湾土地制度的三次改革,供读者参考:

以下文字来自网络:

自国民党败退台湾至今,台湾经历了三次土地改革,其土地制度是世界公认的学习典范。20世纪50年代台湾的第一次土地改革,主要是改革农村中的生产关系,解放农村生产力,提高农民的生产积极性;70~80年代的第二次土地改革,主要是为了摆脱以小土地私有制为基础的小农经营,实现农业专业化、企业化和机械化;90年代的第三次土地改革,主要是为了解决岛内农地市场化问题,以因应经济全球化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需要。这三次土改的经验教训,对正在推行土地流转的中国大陆而言,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和平土改
国民党政权在大陆惨痛的失败教训,使之清醒地认识到,为了在台湾能够真正站稳脚跟,就有必要对台湾的社会经济关系,尤其是农村中的土地关系,进行较大幅度的调整,建立一个支持其统治的社会基础。

蒋介石到台湾后,认真总结了在大陆失败的经验教训。在研究了太平天国的《***田亩制度》和大陆的土改政策后得出结论:太平天国以绝对平均主义均田,是农民小私有者的幻想,根本不可能实现。大陆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是合理的,但“打土豪”,
“分田地”,“没收地主土地财产”,侵犯地主利益是不可取的,因此决定在台湾实行温和的社会改良。

当时台湾的土地制度极为不合理,土地分配严重不均,56.01%的耕地为只占农村人口11.69%的地主和半地主所占有;剥削也极其残酷,其苛重程度一般达到农民收获量的50%以上,有的甚至高达70%~80%。为维持其在孤岛的政治统治,在当时“中美农村复兴联合委员会”的策动下,国民党当局从1949年起,以和平渐进的方式,进行了一场较为彻底的土地改革。

国民党政权在大陆统治时期一直无法进行的土地改革,之所以愿意并且能够在台湾推动,主要是由于他们是从大陆逃到台湾岛的“新客”,与当地的封建地主阶级没有直接的利益瓜葛,土地改革不仅不会损害到统治者的经济利益,反而有利于其加强和维护统治的社会基础。

这次台湾土改分三步依次推进。第一步是“三七五减租”。从法律条例限定租额,地租不得超过全年主产品收获量的37.5%,减轻农民的负担。条例也保障地主利益,佃农按时纳租,欠缴两年地租地主可以解雇等。 

第二阶段的“公地放领”,将从日本人手中接收过来的“公地”出售给农民,地价为耕地主要农作物正产品全年收获量的2.5倍,由承领农民分10年20期平均摊还,不必负担利息。

第三阶段是“耕者有其田”,地主可以保留政府法定田地数额,超过部分一律由政府征购转卖给尚未获得土地的农民,地价按耕地正产品的2.5倍计算,以实物土地债券(占70%)和公营企业股票(30%)作为补偿。实物土地债券由台湾当局委托台湾土地银行发放,年利率为4%,在10年内分20期偿清本息;公营企业股票是从日本人手中接收过来的四大公司(水泥、造纸、农林、工矿)的股票。 

在本次土地改革中,农村地主的损益情况各有不同,其中大地主收益最大。他们从水泥、造纸、农林、工矿四大公司中,获取大量的股票,摇身一变,成为新的工商巨头,如台湾原来的四大封建地主——辜振甫、林伯寿、林犹龙和陈启清,就是依靠土地改革起家而成为台湾地主财团的实力派。辜振甫控制的“台湾水泥公司”在以后的发展中,逐步成为垄断岛内水泥市场的集团企业。同时,也有部分中小地主,在应征土地取得资金或股票后,转营工商业,其中不少因经营不善而被兼并,或趋于破产,甚至一部分地主将所获土地征购款挥霍一空,最后沦为普通农民。

在土地改革后,自耕农成为台湾农村中农户的主体,台湾农业从以佃农为主的生产体系,转变为以自耕农为主的生产体系。土地改革后,佃农因获得一定数量的土地而成为自耕农,耕作兴趣和投资意愿明显增加,对于农业知识和技术的需求更加迫切,因而积极参与农业推广组织举办的农业技术推广和经营管理改善活动,增加对土地的改良,从而有利于农业生产力的提高。台湾的“总统府资政”李国鼎先生指出:“如果没有土地改革,台湾的农业发展将要缺乏推动力,在那时这种推动力是非常重要的”。

农业的集约化
然而,小农经济对于农业生产的推动作用是相对有限的,到了一定时期,反而成为农业生产发展的主要障碍。“小块土地所有制按其性质来说,就是排斥社会劳动生产力的发展、劳动的社会形式、资本的社会积累、大规模的畜牧和科学的不断扩大的应用。”

随着60年代台湾经济发展重心转向工业生产,台湾当局大力发展劳力密集型加工出口工业,相对忽视了农业生产的发展,并在某种程度上采取牺牲农业的政策,实行“田赋征实”、“随赋征购”和“肥料换谷”制度,压低农产品价格,从而抑制了农业的发展,使农工发展不相适应。在工业以双位数增长的同时,农业却出现了负增长。

农民收入偏低,导致其务农意愿淡薄,大批农村青壮年劳力涌入城市,更多的农民则以兼业的方式维持生计。在专业农户中,绝大部分仍然采取个体家庭经营的方式,只有一小部分是经营规模不等的资本主义农场。兼业农基本上“离农不离村”,为增加收入而就地受雇于加工制造业部门,是半农半工的劳动者。兼业农的大量增加,一方面,使广大农民的生活来源越来越依赖于非农业收入;另一方面,又使农村劳动力趋于老化和女性化,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减少。

另外,随着工商业的迅猛发展,60~70年代每年都有1000公顷以上的耕地被用于开辟道路、兴建工厂、商店、住宅以及公共基础设施,有的年份甚至高达5000公顷以上,致使岛内可耕地日趋减少,地价急剧上升。由于土地增值迅速,许多靠近城市的农村小土地所有者认为,将土地投入农业生产不合算,宁愿让土地废弃而不进行耕作,有的在土地投机交易的吸引下,把土地高价卖给土地投机商,以致耕地荒废和被占用的现象十分严重。据调查,仅1975年,被废弃的农地就有1.2万公顷。

鉴于小土地私有制限制农田经营面积扩大的情况,第二次土地改革的主要内容之一,是推行农地重划,就是耕地的转移与合并,农民之间以互换耕地的形式,把分散在多处的小块土地集中在一起,以利于农事耕作和管理;或者以自愿结合的形式,将不规则的耕地联成一片,办成标准农场或综合利用。

另外就是辅导小农转业。它要求将岛内90万公顷的土地,从分属90万农户转变为分属30万农户,即将每户平均拥有耕地从1公顷扩大至3公顷,安排60万农户、约370万农民转业。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一方面,台湾当局鼓励无耕种能力的自耕农出售土地,辅导其转业;另一方面,提供贷款,辅助有能力的小农户购买弃耕或厌耕的土地,以扩大耕地面积,达成适当的经营规模。为此,台湾专门设立了“农地购置基金”,合计约新台币25亿元,以低息贷给耕地面积较小的农户,协助其购买新的耕地。每个农民可从中借钱购买3公顷的土地,每公顷耕地的贷款额度从以往新台币10万元增至30万元,凡增购的土地免纳5年的农业土地税。这一措施有助于土地所有权的转移和合并,在一定程度上扩大自耕农的耕地面积。
在台湾,10年农地重划期间(1962~1971),农业生产指数上升19.6个百分点,同期农作物生产总值增长约40%,仅在1966~1971年的6年期间,农户所得增长21%左右,扭转了农业下滑的局面。

为配合第二次土地改革,台湾制订了农业机械化计划,至1985年,水稻整地机械化程度已达98%,插秧、收割及干燥机械化程度分别为97%、95%、65%,每公顷使用马力数约1.68马力,各项指标均超过原计划。

从第二次土地改革的背景和内容可以看出,它与第一次土地改革有很大程度的不同:第一次主要解决地权分配不均的问题,将土地化整为零,摧毁农村中的地主经济,打破“大地主、小佃农”的局面;而第二次土地改革则是在以工商业为主体的社会经济形态下进行的,将土地化零为整,扩大农业经营规模,造成“小地主、大佃农”的局面。

放宽土地流转限制

长期以来,台湾农地政策的核心是“耕者有其田”。但是,随着台湾经济转入后工业化时代,继续沿用这一政策,将严重制约土地流转制度的改革,导致农地制度的僵化。不少农户以私有土地利益为唯一依归,不愿配合对社区公共建设有利的农地重划,拒绝负担农地重划后地块的整地费用,严重影响农地重划的总体效益。

台湾的第三次土地改革,重点在于解决农地的市场化问题,满足经济建设和非农业部门的用地需求,改善投资环境,提高农民收入,构筑适合台湾社会经济发展的“土地规模经营”新模式。90年代以前,台湾《土地法》第30条规定:“私有农地所有权之转移,其承受人以能自耕者为限,并不得转移共有,但因继承而转移者,得为共有。违反前项规定者,其所有权转移无效。”1990年台湾当局对此条款进行修订,调整私有农地所有权转移受让人必须为自耕农的限定,从而为土地流转制度的改革扫清法律上的障碍。

其中的突破在于:一是放弃全面保护农场的立场,不再坚持优良农地不得变更为非农业用地的原则;二是同意农地变更使用从以往的供给引导,转为需求引导,开放农地自由买卖,严格监控农地农用,落实农地管理。

但在放宽农地农用但又不能确切落实的情况下,将来台湾的土地资源是否会大量消失,农村绿色环境是否会遭受破坏,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浏览(2374) (5) 评论(1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白熊的博客 回复 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6-04-29 12:43:01
既然蒋介石同意了,那功劳老蒋就是第一,实践者是第二。要是失败了,责任也是蒋一,陈二。有动力不是根本的,有需要才是根本的。
回复 | 0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6-04-28 21:22:49

谢谢各位发言。我尽量不参与大家的讨论。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6-04-28 17:42:43

把台湾和大陆相比,探讨中国的未来,不错的主意,大前提是,事情要先搞清楚,才能拿来比较。

台湾走过黑暗的党国时代。蒋介石荼毒台湾,性质和毛泽东一样,格局不及毛而已。

大陆华人对台湾的了解,一个主要来源是国民党版的党国伪史,姓蒋的伟光正 。。。其实,蒋介石是上海滩十里洋场造就出来的大流氓、大骗子。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6-04-28 17:16:13

博主说:『为了更好地让读者了解土地制度改革的重要性和具体做法,我转摘一段关于台湾土地制度的三次改革,供读者参考 …』

***

博主引用的网络文字,作者有意误导?

要知道,任何的政治动作,都要有动力来源,否则动不起来。

台湾的土改,动力源自美国。蒋介石2·28屠杀台湾全岛,天怒人怨,政权不稳,为了寻求美国支持,他只好同意土改。蒋介石的土改乃形势所迫,动机是自私的。

那个台湾机关“中美农村复兴联合委员会”,简称“农复会”,就是美国逼蒋土改的掩护,红极一时,美金多多,大家都想进农复会工作。

即使蒋同意了土改,他也懒得自己去搞,实际上搞台湾土改的是陈诚,在美国的指导下,陈诚做得很成功。

陈诚死的时候,盖棺定论,他的家人把台湾土改成功写进他的悼词,蒋经国出面骚扰,大力反对,不准姓陈的这么做,台湾的土改功劳要算“蒋总统”的。理由是:如果“蒋总统”没有同意土改,你姓陈的能有机会吗?

博主在这里引用的网络文字,对美国提供美金,语焉不详;对陈诚提供实践,一字不提,把光环都给了流氓毒裁蒋介石,显然是一篇有政治意识的作品。

***

问一个现实的问题:台湾土改的动力源自美国相逼,中国大陆若要土改,动力将源自哪里?不知。知道的是:既得利益者都是反动力量。

回复 | 0
作者:白熊的博客 回复 闲汉凡人 留言时间:2016-04-28 11:15:29
闲汉只说了事物的一面。私有制和公有制是事物的两个方面。人类一直有个大同的理想,不管什么文化,地域,国家都一样。20世纪出现的共产主义大实验就是这种人类大同理想的实践。不要忘记这个大实验在中国俄国曾席卷一切,如果没有得到农民的拥护也不可能发生。列宁,毛泽东几乎就要成功了,然而他们都发现小生产的顽固,时时刻刻的发生。曾惊呼小生产的意识阻碍了大同理想的实现,于是就不断革命,还预测这种不断革命将贯穿在从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的历史阶段之中。这个历史阶段有多长?谁也没说。仅就他们的不断革命做法就是不断地在内部整肃。这个大实验也说明了此路不通。归根到底,是无神论否认人的罪性。中国出现文革,是必然的。没有经过资本主义阶段,想跳跃式的发展是不行的,改开就是补课。把私有制说成是万能的很可笑。要是那样的话,20世纪的历史就没法解释了。乌托邦的理想就认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公有制必然取代私有制。所以,私有制既不是万能的,也不是万恶之源。私有制是人性的表现。谁的主张符合人性,顺乎潮流,就是说符合神的旨意谁就能成功。
回复 | 0
作者:闲汉凡人 留言时间:2016-04-28 09:34:28
二战后日本在美国强制下按照美国的价值观念进行了土地改革,才有了后来的繁荣和发展。南和台湾一样进行了土地改革才有了今天的民主政治和经济发展。土地私有化才是常态。中国历史几千年只有老毛搞了几十年公有制,这不是常态,是变态。世界有224个国家和地区,不承认土地私有制有几个?这几个看得见前途吗?今天的中国不得不弄出个地基70年使用期,七十年后怎么么办?最近温州为此闹得沸沸扬扬。还有承包是变相包三斗,只是地主是政府,虽有了免3斗,可是奇怪的是佃户可以包给外地来的农民以收取三斗。怪不怪?还有,农村宅基地搞得乱七八糟,不是私有胜似私有,底下偷偷地自由买卖,当官的假装不见。真的很乱!老毛对中华民族最大的祸害其实是搞土地公有制。这个祸害是一切后来和灾难的基。谁有胆量重新土改使土地私有化资本化,谁将是中华民族的伟人,否则都是过客。
回复 | 0
作者:白熊的博客 留言时间:2016-04-28 09:24:30
20世纪中国的革命太多了,革命造成的变化天翻地覆,但是代价太大,得不赏失。往往是前进三后退四。实在太需要一种改良的方法,不要暴风骤雨,而是和风细雨的。但是很遗憾,在中国一提到改良就受到批判,就是修正主义,甚至不容许人家把话说完。90年中国的思想很活跃。在北京图书馆举办过一个介绍国民党在台湾涂改的讲座,我听了这个讲座。深深感到台湾的土改比大陆的土改成功。与博主引用的网络资料一样。是中国改革的关键。中共的成功,大红大紫都是与土地政策相连。目前的困境也是如此。网络红人的鼓操,杞人忧天,鼓吹革命都没有说的点子上。而博主此文恰恰是说道点子上的。十分钦佩。
回复 | 0
作者:白熊的博客 留言时间:2016-04-28 09:09:25
有说服力的好文。
回复 | 0
作者:农家乐 留言时间:2016-04-28 08:01:57
好文! 但是,国企的私有化必须走在土地私有化前面! 否则权贵们将以国企做保护伞,大面积为自己圈地.,开启一场新的掠夺!
回复 | 1
作者:吴言 留言时间:2016-04-28 00:50:20

好文!

林彪和华国锋是结束文革的最重要的两人。没有华国锋,文革还会多长很难说 -- 完全同意

但周逼林彪出逃的理由好像不太充分? 能否提供更多的证据?林不死,周应该说更安全,林一逃跑,周变成毛的主要对手,为何周要逼林出逃呢?

好有些疑问,但另外几个网友已经提问很清楚了,不赘述。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6-04-28 00:28:50
博主是代表农民,向习近平跪求土地喽?
回复 | 0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6-04-27 21:54:48

谢谢各位留言。我在文后添加一段文字,转自网络,是关于台湾的三次土改,相对成功的经验,值得大陆借鉴。

我反对那种打土豪分田地的野蛮做法。看到一些所谓的右派,说要在现在的中国大陆搞分田地打土豪,这与早期共产党无异,是万万不可的。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6-04-27 21:33:30

楼主说:『在我看来,林彪最后是被逼出逃的,而真正逼他出逃的不是别人,正是周恩来。』

***

楼主的出发点(Assumption)不对,所以“周逼林出逃”的结论肯定经不起考证。

林彪并没有出逃!

林彪是被毛泽东的阴谋诡计谋杀的。

出事前,毛泽东咄咄逼人。林彪从毛的言行中已经察觉他的利用价值已经用尽,毛要除掉他,就像毛除掉彭德怀、刘少奇一样。

当时林彪已有心理准备,他自己预见两个后果:要么坐牢;要么就地成仁。他从来没想要逃到那里去。

公开整肃林彪,毛泽东有困难。林彪身上干净,捏造林彪的黑材料很难取信于人,加上林对毛一直“忠心耿耿”,不仁不义整肃林彪,很可能发生兵变。这就坏了毛的文革大业。毛文革的目的是夺国家权柄,他需要枪杆子拥护,才能实现“毛始皇家天下”的新朝代。

所以,毛要达到文革目的,林彪非逃不可,而且得有“逃的行为”,不然谁会相信?!当然,逃到半路,林彪得摔死,死无对证,这样才有办法随意抹黑林彪。

毛泽东第一时间听到林彪摔死了,不是说:『好!好! 林彪帮了我一个大忙!』

***

林彪是在神智不清醒的状态下,被扶上红旗车,扛上三叉戟256号飞机。飞机起飞前,毛的爪牙在飞机上装了三枚定时炸弹,爆炸时间设定:凌晨3点。

回复 | 1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6-04-27 16:57:17

博文:【关于包括《晚年周恩来》的作者高文谦在内,都认为周恩来一直小心翼翼伺候毛,他们的关系是君臣关系,周一直怕毛。其实,这只是他们两个人关系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实际上毛一直想把周恩来整倒,但却一直打而不倒。周恩来是个权力斗争的高手,手段相当柔软,非常的缠人。如果说周恩来怕毛泽东,实际上毛泽东也一样惧怕周恩来,憎恨周恩来。】

***

是的,周恩来是个权力斗争高手,手段柔软,身段缠人。

毛泽东惧怕、憎恨周恩来,因为周是毛泽东“家天下”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周恩来并不惧怕毛泽东。周怕的是他毕一生精力建立的党国被毛“手伸得长长地摘桃子”。毛、周死后,四人帮垮台,叶剑英说文革时他们不捉江青,怕的是投鼠忌器,就是这个意思。鼠是江青,器是党国。

毛泽东是新中国最大的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

Theodore White 这样回忆周恩来:

A man as brilliant and ruthless as any the Communist movement has thrown up in this century. He could act with absolute daring, with the delicacy of a cat pouncing on a mouse, with the decision of a man who has thought his way through to his only course of action – and yet he was capable of warm kindness, irrepressible humanity and silken courtesy.

世界上了解周恩来的人很少,Theodore White是少数人之一。他是一位新闻记者,二次大战时驻站中国,对周恩来有近距离的深刻观察。

***

有些人戴着“学者、专家”帽子,把周恩来斗毛泽东的身段解释为“佞臣”,是可笑的,只合骗中国的愚公笨婆,因为愚公笨婆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生活上盲目崇拜。

更有些人在介绍别人的作品时,非要给被介绍人戴上“学者、专家”的帽子,目的当然是给自己加码。对一个有思考能力的人而言,这样的介绍是一种虚伪行为,也是对读者的侮辱。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4-27 15:54:25
德孤的这篇写得好,思想政治水平很高,赞一个。刚才我的跟帖写了一大篇,可是一发就不见踪影了,白码了半天字,奈何? 气愤! 等下有时间再来重写吧,呵呵!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 留言时间:2016-04-27 15:14:50

不是不想反思文革,而是反思改革开放实在是太紧迫了。。。

回复 | 1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4-27 14:21:07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6-04-27 13:03:51
想“名垂青史、功德无量”,是中国人的一种很下流的心态。按习二大爷的说法,新名词儿,叫做“历史的担当”。但当个球。
回复 | 0
作者:高伐木 留言时间:2016-04-27 12:20:05

"谁抓住这一点,谁就名垂青史,功德无量。"

最后名垂青史,功德无量的一定是您德大孤,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0
共有19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