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beiqian2016的博客
  暂略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beiqian2016
 
注册日期: 2016-02-11
访问总量: 104,10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当疫情结束,请带领人民忏悔 ..
· 读短文《我是谁的问题》后的随想
· 究竟应该向中国教会呐喊什么?真
· 为武汉求平安,福音武汉
· 在新的一年再次开始学习研读(《
· 他被他们称为“造谣者”- 悼念李
· 为下周宣布特朗普无罪扫清了道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读《圣经·旧约·申命记》】
 · 再读《申命记》四章/三十章/三十一
【读《圣经·旧约·以斯帖记》】
 · 8)上帝“出手”(2012-09-27 文摘
 · 7)以斯帖和末底改与约瑟的对比(2
 · 6)以斯帖记的神学目的(2012-09-2
 · 5)末底改不归回圣地的后果(2012-
 · 4)为何末底改不拜哈曼?末底改和哈
 · 3)以斯帖和末底改是否为正面的圣经
 · 2)犹太人有必要在平反后再行杀戮吗
 · 1)从旧约看报复--当受害者成为加害
【读《圣经·旧约·约伯记》】
 · 真实,独特,智慧的《约伯记》(20
 · 关于“以利户的苦难观”(2012-07-
 · 人的智慧到了尽头,是上帝上场说话
 · 读《圣经·旧约·约伯记》(2012-0
【读《圣经·旧约·诗篇》】
 · 再读《诗篇第十九篇》:颂赞上主律
【读《圣经·新约·马太福音》】
 · 再读《马太福音》二十一章:凯撒的
【读《圣经·新约·路加福音》】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 文摘:撒该和仆人的故事(卢俊义)
 · 再读马利亚赞美上主耶稣基督的颂歌
 · 接近神圣“悲剧”前的一幕:一个女
 · 接近神圣“悲剧”前的一幕:一个女
【读《圣经·新约·约翰福音》】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 再读《约翰福音》第八章39~47节:与
 · 再读《约翰福音》第八章31~38节:真
 · 再读《约翰福音》第八章31~38节:耶
 · 关于“灭亡之子---犹大”的若干思考
 · 关于“灭亡之子---犹大”的若干思考
 · 关于《约翰福音》第十七章12节中“
 · 上主是那么爱“这个世界的‘主人’
 · 在他里面有生命,这生命是人的光;
【读《圣经·新约·使徒行传》】
 · 让全世界都知道-初代教会:以弗所-
 · 彼得在五旬节讲道(教会史上的第一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读《圣经·新约·启示录》】
 · 让全世界都知道-初代教会:以弗所-
【赞美诗】
 · 美国乡村音乐:《家传圣经 Family
 · 赞美诗:【三一颂 Doxology】(宣道
【读书/笔记/分享】
 · 在新的一年再次开始学习研读(《加
 · 再读《马太福音》二十一章:凯撒的
 · 无法哭泣(文摘谨供参考)
 · 《向着有光的方向,往前走》(原作
 · 知青故事:《在中国长大的“美帝”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 知道什么时候说话的人,也知道什么
 · 文摘:撒该和仆人的故事(卢俊义)
 · 如果一个女人不幸聪明的什么都懂,
 · 新春读经: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
【杂文/随笔/反思】
 · 读短文《我是谁的问题》后的随想
 · 究竟应该向中国教会呐喊什么?真诚
 · 为武汉求平安,福音武汉
 · 他被他们称为“造谣者”- 悼念李文
 · 三自新异端:“道与__主席同在 ...
 · 【我们爱是因为上主先爱了我们】暨
 · 关于讲座题目《如何以基督信仰回应
 · 虚伪的“先声”
 · 随想:香港“反送中”事件中的歌曲
 · 转帖:《致香港某些教会领袖:论“
【信息/文摘/分享】
 · 《当疫情结束,请带领人民忏悔 ...
 · 为下周宣布特朗普无罪扫清了道路,
 · 《为笼罩在武汉肺炎瘟疫下的中国教
 · 武汉下上堂教会的《代祷倡议书:为
 · 愿陈秋实平安。陈秋实:我和武汉人
 · 普世华人福音事工2020年2月代祷信(
 · 三自新异端:“道与__主席同在 ...
 ·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参议院的
 · 秋雨圣约教会关于王怡牧师被判重刑
 · 【中国教会如何看待“新常态”】(
【无题】
 · 文摘:《改革宗立场声明》(2016年
 · 2018-12-25 无题
 · 重观电影【佐罗】(西班牙语,1975
 · Labour Day 遐思二则
 · “在世界上,他也可以做伟大的领袖
 · 文摘谨供参考:《文革前后》
 · 人造天国,全面爆发
 · 2017-06-05 无题
 · 转帖共识网就“政教分离”的辩论之
 · 转帖共识网就“政教分离”的辩论之
【知青岁月】
 · 北京版的“孽债”:《一颗遗落在荒
 · 《最后一盏灯火》(转载,仅供参考
 · 《向着有光的方向,往前走》(原作
 · 知青故事:《在中国长大的“美帝”
 · 知青该不该忏悔(文摘谨供参考)
 · 转载谨供参考:《知青50周年》(
 · 一份未写完也没来得及宣读的讲话稿
 · 文摘:《知青口述:留在那里的爱情
 · 文摘谨供参考:《上山下乡五十年纪
 · 文摘谨供参考:《我们忏悔》之前言
【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
 · 就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在各博主相
 · 为2016年美国大选感谢上主耶稣基督
 · 美国清真礼拜堂给女性专用的侧门
 · James MacDonald牧师对美国总统候选
 · 旧帖回顾(与彩虹论坛网友john1965
 · 教会中的虚伪现象(三):关于“教
 · 删除
 · 删除
 · 当警察是黑人的时候,该喊什么样的
 · 希拉里-奥巴马带领美国走向堕落
【随笔】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网络日志正文
8)上帝“出手”(2012-09-27 文摘/节选) 2016-03-12 07:44:26

  我们不一定要坚持“和平胜于战争”的“和平派”的立场(Pacifist)[注92],上帝在祂儿女有困难的时候,也有可能“出手”的,约书亚,大卫,约沙法等都曾在上帝的允许和带领之下投入战场;从出埃及记的十灾,我们也看到上帝透过摩西“出手”,救拔多年受苦的以色列民(出二23~三10)。“和平派”和“正义战争派”的观点必须按情况来决定[注93]。然而,从同是寄居外邦的但以理和三友都曾受陷害,冤屈,却让上帝自己“出手(但三,六章)”来看,以斯帖和末底改的做法明显不一样。后者没有让上帝“出手”,而是自己“出手”报复,于是上帝被挤出舞台之外,上帝不见了[注94],正如本文开首引述Johannes Hoornbeek所说的一样。

   以色列民被掳之前,上帝早就透过先知耶利米劝诫他们,“我所使你們被掳到的那城,你們要为那城求平安,为那城祷告耶和华(耶二十九7)”。反观被掳之民以斯帖和末底改,在高升之后却仅仅“为本族的人求好处,向他们说和平的话(十3)”,而这“好处”和“和平”更是建立在七万五千人丧命的基础上。平凡后若以报复作为对待仇敌的唯一方式,带来的往往仅仅是短暂的平安,被害者家属,亲友和同情者于他日也可能使用相同的报复手法,平安必成为高不可攀的奢侈品。这是人间历史循环的写照[注95],更是现今世界局势的写照[注96]。甘地曾说,“如果每个人都遵守‘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原则,全世界的人最后都会变成‘无齿’和‘无眼’之徒。[注97]”可惜他的感叹仍然唤不醒人们总爱“自己出手”的心态。

  从以色列历史看,上帝确实会“出手”。当迦南人已是罪恶满盈(创十五16),上帝派出了埃及的以色列人“出手”;以色列和犹大长期违背上帝与之所立的约(王下十七;结二十三),上帝于是“出手”,派亚述和巴比伦审判以色列(赛十5-6)和犹大(赛三十九6-7)。但是当扮演“刑罚作恶者”的亚述(赛十7-19)和巴比伦(哈一5-11)“出手过重”,上帝也会亲自“出手”,亚述(那鸿书)和巴比伦(赛十三1~十四27;哈二4-8)也就成为上帝审判的对象。

  旧约的原则确实是人越多“出手”,上帝就越加隐藏;相反地,人越是等候上帝,上帝在祂的时间表中越可能“出手”。先知哈巴谷和末底改一样,都看到社会上的不公不义(哈一2-4,12-17),哈巴谷甚至上守望所向上帝诉冤(以斯帖记却没有记载末底改向上帝诉苦),但他因此看到掌权的上帝(哈二20)必会施行公义的审判(哈二6-19出现了五次“祸哉”)。原本愤愤不平的哈巴谷,反倒生出了信心(哈二4),因此,以哀歌开始的哈巴谷书,最后却以赞美结束(哈三章)。哈巴谷这份等候上帝“出手”的视野和信心,还成为新约保罗书信“因信称义”的旧约经文引据(罗马书和加拉太书),也奠定了新约中末世论的“申冤在我,我必报应”的神学基础(罗十二19;来十30)。

  以斯帖记的主角因为离开神本而走向世俗化,于是就开始了“替天行道”的历史轨迹,这在犹太历史中并非特例。主后70年,当耶路撒冷被提多将军攻破后,犹太人面对罗马的镇压,大多走“从耶路撒冷通往马撒达(Masada)”的路线。领军的是奋锐党,他们一直顽强抵抗,直到主后73年马撒达(Masada)被征服,所有奋锐党最后以自杀来持守忠贞。但是这种“替天行道”,“洁身自爱”的路线并非最明智的抉择。

  Peter Graigie指出[注98],奋锐党跟从马加比革命路线的解放神学方式所走的‘从耶路撒冷通往马撒达(Masada)’”的路线,并非第一世纪的犹太人唯一的路线。还有另一条路线,“从耶路撒冷通往燕尼亚(Yavneh/Jannia)”,领军的Yohannan ben Zakkai在整个圣殿被毁之后,全心研读律法,于是就延续了犹太教的命运。这也是第一世纪末教会受罗马逼迫时,使徒们作走的路线---约翰就曾写下了《启示录》来安慰受患难的信徒[注99]。结果,罗马反被基督教“征服”了[注100]。

  正如Peter Graigie所指出的,神的儿女在战争与和平之间进退二难,乃是因为双重身份使然---既身为天国子民,也身为人间国度的子民,也就始终不能避免地上的战争[注101]。但是,Gordon J. Wenham正确地指出,不论从新约还是旧约来看,杀人和暴力并非上帝所喜悦的,因此神的儿女应该避免报复[注102]。现今犹太人如果想克服“有仇不报非君子”这个扫罗后裔的心态,出路在于转移焦点:从末底改和哈曼的“报复”关系,从扫罗和亚甲王的“仇恨”关系,转移到扫罗和大卫的“饶恕”关系来重新解读。

  如果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是报复的一个有力的理由,大卫比末底改和以斯帖更有理由“出手”。大卫打败哥利亚之后(撒上十七章)“功高震主”,嫉妒的扫罗透过女儿米甲为诱饵,儿子约拿单为探子(撒上十八章),处心积虑地想要除掉眼中的“假想敌”大卫。他甚至集结全国的精锐部队围剿大卫(撒上二十,二十四,二十六章),完全忘记于公于私(弹琴唱诗赶鬼)大卫乃是其恩人(撒上十六,十七章)。反过来,大卫从来没有因为无故被恨,被追杀,而想报一箭之仇,即使被赶逐到异地,在山洞,外邦之中过活(撒上十九~三十章),仍然放弃可以杀扫罗的机会(撒上二十四,二十六章)。及至扫罗死了,大卫对于扫罗的旧臣,将领,后裔,也是丝毫没有恶意(撒下一,三,四,九章)。果然,大卫等候上帝,上帝就亲自“出手”---接着死了的撒母耳的显现(撒上二十八)。

  其实,从末底改的家谱,我们发现他和示每的关系较之他与扫罗的关系要更近一些;在末底改的家谱中出现的乃是示每,而非扫罗(二5)。追溯历史,大卫和末底改可以有“世仇”的渊源,因为末底改的祖先就是嘲笑,咒骂,侮辱大卫的示每(撒下十六6-8),但是大卫并没有因为示每羞辱他而杀了示每(撒下十六9-13),反而因为示每是扫罗族基拉的儿子(撒下十六5)而饶他一命。末底改这些示每的后裔,就是因为大卫原谅了扫罗而“保”下来的(二5),末底改和以斯帖得以存活,归功于大卫对示每的包容。示每的子孙末底改如果一定要报亚甲王的世仇,正像一个恶仆被主人免了一千万银子的债,却不肯原谅欠他十两银子的同伴(太十八23-35)。

  严格地说,扫罗真正的敌人不是亚甲王,而是他自己。当初是他不听上帝的话(撒上十五1-23),留下了亚甲王,以致王位不保(撒上十五26-29)。连上帝都吩咐撒母耳不要为扫罗被弃而哀哭(撒上十六1),可见扫罗被弃不能迁怒于亚甲王,更不能迁怒于五百年后的哈曼。扫罗(和末底改,还有现在的犹太人)的根本问题是神学性(信仰)的,而非种族性,社会性,政治性,经济性的[注103]。示每的后裔末底改应该怪罪的不是亚甲王,而是不听上帝吩咐的祖先扫罗,因此他根本没有需要,也没有合理的理由去报仇。

总结:

  总起来说,以色列民族被掳后的三次归回,都不过是局部和短暂的。从被掳归回的文献(哈该书,撒迦利亚书,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以斯帖记和玛拉基书)看,以色列民在信仰,婚姻,事奉上都不完全,甚至有世俗化的趋势[注104]。这三次归回并没有达到耶利米(耶三十~三十三章),以西结(结三十四,三十六,三十七章)所盼望的;真正的归回是透过新约的耶稣才真正完成[注105]。如果没有圣经的末世视野,没有盼望弥赛亚第二次归回的眼光,就容易陷入犹太教“以眼还眼”,“自己动手”的牢笼。神的儿女受欺压时,应该让上帝透过耶稣二次的降临而“出手”,这才是解决“报复伦理学”的出路。

=   =   =   =   =   =   =   =   =   =   =   =   =   =   =   =   =   =   =

注92譬如Lois Barrent就持这个观点。她有门诺教会的背景,积极反对美国参加越战,也认为政府不需要建军。他们相信得胜的关键不是军力,而是信靠上帝。参见《The Way God Fight:War and Peace in the Old Testament》,Scottdale:Herald,1987,p.7

注93:Robin Gill把这个议题分成四组:1)全然军事;2)选择性军事;3)选择性和平;4)全然和平。其中除了第一项不是基督徒的选项,第二项和第三项是从康士坦丁大帝以后直到现今大部分信徒的选项;选择第四项的,有康士坦丁以前的教会和现代少许教派(如门诺,重洗,弟兄,贵格,耶和华见证人,等等);参见《A Textbook of Christian Ethics》,Edinburgh:T & T Clark,1995,p.258-259。

注94:Marc H. Ellis如此感叹,从大屠杀后犹太人在信仰上称为不可知论者或者无神论者来看,以斯帖记没有“上帝”的名字似乎有相同的缘由,在只关心地上和信仰战争的犹太人(和世人)眼前,上帝不见了。参见《一个犹太人的反省》,梁永安译,台北立绪文化,2005,p.273-274。

注95:康来昌从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加以引申,“教会和基督徒很容易被上帝城中的特色:庞大的势力,权力,能力所引诱,因而丢弃十字架,代之以十字军的力量去控制,征服和压制 ...... 教会历史就是这二条路线斗争的历史。”《当十字架变为十字军》,台北雅歌,1997,p.10。

注96:当今国际政治局势不安的根源,表面上看起来是Samuel Huntington所主张的文化意识形态的冲突,但骨子里却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复心态在作崇:回教国家不满美国长期偏袒以色列,引发911的恐怖袭击,也引发了美国继波斯湾战争后再一次攻击回教国家的惨烈行动;回教激进分子更想借此引发世界性的“十字军东征”,盼望胜过基督教国家的历史重演。

注97:“911”事件后美国轰炸阿富汗,反对“以战止战”的人士在倒塌的世贸大楼附近举牌示威,牌上的标语正是“Eye for eye makes the whole world blind”。

注98:Peter Graigie,《The Problem of War in the Old Testament》,Grand Rapids:Eerdmans,1978,p.31-32。

注99:吴献章,《启示录导论》,基道出版社,2003,p.14-16。

注100:Will Durant在一本讨论“文明”的著述中下此结论:在人类所有记录中,最伟大的戏剧莫过于少数的基督徒被一个接一个的帝王所耻笑,逼迫。他们不屈不饶地忍受各样煎熬,在安静中成长,当仇敌制造混乱时,他们维持秩序,以言语对抗刀剑,在残暴下仍抱着希望。到了最后,这些人居然击败了历史上最强大的国家。该撒大帝和耶稣基督在人间舞台上相遇,最后基督得胜。《The Story of Civilization Part III:Caesar and Christ》,New York:Simon & Schuster,1944,p.652。

注101:Peter Graigie,《The Problem of War in the Old Testament》,Grand Rapids:Eerdmans,1978,p.102,108-112。另见吴献章,“基督徒的二国论”,《基督教论坛报》,2004-12-07,第十版。(Abraham Kuyper也说,“神儿女的冲突乃是二个世界观的冲突。)

注102:Gordon J. Wenham认为上帝虽然容忍暴力,但是到人间已经是罪恶满盈的时候,上帝便会亲自“出手”,以维持祂的安息(创一1~二3);在创世记三至六章之后,上帝就借着洪水行使审判(创七~八章)。《Story as Torah: Reading Old Testament Narrative Ethically》,Baker Academic,2004,p.153。

注103:Rabbi Meir Zlotowitz曾说过,“因着犹太人不拿这些战利品(九10,15,16),扫罗从亚玛力亚甲王的战利品所犯的罪(撒上十五9)就因此洗净了。”但是,这个观点与旧约的主张不符合,因为后代不能也不可能为祖先赎罪(结十八20)。《Esther:The Megillah》,booksnbagels.com,2000,p.121。

注104:Brueggemann跟从Jack Miles,主张被掳归回后上帝的“传记”和角色已经不像出埃及记时那样主动,这是的以色列民得“靠自己”了。《An 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ament》,p345。

注105:这个神学主体---“第二次出埃及”是透过弥赛亚耶稣而成就的,不仅是福音书的中心主题,也是旧约许多书卷的预言中心。参见吴献章,《天道圣经注释:以赛亚书(卷三)》,香港天道,2005,p.250-252。

(完)

浏览(12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