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法国刘学伟博士
 
注册日期: 2011-07-20
访问总量: 699,94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学伟论道】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
· 【学伟论道】中美贸易协议之我见
· 【学伟论道】中美贸易协议之我见
· 学伟论道:锐评中美贸易战停战协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峰回路转
· 刘学伟:中美贸易战,僵持上甘岭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政治学研究】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萧功秦谈新权威主义2.0版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1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九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八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时事评论】
 · 【学伟论道】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 【学伟论道】中美贸易协议之我见
 · 【学伟论道】中美贸易协议之我见
 · 学伟论道:锐评中美贸易战停战协议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输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峰回路转?
 · 刘学伟:中美贸易战,僵持上甘岭?
 · 特习大阪会后,华为飞机又可飞了吗
 · “以技术换市场”,华为可否进美国
 · 欧盟选举:岁月难静好,生计尚可延
【游记】
 · 刘学伟钟琪:夏威夷火山探秘之旅
【教育、文化、生活】
 · 法国教育制度中最值得我们学习的是
 · 在法国接受精英教育,绝不比在中国
 · 那些让人荡气回肠的古典爱国诗篇
 · 法国的退休老人怎样生活?
【历史】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最后一公里观感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一
 · “天下”者,谁的天下?
 · 新三国(三个文明)演义概述
 · 浅论中国的2.5次革命与2.5次共和
【中东】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输
【东亚、东亚国际关系】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中国应对日本,战术背后当有战略
 · 钓鱼岛与南海诸岛:中国之远谋,应
 · 东亚与中国:一个文明的重新崛起
【海外华人、亚裔】
 · 亚洲人就是新犹太人…… 刘学伟译
【中国】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一个物质比精神富裕得快许多的国度
 · 刘学伟:马克龙访华底气尚存之因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刘晓波为何没能创造历史?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是政治改革1.2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之教育改革0.8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之经济改革2.0
 · 刘学伟讨论“带路党”的结束语
【意识形态】
 ·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1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三
 · 刘学伟推荐邵晟东:共产主义之我见
 · 刘学伟:刘晓波为何没能创造历史?
 · 平等相对论发凡
 · 论领袖的魅力-charisma
 · 人民主权理论的破绽与人心理论的初
【西方衰落】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六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十三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东方崛起】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九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六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美国时事评论】
 · 从中美贸易战看特朗普的交易艺术
 · 美国中期选举各类奇葩结果试解读
 · 美国中期选举,风在往哪边吹?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西北阵线”的白人种族主义太黯然
【法国/欧洲时事评论】
 · 欧盟选举:岁月难静好,生计尚可延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公益劳动法能否是法国的救命药?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法国难以走出的移民困境
 · 为何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无法成功
 · 刘学伟:马克龙执政半年反思与前瞻
 · 加泰独立公投:多元文化和国家认同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 法广采访刘学伟:法国并未出现“海
【移民和恐袭】
 ·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刘学伟:法国难以走出的移民困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 关于当代国际移民问题的一些思考
 · 刘学伟:“问题移民”以外的三个“
 · 刘学伟:恐怖主义导致民意过度右倾
 · 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病根在哪里?
 · 刘学伟:西方人搬起了恐怖主义的石
【人工智能】
 ·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 刘学伟:人工智能畅想曲
 ·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 阿尔法狗战胜给人类的启示
 · 人工智能畅想曲
 · 传统Taxi与Uber大战之我见
 · 聪明的民族是否理当先发财?
【国民综合素质】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八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十三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十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十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九
【过往目录1】
 · 驳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之几个理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网络日志正文
刘学伟:“问题移民”以外的三个“移民问题” 2016-04-07 08:18:16

没有“问题移民”,依然有三个更深层的“移民问题”

看了我的朋友,《欧洲时报》记者孔凡先生的文章,《当欧洲华人遭遇“问题移民”》,首先对他提供的各种资料,感同身受。毕竟我们同在巴黎居住,很多类似问题,都会亲临。当然他作为记者,就比我有更多的机会身临其境。看了这篇文章,我还与他通过电话,讨论了一番。他告诉我,文章写到这个程度,《欧洲时报》已经不方便登。我在博客发表文章,自然比较自由。但也是必须顾忌政治正确,许多地方并不能畅所欲言。先看看大家的反应吧。

孔凡的文章(以下简称《问题移民》)提到来自非洲和中东的尼格罗人和阿拉伯人(以下统称南方人)给欧洲带来两个问题。即“问题移民”和“极端主义”。前者主要带来一般性的治安问题,后者通过恐怖行动带来的是极度严重的安全问题。

本文想给孔凡的文章补充的是,这两个问题其实只是“移民问题”这座冰山露出水面的一小部分。在水面以下,其实还有至少三个大得多的移民问题存在。即使《问题移民》一文提到的两个问题完全不存在,下面要讲到的三个移民问题依然存在,而且会更加潜移默化地发展。

一、福利负担问题

这个问题的表象是:南方移民从事的工作多属低端,有比整个社会平均水平高得多的福利倚赖。(就是吃各种社会保障、失业、单亲、低保的人更多。)

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状况。双方各执一词。移民一方的典型说辞是他们受到歧视。当经济好,劳动力不足时,请我们来。当经济遇到困难,就巴不得我们都回去。问题是我们的子女在这里生这里长,拥有这里的国籍,你有什么理由让他们回去?我们的失业率比欧洲面孔的人高那么多,不是歧视是什么?

欧洲人这边的说法是:(大体上都是私下的说法,碍于政治正确,很多话都无法拿上台面,但他们心里真的大体上就是这样认为的。)第一代移民的确是1970年代我们经济好,劳动力不足时请来的。他们那一代也是在欧洲努力工作,大家相安无事,曾是个双赢的局面。

问题是从1980年代开始,欧洲就陷入了长期的经济发展不足。劳动力开始日益严重地过剩。而移民和他们的后代竞争力明显不及欧洲人,他们的失业率更高的主要责任在他们自己一边。我们已经在防止歧视方面做了极大努力。但差距就是客观存在。比如你们也可以自办企业,优先雇佣自家人。这样不就不可能受到歧视了吗?

另外,的确有远比欧洲人比率高的移民家庭,通过大量生育等各种途径享受大量福利。这给我们欧洲国家辛苦建立起来的福利体系造成巨大压力。比如北欧国家,由于移民数量少,失业压力和福利压力就都轻得多。至少,人们不会说,那些问题是由于移民太多造成的。

现在笔者再来补充一点亚洲人的说法。大量的亚洲移民也是在印支三国变天后开始来到欧洲。而中国大陆移民来得就更晚了。但是到如今,亚洲人赢得一个“模范移民”的名声。哪怕是在整体经济如此艰困的局面下也没有大量失业,自然也没有遭到成为欧洲人福利负担的批评。承接的另一种批评则是大量华人企业“偷税漏税”。再则就是华人中小企业竞争力太强,抢去了许多欧洲类似企业的生意。而且,这个来自中国的非法移民潮现在正在急剧萎缩。合法中国移民在这里的工资行市,已经远高于西方人。

再举个美国的例子:据报道,今年常青藤名校招生结束。亚裔占比22%左右。亚裔家长继续愤愤不平,认为,比照加州名校斯坦福、柏克来唯分是取的比例,亚裔占比应当至少再多10%。(须知,亚裔占美国总人口5%,华裔仅占1.2%。而那个22%中,亚裔占绝大多数。就是说亚裔的over-representation在10倍以上。)而非裔和西裔的比例,在百般照顾之后,依然远低于他们的人口占比。硅谷工程师比例更甚于此。大体上说,亚裔(包括印裔)占三分之一,欧裔占三分之二,非裔西裔接近于零。

概括起来,欧洲(西方))人受到两方面移民的压力:东方人的压力来自头上,他们太过的聪明、勤劳加节俭,让欧洲人相形见绌。南方人的压力来自脚下,是欧洲人沉重的福利负担。这两个说法当然是笼统而言。笔者也的确在法国见过好些亚洲人从东南亚一来就开始,至今吃了数十年福利。也见过无数勤劳的阿拉伯人,他们的小店一周七日无休,每天夜里开到11点。而亚洲人的小店一般周日休息,晚上到8点。而撒南非洲人开的小店,就十分稀罕了。

提个问题:为什么东方移民和南方移民带给西方人的压力的品质味道相差那么大?

二、文化融合或变迁问题

现在来说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数年以前在欧洲还是完全的禁忌,但现在已经有限度地开放讨论。笔者在这里试试看能说到什么程度。

按照传统的标准政治正确,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这个政治正确的标准陈述是:所有的文化、所有的宗教一律平等,没有任何区别。在西方民主政体中,大家都可以在多元文化的大框架下和谐共生,共创和共享繁荣。

再说具体一点:所谓XX教的威胁完全是子虚乌有。哪一个宗教都是劝人向善。个别的极端主义也是哪一个宗教都有(过)。专门提及特定宗教就是歧视。哪一个文化的民众都有勤快的和懒惰的,守法的和不守法的。专门去统计特定族群或信众的福利倚赖率或犯罪率都是被(比如法国的)法律禁止的,因此差别也是不(合法)存在的。什么人要有意识地去关注这些问题,那都是别有用心,唯恐天下不乱,必须依法禁止。

现在来谈笔者对于多元文化主义的总的看法。

多元文化主义就在在一个指定的地域内提倡、鼓励多种文化和谐共生的主义。这里共生是前提,和谐则是理想,但不一定是事实。

事实大体上是这样的:1、如果在该特定区域,有一个强大的主导文化,对其它的第二元第三元乃至第n元文化,这个主导文化可以取压制的态度(1.1),也可以取宽容的态度(1.2)。两种态度都可以行通。第二种态度当然更值得欣赏。

但是如果在一个特定区域,有几种不同的文化可以互相颉颃,那就比较难办了。2.1 如果其它文化迅速成长,原本的强势文化就会趋于转弱。2.2 如果曾经的强势文化已经明显趋弱,那它就有被新起的强势文化取而代之的现实风险。3.1、如果曾经的强势主导文化现在已经变得太弱,那在那里就可能是一片乱局(比如曾经的南斯拉夫)。3.2、如果新的强势文化已经足够强大,那它当然可以取过时的强势文化而代之(比如现在的南非)。

具体到欧洲,它曾经是1.1然后是1.2。现在是2.1等着向2.2状态演化。3.1或3.2的状态那倒还是没有出现。

这里牵扯到外来文化与原有的文化的同/异质性程度的大小,和不同的文化的发展程度的高低两个问题。

前一个问题举例如下:欧盟扩大到东欧以后,有大批东欧人到西欧谋生。他们的融入就非常容易。就如同中国的乡下人融入城市生活一般,实在没有大的困难。因为,这时的两种文化之间差距甚小,根底相同。比如将来中日韩建立同盟也会与欧盟类似,比较容易,因为他们同种同文。(这个文当然是汉文,在韩国还有待恢复。)

汉民族在东南亚的移居也与此相类。汉文化和马来文化在精神上和物质发展程度上显然都有差异,但这两种差异比起西方与南方之间都要小。尤其是在人种上,他们都属于蒙古人种,可以无缝融合。中国的两广人和越南人就是这种北方蒙古人种和南方马来人种融合的标本。

而西方文化与南方文化之间的异质性显然就大得多。其实西方文化与东方文化之间的异质性恐怕比西方与南方之间差异更大。但是事实证明,这两种文化的相融反而更容易。这就涉及到下一个问题,就是不同文化发展程度的高低问题。

大家都应当注意到,西方的制度(包括经济和政治两个方面)在非西方世界,只有在东方的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大体移植成功。这三个政体的文明/文化发展程度,已经与西方没有实质性的差别。中国将来也应当以一种更独创的方式走上类似的路向。而中、日、韩三个民族的人民移民西方以后,融入都没有遇到巨大的困难。比东欧人是差一些,但比南方人就好太多。笔者以为,这个好太多的原因,就在于两类文化的发展程度(至少是发展潜力-中国)是相近的。

那么南方人融入困难的两个主要原因是不是这样:第一、两类文化之间的异质性(包括宗教)太大。第二、两类文化之间发展水平的差异太高。

现在我们来讨论前述2.2状态如果出现会怎样。社会上,就是外来的族群占据人口比重达到20-30%时,两种文化能否和平、正常相处的问题。

这个问题衡诸史实,只能说相当不易。用和平的方式建立欧盟、统一欧洲,就已经是一件前无古人的伟业。要让南方文明与西方文明充分地无缝融合,那将是一桩更加伟大的业绩。要治标,首先得把IS给灭掉。然后是努力发展经济,解决南方移民发展普遍欠佳的状况。有了这个物质基础,才可能进一步地实现精神方面的融合。笔者估摸,把IS灭掉,应当是在数年内就可以完成的任务,但要把欧洲的经济发展到顺利消化大部分移民的程度,则要困难得多。至于如果外来移民人口如果在欧洲发展到占据多数会怎样,这个问题这里不敢胡乱推测太远。

笔者先提交一个衡诸大量史实,反复思考以后得出的初步结论是:迄今为止,(将来尚未可断言,)任何一个文明,必须由建立、信奉它的人民来承载。文明真的是永远跟它的人民在一起。人民就是文明。人民繁衍了,其文明也会繁衍。人民搬家,文明会跟着一起搬家。人民换了,文明就会换。人民换一半,文明的精气神也会换一半。人民没了,其文明也就没了。一个有长久传承的人民,要彻底改换精气神,全盘融入或接纳另一个文明,那是极度的困难。地理、地域,乃至周边人文环境,都次要得多。在一个给定的地域,如果原文明的承载者因为任何原因被外来的另一个文明的承载者大批取代,幻想原文明的精气神可以(依靠比如一部宪法、或一套价值观)永久存续,那很可能、很担心是图样图森破,上台拿衣服(音译 too young too simple, sametimes naive)。

      归纳一下,再提两个问题:为什么东方和西方文明/文化之间,精神差异虽然很大,物质发展程度(潜力)却可以相差不大?为什么西方与南方的文明/文化之间,不仅精神方面异质性相当大,物质发展程度(潜力)的差距也相当大?

三、移民来源地的发展问题

一目了然,西方的移民压力,来源于落后地区人民追求富裕生活的本能。毋庸讳言,中国人直到今日依然是这种移民总潮流中重要的一个分支。不过如前所述,中国人这一个支流已经迅速地开始枯竭。肯定要不了10年,就会如同日、韩和台湾人一样,完全停止非法外流。其原因也是一目了然,中国经济发展已经很快就可以达到足以消弭全部非法移民利益的程度。

      那么,类似的前景,可能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比如一二十年内)在中部美洲地区、中东地区和非洲尤其是撒南非洲地区出现吗?实事求是地说,可能性很小。那么,这个(非法)移民的来源就会长期存在。这个世界各地发展严重不均衡的现状和前景,才是国际(非法)移民问题无法遏制的根本原因。

      关于中东和非洲地区发展落后的原因,讨论就很多了。笔者认为,还是有太多的禁区无法突破。比如,我们假设,西方国家并没有在穆斯林地区进行近年来的多次错误的武装干涉(那样当然至少战争难民就会少太多),茉莉花革命根本没有发生,甚或二战以后,根本没有一个以色列硬生生地嵌入那块地区,当然也可以假设那里(和东亚地区的许多国家一样,)并没有发现大量石油。那么,阿拉伯地区,可能出现一个和东亚类似的经济起飞吗?按说他们条件好很多呀。比如离发达的欧洲更近,与欧洲的交往比起东亚长太多,连人种都更接近。(都是白种人,只是头发的颜色不同而已。)比如,我们还可以假设,500年前的西方殖民运动根本就没有发生,那么撒南非洲和整个美洲,就没有受到西方殖民主义的荼毒,而是一如既往地独立发展,他们今天能发展到大体什么程度?能不能独立发展出类似西方今天的现代文明?

       诸位有没有发现,至少自近代以来,一个国家只要有族群混居,无关该国富裕程度,无关各族群的人口比重,无关哪个族群在执掌政权,也无关政体类型,始终存在一种固定不变的各族群间的发展水平阶梯。即某些族群的社会经济地位(Social Economic Status 简称SES)始终在上端,某些族群始终在下端,某些族群始终在中段。原因何在?

       再说远一点,诸位有没有发现,其实整个人类的文明史的发展就是很不均衡的。那五大文明古国(都在欧亚大陆北温带)以外存在广袤地区,一直到非常晚近,都没有自行发育出农耕文明、城市文明(聚居人口千人以上)。一直到今天,我们都还可以在一些偏远地区,发现靠采集/狩猎维生的原始文明。他们的落后,不是因为西方文明的剥削压迫吧?是因为太偏僻?那么东方的古代文明也曾经很偏僻(远离其它古代文明,被迫长期独立发展)呢!

      关于第三世界国家的落后,现在大家谈论最多的原因是:缺乏教育、医疗条件,缺乏各种基础设施,缺乏有效的治理甚至民主制度。笔者认为这些都是一部分原因,但不是全部原因,甚至不是最重要的原因。因为这些原因还有原因,即没有谈及它们为什么会缺乏这些条件?

       笔者现在举最后一个例子:联合国曾经在2000年制定宏伟的千年减贫计划,要在15年内,把世界上的贫困人口减掉一半。到了2015年,这个计划居然真的完成了。但是又有问题,就是这个减掉的贫困人口,绝大部分都在中国。而非洲,甚至南亚的贫困人口都还在增加。联合国的官员问:“中国做得到,为什么世界的其它地区做不到?”根据政治正确,没有理由呀?

      现在我要最后一次问,这个造成当代严重移民问题的最深根源,世界不同地区、不同人民的发展程度的严重不均衡,其真正的基本原因,是什么?

      我们真的是必须弄清楚这个真正的原因,才可能去寻找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方法。正如我们必须先找到真正的病因,然后才可能找到对症的药方。如果你以为打摆子(疟疾)是因为有鬼在作祟,去请巫师跳大神,病能治好吗?

     






浏览(604) (2)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Hetaobo 留言时间:2016-04-07 23:45:00
<p>刘学伟敢于不顾“政治正确”,面对现实,谈讨问题,值得敬佩。所谈各点已接近真谛,就不用点明吧。明者自明。</p>
回复 | 0
作者:cmll 留言时间:2016-04-07 22:30:01
<p>刘学伟似乎是个种族主义分子。<br/></p>
回复 | 0
共有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