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10,277,98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聪明的老鼠
· 曾有这样一次海难
· 70岁的北岛
· 德国人为何拥戴了希特勒
· 沙拉的故事
· 纽约街头流浪者
· 他手中的照相机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分类目录
【小说】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随感杂谈】
 · 纽约街头流浪者
 · 香港这事儿……(4)
 · 请接受现实
 · 川普该被弹劾下台吗?
 · 推销员
 · 下届美国总统大选
 · 北京的穷人小吃
 · “反送中”让中共得益
 · 川普和习近平的目标
 · 川普这个“完人”
【摘编文章】
 · 聪明的老鼠
 · 曾有这样一次海难
 · 70岁的北岛
 · 德国人为何拥戴了希特勒
 · 沙拉的故事
 · 他手中的照相机
 · 郭永怀的女儿
 · 朱元璋时代是人间炼狱
 · 流沙河走了
 · 有关人类寿命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两害相权取其轻”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转贴文章】
 · ZT: 在反右的日子里
 · ZT: 为什么共产党统治能在中国成功
 · ZT: 对话唐德刚
 · ZT: 有关弹劾调查:在Lev Parnas和
 · ZT:川普与中国的空洞协议
 · ZT: 与朱利安尼有联系的两名男子因
 · ZT:麦康奈尔重申,他“别无选择”
 · ZT: 聂元梓印象
 · ZT:张爱玲之死
 · ZT:如果我死(外一篇)
【随手一拍】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 山茱萸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2016-09-20 02:09:43

贵头儿和他“大姐”

 

  贵国清是齐齐哈尔市来的“知青”,1975年来农场的。怎么就一个人来了?到齐齐哈尔郊区插队也可以嘛,来到小兴安岭下的“北大荒”也太远了点儿。嗨,他家里七拐八拐地,非常间接地认识农场的头儿,想把儿子安排在农场,日后也能走个“后门”什么的。当然,这个“关系”不够“硬”,贵国清便来到六分场四连和老“知青”们一起下地干活。

  他岁数小,大夥挺照顾的,但有时也爱拿他寻开心,不知为什么被送了“龟头儿”的外号。太难听了!他憨厚,听人们这么叫也答应。我这里改成贵头儿吧。

  男青年们对贵头儿的取笑被女同胞们看成是欺负,特别是那个泼辣的东北女青年王玉华,特别护着贵头儿,一见哥儿几个拿贵头儿开玩笑,过来就嚷嚷,然后过来把他像小弟弟似的领走。后来王玉华乾脆就认了贵头儿这个干弟弟。王玉华比贵头儿大五、六岁,长得健壮、浓眉大眼,贵头儿单薄、矮小,也是浓眉大眼,他俩还有些像,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们是姐弟。贵头儿对王玉华也一口一个“大姐”。

  很快,他俩好得个形影不离,并在一起合伙吃饭;王玉华管贵头儿所有的内务、洗衣物,缝被褥。他们还出去在小树林边上遛弯儿呢,说说笑笑的。可别乱怀疑啊,人家是姐弟关系,这没什么不对劲。

  春天里,分场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召开了。那天全分场各连队放假,人们都去分场部开运动会。天公做美,阳光灿烂,分场里到处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二连和四连的篮球比赛中,四连篮球主力已经五次犯规被罚下场,不过四连仍领先四分。离终场还有三分钟,充当教练的老连长王福泉急得头顶生烟。他正让所有的替补队员轮番上阵,不惜用犯规的方法阻止对方投球手得分。这办法可行,但替补队员一个个五次犯规被罚下场后,四连的人力资源将告罄。那该死的裁判喝了二连的酒,故意拖延时间,离终场还有一分钟的时候,二连又投进一个球,他们还再次抢到了蓝板球。这真是一个紧张的时刻。二连啦啦队士气大振,喊声震天,四连的女同胞们简直都不敢看了。

  “嘟-!”裁判又是一声哨响!四连的一个替补篮球队员五次法规被罚下场。

  “稳住!稳住!不惜打手犯规也要把二连挡住!”王福泉大喊着。替补队员再也没有像样的了,真有些懵。他看了一眼边上又蹦又跳的贵头儿,“你上!盯住对方五号!”说着把他推进场内。

  “可我从来没打过篮球!”贵头儿两手一摊。转身东张西望,看看“大姐”在哪儿,好给他出个主意,赶巧王玉华参加长跑比赛去了。

  “犯规还不会吗?!”王福泉吼了起来。“打(手)呀!”

  哨声一响,暂停时间到。贵头儿立刻冲进上前,紧紧贴住对方主要得分手五号。对方一个球传了过来,二连五号飞身接球!贵头儿极其奋勇,狠命地推这个大个子,使他跟斗趔趄地摔在一片尘土中。这是什么样的犯规呀,要人命!哨声大作,场外四连的大笑,二连的大骂。

  大个子艰难的爬起晃了过来。贵头儿“我不是故意的”还没说完,早被愤怒的大个子推个四脚朝天。两边的篮球队员、观众都拥上前扭成一团,更多的人进来劝架。乱了套。刚刚参加完长跑比赛的王玉华正好赶到,尖叫着跑进场内,拉着贵头儿到场边,连声埋怨贵头儿为什么不问她一声就上场。

  可过会儿贵头儿没“请示”又去跑一百一十米栏。跑过嘛?那么小的个儿。“没有!可是我很能蹦。”贵头儿还有些自信呢。王玉华呢?正好参加跳远去了,没在他身边。

  一百一十米栏预赛开始了。贵头儿慌忙去站线。观众们一见一排大个子中站个小矮个贵国清都笑。

  哨响!比赛的人们鹿一样奔出,大步跨栏,还真象那么回事。再看他,一阵小碎步冲到第一个栏前,双脚起跳越了过去,整个一个京剧武生动作。哄笑声中他又来到第二个栏面前,想学着人家的样子跨过去,没想到一葵踢飞了横杆。第三个栏他是绕过去的。这时跑的最快的已经撞线。

  人们要笑死过去。谁也没注意他是怎么下场的,反正没跑到头。贵头儿很伤心,幸亏有王玉华象大姐姐一样地安慰他。

  可后来王玉华“不对劲”了,干活大量出汗!五月份的天气并不热,可她在晒谷场干活时汗珠子直往下掉,头发湿成一绺一绺的。一些女青年还指指点点,悄悄议论。再仔细打量王玉华,发现她从牡丹江探亲回来胖了许多。再傻的人也会发问:她是不是已经怀孕?

  是的!五、六个月了。此刻王玉华正用最蠢的法子试图让自己劳累过度而流产。她宁愿相信众人都蒙在鼓里。可能吗?

  贵头儿整个吓傻。听到“大姐”告诉他这一切,六神无主。难道他真的不知道男女性交之后会怀孕?而况他们在一起快活了那么多次。即使没从书本上学到,听同伴们讲,看结婚的人们早晚生孩子也该懂。他是不是应该赖王玉华?每次都紧紧地搂着他,而不是阻止他。

  这看起来简直象王玉华布置的一个大阴谋。先怂恿无知的贵头儿干越轨的事,有个孩子还秘而不宣,回牡丹江一呆两个月。待回连队后,直到所有的人都看出八、九分时,才把小傻瓜找来。当然,贵国清也没有傻得那么彻底,他所要求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大姐”打胎。

  “咱们不能要这个孩子!这可不行!你得打胎!”

  “太晚了!”王玉华断然拒绝。“孩子已经在肚子里动了!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别那么狠心!”说着一把抱着贵头儿掉眼泪。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贵头儿抱怨。

  “我怕!开始时我自己想些法子让自己流产!我当然不想让别人知道!可孩子一动我怕了!”王玉华更紧地抱着他。“咱们结婚不成吗?”

  “那可不成!我家根本不会同意的!这可咋办呀?!”

  两个人发生了争执,王玉华掩面而去。她立即找到老连长王福泉。最终商定的办法是,如果王玉华坚决不打胎,可以带贵国清去一趟牡丹江和齐齐哈尔;两个人都和双方父母见见面,看看家里人怎么说,然而再做决定。第二天王玉华带着贵头儿上了路,连队给他俩一个月的假。

  在王玉华的安排下他俩先上了牡丹江。王玉华家人在震惊之余,先是抱怨他俩干了见不得人的丑事。气消了点儿又一致催促他俩立即结婚遮丑,可结婚只是王玉华和她家人的一厢情愿。

  “我不能结婚,我们家肯定不干!”贵头儿死活不同意。“还是让她先把孩子流产了吧!”

  “打了胎她也得和你结婚!”王玉华的母亲怒道。“人家黄花闺女你也不是不知道!你怀的啥心?!占了便宜就想溜号?!不成!我家闺女只能跟你了!你要好汉做事好汉当!”

  “可她比我大六岁!”

  “女大五赛老母!我们家玉华多好的人!肯定会对你好!放心吧!”

  “可我要是在农场结了婚就回不来了!”贵头儿几乎哭出来。

  “现在农场的人都知道玉华大肚子了,怀了你的孩子!你让玉华打胎,又不结婚!人家闺女脸往哪放?!你要是不想干这缺德事就赶紧把事办了!你还说啥‘回不来了’?农场那旮哒不错!尽吃大白馒头!我看比你们齐齐哈尔强!”

  王玉华一家人七嘴八舌。她还有兄弟好几个,一个个横眉立目的!贵头儿本是个没主意的人,很快就认做小女婿。当然还有个登记结婚问题。他还不到十九,不到法定结婚年龄。

  “只要正正经经地把婚礼办了就行!明媒正娶!”王玉华老工人的父亲算是松口气。“这种事那能干得偷偷摸摸?我这给钱!都农场把婚事办得象个样!”

  贵头儿一点头,王玉华一家人皆大欢喜,马上腾出一间房间让他俩住了几天。对外宣称他俩在农场已结婚,现在是回来看看。

  但贵头儿家里这关过不去。贵国清父母好久没收到儿子的信,正在着急,忽见儿子领着个大肚子登门,顿时快气晕过去。家里人只有一句话,“绝对不能结婚!孩子打掉!”

  贵头儿表现得很坚定,“我们有了孩子,必须结婚!是我愿意的!”这种抵抗并非只是王玉华一家人对他的施压和劝说,他自己也有自尊心。贵头儿父母盛怒之下竟把他俩“驱逐”!并扬言只要贵头儿决定结婚就不要这个儿子。

  多么普通的一个“知青”恋爱故事。

  王玉华和贵国清只好找个小招待所暂住一夜。那一晚上贵头儿可真愁,王玉华一声不响,“吭哧、吭哧”洗了好多脏衣服。她一直在安慰贵头儿,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二天一大早,贵国清家人竟找到招待所,他们说要和自己的儿子好好谈谈,王玉华无可奈何,挺着肚子目送他们远去。这一去就不回头。上午过去,下午也过去,王玉华在招待所门口望了又望,心急如火,只好硬着头皮去贵国清家去找,刚出门,贵头儿肿着一只眼睛回来了。原来他始终不改初衷,最后挨了老爹的一拳。王玉华当机立断,收拾一下,立刻蹬火车领着贵头儿回了农场。

  贵头儿一回到男青年宿舍,人们便对他“开火”,说他是个傻蛋,整个被王玉华愚弄。

  “你就得让她打胎!在这结婚你永远别想回齐齐哈尔!”

  “父母都不要了!到底是你妈好,还是比你大六岁的老娘们儿好?到时候你就会后悔的!”

  “你还不到十九岁,就一辈子搁这儿?”

  “我看王玉华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是等生米做成熟饭,最后迫使你结婚!当初她是你的老大姐,你们怎么能干那事?那么多搞对象,找朋友的都干这种事,怎么都没怀孕,就她有了?她简直是预谋!”

  “甭管X养的(王玉华)!到时候你就说那孩子不是你的种!”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得贵头儿无所适从,连连叹气。第二天早上,人们刚起床,门外王玉华已经端着早饭来叫贵国清一块儿去吃。她嗓门儿还挺亮,挺着肚子颇神气活现。人们都往外瞧。有人冲着贵头儿说:“就说这孩子不是你的种!”众人一起怂恿,贵头儿一跺脚走了出去,径直来到王玉华面前,“我不和你结婚了!这孩子不是我的(种)!”

  大家都紧张地趴在窗户上看。只见王玉华两眼发直,惊呆了。贵头儿看着王玉华可怖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就走。王玉华手中的饭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她扑过来跪在地上,一把抱住贵头儿的腿猛爬。“你让我可怎么办呀--!”放声大哭。贵国清死命地拖了两步,皱着眉叹口气,停下不动。王玉华也不起来,抱着他的腿死命地嚎啕,屋里所有的人都不作声。

  怎么办?还能咋办,结婚呗。

  老连长王福泉通过关系给贵国清、王玉华办了结婚登记,又在场区的最东南角找了间空房让他俩暂住。屋里新砌了火炕、灶,新换了门窗,室内装修了一番。王福泉又让大车班拉了好几车柴火,好好烧了两天炕。虽然天气暖和了,炕也得烧烧干。一个星期之后,贵国清和王玉华便搬入了新居。正式的婚礼没太张罗,他俩都不太愿意。所以连队里不少人都不知道他们住在哪儿?同宿舍的人们因为帮着贵头儿搬家,都知道场区边上的那栋房子。谁要是问起,大家就说:“他俩住在‘台湾’!”

  如果把场区看成中国,那他俩住的那间房的位置确实是台湾。可台湾没“解放”呀?大田队的人们是这么解释的,“贵头儿和他‘大姐’代表共产党进驻了‘台湾’!懂吗?”

  人们可以在傍晚看见他们小俩口来井台上挑水。从“台湾”到井台要走好长一段路。王玉华挺着越来越大的肚子,挑着扁担走在前边;小个子贵头儿跟在后面。前边的挺胸抬头,后边的也喜笑颜开。再过几个月只有贵头儿一个人挑水。王玉华给他生个女儿。

  孩子刚满月时,贵国清家里来人,把王玉华母女接到齐齐哈尔去住。不管怎样,孙女也是自己家的。那天王福泉从部队农场联系了一辆到县城拉货的卡车。王玉华母女坐进驾驶室。贵头儿蹬在车门边上,很不放心地看着她们。“别担心我们娘俩,我倒真不放心你。”说着顺手把贵头儿的领子整理一下,在他脸上轻轻拍了拍。

  贵头儿的父亲拉着王福泉的手,指着边上的儿子。“王连长呀!我儿子不懂事,给你们添麻烦啦!现在就交给你啦!”

  王福泉拍着贵头儿的肩膀,“我是干部,是共产党员!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小贵在这旮哒一天,我就要好好照顾他。放心吧!”

  要开车了,王玉华把女儿递给贵头儿让他再亲了一下。


浏览(3495) (20)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英菲 留言时间:2018-01-10 18:45:52

最爱看这一篇。写得生动。

回复 | 1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