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汉卿的博客  
不要把一切都当真  
        http://blog.creaders.net/u/577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汉卿
来自: 美国
注册日期: 2011-12-29
访问总量: 523,47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完美的风暴 (Perfect Storm)
· 耐人寻味
· 共和党抛弃川普的时机已经成熟
· 川普要溜!?
· 非法移民 – 丁尚彪
· 什么时候开始,把十一当清明过的
· 首先是人,不一定有“才”。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茶余饭后】
 · 怎么猜出新笔名后面的旧博主?
 · 别以为人工智能时代是很遥远的将来
 · 枪:半自动是怎么变成全自动的?
 · 晒晒我们春节的菜肴
 · 网上的 WOMANIZER
 · 为什么有人总想惹别人嫉妒呢?
 · 帕瓦罗蒂的白手帕
 · 当爹的头一天
 · 侃谈头发的功能
 · 中国生肖属相印象
【随感杂谈 (1)】
 · 完美的风暴 (Perfect Storm)
 · 耐人寻味
 · 非法移民 – 丁尚彪
 · 什么时候开始,把十一当清明过的?
 · 世上所有的妈妈都有点神经质...
 · 又该说挣钱和花钱的时候了…
 · 网络信息时代的空中楼阁和地下陷阱
 · 当你讽刺,评判,挖苦中国人的时候
 · 人类需求五层次 - 广义篇
 · 光脚不怕穿鞋的
【往事回忆 (1)】
 · 第一座是铜像
 · 我干过的一件“蠢”事!
 · 沦为“难民”的经历(6)---- 完
 · 沦为“难民”的经历(5)
 · 沦为“难民”的经历(4)
 · 沦为“难民”的经历(3)
 · 沦为“难民”的经历(2)
 · 沦为“难民”的经历(1)
 · 和朋友的一场生离死别
 · 假如我没出国 ...
【侃大山 (1)】
 · 邓小平未曾预料的事 ...
 · 刘鹤听川普当面说,“我不喜欢毛...
 · 让屁股欺骗了脑袋的错觉
 · 单凭一个原因,咱就反对“去中国化
 · 在扭腰,是谁背着光脚的瓜瓜
 · 第四军种应该叫什么,结果出炉
 · 机智的彭大姐
 · 9/3 阅兵,习最危险的几十分钟。
 · 快讯:阿妞不牛海归到中宣部任职
 · 德沃夏克 串门过新年
【我编的故事】
 · 花儿为什么这样鲜
 · 嘿...! [月亮],你给我站住!
【随感杂谈 (2)】
 · 高学位的人怎么可能理解中美贸易战
 · 美国白人的衰败与中国的关系
 · 中国人干的事,不一定全错!
 · 微信 – 这玩艺儿
 · 文贵闻臭
 · “一条狗比一百万个黑 # 更重要”
 · 程序员之死
 · 情人节 --- 初恋情人的节日
 · 大海捞针 vs 干草垛里找针
 · 特殊的女人-- 美女
【侃大山 (2)】
 · 当第一夫人面对羞涩的猛禽
 · 林肯和肯尼迪的轮回?
 · 透过二维水看打工仔的23万退休金
 ·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教授吐血记。
 · “教父”评价 Donald Trump
 · 见鬼了?鬼节里没见到鬼!
 · 如果中国和美国接壤,谁来筑墙?
【他人的退休生活】
 · 退休生活 : 引子、回旋和随想
【人物素描】
 · 我那几位瘸了腿的朋友
【专题】
 · 共和党抛弃川普的时机已经成熟
 · 审视正在死灰复燃中的社会主义 (2
 · 审视正在死灰复燃中的社会主义 (1
【杂文】
 · 川普要溜!?
 · 周末篇:你们都还记得他吗?
 · 杂文:能让人失忆的奶
 · 傻子的等级 ( Rated R, 慎入 )
【歌曲】
 · 走进死亡的最高境界
 · 诉衷情 -- 《伪装者》 片尾曲
 · 无所谓,原谅世上所有的不对!
【评论】
 · 首先是人,不一定有“才”。
 · 不光彩的职业
 · 这些美国航班飞 737 Max 8,能躲就
 · 一次失败的尝试
 · 万维博客里 1/6 的人是诚实的
 · 有必要成立万维 <博主和读者协会
 · 用平等心处理夫妻纠纷
 · 视频插入功能有问题!
 · 如果川普败选,有人要革命!
 · 种族主义之火,远没有熄灭。
【民间文学】
 · 沁 园 春 ● 习爷
 · 中国人口又出问题了
 · “共产”= 不“贡献”?
 · 孔子的名片
【视频】
 · 为何对美国来说中国是致命的?
 · 新工作第一天培训,可能过不了关
 · 这一精彩的视频一定得看!
【远方传来的消息】
 · 林彪专机坠毁前最后几分钟的录音
 · “差点儿”得普利策奖的新闻照
 · 2011, 中国人交了多少税?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09/01/2018 - 09/30/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我那几位瘸了腿的朋友 2017-01-02 11:55:22



我那几位瘸了腿的朋友




四十多年前,像在中国这样一个有众多人口而又贫穷的国家,残疾人在社会上所处的地位是及其低微的。残疾人在生活中要面对的种种遭遇也是很悲惨的。人们普遍地歧视他们,很多人甚至认为他们活着都是多余的。而我,就是在那样的时代,那样的环境里结识了三位有残疾的人,后来他们都成了我的好朋友。他们分别是在我上初中、高中和工作时认识的。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有残疾人的家庭就比一般的家庭多了一份苦,特别是其就业方面。实话实说,我所接触的这几位残疾人,可比一般“正常”的人要优秀的多。但是在当时,他们是不可能得到平等的待遇的。用通俗的话来讲,“正常”的人都还顾不过来。他们完全被边缘化,远离人们关注的视线。还记得,那个时候,当我去他们的家串门,第一次看望他们时,会感到他们父母脸上流露出的不太一般的表情。一种错综复杂但又包含着由衷喜悦的表情。家长们一定是感到很奇怪的。他们一定在想,怎么居然会有一个比他们的残疾儿子年龄要小的一个人,和他们的残疾儿子交上了朋友,还来他们家来看望。再后来,当我从美国探亲回去,又去看望他们及他们的家人,聊天时,他们的父母还会跟我描述那四十多年前,我初到他们的家时的种种细节。听后,我都感动地说不出话来。他们都把我作为一个善良的人留在他们的记忆里。我上大学了,我工作了,我结婚了,我有了孩子,我出国留学了,是他们,我的残疾朋友及他们的家人,都知道的比其它人更一清二楚。

 

第一位朋友姓王,是我上初中时认识的。

他出身在一个及其普通的工人家里,一条腿患了小儿麻痹后遗症。文革前,他考上了北京顶尖的中学。在那个学校,连共党高干子弟都是聪明的,就像习近平那样的红二代,是不可能被录取的。由此可见,我的这位朋友,是多么的有才了。我认识他时,他已经毕业。但是当时毕业就是上山下乡,他根本没有能力去,只能在北京等着,成了当时的“老泡”。那几年他一直在等待分配,没有固定经济收入。我见过他粘贴信封挣钱,我也曾帮他粘贴过几个。不太记得粘好一个信封能得到多少钱?好像就几分钱。我也见过他给伞厂,在半成品的雨伞面上画花画鸟挣钱。他一手握着蘸上多颜色的毛笔,一点,一触,伞面就出现一个花瓣一片羽毛。有一次聊天时,我发现他腮帮下连着脖子的地方,皮上长着一层厚厚的膙子。原来那个厚厚的膙子是他练小提琴练出来的。很难想象,他过着苦涩生活的时候,还有毅力去拉那种难学的乐器,更不用提演奏的兴致了。从他那里,使我领会到了对生活应该抱持着的态度。当你努力不断做自我完善时,幸福是可以产生在自已的脑海里的。我跟他还曾在学校的一个宿舍里同住过。离开几十年后再见面时,他告诉我同住时在一个寒冬夜晚发生的一件事。他说,那天的晚上,西北风咆哮着,屋里的温度很低,放在脸盆里的水都冻成了大冰坨。他又说,我半夜里突然在床上直起腰坐了起来,摸着我所盖的棉被的外面,嘟嘟囔囔地说:“棉被的外边,这样冷,真可怜。”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特别地记住了我这句自言自语的话。大概是因为以前所有的一切,包括冰冷的被面也会勾起对痛苦的回忆。后来他被分到街道办的厂子工作。当听说我结婚了的时候,他手提着好几斤大米,拄着拐,大老远地来到我工作的学校,爬上了6层楼,把米送到了我的家。没见过他那样铁的朋友,直在现在,每年快到我生日时,我可能没有收到家里人的生日祝福,有时连我太太也常常记不住,但我总会收到我这位朋友的邮件,准切地说出我的年岁,祝我生日快乐。

国内改革开放后他在杂志社当上了编辑,过着富足的生活。一年前还有了个外孙女。几年前,他告诉我,他买了辆日产牌的轿车,改造后,他可以完全用手去操作。他可以带着太太和女儿到京郊去逛。前两天他电话里说,他自己最近还开车走游了“鲁国”,“魏国”和“齐国”。他说,没有想到他会过现在的好日子,他很自足。但是他并不仅仅满足于物质上的好日子,对国内政局也持十分尖锐的批评意见,希望有更宽松的言论自由,有不少看法和我一样。

 

第二位朋友姓赵,是我上高中时认识的。

他的父母都是教师,他双腿的肌肉从很小的时候就萎缩了,不能用双腿站立,更不用说走路了。他也是北京那所顶尖中学文革前的学生。他的那一手写出来的毛笔字,很漂亮潇洒,让我十分的羡慕。我也跟他学了一些。我们还曾一起在紫竹园的一次节日会上展出我们的印象派油画作品。想想当时的情景,还很兴奋。我们真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业余“画家”。这哥儿们跟人关系很好,常常得到很多来自不同人,各种各样的消息。到现在,我们虽然相隔万里,但是每一天,我的电子邮箱里,总会有他从国内发来的文章和新闻。我们万维一些博主的文章也会“出口”到中国国内,然后再从他“进口”到我这里。如果突然间他的邮件断了两三天,我一打电话,就会证实他是病了,或者是他的国内邮箱暂时地被封了。就因为他广交朋友,见识多广,他在我们上高中时,就成了我们一些很关心政治的同学们的“领袖”;经常看到他被很多同学围在中间。在那人群围着的中心,常看到他眉飞色舞地作富有扇动性的政治演讲。他还因此得了福气,被一个比他年轻好多岁,美丽能干的女生追求。至今,他们仍然美满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上次我回北京,他让我坐在他那装了摩托的三轮车上,接近半夜,在西四北大街上狂奔。车上根本没有围着车身的护板,也没有安全带。现在回想当时的情景,还让我很后怕。

 

第三位朋友姓廖,是我工作时认识的。

他是一位部一级国家干部的儿子。他除了行走不方便外,从小生活方面应该是无忧无虑。大概是他从来无须为周围的人和事操心生疑,相比和他年龄相仿的人,显得十分的单纯;他为人也很大方豪爽。当时我在大学教书他在实验室做维修仪器和管理工作。课前会后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他喜爱电子技术,自动化和机械,特别对外国的民用新技术和新产品很好奇,感兴趣。我们志同道合,都想搞创业学西方的国家,也为中国创造出类似的新颖的民用产品。于是在80年代初,我们在北京一起注册办了一个私人技术公司。当时,私人合伙办的公司还如凤毛麟角,没人知道,也就没有了做生意的渠道。唯有像深圳那样的城市有办公司创业做生意的环境,所以也只有从深圳运来“倒卖”的录音机彩电能给公司赚钱。但我的这位姓廖的朋友一心要搞技术创业,不想赚小钱,没有扩大那种商业买卖。他是有魄力的人,也有关系,容易就得到贷款,很快就凑了不少钱。用资金赞助他人办私立学校,还请了一些专家来指导技术开发。可是民用技术产品,那时民众还没有购买力和需求,我们想做的事超前了当时社会的发展。回想起来,如果当初我们先一心搞买卖,积累资金,等待时机,那么后来就会不一样了。或许会发了大财真的创出了事业。当然也可能就入了牢。因为那时利用差价,利有货源运到需求的地方去卖,叫投机倒把。

几年后,我出国继续我的学业,读书时太忙没有再有太多的联系,我想他后来一定是成功的。

 

从我跟这几位有残疾的朋友的接触中,体会到,我们所谓的正常人,真没有什么优越可讲,更不说去歧视他们。借这个机会也让我介绍一位身有残疾的美国人,Itzhak Perlman (伊扎克·尔曼)。伊扎克·尔曼是这个世界上,顶级优秀的小提琴手。他在四岁时患上了小儿麻痹症。听听他演奏的小提琴曲,萨拉萨蒂的《流浪者的歌》。


萨拉萨蒂《流浪者的歌》小提琴演奏 - 伊扎克·尔曼



注:在不久前,当看到有人拿有残疾的人来取笑时,我真不知道他/她在做什么,在说什么,在笑谁?


2017 01 02



浏览(2125) (6) 评论(2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汉卿 回复 芹泥 留言时间:2017-01-10 11:09:25

也是刚看到你的评论,也祝芹泥新年好!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7-01-09 15:35:16

才看到汗卿先生这篇好文章,大鼎!祝先生新年好!

回复 | 0
作者:汉卿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01-03 14:01:02

思羽,

新年好!加拿大天冷,不用很早出门上班吧?年底是不是好好地休息了?

你的那位小学同学所受的待遇,实在令人心酸。

回复 | 0
作者:思羽 留言时间:2017-01-03 12:27:56

汉卿大哥新年好!

好像过去因为小儿麻痹症腿有残疾的孩子特别多。记得我上小学时班里有个同学就是,可恶的是,我们的班主任竟然天天叫他“小拐子”,一直叫了四年,我那个可怜的残疾同学在班里受尽了歧视。我们这一代人受得都是什么教育啊。不过看你文后的留言,国内这种歧视行为现在好像好多了,令人欣慰。

回复 | 0
作者:汉卿 回复 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7-01-03 07:44:13

凡平老弟,

真羡慕你常常留住在音乐之乡。

回复 | 0
作者:汉卿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7-01-03 07:41:44

石牛,

在国内的年轻人确实并不比在国外的年轻人差。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7-01-03 06:52:44

好棒的文章!

祝汉卿兄新年快乐,健康如意!

回复 | 0
作者:石牛 回复 汉卿 留言时间:2017-01-02 22:31:42

“你说得对。当我们去看国内发生的任何事件时,常常看漏了一条跳动,美丽的线条,特别显现在年轻的一代,他们也像我们一样在学,在变化和进步。”

对极了。好在年轻的一代有更多的人去提醒他们。

回复 | 0
作者:汉卿 回复 紫云 留言时间:2017-01-02 21:35:59

紫云,

谢谢你来访,捧场。

回复 | 0
作者:汉卿 回复 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7-01-02 21:33:37

紫荆,(总是为难怎么称呼你才好,紫荆比称紫博更好)

你说得对。当我们去看国内发生的任何事件时,常常看漏了一条跳动,美丽的线条,特别显现在年轻的一代,他们也像我们一样在学,在变化和进步。

回复 | 0
作者:紫云 留言时间:2017-01-02 21:29:24

你是个善良人。小提琴《流浪者的歌》棒极了。谢谢分享!

回复 | 0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7-01-02 20:36:11

好文章!我想许多人对残疾人的尊重,确实是从西方文化里学来的。国内现在也对残疾人开始尊重了,这实际上也是从西方文化里泊来的。

回复 | 0
作者:汉卿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7-01-02 20:15:56

“我也是在西方社会慢慢地学会对所有人的尊重。”

我也是。

回复 | 0
作者:汉卿 回复 秋念km 留言时间:2017-01-02 20:15:06

"无与伦比的演奏"

念秋,欢迎你再一次来访。对比你对我前一篇里的提琴手的评价,显然你的感受也是很难比的。上一篇评论拦里我加了一个链接,伊扎克帕尔曼演奏同一首圣桑的曲。

回复 | 0
作者:牛仔 留言时间:2017-01-02 18:02:14

对弱者的歧视是中华文化的特色。对残疾人通常连名字都似乎没有,通常是村东的拐子,村西的瞎子,村北的哑巴。。。

通常意识不到这些人应该有起码的人的尊严。我也是在西方社会慢慢地学会对所有人的尊重。

回复 | 2
作者:秋念km 留言时间:2017-01-02 16:37:47

无与伦比的演奏

回复 | 0
作者:汉卿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1-02 13:24:18

会有改进的。如果从更广的人群去了解,特别是年轻的一代,我们应该有信心的。

回复 | 1
作者:汉卿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7-01-02 13:17:31

“回想年轻时跟着大家叫身体有缺陷的人外号,根本没有意识到对他们带来的伤害,真是无知。”

你简单的一句话,我可差点掉出眼泪呀。

回复 | 2
作者:汉卿 回复 薄浣 留言时间:2017-01-02 13:15:02

"When god closes a door, he opens a window."

血泪之窗。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1-02 13:01:59

国人可悲呀。。。尤其是改开以后,我觉得国人的精神面貌、思想水平退回到五四运动以前的状态。

回复 | 0
作者:石牛 留言时间:2017-01-02 12:55:33

回想年轻时跟着大家叫身体有缺陷的人外号,根本没有意识到对他们带来的伤害,真是无知。

回复 | 2
作者:薄浣 留言时间:2017-01-02 12:39:50

When god closes a door, he opens a window.

回复 | 0
共有2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