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苏渝游士的博客  
茶余饭后,也谈国事。  
我的名片
苏渝游士
 
注册日期: 2016-05-17
访问总量: 82,01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武汉肺炎》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三,小说】
 · 元旦有感
 · 《武汉肺炎》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五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二,诗词】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笑
 · 春节风景
 ·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国民党败选
 · 卜算子 江南雪
 · 元旦感怀
【一】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武汉肺炎》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笑
 · 春节风景
 ·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国民党败选
 · 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市场经济”,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网络日志正文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五十九回 2017-01-21 14:10:56
第五十九回,恋黑白致远大意陷魔窟,迷恩仇新元失足赴黄泉, 刘致远与周静茹在北固山上,海誓山盟,相约共赴边疆,回来时,恰遇倾盆大雨。下午,刘致远又打着伞,冒雨去火车站,买了两张明天去江州市的火车票。第二天,雨住天晴。刘致远醒来已是九点钟了,葛承光从食堂给刘致远带回来两个馒头,放在桌上,对刘致远说:“刘兄!快起来!,早饭都给你带来了”刘致远一翻身,从上铺爬下来,匆匆洗漱完毕,说声:“小诸葛,谢谢了!”,拿起馒头就啃。 葛承光说:“你昨天到哪里去了?是不是眼看下棋总积分要输给我了,躲着不敢应战了?”“哪里啊?我去买火车票了。”葛承光说:“噢,你要回家?什么时候走?”“就今天下午的票,小诸葛,你也回去吧!此处不宜再留了。”小诸葛说:“你们都走了,我当然也要走了,下午我就直接去码头,上午还有时间下两盘!我只输你三目棋了,走之前,我一定要赢回来!”“好啊,好啊!你又来吹!我正要杀你个中盘取胜,让你心服口服!回家好安心!呵呵!”葛承光说:“好!来来来!不要嘴强!”刘致远说:“刚刚雨停,路上烂,今天就不去寄畅园了,就在宿舍里下,怎么样?”葛承光说:“行啊,行啊!随便你哪里摆战场,我一样要杀你个落花流水!” 于是,两人就在写字桌上铺开棋盘,分坐在床边。刘致远说:“这回该我执黑子了!不能老是你先走!”葛承光将装着黑棋子的罐子推给刘致远,又把白棋罐拿到自己身边说:“好啊,随你便!我不在乎,你先请吧!”于是两人你一子,我一子的下了起来。不一会棋盘右面的黑子,白子就相互绞杀在了一起了。小诸葛“扑”地一声下了一子,冷笑道:“呵呵!刘才子!你来啊!你这边危险了!”刘致远笑道:“呵呵!我危险?小诸葛!我为什么要跟着你跑啊?”出其不意,向左边投下一子说:“你看看!,你这边怎么办哟?呵呵,”小诸葛吃了一惊,赶紧转过来,盯住左边的棋局仔细地看。 正在此时,忽然楼下有人惊慌地喊道:“紧急情况!宿舍里的同学注意了!八一派武斗队已经向我们开过来了!请大家赶快离开宿舍区,撤到学校里去!或疏散到其它安全的地方!”随着喊声,宿舍里的男生、女生纷纷向外跑去。小诸葛停住了棋子说:“怎么了?八一老保真要打来了?”刘致远头也不抬地说:“不可能的事!不要管他,你下子啊!”,于是二人继续聚精会神下棋。过了一会,宿舍人都走空了,四周一片寂静。刘致远说:“你看!进攻我们学校的武斗队在哪儿哪?完全是瞎紧张!杞人忧天!你继续走!”忽然,小诸葛一拍桌子,指着棋盘右下角叫道:“呵呵!刘才子!你死定了!”刘致远吓了一跳,对着棋盘右下角看了半天,然后笑了起来说:“活棋!活棋!小诸葛,你别异想天开!我这块棋怎么会死呢?是活棋!”小诸葛说:“这么明显的‘死活题’,你都看不出来?不信,你走着瞧!” 忽然,宿舍门“呯!”地一声,被人一脚踢开!刘致远和葛承光吓得一愣。只见老夫子,徐正洪冲了进来,大叫道:“你们两个好雅兴啊!真是大将风度啊!什么时候了!还在下棋!八一武斗队已经从无线电技校出发了!马上就要到了!赶快走!”小诸葛也紧张了起来说:“算了!算了!算我输,刘兄,不下了,走吧!”刘致远还有点将信将疑说:“好好好!我跟你们走!什么叫‘算你输’?棋放着,不要动,回来继续下!我一定让你心服口服!”说完,三人急速从楼上跑了下来。刘致远说:“你们先走,我小个便就来!”老夫子一面跑一面回头喊道:“刘才子!还小什么便啊!赶快来!”小诸葛也喊道:“刘兄!快!快!不能耽搁了!”。葛承光紧跟在徐正洪后面,出了宿舍大门,飞奔进了校本部。 刘致远从厕所里出来,宿舍区整个已是空无一人,只有蝉儿在柳树枝头‘知了!知了!’大声焦急地叫着,似乎在催促刘致远赶快跑。刘致远走到宿舍区大门口,从口袋里掏出火车票看了看,心想:“下午三点半的火车,现在还躲进校本部干嘛呢?不如现在就去火车站,可是静茹她在哪里?”他回头眺望女生宿舍楼,但见所有的门窗都关着,估计静茹肯定已经安全撤出去了。 忽然,刘致远听到大门外响起了嘈杂的人声。他闻声向西望去,不由惊得目瞪口呆。眼前出现了一幕梦幻般的景象,只见一大群面目狰狞的彪形大汉,个个身穿工作服,头戴钢盔或柳藤帽,手握钢管制成的长矛,狂呼口号:“踏平七一五!八一必胜!” “踏平七一五!八一必胜!”跑步而来。这些是人,是鬼?刘致远怀疑自己,是否走入了时间隧道?碰到了从秦始皇陵里杀出的兵马俑。然而,队伍最前面一杆大旗上,并不是写的“秦”字,而是赫然写着:“江东市八一兵团文攻武卫敢死队”。 “兵马俑”们雄赳赳气昂昂,排成数路纵队,占据了整个公路,其势如排山倒海,只听见解放鞋踩在黄沙路上,一片“沙沙沙!”的声响。刘致远一看情况不妙,赶紧退回了宿舍区,躲在门后向外观察。还算好八一武斗队并没有发现他,也没有进入宿舍区,而是一路狂喊着口号:“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党中央!”“踏平七一五!八一必胜!”,绕过学生宿舍,直扑学院大门,一下将校门团团围住。 此时江东工学院内也早已森严壁垒了。行政大楼、化学系大楼、机械系大楼、纺织系大楼,都已驻扎了七一五派的工人,农民。另有一支工人造反军总司令部直属的,手握大刀的精锐部队——“飞虎队”埋伏在楼内,严阵以待。每座大楼顶上都储备了大量的砖块、石块、弹弓、螺丝帽。八一派敢死队由司令潘大海亲自领队。他看到江东工学院内戒备森严,不敢贸然进入学院大门,命令敢死队只是在大门外围而不攻,大声呐喊,叫骂,企图把楼内七一五派引出楼来决战。七一五派武斗总指挥陆臣文岂能不知对方用意?令队伍坚守不出,只是用砖块、石块、弹弓发射螺丝帽,予以阻击。双方就在校门口处于僵持状态。 此时战场的四周,却热闹非凡,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人。大多是附近的市民和农民,男女老少都有。江东工学院不少教师和学生也在其中观望。由于双方参加武斗的人员,都是从外单位调集来的,彼此互不认识,也分不清谁是哪一派。所以围观者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而是对眼前只有在“三国演义”“水浒传”里,才能看到的冷兵器大战的精彩好戏兴味盎然。大概一辈子也只有这一回,岂能不一饱眼福?有几个无知顽童跟在武斗队后面大呼小叫,甚至还靠上前去挑逗精神高度紧张的武斗人员:“上啊!上啊!怎么不敢上啦?”“哈哈哈!虚啦?害怕啦?” 回想当年武斗,也有个发展过程,开始不过是起于拳脚之末,进而使用棍棒、砖块,再进一步用大刀、长矛,然后才用上步枪、机枪,甚至于有的地方(比如重庆)还用上了大炮、坦克、军舰!民众对于武斗的看法也有个过程,一开始像刘致远那样,绝不相信武斗会发生的人,大有人在。到了后来,看到果然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真是“飞来一枪,倒毙街头”,看到鲜红、鲜红的血汩汩横流,才感到了惊心动魄的恐怖。大人小孩都吓得躲在家中,再也不敢去武斗现场围观了,上街买菜也都要小心翼翼,担心有去无回。可叹!可怜!可痛!我堂堂中华民族,几乎变成了人间地狱! 此时刘致远在学生宿舍区里躲了一会儿,心中十分焦急,“老困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啊!”他看到学院门口的围观人群神态自若,并无惧怕之色,更觉得自己的估计不错。武斗大概也就是虚张声势而已,双方都是革命群众,还真能“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啊?想到此,他对刚才自己的惊慌失措,感到有些好笑,于是就从学生宿舍区从容地走了出来,漫步走到学院大门口,也站在人群当中驻足观望。 忽然一阵“冲啊!杀啊!”声起,八一敢死队三百多人,在潘大海的指挥下,发起了攻击。“兵马俑”们挺着长矛,蜂涌冲进了学院大门。大约只向内推进了二三十米,立刻遭到院内七一五派的反击。只见迎面行政大楼上砖块、螺丝帽如雨而下。“兵马俑”凭借钢盔的保护,弯着腰继续挺进。忽然,右面化学楼、左面纺织楼,响起了一片喊杀声,“哗啦”一声,同时杀出两支大刀队,领队是武术教练杜胜全老师。只见他挥舞大刀大声呐喊:“造反派战友们!冲啊!杀啊!不要让八一老保跑了!”两队人马沿着两面围墙,包抄而来。潘大海一看有被包饺子的危险,急令撤退。八一武士们争先恐后,慌忙退到校门外,抬出了八名受伤的“兵马俑”。 其实,这只是潘大海的一次佯攻。他希望将七一五的大刀队诱出校门外,依仗优势兵力,聚而歼之。然而,杜胜全不上其当,只将八一敢死队逐出校外,然后就按兵不动,双方隔着校门又形成了长矛对大刀的对峙状态。刘致远看着双方一攻一守草草收场,心里还在疑惑“大概是做做样子,不可能真打起来!”他看看手表,时间不早了。他最后在围观的人群中搜寻了一下,希望能找到周静茹。可是,刘致远没有发现周静茹。他想“此处不可久留!还是到火车站去等她罢!”。 刘致远离开了武斗现场,向东走去。刚刚走到寄畅园门口,他忽然看见,马路对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而来。两人隔着马路相互一瞥,真是冤家路窄,竟然是久违了的赵新元!双方并未答话,擦肩而过。刘致远走出几步心中“咯噔”了一下:“不好!怎么恰巧此时碰到他!”他不由自主加快了步伐。眼见前面停着一辆三轮车,刘致远急忙招手喊道:“三轮!过来!快过来”三轮车夫应声叫道:“来了!”,一眨眼三轮车已经停到了刘致远的面前。刘致远正要跨步上车时,突然身后伸来两双手,一左一右,将刘致远两臂抓住。一个陌生的江东本地口音喝道:“不要走!你走不了了!”刘致远吃了一惊,回过身来大声抗议道:“你们是谁!凭什么抓我?你们这是侵犯人权!违法的!”,一个留着络腮胡,手握长矛的人冷笑道:“嘿嘿!‘人权’?我们抓的就是七一五反军乱军分子!走!跟我们走!” 刘致远拉住路边的电杆,坚决不肯走,辩解道:“我不是七一五兵团的!你们抓错了人!”另一个拿着钢管,戴着八一红卫兵袖章的青年,指着刘致远的鼻子叫道:“你不要抵赖!有人认识你!你就是七一五兵团的!”这时,陆续围上来不少人。刘致远注意到其中有一个熟悉的面庞,是教“材料力学”的姓魏的年轻女教师。魏老师看到刘致远有危险,赶忙走上前对八一武斗人员说:“同志,你们真的搞错了,我认识他,他是逍遥派!你们不能抓他!”围观的人也齐声说:“他不是七一五的!放了他!你们不能乱抓人!” 两名八一武斗人员在众人的谴责之下,有点犹豫起来,正准备要放走刘致远,一辆解放牌卡车从后面开了过来,“嘎!”的一声停在刘致远身边。从车上又跳下两名八一武斗人员,拿着木棍气势汹汹地拨开围观人群:“对不起!请你们让开!让开!不关你们的事!不让开,对你们不客气了!”两人挤进来照刘致远腰上就是一棍,然后抓住刘致远就朝外拖,一面说:“你不要想抵赖!你就是七一五的黑干将!”。四个人推的推,拉的拉,不容分说,将刘致远跌跌撞撞硬抬起来,掼上了卡车。魏老师等人束手无策,只好眼睁睁看着全院著名的才子被抓走了! “嘟,嘟!”解放牌卡车慢慢开动了,扬起了一阵沙尘。刘致远无助地站在车上,手扶着车厢板。卡车掠过了美丽的校园,刘致远翘首向化学楼望去,心中念道:“静茹!你在哪里啊?你去了火车站了吗?对不起,我不能来了!车票还在我这里,你补张票先走吧,不必等我了!……”,刘致远伤心地掉下泪来。卡车掠过了他生活了五年的温馨的宿舍区。刘致远向自己的寝室二号楼望去,“小诸葛!你在哪里啊?宿舍桌子上还有一盘未下完的棋哩,棋盘右下角那块黑棋,究竟是‘死’是‘活’啊?……”卡车一直朝西开去,一路上又上了几个“俘虏”。车开到江东市无线电技术学校门口,停了下来。有人过来“哗啦”一声放下车厢后板。刘致远略微迟疑了一下,背后一个八一武斗人员喝道:“下去啊!还赖着干嘛!”说着飞起一脚,将刘致远从车上踢了下来。刘致远未及提防“啪”的一声,摔在地下,跌得鼻青脸肿,痛得他大叫“哎呀!”。 此时,无线电技校门内跑出来两个人来,将刘致远从地上拉起来,冷笑道:“嘿嘿!不要大惊小怪!这还没开始哩!”,其中一个掏出一条黑布,将刘致远的眼睛蒙上,又将刘致远双手用绳索捆起。“走!听我口令,朝前走!”刘致远眼前一片黑,不辩东南西北,只好摇摇晃晃,跟着声音迈步向前。他感到好像是走在一条窄路上,两边都是闹哄哄的“夹道欢迎”的人群。“来了!来了!”“七一五的俘虏来了!”“揍死他!揍死他!狠狠地揍!”“为牺牲的八一战友报仇!”。猛然,一阵乱棍打在刘致远的背上,头上,刘致远感觉到头上有湿漉漉的东西流了下来,痛得大声叫喊,跌跌撞撞朝前走。引路的八一人员不断喝道:“这边!这边!起来!不要装死!朝前走!”,这一段大概只有三十多米的路,足足走了十分钟。好不容易出了“欢迎”夹道,刘致远一头栽倒在地,心里想道:“完了!完了!吾命休矣!静茹哪,再见了!……” 学校大门口,赵新元站在远处,不动声色,看着刘致远终于被八一武斗人员抓上了卡车。他好像在这酷热的天气里,吃了一杯冰淇淋,心中感到从未有过的畅快。他掏出一包“大前门”香烟,抽出一支,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抬起头来,慢慢向空中吐着烟圈。他盯住慢慢散开的烟雾,一年多来的往事浮上了他的眼帘:“刘致远啊!刘致远!你一个小小的大学生,自称才子,屡屡算计于我,捉我于车站,斗我于高台,几令我九死一生!你卖弄聪明,花言巧语,夺我校花美人,令我痛彻肺腑!文革以来你替造反派出谋划策,却谎称自己是逍遥派,瞒天过海,逃避打击,自今你还没吃过什么苦头。可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此时此刻,你我狭路相逢,岂非天意?嘿嘿!天意要你也和我一样,尝尝皮鞭,棍棒的滋味!今天我终于报了一箭之仇!真是苍天有眼哪!”赵新元得意洋洋,向教师宿舍慢慢走去。 赵新元不经意地望着前面,通向教师宿舍的弯道。猛然回想起,去年六月二六日晚上那场撼人心魄的全院大批斗,是刘致远舍命报信,自己才躲过了造反派在弯道处的伏击,保存了一条性命!“照理说,刘致远,也是我的恩人哪?我这样出卖他,是不是小人的卑鄙行为?这,这,仇人?恩人?……”赵新元脸色发白,额头上沁出了冷汗。他又转念一想:“不,不,当时他不过是报了个信而已!是他们组织的批斗大会,那是他们的责任!哪里谈得上是什么恩人哪!” 想到此,赵新元又觉得良心还是坦然的。冷不防,他一抬头看到“力学教研组”的魏老师正迎面走来。赵新元心中一愣,觉得魏老师的目光,好像两把利剑,直刺自己的心扉!“难……难……难道她知道刘致远被抓,是我赵新元点的水?如果传扬出去,我就糟了!我将如何在同学面前自处?”赵新元慌忙躲开魏老师咄咄逼人的目光,转过身来,向马路对面匆匆避去。 正在此时,两辆投入武斗的八一派的“铁甲车”,正由西向东,走着“S”路线,呼啸着横冲直撞而来。正好与慌不择路,闯到路当中的赵新元迎头相撞,只听得“啪!”的一声巨响。赵新元来不及喊叫,头颅撞在了铁甲车前面十毫米厚的钢板上。人被弹起五~六米高,然后重重地摔到了地下。铁甲车也不停车,绕开躺在地下的赵新元,继续呼啸着向江东工学院大门冲去!……。
浏览(8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