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苏渝游士的博客  
茶余饭后,也谈国事。  
我的名片
苏渝游士
 
注册日期: 2016-05-17
访问总量: 82,01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武汉肺炎》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三,小说】
 · 元旦有感
 · 《武汉肺炎》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五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二,诗词】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笑
 · 春节风景
 ·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国民党败选
 · 卜算子 江南雪
 · 元旦感怀
【一】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武汉肺炎》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笑
 · 春节风景
 ·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国民党败选
 · 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市场经济”,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网络日志正文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十五回 2017-01-25 14:50:45

第六十五回,终文革华夏遍地留冤狱,探红陵静茹荒冢会幽灵, 江东工学院六六届毕业班的学子们,在整整延误了近两年以后,终于在武斗的硝烟中完成了毕业分配,陆续走上了工作单位。他们来不及聚会道别,拍一张毕业照,就连毕业文凭也来不及发(后来补发了)。一个个拿着分配通知单,仓皇逃离了血火纷飞的母校,发誓再也不愿意回到这令人伤心、恐怖的地方。他们当中多数及时去单位报了到,也有的同学,比如分配到四川、重庆的同学,因为武斗迁延不歇,铁路中断,又在家等待了近一年,到一九六八年九月才与下一届毕业生一起去报到。 一下子走了两届毕业生,招收新生又没有恢复,江东工学院里冷清了许多。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毛泽东的亲自领导下,仍然一浪又一浪,汹涌澎湃地继续向前推进。不过此时的文革的景象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刘致远们离开学校之前,也就是武斗结束以前,运动的外貌特征是“自下而上”。即发动红卫兵、造反派,由下而上,层层打倒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由此演出了“造反—镇压—平反—再造反”,庶民与权贵激烈对抗,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的悲喜剧。 武斗结束以后的文化大革命的基本特征,变成了“自上而下”。即先从党中央内部引爆震撼弹,揪出什么“反党集团”。然后依靠严密的党组织,各级掌权者利用清查所谓“反党集团”之机,由上而下整肃异己,打击迫害广大造反派、红卫兵。这一阶段长达八年,没有任何悬念和博弈。有权就是正确,站错队就要遭殃。虽然戏剧性远不如前一阶段,没有前一阶段“精彩”好看。但造成的冤狱之深重,手段之残酷,受害人数之众多,超过了前一个“造反有理,革命无罪”、轰轰烈烈的阶段。 比如,一九六八年开始,中央打倒“王、关、戚反革命集团”,导致清查“五一六分子”和“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一九七六年八月的“批陈伯达整风”运动。一九七一年震惊世界的“九一三事件”,林彪驾机出逃,坠毁在蒙古温都尔汗,随即掀起深挖“林彪反革命集团”运动。以及其后的“批林批孔”运动……在上述大大小小的运动中,以清查“五一六分子”和“清理阶级队伍”运动时间最长也最为惨烈。无数卷入运动的造反派干部、群众遭到了全面的,无情的报复和镇压。据估计,全国抓捕所谓反革命分子达一千多万,华夏河山冤狱遍地,遭受残害的无辜群众数量惊人,难以计数! 然而,隧道再长终有尽头,苦难再深亦有结束之日。时间走到了一九七六年,上天再也不能容忍毛泽东的胡作非为,发出了震怒。三月,吉林降下特大陨石雨。陨石铺天盖地,呼号之声几百里以外清晰可闻。落地的巨响和震波,震碎了无数居民住宅的玻璃窗。场面之宏大,威力之巨猛,如同原子弹爆炸一般。六月,唐山发生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大的地震。更如同数枚氢弹,在人口密集的“京、津、唐”地区引爆。顷刻间山崩地裂,城市,乡镇夷为平地,遇难民众数十万。三个月后,九月九日,文化大革命的始作俑者毛泽东终于在疾病和恐惧交加中去世。又仅隔一个月,以毛泽东夫人江青为首的“四人帮”覆灭。长达十年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终于用血泪画上了沉重的句号。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文革结束,弹指之间三十年就过去了。如今春风又绿江南岸,三十年之后的江东市已完全是另一番风貌了。宽阔的马路上汽车川流不息。马路两边座座高楼拔地而起。闹市之中商场林立,霓虹灯闪烁,“优惠价!”“折扣价!”“劲爆价!”“跳楼价!”……的广告琳琅满目。人民广场耸立着大幅的半裸美女内衣广告,尤其令人触目。当年的乱象惨况已经不复存在了。然而,昔日柳暗花明、月白风清、小桥流水,美丽温馨的江南小城也随风而去了。 就在繁华的市中心,伫立着一座高耸入云的江东环球大酒店。大幅的金色玻璃外墙在朝霞中闪闪发光。此刻,“中国化学工业协会”年会正在这里召开。 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江东环球大酒店内走出一位气质高雅的女士。她大约五十开外,身穿浅蓝色旗袍,脚穿银灰色半高跟鞋,体态端庄沉稳。一举一动不减当年绰约风姿。此人正是已在江东市消失了三十多年的江东工学院“校花”周静茹。此刻她亭立在朝霞映照的酒店门口,向“的士”招招手。立刻,一辆“桑德拉”出租车轻轻地停到了她的面前。她右手轻轻挎着一个大包,左手拉开车门,低头跨进了车厢。 “您好,阿姨!请问,您到哪里?”驾驶座上的年轻司机回首问道。周静茹应声说:“请送我去红卫兵墓园!”,“红卫兵墓园?”青年司机有点茫然地问道:“是不是电视上看过的,穿着军装,手拿小红书,高呼万岁,冲冲杀杀的红卫兵啊?”周静茹微微笑道:“是啊,差不多吧。”“可是,阿姨,实在抱歉!我不知道红卫兵墓园在哪里。”“这样吧,小伙子,你送我去南山公园吧!”“哦!阿姨,你早说南山公园不就行了?”小伙子一踩油门,“桑德拉”缓缓驶离了环球大酒店。 一路上,青年司机十分健谈,主动当起了导游:“阿姨,你是来江东旅游的吗?”“也可以说吧,我三十年没回来了。”“哦,三十年!太漫长了,比我年龄大多了。这几年江东变化可大啦,你肯定认不得老家喽!就说这南山公园吧,现在是个大型游乐场,新鲜玩意多得很,可不是原来模样喽!”周静茹注视着马路两旁七零八落的建筑工地,高低参差的脚手架,和忽上忽下的吊车,随口问道:“新鲜玩意?什么新鲜玩意啊?”年青司机介绍道:“有‘摩天轮’、有‘旋转木马’、‘过山车’……,尤其是那‘过山车’真是太奇妙了!太刺激了!坐上去那感觉,简直就像车要翻下悬崖一样,包你吓得尖叫起来!”。 正说着,桑德拉果然跳了起来。周静茹惊叫了一声,慌忙拉住窗子下面的把手,以为真的上了过山车,向窗外低头一看,马路上,一些衣衫褴褛的农民工,正在挖沟。司机慌忙换到低速档,扫兴地抱怨道:“整天就看他们吃饱了,没事干,挖了填!填了再挖!GDP倒是挖上去了,可这浪费就没法算了!”周静茹看着小司机笑了起来,觉得小伙子挺直爽,可爱,比三十年前的人们坦率多了。 正在此时,突然一股刺鼻的气味随风直扑进车里。周静茹赶忙捂住鼻子说:“哪里来的臭味啊?这么难闻?”司机说:“前面快到西门桥了,快关上窗门!河水臭得很!”。周静茹赶忙摇上窗玻璃。小伙子加大油门,屏住呼吸,快速冲过了西门桥。车过桥顶的时候,周静茹向河里匆匆一瞥,只见河水呈酱黑色。河上没有船,连浮萍也没有,死气沉沉,没有生命的迹象。她清楚地记得,三十年前她和刘致远曾到运河里学游泳,呛了几口水。虽然呛得不好受,可水在喉咙里是清甜的。现在眼前这股浊流难道就是有两千年辉煌历史,碧波荡漾的“大运河”吗?周静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一会,南山公园到了。周静茹跨出“的士”,一眼就看到了高高的摩天轮和过山车的轨道。一些儿童在旁边嬉闹。她连问了几个路过的年轻人,均没有人知道红卫兵墓园。最后,周静茹在一位公园门口晨练的老者的指引下,沿着南山公园外围,绕到了公园西南角。其实,红卫兵墓园就在人们的眼皮底下。人们却浑然不觉,好像历史上没有发生过文化大革命一样。 周静茹放眼看去,整个墓园呈长方形,四周被高达五~六米的石块砌成的围墙紧紧包围住。西面石墙上开着一个镀锌钢管焊接起来的小门。一把沉甸甸的锈迹斑斑的大铁锁,牢牢地锁着。门上还贴了好几道当地政府的封条,禁止闲人进入。犹如水浒传上描写的,江西龙虎山,上清宫张天师的“伏魔之殿”,要把这些红色妖魔,永远镇在这高墙之内,不让妖气外泄,以免再来危害人间。 周静茹远远地望见了铁锁和张天师符咒似的封条,大失所望。但她并不死心,走到门前,摇摇铁锁,看是不是真的锁了,又手握住钢管,向内张望。忽然,她发现铁门的右侧墙上竟然有一个坍塌缺口。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看样子是那些不怕“误走妖魔”的“洪太尉”所为。周静茹撩起旗袍,挎着包,小心翼翼从缺口跨了进去。 早晨的斜阳,将高墙长长的阴影投射在地上。红卫兵墓园内一片幽暗。高大的奇形怪状的树木,遮天蔽日。半人多高的荒草埋没了石板路径。一阵风吹来发出“呜,呜”的怪声。好像三十年前的红卫兵冤魂仍在哀哀哭泣,令人毛骨悚然。墓园占地约两千平方米左右(约合三亩),西高东低,形成几级梯形台地,共有八十余座墓穴,埋着一九六七年江东市武斗中牺牲的七一五派红卫兵和造反派组织成员。不算刘致远,人数刚好一百另八将。死者年龄最小的仅十四岁,最大的六十岁,三十岁以下的占百分之九十。 由于长年无人料理,一座座长满荒草,残缺不全的坟冢,正像当年武斗中开了花的头颅,分散在石板路的两边。墓前的纪念石碑和石塔大多已风化颓败,字迹模糊,但仔细分辨仍可看出当年稚嫩的豪言壮语。诸如,“某某烈士永垂不朽!”,“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不能丢!”“可挨打,可挨斗,誓死不低革命头!” 周静茹小心翼翼地分开荒草,沿着石板路,神经紧张地一一辨认着墓碑上的字迹,终于在石板路的尽头看到了一块长满青苔的墓碑。墓碑上面分明刻着“七一五红卫兵刘致远烈士之墓”。大概当年刘致远是第一个牺牲,第一个埋入墓园的缘故,其待遇要明显高于其它墓。用石块砌成的坟冢,基本完好。墓的右侧,稍远处,立着一座砖砌的四面形纪念塔,正面是毛体草书“死难烈士万岁!”,两侧分别是:“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背面还刻着一些祭文。 周静茹手扶墓碑,眼望墓冢,心潮起伏,轻声唤道:“致远!三十年了,我才来看你,你怪我吗?你的灵魂是否远去了,能听到我的呼唤吗?”说着,眼泪如断线珍珠潸潸而下。静穆了一会,她选择了一块地面,蹲下身来,拉开跨包,拿出一些香烛和锡箔纸折迭的元宝,摊在地上,划根火柴,点燃了起来。 随着火焰的升腾,墓园里弥漫起悠悠的香气。周静茹挥泪祈祷道:“致远,常听人说‘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现在都三十年了,你应该早已转世了。我祝你找到了幸福,永远脱离苦海!”祝祷完毕,周静茹从口袋里拿出当年与刘致远要求一同分配去边疆的申请书,和两张旧火车票。她泪眼模糊,恋恋不舍地再看最后一眼。火车票上的发车时间是:一九六七年八月十日十六点,运行区间是:江东市—→江州市,她不禁又想起红楼梦中“枉凝眉”的词句: …… 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 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周静茹觉得这申请书就是“水中月”,这火车票就是“镜中花”。“致远,我保留它们三十年了,泪以流尽。今天我就在你的坟前,交还给你罢!”周静茹决定斩断情丝,了断三十年的相思债!她拿起申请书和火车票,正要向火中丢去。 忽然,纪念塔背后,响起了一阵奇怪的笑声。“哈哈哈!妙文!真是妙文!小诸葛!真有你的!……”,笑声惊动了树梢上的乌鸦, “哇呀呀!”地大叫,扑扑啦啦惊飞了起来。周静茹惊得浑身汗毛直立,抬头向纪念塔望去。只见随着笑声,从纪念塔后面闪出一个人影,穿一身黑色西装,黑色皮鞋,打蓝色领带。高挑的身材,轮廓鲜明的脸庞。虽然已经两鬓花白,但这身影,周静茹是如此的熟悉!周静茹“嚯!”地站起身来,吓得向后连连退步,用手指着来人:“你,你,你是人是鬼?”。来人正要迈步走下台阶,看到周静茹,也敛起笑容惊呆了,站在纪念塔边犹如一座雕塑,一动不动……。 阳光洒进了墓园,清风摇动着荒草和树枝,发出“沙沙”的声音。来人回过神来,激动地叫道:“你,你是静茹吗?这是在梦里吗?我是人!是致远哪!我没有死!这都是误会!天大的误会啊!”周静茹听到致远的喊声,犹如晴天霹雳。三十年的思念,天地相隔,阴阳相阻,想不到劫后余生三十年,还能见面。周静茹满腹狐疑,激动得浑身颤栗。刘致远快步走下台阶,来到周静茹的面前。两人靠得很近,彼此呼吸相闻,心跳与共,四目相对,珠泪涟涟。周静茹忍不住叫了一声:“致远!”不顾一切地扑到刘致远的怀中,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久久地默不着声,似乎要在这梦境中永远地睡去……。 然而,脚边的火苗向上一窜,将他们惊醒。两人又触电般地分开了手,回到了现实。三十年哪!冷酷无情的时光,已经在两人之间划上了鸿沟。物换景移,如今孩子们都已成人了,一切都已经变了!往事已不可追!刘致远看到周静茹手上紧紧捏着什么东西,拿过来一看,是三十年前的申请书。他长叹一声说:“静茹!申请书没交上去吗?晚了,太晚了!”,又拿过两张火车票,看着票上的时间和到站,恍如隔世,悲怆地说道:“静茹,火车票还能用吗?这旧车票,还能登上你的客车吗?”二人相对无言,只有默默洒泪。周静茹说:“算了吧,还是让这断肠的‘水中月’‘镜中花’烧掉罢!”刘致远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申请书和旧车票在风中如翩翩蝴蝶,扑向了火焰……。 周静茹冷静了下来,指着坟冢问:“致远,当年的骨灰是谁的?这里面埋葬的又是谁?”刘致远说:“应该是一位无名的遇难者,当时几乎是一具裸尸。我把外衣给了他,是他顶了我的名,掩护了我,我才能活着出来!”说着刘致远回过身来,向着坟冢恭恭敬敬鞠了三个躬说:“老弟啊,谢谢你了!‘四人帮’早已覆灭了。残害你的人决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安息罢!”静穆了一会刘致远讪讪地问道:“静茹,你也是来开会的吗?”周静茹泪光盈盈道:“是”,“静茹,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你好吗?孔大哥好吗?”刘致远急切地问道。“还好,一言难尽哪!”周静茹不愿马上就谈伤心往事,她需要缓一缓气。于是他调转话头问道:“致远,你刚才在笑什么?三十年的误会令人心痛,有什么好笑?”刘致远说:“你来看!小诸葛写的祭文。”说着,拉住周静茹的手,绕到纪念塔的背面,指着一处说:“你来看,你来看!” 墓园里的碑文几乎都是当年的革命口号,只有小诸葛的与众不同。周静茹定睛看到: “烈士刘致远兄,吾之刎颈之交也。刘君博学多才,精通六艺,尤善棋艺,常与余对弈窗下。今君遇害仙去。余失奕伴,孤对棋枰,宁不痛乎?昔伯牙摔琴以酬知音。余今亦摔枰墓前,誓不奕也!然,余尚输兄三目棋,唯有他年与兄相会于泉下,再战三百回合,以决胜负也。弟葛承光,公元一九六七年八月十五日” 周静茹看了扑哧笑道:“这个小诸葛,全是他下棋惹的祸!你死了他都不放过,还要追你到地下下棋!”。笑了一会,周静茹告诉刘致远,她与孔振邦结婚第三年,孔振邦就因先天性心脏病去世了,留下一子,现已博士毕业,工作了。刘致远惋惜道:“唉,太可惜了!孔哥可是个有德,有才之人,大将之才啊!他走了,那可苦了你了!”周静茹说:“后来我母亲与台湾的舅舅取得了联系。舅舅是台湾‘炎黄化学公司’的董事长,正需要化工技术人才。我就去了台湾。近几年舅舅老了,公司就交给了他的儿子和我。”刘致远说:“哦,真没想到,你成了台胞了!怪不得我到处打听不到你。”周静茹说:“这一次我是来大陆考察,投资办‘炎黄分公司’的,刚好得到‘中国化学工业协会’年会的邀请。” 二人谈着说着,从围墙缺口处走了出来,回望这“红卫兵墓园”无限感慨。正在此时,一个中年女士从对面跑了过来,一面喊道:“明志!明志!你跑到这里干什么?害我好找!”。周静茹一看竟然是王夙雯。两姐妹久别重逢,自然是喜出望外。周静茹拉住王夙雯的手说:“夙雯,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漂亮,一点都没变,我该叫你什么呢?应该是刘夫人了吧?”王夙雯像小姑娘似的红着脸说:“哪里呀,老喽,周姐,我看你才一点都没变!”周静茹问:“夙雯,你刚才叫致远什么?‘明志’?这是怎么回事?”刘致远笑道:“呵呵,黄明志是我文化大革命中,被抓时,改的名,后来叫惯了,就改不过来了。”周静茹说:“文化大革命中改名的不少,什么‘捍东’、‘卫东’、‘要武’,不新奇。可你连姓都改了,这就有点稀罕了!”刘致远说:“我和那些人不同。他们改名是为了表示对毛主席的效忠。我可是为了保命,身份隐藏得愈彻底愈安全,说起来真是不堪回首啊!” 周静茹恍然大悟说:“噢,原来‘中国化工协会’新任理事长黄明志,就是你刘致远啊!老理事长吴云教授呢?”刘致远神情黯然地说:“吴教授去年去世了,享年八十五岁,就安葬在对面的南郊公墓里。今天我和夙雯就是来看望吴老墓的。听说红卫兵墓园就在附近,我就跑过来看看。”王夙雯在刘致远肩上打了一巴掌说:“好啊,明志,你真坏!为什么不带我一同看?难道你与周姐瞒着我有预约吗?”刘致远说:“哪能哪?一切都是缘份。我与静茹有此一面之缘,我岂能预料?至于红卫兵墓,你又不是江东工学院的,你不看也罢!不堪回首,不堪回首啊!”周静茹闻言,由王夙雯带领又去南郊公墓拜谒了吴云教授墓,行礼凭吊。想起吴云教授对致远的知遇之恩,和在文化大革命中的遭遇,三人不免又感慨一番。不觉太阳已经高升,十点钟“中国化工协会”年会就要开幕了。三人急忙一同打的,回到了环球大酒店。

浏览(40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