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苏渝游士的博客  
茶余饭后,也谈国事。  
我的名片
苏渝游士
 
注册日期: 2016-05-17
访问总量: 82,00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武汉肺炎》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三,小说】
 · 元旦有感
 · 《武汉肺炎》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五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二,诗词】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笑
 · 春节风景
 ·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国民党败选
 · 卜算子 江南雪
 · 元旦感怀
【一】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武汉肺炎》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笑
 · 春节风景
 ·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国民党败选
 · 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市场经济”,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网络日志正文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十六回 2017-01-26 11:28:24

第六十六回,承父志耀强盛会夸政绩,赋秉性致远华宴寄危言,五月的夜晚,江东市华灯齐放,小城显得更加妩媚。环球大酒店宴会大厅内,灯火辉煌,宾客如云、高朋满座。大厅东面靠墙两排长桌上摆满了精美的粤、川、鲁、淮、浙、闽、湘、徽各式中式菜肴,面饭主食和包子、饺子、饼、糕、汤圆、粽子等各种花样的中式点心,琳琅满目。西面靠墙两排长桌上摆满了法式、英式、意式、俄式、美式、地中海式,等各式西餐美味,以及日本料理,韩国料理,和面包、蛋糕、奶酪、布丁、三明治、披萨饼、意大利面条,等各式西式点心,应有尽有。大厅的中间两排长桌上摆满了品种齐全的新鲜水果,和含酒精的不含酒精的各类饮料。长桌之间摆布着一张张铺着洁白桌布的圆形餐桌。一些穿着白褂,戴着白布高帽子的厨师,现场摆开电气煎锅,按照客人的需要,当场表演煎炸,烧烤的绝活。整个会场熙熙攘攘,既像一个食品超市,又像一个大厨房。据说,这就是从国外传入的,风行一时的“豪华自助餐”。各位来宾和会议代表个个衣冠楚楚,红光满面,手托景德镇青花大瓷盘,穿行于“肉林酒池”之间,随意选择,各取所需,一面争先恐后地奔向热门佳肴,一面彬彬有礼地互相打着招呼。刘致远左手的瓷盘里装了三块红烧肉,一块法国牛排,三只饺子,半块意大利披萨饼,右手拿着一罐易拉罐青岛啤酒,朝墙角的一张大圆桌走来。一个星期以来,他在会议上碰到了好几位老同学,有江东工学院的也有清华大学的。个个见到他都是大惊失色,好像是遇到幽灵一样。待到说清情况后,彼此唏嘘不已,皆言,文革浩劫,红卫兵都是受蒙蔽,被利用,无论“保皇派”、“造反派”都是受害者,以往之事,不必再提了!刘致远走到桌旁。王夙雯看到他的盘中餐,笑了起来说:“明志,看你点的什么菜啊?红烧肉加牛排,饺子加披萨饼,土不土洋不洋的!”刘致远说:“哎,我就是要东方的西方的味道,都对比来尝一尝!”,刘致远说着放下瓷盘,忽听背后大叫一声:“致远兄!你魂兮归来了?”刘致远回头一看,只见来人端着满满两大盘菜,虽然腹部已明显发福了,头发也脱了不少,刘致远还是脱口喊道:“小诸葛!”。小诸葛放下餐盘,紧紧和刘致远拥抱在一起。这时,出席会议的江东工学院化611班的同学,张效于、顾得志、徐正洪……闻讯都聚到了圆桌旁。刘致远用力拍打着小诸葛的背说:“好你个小诸葛啊!我死了,你还不放过,你还要追到阴曹地府来和我大战三百回合啊?”小诸葛的眼镜滑落到鼻尖。他赶忙松开与刘致远拥抱的手,扶住眼镜,哈哈大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刘致远说:“会议开幕那天,我就去过红卫兵墓园了,拜读过你的大作。你给我的祭文啊!”说起“祭文”,引起大家对当年追悼会上热泪滚滚、悲愤填膺的场景的回忆。原来竟是一场误会。真挚的感情,犹如盘中的剩菜,全浪费了。感慨之余,庆幸之余,又全都笑了起来。小诸葛停下筷子说:“诸位老同学,不要笑!可知道当时我为什么那样写祭文么?”,徐正洪头发大部分白了,背也有点驼,已是名副其实的“老夫子”了。他指着小诸葛说:“噢?小诸葛,你又要卖关子了,你还有什么道理?”小诸葛说:“因为,当时我就怀疑,刘才子可能没有死!”老夫子说:“瞎吹!当时你怎么不说?现在你又来事后诸葛亮了。”小诸葛说:“开追悼会前,我去宿舍看了。我与致远下的那盘残棋还放在那里,一个子都没动。我仔细研究了棋盘右下角致远的那块黑棋,果然是活棋,没有死。所以我觉得致远兄还有活路!呵呵!”张效于正喝了一大口青岛啤酒,这啤酒气特别足,听了小诸葛的话,“扑哧”一声把啤酒像喷雾器似的从嘴里喷了出来,指着小诸葛笑道:“嘿嘿嘿,小诸葛你胡扯,又在编神话!”周静茹在旁边听了,倒当了真了,不断埋怨小诸葛,为什么当时不把这个发现告诉她。刘致远问小诸葛毕业以后,和现在的情况。小诸葛一下回复到三十年前愤愤不平的情绪,“唉!别提了,混得不如诸位啰!”刘致远听了,不便多问,坐下来吃红烧肉。小诸葛也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过了一会,小诸葛说:“你想,我当时被打成‘五一六份子’,判了五年刑。后来虽然平反了,一直限制使用,不能入党,不能提拔重用。我一气之下,就下海了,自己办了个小化工厂。十多年了!维持个温饱罢了。”张效于说:“你别哭穷,听说你那化工厂在云南发展得也不错嘛,好歹也是个民营企业家。我才是碌碌无为,虚度一生了!” 正在此时,主持人叫道:“各位请慢用!现在请我市市委书记杨耀强同志致词!” 杨耀强身着笔挺的黑色西服,打着鲜红的领带。所余不多的几根头发,染得乌黑发亮,从左到右稀疏地展布在头顶上。他笑容可掬地站在话筒前朗声说道: “尊敬的化工部李副部长,尊敬的化工协会黄理事长,各位省市领导,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这次全国化工协会年会,能在我市成功地召开,是我市的无上光荣!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向各位领导表示衷心地感谢。改革开放以来,我市经济实现了超常规、跨跃式的发展。GDP连续十年增长百分之十五以上,物价指数CPI保持稳定中有所回落,可以说是实现了,近追‘康乾’,远迈‘汉唐’历史上最好的太平盛世!” 听到这里,场内一片惊叹,唏嘘之声。“乖乖隆的咚!近追‘康乾’,远迈‘汉唐’!好大的口气呀!”“杨书记,真有‘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气概啊!”……。杨耀强面露得意之色,继续说道:“这其中,化学工业的发展功不可没!我们始终将发展‘大化工’,‘重化工’作为我市的支柱产业之一。在这里,我要向诸位透露一个特大好消息!台湾‘炎黄化学公司’总裁周静茹女士,已经决定在我市投资十亿人民币,设立分公司,兴建大型石化企业……”周静茹听了,皱起了眉头,对刘致远小声说:“这个杨克思!还是好大喜功!”小诸葛说:“静茹,真的吗?你把钱投到这里,放心吗?”周静茹说:“这只是个意向嘛!还在考察嘛!” “诸位,我市还制定了各种优惠政策,大力引进来自港台和世界各地的资金和人才!我们热忱欢迎在座的各位专家、学者来我市工作、创业。我们在工资待遇,住房方面绝对有优势哟……啊,啊,好了,不说了,李部长拿眼瞪我了,又要说我,做广告、挖兄弟省市的墙脚了!请大家慢用!祝大家愉快!哈哈哈!” 接下来是化工部李副部长做指示。刘致远红烧肉吃完了,用刀叉在盘里使劲割着牛排,一面问身旁狼吞虎咽的小诸葛:“杨克思什么时候当上市委书记的?听说他也是被划成‘五一六份子’的嘛?他怎么能重用?”小诸葛叹了口气说:“你这个刘才子啊!都三十年了,你怎么还跟当年吃烤鸭一样,什么都不懂啊?那还不是‘龙生龙,凤生凤’‘老子英雄儿好汉’那一套呗!我这个‘五一六份子’整整坐了五年牢,一天也不少!杨克思他那个‘五一六份子’,说是认罪态度好,免予起诉!你说,我怎么能与他相比啊!” 正说着,杨耀强端着一杯红葡萄酒,脸也与葡萄酒差不多红,满面春风地走了过来:“呵呵呵!诸位老同学,久违了!久违了!欢迎回到江东!来来来!共同干一杯!”大家都举起杯子说:“祝杨克思荣升!”杨克思笑道:“哪里,哪里,公仆!公仆而已!还是致远兄厉害,现在是我们化工界的科技领军人物,学术泰斗,不负当年才子之名啊!可我直到筹备这次会议,才知道黄明志就是你老兄啊,你真是真人不露相,大隐隐于朝啊!呵呵。” 刘致远笑笑说:“杨书记,什么学术泰斗,不敢当,过奖了!我还是个‘臭老九’罢了!”“咦!怎么这么说呢?”杨耀强觉得刘致远此言与当今盛世有点不合。他讪讪地转过身去,冷不防“当啷!”一声,碰了一下小诸葛的杯子说:“来,我们两个冤家干一杯!小诸葛啊,三十年了,你牢骚还没发完吗?刚才我听你翻旧帐说什么‘老子英雄儿好汉’?”小诸葛笑道:“杨克思啊,三十年了,你还是那么敏锐,阶级警惕还是这么高啊?”“哈哈哈!你误会了!当年相争,你小诸葛是对的。现在我党早已宣布取消阶级斗争了。你小诸葛也是云南有名气的民营企业家了,现在也欢迎入党啊!‘血统论’早已不存在了!”小诸葛说:“承蒙你三十年后的夸奖,‘我是对的’,可无论对错,赢的始终是你呀!取消阶级斗争的确是邓小平的远见卓识。可主动权,解释权都还在贵党手里嘛。说不定哪一天,又出了个‘伟大领袖’,他说要恢复阶级斗争,那还不是易如反掌?”杨克思一仰头喝下杯中的葡萄酒说:“啊,啊,你多虑了!这可是党做了决议的,岂能随意改变?”“哈哈哈!”小诸葛突然放声大笑,也一饮而尽说:“贵党的决议?发动文革、打倒刘少奇、立林彪为接班人,贵党哪回没有决议啊?”大家看他二人争得好笑,老夫子说:“算了,算了,吃菜!吃菜!你们二位三十年不见,见面就又吵,还是和谐为贵罢!” 此时,主持人拍着手,高声叫道:“诸位请静一静!下面请中国化学工业协会理事长,清华大学化学教授黄明志先生致词。”刘致远应声放下餐盘,快步走到台上麦克风前说: “各位来宾,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几天来,关于协会的工作,学术交流已经很充分了。我就不再啰嗦了。今天是聚会漫谈。我想借此机会谈点此次重返江东市的感想。”大家听了,觉得是个轻松的好话题,会场安静了下来。杨克思一听刘致远说要谈对江东市的感想,颇为高兴。他估计,肯定是江东市这几年的变化巨大,触动了刘才子,令他不得不服,故而要称赞几句,在老同学面前表示自己的大度和公允。于是他满脸笑容,急忙返回主席台,站在刘致远旁边,拍着巴掌说:“好,好,好,欢迎老同学,黄理事长对我市工作提出宝贵意见!”刘致远看了杨耀强一眼,开口说道:“诸位,我这次重返江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三天前我有幸去了江东市的红卫兵墓园!” 顿时,会场内窃窃私语起来,“什么?红卫兵墓?”“在哪里啊?我怎么没听说过呀?”……杨克思没想到,刘致远会在这样的会上提起红卫兵墓园,站在一旁茫然地看着刘致远。刘致远提高声音说:“据说全国保留下来的红卫兵墓园极少,只有一两处,不容易啊!能够保存下来,要感谢江东市的党政领导,他们做了一件大好事,功德无量啊!”。刘致远向杨克思点头示意,继续说:“我估计,在座的各位大多数是六〇、七〇后的青年,对文化大革命,红卫兵印象不深。可那里埋葬着一百〇八位我们的同龄人哪!而且这只是当年惨死的红卫兵的一小部份。三十年了!地狱沉沉,凄风苦雨,无人问津。他们的青春,他们的生命像一只只蚂蚁,没有一分一厘的价值。他们冤哪!当然,悲剧的原因可以说基本真相大白了,在此不必赘说。可我想说的是,毛泽东在去世之前说过,‘文化大革命以后还要搞多次,隔七,八年就要来一次’。这骇人听闻的预言,犹如‘埃及法老的诅咒’,我们有能力让这恶毒的诅咒失效吗?不错,三十年过去了。大规模文革并没有再来。可是解放以来我们经历了数不清的政治运动,不都是与文化大革命一脉相承的吗?所以,以后再来文化大革命的话,肯定不会再叫‘文化大革命’了,规模和时间也不一定都是十年浩劫了。这样看来,我们不觉得,文革以后三十年来,其实我们又经历过了一两次了吗?” 刘致远此言一出,举座皆惊。“啊,又经历了一,两次文化大革命?”“有这事吗?”“我怎么没感觉到啊?”……刘致远越说越激动,挥着手说:“诸位,仔细反思反思罢!所以要摆脱始终缠绕着我们的,毛泽东的临终诅咒,绝非易事!……”杨耀强听着,听着,感到十分扫兴。他伸手拉过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端起盘里的美味鲍鱼和北京烤鸭,慢慢地品尝起来。正在此时,靠门口的清华校友聚集的一张圆桌旁,忽然走下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蹒跚学步,向主席台走来。王夙雯发觉急忙喊道:“小俊!快回来!不要乱跑!”小男孩旁若无人,一面摇摇摆摆走着,一面伸出两只小手叫道:“爷爷!”全场代表觉得好奇,哄堂大笑起来。刘致远一把抱起小男孩,继续大声演讲。“十年浩劫那样的文化大革命,估计我们这一辈是不会再看到第二次了。可在座的青年一代呢?还有你们的下一代,我们的孙子辈呢?”刘致远激动地将小孙子高高举起,“不让他们再经受文革的摧残?不让他们再走进红卫兵坟墓?我们有把握吗?!”…… 盛会结束了。本来极尽欢乐的气氛,忽然变得阴云笼罩。人们被刘致远的比喻“法老的诅咒”所震骇,默默沉思着散去。刘致远、王夙雯一起回到江东工学院校友聚集的圆桌旁。杨耀强也跟着走了过来。他拍着刘致远的肩说道:“致远兄,你还是那样直率、慷慨、忧国忧民啊,真是秉性难移啊!可是,你太过悲观,要多看当前的大好局面嘛,何必纠缠过去呢?要向前看嘛!”刘致远不由得想起当年在北京“全聚德”吃烤鸭的情景,说:“是,是,是,我要向你杨克思学习。”杨耀强低下头来,又摸摸小俊的头说:“这是你的孙子吗?好福气啊!这么聪明的孩子,将来一定前途无量,哪有红卫兵之灾啊!你这样说,他的奶奶,你的夫人是要生气的!对不对,王夙雯教授?哈哈哈!”刘小俊不解地望望杨克思,然后跑到了周静如的身边。这时徐正洪老夫子风风火火跑了过来,说:“各位老同学,请留步,刚才我查了会议登记册,这次我们江东工学院化611班的同学基本到齐了。三十年前大家走得实在狼狈,也是我这个团支部书记失职,连个毕业合影都没照。现在正好补上!”大家都拍手,齐声赞成。个个整整衣服,梳梳头发,尽量想找回一点年青的感觉。这时,又有几个校友聚拢了过来。小诸葛问老夫子:“真的人齐了吗?”老夫子说:“对啊,我刚查过了。”“有一个人你没查到吧?”“谁?”小诸葛说:“瘦猴,钱成根啊!”提起钱成根与机械系的谭世宝在铁甲车里的惨死,大家不免又唏嘘一番。随着闪光灯一亮,一张迟到三十年的毕业照,收入了信息化时代的数码相机之中,少了一个钱成根,多了一个来宾王夙雯,还有一个牙牙学语的刘小俊(全书完)

浏览(38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