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列颠地主的博客  
I am a Chinese, living in the UK, majoring in engineering, and interested in Chinese culture  
我的名片
不列颠地主
 
注册日期: 2015-08-24
访问总量: 308,41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借死人来整活人
· 台湾选举后国民党的活路在哪里?
· 新年第一炮,伊朗吃个哑巴亏
· 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
· 美国成立太空军的理想很丰满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6补)
· 祝贺英国保守党胜利,脱欧即将完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旅游】
 · 中国兰州之行
 · 八月份陕西宝鸡行
【非原创博文】
 · 粟裕将军指挥的豫东战役
 · 许世友、粟裕在济南战役中的角色
 · <转载> 抗日战争中的“铁军”
 · 谁说张灵甫将军不是抗日名将?
 · 夫置之死地而后生---特种兵野战实例
 · 书评: 《大清相国》
 · 关于中国和印度的‘藏南’之争
 · 名家说戏: 陈素真的豫剧《宇宙锋》
 · 专家评戏: 梅兰芳的唱腔点滴
 · 看京剧名家怎样吐槽
【热点时事】
 · 借死人来整活人
 · 台湾选举后国民党的活路在哪里?
 · 新年第一炮,伊朗吃个哑巴亏
 · 祝贺英国保守党胜利,脱欧即将完成
 · 谁来给民主的香港擦屁股?
 · 马蜂窝里乾坤不大
 · 香港区议会选举不值得大惊小怪
 · 解析一下美国国会的《香港人权与民
 · 香港社会各阶层态度的初步分析
 · 香港暴乱,到了秋后算账时
【英伦风光】
 · 跟踪、记录‘昙花一现’过程
 · 昙花开
 · 叶落归根好,好沉重
 · 魚翅瓜
 · 初游马德里
【工程学】
 · 美国成立太空军的理想很丰满
 · 一句话捅了马蜂窝
 · 聊聊飞机的可靠性
 · 一则有关中国技术引进的往事
 · 干它一票,迎接 WTO
 · 再谈大飞机的制造技术
 · 面条是如何做成的 (二)
 · 面条是如何做成的 (一)
 · 谈谈"3D打印"技术
 · 侃侃航空发动机的难度
【艺术】
 · 《都挺好》揭示的社会问题
 · 古诗赏析 (9) 春夜喜雨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八: 《西厢记》中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七 张派名剧《西厢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六: 生活不是绯闻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五: 张派青衣的一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四: 关于"十旦九张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三: 张派青衣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二: 旦角的花衫
 · 闲谈京剧流派之三十一: 王派名剧《
【文史】
 · 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6补)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5)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4)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3)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 (2)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 (1)
 · 30年后再读一下‘四二六社论’
 · 五四到六四,国家的执行力的变化
 · 长春战役中解放军的战争资源分析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网络日志正文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七 张派名剧《西厢记》 2017-04-01 22:09:02


前回书中,地主将张君秋先生的张派唱腔的形成划分为三个阶段,其实也是一些粗浅看法,见仁见智,认不得真。但张派唱腔的辉煌却是因为这几个私房戏,现在不也在提倡“自主创新”吗? 从今开始,地主来捋一捋这几出私房戏,从《西厢记》开始。

《西厢记》的剧本源于元代。 话说某朝某代之崔姓相国亡于任上,崔相国之女崔莺莺与其母在扶柩由京城返回故里的途中,暂住一寺院。崔家也算是曾有恩于该寺院,寺院主持长老便将崔家一众人等迎入西厢房,由于女眷居多,老夫人特别吩咐禁止闲杂人等进入西厢别院。恰在此时,一位进京赶考的青年才俊张珙也正巧路过该寺院,并与莺莺小姐和侍女红儿巧遇于大佛殿。这张生垂诞崔莺莺的美貌和气质,主要是气质,遂买通寺院主持,假称要寻一个安静地方温习功课,也就由外面的客栈搬到了西厢房的一间小屋里住下了。再说这崔小姐己是思春的二八佳人,正在为老夫人安排的舅表姻缘而闹心,如今见这张珙也长得人模狗样的,还能吟诗作对,也早已暗自心中爱慕。这张公子于西行长安的路上在此停留,原本是想去看望一位在此地做守备军务的老朋友,不想邂逅相遇崔莺莺,早把朋友之事忘了,只想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说不准灵感受些刺激,能够憋出两篇好文章以备考取功名。呵呵! 重色情友啊! 

机会来了,要惠顾这位有准备的人。红颜招祸水,当地一伙响马山贼突然围住寺院,要强娶莺莺做压寨夫人。寺院一众人等束手无策,崔老夫人和小姐早乱了方寸,小姐尽管是不情不愿,也愿意牺牲个人以保全大家的平安。老夫人则仍希望能想办法保全女儿,于是央求众人相助,不料竟无人应声。唉! 地主忍不住叹道,世风没落并非始于我朝啊! 一千多年前的老太太落难时,就没人愿扶一把了。无奈之下,老夫人急中生智: “有退得贼兵者,愿将女儿终身相许"。一言未住,便听得人群中一声断喝: 小生张珙有退敌之策! 于是乎,草就一封书信,由武僧杀出围困投于那位守备将领,兵到匪退。直把个莺莺小姐感动得:看他弱不禁风似的,一枝笔竟胜过百万雄兵哪! 子曰,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小奴家终身有靠也!

这一天,老夫人在西厢里安排酒席,由女儿作陪,着丫环红儿单请张生赴宴,自有安排。这张生、莺莺、红儿,眼看着老夫人要兑现诺言,心里想,这喝过交杯酒就戒指枚槐红地毯进入哈尼蒙了,一个个喜不自禁,如沐春风。那曾想,那崔老太太许愿快,毁约也快,一句话,让张生莺莺二人兄妹相称。也真是的,这不是老人变坏,确是坏人变老了,张生惊气之际恰如五雷轰顶,三杯酒下肚,酒不醉人人自醉。乘兴而至,败兴而去,从此一病不起。这崔老夫人毕竟是妇道人家,见张生染病,自觉得理亏于人,倒也是不由得心生侧隐,竟命红儿前往探病。由此,红娘传书,明修栈道;莺莺翻墙,暗渡陈仓。别看莺莺每每出场时体态啊娜,金莲碎步,关键时候也是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巫山走。如此这般,终于被老夫人看出了门道,眼见得女儿从神态到身材竟变化了许多,想这生米一定是早进了高压锅了。于是铐问红儿,终于得知实情,无奈之下只得允婚,又于心不甘。于是,言称不招白衣婿,一定要张生考取功名后才能完婚。小两口儿由不得自己,长亭话别,依依不舍,莺莺小姐一段“反二黄",送夫君西行。

这出戏中张君秋先生饰崔莺莺,是他的代表作,正宗的张派私房戏,在剧中以念白和做功准确地塑造人物,更是留下了几段经典的唱腔,配上张派伴奏,堪称青衣唱腔的巅峰之作的。

就剧中人物角色而言,其中有架子花脸和老生 (即戏中的武生和寺院院长) 是为了剧情之需,没什么戏份。崔老夫人属老旦行,也未安排重点唱段,只是把故事串起来,缺她不得。但丫环红儿却是主要人物之一,属花旦行当。地主以前侃荀派和梅派时专门介绍过这“红娘"一名的来历和著名青衣杜近芳在与张君秋搭档时的上乘表演,这里就不再废话了。倒是这位张珙属于小生行当,当年和张君秋、杜近芳两位名角搭档的是叶盛兰先生。叶先生出身于京剧世家,他的小生唱腔和姜妙香的小生唱腔以地主听来十分接近,而叶盛兰更是成功塑造了周瑜、吕布、罗成、张珙、许仙等一系列文武青年,按眼下的说法,是标准的”小鲜肉" (这个词咋这么恶心呢)。

值得一提的是,戏曲、诗词等都属于文学音乐艺术的特定表现形式,共同特点是“文以载道”,有歌颂有批判,立场鲜明,都多少反映了一定社会背景下的某些值得思考的主题,并且以多种艺术元素去表现它。按地主的说法,一边提供艺术观赏,一边也构建和谐社会。由此,个人觉得,除了关注唱腔之外,还是要留心唱、念、做、舞,构成一个完整的艺术整体,乐趣会更多,且更有思想性。当然,地主也得承认,好的唱腔是戏曲的灵魂。

咱下回再谈唱腔如何?


浏览(609) (1)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4-03 20:48:37

岌博说得是,演义就是图个好玩,当不得真。据张爱玲介绍,这个故事是有出处的,不过,却是个始乱终弃的悲剧。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万湖小舟1 留言时间:2017-04-03 20:45:17

欢迎小舟光临。“闲谈” 中免不了谬误,具体情节还是以原著为准。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4-03 08:47:48

故事是个好故事,只是较不得真儿,想那守备离寺院有相当距离,否则听得喧哗,早就拍马赶来了,山贼发现有人突围而出,当想到是寻救兵,为何不立马攻打寺院,掠得美人归,反而等着守备带兵来坏好事,莺莺一双红莲,状如弱柳,因了红娘牵线,即可爬树翻墙如履平地,全因剧作者是张生的舅舅!哈哈。

以前看过戏本,一目十行,只捡故事情节看,什么腔,什么调,全不在意。就因没有那个耐性,没进过戏园子正儿八经地听几段。若知地主在此摆摊说戏,当年好歹也要听几戏,为和地主琴瑟相和。

回复 | 0
作者:万湖小舟1 留言时间:2017-04-02 20:19:34

西湘记是这么一桩爱情故事啊。刚从你的文章里知道。几十年来一直听人讲"西湘记","西湘记",就没有好好去探个究竟,太惭愧了。跟读你的系列,跟定了,长知识。

回复 | 0
共有4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