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木心的博客  
点点痕迹,只为曾经低头凝思观照自己的生命.....  
我的名片
木心
来自: 香港
注册日期: 2008-08-07
访问总量: 118,48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我们走过的香港(5):石澳 ---
· 我们走过的香港(4):石澳
· 我们走过的香港(3):滘西洲公
· 我们走过的香港(2):浪茄湾
· 我们走过的香港(1):塔门
· 老六的廣東話,一百年也講不好了
· 心上长满了草, 自己拿把刀割割(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回首来时路(1)】
 · 一地鸡毛 (2003.12.15)
 · 我的又穷又馋的童年 (2009-11-01 1
 · 曾和方静有缘
【回首来时路(2)】
 · 一顿年夜饭
 · 农夫和孩子
 · 屋檐底下的风景
【明月松间照(1)】
 · 秋风起,想起谁?
 · 我的朋友Sunny
 · 想念一个有趣的人
 · (转载) 我有明珠一颗──听星云大师
 ·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
 · 工作着是美丽的
 · 人生本来就是临时的
【明月松间照(2)】
 · 晒一晒我们的童年(2):阿花
 · 晒一晒我们的童年(1):大阿姐
 · 大阿姐素描12则(下)
 · 大阿姐素描12则(上)
【万水千山情】
 · 歌声伴我心
 · 假领子及海上回忆录
 · 赤道上的兰卡
【香岛百态录】
 · 我们走过的香港(5):石澳 --- 续
 · 我们走过的香港(4):石澳
 · 我们走过的香港(3):滘西洲公众
 · 我们走过的香港(2):浪茄湾
 · 我们走过的香港(1):塔门
 · 忏文举处罪花飞
 · 最好的人間愛情 (2009-10-13)
 · 天杀的甲流感
 · Grace Bridge (1) 2009.6.8
【香港微博】
 · 老六的廣東話,一百年也講不好了
 · 心上长满了草, 自己拿把刀割割(我
 · 住在屯门又怎样?(2010年10月16日
 · 替邓小平画圈
 · 这样的中秋夜
 · 两财迷小儿
【家庭趣事记】
 · 老六的廣東話,一百年也講不好了
 · 写在结婚14周年纪念日 (2011年8月
 · 花草人生 (2010年10月26日)
 · 妈妈,我也要让你为我骄傲!
 · 壁虎精
【书影艺文录】
 · 和儿子一起学习富兰克林 (写于2010
 · 童话童真---儿子的作文之一 (繁体
 · 儿子的作文之二
 · 儿子的作文之三
 · 只有一个赵志刚
 · 北岛:在香港诗意地栖居 (上)
 · (轉載)深陷財困泥沼 加州漸失金色
存档目录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8/01/2011 - 08/31/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11/01/2009 - 11/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07/01/2009 - 07/31/2009
06/01/2009 - 06/30/2009
12/01/2008 - 12/31/2008
10/01/2008 - 10/31/2008
09/01/2008 - 09/30/2008
08/01/2008 - 08/31/2008
网络日志正文
假领子及海上回忆录 2008-12-05 03:25:25

 

    快下班时,张总说,在内部系统发了个好玩的东东给我。一看,原来是天涯上有主写的关于上海文革前后岁月的回忆。我快速浏览,一个假领子不禁让我哑然失笑。哎呦,是上海男人,从都市到乡村谁没有戴过那玩意儿?记得我的诸位姨父,爸爸,大阿哥,小阿哥,都各领风骚,有过不同的假领子。现在的小孩,大约想象不出,假领子是什么东东?简言之,就是一件衬衫的最高部位,没有袖子,却可以像穿衣服一样穿过胳肢窝,也有钮扣,三粒正好扣住脖子下面约两寸光景的地方。人们笑话上海男人戴假领子,是因为,一个笔挺漂亮的假领子下面,可能是一件破棉毛衫,可能是一件暗旧的卫生衫。上海人真好面子啊!很多外地人略带嘲讽地谈论我们的假领子,连带着轻视一下已经被贴了标签的上海男人。

 

    我其实不算真正的上海人,虽然我是真正的上海本地人。记得那年从嘉定去上海读大学,许是一份年轻的虚荣吧,我和一个同伴不约而同改了乡音,说起正宗的上海话。上海话和嘉定方言是不同的,那嘴型更婉转,那音调更柔曼,女孩子说起来也是很嗲的。我也佩服了自己,说改就改了。虽然上班后,我的一位姚姓法官师傅经常要我来几句嘉定话,说是听着像炒硬夏豆(晒干的蚕豆)。

 

    曾有一段时间,有些上海人真的是看不起一切外地人的,所有非上海市区的人,都被斥为乡下人,自然包括我这一类的。93年在东方广播电台实习时,我曾经在自忠路向群的小房子里住过几个月,那楼上楼下的上海人邻居,就是这样教育自己的小孩的,不好好读书,只好做乡下人。一切的清洁工,收破烂的,摆小摊的,推小车的,倒马桶的,我的邻居都称为乡下人。每个周末我回嘉定,弄堂里的阿婆就会笑咪咪:“回乡下了?”是啊,我是回真正的乡下呢,有小河,田野,水桥,油菜花香的乡下呢。但我的很多同伴不是的,他们回的嘉定,在城厢镇,也是高楼,煤气灶,抽水马桶,哪里像上海的石库门房子还要自己倒痰盂啊?所以称他们乡下人,自然有点委屈。青春时代的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有时是很木知木觉的,包括邻居对我的态度。直到有一天,楼上一位弄堂人民教师以十分傲慢的眼神瞥我,她儿子以十分无礼的脚步声,撒尿声,在我头顶(隔着一个薄薄的地板啊)肆无忌惮,作威作福时,我怒发冲冠了,在他们又一次在我头顶地震,奔跑下楼时,我铁着脸说,你们真不如乡下人。

 

    后来,我又住过唐山路的三层阁,以及金陵路的亭子间,一住几年,真正融入上海人的市井生活后,我的心反而温暖和宽容了。也许我后来碰到的大部分是芳邻。那个永远把我当自己孩子一样的汤阿姨,在我下班后懒散地什么也不想做的时候,端来热藤藤的饭菜,那精致的上海菜饭,目鱼大烤,罗宋汤,就是一把花生,都要装在漂亮的带花边的小碟子里。

 

    有一天,阿姨过来聊天,说起隔壁弄堂那位总是衣冠楚楚的老先生时,突然蹦出一句:伊是个老克拉啊!我惊讶地合不拢嘴,阿姨阿姨,什么意思吗?老柯拉是啥西洋镜?诺,就是英文的“颜色”翻译过来的呀,讲伊好色嘛,解放前头就这样叫伊的。

 

    阿姨淡淡的一句,却奇怪地改变了我对这座城市的感觉。这座城市,有点傲慢,有点小气,却又有点神秘,有点雅致,有点洋气,好像一个你看不透的女人,带点香艳,却不轻佻。经常是夏日的午后,阿姨会在隔着布帘的厢房里,漫不经心地涂着指甲油,嘴里哼着周旋时代的小曲,有时还会过来帮我涂。有几次老木回来时,带了相机给我们拍照,阿姨必定说:等等我啊,换件衣服。再出来时,哪里只是换了件衫,必定青山绿水,眉画了,嘴涂了,头发也定了型了。

 

    从此,我记忆里梦里的上海是不同颜色的了。今夜在灯下,猛回首,啊,居然十年了,我何时这样轻易地抛弃了她呢?我居然这样轻易地抛弃了她!我曾刻骨爱着的女郎!

 

    总有淡淡的失落,失落于十年里我茫然错过的日子,失落于那些我骑着单车去兰心大戏院,去文化广场,去作家书屋,去衡山路,甚至邯郸路,那一杯清咖,一卷书,一部戏,一次倾谈就满怀快乐的青春年华。

 

    很想跟老总说,那个假领子,在我哑然失笑后,我更以为那是在没法好好过日子的年代里,上海人仍然顽强地,想要寻找一丝体面,一丝精致,虽然,也带着一丝酸楚。

 

 

 

浏览(937) (0)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海云 留言时间:2009-08-08 05:15:50
椰子评得好!

这句也很精辟!

“更以为那是在没法好好过日子的年代里,上海人仍然顽强地,想要寻找一丝体面,一丝精致,虽然,也带着一丝酸楚。”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08-12-09 15:02:09
I really love this article, the tone, the taste......it is beautiful, especially this: "从此,我记忆里梦里的上海是不同颜色的了。今夜在灯下,猛回首,啊,居然十年了,我何时这样轻易地抛弃了她呢?我居然这样轻易地抛弃了她!我曾刻骨爱着的女郎".
回复 | 0
共有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