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我的名片
百草园
 
注册日期: 2008-11-09
访问总量: 4,224,96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来访 谢谢留言!
版权所有 转载需征得博主同意!
最新发布
· 获奖散文:冰糖葫芦
· 走入美国教育16:美国孩子的打工
· 获奖小说:《西嫁娘》
· 走入美国教育15:利用学校资源
· 走入美国教育14:望子成龙--女儿
· 走入美国教育13:生日爬梯的变迁
· 走入美国教育12:加拿大野生动物园
友好链接
· 阿黛:惠风山庄
· 在水一方:在水一方的博客
· 林贝卡:林贝卡
· 转悠:没事瞎转悠
· 写点儿什么:写点儿什么的博客
· 快乐小店:快乐小店的博客
· 冬青:冬青的博客
· 虔谦:虔谦:天涯咫尺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 山梓:山梓的博客
分类目录
【走入美国教育 I】
 · 走入美国教育9:孩子需要督促写作业
 · 走入美国教育8:妈妈,我什么时候可
 · 走入美国教育7:飘游在西方世界的中
 · 走入美国教育6:可爱的复活节兔子
 · 走入美国教育5:美丽快乐的牙仙子
 · 走入美国教育4:万圣节拾趣
 · 走入美国教育3:教育,为了每一个孩
 · 走入美国教育2:校车·阅读·图书馆
 · 走入美国教育1:初遇美式教育评估
 · 《走入美国教育-- 藤儿藤女成长录》
【走入美国教育II】
 · 走入美国教育16:美国孩子的打工和
 · 走入美国教育15:利用学校资源
 · 走入美国教育14:望子成龙--女儿学
 · 走入美国教育13:生日爬梯的变迁
 · 走入美国教育12:加拿大野生动物园惊
 · 走入美国教育11:渴望宠物
 · 走入美国教育10:美国初中卫生课
【乖女憨儿(3)】
 · 教育,为了每一个孩子
 · 学前班和它开启双眼的阅读
 · 美国学前班入学评估
 · 谈对孩子学习的引导
 · 美国初中卫生课
 · 儿子今天高中毕业
 · 爱深深,儿子做晚饭(组图)
【乖女憨儿 (2)】
 · 美国高中的节日闹剧(组图)
 · 儿子浅谈美国政府和宪法运作
 · 美国高中物理课的小项目
 · 美国孩子一生一次的舞会(图)
 · 可爱的复活节兔子
 · 美丽快乐的牙仙女
 · 渴望宠物(续完)
 · 渴望宠物
 · 生日Party的变迁
 · 爬天梯---儿子拿驾照
【乖女憨儿 (1)】
 · 儿子今天考SAT
 · 望子成龙--儿子学艺
 · 望子成龙--女儿学艺(下)
 · 望子成龙--女儿学艺(上)
 · 走访美国名校—儿子看大学
 · 妈妈,我什么时候可以有男朋友?
 · 孩子们心目中的快乐时光
 · 女儿的青蛙故事
 · 孩子们的圣诞老人
 · 这样的卫生课
【女儿的婚礼】
 · 那场美丽的婚礼:婚礼花絮
 · 那场美丽的婚礼:美丽的婚礼
 · 那场美丽的婚礼:Rehearsal晚宴
 · 那场美丽的婚礼:抵达Grand Teton
 · 那场美丽的婚礼:婚礼的筹备
 · 那场美丽的婚礼:习俗和选择
 · 那场美丽的婚礼:相爱到订婚
 · 那场美丽的婚礼:妈妈的感慨
【77级的故事】
 · 77级,海外游轮聚会(下)
 · 77级,海外游轮聚会(上)
 · 77级,最后的大字报
 · 77级,江二哥有缘“小屁孩”
 · 77级,我的第一张火车票
 · 77级,“书”写往事
 · 今年我们重相聚—77级同学聚会
【出版的书籍】
 · 《走入美国教育-- 藤儿藤女成长录》
【美国生活(9)】
 · 今天威州是“北极旋涡”
 · 昂贵的公司节日晚餐
 · 我的第一位英语老师
 · 旧金山, 情丝万万千
 · 感恩2018
 · 银湖沙戈国家公园-银湖篇
 · 银湖沙戈国家公园-沙漠篇
 · 威斯康辛·冦勒
 · 为“吃”几番竟折腰
 · 枝繁叶茂百草园
【美国生活(8)】
 · 芝加哥植物园
 · 芝加哥,不同凡响的城市
 · 玩嗨了,Pokémon Go
 · 枪,让子弹飞
 · 加拿大野生动物园,惊魂一刻
 · 美国生活,简单多彩
 · 咋总赶不上点儿呢?
 · 跟你分享人生的黄金时段
 · 一封职场告别信
 · 美国做义工,中国学雷锋
【美国生活(7)】
 · 国内亲友来美国购物
 · 隔海难孝父母恩
 · 当年公子哥,今日才情郎
 · 感恩2015
 · 二人世界佛州行(下)
 · 二人世界佛州行(上)
 · 不懂美国医疗系统的一场虚惊(下)
 · 不懂美国医疗系统的一场虚惊(上)
 · 接受美国警察的调查
 · 向911呼救
【美国生活(6)】
 · 新年快乐,家宴待客
 · 美丽的家园
 · 索要甜点,美国人就是这样长胖的
 · 冰天雪地----2014
 · 珍惜生命、享受亲情
 · 新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请问你老公的性别?(纪实笑话)
 · 鲜花☆美酒☆佳肴
 · 老爸也要玩电脑
 · 请你站到讲台上
【美国生活(5)】
 · 美国变穷了?还是时代变了?
 · 我们去吃麦当劳!
 · 秀秀俺的新玩具
 · 孩子多大出国留学最好?(四)
 · 孩子多大出国留学最好?(三)
 · 孩子多大出国留学最好?(二)
 · 孩子多大出国留学最好?(一)
 · 请你自己烤牛排(组图)
 · 回首2012
 · 美丽的房子,幸福的人生
【美国生活(4)】
 · 芝加哥-北国饭店 烧烤-远足
 · 浅谈美国的医疗系统(下)
 · 浅谈美国的医疗系统(中)
 · 浅谈美国的医疗系统(上)
 · 有朋来自远方?(图)
 · 警报,小心美国骗子!
 · 围城里的分界线
 · 家有机器人--宠物荣芭
 · 金发碧眼的潘金莲(下)
 · 金发碧眼的潘金莲(上)
【美国生活(3)】
 · 网络时代,没有网络服务
 · 我涉及的异国婚姻
 · 美国中部风土人情--各种欢庆集会
 · 美国中部风土人情--威州花旗参
 · 婚礼进行曲
 · 三十年回首--大学同学聚会
 · Super Bowl, Packers 赢了!
 · 瑞雪兆丰年,暴风雪席卷威州(组图
 · 美国为什么要业务输出?
 · 为朋友,为我们自己
【美国生活(2)】
 · 咄咄怪事,买车难!
 · 从两件小事看在美国入乡随俗
 · 拯救美国
 · 差点当了法庭陪审员
 · 中国也能有校车吗?
 · 三个女人一台戏(附食谱)
 · 胜利,得之不易
 · 美式足球俱乐部(附图)
 · 万圣节拾趣
 · 错鞋记
【美国生活(1)】
 · 千里姻缘一线牵
 · 教你买车一招
 · 上门的骗子
 · 客串售房代理人
 · 在美国路遇警察 (3)
 · 在美国路遇警察 (2)
 · 在美国路遇警察(1)
 · 我的两位英语老师 (下)
 · 我的两位英语老师 (上)
 · 为“吃”几番竟折腰
【忆海拾贝 1】
 · 忆海拾贝(9)--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图
 · 忆海拾贝(8)--文革这样进入我的生活
 · 忆海拾贝(序)
 · 忆海拾贝(7)--千姿百态的保姆
 · 忆海拾贝(6)--幼儿园的日子
 · 忆海拾贝(5)--淘气的弟弟
 · 忆海拾贝(4)--大杂院的芸芸众生
 · 忆海拾贝(3)--慈爱姑姑
 · 忆海拾贝(2)--小小女孩要回家
 · 忆海拾贝(1)--我的外婆
【忆海拾贝 2】
 · 忆海拾贝(19)--福祸双依读小说
 · 忆海拾贝(18)--忆奶奶[姐妹篇]
 · 忆海拾贝(17)--少年不知愁滋味
 · 忆海拾贝(16)--什么是为人师表
 · 忆海拾贝(15)--回城上学
 · 忆海拾贝(14)--燕儿姐姐
 · 忆海拾贝(13)--文革举家走五七(下)
 · 忆海拾贝(12)--文革举家走五七(上)
 · 忆海拾贝(11)--琴,我的大嫂
 · 忆海拾贝(10)--亲历凶杀案
【忆海拾贝 3】
 · 忆海拾贝(上部完)--77年考大学(下)
 · 忆海拾贝(26)--77年考大学(上)
 · 忆海拾贝(25)--青年点:不舍猪倌
 · 忆海拾贝(24)--青年点:无泪爱歌
 · 忆海拾贝(23)--青年点:群架英雄
 · 忆海拾贝(22)--青年点:艰苦历练
 · 忆海拾贝(21)--文革时期的中学生
 · 忆海拾贝(20)--七十年代搞对象
【忆海拾贝 4】
 · 77级大学生活:毕业分配
 · 77级大学生活:考研始末
 · 77级大学生活:四年寒窗
 · 77级大学生活:生死之恋
 · 77级大学生活:寝室趣事
 · 77级大学生活:一字情书
 · 77级大学生活:抗食学潮(组图)
 · 77级大学生活:农场劳动
 · 77级大学生活:初入校门
【忆海拾贝 5】
 · 我的父亲母亲(3)
 · 我的父亲母亲(2)
 · 我的父亲母亲(1)
 · 练汉字
 · 忆海拾贝终结篇--踏出国门(下)
 · 忆海拾贝终结篇--踏出国门(上)
 · 养儿,方知父母恩
 · 忆海拾贝(39)--大学老师
 · 父母“包办”的婚姻
 · 怀念我的导师
【新忆海拾贝 1】
 · 忆海拾贝:文革这样进入我的生活
 · 忆海拾贝:二伯的经历
 · 忆海拾贝:快乐的孩提时代
 · 忆海拾贝:千姿百态的保姆
 · 忆海拾贝:幼儿园的日子
 · 忆海拾贝:淘气的弟弟
 · 忆海拾贝:大杂院的芸芸众生
 · 忆海拾贝:慈爱的姑姑
 · 忆海拾贝:小小女孩要回家
 · 忆海拾贝:我的外婆
【新忆海拾贝 2】
 · 忆海拾贝:文革时期的中学生
 · 忆海拾贝:福祸双依读小说
 · 忆海拾贝:忆奶奶【姐妹篇】
 · 忆海拾贝:少年不知愁滋味
 · 忆海拾贝:什么是为人师表
 · 忆海拾贝:回城上学
 · 忆海拾贝:七十年代搞对象
 · 忆海拾贝:燕儿姐姐
 · 忆海拾贝:举家走五七
 · 忆海拾贝:亲历凶杀案
【新忆海拾贝 3】
 · 忆海拾贝:七七级--一字情书
 · 忆海拾贝:七七级-- 抗食学潮
 · 忆海拾贝:七七级--农场劳动
 · 忆海拾贝:七七级--初入校门
 · 忆海拾贝:好友妍平
 · 忆海拾贝:七七年考大学
 · 忆海拾贝:青年点--不舍猪倌
 · 忆海拾贝:青年点--无泪爱歌
 · 忆海拾贝:青年点--群架英雄
 · 忆海拾贝:青年点--艰苦历练
【新忆海拾贝 4】
 · 忆海拾贝:踏出国门(上)
 · 忆海拾贝:养儿,方知父母恩
 · 忆海拾贝:大学老师
 · 忆海拾贝:父母“包办”的婚姻
 · 忆海拾贝:怀念我的导师
 · 忆海拾贝:七七级--毕业分配
 · 忆海拾贝:七七级--考研始末
 · 忆海拾贝:七七级--四年寒窗
 · 忆海拾贝:七七级--生死之恋
 · 忆海拾贝:七七级--寝室趣事
【新忆海拾贝 5】
 · 三生三世同学情
 · 万维九年 《忆海拾贝》
 · 忆海拾贝--大伯,永远的绅士
 · 忆海拾贝:踏出国门-完结篇
【小说】
 · 获奖散文:冰糖葫芦
 · 获奖小说:《西嫁娘》
 · 姐妹花(完)
 · 姐妹花(4)
 · 姐妹花(3)
 · 姐妹花(2)
 · 姐妹花(1)
 · 初恋
【阳春白雪【诗词】】
 · 老公咏雪赋诗(外一首)
【女儿上大学】
 · 女儿上大学--“合家欢乐”庆毕业
 · 女儿上大学--“爱心深厚”做义工
 · 女儿上大学--“快乐无比”去跳舞
 · 女儿上大学--“千思百虑”选专业
 · 女儿上大学--“拳拳孝心”打电话
 · 女儿上大学--“勤工俭学” 爱劳动
 · 女儿上大学--“挑肥拣瘦” 交朋友
 · 女儿上大学--“初生牛犊” 选难课
 · 女儿上大学--“心惊肉跳” 吃洋饭
 · 女儿上大学--“一针见血” 译中文
【微博I】
 · 第二件广彩收藏品(图)
 · 我的第一件收藏品(图)
 · 百草园里的春天
 · 午夜惊魂(图)
 · 本周流水账(图)
 · 新年减肥记(微博)
 · 万花筒
 · 有点儿失落(微博)
 · 挣稿费了(微博)
【微博II】
 · 心情
【儿子上大学 II】
 · 儿子大学毕业
 · 儿子上大学(11) 美国孩子的打工和
 · 美国大学新生入学感触
【儿子上大学 I】
 · 大学新生家长周末(Family Weekend
 · 儿子上大学(9)放手让小鹰飞翔
 · 儿子上大学(8)初谈选专业
 · 儿子上大学(7)大学育儿也教母
 · 儿子上大学(6)大学室友
 · 儿子上大学(5)重新认识儿子
 · 儿子上大学(4)选课的挑战
 · 儿子上大学(3)初入校门
 · 儿子上大学(2)起飞之前
 · 儿子上大学(1)分享心灵鸡汤
【读书园地】
 · 推荐,《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新书《教育、还可以》深受欢迎
 · 不一样的作家,《挪威的森林》
 · 推荐给孩子的父母--《孩子你慢慢来
 · 《山楂树之恋》,世间有真爱
 · 推荐好书--《明朝那些事儿》
【申请大学】
 · 美国大学发榜,top大学录取率下降!
 · 在美国,申请大学三部曲--录取
 · 在美国,申请大学三部曲--申请
 · 在美国,申请大学三部曲--前奏
【老美的孩子们】
 · 俩姐妹,两命运—介绍美国孩子
 · 你的孩子开车吗?
 · Ron 的女儿上大学
【自画像】
 · 吝啬书奴
 · 爱看书
【旅游漫记(1)】
 · 东海岸游记:长木花园
 · Emergency Exit Only译文集锦
 · 东海岸游记:首都华盛顿
 · 东海岸游记:历史古都费城
 · 东海岸游记:不同凡响的纽约
 · 阿拉斯加Cruise旅游一点经验
 · 美哉,阿拉斯加 (2)
 · 美哉,阿拉斯加 (1)
【旅游漫记(2)】
 · 芝加哥一日游(吃,照片)
 · 芝加哥一日游(玩,照片)
 · 游海玩水—墨西哥Cancun行(3)
 · 美味佳肴--墨西哥Cancun行(2)
 · 冬日夏游--墨西哥Cancun行(1)
 · 犹他之花(3)--Zion国家公园
 · 犹他之花(2)--Bryce Canyon国家公
 · 犹他之花(1)--Arches国家公园
【旅游漫记(3)】
 · 飞向阳光,游玩迈阿密(下)
 · 飞向阳光,游玩迈阿密(上)
 · 特别回国游 - 难忘秀水街
 · 特别回国游 - 北京三日游
 · 特别回国游 - 故乡的亲情
 · 特别回国游 - 全家福专集
 · 特别回国游 - 英文旅游团
 · 佛州之旅:阳光海滩
 · 佛州之旅:美,色彩斑斓
 · 佛州之旅:遭遇热带风暴
【旅游漫记(4)】
 · 2016梦之旅(5)初游丹东
 · 2016梦之旅(4)回首知青
 · 2016梦之旅(3)中学聚会
 · 2016梦之旅(2)台北漫游
 · 2016梦之旅(1)祭悼外公
 · 鲜花烈日死亡谷
 · 滚滚红尘赌城行
 · 老友重逢,专访加州府
 · 浅尝豪饮,醉品纳帕谷
 · 光阴似箭,又见旧金山
【旅游漫记(5)】
 · 人间仙境,加斯珀国家公园(3)
 · 人间仙境,班芙路易斯湖 (2)
 · 人间仙境,班芙国家公园游 (1)
 · 绿湾城,身边的风景
【医学院】
 · 介绍医学院学习的经验 – by wowo
 · 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天择续
 · 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下)
 · 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中)
 · 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上)
【中国行 I】
 · 参加国内旅游团的一点体会
 · 盛夏骄阳西安行--明城墙、大雁塔、
 · 盛夏骄阳西安行--永泰公主墓、乾陵
 · 盛夏骄阳西安行--兵马俑、骊山、华
 · 又回故里 -- 舔犊父母心
 · 又回故里 -- 重游母校东大
 · 又回故里 -- 怀旧一日游
 · 在国内吃“包肥”(buffet)
 · 初次回国探亲记
【中国行II】
 · 回家过年
 · 无梦也要飞翔
 · 感叹,国内医院的管理(下)
 · 感叹,国内医院的管理(上)
【食谱 I】
 · 北京小吃: 豌豆黄(组图)
 · 老少中外皆宜的煎鸡片
 · 油条、豆浆(图及做法)
 · 牛筋煲萝卜、橄榄球(图)
 · 感恩节的家宴(组图,附烤火鸡秘方
 · 老中老外都爱的甜点--Trifle
 · 烤小红土豆(Roasted Red Potatoes
 · 酥皮点心(图)
 · 翠华排骨
 · 年糕
【食谱 II】
 · 东北小吃--豆腐脑的做法(组图)
 · 发面大饼来了!
 · 下酒小吃Crescent dog做法(图)
 · 胡萝卜蛋糕做法(图)
 · 辞旧迎新的party
 · 经典法式海蚌(Mussels)做法
【房地产故事】
 · 美国洋房梦(完)
 · 美国洋房梦(2)
 · 美国洋房梦(1)
 · 房地产小故事--警民合作,驱房客
 · 房地产小故事--左审右查,招房客
 · 房地产小故事--堤内损失,堤外补
 · 房地产小故事--有福同享,好朋友
【工作在美国 I】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今年的圣诞Par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猎人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读书班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好老板,坏老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开会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凑份子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老美过生日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卖年糕
【工作在美国 II】
 · 在美国找工作
 · 身在裁员风暴中
 · 感受不同的美国裁员风暴
 · 同事凯莉,追自己梦想
 · 同事瑞斯,要一份真情
 · 经济复苏的信号
 · 打扫键盘下面的卫生
 · 不用Internet的老美
【野营趣事】
 · 夏日野营 - 人“熊”较量 (图)
 · 夏日野营 - 浪里“逃”生 (图)
 · 夏日野营 - “抢”拍日出(图)
【开博有益I】
 · 四年与今天
 · 也给万维网管提一点小建议
 · 家宴致谢 写博三年
 · 开博两年,老公、朋友、和我的博客
 · 休博
 · 靓丽美眉,请入园登记
 · 开博一年 -- 写博N阶段(图)
 · 更名启事---百草园=欣岸
 · 开场白
【开博有益II】
 · 侃侃博客与微信
【春节快乐】
 · 大家都来抢红包!
 · 海外华人春晚(组图)
 · 美国小城华人春晚会(图)
 · 拜年红包的小故事(美国)
 · 咱们一起过春节
【圣诞节】
 · 家中的圣诞(组图)
 · 2009-家中的圣诞(图)
 · 送你一个银色的圣诞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圣诞 Parties
【转帖(I)】
 · 无价之宝的画--周五一笑
 · 耶鲁教授AmyChua《为什么中国妈妈这
 · 帮我买个单 ---中国社会结构缩影
 · 一样的历史 不一样的历史--我读《麻
 · 周五一笑:中国怎能不强大(外一篇
 · 我们热爱计算机-Computer Addicts(
 · 漫画笑话(组图)
 · 别在网上表错情(ZT)
 · 笑话(ZT)-祝大家周末开心
 · 2009一学生高考牛文曝光 (ZT)
【转帖(II)】
 · 美国实力最强的十所私立高中
 · 5分钟学会最潮的25种围巾系法
 · 关于女人男人(转帖,不黄)
 · 佳文共享--The Cab Ride
【左邻右舍】
 · 今年的美城大游行(图)
 · 美城大游行
 · 信箱
 · 我的美国芳邻们
存档目录
11/01/2019 - 11/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07/01/2009 - 07/31/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04/01/2009 - 04/30/2009
03/01/2009 - 03/31/2009
02/01/2009 - 02/28/2009
01/01/2009 - 01/31/2009
12/01/2008 - 12/31/2008
11/01/2008 - 11/30/2008
网络日志正文
忆海拾贝--大伯,永远的绅士 2017-07-07 14:21:44

  【最近在往这个系列加文章。写大伯,我挣扎了很久,终于找到落笔点。】

     大伯,父亲的大哥,出生于一九一三年。

     讲大伯,要回首的日子似乎太久远,远到我都不存在。这篇文章应该是《忆海拾贝》里,唯一的一篇由我借重父亲的眼睛看世界。当然,我跟大伯是有接触的,故事的里面还是会写到我眼里的大伯。

  大伯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毕业于奉天第一商科高中,大伯就读的是高中俄文班,那时的俄文课都是由白俄老师教授。当年的奉天城(今天的沈阳市)是没有大学的,这所商科学校就算是这座城市的最高学府了。大伯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校方把毕业生的前三名,推荐给了当年的官银号(后来的中央银行),所以大伯高中一毕业就有了一份非常理想的工作。据父亲讲,大伯在官银号一开始的收入就是几十块大洋,而那时两块大洋可以买一袋面,所以大伯的收入不低,是官银号的白领阶层。 

     大伯开始工作的时候,我的祖父还在,北方人称祖父为爷爷。

     爷爷是哥儿三个,他是老大。

    爷爷很聪明,也很会经营,他几乎是自己白手起家的。年轻的时候,爷爷给人家赶过马车。我家祖上爷爷的爷爷跑马圈地,在奉天市郊拥有一些土地,只不过这些地让不会持家的爷爷的父亲都给典了出去。到了爷爷这一辈,爷爷当机立断,干脆把那些地彻底卖断,爷爷用卖地所得,在奉天市里盖了很多房子出租,当然那些房子都不是什么高级房子,出租的对象也是下层老百姓,像登三轮车之类的人家。爷爷还在沈阳的中街附近开了一个箩圈铺子,而且当时他还是家里那一带的保长。也就是说爷爷不但自己做生意,也为四周的老百姓干一点管理工作。据父亲讲伪满时期,保下面还有甲,一个保长要管若干个甲长,甲下面还有若干个人家,所以爷爷大概要负责几十户人家,主要是替政府跑跑腿,干一些传达通知和收集苛捐杂税之类的活计。

     爷爷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人,他让他的五个孩子,大伯、二伯、三伯、父亲都去读书,甚至我唯一的姑姑,他的女儿,一个女孩子,爷爷也让她去上学。这在当时的中国是非常罕见的。

我的第一位大伯母,大伯的第一位妻子,是通过媒妁之言经由爷爷安排的。大伯母家很有钱还有地位,她的哥哥是当年丹东中学的校长,退休后在沈阳市政府当过参事。大伯母不但家世好,人也长得很漂亮,但就一样,因为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不会做家务,而且还抽大烟。

     话说爷爷五十多岁的时候,家里在沈阳的药王庙一带有四间房子,其中的两间瓦房因为下雨山墙有一点问题,需要维修。爷爷很着急,跟租户有一些口角,结果当场脑溢血倒在地上。大伯知道了以后,马上过去了,跟爷爷说他去替爷爷找医生。

大伯是找的白俄医生,医生过来看了以后,告诉大伯,人已经没救了。大伯恳请医生,至少告诉我们,爷爷他得的是什么病,医生说是脑溢血,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家人都知道爷爷是得什么病去世的。

爷爷去世的时候,父亲只有五岁,大伯也只有二十三岁。

人们总是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其实不管穷人还是富人,家里失去了支撑门面的爷爷,年少的大伯,没有选择地开始承担起了一家的负担。

大伯先卖了药王庙的房子,给爷爷办了一场风风光光的大出殡,当时扎的纸人纸马铺天盖地,爷爷的棺材放在庙里面,大伯请了道士做了七天七夜的道场,最后才把爷爷在唢呐的哀声中下了葬。

爷爷入土为安了,可家里的日子还要过下去。

现在家里就剩下大伯的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加上他的母亲,也就是我的祖母,东北人叫奶奶。最后还有一位半佣人半亲人的张嫂,这位张嫂跟了我奶奶一辈子,无论是家里富裕时,还是家道败落以后,她都一直伴随着我奶奶,算是我们家的忠仆。

那时候,中国妇女是讲三从四德的,这三从就是,女孩子在家时,从父;出嫁后,从夫;夫去世后,从子。按三从讲,我们这个家,就是大伯说了算了,连他的母亲,我的奶奶都要听大伯的话。

大伯成了家里的一家之主。

现在我想专门写写大伯本人。

我的大伯,孙宪文,有一米八的个子,长得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大伯不但有让人过目难忘的气质,他还是一位多才多艺、文体双全的帅哥。大伯是运动场上的健将,无论篮球、跳高、跳远,样样出色,在中学里他是学校篮球队的,每次运动会,也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在各项比赛中穿梭。大伯还有一副好的歌喉,以前家里有两架风琴,而且风琴是那种高档的,外表看起来像一座高级写字台。

不能说大伯的气质不凡是天生的,良好的家境、和上等的教育,也给他的气质风度添分加彩。可很多人就是有同样的环境和条件,也不一定能有他那种风度。就是在七十年代后,在我的记忆里,大伯亦是一位衣着打扮一丝不苟、说话行事风度翩翩的老者。

爷爷去世以后,大伯开始支撑这个家。他基本是把家给分成了两部分,他和他妻子是一个家,其他人包括他的孩子、他的兄弟姐妹、和他的母亲是另一个家。

大伯给那另一个大家庭每个月二十块大洋,加上爷爷留下房子的房租,刚开始的时候,日子还算过得去。后来家里的箩圈铺子被伙计给骗了去,加上物价的上涨,这一点钱,根本无法维持这个七、八口人的大家庭的生计,奶奶和张嫂开始给别人打零工,做那些诸如帮人装雪花膏、缝手套之类的活。无论那时候有多难,奶奶甚至领着三伯半夜里去汇丰银行的救济点排队,要等到第二天早上,才会按人头每人领到一碗救济面条,奶奶也没跟大伯提,应该多补贴家里的开销。

而大伯的小家,有时候父亲这个小弟会过去看看。父亲说,那位大伯母整天就躺在炕上抽大烟,如果他去了,大伯母还会向父亲喷一口烟,父亲常常会说,“喷烟还不如给两块钱呢。”如果正好大伯母也心情不错的话,她会给父亲两块大洋。父亲说,大伯的小家吃得都是细粮,他们吃的西洋蛋糕,都装在精致漂亮铁制的点心盒子里。每到逢年过节,送礼的点心都堆在屋里地下,点心盒子都像宝塔一样,一层层摞得高高的。

大伯当年在中央银行的汇兑处工作,那时候的中国是以山海关为界,关内是汪精卫的中华民国,关外是满洲国。汪的政权用法币,满洲国是用满元。我的大伯负责这两种货币的兑换,手上是有权力的。这也是为什么一到年节,就有很多商人给他送礼、送压岁钱。父亲说,当年爷爷教育大伯时说过,“如果你挣一百元钱,你拿出其中的八十元送给上司。你就可以升官;如果从一百元拿出五十元送给上司,你就可以保住饭碗;如果你只拿出二十元送给上司,你可能就要丢工作了。”多么精辟的描述,可见中国的贪污腐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根源可以说是源远流长,深深地扎在人们的骨子里。

后来,每每大伯的这些弟弟和妹妹提起当年大伯如何治理这个家的,大家都会摇头。所有的兄弟姐妹都一致感念他们的大哥至少是供养了他们,而且也保持了爷爷的理念,让他们继续求学。可兄弟姐妹们提起当年的日子,和奶奶当年为了他们吃的苦,就对大伯没能更好的看护这个家,总有那么一丝遗憾。

其实,大伯一生都是如一的。他是那种有底线的人,他可以在自己允许的范围内,做到他良心可以接受的程度。他是一位永远的绅士,他不是那种为兄弟两肋插刀的热血汉子。在大伯晚年,大伯曾经非常愧疚地对父亲说,他认为当年他给家里的钱不够,让大家受苦了。

说到大伯的爱情,我们已经很难知道,大伯对他的第一位妻子的感情,至少他们是相敬如宾的。那位我从未谋面的大伯母,给大伯生育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就是我的大堂哥、二堂哥、和大堂姐。大伯母在生了大堂姐以后,患上了急性肝炎,就是那年代人们所说的黄病,最后不治去世了。

我的第二位大伯母,也就是我认识的大伯母,可是大伯花了大力气,自己追求来的爱情。

大伯续娶的第二位大伯母跟大伯一样,也是在银行工作,只不过当时大伯是中央银行的高级职员,而新大伯母是民生银行里的一般职员。我们已经不知道大伯是如何认识的这位新大伯母的了。当年的沈阳,银行并不多,估计业界里的结识有可能,而这位新伯母的家境也非常好,她哥哥在当年的中央邮局任职,大伯也可能通过她哥哥认识她。总之,要娶到这位女孩子的难度很大,那时候大伯的情况是他结过婚,还有三个孩子和一大家子要养活,而人家女孩子是黄花闺女,知书达理受过高等教育,加上出身富裕家庭。人家为什么要嫁给你,一进门就要当三个孩子的后妈?据父亲讲,那时大伯还真地赶了潮流一把,大伯很是花了功夫和精力追了好一阵子,终于,新的大伯母答应嫁给大伯了。这一直是大伯觉得很骄傲的事情,就是跟我们这些小辈,他也会乐呵呵地提起,而每每这个时候,一旁的大伯母都会会心地笑笑。非常可惜,当年光顾傻傻地听大伯说话,忘了问问他都用了什么手段把大伯母追到手的。

婚后,新大伯母给大伯生了两个儿子,就是我的三堂哥、和四堂哥。

解放后,中央银行变成了东北银行,可大伯由于当时有胃溃疡,无法上班,就辞职了。父亲说如果大伯不辞职,按他当时的级别,他应该是副部级的官员。大伯病好后做过许多工作,诸如苏联侨民协会的翻译、灌肠厂的会计、辽宁国际旅行社的翻译,后来中苏交恶,也没有什么要翻译的了,他干脆在旅行社的小卖部专卖火车票、香烟之类的东西。

文革期间,不知道旅行社咋想的,把年过半百的大伯,送到农村去,让他走了毛主席的五七道路。现在回头看,一定是旅行社有走五七的名额,估计是让大伯替大家顶了这个名额。大伯下乡的地方居然也是辽宁黑山县!这黑山县当年竟然接收了我家、大伯、和我公公家走五七,虽然大家都不在一个村子,可也算够巧合的了!

七十年代后期,我开始跟大伯有接触,之所以这么晚才接近大伯的生活,那是因为在我小的时候,大伯家是跟姑姑家划清界限的。大伯是非常听政府话的那种人,他活在他自己界定的底线里。姑父是被政府镇压的,还给扣了一个反革命的帽子,大伯就跟姑姑家断绝来往。两家虽然前后院住着,但他们自动互不往来。二伯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大伯也跟他划清界限。在文革前和文革中,只有父亲和三伯这两位没有底线的弟弟,在偷偷地接济着姑姑和二伯。

文革后期七十年代的大伯,其实,那正是他一生中最落魄的时候。政府把他送到农村,当年伯母在工厂工作,没跟大伯一起下乡。大伯他干脆把铺盖卷往农村一放,自己打马回府回城在家呆着。估计是大伯自己的被下放,让他搞明白了,自己的妹妹和弟弟也许根本没有做错什么事,从那时开始,大伯家恢复了跟姑姑家的来往。

我记忆中的大伯就是穿着旧衣服也是干干净净、头发会梳得一丝不苟,就是在最热的夏天,他也一定是身着长衣长裤,衣服上所有的扣子一定都是扣得好好的,包括脖子下的那一粒纽扣。大伯身上有一种高贵的儒雅,这几乎是发自他的内心,外界的干扰好像根本无法抹去一个人的修养。

印象最深的是,大伯在七十年代,很多中国老百姓还不知道什么是维生素的时候,就坚持每天服用维生素C,他总跟我们这群孩子讲,C是一个好东西。记得他手里有一小把黄黄的小圆粒,然后他会用一口水把那些维C都漱下去。有一次大伯很高兴,给了我一粒维C,我把那个小黄球含在嘴里,嗯,甜,一会儿又变酸了,很好吃!那时候心里想,大伯伯把那些糖球用水漱下去实在太可惜了。

大伯母烧着一手好菜,可惜我们跟大伯家来往的太晚,留在记忆里的是一顿永世不忘,有搞笑无比的晚餐。记得当时有燕儿、石头、小力还有我,大伯和大伯母第一次请我们这几个已经不是毛头的大孩子吃大伯母亲手烧的饭菜。伯母具体烧了几道菜,已经没人记得了,只有一道菜,炸酥段,香香的好吃极了,我们每个人吃了好几块。

一吃完饭,四哥就笑嘻嘻地问我们,炸酥段好吃吗?我们几个都猛劲儿地点头,我还说真不知道伯母咋炸的,面块也可以炸得外焦里嫩,那么香。四哥一个鬼脸,那不是面块,那是炸肥肉!

四哥话音没落,只见弟弟小力先呕了起来,因为小力特喜欢那道菜,当晚拼命吃了七、八块那个炸酥段!

虽然在出国前,每年春节我都会去给大伯、伯母拜年,但毕竟读书、成家,总是忙得团团转。一九九八年,在我出国的近十个年头上,我们全家回国探亲,邀请了亲朋好友在饭店聚餐。当年已经年过八旬的大伯居然依然身板挺拔、气质依然精炼儒雅、身上的衣服依旧服帖整齐,当大伯步入餐厅时,那份风度还是压倒了众人。见到我家女儿和儿子,大伯居然用英语打招呼,搞得当年还在上小学的女儿眨眨眼睛,在被中文包围了多日后,忽然听到她倍觉亲切的英文,女儿竟然激动地对我喊,“妈妈,大姥爷会说英语!”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我的大伯。

大伯以八十八的高龄仙逝。 

我很敬重我的大伯。他是一位地道的、真正的旧式绅士,他有修养、有学识,他有他为人做事的准则。我觉得不一定所有的人都要成为那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人,只要他一生很坦荡了,很对得起自己的心,这个人就是世间的正人君子,就值得他人敬重,也就没有虚度此生。

浏览(806) (6)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百草园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7-07-09 07:42:54

安博,呵呵,我写忆海拾贝的本意就是想写出一个有城南旧事味道的城北往事。谢谢你喜欢。

回复 | 0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7-07-07 17:30:29

以前不知道百草是那旮旯的。写得很立体,有《城南旧事》的味儿。

回复 | 0
共有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