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10,020,61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告别受害者心态与“战狼”式爱国
· ZT:张爱玲之死
· 香港这事儿……(3)
· 胡志明
· ZT:如果我死(外一篇)
· 川普和麦卡锡
· “贸易战”“反送中”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分类目录
【小说】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随感杂谈】
 · 香港这事儿……(3)
 · 川普和麦卡锡
 · “贸易战”“反送中”
 · 香港这事儿……(2)
 · 这是什么思维?
 · 专制制度下就这样
 · 当年宿舍里……
 · 风度与密度
 · 美国什么人都能当总统
 · 松鼠爱吃向日葵
【摘编文章】
 · 告别受害者心态与“战狼”式爱国
 · 胡志明
 · “老中”在美国开的厂子
 · 380万人离开日本
 · 生活伴侣间正确的关系
 · 美洲帝王蝶
 · 一次大战的原因
 · 官场腐败得已容不下好人
 · 重新认识《广场协议》看清中美经贸
 · 澳门怎么不闹?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 过年包饺子
【转贴文章】
 · ZT:张爱玲之死
 · ZT:如果我死(外一篇)
 · ZT:在香港问题上的两种声音
 · ZT: 川普正把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带回
 · ZT: 杜月笙的女儿自述
 · ZT:恐龙灭绝的那一天
 · ZT:炮友的故事
 · ZT:三个“厉害了”的专家将中美关
 · ZT: “以房养老”的骗局
 · ZT:喝酒
【随手一拍】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 山茱萸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母亲在“文革”之初 2017-07-10 02:12:44

母亲在“文革”之初

 

  在我的印象里,1966年初夏“文革”刚刚掀起狂飚,红卫兵到处“造反”的时候,母亲并没有进“牛棚”;因为当受运动冲击的对象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我母亲仅仅是个中学语文老师,大概是没有被“批斗”。后来中国大陆大中小学都“停课闹革命”,像我母亲这样的老教师并不想参加学校的什么“造反派”组织,一时间她竟感到无事可做,于是在1967年春天乘因“大串联”极其拥挤的火车去杭州看望大舅。那时我大舅可是正在“牛棚”里干活,因为他是“反动学术权威”。

  大舅后来回忆说,那天他――“牛棚”队长,忽然看见我母亲,也就是她妹妹朝他们“劳改”的地方过来,便高喊我母亲的名字,几个“牛鬼蛇神”一起跟着大喊,可我母亲愣了一下,却装没听见。她一转身直接去了我大舅的住所。至于为什么不和我大舅打招呼,母亲是这样解释的:怕惹事。可见那时我母亲是个“逍遥派”。

  母亲大概“逍遥”到了1967年末,那时“文革”到了所谓“清理阶级队伍”阶段。按毛泽东的说法,“清理阶级队伍要搞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反革命分子、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中共中央曾下达《关于城市(镇)街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意见》,指明任务是:“彻底批判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他们在各省、市(镇)的代理人”,“揭露打击社会上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反动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以及隐藏的各种敌特分子。”这下我母亲“逍遥”不成了,因为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共产党的叛徒”,得,进了“牛棚”。

  真的是“叛徒”?怎么说呢?反正是个长长的故事。简言之就是,我母亲早年参加中共,后因战乱失去联系;当时我姥爷,也就是她父亲去世,我大舅到内地上大学,二舅参加了新四军,大姨早已出嫁;为了照顾三个弟弟、妹妹,我母亲决定帮我姥姥维持这个家庭的生计,就没有再去找自己的党组织。三年后忽然有人告发我母亲是“共产党”,被捕入狱,后写自首书出狱。到了“文革”时她当然就成了“叛徒”。可谁知道的这回事?我母亲自己“交代”的。1949年刚解放时有个“坦白交代”运动,我母亲自己把这事儿向政府说了。当时肯定要把这事情记入档案,结论是“此事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我理解这句话:是个很严重的,敌我矛盾的事情,不过没有给党的事业造成损失,因而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

  你看看,你看看,我准备着重写我母亲在“牛棚”里的日子的,结果先啰嗦了很多题外话。好,言归正传。

  1968年初,“文革”中的“清理阶级队伍阶段”大张旗鼓地开始,我母亲所在中学“专案组”向我母亲宣布,她因“叛徒”问题被“政治隔离审查”。母亲是在北京的郊区的一所中学教师,过去没事的时候是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隔离审查”后就不能回家了。不过她的“历史问题”没什么复杂的,关了些日子,让她“进一步交代问题”;调查材料重新弄了一遍,以后就等着“重新定案”。由此,学校“专案组”决定,因为我母亲在等待定案的阶段属于“牛鬼蛇神”,所以要参加劳动改造思想,不许回家。于是母亲的住“牛棚”的日子开始了。

  当时她所在学校的教职员工中有一帮“牛鬼蛇神”,各种“政治问题”的人都有,什么“走资派”、“历史反革命”、“右派分子”、“现行反革命”等等不一而足。“牛鬼蛇神”每天由学校新成立的“革委会”的人看管,天天干重体力活。母亲因为在学校本有一间小房子作为宿舍,所以并没有搬进属于“牛棚”的临时宿舍。她那间小小的宿舍是“牛棚单间”。当然,她每天的吃住都在看管的人的严格监视之下,干活加入“牛鬼蛇神”的行列。“牛棚”宿舍就是些条件很差的住宿学生宿舍,通常四人一间。

  “牛鬼蛇神”的活儿都是很重的,很多都是惩罚性的。比如,今天把一大堆煤抬到一个地方,明天再抬回来。明知道是惩罚性的,可还得使劲干。因为边上由高中生组成的红卫兵 “保卫组”成员一见谁有缓缓气的意思,就大声吆喝,叫骂着逼着干活儿。“牛鬼蛇神”互相之间也没好气儿,两人一组用大筐抬煤的时候常相互指责对方偷懒。除了抬煤,当然还干别的。因为正好在郊区,所以常到附近公社生产队的农田或场院上干活。

  母亲讲,“监督劳动”比写“交代材料”要好受得多。我猜测写“交代材料”身心特别受折磨,干体力活反正就是个累死累活。“牛棚”里吃的还是管饱的。常常是大窝头,一身疲惫,狼吞虎咽两个大窝头,也真是香。

  “牛鬼蛇神”中有他们中学校长。他是个很精神的汉子,解放前参加革命时是高中生,文化水平很高的。母亲说校长在历史上有些问题“搞不清楚”,所以升得很慢。“文革”刚开始他就进了“牛棚”,属于“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再加上“严重历史问题”。这一进去就没完没了的“驻扎”下来。校长看起来是个很乐观的人。他总是悄悄地鼓励“牛鬼蛇神”们,“一定要坚持下去,谁也不准轻生。活着就有希望把自己的事情讲清楚,死了就没嘴啦。”他总是在单独和一个“牛鬼蛇神”在一起时说这样的话。他有严重的胃病,所以吃不下去多少东西。一到吃饭的时候他就不断地“我的胃像块破布”。因为一直干重体力劳动,他变得非常瘦。

  一天,大家正抬煤,忽然来了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他径直走到校长面前,木呆呆地说了几句什么,好像是“我与你划清界限;断绝关系”一类的话。说完就转身走了。校长当时就呆了。别的“牛鬼蛇神”和他说什么,他好像没听见一样。我母亲猜测,来的那个男孩儿是他儿子,来到这里是“革命”来临,要与“反动的父亲划清阶级界限”。

  那天晚饭的时候,食堂破天荒地有卖糖包。校长一下子买了三个,都吃了下去。我母亲对他说,“吃太多了胃要疼的。”校长看了看我母亲,凄凉的目光中透出些意味深长的意思,他默默地笑笑。

  夜里,与校长同屋的三个“牛鬼蛇神”被奇怪的“鼾声”吵醒。他们实在受不了,开灯一看,校长怎么啦?当时已经满嘴吐白沫!三个人还以为校长犯了重病,大声呼喊起来。“保卫组”的成员奔来开门进来一看,也慌了起来。人们问校长什么,他都不回答,只是喊他的名字时,他便发出非人的声音!屋子里一股强烈的“敌敌畏”剧毒农药的味道。很明显,他喝“敌敌畏”自杀,而且早就准备好了。“牛鬼蛇神”的行李是经常被搜查的,校长早就把那瓶“敌敌畏”藏好了。这天他儿子来和他“划清界限,断绝关系”后,他做出了决绝的行动。校长被火速送往医院,为时已晚(有关母亲所在中学校长的自杀,我已经作为素材用在《路》中)。

  校长死后过了几天,他的妻子来收拾遗物。校长的妻子是座轮椅来的。“文革”中得了中风。

  相对来说,我母亲觉得在田野里干活好。空气新鲜,拼命干活,什么也不用想。当时我母亲五十岁,身体健康,体力也很好。就是干活的时候爱出汗,常常汗流浃背。母亲后来自嘲,“我出汗特别多,看管的人就是我思想改造特别认真。”有一天是在地里翻白薯秧,我母亲说那天热极了,她一股脑地干在了前边。忽然,他听见后面有人小声地喊她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另一“牛鬼蛇神”,教数学的孙老先生。他看来真的急了,所以跑到前边跟我母亲讲,能不能别干这么快?因为他觉得自己要累死了。好吧,就别太“积极改造思想”了吧。

  母亲的“历史问题”迟迟定不了案,因为没人能再次证明母亲的“变节自首”行为。当年的当事人都找不到。如果无法定案,母亲就不能重新参加教学工作。大概是1969年初的冬天,保卫组的人宣布,让我母亲负责学校一些教室的取暖炉生火工作。我母亲回忆这取暖炉生火的活儿时总是忍不住乐,因为起初这活干的一团糟。

  一个从来没有生过煤火的教书匠,也没人来指导。那只能是每天早上各个教室里都浓烟滚滚。母亲狼狈不堪。后来,母亲渐渐地总结了一套经验。头天下午就把每个教室的煤炉的点火准备工作准备好;一点烧过的煤放在最底层,然后废报纸、木屑放在上面,再上面是劈柴,最上面是煤球或煤块。第二天清早只要一根火柴就行了。至此,母亲成了合格的烧火工。早上师生们一来上课,教室里的取暖炉一样烧得“呼呼”的。到了下午,大家都下课回家后,母亲便来收拾这些取暖炉。炉灰清理干净,第二天的烧火准备工作做好。她一直干到天黑,把所有的煤炉第二天点火的准备工作做完。

  就这样,一个冬天就过去了。母亲有点忐忑不安,因为很快教室里就不用生火取暖了。这当口,有一天,学校“专案组”的一人来宣布,鉴于再次取证困难,我母亲的“案子”维持原结论,“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因为审查结束,我母亲又开始去教书了。那是一个星期22堂课。母亲每天都有三、四节课。我母亲不敢抱怨,因为有人说“她就得多教课”。这是因为我母亲是二级教师,比其他老师挣钱多;另外,“有严重历史问题就得多多干活,改造思想”。


浏览(1944) (11)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瑞典茉莉 留言时间:2017-07-11 09:50:37

我的母亲也是中学教师,她在下牛棚时扯猪草。

回复 | 1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10 22:36:58

幼河博主把这些事情讲给你的孩子们听,他们都会莫名其妙: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回复 | 1
作者:blee1 留言时间:2017-07-10 19:52:12

令后人,莫明其妙百思不解, 荒唐而悲惨的真实故事, 向校长和您母亲大人在天之灵请安!

这个恶势力专制造悲剧。 应彻底消灭。

回复 | 2
共有3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