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556,12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假如“四大发明”风波发生在美国
· 有理想的人对社会的危害超过没理
·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
· 支持香港抗争者的理由其实未必站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 危言耸听?民主制度正毁于信息革
· “标题党”勾我看了篇有价值的文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识】
 · 假如“四大发明”风波发生在美国大
 · 支持香港抗争者的理由其实未必站得
 · 危言耸听?民主制度正毁于信息革命
 · “标题党”勾我看了篇有价值的文章
 ·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
 · 冷战的历史是我们了解今天的钥匙
 ·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英译者访谈
 · 如何看中国那些领袖人物的“卖国言
 · 张扣扣案的辩护词引发了舆论之争
 · 21世纪地缘政治的中心,其实是伊朗
【史】
 ·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时
 · 中国政坛纷争背后的那只手
 · 除人名地名不同,许多历史事件一再
 ·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
 · 中日签“马关条约”怎样谈的?文本
 · 圣徒再跨一步,就成了令人胆寒的歹
 · 为革命而造谣和为民主而撒谎
 · 国共围绕毛泽东《沁园春》掀起的诗
 · 保存专制者历史罪行核心证据的数据
【事】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
 · 两位中国独立人士的不平则鸣
 · 金正恩进口顶级豪车幕后的九曲十八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案
 · 一个非洲最血腥国家“麻雀变凤凰”
 · “这祸咋就躲不过哩?”
 · 在绝症死亡的阴影下,我体验温暖和
 · 横财降临穷国:民主不堪承受油桶之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权
【视】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拾】
 · 有理想的人对社会的危害超过没理想
 · 六四四君子之一提出拨正中国航向方
 · 谁当签约代表谁就得戴上“卖国贼”
 · 中国的“国关专家”怎样拼过“的哥
 · 李鹏去世之际重读《李鹏六四日记》
 · 金日成说大话:中共夺权我给了十万
 · 西方国家经济增长停滞之谜
 · 科技落后祸及当下,人文落后贻害长
 · 晚清时期的三国演义
 · 美国历史是否也应来一次颠覆性清理
存档目录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真实的五四,习近平的五四和学者的五四 2019-04-30 13:14:11

  “五四”——“核心是爱国”——“本质是爱党、爱社会主义”……经过习近平总书记用“中国式逻辑”这样一变戏法,五四的民主与科学这“德、赛”两位先生就不见了。真正想了解五四和五四精神,可不能听习总“金科律玉何精甚,颐使气指慢宽衣”!


  老高按:再过四天,就是20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这是从狭义上说的;从广义上说,我们现在就在五四运动一百周年期间,当年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从1919年5月4日这一天之前好多年就开始了(例如,《新青年》杂志创刊于1915年9月15日,当时刊名《青年杂志》,第二卷改为《新青年》);从更广义上说,有学者指出,哪是什么“百年纪念”,五四运动提出的历史任务迄今并没有完成,中国新文化运动仍一直在反复较量中艰难进行。
  这些暂且不论。2019年5月4日这一天正在到来,逢百的日子分外引人瞩目,多天来已经有不少人被五四百年引发思绪,写出了很多文章。昨天我收到北大老校友、红二代兼老革命、也是老诗人任彦芳的一篇文章《五四运动百年纪念,我无言!》,介绍说,“六十年前的1959年曾参加北大创作反映五四运动电影剧本,因为这一创作,我有机会采访了当时健在的五四运动的亲历者,我留下了采访片断笔记”;“当时采访过的有:魏建功、冯友兰、川岛、冰心、张恨水、刘清扬、李星华、许德珩、罗章龙、刘仁静、臧克家等几十位前辈”。后来政治运动频仍,政治风向变幻,他们这个电影就胎死腹中了。我确信,在政治环境不从根本上改观的情况下,即使电影上映,也必无价值。而今天纪念五四的百年,彦芳老最大的感受,却是“我无言”!——是啊,说什么呢?
  在中国声称“无我”,却拥有最大话语权的习近平,当然肯定不会有“我无言”的喟叹。4月30日,习近平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就发表了近一小时的纪念讲话。
  中共将五四定为青年节,习近平也是针对青年做这次讲话,他的对象是:“共青团员们,青年朋友们,同志们”。
  习近平在讲话中,给五四运动定性:是一场“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爱国革命运动”和“传播新思想新文化新知识的伟大思想启蒙运动和新文化运动”。但他避谈“民主”与“科学”这德赛两位先生,而是反复强调,五四运动的“核心是爱国主义”。有西方记者统计,“爱国”在讲话中共有51处。
  不仅于此,习近平更强调:“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高度统一。”
  “五四”——“核心是爱国”——“本质是爱党、爱社会主义”……经过用“中国式逻辑”这么一变戏法,当局所说的“五四”就与真正的五四精神南辕北辙了!难怪学者章立凡在一篇论21世纪五四精神的文章中,将中共的做法称为“山寨版”爱国主义。
  真正想了解五四和五四精神,不能听党的,更不能听习总“金科律玉何精甚,颐使气指慢宽衣”(这是一位朋友给我发来的两句话,其中包含了习总的四个典故),还是要听中外独立学者的客观持平之论。
  今天英国BBC发表了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袁伟时先生的文章《“五四”百年之际的铭记与反思》。可能不少人还记得2006年1月11日《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被令停刊风波?就是因为第574期《冰点》周刊刊登袁伟时教授《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一文,引起中宣部强烈不满,在中宣部新闻局2006年1月20日内部发行《新闻阅评》第34期上严厉批评:“为早定结论的历史问题翻案,在党的思想阵地上不止一次地散播有严重错误的观点”“是对我们党倡导的社会主流文化的恶意诋毁”。周强主掌的团中央不敢怠慢,让团中央宣传部出面下令停刊整顿,引起广泛抗争。祸头子正是袁伟时教授啊!
  2011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期间,我曾书面采访过袁伟时教授,他的长篇答问《辛亥革命的性质和成败得失——答高伐林》,当时在明镜旗下网站和杂志刊登,并被他收入《昨天的中国》文集,在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
  下面这篇袁伟时文章提出的诸多看法,各位看法如何呢?


  “五四”百年之际的铭记与反思

  袁伟时,BBC

  袁伟时 历史学家、中国中山大学退休教授

  1919年5月4日,中国北京13个大学和专科学校的3000学生在天安门前集会和参加会后的游行示威,“外抗强权,内除国贼”,引领了持续一个多月、覆盖中国一百多个城市的游行示威、罢课、罢工、罢市,创造了20世纪影响深远的一段辉煌历史。
  百年回首,有三条是不能忘记的:

  第一,正义必须维护,国家独立不可侵犯。
  对现代公民说来,正义——公民自由和国家独立是最高的是非标准。当时的日本入侵中国东北,抢占青岛和胶济铁路,践踏中国主权,是典型的侵略国。当年的日本青年在盲目的“忠君爱国”精神奴役下,成为军国主义者侵略别国的工具。反对他们的侵略行径就是维护正义。百年来对五四运动爱国精神赞扬之声不绝,赞扬的就是反侵略的正义精神。


00.jpg

  一战结束后,出席巴黎和会的战胜国中国要求归还山东,但美英法三强最终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所有权益转让给日本,这一消息引发了五四运动。

  第二,公民自由不可侵犯,法治不能践踏。
  火烧交通总长曹汝霖(曾经手对日借款)的住宅和痛打驻日公使章宗祥,是参加游行的少数学生犯下的罪行。行动的动机是爱国激愤。当时只有北京大学讲师梁漱溟大声疾呼:“纵然曹章罪大恶极,在罪名未成立时,他仍有他的自由。我们纵然是爱国急公的行为,也不能侵犯他,加暴行于他……绝不能说我们所作的都对,就犯法也可以使得;我们民众的举动,就犯法也可以使得。在事实上讲,试问这几年来那一件不是借着国民意思四个大字不受法律的制裁才闹到今天这个地步?”因此,他说:“我愿意学生事件付法庭办理,愿意检厅去提起公诉,学生去遵判服罪。”
  不幸,梁漱溟的意见遭到绝大多数人的反对。此后,学生动辄罢课,有些学生运动暴力行动屡见不鲜,蔑视少数人的权利,沦为暴民专制的工具。据中央研究院吕芳上教授研究,从1919—1928年,138次学生罢课和上街游行事件中,发生暴力事件23件,占21.6%。他们烧报馆,抄部长的家,如此等等,罔顾法纪。
  胡适、蒋梦麟等为此感到非常痛心。1920年5月4日,他们联名发表《我们对于学生的希望》,沉痛地说:“现在学生会议的会场上,对于不肯迎合群众心理的言论,往往有许多威压的表示,这是暴民专制,不是民治精神。民治主义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使各方面的意见都可自由发表。”
  不过,言者谆谆听者藐藐,学生的暴力行动由自发逐渐成为党派斗争的工具。比如1925年火烧晨报馆事件,当时一些学生认为《晨报》的报道没有准确表达他们的意见,那就是站在敌对势力一边,于是把晨报社连同附近20多间房屋烧掉。而背后操纵这一行动的是国民党北京执行部。

001.jpg

  1919年,北京大学的学生举着条幅游行。


00.jpg

  1919年,为响应北京学生,上海也爆发学生游行。

  第三,政务一定要公开。
  五四游行示威,指斥曹汝霖、章宗祥(前驻日公使)、陆宗舆(驻日公使)是卖国贼,直到6月19日,徐世昌总统下令撤除他们的官职,运动才告一段落。
  不过,20世纪30年代以来,认真研究过中日关系史的学者们持平之论,都认为他们在处理中日事务中没有出卖过国家利益。检视他们一生的言行,不但不是卖国贼,而且是当之无愧的爱国人士。抗战时期,不管日寇如何威逼利诱,他们都拒绝与侵略者合作。
  中华民国北京政府从1912年成立到1928年瓦解,尽管政府领导人频繁更换,但都致力于收回国家利权,根本不是什么卖国政府。他们也渴望通过巴黎和会收回青岛和胶济路,废除不平等条约,并为此做了充分准备。就以会上日本振振有词拿出来的“欣然同意”的山东问题换文来说,著名报人王芸生在1930年代系统研究档案后指出:日方提出用日本借款修筑胶济路两条支线,“中国方面乃提议将胶济沿线之日本兵撤至青岛等条件,以为交换……此项换文在当时言之,比较于中国有利。然当时欧战大势显然属于德败,我为参战国之一,关于山东问题,自以留待媾和大会为得计。乃当时中国与日本有此一幕枝节交涉,资为日本后日在巴黎和会中之借口,亦憾事矣。”一个被日本利用的失误,显然与卖国行为不能混为一谈。此外,他们经手的西原借款条件也是优惠的。
  民国北京政府被戴上卖国帽子,是国民党为自己的“革命”行动辩护蓄意制造出来的,史家应该为前人辨冤白谤。政治家和公民应该从中吸取的教训是政务一定要公开。要是当时的中央政府领导人及时披露真相,从短期看,与示威群众坦诚沟通,有可能较快化解对立,出现政府与民间联手对抗侵略者的局面。而从长远看,包括青年学生在内的多数公民会较快成熟,冷静、全面、理性看待一切,抵制极端。从晚清到民国,历届政府都没有学会如何与示威群众沟通,造成恶劣后果,创巨痛深,值得深思。

  新文化运动和“五四”

000.jpg

  五四之后中国爆发的其它学生运动仍然以自由、民主等作为核心诉求。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新文化运动至今仍在进行。

  很多人容易将新文化运动和五四混为一谈,但事实上两者性质和起止时段都不同。新文化运动是19世纪以来,中外知识精英传播现代文明,推动中国社会转型而进行的思想文化运动。
  1.它萌发于1833年,德国传教士郭实腊在广州创办了中国第一份现代杂志《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
  2.它的基本内容是传播现代文明的信念:自由(最早译为“人有自主之权”),法治,民主,市场经济,理性思维(科学)。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以三纲六纪(六亲)为框架的宗法专制制度;反对拜倒在圣贤脚下,以他们的言论为是非标准。
  3.它是社会变革的先导和动力。19世纪,它开始改变精英阶层的观念和知识结构。20世纪更硕果累累,推动了废除以三纲六纪为骨架的中华法系,移植以公民权利为核心的大陆法系;推动了废除以读经为中心的科举制,建立了学习现代科学、文化的教育体系;以白话文取代文言文,实现语文合一,适应工商社会快速沟通和传播的要求;移植了人文、社会科学和现代科学技术;揭露了三纲吞噬人性的本质,为公民的自由、平等铺路;击退了儒教写入宪法的诉求;推动文学革命,促进了文学、艺术全面繁荣。

  警惕走回头路

  快两百年了,新文化运动的追求尚未完全实现,出于不同目的的非议却甚嚣尘上。有三条是关注中国命运的人士值得铭记的:

  第一,识破走回头路的圈套。
  思想、文化任何时候都不可能统一,众声喧哗是现代社会的常态。但是有些言论或明或暗传播宗法专制毒液,人们必须提高警惕,特别不要要让他们毒害青少年。“中国不能实行民主!”“中国应该以儒教为国教!”这是什么话?

  第二,全面、冷静认识现代文化与传统文化的关系。
  论者一再以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的关系为题撰文,强调以下观点:
  1.在社会制度层面,自由、民主、法治是贯彻始终的现代人类共同价值,毫无妥协的余地,以三纲为核心的儒学在这里已没有发言权。
  2.在非制度层面,多元文化是常态,自由竞争,自由选择,自然淘汰。各方君子对传统文化包括对儒学价值的解释,最出色的也不过是有待时间检验的一家之言,不能定于一尊。
  3.移植和借鉴现代西方文化,促进了中国文化研究提高到前所未有的境界,建立了前所未有的新学科,文学艺术的成就已远超前代。所谓中国文化“断裂”,被西方“殖民化”等等,都与实际不符。有些论者搬弄西方极端流派的末技,口口声声维护本土传统,反对“殖民化”,不伦不类,令人哭笑不得。

  第三,坚韧面对社会转型的长期性。
  任何国家全面实现现代化都经过曲折、艰辛的历程。由于历史积垢深沉,加上学习苏联的负面影响,中国现代化之路特别艰辛。不过,市场经济已不可逆转,中国人的眼睛已经睁开,中国共产党也把自由、民主、法治列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循名责实,虽不会一帆风顺,经过长期反复缠斗,现代人类的共同价值终有一天会成长为中国社会正常运作的规则。所有支持改革开放的中国人,请牢牢记住:“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近期图文:

  一个人能多少次扭头装没看到?答案在风中飘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路”  
  
30年前后“426”《人民日报》让我震惊
  
  
一个幽灵,民粹主义的幽灵,在世界飘荡  
  
一本从群众运动角度研究文革的专著  
  
中国与越南的历史情结,剪不断理还乱  
  
总书记审歌记:胡耀邦忌辰再忆一件小事  
  
剥去“社会主义”这层皮看毛泽东时代  



浏览(1463) (22)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9-05-01 00:33:29

突然想到,不能说习总所做的一切对中国没有任何好处。他就像《水浒传》刚开始时,洪太尉放出来的天罡地煞,可能会反向地推动中国民主的进步。

弹簧不就是这样吗,压得越重,反弹得越高。

毛时代结束时,就是这个情况,曾经把中国的政治推向了一个新高度。小习时代的结束,可能也会与毛时代的结束相似。

回复 | 4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9-05-01 00:33:12

突然想到,不能说习总所做的一切对中国没有任何好处。他就像《水浒传》刚开始时,洪太尉放出来的天罡地煞,可能会反向地推动中国民主的进步。

弹簧不就是这样吗,压得越重,反弹得越高。

毛时代结束时,就是这个情况,曾经把中国的政治推向了一个新高度。小习时代的结束,可能也会与毛时代的结束相似。

回复 | 1
共有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