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9,912,13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原来他是这么想的
· 有关种族主义
· 黑帮老大杜月笙
· 阿根廷民族英雄
· 民主党欢迎非法移民?
· 川普的“胜利”
· 一个好大夫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分类目录
【小说】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随感杂谈】
 · 原来他是这么想的
 · 一个好大夫
 · 忽悠治国?
 · 中朝关系
 · 东拉西扯
 · “包子”的“经”
 · “床破”是戏精?
 · 看看人家怎么经营公园
 · 川普这主儿……
 · 永不忘却
【摘编文章】
 · 有关种族主义
 · 黑帮老大杜月笙
 · 阿根廷民族英雄
 · 民主党欢迎非法移民?
 · 川普的“胜利”
 · 我们差点就以为,一切只会越来越好
 · “白左”是祸水?
 · 川普连任机会有多大?
 · 黑暗劳教
 · 于敏构型氢弹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 过年包饺子
【转贴文章】
 · ZT: 杜月笙的女儿自述
 · ZT:恐龙灭绝的那一天
 · ZT:炮友的故事
 · ZT:三个“厉害了”的专家将中美关
 · ZT: “以房养老”的骗局
 · ZT:喝酒
 · ZT:劳东燕: 沉默代表的不是中立,
 · ZT:毛泽东论宪法
 · ZT: 二战最悲催的越狱
 · ZT: 谷歌创始人的老爸
【随手一拍】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 山茱萸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时过境迁 2019-05-09 02:22:27

时过境迁

 

  “六四”事件一晃竟过去了整整30年。当时,我这个曾“上山下乡”9年多的老“知青”是个国家机关的公务员,35岁;现在我已经是65岁的老人,踏上美国的不归路也快30年了。这30年来,我对“六四”事件的看法可以说在渐渐变化和逐步深入了一些;由“六四”刚刚结束时的相对盲目乐观,认为中共根本撑不了多少年,到现在通过对中国传统儒家文化的不断地再认识,感到中国大陆民主的推进需要整个民族积极参与,而不是靠少数精英。

  我是个对政治不甚积极参与的人,而以上提到的东西,说实话根本不是几句话说清楚的,且我个人的政治看法也主观片面。因而,我只能很坦白的说,就自己对“六四”事件现在的认识,只能说“六四”事件是带有民主色彩的,北京青年学生和市民自发参与的,请愿式的街头政治运动。而当时中共决策实际上掌握在邓小平为首的,政治思想僵化的老人帮手中。他们在政治上的极端强硬和毫不退让,造成了请愿者和他们之间矛盾的激化;其实如果赵紫阳为首的中共政治改革派能掌握实际权力,这场政治运动不至于闹到大开杀戒的地步。

  当然,假如真是如此,中共实际上也仍是永久执政党,只不过带有一定的“政治改革”色彩。话说回来了,当时请愿者也没有建立独立政治党派的民主理念,只是希望中共改革派能清除腐败的“官倒”,在政治上延续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形成的相对开明的政治路线。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中共以老人帮为代表的保守派对胡耀邦“纵容资产阶级自由化”十分不满,他们在政治上发动“清除精神污染”运动;这引起当时青睐西方政治体制的知识分子的强烈不满。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和中共老人帮在政治看法上有重大分歧;但他在失去邓小平的支持后委屈的辞职下台。而后是赵紫阳成为总书记,他也在处理胡耀邦去世后形成的请愿运动中,因如何处理上与邓小平有不同政治看法而被迫下台。有关这段历史我就不必再说了吧;反正就是请愿者的抗议惨遭戒严部队的武装镇压。

  在“六四”事件过去最初的几年,我一直有种错觉,认为当时北京各高校的青年学生和参与请愿的北京市民们政治热情很高。现在我觉得,这种所谓的政治热情是建立在对中共或多或少的信任的基础上的。大家走上街头并非要推翻中共,或结束中共的一党永久专制;而是强烈要求在中共所谓的政治改革派领导下,将改革开放路线延续下去。我现在认为这种要求执政的中共成为“青天大老爷”可不是什么民主思想;而邓小平们恼羞成怒的镇压是骨子里视请愿者为“大胆奴才”的。

  在毛泽东为首的中共在1949年建国后,中国的老百姓(当然包括知识分子)是觉的新王朝建立起来了,毛是新的开明君主。中共政权从那时起牢牢地控制着民心。尽管不识时务的毛总是念念不忘他那个“乌托邦”,一次次地搞荒诞且残酷政治运动,最终还发疯般地搞了“文革”;但中国大陆百姓没有改变中共是领导者的印象。当然,老百姓,特别是知识分子中对毛非要搞“乌托邦”不满了;以致毛刚死,毛扶植的文革激进派就立即在中共老官僚的政变下覆灭了。

  在1976年有因周恩来去世引发抗议文革激进派的“天安门广场的四五事件”。这个“四五”事件可没有什么民主的性质,仅仅是对毛支持的文革激进派的抗议。在“四人帮”倒台后,北京和全国各城市的庆祝游行,可以看成是中国大陆老百姓对中共老官僚们的支持,而且还是发自内心的。

  因为毛搞自己主观臆断的“乌托邦”太倒行逆施了,邓小平为首的中共老官僚们重新掌权后便有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他们是相对务实,要发展经济的。随后中共在政治上有相对的开放倾向,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清理历史上的冤假错案”等等。诚实地说,这些举措相当得人心。但我并不认为中共那时在政治上有多么民主。然而经历了“文革”苦头的百姓们是对邓小平们的务实感激涕零,觉得中共领导下的中共大陆要“中兴”。

  我记的我知识分子的老父亲被“平反”了“右派”问题,又是中共党员了,他真是激动万分,那个死心塌地地跟中共走的劲头可真足。我也别在这儿冷嘲热讽,其实我那时也觉得身心挺愉快。像我这样的“知青”当时差不多都这么认为。在农村,邓小平们的务实政策也让老农民们有了生产积极性。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可真是中共专制统治的好时光。然而,社会上,特别是北京高校内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也让邓小平们越来越不满了。他们担心党的绝对领导地位在削弱。其实,在“四人帮”垮台后,社会上民主自由的思维已有所显露。那时北京有个“西单民主墙”,我记的有篇文章讨论“无产阶级专政最终会消亡”;当时在京城内引起市民们的兴趣。

  1977年恢复高考。此后,头两年考入高校的大学生(人们把他们称之为“77届和78届”)应该算社会精英群体了。不过在当时中共的老人帮看来,青年学生中间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严重。当时在中共高层中明显分成两派。老人帮代表着保守强硬,胡耀邦和赵紫阳被看成改革派。现在看来,当时中共的两派都是要中共永久执政的,只是老人帮对社会,特别是高校内“脱离党的领导”已经“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更加警觉。

  我在1980年至1984nia年在上大学,对校园内青年学生思想活跃有着深刻印象。那时基层选举中已经出现不带党派色彩的“人民代表”竞争者。不过照现在的眼光看,就算是当时非党员的竞选者,也没有提出鲜明的民主自由的政治纲领,更遑论将矛头直指中共统治者。我感到当时在青年学生中似乎有着这样一种氛围,即中共改革派是“支持我们的”;“解放思想”是人们的共识。那时总听到“要民主,要自由”的口号,而实际行动却不是这样。

  当时国内政治空气中,对“文革”严酷控制舆论和洗脑的做法相当反感;中共党内鉴于毛泽东的独断专行也明确提出反对个人崇拜。然而,这不表明中共那时改革派有早晚放弃一党专政的思维(据说赵紫阳有最终放弃一党专政的理念,他提出“党政分开”和“政企分开”,以及推行基层选举的改革是佐证);其实就算中共改革派,他们骨子里也是要坚持一党专政的,根本谈不上推进民主自由的制度。这也就是说,社会上,尤其是青年学生中,认为“中共改革派是支持我们的”想法幼稚,太过一厢情愿。而正是这种思维造成了当时民众“政治热情高”。

  中共改革派代表胡耀邦被迫辞职后,社会上倾向改革开放的民众,特别是高校,对中共保守派的政治举动越来越不满,他们对中共改革派深表同情和支持。中共元老保守派的“反精神污染”激起高校师生们的反弹。我回忆,在1986年全国著名高校,特别是在北京的,总是有请愿式的要求“民主自由”的街头游行。而当时以“开明、宽容”自居的胡耀邦也不肯断然否定学生们的行动。这当然让中共保守派很恼怒,最终胡耀邦在失去邓的支持后下台。

  我在维基百科中找到这样的记述:

  (1986年底至)1987年初,中国各地爆发八六学潮;合肥、武汉、上海、北京、昆明、广州、天津等17个大中城市,爆发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反官倒,反腐败”的口号声,震惊中南海。……(此前)邓认为学生运动是“几年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旗帜不鲜明、态度不坚决的结果”,并责问胡耀邦“你难道没有责任?”胡耀邦回答说:“我保留我的意见。”邓小平说:“不是保留,而是要你马上站出来,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否则就放任了资产阶级自由化。”

  1987年1月19日,中共中央三号文件列举了胡耀邦解除职务的原因:“抵制党为反对精神污染和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作出的努力,纵容全盘西化的要求;没有充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只批‘左’不批右;在经济工作中鼓励经济过快增长和消费,造成经济失控;在政治工作中经常违反程序;在外事活动中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经常不遵守党的决议,未经中央授权就讲话”。不过,尽管胡耀邦下台,“他仍然获得中共党内改革派、知识分子及学生的欢迎”。其后的一年多,中共改革派和保守派的矛盾尖锐化,高校学生则站在中共改革派一边。

  这种政治势态下,1989年春天胡耀邦的去世便引发了“六四”事件。我当时生活在北京;那初夏之交的街头政治看起来轰轰烈烈,其实全国范围看,也就是在北京如此。这使得中共绝对掌握权力的邓小平从容调动戒严部队包围北京,最后镇压之。这一武力镇压的结果就是中共的改革派烟消云散,同情和支持中共改革派的高校学生及其北京市民大失所望,其支持党内改革派的“政治热情”也便无的放矢。

  积极参与这场街头政治运动中的高校学生领袖和领头的知识分子纷纷逃亡海外,并形成海外“民运”组织。我认为这时他们才真正竖起民主自由的旗帜。然而,海外“民运”组织没有得到海内外华人的积极支持,此后便逐步衰落。很多人认为海外“民运”组织的衰落是其中绝大部分人的人品太糟糕;我不这么认为。任何政治组织内部都是良莠不齐的。一个政治势力的崛起实际上需要应运而生;而海外“民运”组织没有这个“运气”。老实说,中国大陆的民众到现在也缺少对民主自由的向往,他们怎么能自觉支持海外“民运”组织?我并不是贬低中国民众,中国传统文化中确实缺少民主自由的因素。

  邓小平在“六四”事件后贯彻他的政治上寸步不让,经济上放开的方针。上个世纪90年代后的二十多年,中国经济有了大幅的增长。你可以说这种经济发展是以生态破坏,环境污染和国外资本剥削为代价的,并造成整个社会空前的腐败和道德沦丧;但中国大陆各阶层的物质生活确实或多或少地有了提高。既然中国传统上“民以食为天”;我认为这也是老百姓能忍耐下去的理由。

  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中共内部再无明显的民主改革派出现;那也就不会形成“六四”事件的条件——民众积极支持中共改革派。想到中国民众的所谓“政治热情”就是把自身的希望寄托于中共改革派“青天大老爷”身上,心中也真不是滋味;然而我必须得承认现实。我在大学的同学有在北京高校当领导的。他私下里和我交谈的时候说,现在的大学生已经和30年前不同,并非毫无思想,或没有什么政治理念,而是一种在政治上什么都不相信的不屑的劲头。我因早已离开中国大陆,对国内高校学生的政治状况非常陌生;但我肯定知道,现在国内的年轻人对街头政治确实没兴趣。这算不算他们没有“政治热情”呢?

  如今国内全社会的腐败仍在到处蔓延,不断侵润着各个角落,社会风气只能用末日心态来形容,社会道德规范的遵守已是个大笑话。我想,这也是现在年轻人缺乏远大理想,缺乏政治热情的因素吧?细想起来,现在国内各种政治思潮还是有的,“公知”为代表的全力学习西方,“毛左”为代表的“乌托邦”理念,就算习近平的支持者也是有的;但各种政治思潮都不会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中引起巨大反响。“六四”事件30年之后,中国大陆政治上不断地沉沦。


浏览(1049) (39) 评论(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幼河 回复 万维2019年征文 留言时间:2019-05-10 17:53:41

我这个帖子没有说到百年前的“五四”呀。

“德先生”“赛先生”,呵呵,说实话,“五四”运动对中国的影响是里程碑式的。当然,那时民主和科学只是在中国知识分子当中引起反响。当时中国还是个文盲国家。

希望2019年掀起第二次“五四”运动;这次是全民都参与的。只有这样,中国国民性才能起质的变化。

回复 | 0
作者:万维2019年征文 留言时间:2019-05-10 16:35:22

请问博主是否同意把此文收入万维征文?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19-05-10 11:07:43

我相信博主文中的“中共改革派”意指当时的胡耀邦,赵紫阳等人。。。他们当时还是坚持共产党领导的。

李锐,杜导正等人似乎也是在六四之后才认清共产党的邪恶,从而转向倾向于宪政民主。

当然,经过三十年,我相信现在党内的改革派更坚定了改革的方向是宪政民主,所以基本认同你的结论。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留言时间:2019-05-10 10:58:17

博主是个明白人!本文也是万维少有的好文。

我三十年前在广场冷眼看学运而没有积极参与运动,正是基于类似的认知--中国大多数人更认同的是明君而不是民主!

不过,现在我也认同盘恒博所言。。。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9-05-10 09:18:43

记得当年看吾尔开希几个与李鹏等对话直播,感觉到双方对形势的判断有很大落差。政府方面认为,让绝食结束不是问题。问题只是怎样采取温和的方式做到。而吾尔开希之流认为政府方面已经无法控制局面了,除了与学生领袖合作。这个落差的关键,在于双方对于政府使用武力的可能性的判断。这也是六四的悲剧所在:别说“人民政府为人民”,连“中国人不打中国人”都不再是底线了。

回复 | 1
作者:盘桓 留言时间:2019-05-09 05:16:26

【其实就算中共改革派,他们骨子里也是要坚持一党专政的,根本谈不上推进民主自由的制度。】

总体上,赞同楼主的看法。只是认为中共改革派“骨子里也是要坚持一党专政的”有不同看法。固然,要求他们公开反对自己所在的党,是不现实的。但他们所追求的目标,则是一步步走向民主,最终放弃一党专政。通过阅读一些党内改革派人士的论述和访谈(包括任仲夷、李锐、陆定一、杜导正等),感觉这些老人为了追求理想,已不顾自己的安危,达到了忘我的境界,并大有迷途知返的意味。

所以我认为,中国政治民主化的实现,离不开党内改革派,而且应以他们为主力。一旦改革派在党内占据主导地位,并得到全社会的支持,中国就有希望了。

回复 | 6
共有6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