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列颠地主的博客  
I am a Chinese, living in the UK, majoring in engineering, and interested in Chinese culture  
我的名片
不列颠地主
 
注册日期: 2015-08-24
访问总量: 308,21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借死人来整活人
· 台湾选举后国民党的活路在哪里?
· 新年第一炮,伊朗吃个哑巴亏
· 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
· 美国成立太空军的理想很丰满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6补)
· 祝贺英国保守党胜利,脱欧即将完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旅游】
 · 中国兰州之行
 · 八月份陕西宝鸡行
【非原创博文】
 · 粟裕将军指挥的豫东战役
 · 许世友、粟裕在济南战役中的角色
 · <转载> 抗日战争中的“铁军”
 · 谁说张灵甫将军不是抗日名将?
 · 夫置之死地而后生---特种兵野战实例
 · 书评: 《大清相国》
 · 关于中国和印度的‘藏南’之争
 · 名家说戏: 陈素真的豫剧《宇宙锋》
 · 专家评戏: 梅兰芳的唱腔点滴
 · 看京剧名家怎样吐槽
【热点时事】
 · 借死人来整活人
 · 台湾选举后国民党的活路在哪里?
 · 新年第一炮,伊朗吃个哑巴亏
 · 祝贺英国保守党胜利,脱欧即将完成
 · 谁来给民主的香港擦屁股?
 · 马蜂窝里乾坤不大
 · 香港区议会选举不值得大惊小怪
 · 解析一下美国国会的《香港人权与民
 · 香港社会各阶层态度的初步分析
 · 香港暴乱,到了秋后算账时
【英伦风光】
 · 跟踪、记录‘昙花一现’过程
 · 昙花开
 · 叶落归根好,好沉重
 · 魚翅瓜
 · 初游马德里
【工程学】
 · 美国成立太空军的理想很丰满
 · 一句话捅了马蜂窝
 · 聊聊飞机的可靠性
 · 一则有关中国技术引进的往事
 · 干它一票,迎接 WTO
 · 再谈大飞机的制造技术
 · 面条是如何做成的 (二)
 · 面条是如何做成的 (一)
 · 谈谈"3D打印"技术
 · 侃侃航空发动机的难度
【艺术】
 · 《都挺好》揭示的社会问题
 · 古诗赏析 (9) 春夜喜雨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八: 《西厢记》中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七 张派名剧《西厢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六: 生活不是绯闻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五: 张派青衣的一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四: 关于"十旦九张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三: 张派青衣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二: 旦角的花衫
 · 闲谈京剧流派之三十一: 王派名剧《
【文史】
 · 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6补)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5)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4)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3)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 (2)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 (1)
 · 30年后再读一下‘四二六社论’
 · 五四到六四,国家的执行力的变化
 · 长春战役中解放军的战争资源分析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网络日志正文
五四到六四,国家的执行力的变化 2019-05-15 18:05:24

国家的执行力,是一个国家运用其强制手段来体现国家意志的能力。当然,在一个文明的国度里,这个强制手段的运用是需要法律授权的。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许多国家对于青年学生的群体政治事件却往往要网开一面,具体的例子有不少,其中就包括中华大地上的‘五四运动’、抗日救亡时期的‘一二九运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红卫兵’、和‘六四动乱’。每一次运动都体现了国家机器和学生群体的对抗,并影响了一个时期的国家命运。

这几次事件也反映了国家的执行力的演变,其影响因素里既有民众和政府对青年学生的宽容与呵护,也有国家内忧外患的内部环境和强敌窥视的外部环境,还包括一些政治势力对学生运动的运用。真正威胁到国家稳定和政权生存的是1989年的64事件。

所幸中国政府并没有被传统的观念所束缚,在最后关头不得不采用了最终解决手段,恢复和局势。

就当时学生运动的表现形式来说,与殷鉴不远的文革没有根本区别。现在还有一种声音,说学运的起因是426社论,矛盾的焦点还是426社论,这是荒谬的。

426社论过后,人民日报还有一个429社论,当时的高校三天前刚听了426,接着就来了429,两者明显是不一样的。但是,运动们偏偏就是揪着426不放,还要人民日报公开纠正,难道429 的纠正不算数?赵紫阳从朝鲜返回后央视、新华社等一系列的喉舌的言论也不算数?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专制、残酷,在特定的时期代表的是国家机器的执行力。83年严打的事知道吧?其力度仅次于50年的‘镇反’,当时的老百姓对于政府收拾那些社会捣乱分子们可是赞成的,当然也知道矫枉必过正的道理。再举例还有1959年的西藏平叛,也是军事行动,甚至还动用了航空兵和苏制轰炸机。怎么到了89面对运动们就要政府忍让了呢?把‘刑不上大夫’不过是换成了‘刑不上书生’,不一样是要维护特权吗?这可是和运动们追求的所谓‘平等’、‘民主’背道而驰的吧?

这世界上最容易做的事,是对别人的主张一味地贬损。不说其它的事,就针对64广场时间,谁有比戒严更好的方法来恢复社会秩序?说说看?

【回安博】

安博好!在跟帖的地方不知为何贴不上去,权且放这里。

你还真是没有听懂我的话。节外生枝的话题一个接一个,又是一位还有些交情的网友,我总不能下逐客令吧?

好吧,咱就聊一聊物理学吧。一个物理过程的发生,从热力学上来说,是一个自由能的转移过程,它的驱动力是系统的自由能降低,是趋势;从运动学上来说,它需要满足过程发生的条件,是过程。

李登辉讲过,‘民之所望,长在我心’,这是热力学,是理想;那台独能不能搞呢?如何来搞呢?这是运动学问题,到现在不也还是进行时吗?有一些过程的发生,还需要一种特殊的媒介,叫催化剂。

愚蠢的执行力那叫瞎指挥。但是瞎指挥也不是谁都能指挥得动的,总要有些资源和筹码。一旦搞砸了,下次再瞎指挥谁还听你?不过话说回来,有指挥总是比各自为政要好一些。

什么时候河南的经济成了‘血液经济’了?不就是驻马店上蔡的卖血群体吗?三年困难时期的事是人祸和天灾,人祸是共产风,领导一声号召,好像就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了。但是,愚昧人还是没有清醒者多。知道‘人民公社’运动吗?就是从我老家那里搞起来的,至今老百姓们还把1958年毛泽东视察的日子当成节日来过,可是我们那里还没有饿死人的记录。谁信呢?爱信不信,是吧?

我再给你说一个执行力的例子。知道啥叫‘慈不带兵’吧?大家你好我好,终究是嘴上的功夫,办不成事的。当年老蒋的军队为什么干不过共产党?心慈手软,没有执行力,所以区寿年、张灵甫、黄百韬落难时没有友军来救。共产党的军队的军纪森严,那时肃反杀出来的,老许打越南时当司令,不还是要在战前颁布杀气腾腾的军令?

美国人夸口你们的民主有多好!当年跟英国人法国人学的吧?可是,英国人的懂秩序,是在小学和中学一点点教育出来的。本市最好的中学,开学第一天,家长一个个兴冲冲地领着孩子到学校里开‘欢迎会’,结果听到的是纪律主观老师的一条一条的校规校纪,明确告诉每一个人哪一条是够记过的、哪一条是要开除的。这是什么?还是执行力。换句话说,没有规矩难以成方圆。


浏览(457) (0) 评论(2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安博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9-05-16 20:09:29

明白你的意思,之所以和你嗦了这么多是因为我相信你不是赵家人,而是一位有“工程师治国”情怀的工程师。这种人相信一个客观的真理和抽象的实体,但可惜这种理念被利益集团利用,从而推向了极端。

八九学运我们都是过来人,定性上直到今天从来都没有松动过,赵紫阳不过说出了他末日的无奈,如果你读不出这一点实在很可惜。

回到我们对话的开头,对你所崇尚的无原则无节制的执行力泼些许冷水。三年困难时期受灾最重的几个省都是执行力最好的省份,河南的血液经济而导致的艾滋病泛滥也是执行力,还有河南的镉小麦和镉大米也是执行力。离开了人文情怀,执行力就可能是灾难。

如果你没有看过河南艾滋病报告,建议你找来看看。缘起于一位“懂医学”的领导,我也相信他不是有意的,但他的一知半解和无节制的执行力酿成了巨大的人道灾难。

回复 | 1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fuyuhai1 留言时间:2019-05-16 18:54:34

客官扯远了。

回复 | 0
作者:fuyuhai1 留言时间:2019-05-16 18:10:09

楼主观点扭扭捏捏,不够彻底。愚见以为,六四流血这事还得怪国民党蒋介石,假如当年他那个政权心能足够黑,脸皮能足够后,手段能足够狠,中共早就被毁尸灭迹了,哪里会发生什么六四?但也不能光怪蒋介石,至少还能追溯到秦始皇,当年他要是像白起那么敢杀,那么有“执行力”,哪里会二世而亡啊,现在的天下必定还姓着赢呢。

回复 | 1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5-16 15:56:55

你的问题我已经正面回答过了:“对学运的定性”是解开问题的钥匙。’

-----------

这把钥匙已经被反复证明不好使了,连赵紫阳都用不好,还有比他能耐更大的?

这样吧,我把危机百科的运动介绍贴在这里,你自己看看,有兴趣的就自己写段子。再冒出任何新概念来,不在我的关注范围,就不陪你聊了。这话容易听懂吧?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5%9B%9B%E4%BA%8B%E4%BB%B6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9-05-16 12:18:42

你的问题我已经正面回答过了:“对学运的定性”是解开问题的钥匙。

回复 | 1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5-16 11:34:20

安博,我仔细读了你的三个回贴,没有一个敢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指明一个具有操作性的办法,让学生们开始吃饭,撤离广场’。

这个根本问题无法面对,再谈论其它就无济于事了。

欢迎你继续回帖,我不删帖(人身攻击帖除外)。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9-05-16 10:03:49

至于正义,是你试图用权力对于国家和舆论的占有优势来说明权力自己的正义。这最轻地说也是权力的傲慢,所以就不要奢谈“国家”和“大众”,用这些不能说话的主体来粉饰权力的傲慢和腐败。

回复 | 1
作者:安博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9-05-16 09:44:42

你要问我有什么办法,我的回答是对学运的定性本身就决定了处理的办法,如果你觉得反腐败反官倒这样的诉求就是颠覆政权秩序,你的处理就是正确的。

回复 | 1
作者:安博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9-05-16 09:30:20

秩序是什么?是权贵可以凭借手中的权力肆意赚夺别人的利益而不许别人过问?政府通过一些列的操作将学运定性为政治上的反面,最后用处理敌我的极端手段处理之。你这里试图用结果来证明前提就像你把刑事犯和学运混为一谈一样,不是概念不清就是想浑水摸鱼,掩盖腐败。

回复 | 1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9-05-16 06:43:01

如果没有办法,就别在这里空谈什么正义了。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5-16 06:39:48

我的立场就是支持恢复社会正常秩序。安博你呢?请你是不是回答我博文中最后一段的问题,指明一个具有操作性的办法,让学生们开始吃饭,撤离广场?我量你也不知道。试试?

回复 | 0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9-05-16 02:37:59

对不起前面涉及了个人的可能职业,教书之人首要的是概念要清,你将几件完全不同性质的事情混为一谈让我诧异,才发出此问。

正如你也同意的,对此事的看法就是立场问题,如果你是权贵或者权力受益者,你的立场很正常。因为此时所谓的国家就是你自己,秩序就是为你的利益服务的。另一方面,学生要求反腐败反官倒也是在争取他们的权利和利益,他们不想因为“他爸不是李刚”而没有上升的机会。 在此,他们和你有同样的正义性,你的权力并不能赋予你更多的正义。

回复 | 2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5-16 00:31:01

记得地主好像是个教授,怎么这里概念混得一塌糊涂!

呵呵!您抬举我了,我在英国不是教授。

文革是‘炮打司令部’,红卫兵们发起、全国的造反派们‘踢开党委闹革命’,上打刘邓陶、下打牛鬼蛇神,学生就是炮弹,第一批炮弹。8964的发动者后来不灵了,真正的领导者都知道是谁。

‘八九学运学生上街游行和83年严打所处理的刑事犯性质一样吗?’

两者的相似之处都是国家用强力手段处理,一个是针对一部分学生、一个是针对社会人员。难道不是吗?什么是刑事犯?坐实了违反刑法的才是刑事犯,并不分什么学生和流氓,只要触犯了国家法律,性质就是一样的。

好一个轻松的矫枉过正,如果里面有你的儿子你还会认可矫枉过正吗?

对事不对人。慈不带兵、义不理财。83年严打,确实是下手很重,当时的国情就是这样,拿现在的眼光去评判30年前的事,你永远看不到正确的东西。啥叫‘摸石头过河’?那可不是一句空话,总有踩空的时候。

‘说穿了这就是立场问题’

没错,就是立场问题。正义,对我来说就是维护国家稳定。

回复 | 0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9-05-16 00:02:08

记得地主好像是个教授,怎么这里概念混得一塌糊涂!

八九学运和文革没有根本区别吗?文革的发动者领导者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八九学运的发动者领导者是谁?它的目的是什么?

八九学运学生上街游行和83年严打所处理的刑事犯性质一样吗?好一个轻松的矫枉过正,如果里面有你的儿子你还会认可矫枉过正吗?这是不是”最容易做的事“就是说别人?

正如我起先对你的回复,说穿了这就是立场问题,用一个抽象的“国家”概念忽悠不来正义。

回复 | 3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5-15 21:25:39

‘老邓的三观确实没法判断,所以老邓认为自己做的对还是做的错这事我们不可能知道。 但是老邓行事的屁股坐在哪里是能够判断的。’

-------

香椿博理解错了。‘屁股决定脑袋’是说职务和责任决定一个人的思维。作为‘军委主席’,中国特色政权的实际掌舵人,就是国家稳定的最后一道防线了。前边的从国家教委、书记处、政治局、常委会一个个都不灵了,他要是不出来,那就不是邓小平了。再举一例,都说老华是个厚道人,到了关键时候,还不是把江青春桥们一锅端了?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5-15 21:19:12

‘但是,毛泽东如果掌控国家绝对不会对学生进行屠杀, 即便知道学生背后藏着一堆乌龟王八,山猫野兽。’

------------

完全同意香椿博的说法。当时的国家安全部不是吃干饭的。还别说安全部,连‘美国之音’电台的广播都已经公开地全天候支持中国学生运动了,到底播放了多少‘据未经证实的消息’,哪个为64叫屈的人出来说说看?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把学生摆在什么位置呢?他们明明就成了别人用来挡共军子弹的盾牌了。凭什么呢?就凭中国前有‘刑不上大夫’的古训,后又自段祺瑞、蒋介石到后来的啥啥啥的‘枪不打学生’的惯例。但是,总是要有人出来干脏活的。

再说,还是把‘屠杀’的概念搞搞清楚。屠杀是无差别的杀戮。哪个指控共军‘屠杀’的出来讲一讲让大家开开眼?讲讲天安门广场上静坐的学生是有秩序地安全撤离了?还是被屠杀了?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9-05-15 20:49:03

【因为各人的三观不同。老邓想的是什么,那是屁股决定脑袋的事,岂是你我能参透的】

老邓的三观确实没法判断,所以老邓认为自己做的对还是做的错这事我们不可能知道。 但是老邓行事的屁股坐在哪里是能够判断的。

回到原来的话题, 学生确实是被毛泽东惯的不轻, 当时没有人相信军队会向百姓开枪。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5-15 20:44:53

我对赵紫阳和邓小平都没有半点好感, 尤其是赵紫阳身边的那群狗儒们更是混账透顶。

但是,毛泽东如果掌控国家绝对不会对学生进行屠杀, 即便知道学生背后藏着一堆乌龟王八,山猫野兽。

但是,老地主说政府的执行能力这一点我是赞同的。 再坏的政府也强似无政府, 这话好像是林语堂说的。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5-15 20:14:28

哈哈!多有得罪啊!请包涵。现在的人看不起小个子,哪里知道小平的能耐?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ocelot 留言时间:2019-05-15 20:11:07

不错,你说的都是事实,退让的是政府一方,从国家教委的何东昌、书记处的芮杏文阎明复、政治局的李铁映、直到常委会李鹏,不是一次次表态劝解?直到大祸临头之前,赵书记连“来日方长”都说了,也一样不顶用。

那个说政府“专制”、“残暴”的人,对此作何解释?

再说,江青的问题是如何解决的?民主吗?万维网有谁为那四位叫过屈吗?

回复 | 0
共有24条评论  当前为第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