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子林的博客  
过好每一天,善待自己  
        http://blog.creaders.net/u/951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子林
 
注册日期: 2015-03-18
访问总量: 111,44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汉口三阳路背后的故事 (1)
· 从FF日记想到的
· 她的一句话,令人肃然起敬
· 那年,我参加了抗击非典 —
· 回老家:十二圩
· 给约旦酋长针灸,酋长让妻儿先扎
· 亲历1949年重庆解放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好好学习】
 · 汉口三阳路背后的故事 (1)
 · 从FF日记想到的
 · 她的一句话,令人肃然起敬
 · 那年,我参加了抗击非典 ——
 · 回老家:十二圩
 · 给约旦酋长针灸,酋长让妻儿先扎
 · 亲历1949年重庆解放
 · 那年,那船,与
 · 丈夫不育,42岁女博士人工受孕成功
 · 少年梦想:西崽
存档目录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2/01/2016 - 12/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网络日志正文
顺勢而为,逆流而上 ——感恩江(苏)湖(北) 2019-05-19 13:49:12

                顺勢而为,逆流而上

                       —感恩江(苏)湖(北)

1.

1948年冬,一艘名叫沙市轮的美制登陆艇在汉口城区东北部长江边人称分金炉的附近停了下来。船长殷平志有意在此抛锚:一来方便搭乘该船的他妹妹一家五口在此登岸。二来马上过汉口港海关前,避免相关部门稽查,毕竟违规载客是不允许的分金炉附近没有可供大船停泊的墩船,沙市轮在江中抛锚后,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跳上划子,向江北岸驶去。


殷船长的妹妹殷秀英, 江苏仪征人,夫君邓新享湖北黄陂人,1944年在南京下关日机轰炸中遇难去世。殷女士于苏北十二圩乡下靠着娘家的扶助含辛茹苦拉扯着几个孩子. 1946年把18岁小名四圩的二儿子托付给当船长的哥哥殷平志上船谋生眼下四圩刚刚转正舵工。趁着沙市轮停靠十二圩之机,仗着船长是自己舅父而不用请示,四圩携母亲及弟弟妹妹一共5口人顺利搬上了当时长江流域马力第一的庞然大物。


 沙市轮装载军需货物从上海出发终点站是重庆,不是客轮不需要一站一站地下客上客。离开上海不久, 付水手长意外因公身亡 ( 天冷,船舱底火盆加热因空间狭小不透气, 煤气中毒所致。)那时,长江流域各主要港口有海关稽查:包括清点人数等等。下一站南京港海关之前,必须把这事处理。船长临时停靠十二圩如意码头。殷船长是十二圩人


仪扬运河入江处就是十二圩,相传是长江冲积形成的沙滩,久而久之老百姓筑圩防水,共17道。十二圩因处在第十二圩坝地段而得名。自清朝同治年到抗战之时,十二圩为两淮盐务汇集转运重镇。(淮盐因淮河横贯江苏盐场而得名。淮南之盐煎,淮北之盐晒。清顺治年代,两淮盐税收入占全国盐税总数的62%。民国时期,两淮盐税占全国盐税收入三分之一以上。)鼎盛时有街市5华里,商铺400家,人口20万,称江北小上海,吸引着长江流域的人们来此谋生糊口落脚安家比如湖北长江边一个叫五通口的镇子,就有不少到十二圩的东漂.


内战时期的1948年人心惶惶民不聊生。十二圩兵荒马乱,抬头修筑工事,低头荒草野丛实际上,自抗战之后,所谓江北小上海的十二圩被日军狂轰滥炸,渐渐萎缩,退出了历史舞台。看到这且衰且败的十二圩,船员们都劝四圩赶紧利用这个天赐良机把全家搬出去。


搬出老家十二圩一直是四圩梦想。但是搬到哪里呢?上海,上海好,上海大,但是上海姓上流富贵钞票,虽然舅舅殷船长在上海有幢三层楼洋房,姐姐冬芝也刚嫁到上海。可这一家四张嘴八双筷子的柴米油盐,那就不是走亲戚的酱醋茶了去宜昌吧?如何?宜昌上下游时都会停靠,开支消费都可接受,再酌摸想一哈呢,举目无亲啊。原先指望年长他5岁在南京火车站工作的大哥-“大圩”-家里的长子,把一家人迁到南京,弟弟妹妹们再打点小工,糊口应该可以。但大圩对家里人的生活不是很在意,也没兴趣改变家里一贫二穷的底色。兄弟倆曾为此有过爭吵。看来只能指望自己靠着舅舅吧。这不,刚刚上船二年,就像坐飞机一样从服务生,跳过水手,直接当了舵工。舵工,顾名思义,是可以摸船舵的人。大海航行靠舵手 舵手又叫四分之一船主,英文是“quarter master”. 


想到这里,四圩一跺脚,三言两语告诉母亲他的想法,很快用划子,把几块木床板,木碗柜,大水缸,祖传柏木八仙桌和四条八仙凳,小板凳,棉花絮,衣服杂七杂八搬到了大船-重庆庆华公司旗下的沙市轮。


十二圩的江水清而深,当船从十二圩码头缓缓离岸后,殷秀英才向自己的哥哥殷平志船长说明情况。看着这一家人, 殷船长对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没有微词,立即吩咐水手长腾出房间,让厨房准备伙食。


后来, 四圩才知道, 这是他所在船最后一次停靠十二圩如意码头。不久, 内战升级,长江航道全面停运。 他与船一起被困在重庆, ‘百万雄师过大江“, 直到1949年底重庆解放。


2.

清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马关条约签订后,日本人在汉口麻阳街上设日租界,并在今江岸货场黄浦路大门左侧近百米围墙处筑炼铁炉,该区域由此得名分金炉。后因燃料和技术不足而关闭。此后,一些打鱼、割草人家在此搭棚盖房,逐渐形成居民区,称分金炉  


1946年,四圩第一次随船到汉口就探访了分金炉。

那次,美制登陆艇华113停靠汉口民生路2码头之际,四圩就动了去他舅舅殷平志船长家的念想。 汉口民生路距殷船长住的一元小路不过3-4里路。 但看看自己的旧式棉袄,耳边响起 船上伙计们的嘲笑他马褂先生,他犹豫了徘徊了舅舅在上海的家他去过。那是三层楼的洋房。那时候他还小,是随着母亲一起去看母亲的母亲也就是他的外婆,还有他的姐姐殷船长很孝顺,把四圩的姐姐冬芝从十二圩老家带到上海照顾殷船长的老母亲。后来因抗战转到重庆,姐姐东芝也随着一起去了重庆照顾自己的外婆殷船长的母亲。但舅娘们就不一样,四圩喜欢大舅娘,不喜欢小舅娘,他怕小舅娘瞧不起他。想到这里,他打消了去舅舅殷船长家的念头。转而向路人打听分金炉在哪里?


路人指着马路旁边的路灯说:

   “沿着江边往下游方向走,路灯完了的地方就是


走惯了坑坑洼洼田梗的四圩,不一会就把有路灯亮的地方走完了。路上特别安静,行人很少,他庆幸自己是穿旧式棉袄的马先生’.  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呦。


左顾右盼地, 终于看到了一位行人, 肩上扛着个扁担,四圩答讪问:

  “分金炉在哪?

  “跟我走吧

  “你知道分金炉?

  “你到分金炉干嘛?

  “我是第一次来武汉, 我想找我的姨父, 他叫黄卷子


殷平志船长有三位姐姐,一位妹妹, 其中大姐和二姐是同母异父, 就是说, 他母亲是带着二位女儿嫁给父亲的。 大姐虽然出生在十二圩,却早早回到父亲老家湖北,夫君黄显祥,小名卷子,曾在十二圩三姐家做过帮工。 三姐是殷家四姐妹中嫁给最好也就是最有钱的人,有很多生意殷平志船长少年时也在三姐家帮过工。黄姐父回到汉口后在麻阳街做小生意,一贯讲究穿着打扮,爱整洁爱漂亮。大姐生育了二位女儿,取名六斤”“小斤,没有儿子还在十二圩时, 曾提出把四圩过继给她,殷秀英没答应,由此,姐妹俩彼此产生了不愉快。大姐一家回到汉口后,这殷家姐妹们也没来往了。倒是殷平志船长,任淞汉引水员期间,船到汉口常看看他姐, 见她们住房条件差,就地把她们租居的房子买了下来。四圩要找的分金炉就是他舅舅殷平志买的房子大姨妈住的地方。


路人一听是找黄卷子,非常惊讶:

 “黄卷子, 我认得他呀,你是他什么人?

 “我从苏北十二圩来..........”


从汉口市中心江汉关繁华地段走到路灯都没有的分金炉区域,四圩这一二个小时的步行,不感到累,他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他即将见到的大姨妈,他只记得大姨妈长得像外婆,说话像,走路也像。


麻阳街的房子周边环境与十二圩差不多, 房屋低矮,四周漆黑,深秋时节, 万物寂籁,除了荒凉还是荒凉。


走过几条曲曲弯弯煤渣黑土凹凸不平的小巷,来到一排矮小的砖瓦房子前。好像是第二间房子吧,路人 刚到门口就大声喊:


你们 屋里 来了 远方 大客人


屋里点是煤油灯, 听见叫喊声,有人应声答到:


哪个客人?


四圩边开口了边把腿抬了一下, 跨过门坎:

大姨妈, 大姨爹, 我是四圩


只见一位中年妇女马上站了起来,走过来, 拉起四圩的手, 瞧了几眼,不一会,眼泪夺眶而出。


屋里大约坐了几个人,煤油灯下, 四圩看不清每一个人, 也不好意思问都有些谁。大家唏嘘了一下, 扯了点家常, 四圩坐了一下后就告辞回船了。


3.

一路逆流而上的沙市轮,缓缓地开,殷秀英白天在甲板上看着两岸风景,晚上在船艙里想着明天。 船上这饭来张口的日子,真好,厨师做的淮杨菜非常可口她真希望就这样坐下去,一直坐下去,该多好殷秀英是位有主见的江北女子。她不容置疑确定她们全家要去的目标:汉口。虽然二儿子提出宜昌,那稚嫩的肩膀扛得起这一家四张嘴的吃喝吗?哥哥在汉口有房,给大姐也买了房,哥哥是船长,在全长江鼎鼎大名,在中游湖北数一数二在哥哥眼皮底下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他不会不管的。想到这,殷秀英不再讨论什么事,她每天都在笑,丈夫去世后几年了,她从来没有这么舒心过。大儿子留在南京做了上门女婿的不悅也烟消云散。


大船在分金炉抛锚后,四圩跳上了 一艘小划子,先上岸给居住在分金炉麻阳街60号的大姨妈姨父报信。


很快,大家喊了个划子准备把所带杂物什么的一次性搬上划子。但划子装完东西后,迟迟不肯靠岸,在江中打转。原来是费用问题。划子老板想,能够坐这么大洋船的一家人,那得花多少钱?相比之下,我这点钱算什么?看看这几位江苏来的的男男女女,在船上过了好几天饭来张口的幸福生活,滋养的精气神初见成效就说殷秀英吧,时年44岁,操着一口扬州话,举止言谈都带着几份江沪人的味道,在汉口人眼里,这洋气呀。这家人不缺钱呀,这个叫四圩的小伙子穿得也蛮刮气划子老板越想越觉得自己要的价不高。


这边四圩越想越生气,此时此刻感到了钱的压力,和十二圩乡下不一样,汉口这个城市里,什么都要钱。刚刚在十二圩搬家用沙市轮自己的划子没要钱呢。你这个分金炉郊区的土划子怎么漫天要价呢?江汉关龙王庙的划子也没有你这样收费的呀?买卖双方僵持不下。后来经过分金炉黄卷子长时间协商,划子终于靠了岸。


在搬东西时,划子偷了一捆粉条,一个木制大锅盖在划子上也忘了拿。    几十年过后四圩变成了老四圩,他仍耿耿于怀那个划子老板.


原来,1944年前后,美军为在诺曼底登陆建造了一批舰艇。二战结束后,美国将一部分舰艇赠给当时的国民政府,即中字艇华字艇。其中,有些舰艇填充军备,有些划归当时的民生公司和招商局使用,比如南丰轮,沙市轮.


抗战期间,湖北省建阳““建夏二艘船在军运中被日机炸沉于川江。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赔了二艘华字艇,湖北省建设厅取名宜昌“”沙市”. 因受航线限制,又无经费改装,就租给重庆庆华公司,航行申渝,即上海到重庆.((1)上海有二个简称: 战国时期,上海是楚国春申君黄歇的封邑,故上海别称  ‘是一种竹编的捕鱼工具,先民们在淞江和大海以捕鱼,后来扈=沪。(2)重庆境内的嘉陵江古称渝水)46岁的殷平志船长受聘离开安孚公司的南丰轮来到沙市轮。


登陆艇钢板厚实,耗油量大,在江中劈波斩浪异常轻松。长江上有几艘美式登陆艇晃荡呢?又有几位老百姓能在解放战争期间于浩瀚无垠的长江乘坐美军登陆艇游哉悠哉呢?


从江苏十二圩到湖北汉口,殷秀英一家在分金炉江边的烂泥巴滩上留下了第一只脚印。


半个世纪后的2004年,老四圩搬进了临江第一批带电梯新楼房-正是当年从江苏登陆汉口的地方. 当初的分金炉赫然挂在沿江大道十字路口红绿灯处:分金街,不远处,是地标性建筑武汉天地,高耸入云,夜幕降临时,灯光闪烁,照亮了街道,也照亮了江滩。


浏览(243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