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矮  
人生的一些痕迹  
我的名片
老矮
来自: 中国湖南省
注册日期: 2006-10-27
访问总量: 485,57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老矮疫情周记6 购枪
· 老矮疫情周记5 头顶之刀落下
· 老矮疫情周记(4)发混的美国佬和
· 老矮疫情周记(3)迈克的失业
· 老矮疫情周记
· 牡丹怨
· 钱粮湖农场的故事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本人习作推荐】
 · 老矮疫情周记6 购枪
 · 老矮疫情周记5 头顶之刀落下
 · 牡丹怨
 · 小镇
 · 吃酒席
 · 老蔡盯梢的故事
 · 何秀才和张眼镜的故事
 · 湘西小城难眠夜
 · 回老家
 · 水田里的动物世界
【体育人生】
 · 被枪毙的女排教练
 · 武汉体院同学录(3)姜哥
 · 武汉体院同学录(2)叫鸡公邱哥
 · 武汉体院同学录(1)红鼻头
 · 带小学生们看电影
 · 好心的女同学
 · 命运的偶然性
【悠悠乡间少年不愁】
 · 老汉追鸡
 · 抬“轿子”
 · 过去的哥们 (1-9)
【鬼扯腿的事情】
 · 老矮疫情周记5 头顶之刀落下
 · 钱粮湖农场的故事
 · 猫的微信群
 · 补牙
 · 已删
 · 和鬼佬男女同宿的一夜
 · 孕妇?还是不是孕妇?
 · 乡村随笔(1) 骚鸡公
 · 空白
 · 可爱的美国佬
【旅游】
 · 台湾中坜行(眷村)
 · 台湾中坜行(慈湖,石门,夜市)
 · 台湾中坜行(1,2)
 · 京广行随笔
 · 独行欧胡岛(1)美军战舰沉没的地方
 · 携90老母玩大海
 · 湘西掠影图片集
 · 湘西凤凰挨宰记
 · 老漂客重回Ocoee河
 · 08年四川行
【在美国晃荡的日子】
 · 老矮疫情周记(4)发混的美国佬和疫
 · 老矮疫情周记(3)迈克的失业
 · 老矮疫情周记
 · 新年礼物
 · 底特律追撵肇事大卡车(2)
 · 底特律追撵大货卡(1)横祸
 · 内急的老美司机-- 兵爷
 · 李鬼下面记(留学生活1)
【莽撞时期】
 · 四少年文革出走记
 · 钻电影
 · 和女同学打架
 · 纵火记:我也是那冬天里的一把火
【也来小资一把】
【居家生活】
 · 春天 竹林 韭菜 美国腊肉
 · 老矮湖南家常菜系列(1)
存档目录
05/01/2020 - 05/31/2020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5/01/2018 - 05/31/2018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5 - 12/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2/01/2015 - 02/28/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2/01/2014 - 02/28/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04/01/2009 - 04/30/2009
03/01/2009 - 03/31/2009
10/01/2008 - 10/31/2008
09/01/2008 - 09/30/2008
08/01/2008 - 08/31/2008
07/01/2008 - 07/31/2008
11/01/2007 - 11/30/2007
06/01/2007 - 06/30/2007
03/01/2007 - 03/31/2007
02/01/2007 - 02/28/2007
01/01/2007 - 01/31/2007
12/01/2006 - 12/31/2006
网络日志正文
四少年文革出走记 2009-03-19 13:30:31

1. 计划

文革期间,蔡翎,冯松,卓乐盼,罗新华和我决定出去闯一闯。有人提议去昆明,说那里四季如春。更重要的是昆明很遥远,坐火车要很长时间,光这一点就让人振奋。

“越远越好!” 冯晃着大脑袋一腔激情。那时的冯松个子矮小,但头的发育明显快于躯干,因此被叫做冯大头。大头内向,寡言慎行,参与坏事时比较被动,这次他却一反常态,大家虽感意外但一致附和。这时,卓乐盼挺着细长脖子建议,说行动必须越快越好。卓身材属于高、瘦、弯、薄型,走起路来如踩在海绵上有起伏。但这些都是过去的形象,几年后随着发育成熟他们都成了大帅哥。

计划很快被敲定,星期天上午n点在衡阳火车站大樟树下碰头。

蔡翎临阵逃脱。其余人准时到达樟树下。

2. 出发

打溜票是必须的。

我们研究着往西南方向的列车时刻表,一边强化被逮后的口径:“我们是昆明的学生,在衡阳得了脑膜炎,病已痊愈,要回家。” 

如今看来这是个很弱智的理由。该点子是卓乐盼提出的,他爸爸是市立二医院的外科主任,我们没理由不接受这条具有医学背景的提议。强化了口径后我们去到进站口实施行动。

卓为人老练见过世面,自然由他领头。到了检票口,卓态度诚恳地请求检票员放我们进站,得到的却是厉声地呵斥,“滚!”

于是,我们试图从左边的出站口闯关,结果仍然一样。

无奈之下旅行团只能执行第二套方案,即从车站外的交通道口潜入。晚8点半有一趟衡阳发往湛江还是南宁的慢车。

天终于黑下来。几人从老远的铁道口摸入满是轨道和车辆的车场,远远望见那趟绿皮列车顿时激情万丈。

3. 偷袭成功

待发的列车停在2站台第4道。我们借着黑夜潜行。突然被一道手电光罩住,“你们这些王八崽子在这里做什么!”那是位列检工人。众人像犯案小偷拔腿往前狂奔。

到安全地段后我们停下脚步探讨如何进入列车。车窗是有打开的,但我们处在非站台那面,窗户离地面高,够不上去。正在六神无主之时发现前方有节车厢的门开着。几位耗子似地溜 进了车厢。 

旅客没进站,车里的静寂让我们有些恐慌。突然听见有人大声说着话走过来。八眼相互对视,罗新华首先开窍,低头就往座位下钻。余下的紧接着都哧溜溜地消失到座位下去了。

不知何时车箱外人声鼎沸,旅客进站了。我们从座位下爬出来找好位子坐下,望着窗外那些拎着大包小包大呼小叫的人群,失败感全然消失,旅行要开始了。扫兴的是我们的好兴致很快地被对号入座的乘客们败坏。一行人被不耐烦的旅客赶来赶去,可怜巴巴地在车厢之间晃荡,人们好像都在盯着我们,让人有不祥之感。

4. 被捉

随着火车汽笛长鸣,列车启动,四颗心逐渐恢复了平静。一大学生模样的壮汉独处两排座。壮汉着背心,胳膊上肌肉隆起。我壮着胆子要求他把搁在座位上的脚挪开,他斜着眼一字一字地吐出话来:“你信不信我把你从窗口扔出去!”

我当然信。他那可怕的肌肉和气势让我们无人敢回嘴,四人只好挤坐在对面的两人座上,静静地看着他。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恶人很厉害。

就这么熬着时光,一声尖利的“查票了,查票了,”将我们打入了深渊。起身要跑路这才发现车厢前头已被人把守。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网越收越紧。

列车员:“车票拿出来。” 四人对望。沉默。。。。。。

“去哪?”

“昆明。"

“统统起来,到那头去!”一旁的乘警下令。

为防不测出发前各人已将钱、粮票卷成小筒塞进了内裤腰带的秘密通道里了。没有想到的是我们没有被要求补票而是很干脆地被赶下了列车。

5. 小站

渐行渐远的列车带着哐当哐当的声音消失在远方,四周一片寂静。举目四望,站台远处有栋孤零零的闪着昏暗灯光的小屋,那是候车室。屋里两排背靠背的长椅里坐着几位农民模样的旅客。售票窗口紧闭。四人紧挨着坐下,揣摩着四周,心里有些发虚。

整晚小站只停过一列北上的客车,小候车室里只剩下我们几位。越坐越冷。迷糊中,罗新华捅捅我,问是不是听到什么声音?我是好像听见了什么。 气氛一时疑重。不过,睡意战胜了一切,睁得眼来天已大亮。

上午有一趟西去的慢车。我提出上车后直奔厕所将门锁住避免查票被逮的主意,大家一致认可。

6.占厕所

估计那天是某个地方的墟日(赶集)。小站上聚集起了不少挑箩带筐的农民,给我们的溜票创造了条件。我一马当先挤进车门后直奔车上的厕所。奇怪的是一连两个厕所门都打不开。原来进站前列车员会将厕所锁起,列车启动后再将门打开。

我们慌慌张张挤过人群,终于找到一间空厕所,冲进去后锁上门,没来得及庆贺却愣住了:卓乐盼不见了!

卓肯定在车上。罗新华说他紧跟在卓后面进的车厢。难道是钻到另一个厕所里去了?就在几人惶惶不安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之时,只见厕所门把手突然扭动起来,那声音让人毛骨悚然!我们互相瞪着,神经高度紧张。

7. 麻烦来了 

砰!砰!砰!

“里面的快点好不好!”看起来是一男子急着要上厕所。我们不敢应声,没料到这么快就遇到麻烦。汉子不停地拍门,似乎第二人也加入了行动。场面越来越大,我们害怕且茫然,不明白内急的爷们为何就只认这个厕所。

不久,列车员来了。列车员将钥匙插进门锁,就在门扣被拨 起的瞬间,我抢先一步捏住它。死死地捏住。试了一阵列车员嘟嚷着说锁坏了。我们相互交流目光暗喜。

又听见列车员询问是否看见有人进去过厕所。众人一致肯定,还有人添枝加叶说进厕所的是1男1女,直惊得厕所里的我们面面相嘘。

时间分分地过去,我那捏门扣的手指挺不住开始发抖。冯大头接班。冯顶不住了,罗上阵。罗很快就坚持不下去,苍白着脸摇头示意他不行了。我紧急取代罗。撤下去的罗靠在板壁上如瘫痪了一般。捏住门扣的工作落在我和大头的肩上。

情况进一步恶化。有人在外面吆喝:“我是警察,把门打开!”随之是梆!梆!梆!的擂门。不久就感觉到有人在外面拆除板壁上方的那个被金属片罩住的小窗。突然,上方传来吆喝声:“开门!不然就开 枪了!”

随声望去,只见左上方那个小窗口露出一支对准我的枪口和一只眼睛!

8. 被擒

我傻了。手指从门扣上滑落,厕所门被猛然打开,一只大手当胸把我拽出了厕所。乖乖,周遭是乘警和列车员,旁边挤着看热闹的旅客。一行人被押走。突然,我瞥见失踪的卓乐盼。他就坐于离厕所3、4排的位子,面冲着厕所这头。这么说来当我们在厕所里玩攻坚战的时候他一直隔岸观火。我要和他对光,但卓马上扭过头去望着窗外。

我们被押到了餐车。工作人员看来都知道有人坚守厕所的事情,见到我们,有人说这还了得,好好治治这几个王八羔子。有的骂我们是不学好的东西混到火车上当流窜犯。

9. 受审之(1)

乘警们和车长在餐桌前坐了下来,审讯开始,大意如下:

“为什么要躲在厕所里?”

不吭气。

“说!”

“没票。”

“嗯,逃票。。。。。。以为锁住门就安全了,是不是?”

不吭声。

“哪里上的车?”

“不知道。”不记得谁答的话。

“还有没有同伙?”

不吭气。

“问你们的话呢!”

没人敢抬头回话。我想检举卓,潜意识里觉得必须这么做,不然队伍就会被打散了。神情一犹豫被警察看在眼里,警察盯着我再问的时候,我牙一咬就把卓卖了: “还有1个。”

“在哪里?”

“在那里坐着。”

“哪个那里?”

“就是刚才我们躲厕所的那个车厢。”

“带路!”乘警下令。

和甫志高引众特务抓江姐的情节一样,我领着警察去搜捕卓。

卓没有转移。当乘警来到他跟前时,他脸色发白一声不吭地起身接受“被捕”。旁边的旅客惊讶地看着我们。


10. 审讯之(2)

审讯继续。

“家在哪里?”

“昆明”

“昆明?那个学校?”

“昆明一中。”

“你们是一个学校的吗?”

“是的。”

“一个班的?”

“是的。” 我们一步一步地往口袋里钻。

“昆明的学生怎么到湖南来了?”

这下我们嘘了口气。我抢着回答说探亲途中得了脑膜炎被留在衡阳治疗。出发前每人备有一份市立二医院的盖着红章的处方纸,上面写着持证人患有脑膜炎。那种巴掌大小的医生用便笺是卓从他爸爸那里弄来的。我出具了这份证明。

审讯人不露声色地接过证明看看,然后一个个盘问。我突然意识到集体得脑膜炎可能不是个好主意,但一切都晚了。最后被审的是冯大头。冯头大脸也大,腮帮子旁常年两大块红晕,让人想起庙会里踩高跷的人所戴的大头娃娃面具。

当冯大头说到他是脑膜炎时,审讯者们突然都大笑起来。有人说你也有医院证明是不是?他点头。

“你这个家伙胖嘟嘟的大脸,像个小财主,你XX的也是脑膜炎?”冯无言以对。

旁边有人戏虐他说你这个财主脸上还两大坨红,你就是个财主模样,哪里像个病人?你个逃票的财主。众工作人员一阵哄笑。

大头脸涨得通红,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大头的窘态我们也憋不住乐了。太形象了,就是个活脱脱的小财主模样。

车长说“你们是昆明学生,来,和我说说昆明话。”

我们张口结舌,唯卓硬着头皮说我们说的就是昆明话。出走前罗新华提出过昆明话的问题,博学的卓说好办,他认为衡阳话和昆明话基本是一样的 。正在我们的紧张情绪有所放松之时,突然,一乘警重重把桌子一拍吼道,你们这几个逃票的坏蛋,什么脑膜炎,什么昆明人,都是谎言。从事招来!

到了这个地步只能竹筒倒豆子般的招供了。

11.旅行结束 

从实招供后列车长和乘警的态度倒是温和了许多。一番教育后,他们要我们尽快回家返校没提补票之事。车到冷水滩,列车长亲自将我们交付给了车站的工作人员。

车刚离站那位工作人员就把我们赶出了站台,根本就不提我们的回家之事。

回到候车室,卓乐盼埋怨说如果当初我们不藏身厕所就好了。说他坐在那里看着占领厕所的行动越演越砸,实在是自找苦头。他说得很对,一直都没查票。

我们在车站旁边的小铺子里买最便宜的食品充饥,夜晚睡在候车室里的长凳上。数次的无票乘车的意图都被挫败。冷水滩车站不同于衡阳站,没有办法混进,更不用说无票乘车。第二天晚上我们不得不放弃昆明行。各自买了一张下一站的票登上了回归的旅程。殊不知去昆明难,回衡阳更难。车刚驰离冷水滩站查票就开始。我们再次被赶下车。老天连给人改正错误的机会都不给。

半夜时分,小站停了一趟北上的货车。我们赶紧爬进一节敞棚车。在寒风和饥饿之中于次日抵达衡阳。

一行人灰溜溜地回到学校。进到教室里,黑板上早写好一行大字 “欢迎XXX,XX,XXX,XXX 同学回校复课闹革命!”

奇怪,怎么我们的结果被事先算好了似的?


(完)

此文原名少年火车冒险记。重写。

浏览(151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