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624,59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
· 中苏两巨头讨论对同路人是否卸磨
· 赵紫阳提出与江胡习截然不同的治
· 赵紫阳的忏悔:痛定思痛,改弦更
· 德意志银行用重金敲开中国大门
· 赵紫阳百岁冥诞前读到子女所写的
·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识】
 · 赵紫阳百岁冥诞前读到子女所写的祭
 · 一个人要守信,一个党更要守信
 · 川普对新闻自由的破坏性应当引起重
 · 假如“四大发明”风波发生在美国大
 · 支持香港抗争者的理由其实未必站得
 · 危言耸听?民主制度正毁于信息革命
 · “标题党”勾我看了篇有价值的文章
 ·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
 · 冷战的历史是我们了解今天的钥匙
 ·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英译者访谈
【史】
 ·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 究竟是蒋介石还是张学良下令对日不
 · 共和国第一场暴风骤雨:土改神话、
 ·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时
 · 中国政坛纷争背后的那只手
 · 除人名地名不同,许多历史事件一再
 ·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
 · 中日签“马关条约”怎样谈的?文本
 · 圣徒再跨一步,就成了令人胆寒的歹
【事】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
 · 两位中国独立人士的不平则鸣
 · 金正恩进口顶级豪车幕后的九曲十八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案
 · 一个非洲最血腥国家“麻雀变凤凰”
 · “这祸咋就躲不过哩?”
 · 在绝症死亡的阴影下,我体验温暖和
 · 横财降临穷国:民主不堪承受油桶之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权
【视】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拾】
 · 中苏两巨头讨论对同路人是否卸磨杀
 · 赵紫阳提出与江胡习截然不同的治国
 · 赵紫阳的忏悔:痛定思痛,改弦更张
 · 德意志银行用重金敲开中国大门
 · “事实胜于雄辩”输给“雄辩胜于事
 · 有理想的人对社会的危害超过没理想
 · 六四四君子之一提出拨正中国航向方
 · 谁当签约代表谁就得戴上“卖国贼”
 · 中国的“国关专家”怎样拼过“的哥
 · 李鹏去世之际重读《李鹏六四日记》
存档目录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除人名地名不同,许多历史事件一再复制 2019-08-19 13:19:35

  大家都知道,纳粹德国、共产苏联、毛泽东时代中国发生很多灾难,当时的老百姓是怎么想的?换成别国老百姓,会表现得比他们好么?我们中大部分人处在那个环境下是不是也会如此行事?——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永远不要进入那个环境


  老高按:在中美贸易战和香港“反送中”硝烟弥漫、搏斗正酣时节,说起一战二战的历史,似乎不合时宜,不太有人有闲暇、有心情去理会。人们老在说“以史为鉴”、“历史是今天的一面镜子”云云,却没有真切地想过:这镜子内外,历史与现实,惟妙惟肖到什么程度?正为眼前事焦心的关头,谁有心思去照镜子?!
  我觉得,中国的、世界的厚重历史,其实有许多史页是一再重复的,除了人名地名年代不一样,几乎都像是完整复制!读一读这些历史,我们对当今正在发生的事件,就会更明白来龙去脉。
  今天推荐押沙龙的两篇文章《这么好的人民,不倒点霉都对不起他们》《那一年,它们排成一列走向黑暗》——对了,他现在的署名,是“押沙龙yashl”。我推测,是他的微信公众号被封了N次才换用这个名字的。我曾说过,网络和社交媒体上人才辈出,许多人的文章好看得很,押沙龙就是其中佼佼者之一。读一下这两篇文章,看看我说得对不对?他不仅在表达方式上接地气,而且其内容也令人咀嚼。王小波曾经说过,他读文章首先看是否有趣?押沙龙的文章,就称得上相当有趣,而且,他还有料,有识。


  这么好的人民,不倒点霉都对不起他们

  押沙龙yashl,微信公众号:押沙龙yashl

  大家都知道,纳粹德国干了很多坏事,侵略了那么多国家,杀了那么多人,甚至搞出种族灭绝这样的罪孽。但我一直对一个问题很好奇,那就是:二战的时候,德国老百姓是怎么想的?
  他们一直把自己当成文明人,周围国家也觉得德国人是文明人,那他们当时是怎么看待这场战争的呢?
  换成其他国家的老百姓,会表现得比他们好么?
  那就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是咋想的?

  一

  从开战的时候说起吧。
  现在我们都知道,德国入侵波兰,二战正式爆发。这是大家现在这么说,回到1939年的时候,没有几个德国人觉得德国欺负了波兰。
相反,他们觉得是波兰欺负德国。
  不是一个两个德国人这么想,而是几乎所有的德国人都这样想。
  德国报纸和广播上说了,波兰军队穿越国境线,挺进5公里,袭击了德国电台,杀死了德国人,还大喊“波兰万岁!”呢。
  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德国报纸和广播上又说了,波兰人迫害、枪杀境内的德裔人,成群成群地拿机关枪突突。
  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你会说,这是骗人嘛。波兰侵略德国,就像说立陶宛欺负俄国,卢森堡入侵法国一样荒唐,谁会信?
  可是德国人真的信。
  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舆论封锁。
  但这种封锁其实并不严重,德国人还是可以随便听外国电台的。再说欧洲这么小,来往那么频繁,要是愿意的话,他们是可以翻墙得到外部资讯的。但是他们听到了也不信。就算有个别人心里头有怀疑,也不敢说啊。
  ——我们的领土被侵犯,我们的同胞被杀害,你居然出来说风凉话,你还有人性吗?!
  ——波兰人哪一天杀你全家的时候,你就知道好歹了!
  所以,最激烈的反对也就是当“理中客”(理性、中立、客观的简称。——老高注):波兰人这么欺负咱们,咱们一定要还击,但是还是要注意一下世界和平,不要打起大仗啊。
  战争打起来以后,德国人势如破竹。占领波兰后烧杀抢掠,杀人无数。几个月内杀掉了至少十万波兰老百姓。那德国市民咋想的啊?
  他们想的是:波兰人搞了针对德裔居民的大屠杀,实在太坏了!
  德国外交部说,5万多德裔居民被波兰人残忍杀害。这个数字完全是胡说八道,但是德国人都信了。所以德国人脑子里一直有个“波兰屠杀”。这个屠杀可不是德国人杀波兰人,而是波兰人杀德国人。谁也不敢怀疑这个数字,除非你想被骂成“舔波兰人屁股的卖国贼”。
  所以,德国人都在批评纳粹政府。批评它对波兰人太温和,杀的太少,太仁慈,没有执行公平的正义。(顺便说一下,波兰人二战期间死亡五六百万)
  到了1943年,戈培尔想拉拢一下波兰,想要来个德波人民大团结、携手抵抗苏联人的大好局面,结果德国老百姓还不答应,说戈培尔你忘了“波兰大屠杀”了?
  戈培尔也不好出来辟谣,当时也头疼。

  二

  不过公平地说,德国人确实不喜欢打世界大战。惩罚波兰是对的,打世界大战就有点危险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那太惨烈了。为啥英国法国对希特勒那么怂,搞什么慕尼黑妥协?其实就是一战打怕了。其实德国人也打怕了,所以一说对法国英国宣战,大家都不太欢喜。谁知道一打就把法国打垮了,英国也逃跑了。这下德国老百姓放心了,彻底高兴了。
  那德国老百姓对法国人、英国人啥态度呢?
  德国人不怎么恨法国人。
  在德国人眼里,法国人有点可笑,但不凶恶。有个德国兵就给妻子写信说,他们一路挺进法国,在路上碰见几个法国人。法国人问德国兵:你们去哪儿啊?德国兵说:去巴黎!去找你们的总理达拉第!法国人捂着脸跑开了,一面跑一面呜呜哭:啊,不幸的法国!最不幸的法国!
  德国兵没憋住笑。
  德国兵真进了巴黎以后,跟土包子进城一样,泡咖啡馆,参观大教堂,买票看歌剧,觉得法国人虽然可笑,但是文化建设搞得还是不错的。
  那么对英国呢?
  在二战前,德国有一种崇拜英国的风气。希特勒就很崇拜大英帝国,对英国的东西很有好感。他一直念念不忘和英国讲和,丘吉尔拒绝的时候,希特勒有一种发自内心的震惊。
  希特勒是这样,德国普通老百姓也是这样,德国风气就是如此。德国人一直觉得英国人很牛,很文明——可他们怎么就是不理解我们德国人这颗热腾腾的心呢?
  在二战期间,德国剧院还是不断演出莎士比亚。希特勒就很喜欢莎士比亚,对此颇有研究,他说英国人演的莎士比亚戏剧反而是全世界最烂的。轰炸伦敦那个季度,德意志歌剧院就演了三出莎士比亚,三出萧伯纳。在1944年,英国对德国进行大轰炸的时候,柏林还在上演莎士比亚的《冬天的故事》。买到票的德国人穿过废墟和“脸上溅满鲜血的民众”,去看莎士比亚。
  德国人真正鄙视的是东方人。

  四

  波兰入侵了德国,结果遭到了反击。那苏联呢?
德国跟苏联签了互不侵犯条约才两年,怎么就打起来了呢?德国老百姓咋想的呢?
  德国人想:苏联一直在挑衅,元首不得不做出回应。而且元首怕大家担心,一直把这件事深深地埋在心里,忍辱负重,最后不得不回应,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德国报纸号外上的标题是:“我们的元首!他独力承担,不让人民烦忧!”
  老百姓的感叹是:“同情元首,他不得不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一直瞒着他的人民”。
  如果这事发生在英国,或者美国,老百姓会质问总统或者首相:“你凭什么在这么长时间里一直瞒着我们?”可是在德国,人们的反应却是同情元首,他“不得不”瞒着我们,多可怜!
  人一旦给自己弄出个元首,就会把自己当成小孩子看待。
  小孩子问大人:世界上有没有圣诞老人呀?大人说:有!等到孩子长大了,想起这段对话,心里还是暖暖的。
  德国老百姓问元首:我们是不是要和苏联交朋友呀?元首说:是!等德国老百姓胜利了,想起元首的回答,心里也是暖洋洋的。
  这么好的人民,不倒点霉都对不起他们。

  五

  犹太人也是一个问题。
  德国人到底知道不知道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
  大致来说,还是知道的。细节可能不确定,但是总体来说,他们知道犹太人都会死掉。
  说德国人到了战争结束后,才知道种族大灭绝,那是撒谎。
  在战争期间,已经流传了很多小道消息。柏林就有笑话说,历史上有三个最伟大的化学家,耶稣把水变成了酒,戈林把黄油变成了大炮,希姆莱把犹太人变成了肥皂。(顺便说一句,希姆莱没有这么干。他第一次听说这事以后非常吃惊,下令以后尸体只能掩埋和焚烧,不得做这样的利用。)
  十几岁的孩子踢完足球,去洗澡的时候还会开玩笑说,这些绿色肥皂里有多少犹太人。老百姓不完全相信,但肯定是模糊知道一些的。
  有人反对么?当然有。
  在德国一直有反对希特勒的人,也有一直反对种族灭绝的人。这些人里,最坚决的是铁杆左派。不管我们现在怎么笑话“白左”,但是在当年,左派确实是反对种族灭绝最坚决的一批人。
  其次是教徒。而且总体来说,天主教徒要比新教徒态度更坚决些。天主教主教们有点懦弱,但是在原则上是站在同情犹太人这一面的,反对滥杀无辜。
  当年希特勒在国内推行安乐死计划,秘密处死精神病和残疾人,就是天主教主教挺身而出,在布道的时候公开谴责这样的事情,最后希特勒中断了这个计划。
  在另一个极端,也有真正的活畜生。
  战争中期一个德国妇女到了波兰,跟当党卫军军官的丈夫团聚。有一天,她买完东西回家的时候,看见六个犹太孩子,几乎一丝不挂地蜷缩在路边。她马上停下车,把这些孩子带回家,给他们吃的,然后等丈夫回来。丈夫就是没回来。她就“准备自己来解决”。她拿出家传的老左轮手枪,带着孩子穿过树林,排成队站在沟渠旁边,对着他们后脖子逐一打死。她记得打死两个孩子以后,其他孩子“开始哭”,但是声音不大,“只是啜泣”。
  当然大部分德国人没这么极端,但是他们对灭绝犹太人也是默认的。可能不赞成,但也不激烈反对。
  在当时,排犹是政治正确的事情。即便是不赞成种族灭绝的人,也认为犹太人是坏的,是反德国的。
  几乎所有的德国人都认为,战争是犹太人策划的。苏联被犹太人控制了,英国被犹太人控制了,美国也被犹太人控制了。这种话现在看来简直荒唐,可在当时,真的几乎所有德国人都相信,至少半信半疑。
  没有人敢真正为犹太人说话。在战争初期,有一个德国妇女坐电车,上来了一位犹太老婆婆,站都快站不住了。这位妇女起身给她让座。结果呢?电车里所有人都高声指责她:你还有没有点民族自尊心?你还要脸么?电车司机停下车,勒令这位妇女下车。妇女掩着脸,抽抽搭搭地下车了。
  在这个大环境下,如果你是德国人,你会怎么说?犹太人是德意志民族的敌人。所有人都这么认为,你不这么认为就是不要脸。你最多说:哎呀,把他们赶走就是了,何必杀光呢?事情是好事,但过头了也不好。
  你如果说:犹太人是无辜的,或者哪怕你退一步说,即便有的犹太人是坏的,他们的孩子也是无辜的。你就是在挑战社会共识。
  不要以为坚持自己的良心很容易。当自己的良心和社会共识完全相反的时候,能认识到自己的良心就很困难了,坚持自己的良心需要巨大的勇气。

  六

  但是对犹太人问题,德国人也有后悔的时候。
  那是在他们挨轰炸的时候。科隆就被炸了个稀巴烂,伤亡极其惨重。面临炸弹,老百姓甚至对亲爱的元首都有点不满了。有位科隆姑娘就提醒弟弟说:在这里,最好别说“嗨,希特勒!”(希特勒万岁——老高注)否则可能会被人打耳光。很多纳粹官员上街的时候也不敢戴党徽了。
  接着柏林也被轰炸了,汉堡也被轰炸了,一大串城市都遭殃了。
  这个时候,德国老百姓念叨起了犹太人。
  他们想起了德国对犹太人的屠杀,说现在挨炸是“报应”。但不要搞错,他们说的不是上帝来报应他们,而是说犹太人在报复他们。
  德国老百姓深信英美是被“犹太财阀”控制的,因为我们杀了犹太人,所以英国美国来轰炸我们。咱们当初要是不杀那么多犹太人就好了!“我们对犹太人干过的事儿”成了大家的心病。
  这跟道德感没关系,跟内疚也没关系,就是觉得自己惹了祸了。
  不少德国人都希望拿犹太人当人肉盾牌。他们觉得城市里要是有犹太人,英国飞机就不会来炸他们。有人造谣说,维尔茨堡一直没挨炸,因为有城里犹太人,现在完了,当官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把最后一个犹太人也运走了,现在要挨炸了。
  这时候,德国老百姓开始觉得,要是老天再给一次机会的话,德国对犹太人不要那么凶。可是已经晚了,“我们回不去了”。

  七

  越往后,纳粹的声望越下降。老百姓不再相信报纸和广播了。
  戈培尔自己也说,看看咱们宣传的是个啥?
  战争第一年:我们已经获胜;
  战争第二年:我们将会获胜;
  战争第三年:我们必定获胜;
  战争第四年:我们不会失败;
  老百姓怎么会相信我们?

  元首的声誉也受到了影响。但是碰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儿,德国人还是会说:“要是元首知道这事就好了”。1944年,希特勒被刺杀,炸伤了一条腿。这次事件让希特勒的声誉再次直线上升。盟军从不同时期的战俘里做过调查,发现刺杀前希特勒的信任率是57%,刺杀后上升到68%。
  换成另一个国家的话,吃败仗的领袖说不定会被替换,但是在德国,没有几个人想要替换希特勒。就算是不喜欢希特勒的人,大多也觉得等战争过去以后再说,在危机时刻只能依赖希特勒。他们一向不知道没有元首管着会怎么样,在如果危机关头更不敢没有元首管着了。
  他们对元首丧失忠诚,是在德国本土被大规模入侵,一切希望都破灭之后。这个时候,他们也谈不上反希特勒还是拥护希特勒了,因为实在顾不上了。现在完全就是动物性的求生。
  老百姓能往西边跑就往西边跑。都知道德国要完了,难民都想跑到英美占领区,离俄国人越远越好。德国到处都是俄国人怎么杀德国百姓的传言,但从没有人传英国人、美国人杀人。
  他们也知道德国和俄国之间仇恨太深了。

  八

  在苏占区,德国人确实过了一段可怕的日子。饥饿,逃难,无家可归,还有无数妇女当着丈夫和孩子的面被苏联士兵强奸,没有任何办法。
但熬过这一段日子之后呢?德国人怎么看待二战呢?
  在当时,大部分德国人忙于自怜,顾不上忏悔。他们当然知道了集中营,奥斯维辛,知道了在东线的大屠杀,但是他们没有多少负罪感。
  在极权统治下,人们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一个人放弃了自由,也就放弃了责任和道德。
  很多人甚至在怀念希特勒。一片混乱中,他们想回到那个自己不需要负责的年代。美国人做了11次民意测验,结果发现47%的人认为“国家社会主义(纳粹)是个好思想,就是没执行好”。元首本意是好的,就是做没做好。在西柏林,这个数字甚至高达68%。
  这种想法是被一点一点消除的。在联邦德国,人们不得不学会自己做决定,学会自己为自己负责。而在民主德国,人们还是没有学会。即便今天,同情纳粹的光头党还是集中在东德。这后面当然有各种原因,但是有没有自己为自己负责的习惯,肯定是其中一个因素。

  九

  不知不觉这个文章已经拖得很长了。对于一篇公众号的文章来说,已经太长了,我必须得结束了。可是在结尾,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因为整个事情怎么看怎么荒唐。
  德国人是文明人么?我想是的。他们听巴赫,看莎士比亚,读歌德。那他们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为什么会相信是波兰侵略了德国?他们为什么会相信犹太人是战争的罪魁祸首?他们为什么让那个德国妇女下电车?他们为什么忽然置身于一场战争的时候,还会同情元首?他们猜到了种族灭绝,但为什么并不在乎?在这么多灾难之后,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觉得纳粹是个好思想,只是执行坏了?
  这跟文化肯定有关系。中欧文化确实有一些问题。比如就算在30年代,我们也很难想象英国会出现一个希特勒式的人物。但是我觉得这是次要的。
  我相信,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处在那个环境下,也会如此行事。
  我对此深信不疑。
  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永远不要进入那个环境。
  永远不要用集体的声音淹没个体的声音。
  永远不要放弃为自己行为负责的念头。
  永远不要把自己当做孩子。
  永远不要相信声音大的就是正确的。
  永远有怀疑的能力。
  永远有怀疑的勇气。
  永远不要把自己完全交出去。


  那一年,它们排成一列走向黑暗

  押沙龙yashl,微信公众号:押沙龙yashl

  这一次,我想谈谈第一次世界大战。
  我给喜马拉雅写的《押沙龙少年世界史》已经接近尾声了。这两天正好写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忽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荒谬感,所以就写了这篇文章。
  我们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很熟悉,但是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我们可能觉得比较陌生,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其实,第一次大战要比第二次大战更能帮助我们理解现实中的世界。
  第二次世界大战显得比较简单,有明显的侵略者和被侵略者,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没有。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看上去几乎毫无道理。
  可是正因为它看上去毫无道理,才更贴近这个世界的真实本质,才能更好地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
  ——人们为什么打仗?

  01

  首先说明一点,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我们以前在教科书上看到的内容几乎都是错的。
  教科书上告诉我们,为什么打第一次世界大战呢,是因为帝国主义国家争夺殖民地,争着瓜分世界。
  这是胡说。
  战争的一方是德国和奥匈帝国。奥匈帝国完全没有殖民地,德国有零星的几块殖民地,这些殖民地对它来说,甚至都是一些赔钱货。德国往那些殖民地里投的钱,要比赚到钱还多。
  德国的威廉皇帝确实嚷嚷过:我们也要争取阳光下的土地!
  可威廉二世就是个喜欢乱嚷嚷的二货。其实殖民地政策从来不是德国外交的重点,基本就是个面子工程。别的强国都有,我一点没有不像话,所以我也得弄一点儿。德国人并不真的在乎这些殖民地。
  如果真是为了争夺殖民地,为了瓜分世界,那第一次世界大战就应该是英国和法国打。因为全世界就它们俩殖民地最多,而且多有重叠之处。可它们俩偏偏是最坚固的盟友。
  事实上,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殖民地已经被分得差不多了。海外帝国的格局早已尘埃落定,也没有什么好争的了。它绝不是战争的原因。
  教科书还告诉我们,第一次世界大战打起来,是为了争夺原料,争夺市场。
  这也都是胡说。
  第一次世界大战根本就不是因为经济原因打起来的。
  当时的反战派提出的最强有力的理由就是:打仗在经济上不划算。
  经济学家普遍都很乐观,他们觉得不可能打世界大战。因为各个国家之间贸易量很大,经济上彼此嵌入,彼此依赖。只要人类是经济理性动物,就绝不可能去打世界大战。
  他们说的一点都不错,但问题是人类不是经济理性动物。

  02

  第一次世界大战能打起来,就是因为恐惧。
  每个国家都在害怕。
  奥匈帝国害怕俄国打它,法国害怕德国打它,俄国害怕德国打它;德国害怕俄国和法国一起打它。英国害怕德国打败了所有国家以后打它。
  那我们也可以问一句:你为什么觉得人家会打你呢?
  这个问题可以让刘慈欣来回答:因为大家生活在一个黑暗森林里。

03.jpg

  欧洲的黑暗森林

  其实世界可以不是一个黑暗森林。而且,世界大部分时候都不是一个黑暗森林。但是,在二十世纪初的欧洲,大家确实掉进了一个黑暗森林。
  在这个黑暗森林里,大家都有一种恐惧感。恐惧感就会导致攻击。比如德国军方希望尽快打一仗,就是因为它害怕。它认为俄国在快速崛起,很快就可能压倒德国。所以要趁着现在还来得及,赶快把俄国的势头打下去。
  所打仗的原因不是因为大家想要自己变富,而是害怕别人变富;不是因为大家想要自己变强,而是害怕别人变强。
  在经济学上,你富了一倍,别人富了两倍。这叫共赢;你穷了四分之一,别人穷了一半,这叫共输。理性的人当然会选择共赢。
  但在现实中,人们有的时候就是会选择共输。我穷了,可你比我穷得更多,我就变得比你厉害了。这就划得来。
  这种想法就不是经济学家能解释的事情了。
  这要归结到人类原始的动物本能。
  别看人类已经进化到现代社会,能够上天入地,发射宇宙飞船,但在心理层面上,我们和红着眼睛,呲着牙齿,拿着棒子的原始人没有本质区别。
  我们可以把事情说得很复杂很学术,但是本质上就是这么回事。

  03

  但是这些国家也并不是存心要打一场世界大战。
  当时,没有一个国家是铁了心打仗的。几乎所有的国家领导人在最后一刻,都在犹豫,都在唉声叹气,都在想能不打就不打,都在渴望找一个台阶下。
  比如威廉皇帝,他最后几天还是在疯了一样跟俄国沙皇打电报,叫人家的乳名,问能不能想出一个不打的办法来?
  奥匈帝国的皇帝签署宣战令的时候也在长吁短叹,说:这个事情不发生就好了。
  英国外交大臣更是说了一段极度悲观的话。他看着外面伦敦城的灯火,说:整个欧洲的灯火都在熄灭,我们这一辈子是不可能看到它们再亮起来了。

1566234819317819.jpg

  俄国沙皇和德国皇帝其实是表兄弟

  既然这么不乐意打,那为什么还会打起来呢?
  就是一系列可怕的外交失误,互相把对方逼上了绝路。
  说到这一点,我再顺便说几句题外话。外交这件事,一定不能放到公开场合下进行的。它一定是外交官们秘密处理的事情。
  外交需要大量的妥协。妥协就要讨价还价,必要的时候就要退让。在这里吃点亏,在别的地方找点便宜。总之,它是个又琐碎又憋气的过程。
  如果把这个过程暴露在公众目光下,往往就不得不上升到原则高度。讨价还价的退路就被堵死了。
  你想,哪个外交官敢对公众说:没办法,这个地方我们就吃点亏吧?
  除非你想被骂成卖国贼。
  但是,政治家和外交官就一定能处理好这些事情么?也不一定。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就说明:政治家和外交官也是靠不住的。他们一样会做出大量的误判。他们同样会一拍脑门,使出一个昏招。

  04

  我先给大家整理一下战争爆发的过程。
  大致说起来,是这样的:
  奥匈帝国的皇储被刺杀了,刺客跟小国塞尔维亚有关系。在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把这件事看得特别严重。无论是外交官,还是老百姓,都没有把这件事跟世界大战联系起来。
  奥匈帝国的后台是德国,塞尔维亚的后台是俄国。大家都去找自己的后台求援。
  这个时候,德国皇帝威廉出了一个昏招,把事情变复杂了。
  威廉给奥匈帝国开了一张“空白支票”。威廉说了:不管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威廉为什么开这个空白支票?就是低估了这件事。他没有料到后面会有一大堆连锁反应。
  奥匈帝国拿着这张空白支票,就放心大胆地去威胁塞尔维亚,向它发了最后通牒,要求它满足一大堆条件。塞尔维亚姿态放得很低。除了几条太过分的以外,都答应了。
  这个时候威廉皇帝明白自己有点闯祸了,有点后悔。等他看到塞尔维亚的反应,就放心了,说:大部分条件都答应了,没事了!
  他通知奥匈帝国,事情到此为止。
  但是晚了。
  由于种种原因,这个通知没有来得及传达到奥匈帝国。奥匈帝国就对塞尔维亚宣战了。
  紧接着,俄国发布动员令,让军队各就各位,随时准备和奥匈帝国开战。但在这个时候,它还没有明确进攻德国的打算。
  威廉皇帝害怕了。他要求俄国解除动员令。
  俄国沙皇也害怕了。他问将军们,能不能解除动员令?或者只动员对奥匈帝国作战的那部分军队,不动员对德国的那部分?
  将军们说:技术上做不到。要动员只能全动员,不然军队就会一片混乱。
  沙皇摇了摇头,只好拒绝威廉皇帝了。
  于是,威廉皇帝也下了动员令。而且按照计划,东边和西边同时动员。东边是对付俄国,西边是对付法国。
  这个英国也出了一个昏招。如果它做出明确的表态,也有一定可能会吓退德国,让它收回总动员令。但是它没有。英国外交官发出一个很含糊的建议。德国人还理解错了,最后折腾一大圈,也没搞清英国的态度。于是,德国向法国和俄国进攻了。
  又拖了两三天,德国为了进攻法国,就先打了比利时。英国以此为理由,宣布参战。
  就此,战争彻底打响了。

  05

  如果仔细看看上面这段介绍,你会发现什么?
  那就是整个过程,有大量的误判。
  一开始大家都没有把这件事当成特别严重,但是由于误判,大家都在逐渐加码,希望吓倒对方。
  就像德国开空头支票,就有吓唬俄国的意思,可谁也没想到奥匈帝国拿着鸡毛当令箭,把事情闹大了。
  俄国发布动员令,主要目的是吓唬奥匈帝国。可是它这样一来,就把德国逼到了墙角。
  德国发布总动员令的时候,当然又是为了逼俄国退让,但是这样又威胁到了法国。法国是英国的铁杆盟友,这也就是在逼着英国人做选择。
  这就是典型的彼此刺激,螺旋上升。

  谁是无辜的呢?
  一定要找无辜者的话,那就法国相对无辜一点。它从头到尾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举动。除了它以外,几个大国都不算无辜。
  回过头来看,所有国家的举动,要是单从自己的角度去分析的话,都是理性的。
  那么有没有办法避免战争?
  还是可以的。如果某个大国冒着风险,让自己先停下来。哪怕你总动员了,我也不去总动员。那这个螺旋刺激有可能会停止,战争有可能就打不起来。
  但谁这么干谁就是傻子。万一你停下来,别人进攻你,你岂不是一开战要吃个大亏?
  你说你停下来它可能就不进攻你了?
  ——你怎么知道?
  没有人当傻子。所有人都很聪明。
  所以大家都只剩下死路一条。

  06

  不过,虽然几个大国都不无辜,但要是算细账的话,其中也有一个国家责任最大,那就是德国。德国的误判导致的结果是最严重的。威廉二世开出的“空白支票”可以说是危机的源头。
  威廉二世这个人也真的是二货。他对站前国际气氛的恶化,负有很大的责任。
  他这个人其实并不好战,却总是装出一副特别强硬、特别好战的样子,到处惹是生非。
很多事情闷头干就行了,别人也不一定怎么样。他却到处嚷嚷:
  英国,我要挑战你!俄国,我一点都不怕你!法国,你等着瞧!
  有一次,他接受报纸采访的时候,就闯了一个大祸。他无缘无故把英国臭骂一顿,惹出外交事件,结果他自己也害怕了,病了好几个月。病好了以后老实了一阵。但最后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威廉二世这不是疯了么?过这个嘴瘾,何必呢。
  这后面当然也有原因。比如威廉二世的个性就是又自卑又自大,这一点确实影响到了他的那张大嘴。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德国在国际上太孤独了。除了奥匈帝国这个小喽啰以外,它几乎没有任何盟友。
  战争开始以后,德国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自己就没有朋友呢?
  当时还闹出一个笑话。当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谣言,说日本跟咱们结盟了。德国人高兴坏了,集体游行到日本大使馆,在门口欢呼:日本万岁!天皇万岁!
  日本大使很尴尬,也不好意思站出来说:没那回事!滚!他只好朝人群挥挥手,装出一副很谦虚的样子。
  没过多久,日本也向德国宣战了。
  过后,德国两个军人议论说:为什么现在没有哪个国家喜欢咱们呢?
  另一个人想了一会说:听说暹罗对咱们不错。
  暹罗,就是泰国呀。
  当时德国就是这么孤立。在威廉二世的叫嚣背后,其实是一种深深的孤独感。

  07

  这个文章不知不觉就写长了,我最后再说一点吧。
  这一点就是:在开战前大家认为很重要的东西,到后来往往会变得一点都不重要。
  我们在前面老说总动员、总动员的,好像这是一个特别了不得的事情。这是因为总动员会把军队和装备各就各位,部署到前线,随时可以投入战斗。没有总动员的国家,打起仗来就会吃亏。所以当时的军队系统特别重视总动员令,认为这是不可逆的过程。
  就像我们前面说,俄国沙皇问将军们:能不能取消总动员啊?或者只动员一部分呢?
  将军们说:不可能。取消了就乱套了。
  所以沙皇就只能硬着头皮,拒绝了德国的要求。
  德国也碰到过这个问题。德国皇帝下了动员令以后,后悔了。他找来总参谋长,说能不能修改作战方案,只动员东边的军队,西边不要动员,免得刺激英国法国?
  总参谋长眼泪都下来了,说:不可能。这样就乱套了。
  所有的将军们都觉得这样一来,天都要塌下来了。可其实有这么重要么?
  事实证明,根本就没有。
  跟后期漫长的战争相比,早期军队是不是乱一点,是不是没有及时动员,根本就不重要。大家认为天都要塌下来的大事,跟是不是打仗比起来,根本就不叫个事儿。
  取消总动员重要么?
  奥匈帝国死一个皇储,重要么?
  退一步讲,塞尔维亚是不是被奥匈帝国占领,重要么?
  仅仅在战争打到第二年的时候,这些事情就显得一点都不重要了。
  很多东西,在一开始的时候,人们觉得值得用生命去捍卫,值得用国运去下注。
  可是当真的死掉几百万上千万生命的时候,当国家真的崩溃掉的时候,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大家甚至都想不起来了。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近期图文: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除  
  
一个农民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的?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冷战的历史是我们了解今天的钥匙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人  
  
中国的“国关专家”怎样拼过“的哥”?  
  
圣徒再跨前一步,就成了令人胆寒的歹徒  
  
为革命而造谣和为民主而隐瞒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英译者访谈录  



浏览(1154) (28) 评论(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19-08-21 16:33:34

那些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皇帝元首政治家将军读了该作者给娃娃们讲的连环画式故事我估计怕是眼泪要一起留下来了。哈哈。

因为我读了以后感觉他们都是些傻瓜可怜虫。呵呵。

回复 | 0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9-08-20 16:53:23
谢分享,好文。
回复 | 1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9-08-20 16:52:58
一个人放弃了自由,也就放弃了责任和道德。
---- 真知灼见。
回复 | 1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9-08-20 16:26:29
中共早晚被自己的所做所为反齜。港民的反送中游行和罢工(就象中共早年在港组织的反植民政府的游行罢工)。
回复 | 1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9-08-20 16:17:12
现在我们都知道,德国入侵波兰,二战正式爆发。这是大家现在这么说,回到1939年的时候,没有几个德国人觉得德国欺负了波兰。
相反,他们觉得是波兰欺负德国。
---- 和1979的"中越自卫反击战"有类比。当时人在大陆,听到的全是一面之词。出来后看到不同的报道和回忆,不单是1979年的中越之战,回溯到一战,二战,特别是二战,几乎把网上所有的文献片都过了一边,中国的抗战和国共内战,才真正体会到,我们那时的中国历史,世界历史,人文教育全部是谎言!
回复 | 2
作者:wc73 留言时间:2019-08-20 01:16:14

今日之厉害国,犹如1940年的纳粹德国。看上去国势鼎盛,所向披靡。只是5年以后?

回复 | 6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19-08-19 17:03:08

看了这篇,我忽然想到混球时报那个国安假记者其实是去香港之行导火索任务的,真是可鄙。

回复 | 6
共有7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