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629,51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中共为何对历史档案高度保密?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
· 中苏两巨头讨论对同路人是否卸磨
· 赵紫阳提出与江胡习截然不同的治
· 赵紫阳的忏悔:痛定思痛,改弦更
· 德意志银行用重金敲开中国大门
· 赵紫阳百岁冥诞前读到子女所写的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识】
 · 赵紫阳百岁冥诞前读到子女所写的祭
 · 一个人要守信,一个党更要守信
 · 川普对新闻自由的破坏性应当引起重
 · 假如“四大发明”风波发生在美国大
 · 支持香港抗争者的理由其实未必站得
 · 危言耸听?民主制度正毁于信息革命
 · “标题党”勾我看了篇有价值的文章
 ·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
 · 冷战的历史是我们了解今天的钥匙
 ·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英译者访谈
【史】
 ·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 究竟是蒋介石还是张学良下令对日不
 · 共和国第一场暴风骤雨:土改神话、
 ·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时
 · 中国政坛纷争背后的那只手
 · 除人名地名不同,许多历史事件一再
 ·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
 · 中日签“马关条约”怎样谈的?文本
 · 圣徒再跨一步,就成了令人胆寒的歹
【事】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
 · 两位中国独立人士的不平则鸣
 · 金正恩进口顶级豪车幕后的九曲十八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案
 · 一个非洲最血腥国家“麻雀变凤凰”
 · “这祸咋就躲不过哩?”
 · 在绝症死亡的阴影下,我体验温暖和
 · 横财降临穷国:民主不堪承受油桶之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权
【视】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拾】
 · 中共为何对历史档案高度保密?
 · 中苏两巨头讨论对同路人是否卸磨杀
 · 赵紫阳提出与江胡习截然不同的治国
 · 赵紫阳的忏悔:痛定思痛,改弦更张
 · 德意志银行用重金敲开中国大门
 · “事实胜于雄辩”输给“雄辩胜于事
 · 有理想的人对社会的危害超过没理想
 · 六四四君子之一提出拨正中国航向方
 · 谁当签约代表谁就得戴上“卖国贼”
 · 中国的“国关专家”怎样拼过“的哥
存档目录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2019-10-06 13:45:58

  在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镇反杀的人最多,然而争议却最少。这是因为对镇反运动的性质有严重误解。所谓“镇反”,实际上是镇压那些早已放弃反抗并得到中共承诺宽大处理的国民党军政人员,甚至包括那些得到中共承诺既往不咎、一视同仁的起义投诚人员


  老高按:在我们这一代人的习惯说法中,说某某人“被镇压了”、“谁谁的爷爷是被镇压的”,意味着他被判处死刑、被处决了。这个说法,来自中共建国初期的“镇压反革命”运动(简称“镇反”)。
  在9月19-20日举行的关于土改和镇反的国际研讨会上,提交的关于镇反的论文不太多,绝大多数学者的研究课题都是关于土改的。但我听到了一篇言简意赅、有史实有分析的关于镇反的论文,有顿开茅塞之感。今天看到此文已经公开发表,便转载于下,供对这一运动跟我一样很不了解的朋友参考。
  前一段时间有朋友推荐我看国庆70年献礼电视剧《特赦:1959》,第一集中有这么一段情节:主人公在赶赴北京途中遇到被打散的国民党散兵游勇拿着武器围上来,他劝他们放下武器回家乡安分守己,好好生产劳动,我们共产党解放军既往不咎!他们虽然半信半疑,但最后无可奈何,丢下武器散去。这部电视剧对这些国民党下层官兵后来的经历再无交代,也没有再安排主人公反思自己当时所许的诺言是否兑现:真的“好好劳动”就能被“既往不咎”吗?
  实际上,我们知道,在国民党军队中干过,哪怕是被抓壮丁的、只当过班长排长的,以及哪怕只是被乡民推举当过地方上三几天保长甲长的,在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会遭到多少磨难。这是毛泽东和他的执政团队背信弃义的又一例。中共公开许诺的政策是“首恶必办,胁从不问”,但中共做的却是“首恶优待”,对溥仪和国民政府、伪满政府数百上将高官只进行思想改造,最后分批特赦;却“胁从必究”,杀了成千上万这些皇帝上将高官的下属。记得国军高桂滋中将的儿子告诉我,他父亲因为在国共内战中丢了兵权,没跟共军交战,也没有跟着蒋介石去台湾,跟彭德怀、习仲勋关系又都不错,所以成了“统战对象”,当上了挂名的政协委员,1959年去世之后还由习仲勋在京主祭。但他手下那些旅长团长营长,有的被判死刑,有的劳改多年,至少也是街道管制。当时他想跟共产党为他们说说情,贺龙、习仲勋都很干脆地劝他:你不要管,你也管不了。部下成了阶下囚家破人亡,让他这个还勉强保留着座上宾身份的人情何以堪!


  对中共镇反运动的盖棺定论

  胡平,RFA

  一

  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场极其残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据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在1954年1月的一份报告中说,镇反运动共杀了71万2千人,判刑劳改129万人,管制120万人(实际杀死的人很可能还远不止71万,毛泽东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就说过,镇压反革命,杀了一百多万)。在中共建政以来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镇反运动中被杀、关、管的人数是最多的,然而在国内学术界,对镇反运动的评价的争议却是最少的。他们无非是认为,一个靠暴力起家的革命政权,在建政之初用暴力严厉镇压形形色色的反革命活动,实为情理中事;在镇压过程中犯有扩大化的错误,也比其他运动的扩大化情有可原。我以为,这种评价是基于对镇反运动的性质的严重误解,所以是站不住脚的。
  不错,在中共于1950年3月18日发布的第一份镇反文件《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里明确宣布,镇反的对象是:反革命武装暴动,抢劫公粮和物资,破坏工厂、铁路、仓库,造谣及鼓动群众闹事;还有就是追捕那些隐瞒其反革命罪行、改名换姓、乔装打扮藏匿于社会的反革命罪犯,等等。从中共的角度,上述这些人自然是要严厉镇压的。但问题就在这里:作为革命政权,中共在建政初期镇压大大小小的反革命活动本是例行公事,是中共各级领导早就在做、而且一直在做的事。既然如此,哪里还用得着最高领导人特地出面发文件,专门搞成一场全国性的大运动呢?
  由此,我们可以推测,中共发动镇反运动其实是借题发挥,是假借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名义,或者说在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掩护下,实际上去镇压另外的群体,去镇压那些并没有从事过上述反革命活动的另外的群体。
  黄钟先生在《炎黄春秋》上发表的文章《第一次镇反运动考察》里写到:“镇反运动是根据中共中央的党内秘密文件发起,并由一系列党内秘密文件所指导和推动”,“而被视为反革命分子的人,往往就是根据他们无从得知、无由得见的秘密文件而被杀、关、管、放”。这就是说,很多在镇反运动中被打成反革命分子遭到镇压的人,如果他们根据中共公开文件中的反革命分子定义来对照自己,他们不会认为自己是反革命;可是他们终究还是被当作反革命镇压了,因为按照中共内部的秘密文件,他们就是反革命,镇反运动就是要镇压他们这种人。
  我们知道,早在1949年4月25日,毛泽东与朱德签署发表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共八条规定,又称“约法八章”。其中第五条宣布,“除怙恶不悛的战争罪犯和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外,凡属国民党中央、省、市、县各级政府的大小官员,‘国大’代表,立法、监察委员,参议员,警察人员,区镇乡保甲人员,凡不持枪抵抗、不阴谋破坏者,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一律不加俘虏,不加逮捕,不加侮辱。”另外,在国共三年内战中,共军消灭了大量国军,除毙伤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是“起义和投诚”的。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绩公布,国民党军队起义、投诚和接受和平改编共177万人。中共宣称对起义投诚人员有一贯的政策:“爱国一家,既往不咎,一视同仁,量才录用,妥善安置。”
  然而,以后的事实证明,所谓镇反,实际上就是镇压那些早已放弃反抗并因此得到中共承诺宽大处理的国民党政府人员,甚至包括那些得到中共承诺既往不咎、一视同仁的起义投诚人员。镇反运动是中共出尔反尔、自食其言、背信弃义的登峰造极。

  二

  镇反运动过去60多年了,但是到目前为止,有关镇反运动的档案还很不开放。我们只知道当年搞镇反有很多绝密文件,但是不知道那些文件到底是怎么说的。不过,仅仅根据我们已经知道的信息,仅仅根据中共当年的种种外部行为,我们也可以知道,镇反到底是针对谁。
  在1950年3月,中共发出第一份镇反运动的文件后,公安部紧接着就做了一件事,在许多城市开展了敌特党团人员的登记工作,通过警告、检举等上下结合的方式,逼使原国民党特务机关人员及其国民党和三青团骨干分子主动交代身份。这就意味着,所谓镇反运动,实际上针对的就是那些早就放弃反抗,并得到新政权宽大处理的旧政权人员。
  在镇反运动初期,毛泽东不大积极。毛泽东强调要考虑统一战线,不要四处出击,不可树敌太多。毛泽东说,不是不要搞镇反运动,而是要分清轻重缓急,不能急躁。
  显然,在这里,毛泽东不是指暴动、暗杀、破坏一类反革命,因为对这些种类的反革命必须及时镇压,不存在统战不统战的问题,也不存在应该缓一缓、不能急躁、不要树敌太多四面出击的问题。毛无非是说,对那些早已放弃反抗、并已得到宽大处理的旧政权人员的镇压应该缓一步,现在先不要碰。由此可见,在毛那里,在中共高层领导人那里,所谓镇反运动,要镇的就是旧政权人员;他们搞镇反的目的,就是要对那些他们先前承诺过宽大处理的旧政权人员算旧账、开杀戒。
  朝鲜战争一爆发,毛泽东对镇反运动的态度立刻就变了。1950年10月8日,中共正式决定出兵朝鲜。两天后,毛泽东亲自主持通过了《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又称《“双十”指示》)。毛泽东对时任公安部长罗瑞卿说:“千载难逢”,“不要浪费了这个时机,镇压反革命恐怕只有这一次,以后就不会有了。”
  这话看上去很奇怪:怎么叫“千载难逢”,“只有这一次”呢?如果反革命是指“武装暴乱,打游击、暗杀,投递反动信件,杀人、放火、投毒”之类,现在有,现在要镇压;以后有,当然也要镇压,怎么可能“只有这一次,以后就不会有了”呢?可见,这里说的镇压反革命,并不是指做出“杀人、放火、打游击、武装暴动”等反革命行为的人,也就是说,不是指例如中共1950年3月18日关于镇反运动的文件里说的那些反革命,而是专指那些没有做过上述行为即没有任何现行反革命行为的原国民党政府军政人员。刘少奇说得很直白:“因为抗美援朝的锣鼓响起来,响得很厉害,土改的锣鼓、镇反的锣鼓就不大听见了,就好搞了。”
  《“双十”指示》的精神就是反右倾。指示明确提出:“在镇压反革命问题上,发生了严重的右的偏向”。
  何谓“反右倾”?说来很简单。在镇反运动初期,很多地方领导吃不透中央的意图。他们以为,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3·18文件所说的那些造谣攻击、杀人放火、打游击、搞暴动的反革命。他们不知道,中央实际上是要他们对那些早已放弃反抗并得到宽大处理的旧政权人员开刀,这就成了中央眼里的“右倾”。例如上海,包括市长陈毅在内的大小干部,一方面要求国民党政府的人员登记,交代历史;一方面又说,“只要坦白,决不追究”。毛泽东对此很不满,一度再三督促,这就是所谓“反右倾”。后来,上海方面终于领会了中央意图,于是上海地区的镇反运动进入高潮。

  1951年春,镇反运动进入高潮。在已经捕杀了相当一批反革命之后,各大中城市又依据最新的杀、关、管计划,在三、四月间的某一天,采取了大规模的逮捕行动,一捕就是数千人。例如重庆的3.13大逮捕,一夜之间就抓了4000多人;上海则有4.28大逮捕,于4.27午夜之后在全上海进行了一次拉网式的突击搜捕行动,一举拘押了10000多人,如此等等。
  试问,这一夜之间就逮捕的成千上万反革命是怎么回事?难道一下子就发现和破获了这么多杀人放火、造谣投毒等反革命活动,或者是一下子就发现和查明了这么多改名换姓隐藏下来的反革命罪犯吗?当然不可能,唯一合理的解释是,这些人其实都是早就放弃反抗,先前登记过,并已经获得宽大处理的旧政权人员。当局照着花名册抓人,只要一声令下,想抓多少是多少,所以才能在一夜之间就取得如此的“辉煌战果”。
  在镇反运动初期,起义投诚人员大体上并未列入镇压对象,但是到了运动的中后期,大量的起义投诚人员也遭到残酷的镇压。可见是中共杀红了眼,杀上了瘾,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前朝人员一次性全解决。如果说对已经得到承诺宽大处理的旧政权人员的镇压是极大的背信弃义,那么,对已经得到承诺既往不咎的起义投诚人员的镇压就是更大的背信弃义。

  三

  历史上也有过一些政治集团对已经投降归顺的敌人横施暴虐,例如秦将白起坑杀40万赵军降卒;楚王项羽坑杀20万秦军降卒。为什么要坑降卒?有说是粮食不够,几十万降卒供不起;有说是降卒们其心不服,要是造起反来不得了;再有就是制造极度的恐惧,彻底摧毁对方的抵抗意志;等等。但中共的镇反运动还要恶劣的多。毕竟,坑降卒发生在战争时期;中共的镇反却是发生在赢得战争、赢得政权后的和平时期,对坑降卒的几条解释一条都用不上。坑降卒的暴行受到千年诅咒,中共的镇反更无半点可辩护的余地。
  一场镇反运动,单单是杀死的国民政府党政军特人数,就远远超过了国共内战三大战役国军伤亡之总和。中共在夺权之后杀的人,要远远超过它在夺权之前杀的人。这是一个最不寻常、也最为恶劣的事实。凯撒、成吉思汗和拿破仑是为了征服而屠戮,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却是为了屠戮而征服。这正是极权暴政和历史上其他暴政的一个重大区别。
  毛泽东说,镇压反革命必须开杀戒,但是我们只杀小蒋介石,大蒋介石一个不杀。这说明,中共搞镇反,完全不是出于维护政权安全的考虑。俗话说“蛇无头不行”,大蒋介石们是象征,有人脉有号召力。如果旧势力想造反想复辟,必然要由大蒋介石们出头,至少也要打着某个大蒋介石的名义。所以新生的革命政权要是出于安全考虑而对前政敌开杀戒,必定是杀大蒋介石,小蒋介石们倒不必杀,不必多杀。可是中共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可见中共搞镇反,完全不是出于维护政权安全的考虑。
  大凡一个新政权镇压前政敌,总是依据职位高低、权力大小分别给予不同轻重的惩罚。中共却反其道而行之,而一般人又习惯于沿用过去的经验去思考,这就可以造成十分强烈的欺骗效果。苏共杀死了最后一个沙皇尼古拉二世,中共却特赦了末代皇帝溥仪。于是很多人就误以为,中共对政敌没有苏共那么残忍。至于说中共杀害了好几百万旧政权的中下层官员,由于这些人默默无名,很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1976年,毛死江囚,中共开始实行改革开放,先期做的一件事就是平反冤假错案,镇反运动中的很多案子也得到平反或摘帽。早在1979年1月,中共就发出一份内部文件,给起义投诚人员落实政策平反。然而,和其他平反冤假错案相比,为镇反运动受害者的平反进行得静悄悄,一般人几乎都不知道或没察觉。按说这是当局做的一件好事,可是它为什么进行得如此低调?
  想想也不难明白,给镇反运动受害者平反,对当局而言,实在是太尴尬、太难堪了。它几乎找不到一个下台阶,找不出一种措辞自圆其说。文化革命是错误路线,是十年浩劫,所以文革中的冤假错案一风吹,是拨乱反正,名正言顺;反右是正确的但是犯了扩大化的毛病,所以要改正;土改是必要的,地主不是平反,是摘帽,等等。唯有这镇反的案子怎么说呢?当初说好的不抓不判,既往不咎,可是就是把人家抓了、判了甚至还杀了。在天下所有的罪错中,出尔反尔、自食其言、背信弃义未必是最严重的,但无疑是最不可辩解的。
  历史上,也许有的政治迫害事件比镇反更残暴,但不会比镇反更背信弃义;也许有的比镇反更背信弃义,但不会比镇反更残暴。作为政治迫害事件,镇反应是背信弃义+残暴的史上之最。这就是对镇反运动的盖棺定论。


  近期图文:

  究竟是蒋介石还是张学良下令对日不抵抗  
  
一个人要守信,一个党更要守信  
  
“事实胜于雄辩”输给“雄辩胜于事实”  
  
川普对新闻自由的破坏性应当引起重视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英译者访谈录  
  
为革命而造谣和为民主而隐瞒  
  
中国的“国关专家”拼不过“的哥”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的?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除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浏览(1322) (30) 评论(2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10-08 00:15:03

再进一步,从这个意义上说,法西斯纳粹党,都不是邪教,只是极端邪恶的奉行极端荒谬反动政治理念的政党。因为希特勒墨索里尼佛朗哥等人都没有被奉为神,他们拥有近乎无限的生杀予夺的权力,禁止一切反对反抗,但是他们不宣称这些元首拥有神一样的无所不能无所不包的智慧。也就是说,他们的政治理念纲领并没有成为国家宗教教义,仅仅是不容抵制的国家意志。另外,法西斯党员党徒没有阶级出身限制(只有种族限制),仍然符合西方政党的民众性开放性,民众加入不需要经过“组织”的严格审查批准,没有自封或册封为民族先进分子与领导阶级。在法西斯国度,宗教与上帝不但存在,而且上帝至少在名义上仍然在希特勒等独裁者之上。

就连伊朗沙特等政教合一,也不是共产党这样邪乎。沙特国王以及伊朗宗教最高领袖,也从来不等同于天神真主,他们最多像中国古代帝王一样是“天子”, 是要祈求玉帝真主保佑的。而中共的大救星,不但要保佑全国一切官员民众,还是庙堂菩萨的保护神。无神论的中共和朝鲜,他们的“伟大领袖”就是宇宙主宰,天知地知无所不知的白痴。

回复 | 5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10-07 16:29:43

[土共是个神权合一的邪教集团,绝非国民党那样的全民党世俗党]

认识这点非常重要。国民党自从创建到败走台湾,从一党专政到下台成为反对党,是以政治理念诉求在全体国民中吸引召集党员,从来没有标榜过他们是民族中“最先进分子”和当然的“领导阶级”队伍。因此,他们的政治理念可能错误,他们中间可能有各色人等,甚至人渣,都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但是共产党从诞生第一天起,就自命不凡是中华民族芸芸众生中的先知先觉者,人类先进分子,当然的国家民族领导者,一直到执政制造了那么多骇人听闻的人间惨案横祸,从中央到基层那么多这个党也自认公认的肥头大耳猪脑狼心到尖嘴猴腮猥琐小人,硬是要全国乃至世界认定他们是人类的先进分子当然的领导者,他们不是火星之外的灾星下凡的非人类是什么?

回复 | 8
作者:gmuoruo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07 13:09:09

本人查过,土共国替苏俄斯大林喊冤的文章很多,控诉波兰虐待杀害攻打华沙失败的苏联战俘,但未见“波兰曾屠杀俄罗斯十万被俘士兵”的惊人宣称,才请你給个出处,否则如何与苏俄制造的卡廷大屠杀做比较?

至于暗杀李公仆案,黄花岗博給出考证,你耽心共产党被怨枉,但为何不怀疑国府被栽脏呢?你的本能反应是“那时国民党象输光了的赌徒穷凶极恶“,一定是它们杀的,已被证明恰恰相反,那时共产党才是象输光了的赌徒,赌注压在美国封杀国府。现在知道了土共遮掩的基本历史事实,也不愿重新思考?

土共谎言洗脑是从小到大的,反洗脑可没那么容易的。等你发现土共是个神权合一的邪教集团,绝非国民党那样的全民党世俗党,才可算反洗脑及格了。

回复 | 2
作者:一冰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10-07 11:32:07

我举的两个例子在网上可以查到,而且我解释得很清楚了。人们不愿意听与自己意愿不符的信息,这也是独裁者钳制言论的原因之一。中共确实作恶多端,罄竹难书,但如果不是他们做的李闻两案非往他们身上扣,甚至对真实信息选择性失明,听而不闻,这种做法并不高明,而且降低可信度。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07 09:19:35

想来你读的也是土共替苏俄斯大林喊冤的文章,有多少可信度?“波兰曾屠杀俄罗斯十万被俘士兵”,不知是何年何月?是它们的祖国苏联成立之前了?

战争时期有平民被杀,多见不怪,但像纳粹德国那样有计画地系统性地屠杀犹太人的却极少发生,才会特别邪恶。

战争时期战俘被虐被杀也是多见不怪,但卡亭屠杀那样由苏俄最高层做为战略决策,签字下令,将波兰精英层全部从脑后一枪一枪打死以绝后患的,其邪恶恐怖在现代难有二例。纳粹屠杀犹太人,希特勒都没有签署命令。

黄花岗博转文考证李公仆被杀案,你宣称““那时国民党象输光了的赌徒穷凶极恶“,一定是它们杀的。但你用的理由恰恰证明了相反的可能, 因为那时“象输光了的赌徒“的是被击溃到要逃往苏俄,全靠美国威胁国府才得缓气的土共。

回复 | 0
作者:一冰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10-07 08:05:16

这个不是我断言,而是我看过一篇文章,详细历数了波兰和俄罗斯还有德国在历史上的征战与屠杀,即使有波兰杀俄罗斯俘虏的事实,也并不是说俄罗斯杀波兰军官罪行就轻了,我想强调的这是人的共性,人有凶残杀戮的本能,必须正视这点。

至于李公朴和闻一多是谁杀的,这个可以根据常识判断,中共在上海那几次著名的暗杀,对象是他们认为的叛徒。而国民党的暗杀一直未断,撤离大陆前更是有一个暗杀名单,政界知识界,连宋庆龄的名字都考虑了,在李公朴和闻一多之后,还有当时的北京市何市长一家的爆炸案,国民党的特务头子晚年曾出书回忆了这段经历。

回复 | 0
作者:sme2017 留言时间:2019-10-06 23:36:22

连刘少奇、林彪、彭德怀等对其夺取政权有过突出贡献的人都惨死于内斗的一个从成立之日起就信奉残酷斗争的政党以残酷的手段对待其昔日的敌人就不值得大惊小怪了。把毛几十年前讲的“八亿人不斗行吗”放到今天“十四亿人不斗行吗”同样适用,因为这就是这个政党的“初心”!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19-10-06 21:19:58

您与阿妞不牛说得都有道理。但“历史之最”从何而来,胡平先生这么说的:

“历史上,也许有的政治迫害事件比镇反更残暴,但不会比镇反更背信弃义;也许有的比镇反更背信弃义,但不会比镇反更残暴。作为政治迫害事件,镇反应是背信弃义+残暴的史上之最。”

回复 | 2
作者:转个帖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10-06 19:47:16

阿妞这“横向比较”四字说的好。不过万维五毛政委已经辩护过了,“厉害国相当于美国十九世纪的发展阶段”,韭民们若是想要现代美国公民式的权利自由,就且再等上那么一两百年吧。

回复 | 8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19-10-06 18:58:13

你这有道理。中共罪行罄竹难书,每一桩都触目惊心令人发指,从周恩来手刃顾顺章保姆家人婴孩,到对成千上万“反革命”处以张志新那样的常规极刑,难以定性何以为最。 就像他们自己难以定价哪个领袖是“最最最”伟大的。

回复 | 8
作者:白草 留言时间:2019-10-06 18:47:30

不知道“历史之最”从何而来?中共最大的恶,在我看来是计汉生育,自称少生四亿汉人;其次是文革,自称一亿人受害。这些投诚又受害的人,数量上没有可比性。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06 18:46:12

同理,毛时代文革初1966年“五一六通知‘后北京以及湖南道县等地大规模对所谓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的集体抓捕集体屠杀(全家不分老幼屠杀),相比较他们井冈山时期烧杀抢劫,更是不容于人类文明的令人发指的罪行,因为第一是突破当时世界联合国公认的人类文明准则底线(苏联乃至任何其他当权的共产党也不敢支持赞成甚至理解),第二是国家政府政权所为,第三是国家社会和平时期,第四是国家最高无上权威最高领袖公然的指示命令,第五是至今这个政权政府没有公开认罪认错,这就是表示他们不但当时有权合法这样做, 将来再次公开践踏人类文明底线仍然有权力有可能甚至必然。

回复 | 9
作者:gmuoruo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10-06 17:57:16

讨论最重要的是基于最基本的历实,这也正是老高最大的贡献。

一冰博先宣称“那时国民党象输光了的赌徒穷凶极恶”,现在又断言“波兰曾屠杀俄罗斯十万被俘士兵”,若不先搞清这样的历史事实,讨论是不会有结果的。

回复 | 2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10-06 17:29:49

所以习近平最近表彰张志新,是一种令世界愕然的神经错乱。唯一合理解释是他再一次借用张志新的头来警告中国人:有种你们谁学她!

回复 | 12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06 17:27:30

所以我们应该看到,毛泽东时代的中共是对现代历史文明不折不扣的反动残暴野蛮,而习近平今日倒退到毛时代思维行动标志,更是明目张胆的反动倒退荒诞愚昧野蛮残暴返祖。

回复 | 12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06 17:21:55

谢谢你的平和讨论。俺想要澄清的是两个问题或者事实:历史有纵横两个坐标。纵向看,人类都是古猿动物,都经历过食人族阶段。横向才是文明比较。而横向的比较还有一个见识问题。比如说今日某个封闭部落还有食人习俗,怪不得他们以及首领。但是,斯大林卡廷屠杀时代,苏俄和西方包括希特勒都知道日内瓦战争公约了,对纳粹以及南京大屠杀的日军的审判就是建立在此基础上,而没人能够用满清扬州屠城三日来开脱斯大林希特勒东条英机。

另外,老高以及胡平这里讨论的主题,是中共背信弃义大规模虐待迫害到残酷杀戮被俘与投降放弃抵抗的前国民党军政人员,而且采取的方式是优待大蒋介石暴虐整死杀光小蒋介石的做法。他们所做的事与他们所公开宣示的完全相反的。这恰好说明他们完全知道他们这样做法的不义无良,不是神经错乱的食人魔奸尸犯,是理智清醒的模样俊俏的现代社会的吃人魔奸尸犯。

回复 | 11
作者:一冰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10-06 17:02:08

高博说的镇反,不仅有国民党投降军队,有深山老林里的土匪,还有国民党临走前突击发展的大批搞破坏的特务。我最近因看台湾电影《返校》,接触了与镇反同一时期的国民党抓匪谍,一边是红色恐怖,一边是白色恐怖,一边抓国民党特务,一边抓地下党员,其实国共两党杀人的性质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政权的稳固杀一儆百。我现在不喜欢做那种对某党的黑白讲,而愿意尝试从社会学·心理学·犯罪学找出人性共通的原因,我看到有人因共党暴行呼唤老蒋,认为他当年杀得不够多,觉得很荒唐。

阿牛既然提到卡廷森林,当初我知道这一悲剧时十分震惊,因此看了大量相关的材料,发现了一个信息:历史上波兰曾屠杀俄罗斯十万被俘士兵,卡廷惨案因时间靠近,因而更加震慑人心。

波兰曾有个政治人物说过:德国占领波兰,我们只是失去自由;俄国占领波兰,我们将失去灵魂(大意),这像是天朝的杀人诛心。

至于文革,如果老毛那样的人物在其他国家发动得起来吗?还是有那样的社会环境和群众基础。因此美国有一本书写得好《希特勒和他的志愿行刑者》。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06 15:14:17

你这里的对比完全不对调。对应中共对放弃抵抗的国民党中下层军政人员的杀戮,尤其是中共一再公开声明的“既往不咎”“不虐待俘虏”,你应该找出蒋介石国民党,乃至世界上这样的例子才行啊。

俺帮你找出了世界上一个例子:波尔布特。 还有斯大林的卡廷屠杀。中共还有一个与此相关但更残暴荒谬的集体奸尸:迫害虐待归国志愿军战俘,其中很多就是被逼上前线让美帝帮助解决的国民党降军叛将。这样的志愿军归国战俘,受到三重暴虐。

他们这种兽性,无法用理性解释。比如对待他们自己的共产党人张志新。对张志新只差奸尸了。

回复 | 15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9-10-06 14:59:11

老高总是有好文介绍,帮人反土共洗脑。黄花岗博谈到李公朴刺杀案,一冰同学的第一个本能反应就是“那时国民党象输光了的赌徒穷凶极恶”,怎可能不是它们杀的?

但稍做点思考,就知道那时林彪都快被赶进苏俄祖国了,靠马锡尔以军事禁运威逼老蒋停战才得以缓气,“输光了的赌徒穷凶极恶”只可能是土共,它们也才有动机杀李,结果也确是达到了。有费正清等亲共中国通跟大西洋杂志等左媒宣传鼓动,美国很快对国府军事禁运,也就此决定了国府的命运。杜鲁门的小心眼近视眼,害人害己,后患无穷,最恶果实七十年后全面展现。

回复 | 5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10-06 14:53:36

【凯撒、成吉思汗和拿破仑是为了征服而屠戮,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却是为了屠戮而征服。这正是极权暴政和历史上其他暴政的一个重大区别。】

最正牌的海外毛共红色高棉做到了毛泽东这种“继续革命”实践的极致:掌权后三年内杀戮全国人口一半。任何理性都无法解释这种奸尸犯心理动机:不是强奸活人施加暴力,而是把活人折磨致死后强奸尸体。人间有这样的奸尸犯。 但是一个国家民族被这样一群奸尸犯劫持统治主宰,好在不常见。

回复 | 15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06 14:39:15

中国有这样的传统:杀人立威。一个政权立足未稳,就会大开杀戒,重要的不是你是否有罪,而是他们需要杀鸡儆猴的寒蝉效应。国共两党真是一丘之貉,中共在镇反,国民党在抓匪谍,里面有的是地下党员,但更多的是冤枉的。还有二二八事件,有的人根本没有造反,也被抓走杀掉,他们需要杀人立威,震慑他人。

回复 | 1
作者: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19-10-06 14:28:35

我觉得最严重的一点,就是中共无论给谁平反,都会把责任推到个别领导人头上,党还是大好人,这怎么能成?镇反、反右、四清、文革,那个运动不是中共中央正式发文发动的?要真心平反,首先就要为中共中央的错误忏悔道歉并给予受害人经济赔偿。做不到这一点,所有的平反都是不彻底的,而那些祸国殃民的运动,随时都会卷土重来。给刘少奇平反时,撤销了有关中央决议,在我看来是推卸责任,篡改历史,掩盖真相,还不如不撤。

回复 | 5
共有2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