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体育老师的博客  
但问耕耘,不问收获  
我的名片
体育老师
来自: USA
注册日期: 2018-06-28
访问总量: 403,88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ZT:恐怖!英国首相面色惨白似鬼
· ZT: 真正可怕的美国精神
· ZT: 意大利科学界终于证实!新冠
· ZT:杨绛仙逝,享年105岁丨她送给
· ZT:[告密者]
· ZT:看这里:中美排名前十的企业名
· 中国共产党有李克强这样的优秀好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有感而发】
 · 8964 我没有沉默,紀念64三十一週年
 · 此贴触及本人良心底线,不得不回
 · 欧美发达民主国家,何以在病毒疫情面
 · 我曾一次次归,又一次次离,那片生
 · 2020庚子年,郁金香花儿依旧笑春风
 · 我们家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孩子
 · 疫苗的研发是急不来的
 · 看看你是哪国人?
 · 再回吉歌的博客
 · 转贴分享不可耻
【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 再回吉歌的博客
 · 感恩美国 (体育老师)
【人间烟火】
 · 可食可药车前草
 · 蒲公英vs荠菜
 · 舌尖上的记忆(3)喜也过年、悲也过
 · 舌尖上的记忆(2)那年,吃着年饺子
 · 舌尖上的记忆(1)过大年,吃饺子,
【往亊並不如烟】
 · 8964 我没有沉默,紀念64三十一週年
 · 亲历,闻名全国的科技打假案---凈
 · 亲历,闻名全国的科技打假案---净水
 · 亲历,闻名全国的科技打假案---净水
 · 颜值高端的美女同胞们,美国慎入!
 · 厉害了,以不说中文而骄傲的同胞!
 · 代考俄语,八年寒窗终于派上用场
 · 法卡山战地三人特别小分队,实话实
 · 那年"袓国母亲"砸我饭碗
 · 体育老师:俺和下舖姐们的芳华
【ZT】
 · ZT:恐怖!英国首相面色惨白似鬼
 · ZT: 真正可怕的美国精神
 · ZT: 意大利科学界终于证实!新冠状
 · ZT:杨绛仙逝,享年105岁丨她送给年
 · ZT:[告密者]
 · ZT:看这里:中美排名前十的企业名单
 · 中国共产党有李克强这样的优秀好干
 · ZT: 扒下钟南山的画皮
 · ZT: 老何微博问答:世界正在大变
 · ZT: |必读|一位病毒学家被病毒击垮
【情感秘语】
【衣食风彩】
【职场日记】
【海外人生】
 · 那年"袓国母亲"砸我饭碗
存档目录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网络日志正文
法卡山战地三人特别小分队,实话实说。 2019-10-23 05:18:30

法卡山战地三人特别小分队,实话实说。

 

体育老师

 

 

 

1982年, 對越自衛反擊戰期间。一天离开实验室下班回家途中,被等在路边的,复员军人出身的T副站长拦下,三言两语交待了一个让我做梦都不可能梦到的,任何人连家人都不能告之的任务。

 

 

仼务是,明天清晨五时半,在离站门不远的避静处,上一辆战地武装的吉普车,和303医院的一资深医官LC,及广州军区司令员的小车司机XW,组成战地三人特别小分队,上法卡山前线,進行为期一週的战士血尿原因调查。

 

 

怎么调查?T副站长一字未提。本人只知道,法卡山前线战士尿血尿,已有数月,原因不明。北京方面几次派医学专家团无果,决定由广西防疫站查找环境因素。T副站长秘密指派了我。

 

 

照理,此等任务应先派卫生医生前往,進行卫生防疫学调查,制定具体的方案后,我们实验室人员执行方案。但前方战亊紧,那么多战士長时间血尿不是小事,时间不允许按部就班, 站领导不得不果断直接点名,秘密交待任务。

 

 

本人临危受命,突然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做贡献的机会来了。除了激动,还是激动。恨不得有三头六臂,说什么都要圆满完成任务,不辜负组织信任。

 

 

虽不清楚调查什么?怎么调查?本能地转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回实验室。此时我工作的是环境卫生科,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虽说似乎 “无所不能“, 但仅一週的时间,哪能在战火纷飞的法卡山前线,样样排查?

 

 

先在恼子里筛查一遍,空气、水、土、食品。除了水,战地的环境和周边无二,粮食蔬菜都是非战区采购的,不确定的就是水了。查水!到战地调查水源,采集水样,一週时间足够了,然后带上水样回站检测。

 

 

在实验室,找了一个可以揹在背上的纸箱,箱寬是我的背寬的两倍。包装好采样瓶、必须试剂及各种用具,梱扎结实,系上两根上肩绳索,不到一小时便就序。和当年在军垦农场炊事班,把鍋碗瓢盆油盐柴米打包,隨大部队拉练造饭相比,此等工作只是小儿科。

 

 

离开实验室回家路上,脑子里啍哼着那首唱过千遍万遍的歌:“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活,哪里需要哪里去,……,打起揹包就出发。” 全然没有即将上前线,有可能遇越军偷袭的恐惧,只想到任务的光荣和神秘。回到家吃饭间,故作没事地对家人说,明天一早离家,出差一週,下矿区採样。家人知了便了,隨时出差是本人工作的常规。

 

 

次日拂晓,先到实验室揹上昨日梱梆好的大紙箱,去到T副站长交待的地方,上了等着我的战地武装的吉普车。医官LC,司机XW向我作了自我介绍后,战地三人特别小分队组成,出发向法卡山战地奔去。

 

 

之前防疫站和本人是突然接到任务,似梦非梦,但当看到军区司令员的战地车和司机,及战地最高医官,二人都着便服,明白了军区领导对组建小分队的良苦用心,及对解决战士血尿问题的重视和期待。作为三人特别小分队中的一员,我从激动和兴奋转为冷静,感知肩上的担子,是前所未有之重。

 

 

医官LC,四十出头,精明、强干中透着愤世嫉俗,在303医院的技术职称相当于今天的副主任医师,且能文能武。LC在越战开打的1979年,便穿梭于医院和战区之间,指导野战医疗队。司机XW,二十二三岁模样,机灵、帅气,和这辆吉普是标配。

 

 

上路后,LC向我交待政策:(1)他们二人的任务是协助我工作,听我指挥;(2)保证我的人身安全;(3)若遇越军偷袭,不要紧张,尽快躲進车里,趴下,他们会保护我。我急忙说,我不怕死,真的不怕死,在军垦农场学过实弹射击,练过拼刺刀。二人见我之书生样,竟出此 “豪言壮语“,忍不住笑了,笑我不 知天高地厚,不 知战争的残酷。

 

 

LC看出了我对战区和战争的无知,一路上说个不停,话语中牢骚满腹。大意是,现实不是当时风糜一时的小说 “高山下的花环” 中描绘的那样,部队也不是老百姓心目中的光荣伟大,军机关里当官的就知道争权夺利,全然不顧前线作战官兵的艰辛、死活。在他嘴里,军机关里无好人,恰如今日老百姓口中的 无官不贪。“

 

              八十年代,生机勃勃,万象更新,是共和国从未有过的美好岁月!光荣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LC的话语间怎么成了这样?太让人感到意外和失望了,他不是在泄他的野战职务之愤吧?为终止他的牢骚,我把话题转到战士的血尿,想了解之前几个北京医学专家代表团的结论。

 

 

              没想到LC的牢骚更甚了。说他们能做什么?前线最不欢迎北京代表团。每次他们都空手而来,没有接待他们的专款,部队不得不从战士的伙食费中抠出钱來,安排他们的吃喝。广西本地代表团慰问战士的水果、肉食罐头,战士们吃不到,都進他们嘴里了。

 

 

此话不能不让人掉泪,战士的伙食标准是每天六角五分(五角六分?记不清了)。战区的供给,都要到一两百公里外的,有老百姓的非战区采买,最终能有多少到战士的鍋里、碗中?战士的生活已经太艰难了,在这种情况下,应付北京时不时两手空空而来的,各种名目的访问团、代表团,LC的牢骚可以理解。

 

 

当天下午四点来钟,我们到了最接近法卡山前线的非战区大新县城,入住县委招待所。这将是我们一週的住处,每天早出晚归。LC虽然牢骚满腹,但没有忘记在入住前,告之于我,此次任务是有特批津费的,不会抠战士的伙食费。此话让我感觉好多了。

 

 

次日天蒙蒙亮,我们便出发了。随着XW发动车的一声响,几条大蛇从车底窜出来,吓得我惊慌失色大叫,他们二人则见怪不怪,说法卡山那边蛇更多。战士起床后第一件事,是用手电查看鞋里是否有蛇。LC说,好些战士不是倒在敌人的枪口下,而是被毒蛇咬伤不治身亡。

 

 

到了法卡山,满目苍痍,遍野焦土。负责供给弹药的指挥员,两眼布满血絲,声音嘶哑地告诉我们,黎明前夕,越军突袭。一㘯恶战,打光了整整一辆大解放牌卡车军火。幸亏天透亮时,越军撤退,山头没丢。如果天亮晚一点点,弹药没了,后果不堪设想。战地指挥员一边说着,一边望着空空的车厢,仍觉后怕。

 

 

激战后,在往山下撤的战士中,一瘦弱的小战士,不到十七岁模样,经过我跟前,肩上扛着的一支枪的头尾,吊着另外两支枪。我问怎么回事,他木然地告诉我,一支是烈士的,一支是伤员的。问他怕不怕,他说刚开打时怕,见身边战友倒下后,眼就红了,只想为战友报仇!正如林彪副统帅的战前动员:“上战场,枪一响,老子下定决心,今天就死在战场上了!”

 

 

因为种种原因,對越反擊戰到底有多慘烈?傷亡數直逼抗美援朝!见山脚下的一片墓地,写着阵亡战士姓名、部队番号的木牌如林啊!每一块木牌下,是一个用塑料袋裹尸埋下的英烈!我走到墓地前,弯下腰,泪奔,向牺牲的中华好儿女致敬!他们多数是些十六到十八刚入伍的孩子啊!风箫箫兮法卡山,我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LC说前线作战的,不但没有 “高山下的花环” 中描写的高干子弟,连一个城市兵都没有。不乏农村娃为吃饱肚子,虚报年龄,十六七岁就当了兵。他们没想到,刚穿上军装,还来不及受训练,就被拉上了战场!

 

 

LC还讲了不久前的一场激战,一个活生生的战斗英雄的故事。那场激战,最后打到只剩一个排长,和一个战士。排长操一挺机关枪,不停扫射,把越军始终堵在二十米开外,死死扼守住了山头。不幸排长最终中弾倒下,战士立即替换排长,接着扫射,直到援军上來,山头守住了!

 

 

真险啊!LC说,此战士只知道握紧机枪,扣住扳机,继续扫射,连调整标尺都不会。援兵到时,枪膛都打红了。此战士立了一等功,奖励是提前复员回家。拿到七十六元复员费,英雄给父亲买了一条烟,给未婚妻买了一件的确良衬衫,给自己买了个半导体收音机。还有母亲、小姪子需要买些什么。眼见全排官兵阵亡,自己还能活着回家,不容易啊!

 

 

和平时期,爭着参军的高干子弟,和城市青年有的是。越战开打之前,这些人消息灵通,几乎跑完了,或己提干坐机关争权夺利了,正如LC愤愤不平骂的那样。有些小城市的老百姓子女,消息不灵通,不知大战在即,和农村兵一起上了前线,但数量比农村兵少很多。几年后,战区几乎清一色农村娃。一週时间,我真没见到一个城市兵。

 

 

我的一个朋友,小城市医生。儿子在法卡山战场牺牲,抚恤金是500元。得知噩耗后,精神分裂,如祥林嫂,只重复一句话:我的儿子在银行,500块。我的儿子在银行,500……

 

 

战士的伙食标准在八十年代初,虽不祘高,也还祘过得去。问题是,蔬菜必须要到大新县才能买到。为防越南兵偷袭,一辆解放牌大卡车,至少要配两挺机枪和机枪手。机枪手和机枪架在菜上,一路颠簸,那么热的天,能不坏?一车菜运到连队,若途中不遇偷袭,还能有三分之二能吃就谢天谢地。

 

 

一天,见到一个小炊事兵,站在埋在地下的大铁鍋边,手抡一只和他身高差不多的大铲子,吃力地翻炒鍋里的豆角。见他正要将大半碗肥肉倒進锅时,被医官LC拦住。LC见鍋边还有一大盆冬瓜片要炒,肥肉应该留下炒冬瓜。见此情此景,我忍不住掉眼泪,这还是一个在家要妈妈叫回家吃饭的孩子啊!

 

 

见好多战士蓬头垢靣。我问一个小战士,为什么不剃须理发?回答是,一个连只有一套工具。转身LC告诉我,这不是原因,哪天阵亡只有天知道,哪有心思剃须理发?再则,双方从望远镜中,都见惯了彼此的蓬头垢靣,坦胸露膊。若非,立即开炮。一周时间,我真没见一个战士有笑容。

 

 

我们三人曾隨一连长上山,虽 气喘吁吁,仍坚持向山顶攀登,想上战壕探个究竟,想用望远镜见识那些,热得只腰间系一块白毛巾,打炮特准的越南女炮兵。但我们不被允许進入战壕。敌方只要见到带眼镜的,或女人出现在战壕,就要开炮。他们判断,带眼镜的是官长,女人是北京派慰问团来了。

 

 

除越军时不时欲夺法卡山头,突袭我方而引发激战外,每天双方各自都会 “礼节性问侯“ ,向对方阵地打一串炮弹,表明 “我在!” 。太阳投射到越军陣地时,我方射炮。阳光移至我方陣地时,越军开炮。

 

 

蹲守法卡山战壕的战士,每半月換防一次。因天热,上山途中常常把外衣褲脱下,存放在半山的洞穴中,換防下山时,衣褲常因罕见的湿热腐烂了。粮食只有压缩饼干,每天每个班派一人,带上全班的军用水壸下山取水,每人一壸田沟汚水。聪明的战士会带上吃空了的压缩饼干箱,多取些水。

 

 

在小分队同伴的 协助下,调查了战士们的饮用水源,采集了样品。我们带着样品,披星戴月赶回防疫站实验室,以最快的速度检测了所有该检测的项目, 向广州军区提交了报告。

 

 

本人的结论是(1)法卡山战区极度缺水,(2)各项污染指标极度超标,(3)砷的超标程度可能至血尿。法卡山战士恶劣的饮水条件,急待解决!刻不容缓!

 

 

亲临战区,亲眼所见,亲耳所闻,颠覆了以往从文艺作品中得到的认知,我比LC的牢骚更甚。和平时期打仗,为什么不对前方战士厚道一点?因为气愤,在报告的结尾,本人用了一句非专业,但人性的话:法卡山战士饮用的水不是人喝的水!

 

 

LC从头到尾认真㸔了报告后说,你真敢说话啊!北京来的几个医学代表团,只说领导顺耳的话。也许是五届 生的特殊经历,使我们有了使命感,不老道,不圆滑,实事求是吧。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件有良心的防疫人员该做的事。

 

 

本人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尽快把大新县的自來水引到法卡山,让战士们尽快停用田沟污水。並说服了防疫站站长,免掉了军区应该付给防疫站的3000元检验费(1982年时的钱),用以拉水管引水到法卡山。当然此款是不夠的,但本人提交的检验报告及态度,触动了军区决策人。法卡山战士很快有了足夠的清洁水,血尿没有了。

 

 

本次成功,有些运气不假,上法卡山可遇不可求,但机会总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任务完成后,站里才公开了本人的法卡山之行。同事们那个羡慕呀,视本人如凯旋归来的壮士一般,此生算是光荣了一回。如果没有政策的松动,仍是家庭出身大于一切,我这样的,能被派上法卡山前线?

 

 

但本人回来后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战争的残酷,战士们生活的艰辛;手抡大铲炒菜的小炊事兵;蓬头垢靣,因不知哪天阵亡而无心思剃须理发的战士;啃压缩饼干,喝田沟水,蹲守战壕,半月一次的換防;风箫箫的墓地,为国捐躯的英烈;还有法卡山隨处窜出的蛇,……,白天不想,亱梦中也会惊醒。

 

 

在战区,三三两两的越军,会时不时摸到我方阵地,骚扰、偷袭、埋地雷。也许是我们到时,刚経过一㘯恶战,越军需要修整,特别小分队才幸运地没有遇上偷袭。我感到有点小小的遗憾,失去了一次检验自己是否勇敢的机会。但相信,战士们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狹路相逢勇者胜,出发前我已把 生死置之度外。

 

 

法卡山战地三人特别小分队,在任务完成后解散,但我们三人之间的友谊却长存。我出国前,LCXW只要有机会,就会来防疫站㸔我。出国后,我仍常常想念他们。那可是真正的共赴生死的战斗友谊啊, 我们一起努力,为法卡山战士们做了件实事!在这人情冷漠,一切向钱㸔的当今社会,这样的友谊已经越来越难觅了。

 

 

 

浏览(3534) (46) 评论(2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3-04 10:41:42

记得201X年还有中共文宣来宣传解放军战士如和高风亮节,在青藏高原煮即食面做主食,而沸水温度低因气压低,面不好食。

真是麻粒当风趣。

那时已经是强国了,GDP 直逼美国。然而,解放军战士还没有基本的军用食品来保证营养和热量?后勤也太糟糕了。巨额的军费花到哪里了?

打了几个军中巨贪就会改善前线士兵的后勤供应了吗?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3-04 10:34:18

军队必须有等级制度和保密制度,因而必然更容易腐败。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19-10-28 21:31:07
还有一处写错,立了一等功的英雄拿到76块复员费后,给父亲买了一条烟,不是文中说的一件的确良衬衫。
回复 | 2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检察官 留言时间:2019-10-26 10:21:47
谢谢补充,此文处理后传到国内,不少朋友看哭了,都说没想到部队会是这样!
博主比我更了解部队,没有写过的,只有没写到的!这就是现实!我真没见到刚激战后撤下来的战士有钢盔,好像他们连布的帽子都没有!
在1979年开战时,可能有高干子弟,但军医官告诉我,法卡山真没有,我见到的都是各地征来的农村兵,多敉傁小,年纪小,很多不到十八。太可怜了!不能乱打仗了!
回复 | 2
作者:检察官 留言时间:2019-10-26 03:30:51

当时部队的伙食标准是四毛六一天。但战时有伙食补贴吃得比平时好一些。但平时就很糟糕了,能吃饱,但营养完全谈不上。步兵连队高强度的训练这种伙食完全不能给战士提供应有的营养。战士每年四套衣服,冬季两套涤卡,夏季两套的确良。步兵摸爬滚打几个月就烂掉了,整个军容看上去惨不忍睹。都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了,部队的战士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床睡觉,要么是木板,要么是竹板。此外,部队上战场没有钢盔,戴单帽就去顶敌人的炮弹子弹了 。文中有一点说得不对,前线的城市兵高干子弟还是挺多的。可能有个别搞关系临阵调走的情况,但绝对不是普遍现像。那场战争开始是以帮组柬埔寨为目标的,叫惩越援柬。结果部队还在开进途中金边就陷落了,只好改成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了。

回复 | 4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9-10-25 02:30:50

普天之下,皆为王土。为吃口饱饭,就得把命搭上!天理何在?

回复 | 4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25 02:25:31

都是低端老百姓的孩子,来不及训练就拉上战场。可怜啊!

回复 | 4
作者: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9-10-25 00:10:26

农民子弟在前线卖命,却喝不上干净的水。最好的证明,中共权贵集团的邪恶本质。

回复 | 5
作者:老豆子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25 00:09:02

朝鲜战争还有世界冷战的大背景。而邓小平的对越战争完全是个笑话。只是平民百姓们的命都是贱命,在他们眼中无异于草芥。透过我的现代中国阶级理论就不难理解中共在邓小平时代的决策行为。

回复 | 4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24 16:32:25

这些战士其实就是炮灰,对越作战和朝鲜战争一样,根本没有必要,却牺牲那么大,还是非正义战争。

回复 | 7
共有22条评论  当前为第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