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香椿树的博客  
n/a  
我的名片
香椿树1
 
注册日期: 2012-04-18
访问总量: 2,718,41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蒋公抗战前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
· 台湾PPP数据靓丽超过日本韩国
· 台湾GDP有没有注水?
· 台积电会不会参与围剿华为?
· 伊朗不再履行伊核协议,谁害怕?
· 又一什叶派民兵高官遭暗杀, 和蒋
· 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吗?
友好链接
· 索额图:索额图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辣手吾文:辣手吾文的博客
· 益友:益友
· 米笑:米笑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芦鹤:芦鹤
· 沁霈:沁霈的博客
· 水蛇:水蛇的博客
· 安文:安文的博客
分类目录
【数学文集】
 · 数学:关于北欧欧高福利
 · 建议经济学家们研究当年的解放区经
 · 新中国最伟大的成就是教育
 · 让机器人来当资本家
 · 科技进步在加强马克思主的结论
 · 数学: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有好有
 · 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的前景是悲观的
 · 追求公平不如追求科学技术进步
 · 给你讲讲共产党洗脑的效果
 · 为了战胜资本主义必须建立与资本主
【经济与社会】
 · 台湾PPP数据靓丽超过日本韩国
 · 台湾GDP有没有注水?
 · 台积电会不会参与围剿华为?
 · 伊朗不再履行伊核协议,谁害怕?
 · 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吗?
 · 家庭医生和赤脚医生
 · 嗓子发炎诊费19万, 医疗体系为啥昂
 · 看懂中国,需先破除三大误读 罗思义
 · 毛泽东医疗卫生思想的群众路线特征
 · 台湾成功的经验:学习毛泽东思想
【社会腐败】
 · 东方雄
 · 震惊:美国律师才是华为中兴倒霉的
 ·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的文化复兴
 · 从马云与大师王林看权贵为啥迷信
 · 天津爆炸是制度造就的炸弹还是破坏
 · 私有化是天津8·12大爆炸的罪魁祸首
 · 老板黑心捞钱 “出事”却全民买单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为什么说天津爆炸是的体制问题
 · 坑爹事件:六百年前的“令计划案”
【杂谈民主】
 · 谁解香港楼市死结?林郑死定了!
 · Why美国总统这样评价毛泽东
 · 港式民主运动能不能向外扩散
 · 奥巴马与特朗普的路线斗争
 · 中国人的宗教和崇拜
 · 细说“把权力关进笼子”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马克斯,列宁,毛泽东心中的社会主
 · 中国股市与希腊危机看中国真的很危
 · 反腐败不能急功近利
【军事历史】
 · 火鸡国开挂出兵利比亚背后的逻辑
 · 王明的新华日报不准刊登《论持久战
 · 徐向前说百丈关失败不是张国焘的错
 · 张国焘西征是因为毛泽东嫌陕北贫穷
 · 西路军覆灭怪毛泽东不够独裁
 · 虐待壮丁未必是蒋介石授意,但抓壮
 · 黄桥战役歼敌1.1万人 陈毅喜赋诗 粟
 · 谁该为南京大屠杀负责?
 · 四行仓库800壮士之死与蒋介石的丑陋
 · 从淞沪到南京:蒋介石政战略选择之
【军事策略】
 · 伊朗不再履行伊核协议,谁害怕?
 · 又一什叶派民兵高官遭暗杀, 和蒋介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悄然开始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叙利亚,将是埋葬美国霸权的坟场!
 · 软弱导致的艰难选择:叙利亚是否救
 · 思考DF17:弱国希望永远不要用到先
 · 贸易战会不会变成军事战争?
【时事评述】
 · 伊朗承认打下了乌克兰飞机, 然后呢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朝鲜韩国板门店会面! 多大的黑天鹅
 · 世界上最早的违章建筑:巴比伦通天
 · 南海岛礁上空的硝烟
 · 巴黎报社袭击会不会成为法国的911
 · 2015年世界皆大欢喜!
 · 花千芳是谁? 习近平上当了吗?
【历史反思】
 · 蒋公抗战前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神医Trump治好了中国四十年的痨病只
 · 侵略战争都是投资:阿富汗与蒋张出
 · 蒋介石投降卖国导致日本误判投资风
 · 新中国成立前夕的经济之战
 · 中国平均寿命增加是毛泽东阶跃还是
 · 蒋公的战略眼光:土共和日本鬼子谁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之五:蛊惑张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网络日志正文
你所不知道的陈寅恪——大师远去再无大师 2019-10-27 08:36:55

无为李爷:你所不知道的陈寅恪——大师远去再无大师

无为李爷          

让大师安安静静的躺着不好吗?非要吹的天花乱坠。

         第一条:陈寅恪先生是很有才华和学识的,这个不能否认。特别是在民国那个大师圈,学识上陈寅恪先生是出类拔萃的人物,至少比嘴尖皮厚腹中空的胡适强五条街。

  陈寅恪曾出题“孙行者”,要学生对下联。标准答案是“胡适之”。就是陈寅恪恶心胡适的,意思是胡适就是个猢狲。陈寅恪认为胡适不学无术还好出风头,懂的说两句说不出来第三句,不懂的也插一棒子,以示这个我胡适也说过。所以,就出了个“孙行者”,自己拟定个标准答案“胡适之”。

  可见陈大师的确有才华和学识,但是,不能乱吹啊,吹的天花乱坠的。另外,才华学识不等于风骨、气节,不是那么一回事。你吹吹才华学识就好了,你吹陈大师有风骨、有气节,还借此讽刺郭沫若没有风骨没有气节,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陈大师被有些人誉为“三百年来第一人”,据说贡献非常大,大到老百姓根本不知道贡献了什么。恐怕很多跟风者也就记住个《柳如是别传》的书名。嗯,这个毕竟是十年之功,呕心沥血而成。惊天地泣鬼神。不过,大师钱钟书对此书颇不认同,认为陈寅恪没必要为柳如是写那么大的书。当然了,钱大师把民国大师快怼了一圈了,怼的沈从文都不敢抬头,怼一下陈大师,也是顺理成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有时候有的。陈大师之父陈三立是“清末四公子”之一。陈大师祖父陈宝箴,曾任湖南巡抚。夫人唐筼,是台湾巡抚唐景崧的孙女。

  文人公知吹捧陈大师有风骨、气节,不过是因为解放后陈大师公开反对ML主义,公开说不为新中国工作,除非中国GCD放弃ML主义。你确定不是开玩笑?他们从不敢提解放前陈大师的风骨、气节。因为他们知道,一谈,就露馅了。我们看看陈大师的风骨和气节。

  一:解放前的陈大师

  陈大师是个投降派,抗战亡国论的坚定支持者。果党的优秀党员。丑陋的中国人学说祖师爷。陈粉编造的陈大师留日经历造假,编造和鲁迅留日同窗的故事。陈大师85岁的老父亲是鬼子占领北平后病亡的,陈大师后来说他父亲是绝食而死。如果陈大师老父亲是不食日本粮食绝食而死,那么陈大师【抵抗必亡国,屈服乃上策】、【战则亡国,和可偏安】的高论就是大逆不道,他弟弟陈老七也不会公开投靠汪伪做汉奸。嗯,1937年七七事变,中国公知祖师爷胡适,也上书蒋公:“应该再做一次最大的和平努力”。看了这些,你们就明白了为什么汪精卫死了后,陈寅恪写诗哀悼。

  说了陈寅恪,不得不说他的弟弟陈方恪。就是前面说的陈老七,公开投日,做了大汉奸。陈寅恪说他老父亲是绝食而死的,我看死不瞑目啊!这俩儿子,一个是抵抗亡国和则偏安一战永亡的亡国论坚定支持者,一个后来公开叛国投靠汪伪。气的吧?!

  李爷,空口无凭,上证据!

  如你所愿,求捶得捶。

  

《吴宓日记》1937年7月14日

《吴宓日记》1937年7月14日

 

  我们看看啊!这就是有风骨有气节的民国大师陈寅恪!

  1937年7月14日是什么节奏啊?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史称“七七事变”。日本鬼子全面侵华!第二十九军官兵“违法抗日”奋起抵抗,打响全民族抗战第一枪。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1937年7月14,三百年来第一人、有风骨、有气节的民国大师陈寅恪说:“中国之人,下愚而上诈”。这是“丑陋的中国人”祖师爷吧?的确是这样,老百姓确实没文化,很愚蠢。他们不懂什么抗战必亡和则偏安的大道理,他们只知道国破家亡之时前赴后继抛头颅撒热血。

  陈寅恪又说:“抵抗必亡国,屈服乃上策”,“保全华南,至少中国尚可偏安苟存。一战则全局覆没,而中国永亡亦。”嗯,所以有些人给秦桧翻案了?苟合偏安嘛!

  李爷,继续!继续就继续。

  

《吴宓日记》1937年7月21日

《吴宓日记》1937年7月21日

 

  1937年7月21日,什么节奏???

  1937年7月17日,千古完人  凯申公在庐山发表《对卢沟桥事件之严正声明》。

  蒋公:“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蒋公:“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我们只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惟有牺牲的决心,才能博得最后的胜利”。

  咱不管   蒋公消极抗日的事,咱就看看,最起码  蒋公铁骨铮铮,说的好听。

  1937年7月21日,有风骨、有气节的民国大师陈寅恪说:“战则亡国,和则偏安”。当前要“安静读书”。李爷我文化低,看到这里,实在想不到怎么赞颂陈大师有风骨、有气节。

  看了这些历史资料,你们就明白汪精卫死后,陈寅恪的惋惜之情。且看陈大师悼汪精卫诗:“阜昌天子颇能诗,集选中州未肯遗。阮瑀多才原不忝,褚渊迟死更堪悲。千秋读史心难问,一局收枰胜属谁。世变无穷东海涸,冤禽公案总传疑”。

  真是“英雄”惜“英雄”啊!!!何等风骨,何等气节!!!

  上一下陈寅恪是果党最优秀党员的证据。

  

最优秀果党党员陈寅恪

最优秀果党党员陈寅恪

 

  看看,被表彰了嘛。所以解放后不为新中国工作,好有风骨,好有气节。

  陈寅恪留日造假,陈粉编造陈寅恪和鲁迅同窗的故事。 事实上,在《清末各省官、自费留日人员名录》和《弘文书院清国留学生名薄》中均没有“陈寅恪”名字。而且,在当时留日学生团体“清国留学生会馆干事”自己编辑的《清国留学生会馆第五次报告》原始档案文献中也没有“陈寅恪”的名字。

  百度百科陈寅恪?1902年留日弘文学院?假的!

  不要以为鲁迅1902年留日弘文学院,就想当然是同窗。

  陈寅恪1902年春季第一次到日本时12岁,鲁迅21岁。陈寅恪1904年冬季第二次到日本时14岁。日本弘文书院规定了录取最低年限是“年满16周岁之清国男子”。根本无法达到法定入学年限。查日本外务省档案馆,也根本没有给予陈寅恪“留学资格”签证。

  朱自清不买美国面粉?真的!

  “为表示中国人民的尊严和气节,我们断然拒绝美国具有收买灵魂性质的一切施舍物资,无论是购买的或给予的”。——朱自清

  “(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李德胜选集》第4卷。

  陈寅恪在香港不食日本粮食?假的!

  “(日军)司令派宪兵队照顾陈家,送去好多袋面粉,但宪兵往屋里搬,陈先生陈师母往外拖,就是不吃敌人的面粉。”这编造的,好有风骨,好有气节啊!

  日本鬼子这么好吗?

  鬼子:你敢不吃我的粮食?!你是谁?!

  大师:我是陈寅恪,民国大师也!

  鬼子:哎呀,民国大师,打扰了打扰了。

  事实呢?日本鬼子不傻!当时每次日军送粮食,均严格按照留任人员登记制度发放,并有严格的“签名”领收制度和“粮食配给日志”。

  “1942年2月22日……昨携米十六斤、罐头肉类七罐与陈寅恪。今日回来有告陈近况。据说他已挨饿两三天了。闻此为之黯然”。陈寅恪回赠给送粮食的汉奸“衣料一件、信笺一盒”作为答谢。

  为什么要编造呢?国难当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吃点东西不会嘲笑你。可是你为什么要编造的那么有风骨有气节呢?

  陈寅恪:“七七事变,北京沦陷。八十五岁老父亲因见大局如此,忧愤不食而死。”

  不点评,只说一下日本侵略者攻占北平的时间和陈寅恪85岁老父亲去世的时间。

  1937年7月7日,鬼子全面侵华。

  1937年7月14日,陈寅恪:“中国之人,下愚而上诈”。“抵抗必亡国,屈服乃上策”,“保全华南,至少中国尚可偏安苟存。一战则全局覆没,而中国永亡亦。”

  1937年7月21日,陈寅恪:“战则亡国,和则偏安。”,当前要“安静读书”。

  1937年7月29日,日本侵略者占领北平。

  1937年9月14日,陈寅恪父亲陈三立去世。

  85岁老父亲忧愤不食而死?气的吧?!

  我们再看陈寅恪弟弟,陈老七陈方恪。

  1938年3月29日,南京伪维新政权成立。

  1938年11月,伪行政院长梁鸿志出资约请陈方恪全家到南京侯任。

  1938年12月1日,梁鸿志正式聘任陈方恪为伪“教育部编审委员”。

  1939年5月1日,陈方恪荣升伪“考选委员会专门委员”。

  1941年秋,陈方恪参与并出席了日军为粉饰南京大屠杀而举办的大型文艺聚会活动。

  1943年7月16日,汪伪政权任命陈方恪为“国民政府秘书”。

  我们且看是怎么洗白这段历史的:“皆因夫妇两人鸦片烟瘾过大,加之应酬较多,入不敷出之故。”

  这………………我去!

  二:解放后的陈寅恪

  新中国成立后,陈大师受到了残酷迫害???陈大师不为新中国工作,有风骨?有气节?

  我们看看是怎么迫害的。

  北平解放前夕,  蒋公派专机接胡适(想了解更多,在李爷微博用搜狗搜胡适),胡适一个人跑了。陈寅恪留下了,事实上名单上好像也没有陈寅恪。

  1949年10月到1955 年底,中国GCD在全国范围内对知识分子主要实行“团结、教育、改造”的政策。

  看看前些年,网络上公知文人祸害成啥了,不教育不改造行吗?

  1956年1月14日,全国知识分子问题会议在北京召开。周总理作了主题报告——《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会后,ZGZY立即发出《关于知识分子问题指示》,要求克服在知识分子工作中存在的缺点,充分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真心实意想请那些年这些凤毛麟角的知识分子们,出来为新中国做点实事。

  是不是真心实意呢?我想敢于“犯言直谏”的梁漱溟最有发言权吧?李德胜逝世很多年后,梁漱溟老先生说:“几十年过去了,当时是我的态度不好,讲话不分场合,使他很为难。现在看,李德胜是对的。特别是在对待我个人的问题上,李德胜襟怀大度、心胸豁达,关心我这样的民主人士,其情、其理感人至深。”

  我们再想想,钱学森被李德胜特别安排在自己身边就坐。将心比心?

  就前几天吧?那个演杨子荣的老人童祥苓怎么说的?他说李德胜主席对我们这些文艺工作者,是真心爱护的。

  具体到陈寅恪,怎么做的呢?

  新中国成立后,给予陈寅恪充分信任和政策上的保护

  解放后,新中国百废待兴,认字的人没几个,急需知识分子为国出力。陈寅恪先后被选为中国科学院社会科学部委员、中国文史研究馆副馆长、第三届全国ZXCW委员等职。

  1953年,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函请陈寅恪担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并特派陈寅恪的弟子汪钱南下广州接陈寅恪北上。陈寅恪怎么做的呢?

  陈寅恪在给《对中国科学院的答复》中,说叫我干活,可以,但是我有两个小条件。陈大师就提了两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条件:1、允许整个历史研究所都不信奉ML主义,并不学习政治。2、 希望李德胜和胡服能为其出证明书,以作为挡箭牌。

  ………………

  同时,“答复”中,陈寅恪还讽刺郭沫若:“(如果不同意我的两个小条件)那么我就做韩愈,郭沫若就做段文昌。”

  陈大师“答复”中还表白:“我从来不谈政治,与政治决无连涉,和任何党派没有关系。”

  好有风骨,好有气节啊!

  可是,陈大师是不是忘记了他曾经被评选为果党优秀党员这事?

  1929年10月,在傅斯年的推荐下,陈寅恪正式成为果党党员。而后,陈寅恪积极参与了果党中央研究院定期举行的果党在中央研究院的党部活动。

  陈寅恪留德时期的同学朱家骅,1931年和1944年两次出任民国教育部长、1936年和1940年分别出任中央研究院总干事、院长。这期间是陈寅恪和傅斯年、朱家骅二人关系最为密切的时期,也是陈寅恪积极参与果党各项组织活动的高峰时期。

  1945年5月5日,果党决定召开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陈寅恪当选为“最优秀果党党员”。

  “我从来不谈政治,与政治决无连涉,和任何党派没有关系。”??????怎么说出口的???

  1953年底,陈寅恪当着汪钱的面,连续两天怒骂那些加入了民主党派的朋友,称之为“无气节”、“可耻”,喻之为“自投罗网”。………………我从来不谈政治???我去!

  新政府不死心,康少卿登门拜访求贤,陈寅恪以生病为由拒绝,康少卿只好走人。然后,陈大师就得意的写了一首诗:“闭户高眼辞贺客,任他嗤笑任他嗔”。都怪人家???

  陈寅恪讽刺郭沫若,郭沫若怎么做的呢?

  1954年1 月16日,郭沫若再向陈寅恪发一书函,仍然希望陈寅恪能出任中古史正所长一职。

  30年前就名满天下,新中国成立后担任中科院院长的郭沫若,丝毫没有感觉到陈寅恪的不敬,并且再次真诚函请陈寅恪能为国出力。

  1963年,郭沫若来到中山大学拜访陈寅恪,并作诗“壬水庚金龙虎斗,郭聋陈瞽马牛风”,戏称两人相见是“龙虎斗”。一笑置之,可谓洒脱之极。

  可叹,真正的百年不遇的一代大师,郭沫若,被后世别有用心的文人编排抹黑的体无完肤!

  陈大师提出的两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条件,有没有惹怒李德胜呢?会不会以后被迫害呢?

  答案是:没有!!!一代伟人的胸怀,岂是宵小之辈能够揣度的!

  1954年,中国科学院酝酿建立哲学社会科学部,出现了陈寅恪能不能被提名为学部委员的问题。最后只得汇报到李德胜那里,请示李德胜怎么办。新中国百废待兴,要填坑,李德胜求贤若渴,恨不能一夜之间全国扫盲,不拘一格降人才。于是,李德胜明确指示:陈寅恪要选上。

  哎,负心多是读书人。

  残酷迫害到来啦!

  1、中山大学一位领导,曾在公共场合嘲笑陈寅恪,点名批评陈寅恪思想腐朽,并说“看陈寅恪的著作不如去看《孽海花》”。结果,广东SW把这位领导的情况汇报给ZY,并对他作出了处分决定。其中一点是违反知识分子政策,态度粗暴,严重影响了党和知识分子的关系。

  2、《中山大学学报》专为陈寅恪等人设了一个“特级稿费”制度,每千字稿费20元,而一般的稿费千字12元。陈大师一部《柳如是别传》就80万字……

  3、陈寅恪有个绰号,叫“三八一高地”。因为当时一个大学生每月的生活费是12.5元,而陈寅恪的每 月工资是381元。

  4、中山大学专门订了一条规定:凡是陈寅恪、姜立夫两人需要用车,随时可调学校的小汽车。陈寅恪喜欢看京剧, 学校就派小车送他到城里去看戏。陈寅恪身体不好,有时候,也会请广州京剧团的演员来家里唱给陈寅恪听。

  5、1953年,陈寅恪自述:“我自己身体不好,患高血压,太太又病,心脏扩大,昨天还吐血。”岭南大学医学院数名一流的专家、教授,定期上门为陈寅恪做身体检查。一些进口或者贵重的药品,直接从省里批下来送到陈寅恪家里。

  6、在最困难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 李德胜带头一年没有吃肉。陶铸号召“干部队伍三年不吃肉”,但对知识分子要照顾,而对陈寅恪更是特别关照,后勤的校工会定期将鱼肉鸡蛋等送到陈寅恪家。

  7、1962年,陈寅恪在家中洗澡时突然滑倒在浴盆里,折断了右腿股骨,被送到中山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医学院的名医与名教授一齐汇集病床前会诊。陶铸携一大篮新鲜荔枝前来探访,并要求各 科医生将自己的诊断与治疗方案写成报告,从中研究出最好的医治方案。医院拟定治疗方案后,“送交国务院,由周总理裁定”。

  8、陈寅恪摔断腿后,长期卧病榻,需有人搀扶才能单腿站立几分钟。陶铸得知后,特别指示派三名 护士轮流照料,并送了一台电唱机聊供其遣送寂寥,还批准每月特别供应他紧缺的副食品。

  在这种残酷迫害下,陈大师呕心沥血,完成了皇皇巨著《柳如是别传》。

  解放前就病魔缠身的陈寅恪,经过所谓的残酷折磨,1969年10月7日,79岁的陈寅恪去世。

  看了解放前和解放后的陈寅恪,是新中国李德胜对不住陈寅恪,还是陈寅恪对不住新中国?

  别说陈寅恪啊,就是他做过汉奸的弟弟陈方恪,因为后来有那么点弃暗投明的意思,李德胜也是既往不咎亲自问候关怀啊!!!

  解放后,陈方恪穷困潦倒在南京城南饮马巷的两间旧房里。

  1950年,陈毅在一次专门招待南京文化名流的宴会上,闻知漏请了陈方恪,就立即派人登门请他赴宴。不久,在南京市政府的安排下,陈方恪一家迁往四卫头54号居住,生活才算是安定了下来。1959年,李德胜提到了陈宝箴任湖南抚台时,锐意新政,注重文化启蒙。李德胜自己当年读的湖南第一师范,就是这位抚台大人创办的。后来又问起了陈氏后人的下落,陈毅一一介绍之后,又说到陈家有一个老七陈方恪在南京。 不久在省市有关部门的关照下,陈方恪家又迁到了牯岭路26号的小洋楼里,陈方恪本人也被安排在《江海学刊》杂志社任编辑。1966年1月3日陈方恪逝世于南京,享年75岁。

  老人家的真心,换来你们的负心。老百姓的教导一定要记好:负心多是读书人啊!!!

  归根结底,无脑吹陈寅恪,不过是恶心新中国而已,其实他们根本不了解陈寅格,甚至都没有读过任何一本陈寅恪的书。他们读也读不懂的。更不知道解放后,以李德胜为代表的GCD人,给了陈寅恪兄弟多么大的关怀,他们想当然被迫害了。但是,经过李爷还原历史,说明吹捧陈寅恪解放后有风骨、有气节,是站不住脚的。是给陈大师脸上抹黑。你说就新中国李德胜给这待遇,十年你干点啥不好?你写一本惊天地泣鬼神的《柳如是别传》,哎!

  1956年10月16日,陈毅偕夫人张茜在陶铸及朱光等的陪同下参观中山大学。陈毅夫妇特别到中大宿舍看望陈寅恪夫妇。陈毅并不与陈寅恪谈政治,而是谈起了《世说新语》一书以及魏晋士人清谈与风骨的话题。这给陈寅恪留下来很深的印象。陈寅恪感慨地说:“没想到GCD里有这样懂学问的人。”………………我去!!!

  所以,吹捧陈寅恪有风骨有气节,试图抹黑新中国李德胜,实际上是在抹黑陈寅恪。

  年轻人们,都应该好好读读历史。

  想一想,1840年以来,中国人民遭受的屈辱。

  想一想,1840年以来,多少仁人志士前赴后继,梦想着一雪国耻振兴中华。

  想一想,为什么只有李德胜,只有中国GCD带领中国人民站了起来!

  想一想,1840年以来,我们的国都,被侵略者攻占了多少次。我们的人民,被敌人残杀了多少。

  想一想,以前都是人家占领我们的。新中国刚刚站起来,中国人民志愿军就解放了汉城(这个不想也可以,现在叫首尔了,李爷怕你们想不起来)。

  想一想,低头挨打100多年的中国人民,站了起来,头抬了起来的感觉。

  多想一想,你们就不会再张嘴闭嘴所谓的民国大师、民国范儿,你们就不会割裂新中国70年的伟大成就。新中国70年的伟大成就,是一脉相承的。你们就不会因为曾经饿几年肚子,而否定前30年。

  否定前30年,就是否定我们整个前30年跟着李德胜战天斗地、流血流汗、无私奉献的中国人民!任何妄图割裂新中国70年历史,否定前30年的事情,人民都不答应!

  人艰不拆,李爷慈悲。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让大师安安静静的躺着不好吗?非要吹的天花乱坠。


浏览(723) (3)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10-27 16:45:08

真有本领有才学也就不会做怨妇了。参与炒作公职母猪本身就是无能怨妇,因为他们能够洞悉社会发展的迷雾,把握历史的脉搏,做出自己的贡献。 当然,有本学者让炒作的怨妇们羞愧自惭, 也不会成为怨妇们炒作的对象。 所以公职母猪挖出来一具,烂掉一具, 真不如让“大师”们休息。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0-27 12:41:37

陈的书没读过。但是像所谓“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类口号,我越来越感觉太空泛,无内容。自由主义公知们所要的自由,其实就是骂共产党的自由。既然共产党不让随便骂,那就当怨妇好了。

以前我一直以为中国的自由公知们天天嚷嚷自己没自由,是被共产党给压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他们总是给人这样一个错觉。假如不被共产党压着,他们的创造力会高到爆表。反共老海黄当中的公知们已经用事实证明,就算不被中共压着,他们也照样也没有爆表。让他们在海外自由三十年,他们就骂共产党三十年。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10-27 11:12:42

陈大师出身旧贵族从来没缺过钱, 民国北大的工资也高的离谱,解放后老毛给那一批文人的工资很高,普通工人20元工资,他们事300-400元, 外加各种福利包括车马医疗等,吃喝玩乐之后还有钱积攒古董字画(陈有没有不知道, 那位季大师积攒了不少)。所以陈恨共产党,心向国民党之外,到没有出卖灵幻换钱花的嫌疑。

易中天我不了解, 贺卫方已经是官商学黑利益链中忠实的犬儒了, 和陈不在一个品位。 尽管陈的品位也不怎么样, 比如说陈大师的弟弟就是标准汉奸文人, 陈大师又对汪精卫之死痛哭流鼻涕,大又物伤其类的感觉。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10-27 10:28:52

中国大陆确有不少所谓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我的感觉是,他们自由的让人看着烦。我比较讨厌那些分不清自由和自恋的区别的所谓自由公知,国学大师,思想家。他们总是给人神叨叨的感觉。

除了陈寅格之外,今天神叨叨的人物也不少。典型的如贺卫方和易中天。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10-27 10:19:43

拿大师的尸骨出来炒作,其危险就是把尸体下的污垢也带出来了。 陈大师似乎也是印度梵文大师, 和温家宝跪拜的那个“国学大师”一个德行。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10-27 10:17:06

郑州这位老李的确有点较真, 但是我不觉得那些”精神病“很多都是假装的。 断章取义,张冠李戴,缝补裁剪,欺骗读者,不拆穿其画皮和真危害很大。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10-27 10:03:52

看这种文章感觉累得慌。万维也有几位博主的文风跟作者差不多。我的经验是,读这类文章等于跟精神病较真,同时也是跟自己过不去。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19-10-27 09:23:19

【让大师安安静静的躺着不好吗?非要吹的天花乱坠。】

这位李爷何许人也?居然与我多年前表达的看法何其相似乃尔。

中国太多的历史,以及躺在地下的历史人物,被套上沉重的政治使命的枷锁,蹒跚在世,为一些怀揣政治目的的人,尸骨尽瘁,死而后用。

回复 | 0
共有8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