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10,283,85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乔冠华与龚澎
· 投奔中共的知识分子
· 能做到65岁的工作越来越少
· 聪明的老鼠
· 曾有这样一次海难
· 70岁的北岛
· 德国人为何拥戴了希特勒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分类目录
【小说】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随感杂谈】
 · 纽约街头流浪者
 · 香港这事儿……(4)
 · 请接受现实
 · 川普该被弹劾下台吗?
 · 推销员
 · 下届美国总统大选
 · 北京的穷人小吃
 · “反送中”让中共得益
 · 川普和习近平的目标
 · 川普这个“完人”
【摘编文章】
 · 乔冠华与龚澎
 · 投奔中共的知识分子
 · 能做到65岁的工作越来越少
 · 聪明的老鼠
 · 曾有这样一次海难
 · 70岁的北岛
 · 德国人为何拥戴了希特勒
 · 沙拉的故事
 · 他手中的照相机
 · 郭永怀的女儿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两害相权取其轻”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转贴文章】
 · ZT: 在反右的日子里
 · ZT: 为什么共产党统治能在中国成功
 · ZT: 对话唐德刚
 · ZT: 有关弹劾调查:在Lev Parnas和
 · ZT:川普与中国的空洞协议
 · ZT: 与朱利安尼有联系的两名男子因
 · ZT:麦康奈尔重申,他“别无选择”
 · ZT: 聂元梓印象
 · ZT:张爱玲之死
 · ZT:如果我死(外一篇)
【随手一拍】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 山茱萸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如何评价美国卷入的越战 2019-10-29 00:54:47

如何评价美国卷入的越战

原名“越南战争的美国:赢了每一场战斗 却输了战争”

 

  越战已结束四十多年了;但在某种程度上,它从未结束,在美国仍然一遍遍地被人谈论。在世人(尤其是美国人)的心目中越战变成了某种象征和隐喻。越战宣告了二战之后的一个新时代的来临:自此,军事手段无法解决战争带来的问题,有时甚至适得其反,战争变成了一个全社会参与的政治议题。

 

如何结束一场战争

 

  这场“从未结束的战争”,对美国而言,其主要特征之一,是各种“边界”的模糊性:战场上平民与游击战士难以区分;战争的前线和后方互相渗透;没有明确的宣战,战争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了,期间很少有决定性的战斗,而只是不断升级,到最后又悄无声息地结束了。将越战称为“战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是误导人的,当时在越南的数十万美军士兵中有大部分从未投入战斗(据估计在任何一次战斗中,很少有5%以上的美军士兵实际参战),倒不如说越战是由无数“打了就跑”的遭遇战组成的一个政治行动。

  事实证明,这种模糊性极大地影响了越战的成败。作战一方的越共游击队有着极其明确的目标,即驱逐美国人、击败美国扶植的南越政府并统一全国;但对美方而言却不那么明确。在越战之前,“历史上还没有哪个大国,在一场战争尚在进行的时候,就对那场战争的必要性、正义性或打赢战争的可能性提出质疑。”当时许多人的心声是:“我们为什么到越南?”——这个问题迄今仍不时回荡在伊拉克、利比亚和阿富汗的上空。

  美国政府当然有自身的战略考虑,但由于它是分阶段一点点陷入越战泥潭的,因此其的目标不时在变化。它最初是根据“多米诺骨牌理论”,从全球战略出发,试图阻止意识形态对手的扩张,同时“对一个垂危的政府用人工呼吸来抢救”,但在1965年3月,助理国防部长John McNorton就已提交了一份著名的备忘录,指出美国在南越的目标是:“70%——避免一个使美国大丢脸面的失败(对我们和作为保护者的名声来讲);20%——不让南越(及其邻国)落入中国之手;10%——允许南越人民享受一种更美好、更自由的生活方式。”

  不止美国人苦于自问“我们为什么去越南”,连南越人也困惑“你们为什么在这儿”。1961年,乔治.艾布伦中校与其越南联络官阮文茂上校聊天,阮问起美国人为何待在越南,艾布伦答,美国人想帮助越南人打败共产主义,并向越南人展示民主如何带来经济繁荣。阮听后顿了下说:“是,我理解你所说的,但是你们到底为什么要待在这里?”艾布伦重申:“我们来这里帮你们。”阮打断他说:“不,说实话,你们到底为什么要在这里?”阮的问话代表了一种当地人的视角,他们能理解一种追求帝国利益的话语,但无法理解一种声称是利他的心理,那看起来总像是伪善。

  越战时美国的主流民意(至今如此)是:除非赢得胜利,不然就快撤。但越南之所以被称作“泥潭”,就是因为美国人虽然早就想脱身,但总是无法脱身,相反还越陷越深。开始一场战争是很容易的,但如果不知道如何结束它,那政治家是要倒霉的。

  问题在于,美国不可能为越南倾尽所有——为了拯救一个远方的小伙伴而引发了国内国际的抗议,这值得吗?越战极大地恶化了美国的国际形象,为欧洲的反美主义添了一把火。在现代历史上,战争的结果第一次不是由战场决定,而是由印刷的报纸尤其是电视屏幕决定。这本身意味着一个现代战争的新模式:战争真正成了政治的延续,它最终往往是在政治上打不下去,而其决胜的关键也在于如何争取各方面民意的支持。

  这样,越到后来,美国政治决策者的焦虑就越集中于如何结束(尤其是体面地结束)这场战争,只不过初期的办法是想通过轰炸北越、增兵或实施战略村庄,后期的办法则想使战争“越南化”,即通过培训越南作战人员来分担战斗任务——但正如一位美国官员所说的,这仅仅意味着“改变尸体的颜色”。当美军将领们提出通过增兵来解决问题时,约翰逊总统问了一个让他们语塞的问题:“我们派遣增援部队,敌人也会派遣,如果这样,战争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越战太重要了,以至于不能只交给军官们。当时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说:“我认为,美国人在这里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这一错误将自始至终伴随我们在越南的岁月。这错误就是,我们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战争发生,这战争只是士兵的事情。”但这也不能全怪军人。实际上美国媒体起初是支持以军事手段解决所有问题的,1969年后渐渐开始反战。尼克松就任总统后,美国的越南政策有了显著变化,而这些变化一言以蔽之,就是在收缩战争的同时寻求政治解决。最后越战的真正终结,也并不是在战场上,而是尼克松和基辛格在谈判桌上以及毛泽东的书房里决定的。

 

没输掉战斗,但输了战争

 

  越战早期阶段任驻越美军总司令的William Westmoreland在谈到越战时有一句著名的评语:“在整个战争中,我们从来没有输掉过一场战斗。”他坚持认为,自己领导的美军打赢了每一次战役,但文官们输掉了应有的胜利。

  越南战争是一次经典的非对称战争。北越和游击队一方,不论得到苏联和中国多少支持,要想在正规战役中直接击败美军,这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任务。1968年的溪山战役中,北越首次出动坦克部队进攻,却遭遇重大伤亡。北越部队在小规模游击战中可能是世上最好的游击队员,但在正规作战中往往缺乏作战经验,而那却是美军最拿手的。美国人在整个越战中最苦恼的一点在于:对手基本上始终不按美军所期望的那样出牌。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以什么方式发动进攻,这一主动权基本掌握在北越游击队手中。美国军事机器的强大威力毋庸置疑,但双方的打法却正如毛泽东所阐述的游击战争真谛:“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在越战中,美军执行的消耗战也是正规军的打法,但这在二战中对付德国、日本效果明显,对北越游击队却显得像是“大象同蚊子搏斗”。双方根本不是一场对抗战,如果要拼军需消耗,北越全无胜算。据五角大楼的数字:自1969年起美国军队每个月消耗的军需品为128,400吨,炮弹75,600吨,而北越直至1972年每月军需品和炮弹消费总和不足1000吨,即还不到美国人的1%。

  这场战争体现出美国的决策者身上那种强烈的工具理性:他们偏好将战争分解为一个个具体的问题,从技术层面去考虑问题并判定得失。虽然一些将领们强烈认为,要打就要大打出手,最好将北越夷为平地,但具体到最后,都是明确按战术计划进行的。这有时就导致战术和战略上的严重脱节。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1962年曾说:“我们掌握的各种定量分析数据都表明,我们正在赢得这场战争。”有人嘲讽道:“但是,东南亚的一些因素是不能被定量分析的。”依靠理论、统计、数据来对这场战争作出判断和决策,有时反而离战场上的真相甚远。

  美国对越战的理解是有限战争,但对北越而言,为了达到全国统一的目标,却是几乎没有任何限制的。如果说北越耗不起军需物资,那么美国人耗不起时间——不可能在越南一直呆下去。和以往的一战或二战不同,越战看起来每一次战斗都是美军和越南政府军赢了,但情况反反复复,总也无法好转,类似的“里程碑”出现了很多次,战争却总也结束不了。这样的状态马基雅维利在《君王论》中早已指出:“你占领那块地盘后发现被你伤害的人中到处都是敌人,你无法保持与帮助你实现占领的人们的友谊,因为你不能满足他们的期望……正因如此,不论你的军队有多么强大,要占领一个省,你总是需要得到当地居民的支持。”

  从某种程度上说,美国的越战经历与此前日本的对华战争颇为相似:取得了一次又一次战役的胜利,但总是无法达成政治目的;对手看起来不强,但始终不肯求和,扶持的当地政权又不得民心,于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美国早先的历史上并非没有相似的经验。1898年美西战争后,美军为平定菲律宾的行动旷日持久的抵抗打了八年,耗费了巨大兵力,战死者比击败西班牙时多了4倍。以至于支持扩张的老罗斯福总统不得不承认,这“成了我们致命的弱点,是造成目前……局势充满危险的全部症结所在”。甚至到1909年,人们想当然地认为它已结束很久之后,美国陆军一位高级军官在家书中仍这样写道:“我们已经建立了文官政府,尽管可以这么说,但是所有人在一切场合手里都会拿着武器,甚至在海里洗澡时也不例外……文官政府是安抚国内情绪的一个闹剧,离开了军事力量它一分钟也维持不下去。”

  相比起半个多世纪前的菲律宾人,美国在越南遇到的对手要老练和强大得多,而面临的国际国内局势也复杂得多。的确,在每一场战斗的战场上,美国人不会被打败,但他们再待下去也不可能赢,到最后他们会发觉,即便一个糟糕的结局,也比这样一直僵持着看不到结局要好,因为那至少是解脱。

  越南战争之后,一场战争如果不能在政治上赢得胜利,已变得毫无意义。由于美国军事机器对任何潜在敌人的悬殊优势,可预期的几乎每一次战争都将是非对称的。不夸张地说,近四十年来美国在每一次战争中的政治决策和军事变革,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为了避免越战那样的结局。然而时至今日,在开战后赢得民心的战争,始终比坦克机枪进行的战斗难打得多了。

 

……………………………………………………

  是的,对很多美国人来说,虽然越战结束了四十多年了,但仍然记忆犹新。

  我想起小时候,也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初的那些年,我家里有张越南南方的地图,上面标示着越共控制的地区,看起来占据着南越五分之四的,绝大部分是乡村(当然,到了1969年左右,越共控制的地区缩小很多,但越共仍能从“胡志明小路”渗透到南越进行游击战)。那时我就相信,越共方面有老百姓的支持(其实南越老百姓是分成两派的)。

  现在看起来,如果没有前苏联和中国大陆的物质支援,和越南民众的支持,越共方撑不下去的。这是对越共而言。对美国政府来说,越战后期国内日益高涨的反战运动导致越战的失败。这里也是人心背向问题。其实,据后来数据分析,一直到最后,支持越战的美国民众仍然是略占多数。然而反战者,特别是年轻人在社会上掀起了太大的声浪,让美国政府不得不急于体面的结束战争。

  想到现在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港民怎么能赢呢?他们的政治要求没一点过分的地方,但他们必须逼迫中共大陆政府让步;然而,现在大陆民众绝对地站在中共一边。

  我看到港民还在用各种方式希望美国和英国介入香港事务,以使自己孤立无援的境地得到改善;但在我看来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美国和西方国家如能介入香港事务,国家利益,本国民众支持和中共大陆政权在香港问题上的大陆民众支持度,都是必须考虑的问题,缺一不可。


浏览(3315) (7) 评论(1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幼河 留言时间:2019-11-05 04:25:54

同意博主对南越政权所做的腐败的判断,也同意蒋介石政权腐败的判断,因为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

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美国政府扶植了大量的腐败政府。从伊朗的巴列维、智利的皮诺切特、古巴的巴蒂斯塔、越南的吴庭艳、朝鲜的李承晚、菲律宾的马克斯、印尼的苏哈托、扎伊尔的蒙博托、乌干达的阿明。。。中国的蒋介石。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黄花岗 留言时间:2019-10-30 09:33:46

你进入维基,再点击越南船民, 就可以看到, 应该以历史资料为准, 眼睛看到的是部分事实, 总数应该越南华裔多, 他们多从事商业,越共首先取消商业, 他们无法生存. 东南亚排华是相当严重的, 一开始我也没有想到大部分是华人, 知道后很是吃惊, 想一想正是由于多数是华人, 他们才会主要逃往香港.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黄花岗 留言时间:2019-10-30 09:15:39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6%8A%E5%8D%97%E8%88%B9%E6%B0%91

越南船民(越南语:Thuyn nhn Vit Nam/船人越南?)是指在越南劳动党(今越南共产党)的政权统一越南之后,出于对共产政权恐惧而乘船离开越南逃难的难民。难民曾经大量涌入香港,并一度造成了越南船民问题。[1]

早期的船民主要是南越人,大部分为越南华裔,到1980年代来自北越的“经济难民”开始涌现。

回复 | 0
作者:黄花岗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30 08:52:36

我说的是我亲眼看到的,你说的是维基百科上说的。

我上维基百科上搜索过,上面並没有说什么越南难民大部分是华裔,请你提供链接或拷贝下来。

你要我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可能吗?七十年代末在香港有很多越南人到工厂打零工,我和其中一些人打过交道,我当然不否认其中有华裔,但是如果你在欧美能夠看到越南华裔比越南人多?

我在巴黎认识的越南人不下十几个,认识的越南华裔只有一个。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9-10-29 19:52:36

过去认为没有中国和苏联的支持,越共一定会输掉战争。但后来就没那么肯定了,美国很可能输掉阿富汗战争。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黄花岗 留言时间:2019-10-29 19:38:59

早期的船民主要是南越人,大部分為越南華裔,到1980年代來自北越的「經濟難民」開始湧現。

以上来自维基百科,依然说大部分是华裔!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黄花岗 留言时间:2019-10-29 19:29:31

【主要原因是美国的反战运动所致。】

这是你自己说的, 我理解是为了保住美国,牺牲了越南。

第二个问题, 我早年留学英国,同学中就有华人是越南难民,我问她为什么公海逃难, 她告诉我: 是说话不小心,被越共特务发现,没收财产,推入公海的。

到加拿大打工,遇到大量华人是越南难民,有一位告诉我,她一家是交给越共1公斤黄金,座飞机出来的,至于破旧小船推入公海,是在教会听华人难民讲的,或许我看到的和你看到的不同。

中越之战,也非七五年能想到的。

绝非伩口开河。如果再出现侮辱人的字眼,以后就不要讨论问题了。

回复 | 1
作者:黄花岗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29 19:05:57

我不知道Ro博凭什么得出「为了保住美国,牺牲了越南」这种奇谈怪论,美国会因为打越战而亡国?美国在越南打赢了所有的战斗战役,却输掉了战争,主要原因是美国的反战运动所致,美国打败过的德国日本都比越南强大得太多太多,越战是美国自捆手脚打的一场仗,如果坚持打下去,鹿死谁手还不好说,毕竟美国的国力比中越加起来还强大许多,中越方面的伤亡也比美方惨重得多。

另外我也不知道你从那里听到「用破旧不堪的小船推出公海,这些受害者基本上是在越南的华人,而非越南人,事实上越南难民,基本上是华人」。这种论调我是第一次听到,可以告诉Ro博,越南沦陷前后我都在香港,那时隔三岔五就有难民船抵达,香港也设立了难民营让他们暂时居住等待西方收留,后来港府还特许他们外出工作,在新浦岗,观塘等工业区常常可以见到三五成群的越南人,纯粹的越南人!就是在法国,这里的越南人也远比越南华人多得多!

请您别伩口开河。

回复 | 0
作者:Robert 留言时间:2019-10-29 18:10:59

更正:

是越共发生反共分子=是越共发现反共分子,

回复 | 0
作者:Robert 回复 黄花岗 留言时间:2019-10-29 18:09:33

世界如何变化事先谁也不清楚, 美国撤除越南, 为了保住美国, 牺牲了越南, 后来中越发生战争, 导致共产主义无法蔓延.

另一个事实, 是越共发生反共分子, 没有财产, 用破旧不堪的小船推出公海, 这些受害者基本上是在越南的华人, 而非越南人, 事实上越南难民, 基本上是华人.

回复 | 0
共有18条评论  当前为第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