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10,162,32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川普和习近平的目标
· 他替中国人做了件事
· 五千万中国人患抑郁症(外一篇)
· 川普这个“完人”
· ZT: 有关弹劾调查:在Lev Parnas
· ZT:川普与中国的空洞协议
· 民主党能胜吗?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分类目录
【小说】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随感杂谈】
 · 川普和习近平的目标
 · 川普这个“完人”
 · 民主党能胜吗?
 · 独白
 · 修正对香港的看法
 · 别太在乎上名校
 · 现实就是如此
 · 为何如此残忍?
 · 民主党?共和党?
 · 人就这德性
【摘编文章】
 · 他替中国人做了件事
 · 五千万中国人患抑郁症(外一篇)
 · 这就是上海人
 · 你认为和黑人结婚怎么样?
 · 歇后语(外一篇)
 · 新闻自由(外一篇)
 · “老美”如何辨别“老中”
 · 美国总统中的精神病
 · 她叫林永生
 · 张爱玲的爱情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两害相权取其轻”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转贴文章】
 · ZT: 有关弹劾调查:在Lev Parnas和
 · ZT:川普与中国的空洞协议
 · ZT: 与朱利安尼有联系的两名男子因
 · ZT:麦康奈尔重申,他“别无选择”
 · ZT: 聂元梓印象
 · ZT:张爱玲之死
 · ZT:如果我死(外一篇)
 · ZT:在香港问题上的两种声音
 · ZT: 川普正把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带回
 · ZT: 杜月笙的女儿自述
【随手一拍】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 山茱萸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父亲的221 母亲的605 2019-06-10 02:35:51

父亲的221 母亲的605

 

  父亲是1958年抗美援朝回国。第二年,他与很多山东复员军工一起奔赴西北边疆,参加221基地建设。

  父亲叫徐克章,在二分厂203车间工作。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车间,就是装配核武器的总装车间。

  在记忆当中,我家住乙区平房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是晚上,有人敲敲窗子,随后爸爸就出去上吉普车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爸爸回来后,在饭桌上我就问:“爸爸上哪了?这么长时间不回来,怎么还有小车接你?”爸爸就严肃的地说:“闭嘴,不该问的就不该问,不该知道的就不该知道,吃饭的时候不准说话。”

  在我心目中爸爸特别神秘,这是上哪呀,还有车接他?

  一次,我得了一场大病,正巧爸爸又是出差不在家。我只是依稀记得爸爸回来的时候,紧紧的把我抱在怀里,嘘唏哽咽,滚烫的泪水从我的脸庞滑下……妈妈在后面边哭边埋怨爸爸,我很惊愕,这是怎么了?后来还是爸爸临终前拉着我的手,慢慢讲出了发生的一切……

  1985年父亲退休,哥哥接父亲班,分在原来父亲的二分厂203车间。那时候我已经高中毕业,在二分厂小卖部待业。父亲退休半年后,他就说要到西宁去看病,我问看什么病?妈妈就说他尿血。

  结果检查回来以后,妈妈的心情特别沉重,经常一个人坐在家里发呆。有一天,爸爸出去散步,我就问妈妈:“爸爸是什么病?”妈妈就哭着说:“你爸爸检查出来病了,可能是膀胱癌,要到西宁去做手术,千万别告诉你爸。”

  在西宁做手术的时候,为了不让父亲有思想压力,我和妈妈把爸爸吃的药瓶中上的标签全部撕掉,不让他看见。第一次手术很成功,住了一段时间就回来了。爸爸的性格特别开朗,不愿意在家里呆着,总喜欢出去玩。就这样断断续续一年多,发现他的病情又重了,只能又去西宁做了第二次手术。

  父亲长期在西宁住院,因医药费不能及时报销,家里生活及其困难,妹妹、弟弟、姐姐都在上学。妈妈对我说:“小宁,你让表哥带你去厂里,一定让厂长把你爸的药费给报了,不报销你爸的药就停了,家里也没有生活费了。”看着妈妈如此焦虑的眼神,心碎的我让表哥带我去了二分厂厂长办公室,表哥对我说:“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敲开厂长的门,我对厂长说:“厂长您就给我爸把药费报销了吧,我家实在没有钱了。”厂长说:“厂里现在没钱,怎么给你报销?”我哭着和厂长说:“我爸的药都停了,家里都没生活费了。”那一刻想起妈妈焦虑憔悴的眼神,我一下子给厂长跪下了,流泪说:“厂长求您了,您就给我爸爸的药费报销吧。”厂长看着我说:“起来吧,药费给你报。”

  出了厂长门,表哥问我:“你怎么给厂长跪下了?”我哭诉着说:“没办法,我妈嘱咐我这次一定要把你爸医药费给报了,不然家里就揭不开锅了。”表哥搂着我就哭了……那一年我也只是十七岁。

  屋漏偏逢连阴雨,221厂要撤点销号了。这一消息如同一枚炸弹,在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炸响。似乎人人都茫然不知所措,家家都在盘算要到哪里去?见多识广的221人真的懵了,接踵而来的是在全国各地的安置消息,苏州、浦东、首钢、黄岛、廊坊、合肥、淄博、连云港……翻手艳阳高照,覆手阴云密布,人人在煎熬,亲情在撕裂。

  听说山东淄博有了安置点,父亲就说:“我要回山东,要落叶归根,这把老骨头还是要埋到山东。”父亲的一位战友叔叔本来也是回山东,他们都是一批去的221基地,不幸的是这位战友叔叔突然发病去世了,本属于他家的房子就被收回去了。我爸爸知道后,心情沉重地说:“我不能死在青海,我得咬咬牙,坚持坚持,给你们娘几个保住这套房子。”

  1992年10月,去山东淄博的第一批离退休人员启程。重病中的父亲在离开那片让他一生自豪的土地时,二分厂工会主席黄克骥叔叔等人用担架把他抬上车的,父亲坚强的咬紧牙关,却泪如泉涌。

  1992年10月22号到淄博后,爸爸直接进了化纤厂医院。当时离退休的房子已经分了,可爸爸却没有机会进家看一眼他用命保住的这套房子。搬运家庭物品的车皮还没到,我们只能暂时住招待所。

  10月30号傍晚,我对劳累憔悴的妈妈和哥哥说你们回招待所休息吧。妈妈和哥哥刚走,爸爸对我说:“小宁,我想吃烤地瓜。”我对爸爸说您等着,我骑上自行车飞快的跑到西二路给父亲买了一个烤地瓜,我用小勺喂了爸爸三口,爸爸对我说:“行了,不吃了……”

  这时候爸爸颤颤抖抖拉着我的手,非常虚弱地对我说:“小时候你的身体最不好,爸爸总是出差,一次你得了大病,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刚好爸爸在新疆罗布泊做试验,你妈妈找厂里打来电话让我立刻回家,说你可能不行了。当时试验任务很重要,要回去看孩子还是留下完成试验任务,爸爸痛苦的选择了完成试验任务,放弃了你!当爸爸回到家看见刚会走路的你还活着,爸爸紧紧把你抱在怀里,心里说了无数个对不起,爸爸以为回来看不见你了……爸爸也没好好照顾你,不要恨爸爸,答应爸爸,好好照顾你妈妈!”

  爸爸长舒了一口气,慢慢的停止了呼吸,瞪大的双眼却不肯闭上……那一刻,我不能接受爸爸的离开。爸爸,淄博的家您还没有进去看看,您在淄博大化纤医院待了仅仅九天时间呀;怎么可以丢下我们走了……

  父爱如山,如今我们的靠山没有了,接下来的生活将是更苦更难。父亲与母亲都是在那片草原经历过风雨的核一代,但是区别在于父亲是体制内的职工,母亲是体制外的家属。没有母亲的全力支持,父亲又怎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核武器的研制生产之中。

  父亲去世了,靠山没有了,天塌了!那时候吃饭都成问题,哥哥一人在大化纤上班;妹妹在青海石油局技校刚刚毕业,还没有参加工作,每月实习只有几十块钱生活费;姐姐在西宁的工厂也倒闭了,也没有生活费,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就是哥哥那点工资。

  妈妈和我还有弟弟没有一分钱的生活费。妈妈就在一个饭店给人家刷碗,我也在一家饭店打工。饭店每天下班后公交车都停运了,妈妈不会骑自行车,只有走路回家,单程路途就要走一个多小时,晚上十二点后才到家。那段日子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那时候到潘庄买菜的时候,都是捡人家的菜叶子,问问人家还要不要了,不要了就给我们吧,到最后人家知道我们的穷困都让我们拿回去。

  1998年妈妈有了遗孀生活费,记得管理处也照顾家里,让母亲打扫离退休楼的环境卫生,并安排收取自行车管理费,每户每月收二元钱,但是两百户收不了几户,后来这个活又安排别人去做了。

  那些年妈妈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了,我是在两个饭店打工,每个月就给自己留五块钱的零花钱,说多难有多难。人在难处多希望有一个组织部门,可以帮助我们渡过难关,更希望解决我和弟弟的工作问题,我知道在淄博、合肥、青海等地的待业青年很多没有工作。

  他们跟随父母离开221,要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去生存,不少待业青年家庭给招工企业交足了费用,但是短时间内这些企业纷纷倒闭破产。所以没有固定工作,也无法成家的待业青年不在少数,甚至一些人落魄为啃老族。

  在221特殊环境里长大的我们,突然间发现无法适应社会,和社会脱节了!可是妈妈依旧寻求组织的帮助,那是维系221与我们的纽带;那是我们在悲伤中可以流泪倾诉的地方;那是我们在绝望可以托付生命的地方;但是每次去管理部门,人家还嫌我妈的事多……

  父亲们没有啦,在苍茫大地上剩下一群妈妈,一群221的妈妈,一群每月只有605元生活费的遗孀妈妈。她们有的是60年代初就已经到了草原,含辛茹苦陪同自己的丈夫共同创业。但是,她们没有丰碑,甚至没有属于她们的一块砖瓦。

  每月领着605元生活费的“两弹”功臣遗孀们,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在各个安置点有很多楼的整个单元里,剩下的都是这些遗孀妈妈,她们有一个统一的标签:605。

  在全国大力协同中,母亲们的贡献不是停留在家属的范畴,而是以创业者的形象矗立在父亲们的身旁,她们肩负起基地的开荒播种,生活服务;她们为了祖国,放弃公职,一切服从国家的安排;她们是核一代父亲们忠贞的老伴;她们是核二代孩子们亲爱的妈妈。

  现在,年迈的妈妈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关节炎,疾病缠身出不了门。605元,在当下的社会该怎样生活?我想这不是咿咿呀呀儿童们的写意画,而是妈妈沉沉甸甸的生存现实。

 

……………………………………………………

  看到了这篇文章。想想,还是摘编下来。当年中国大陆核武器的发展极其艰难,武器制造都在大西北、大西南的不毛之地。去那里的人们是核一代;他们的后代是核二代、核三代。后来他们在国家的经济大潮中大受冲击,生活无着是常态。我也知道一点情况。上面这篇文章读者读后也能体会到。

  我不想说什么,只希望读者们知道,中国大陆曾经有过这样的人们。


浏览(2047) (5)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