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465,03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
· 金日成说大话:中共夺权我给了十
· 21世纪地缘政治的中心,其实是伊
· 一个非洲最血腥国家“麻雀变凤凰
· 西方国家经济增长停滞之谜
· “这祸咋就躲不过哩?”
· 科技落后祸及当下,人文落后贻害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识】
 · 21世纪地缘政治的中心,其实是伊朗
 · “赵家人”对中美贸易战提出的战略
 · 如何看待历史悖论:古人说与做大相
 · 哪个朝代最让人郁闷得无法忍受?
 · 关于汉奸的糊涂账,再翻开还是糊涂
 · 好民主与坏民主:周舵新著从头区分
 · 世界三大移民群不同命运的奥秘何在
 · 个人权利与政府权力的博弈:重温哈
 · 光脚与穿鞋:两个阶段应有两种文化
 · 一个幽灵,民粹主义的幽灵,在世界
【史】
 · “阿芙乐尔号炮击冬宫”?谎言还在
 · 你知道“六四”吗?经历过“六四”
 · 陈小雅考证:“坦克人”是官方导演
 · 唯一一部《八九民运史》注定饱受争
 · 法庭档案·抗暴者·“六四”
 · 北洋时期展示了中国另一条道路
 · 五四当事人的说法也未必都靠谱
 · 真实的五四,习近平的五四和学者的
 · 30年前后“426”《人民日报》让我震
 · 毛泽东在林彪事件之后向全党的自我
【事】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案
 · 一个非洲最血腥国家“麻雀变凤凰”
 · “这祸咋就躲不过哩?”
 · 在绝症死亡的阴影下,我体验温暖和
 · 横财降临穷国:民主不堪承受油桶之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权
 · 如何正确地用钱当敲门砖推开哈佛大
 · 一个人能多少次扭头装没看到?答案
 · 中国与越南的历史情结,剪不断理还
 · 一个“艾滋病团伙犯罪”引发的调查
【视】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拾】
 · 金日成说大话:中共夺权我给了十万
 · 西方国家经济增长停滞之谜
 · 科技落后祸及当下,人文落后贻害长
 · 晚清时期的三国演义
 · 美国历史是否也应来一次颠覆性清理
 · 善变的民心,让中南海一点不敢大意
 · “我好怕,很多年后把这一切都忘了
 · 拒绝成为“六四”第二场屠杀的遇害
 · 人民拼死阻击“人民军队”进军天安
 · 一位前解放军女中校回忆“六四”
存档目录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阿芙乐尔号炮击冬宫”?谎言还在延续 2019-06-11 12:50:17

  有一句话习主席基本说对了,不过加几个字更符合真相:“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的谎言对中国人民而言意义非凡。中国一直讲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成立了中国共产党,所以它和中国的这种渊源关系在我们心中是很重很重的分量。”


  老高按:在海外华人中,我敢说,我是阅读中国大陆官方媒体和网站最多的人之一,虽然绝大部分我只看标题——实话说吧,有点不好意思:我是想了解一下官媒又撒了什么谎。
  一个深切的感触是:好像中共执政者及其宣传舆论主管,是“哪壶不开专提哪壶控”——越是“不开”越要提,有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口送”、专往枪口上撞的倔劲、犟劲,让我叹为观止。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前些年的就不去细说了,例如明明已经获知八路军115师平型关伏击的真实战果,仍然要宣称是“大捷”,请中央党校、军科院、国防大学的专家教授济济一堂,煞有介事地开全国性研讨会;明明得知“狼牙山五壮士”故事经不起推敲,日方战史档案更白纸黑字,却要在大阅兵时将“狼牙山五壮士”所在部队列为第一个方阵……
  近期的例子是,明明中共官方媒体都承认了:朝鲜战争是金日成首先发动,致使中国付出了极大牺牲,却在中美贸易战中以浩大阵势重新播放《上甘岭》《英雄儿女》等影片,重捡“美国支持南朝鲜李承晚集团悍然进攻”的弥天大谎;甚至还有文章谴责美军在朝鲜战场搞“细菌战”犯下“滔天罪行”,全然不顾这早已被辟谣——他们真不怕被打脸。
  最新的例证,就是6月6日,中国央视网发布的一条视频新闻:《习近平: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和中国有很深的历史渊源》,立即被人民网、环球网、凤凰网等各大网站首页甚至头条转载。文字不长,全文如下:
  国家主席习近平当地时间6月6日在圣彼得堡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再次举行会晤。会晤前,习近平和普京共同登上曾打响十月革命第一炮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听取有关历史介绍。
  习近平表示,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对中国人民而言意义非凡。中国一直讲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成立了中国共产党,所以它和中国的这种渊源关系在我们心中是很重很重的分量。

  我们小时候听过很多次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炮击冬宫的故事,还看过电影。但那是“小时候”,长大之后,尤其是在苏联解体之后,这个神话就脱落虹彩,显露真相,而且中共官媒自己都发表了为数不少的文章,虽然没有完全披露历史原貌,但至少澄清了相当一部分谎言,比原来的说法更接近真相。例如,官方核心喉舌人民网,就曾经转载吴伟2010年11月16日《东方早报》上的文章,评介闻一《十月革命——阵痛与震荡》一书,其中就揭穿在中国流传很广的一幅攻打冬宫的“历史图片”:
  这幅图片反映的是一队武装的人流在夜色中,在火光的映照下冲向冬宫的情景。很多书中(其中包括中学的历史教科书)都把这幅图片作为真实的历史照片加以使用。但实际上,这是苏联著名导演谢·爱森斯坦早期电影《十月》中的一个镜头。不管这种剧照的视觉效果有多好,它毕竟不是真实的历史记录。
  (顺便说一句,人民网上竟然有一篇《列宁靠德皇资助发动“十月革命”》!但点击这个标题,显示的却是:“404 Not Found”)
  阿芙乐尔号巡洋舰是否炮击冬宫?是否“打响十月革命第一炮”?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2017年)前后,中国网站上有大量解密、揭秘文章,都不是“反华反共势力”的媒体。文章是否可信,文章一看即可知。这里我转载一篇。
  习近平这次还要这么说,看来,往好的想,是习近平忙得没功夫看那些澄清文章;往坏里想,是明知纯属谎言,偏要这么说,骗更多的中国人。
  有一句话习主席是基本说对了,不过加几个字就更符合历史真相:“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的谎言对中国人民而言意义非凡。中国一直讲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成立了中国共产党,所以它和中国的这种渊源关系在我们心中是很重很重的分量。”
  

  无辜的阿芙乐尔号

  孙越,共识网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误导千万革命者。历史真相却是阿芙乐尔号巡洋舰一发空包弹,被布尔什维克利用掩盖对冬宫的一场空前的打砸抢。
  我在俄罗斯生活了将近二十年,尽管我落脚于熙熙攘攘的超级大村寨莫斯科,却对圣彼得堡情有独钟。我到过春夏秋冬的这个俄罗斯的“北方首都”,无数次逡巡于那最古老的博物馆之一的冬宫,追索它非同寻常的历史。
  我在六十年代看罗姆导演的影片《列宁在十月》,被这座恢弘的建筑所震惊:高大的廊柱、精美的雕塑、华丽的墙壁、玲珑的吊灯。战后一九四六年,冬宫表面被涂成蓝宝石颜色,犹如一个肌肤如蓝宝石闪烁的贵妇。
  冬宫初建于一七五四年,遭遇过焚毁与修复。宫殿共有三层,建筑面积超过四万六千平方米,内存艺术品二百七十万件。然而却鲜有资料讲述,列宁的布尔什维克红军藉暴力革命之名,对冬宫的抢劫和破坏,以及后人对这罪孽的默然、甚至美化,冬宫的心灵创伤至今未能弥合。

  攻占冬宫只有二百七十二人

  一九一七年俄国发生二月革命,临时政府组成,三月一日,时任临时政府司法部部长克伦斯基下令军队进驻冬宫。军队很快进入冬宫──临时政府军迅速地在冬宫各个入口和关键部位布岗,特别对宫内所有举世闻名的艺术珍品进行专人监管和警戒,以防不测。他们还特别对沙皇的住处和家庭东正教祈祷堂布置严格的警卫,临时政府所派军队中不少士兵是来自俄国军校的士官生,他们都具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和专业素质。然而就在他们进驻冬宫后九个月之后,新历一九一七年十一月八日至九日,一场暴动发生了。
  暴动的参与者形形色色,他们的动机也各不相同。从暴动当日遗留下来的极少数图片上看到,暴动者服饰不尽统一,武器参差不齐,那时俄国已经入冬,男人大都身着冬服(多数是呢子大衣),但是却没有统一的标志,几乎所有人都配有武器,绝大多数人都持有步枪,部分人手握左轮枪等火器,还有人举着马刀、砍刀、军刺和匕首等冷兵器。此外,他们打出的标语和写在旗子上的口号,也不尽统一。显示这是一场被煽动起来的,自由参加的、各有所求的本地民众暴乱。
  而导演罗姆在《列宁在十月》里展现的,却是:成千上万的暴动民众来自全国各地,水兵,工人、农民、小市民、学生等等,统一集合在“一切权力归苏维埃”的旗帜之下,先是高呼口号,高唱革命歌曲,冬宫前面的广场搞得像个狂欢节,之后便有组织有纪律地跟在装甲车后面快速向冬宫前进。
  事实上,涅瓦河对面,被红军首领托洛茨基所控制的彼得-巴甫洛夫要塞里的大炮,开始向冬宫开炮,一发炮弹呼啸而来,炸碎了冬宫三楼一扇窗户外侧墙上的雕饰,玻璃被震碎,其他的窗户也震得嗡嗡直响。暴动军队很快就击垮了冬宫外围担任警戒的女子警卫营和宫内防务的士官生部队──因为他们没有进行任何抵抗,完全不是罗姆在电影中所描写的激战场面:守卫冬宫的士官生顽抗,或者用马克辛重机枪先在冬宫广场,后在宫内台阶上朝红色暴动队员狂扫,或者军官与暴动队的指挥官在廊柱和精美的雕塑之间发生枪战,连冬宫电话接线小姐都吓得晕过去了!
  一九一七年十一月八日晚,到底有多少人参加了攻占冬宫的行动?实际上我看过苏俄一些关于十月革命攻占冬宫的报导,其中从来没有正式披露过参战人数,只用“成千上万”一词替代说明暴民之众。苏联官方曾委托前列宁格勒国立戏剧、音乐、电影研究所属下的斯穆尔尼文化研究所代替统计参战人数。研究结果表明,实际攻占冬宫的有名有姓的仅为二百七十二人。有趣的是,事隔六十年,斯穆尔尼文化研究所举办征集“攻占冬宫健在参加者”活动,前来登记注册的人数竟然高达三千多人,圣彼得堡一位曾经参与登记和调查的老研究员告诉我,当年很多老人来我们系里登记注册,尽管大多数人都拿不出参战的证据,可人人都有一段故事,他们说得绘声绘色,老泪纵横!显然,苏联时期颁发给“十月革命英雄”们的荣誉、待遇和高福利在驱使人们说谎。

  阿芙乐尔号只发了一颗空包弹

  再说众所周知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它本隶属于波罗的海舰队,该舰长一百二十四米,宽十六点八米,一九零三年开始服役。一九零五年曾参加日俄战争的对马海战,也是俄国参加日俄战争失败后,唯一返回俄罗斯的舰只。一九一七年年十一月七日,阿芙乐尔号开到彼得堡尼古拉耶夫桥畔(现施米特中尉桥),八日晚上二十一点时四十五分,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开炮!但是,射击目标并非涅瓦河对岸的冬宫──临时政府所在地,而是鸣炮向停泊在涅瓦河上的各海军舰只发出警告,同时向暴民展示武力:警告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阿芙乐尔号早在一九○五年返国不久就已经改为教练舰,不再配备实弹,因此,当晚舰长波列诺夫下令开炮宣示武力的时候,阿芙乐尔号舰射出的炮弹自然就是教练弹——空包弹。还有一种分析,假使当时舰上配备实弹,波列诺夫也不会下令开炮的,因为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海军军官,首先要对冬宫古迹负责,更要对临时政府首脑的性命负责。红军首领托洛茨基就不管这一套,他指挥的红军向冬宫开炮轰击。
  事后,舰长波列诺夫曾经两次遭苏维埃政权逮捕,罪名是乱开炮,扰乱“武装起义”的进程。这个罪名颇为荒唐,因为一九一七年十一月八日,冬宫被暴乱分子占领的时间是当晚上二十时四十五分,而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开炮的时间是二十一时四十五分,即在武装起义已经宣告胜利结束一小时以后。何以干扰武装起义的进程?舰长波列诺夫很快被投入监狱,长期审查和羁押,直到四十年之后的一九五七年,才被从监狱释放平反。
  也就是说,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开炮事件,后来被苏维埃政权可耻地利用了,本来军舰是抗议暴乱而开炮示警,被说成军舰是为了支持红军暴动而轰击冬宫的临时政府。军舰分明射出的是空包弹,却说成是真炮弹!苏联政客还把谎言写进了苏联党史,断言阿芙乐尔号的大炮打出了马列主义的威力。以至于毛泽东也跟着以讹传讹,他在一九四九年《论人民民主专政》里写出名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阿芙乐尔发声明抗议被栽赃诬陷

  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冬宫被红军占领的翌日,即一九一七年十一月九日,阿芙乐尔号巡洋舰指挥部在《真理报》上发表声明,严正阐明暴动前夜开炮的缘由,批驳苏维埃政权对他们行为“泼脏水”,声明的原文说:“阿芙乐尔号巡洋舰指挥部对其所下达的命令被栽赃诬陷表示抗议。有关媒体所写阿芙乐尔号向冬宫开炮一事,不知诸位记者先生知否,倘若我舰炮实发,不仅冬宫,甚至周边街道一砖一瓦皆荡然无存?(我舰)仅以六英寸舰炮发射空包弹一枚,警示停泊于涅瓦河之所有舰只提高警惕,准备战斗。”
  事实证明,一九一七年十一月八日,阿芙乐尔号巡洋舰非但没有排炮齐轰,更没有使用战斗炮弹打击冬宫。换句话说,这艘军舰在攻占冬宫的暴动中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而在俄罗斯,谎话至今依旧在流传。我在莫斯科多次看到电视台不止一次播放十月革命的宣传片的片花,播音员声音依旧铿锵在耳:“一九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旧历)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向着冬宫排炮轰击,揭开了伟大社会主义革命的新纪元。”在当今的俄罗斯旅游节目中,历史性的谬误也充斥其中。

  在冬宫践踏文物疯狂打砸抢

  施密特中尉大街旁边的涅瓦河上停泊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不仅是俄罗斯各地游客在圣彼得堡的观光项目之一,也是中国人游览圣彼得堡的规定节目。我下榻施密特中尉桥畔的乌斯宾斯基教堂客栈多次,经常散步到阿芙乐尔号巡洋舰旁边,仔细地听过中俄导游的解说,依旧是一九一七年式的:阿芙乐尔号的一声炮响,不仅宣布了伟大十月革命开创了历史的新纪元,还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
  因此,阿芙乐尔号便是一艘里程碑式的军舰了,被欺骗的旅游者们到了圣彼得堡,登临阿芙乐尔号,心潮澎湃地体验着昔日炮打冬宫的快感,而真实的历史却还在黑暗中沉默。
  《列宁在十月》里占领冬宫的领头人马特维耶夫的原型,名叫安东•奥福先科,他曾经是一位颇具革命经验的布尔什维克。一九一七年十一月八日那晚,他率领暴动部队立功心切,在冬宫里面一路猛攻,主要目的就是想活捉临时政府首脑。他们沿途未遭到任何抵抗,后来的情形与电影中的描绘基本相似:藏身在冬宫内厅的临时政府官员们一个个老态龙钟,被攻入的暴民吓得魂飞魄散。逮捕之后,他们全部都被带到涅瓦河对岸的彼得巴甫洛夫要塞里监狱羁押。但是,有文献记载,其时暴动部队很多人入宫后不知所措,不知道为甚么要抓捕临时政府官员,他们甚至不明白,临时政府是俄国合法的民选政府,暴动军队凭哪条法律将他们逮捕并关进监狱?安东•奥福先科,十月暴动之后,他被论功行赏,苏维埃政府先后任命他为驻捷克斯洛伐克、立陶宛、和波兰大使,可他最终还是没有活过大清洗的血腥岁月,死在斯大林大清洗的枪口之下。
  再说布尔什维克暴军在冬宫里没有遇到任何抵抗,解除了担任警卫的士官生的枪械,又成功地抓获了临时政府官员,众人欣喜若狂,就像突然失控的野兽,开始在这座欧洲享誉盛名的艺术宫殿四处游逛,甚至胡作非为,大肆亵渎。有一些红军闯入沙皇家庭东正教祈祷堂的祭坛,一通乱砸乱抢,有人抢走了银饰圣物,有人偷走了金质十字架,更有甚者,有人竟在墙角肆意便溺,一时间冬宫里这座神圣的祈祷堂被暴动分子搞得乌烟瘴气,浊气熏天。
  还有的人在冬宫里酗酒和吸毒,酒瓶遍地,垃圾乱扔。一群身穿军大衣的红军跑到冬宫的瓷器库,举起枪托子,朝着架子上存放的精美绝伦的德国和法国瓷器一通乱打,刹那间,举世无双的艺术珍品就乒乒乓乓地碎成了破瓷烂瓦!后来,有人在当地的传单上赞扬这样的举止,他们这样写道:“以革命的名义砸烂贵族的、资本主义的和资产阶级的文化!”另一路暴军闯入了著名的“金銮殿”,虽然他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可是仍然一路走一路啪啪地在宫内开枪,用刺刀到处乱扎乱捅,还有的红军战士竟用刺刀将名画割下卷走。我见过一幅暴动翌日拍摄的照片,一群红军战士或站或躺地滞留于冬宫内厅,四壁都是我所崇敬的世界大师的一幅幅旷世之作,而布尔什维克的战士却将垃圾和污物泼洒在殿堂一侧。

  暴军在冬宫捣毁金銮狂饮烂醉

  后来,冬宫的管理人员发现皇家的金銮失窃,心急如焚,他们赶紧向苏维埃政权报案。政权旋即召集红军宪兵在宫内四处寻找,结果只在宫内的一些角落里发现了金銮的碎木片,显然窃贼因为金銮过大不便偷窃,一气之下将它劈成若干块,或装在箱子里,或者塞进麻袋运出了冬宫。一九一七年十一月八日那晚,十月暴动的幕后策划人之一列宁隐居在圣彼得堡的郊外,躲在他的无产阶级革命女友丽季娅家中。当他得知暴军逮捕了临时政府官员之后,立即起身前往位于冬宫附近的暴动指挥中心──斯穆尔尼宫。他刚一进门,就听说沙皇的金銮被毁被盗,随即发表演讲:“同志们,金銮失踪了,这在我们的斗争中具有象征性!重要的是,是人民让它失踪的!”
  当然,红军士兵并不仅仅抢劫冬宫,还破坏和践踏文物。随着暴军进入冬宫的法国摄影师库别谢克在回忆录中就有如下的描写:“亚历山大二世的家庭教室也遭到抢劫。一切都被动过,台子上和箱子里的东西都被翻腾过。文件、图片、课本、石膏像被抛了满地都是,上面都有被军靴践踏的痕迹,整个房间一片狼藉。”冬宫被占领后所丢失的金银餐具,古玩饰品和珍宝几乎无法统计。我还见过还有一张冬宫劫后的照片,皇家卧室有一面华美的穿堂门的墙壁,半扇都被红军士兵砸烂,透过一人高的大洞,隔壁房间被打砸抢的场面一目了然。
  据冬宫的史料记载,一九一七年十一月八日那晚,红军宪兵队在暴动部队占领冬宫后不久成立,其主要任务就是保护冬宫财产不受侵犯。可是,正是这些所谓红军宪兵最先开始枪击和偷窃文物。当晚,一队带枪的红军宪兵闯进彼得巴甫洛夫斯克要塞,一个接一个地打开了藏有重要文物的库房大门,进去乱翻,要塞看守人员大惊失色,赶忙四处打电话求救,但为时已晚,这些宪兵把把从库房搜出来的文物或者打包,或者装箱往外运出,有的宪兵干脆把国宝揣进自己的口袋,边走边说,这是革命的见证。中国人在圣彼得堡观光,要塞观光也是规定节目之一,而我们在那里所见到的,也许仅仅是当年在十月暴动中或毁于一旦,或永远消失的文物中剩余的一小部分吧。
  那天晚上,还有一些红军打开皇家酒窖,尽显俄罗斯醉汉的丑态——他们一边狂饮,一边把尚未喝完的名酒狠狠地摔碎在地,很多人同时打开两瓶酒仰脖长灌,最后他们有的面如猪肝,双眼呆滞,有的烂醉如泥,倒地不醒。最后,要塞工作人员只好再叫来另外一批红军宪兵,把这些醉宪兵像拖死猪一样地拖走装上汽车,拉回军营去了。一九一七年十一月八日那晚,彼得巴甫洛夫斯克要塞至少有六名红军宪兵因酒精中毒而死。

  克伦斯基化妆伤员逃出冬宫

  再说一九一七年十一月八日那晚,安东•奥福先科带领暴军攻入冬宫,逮捕了临时政府官员,他反复清点几次,都发现被捕人中缺了几位临时政府的部长,特别是总理克伦斯基在逃。完全不是《列宁在十月》里讲的,克伦斯基的临时政府连带他本人被暴军一网打尽。克伦斯基的逃跑让苏维埃政府感到震惊,他们赶忙向上级部门汇报。
  原来克伦斯基在暴军冲进冬宫的时候,他来不及逃脱,就化妆成伤员隐藏在冬宫内部的一所小医院内。后来有人为红军通风报信,士兵立即冲进医院搜查,为了验明真假伤员,红军士兵把躺在床上的伤员头上的绷带拽开,甚至用手去探查他们的伤口,搞得医院里一片鬼哭狼嚎,后来伤员和红军还动起手来。
  再说克伦斯基后来得以从冬宫出逃,他先是想召回前线的一部分部队前往彼得格勒肃清布尔什维克暴军,但是他所遇到的哥萨克部队拒绝听从他的命令,有人甚者还想将他捉拿送交红军,幸亏一名海军官兵救了他一命,帮他化妆逃到了芬兰一个名叫图尔库的地方藏身。之后,他又辗转去了莫斯科,隐居在市中心,在距后来苏联时代的克格勃总部卢比扬卡不远的一个小房子里藏身。所幸未被发觉。因为当时布尔什维克立足未稳,白军势力仍然庞大,国内战争烽烟四起,红军也是惊魂未定。当时,他们成立的所谓“工农兵代表临时政府”(后来“临时”两字被删去)分别在莫斯科的市中心的几家饭店和公司大厦办公,忙忙碌碌,根本想不到,就在几步之遥的卢比扬卡,临时政府总理克伦斯基正从敞开的窗户里,怀着复杂的心情,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这确实是俄国历史特有的冷幽默。
  后来,克伦斯基乔装打扮(浓须长发,像个僧人)取道俄国北方的摩尔曼斯克,乘船去了英国,在那里组织了俄罗斯流亡政府,往返于伦敦和巴黎之间,投身于抵抗布尔什维克的运动,不过这已经是后话。


  近期图文: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好民主与坏民主:周舵新著从头区分  
  
“抗美援朝”,不是壮歌,而是悲歌  
  
真实的五四,习近平的五四和学者的五四  
  
在加勒比海谈古巴的文化、革命和改革  
  还五四真相,也应还北洋外交真相  
  
个人权利与政府权力的博弈:重温哈耶克  
  
自由主义从“套餐”变为“自助餐”  


浏览(1841) (28) 评论(2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19-06-13 14:25:31

还好,这个伟大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还健在。

德国人不像话,对自己国家的伟人一点都不重视,马克思的家乡竟然没有一尊马克思的雕像。据说党中央对此事高度重视,急中国人民所急,生产了一个made in China的塑像,不远万里送到德国安放,终于中国人民在德国旅游时可以和马克思合影留念了。

要是这个阿芙乐尔号巡洋舰不在世,估计习总也会建造一艘送给普京做礼物吧。哈哈。

回复 | 1
作者:fuyuhai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6-13 00:22:48

中国保护不了,所以英国好事做到底。慈禧是坏人,当然不能听她的,正如中共独裁者是坏人,当然不能听它们的一样。

回复 | 2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9-06-12 22:06:53

一般革命后都会有一股历史修改潮,将本来就可能有问题历史改动的更加面目全非。

回复 | 0
作者:swissky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6-12 18:03:03

即便这些土共俄杂洗脑的软蛋,频舔苏俄杂毛屁眼,也只能落得个,热脸贴冷屁股。

包子都聆听了一通普京的“做山观虎斗”俗语解释,况那些五毛。

回复 | 1
作者:swissky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6-12 17:55:57

没有想到土共俄杂这样无耻,小心被包子剁了当包子馅。

自己看看去吧,英国人如何在次年辛丑年还回大清的。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Q2NDA2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回复 swissky 留言时间:2019-06-12 17:27:49

既然小鱼同志坚信是八国联军打砸抢圆明园,他就也该要求俄国归还文物才对啊。

哦,忘了,土共俄杂化洗脑教育一定没提俄国也是八国联军之一,小鱼不知。

当然也可能小鱼同志跟老牛皮等同志一样,俄杂感情颇重,一提俄国就软了。

回复 | 2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swissky 留言时间:2019-06-12 15:56:31

【英国学者抢救出来的《永乐大典》残卷】

好人做到底。既然抢救出来,留在中国不行吗?非要拿到英国去?

中国政府允许吗?拿出证据来,说慈禧太后允许英国人把中国国宝拿到英国去进行保护。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uyuhai1 留言时间:2019-06-12 07:31:25

@fuyuhai1,很难与五毛理论的。他们或是无知愚蠢,或邪恶虽有知识不蠢。二者居其一。他们都是成人了,他们有自己的选择。当然你选择与他们理论,也是你的选择。然而,形势比人强。

回复 | 3
作者:fuyuhai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6-12 02:55:50

中共“国庆”的时候,提出来的都是推翻共产党的口号,这是为什么呢?

回复 | 3
作者:swissky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6-12 02:54:30

哈哈,即便土共的洗脑教材,好像也没有关于八国联军打砸抢圆明园的陈述的。这个应该算是龙鱼君独创的,还是比较有想象力的。

回复 | 3
作者:fuyuhai1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9-06-12 02:54:14

区别大了。华盛顿的故事教人学好,阿夫勒尔的故事教人学坏。

回复 | 6
作者:swissky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6-12 02:48:51

大英博物馆看什么呢?看被义和拳匪烧毁而被英国学者抢救出来的《永乐大典》残卷吗?至少这些文化遗物,能被洋人妥善保存,而避免土共和文革的毁坏。

紫禁城的故宫博物院里,也有很多十七、十八世纪的西洋自鸣钟,那能说明什么呢?

回复 | 3
作者:gmuoruo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9-06-11 22:43:11

西政委宣称习主席不如美国小学生,小心被土共封网阉割。

回复 | 6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9-06-11 22:26:48

这与华盛顿砍樱桃树的故事类似,都是后人基于需求而宣传。至今美国小学里还在讲述这个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件。

因为有教育意义,就当是童话或者寓言看就是了。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有多大区别?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swissky 留言时间:2019-06-11 21:58:32

请问八国联军何时打砸抢圆明园的?

-----

哈,哈,哈,不知土共洗脑教材怎么教的?害得小龙鱼同志智力严重受伤。

回复 | 4
作者:gugeren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6-11 21:14:50

【我就不明白了,世界上还有两种不同形式的打砸抢吗?还有两种不同形式的打砸抢吗?正义的打砸抢,和邪恶的打砸抢?】

小鱼问得好!

中国“文革”中的打砸抢是什么形式的?你倒是忘了提了,帮你回忆一下。

如果你家被炒过,那就更值得提一下了!

回复 | 7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liucarl 留言时间:2019-06-11 17:34:47

这有什么?4.27全北京大游行的时候,打的都是坚持共产党领导的标语旗号。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swissky 留言时间:2019-06-11 17:34:00

需要看什么陈述?你去大英博物馆看就行了。

回复 | 0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19-06-11 15:20:24

香港百万人大游行,居然被北京说成是支持北京。谎言有制造更多谎言的动力。

回复 | 10
作者:swissky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6-11 15:09:49

所以,普京只会说,对于中美贸易战,还引用了一句中国的老话“坐山观虎斗”

回复 | 5
作者:swissky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6-11 15:08:14

请问八国联军何时打砸抢圆明园的?那个时候圆明园是什么状态,你知道吗?历史事实是这样的,庚子拳变时的八国联军,不但是正义之师,除了俄杂,也是文明之师。即便当时的日军,由于刚在国际舞台上出道,进入北京之后,也是秋毫不犯的,和几十年后的二战完全不一样。

对这段历史有如下的陈述: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Q2NDA2

回复 | 9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6-11 14:33:01

习近平代中国俄杂寻祖,弄得普丁很难办。

回复 | 10
作者: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6-11 14:21:59

为了神圣的六四,打砸抢被说成了和平示威。

为了邪恶的十月革命,打砸抢被描写得淋漓尽致。

我就不明白了,世界上还有两种不同形式的打砸抢吗?还有两种不同形式的打砸抢吗?正义的打砸抢,和邪恶的打砸抢?

谢尔曼火烧亚特兰大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

苏联红军占领柏林后的打砸抢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

美军占领萨达姆行宫之后的打砸抢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

八国联军在圆明园的打砸抢烧杀,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

怎么不说是来自西方八个国家的游客,文明,礼貌,和平地参观了圆明园,并且,以优惠的免费价格,购买了一大批由中国特色的旅游纪念品运回他们国内,以表达八国联军游客对中华文化的无比敬仰膜拜之情。

回复 | 2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9-06-11 07:13:12
他们需要继续撒谎以维持谎言。
回复 | 11
共有24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