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10,276,55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曾有这样一次海难
· 70岁的北岛
· 德国人为何拥戴了希特勒
· 沙拉的故事
· 纽约街头流浪者
· 他手中的照相机
· 郭永怀的女儿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分类目录
【小说】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随感杂谈】
 · 纽约街头流浪者
 · 香港这事儿……(4)
 · 请接受现实
 · 川普该被弹劾下台吗?
 · 推销员
 · 下届美国总统大选
 · 北京的穷人小吃
 · “反送中”让中共得益
 · 川普和习近平的目标
 · 川普这个“完人”
【摘编文章】
 · 曾有这样一次海难
 · 70岁的北岛
 · 德国人为何拥戴了希特勒
 · 沙拉的故事
 · 他手中的照相机
 · 郭永怀的女儿
 · 朱元璋时代是人间炼狱
 · 流沙河走了
 · 有关人类寿命
 · 美国的移民问题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两害相权取其轻”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转贴文章】
 · ZT: 在反右的日子里
 · ZT: 为什么共产党统治能在中国成功
 · ZT: 对话唐德刚
 · ZT: 有关弹劾调查:在Lev Parnas和
 · ZT:川普与中国的空洞协议
 · ZT: 与朱利安尼有联系的两名男子因
 · ZT:麦康奈尔重申,他“别无选择”
 · ZT: 聂元梓印象
 · ZT:张爱玲之死
 · ZT:如果我死(外一篇)
【随手一拍】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 山茱萸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一个好大夫 2019-07-12 03:05:39

一个好大夫

 

  他的专科是心脏电生理;我房颤的毛病正好找到他。去年我写博客提到自己“一不留神”进了急诊室。那是我去家庭医生那儿开药,大夫一查心脏有房颤,不由分说要我去医院急诊。他还开了个条子,说“到那儿把条子给人家一看就立即急诊了”。我到医院四个小时,被护士大夫折腾了一番,被要求立即住院,全身检查。我拒绝了,结果在各种文件上签了字(表示如果我因此出事,我急诊的医院没责任),还郑重地给我开了个条。说如果我此后身体有任何不适,可立即来看病,不用挂号直接见有关科室的门诊大夫。

  嗯,如果我此后身体出事我负责,可我也得找个看心脏病的大夫呀。老伴儿打了一下午的电话,看心脏病的大夫都很忙,没有马上就能看上的(至少要一个星期以后)。后来找到这位Z大夫(就先这么称呼吧),他满口答应,时间是两天后的周六下午。

  周六那天我们老两口赶到中国城;那家诊室显得略小。大夫有个小小的诊室,另外三间分别是助手问诊的地方和各种心脏检查的地方。候诊室里人满为患,“老中”、“老墨”、“老黑”都有。我去的时候多了,也看见些白人老者去看病。反正都不是有钱人的样子。

  Z大夫问了问我的情况,马上做个心电图,确认确实有房颤。然后安排各种检查(戴一个星期的心电图检测仪,心脏超声波的各种检查和颈动脉检查,还有体力测试等等,要两三个星期完成),开了药。在两个星期后再去看Z大夫时,他和我讨论治疗方案。他是台湾来的,是本省人,现在五十岁出头。自幼随父母来美国,英语当然可以成为母语,闽南话说得很好,但普通话讲得有点生硬。他讲先吃药,如果效果不彰就电除颤(一种高压直流电除颤的方法);最后还可以用射频消融术。总之,一步步来。即便各种方法都没有太好效果,只要坚持吃药,房颤潜在危险性最大的脑中风和肺栓塞可以避免。一般来讲,有房颤患者几十年可以生存的。最后还可以安装心脏起搏器。Z大夫给我的印象是真诚、干练。

  在网上华人医生的介绍上,知道Z大夫名校上大学,哈佛医学院毕业,持有心脏电生理专科介入疗法的执照(纽约地区华人大夫能做心脏射频消融术的是非常少的)。我是很信任他的,不是因为他名牌学校毕业,而是他真诚的态度。后来我知道他其实大部分时间在医院上班。只有在周六(半天)、周日(整天)和周二的晚上在中国城的诊室看病。这样说起来,他只有周六上午在家休息,剩下时间就是工作,治病救人。

  时间长了,老伴儿和我知道,他原来是在中国城的一家医院上班的,可是这家医院后来被犹太人买去,来了一大批犹太裔大夫。于是原来医院的大夫都转到了各个其他医院。Z医生后来去的医院离家较远,上下班开车要至少两三个小时,而这家医院正在扩建,停车场挪到距离医院较远的街区。停车场有医院的班车,上下班期间每隔一刻钟有班车接送医院工作的人们。不管怎么说,这样又要增加上下班的时间。我们不由自主地多问了几句,Z医生沉吟片刻只是轻声说“没办法(的事情)”。我们也不便多问。

  我的房颤可以说是有家族史。我母亲就有房颤,母系这边的亲戚也多人有房颤。吃药一段时间内没什么效果,接着就做电除颤。这个治疗简单,当然是要在Z大夫工作的医院里做。做电除颤的当天早上Z大夫开车来接我和我老伴儿。做完先去候诊室休息,他下班后再把我们送回家。虽然说病人可以打的,医疗保险报销路费,但Z医生接送更方便我们。

  电除颤只让我心脏恢复正常了三天,后来房颤照旧;下一步只能是射频消融术。不过此术要在另一家医院做。Z大夫去那家医院没有停车位,只能在附近街区找停车位;你想想这有多麻烦。做消融术前还要在医院做专门的食道探查;也是Z大夫接送我们。

  我第一次做消融术之前出了点意外情况,专门做消融术的护士生病;而Z大夫是准备做消融术的早上才知道!我们最后商量的办法是,他先把我们拉到医院,一路上他不断地联系医院方面有无另外的专门的护士上班。如果有,设法让消融术当日进行,如果没有,我们可以到医院附近的海边或公园逛逛,他在下班后再把我们送回家。那天医院方面真的无法找到替代的护士。我的消融术改期。因为食道探查之后不能拖太长时间,消融术改在五天后的中午以后进行。其实那还得是插空安排的。我穿好手术的衣服在候诊室里等,Z大夫不断地打电话落实手术室和配备的工作人员。有时他眼前甚至放着四部手机!

  我还是幸运的。终于在下午四点进行了房颤消融术,时间是三个多小时。完成消融术后,Z大夫马上又去忙他其他的病人的事情去了。直到晚上十一点他才结束一天的工作,拉着我和老伴儿返回。我真担心他每天这么干会累坏了。

  消融术后我的房颤大为好转,但三个月后仍时不时的有阵发性房颤,有时持续一两天,有时几十分钟。可以这么说,心脏五分之四的时间是正常工作的,房颤发生在五分之一的时间里。半年多以后Z大夫再次和我讨论病情;他说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就这样了,吃些抗凝血药维持,反正房颤发作不多,情况也不严重;第二是再来一次消融术。我当然愿意再来一次。这次Z医生又遇到麻烦,我的消融术两次拖期。Z医生没讲什么原因,只是不断地道对不起。当然,前几天还是做上了。他做完我的消融术,紧接着又给另外一个中国老汉做心脏消融术。他忙死了。我知道他忙得连吃饭都没时间!他的车里总放着些干果,他一边开车一边随意地抓一把充饥。

  有一天我悄悄地问他是否信教?他笑笑,摇摇头。说实话,我真有些意外呢。他是我见过的最敬业的一位医生。也许治病救人他觉得生活才快乐吧?

  第二次消融术完成后的晚上,Z大夫送我和老伴儿回家。他说要在路上绕点弯,去取点东西。原来是一位病人进行了一个星期的心电图检测仪的检测,Z医生专门到她家去把测好数据的仪器取走。这不是Z医生分内的事。见到此情此景,我心里真是感慨。他可是有家有口的人,有三个孩子和妻子。


浏览(2239) (28)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yuan222 留言时间:2019-07-15 01:28:40

真是一位好大夫。多保重!

回复 | 0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