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香椿树的博客  
n/a  
我的名片
香椿树1
 
注册日期: 2012-04-18
访问总量: 2,844,76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根据剑桥病毒家谱分析病毒来源
· 残忍:血染的复工之路
· 美国情报机构11月下旬就预警新冠
· 方方解滨们的困局
· 俄勒冈州检出去年12月患过新冠病
· 解滨杨安泽不懂,美国讨厌政治舔
· 疫情过后杨泽安解滨们何去何从?
友好链接
· 索额图:索额图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辣手吾文:辣手吾文的博客
· 益友:益友
· 米笑:米笑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芦鹤:芦鹤
· 沁霈:沁霈的博客
· 水蛇:水蛇的博客
分类目录
【数学文集】
 · 数学:关于北欧欧高福利
 · 建议经济学家们研究当年的解放区经
 · 新中国最伟大的成就是教育
 · 让机器人来当资本家
 · 科技进步在加强马克思主的结论
 · 数学: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有好有
 · 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的前景是悲观的
 · 追求公平不如追求科学技术进步
 · 给你讲讲共产党洗脑的效果
 · 为了战胜资本主义必须建立与资本主
【经济与社会】
 · 根据剑桥病毒家谱分析病毒来源
 · 残忍:血染的复工之路
 · 美国情报机构11月下旬就预警新冠病
 · 方方解滨们的困局
 · 俄勒冈州检出去年12月患过新冠病毒
 · 解滨杨安泽不懂,美国讨厌政治舔狗
 · 疫情过后杨泽安解滨们何去何从?
 · 勒令3M禁运口罩给加拿大,小土豆真
 · 猫能传染冠状病毒吗?
 · 哭穷的方方:拿着三份工资,嚷着月
【社会腐败】
 · 东方雄
 · 震惊:美国律师才是华为中兴倒霉的
 ·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的文化复兴
 · 从马云与大师王林看权贵为啥迷信
 · 天津爆炸是制度造就的炸弹还是破坏
 · 私有化是天津8·12大爆炸的罪魁祸首
 · 老板黑心捞钱 “出事”却全民买单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为什么说天津爆炸是的体制问题
 · 坑爹事件:六百年前的“令计划案”
【杂谈民主】
 · 胖子帮你选手枪:小口径手枪
 · 谁解香港楼市死结?林郑死定了!
 · Why美国总统这样评价毛泽东
 · 港式民主运动能不能向外扩散
 · 奥巴马与特朗普的路线斗争
 · 中国人的宗教和崇拜
 · 细说“把权力关进笼子”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马克斯,列宁,毛泽东心中的社会主
 · 中国股市与希腊危机看中国真的很危
【军事历史】
 · 火鸡国开挂出兵利比亚背后的逻辑
 · 王明的新华日报不准刊登《论持久战
 · 徐向前说百丈关失败不是张国焘的错
 · 张国焘西征是因为毛泽东嫌陕北贫穷
 · 西路军覆灭怪毛泽东不够独裁
 · 虐待壮丁未必是蒋介石授意,但抓壮
 · 黄桥战役歼敌1.1万人 陈毅喜赋诗 粟
 · 谁该为南京大屠杀负责?
 · 四行仓库800壮士之死与蒋介石的丑陋
 · 从淞沪到南京:蒋介石政战略选择之
【军事策略】
 · 台湾国防部的生物武器实验室是否清
 · 旧文:盘点全球生物安全顶级实验室
 · 复盘:伊朗对美报复行动中的电子战
 · 伊朗不再履行伊核协议,谁害怕?
 · 又一什叶派民兵高官遭暗杀, 和蒋介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悄然开始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叙利亚,将是埋葬美国霸权的坟场!
【时事评述】
 · 370万人感染,2000多人死亡 , 19名
 · 伊朗承认打下了乌克兰飞机, 然后呢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朝鲜韩国板门店会面! 多大的黑天鹅
 · 世界上最早的违章建筑:巴比伦通天
 · 南海岛礁上空的硝烟
 · 巴黎报社袭击会不会成为法国的911
 · 2015年世界皆大欢喜!
【历史反思】
 · 百 年 哈 尔 滨 的 真 实 面 目
 · 也说匈奴为何崛起为何衰落
 · 美国生物武器的研发与试验:历史科
 · 回顾洪涛院士抗SARS战役中的失误和
 · 蒋公抗战前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神医Trump治好了中国四十年的痨病只
 · 侵略战争都是投资:阿富汗与蒋张出
 · 蒋介石投降卖国导致日本误判投资风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网络日志正文
黄桥战役歼敌1.1万人 陈毅喜赋诗 粟裕却不满 2019-07-24 09:21:25
环球网 杨晓晨

在1940年的黄桥战役这场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中,作为前线总指挥,粟裕是怎样带领新四军赢得胜利的呢?“打仗就是数学”——一向善于险中求胜的他用这句话诠释了黄桥战役的胜利秘诀。在这场战役中,粟裕一连做好了三道“数学题”。

图为新四军部分领导人在皖南的合影。陈毅(左一),粟裕(右二)

战前:7000余人>30000余人

1940年7月,陈毅、粟裕率部进军苏北,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并于8月进驻黄桥(今江苏泰兴东)。国民党顽固派担忧新四军壮大,妄图趁陈粟部立足未稳之际予以消灭,命在苏北的“反共专家”韩德勤(时任江苏省政府主席兼鲁苏战区副司令)不断制造与新四军的摩擦,并于9月进逼黄桥。韩德勤将所属精锐倾巢出动,并在动员令中叫嚣“把新四军赶到长江里去喝水!”

9月30日,韩顽军向黄桥出击,行动甚为隐秘。新四军未及时发现,第二天才获知韩顽进攻的消息。黄桥的防御工事十分简陋,加紧布置势必造成部队极度疲劳。更严重的是,新四军兵力不到对方的1/4,处于绝对劣势。但黄桥之战关系到新四军能否在苏北立足,被逼到墙角,只能打不能退。陈毅坐镇黄桥西北5公里的严徐庄统揽全局,粟裕在黄桥前线负责战场指挥。此战成败难料,连陈毅也没有取胜的把握。据粟裕回忆:陈毅同志有一挑珍贵的书籍文稿,从皖南挑到茅山,又从江南挑到苏北,从来不肯丢开,可这时也从铁皮箱里拿出来埋入地下,显然是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

表面上看,韩顽30000余人,新四军7000余人,兵力悬殊。不过,粟裕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另一面,做起了第一道数学题,得出了7000余人>30000余人的结论:韩顽尽管有30000余人之多,但兵分三路进攻,兵力分散,直接投入进攻黄桥的实际只有中路韩顽第89军和独立六旅15000余人。这样一来,新四军的压力在无形中就减轻了一半。粟裕还看到,韩顽师出无名,冒破坏抗日统一战线之大不韪,其官兵情绪低落;新四军则是正当防卫,事关生存,群情激昂,战斗精神倍增,再加上群众支持,对韩顽可运用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战法。如此,韩顽兵力优势又被抵消一半,我军胜算就大了。下定决心后,粟裕立即进行了精心部署。

10月4日凌晨4时,韩顽第89军33师(共4个团)在黄桥东门发起猛烈进攻。该顽军初战即投入3个团,且来势凶猛,不但突破了新四军前哨部队的防御,其一部还攻入了东门,几乎就要拿下黄桥。千钧一发之际,第三纵队司令员陶勇和参谋长张震东把上衣一脱,挥动马刀,带领部队硬是将韩顽赶出东门,然后架起机关枪,死死顶住,使其难越雷池一步。

战中:3000余人×1.5米≈四五公里

黄桥激战时,韩顽后续梯队也向黄桥推进,企图增援第33师。4日16时,粟裕登上黄桥镇北门的土城观望,发现韩顽第6旅成一路纵队正向黄桥开来。他迅速做起了第二道数学题:“如果两人之间的距离为1.5米,全部3000余人的队形将是长达四五公里的一路长蛇阵。从黄桥到高桥约7.5公里,其先头部队抵达黄桥以北2.5公里时,后尾必然已过高桥,也就是说敌人已经全部进入了新四军的设伏地区。”

粟裕见“肉馅”已全部包进“饺子皮”,遂令叶飞立即发动进攻,速歼韩顽第6旅。叶飞遵照粟裕指示,采取“黄鼠狼吃蛇”的战法,将该顽军截成数段,歼其大部,迫使其旅长翁达绝望自杀,打开了局面,扭转了黄桥战役的不利态势。

同日24时,王必成率第二纵队进占分界,断绝了韩顽第33师退路,并与陶勇的第三纵队前后夹攻,迅速全歼该师,还活捉了其师长孙启人。接着,王必成部与陶勇部兵锋北指,与叶飞部合力围攻韩顽第89军军部。韩顽见势不妙,渡河逃窜,连军长李守维也在混乱中落水淹死。

至6日晨,进攻黄桥的主力韩顽第89军军部被彻底歼灭。为痛打落水狗,粟裕下令乘胜追击,进占海安和东台等地。

战后:5天100公里<1天90公里

黄桥一役,新四军以不到1000人的代价,歼韩顽1.1万余人,其第89军中将军长李守维、独立第6旅中将旅长翁达和团长数人毙命,第33师师长孙启人、第99旅旅长苗瑞林、第117师参谋长等师、旅、团级军官10余名及下级军官600名被俘。国民党军遭到军事和政治上的双重失败,蒋介石哀叹:“诚吾人之奇耻大辱。”

黄桥决战胜利后,陈毅满心喜悦地赋诗一首:“十年征战几人回,又见同侪并马归。江淮河汉今谁属?红旗十月满天飞。”粟裕没有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中,而是清醒地看到了部队在这次战役中暴露的不足。10月10日,他在战役总结大会上做起了第三道数学题:“过去一天一夜走90公里还打仗,而我们从黄桥到东台近100公里路追了5天……”也就是说,新四军克服疲劳、连续作战的能力没能充分发挥出来。

战前,沉着冷静,在不利条件下看到有利因素;战中,精确计算,正确指挥部队运动歼敌;战后,保持清醒,在光辉胜利中细察缺点不足。这就是常胜将军粟裕的非凡之处。

本文摘自:《解放军报》2013年4月24日第08版,作者:陈赋斌,原题为:《黄桥战役中的三道“数学题”》。

——————————

看完这篇文章不仅要思考, 韩德勤的部队怎么这么不抗打? 3万正规军围攻7000刀叉土共,竟然被打到旅长自杀。 网上可流传着韩德勤被日军称赞为难啃的骨头, 很厉害很厉害的。 如果韩德勤很厉害, 那土共是不是太厉害了, 小日本要糟到什么程度?  犬儒文人为蒋介石涂脂抹粉编造谎言就是不思考逻辑。

还有网上不是说韩德勤积极抗日死守黄桥吗, 日军打不下来的黄桥到底是怎么落到土共手里的? 从而劳动韩德勤兴师动众地反攻黄桥? 文人犬儒语焉不详。  实际上文人犬儒是故意隐瞒事实。 新四军不是从韩德勤手里夺回的黄桥, 而是从何克谦手里夺回的黄桥, 而何克谦就是真实版的胡传魁, 扛着国军的旗号的汉奸, 屠杀抗日救亡大队的刽子手,土匪出身的现实版胡传魁不但在黄桥横征暴敛欺男霸女,还勾结日本鬼子把国民党正规军季恺缴械。 并且汉奸何克谦被国民党枪毙了地。

由此可见文人犬儒心想蒋介石编造历史的时候纯粹是把他们的读者粉丝当脑残。 把历史裁剪成碎片,去掉关键的东西再裱糊成灯笼, 就和蒋介石写日记的手法相同。


闲话近日关于黄桥战役中的几个谣言

丛林浪子   

在许多问题上,某些网上动物总不甘寂寞,总是在想:说点谎话,编点谣言,“原创”点历史,挑起点事端;用以混淆视听,以达到它们掩盖历史真相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近日,又有这么一群动物把发生在1940年的黄桥战役给本人翻了出来,居然说什么:“有一支部队,抗战八年几乎未向日军主动进攻过,但是1940年他主动偷袭驻黄桥的国军敌后游击第89军,89军伤亡1.1万全军覆没,司令韩德勤被板垣征四郎称为顽强中的顽强,赶走89军后他们占领了黄桥,几天后日军来犯黄桥,他们未放一枪撤守黄桥,日军轻易占领了他们一直未攻下的黄桥。”又说什么:“粟裕回忆中都说过‘占领黄桥能切断韩德勤(国军)和冷欣(国军)的联系。’”等等,恕不一一列举。

本人早已写下过《闲话抗日战争的摩擦战》一文,对于摩擦战特别是黄桥战役说的相当清楚了,可是不得不针对某些人的谣言,再做出一点说明,权当闲话:

对于抗战中的摩擦战,本是亲者痛仇者快,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不愿意发生,可是却实实再再地多次发生了。其中黄桥战役、皖南事变是1940年和1941年发生的两大事件。所不同的就是黄桥战役以中共的胜利而结束。皖南事变则以国民党军消灭了中共新四军的军部而结束。

这两个事件,国民党政府都毫无道理可言,历史早有公论。人民并不傻,在大是大非面前,大家看的都很清楚:谁在民族危难之际挑起摩擦战,谁就会最终失去人民的支持,这是明摆着的事。某些动物现在那些替黄桥战役、皖南事变等翻案的人,置当年的全国人民于何地?

现在我们反过来看看某些人造的谣言:它们说什么“有一支部队,抗战八年几乎未向日军主动进攻过”言下之意当然是说新四军了。可是如果新四军不主动向小鬼子进攻,苏北、江淮20多万平方公里的沦陷区是怎么变成抗日根据地的?是谁给新四军打下来的?

它们说什么:“但是1940年他主动偷袭驻黄桥的国军敌后游击第89军,89军伤亡1.1万全军覆没,司令韩德勤被板垣征四郎称为顽强中的顽强,”可是本人要问:89军驻守过黄桥吗?新四军攻克黄桥是攻击的保4旅。这点简单常识居然某些人都要“原创”一下。

“被板垣征四郎称为顽强中的顽强”更是笑话!新四军5000战斗人员,就能打垮你装备精良的15000多人,你顽强在何处?怪不得国军到处丢失国土呢。

“赶走89军后他们占领了黄桥,几天后日军来犯黄桥,他们未放一枪撤守黄桥,日军轻易占领了他们一直未攻下的黄桥。”本人又得教某些东西一个乖,新四军赶走的是保4旅,不是89军。,咱就算是89军吧,如果真如某些动物所吹,89军真是一支顽强的铁军,只怕新四军想赶走你也没有能力。至于新四军离开黄桥,黄桥被日寇占领的事,那是因为皖南事变后,国军又对新四军拉开了围歼的态势,新四军不想再在国难之时损失中国的国防力量,也是因为新四军只想借到东进,向沦陷区进挺,没有想占据黄桥,在国军未发动进攻前,就离开了黄桥这个是非之地。难道还非得在黄桥和某些国军再大打一场做数?

某些国军在新四军进驻黄桥后不久,就对黄桥发动了大举进攻。而日本鬼子在新四军走后占据了黄桥,某些国军怎么没有人说:苏北几万人马就是豆腐渣,也能撑破小鬼子的肚皮了?怎么不再次向黄桥发起那样大规模的攻势了呢?

原来某些国军只想撑破中共军队的肚皮,可就是撑不破。

某些人又说什么:“粟裕回忆中都说过‘占领黄桥能切断韩德勤(国军)和冷欣(国军)的联系。’”,这话没有错,可是某些人为什么就不提一提:1940年6月,冷欣以63师和40师等部,包围了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的事呢?既然你以对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摆出了围歼的态势,那新四军摆出对自己的部队进行接应的自卫作战的态势又有什么不对呢?

大家知道,黄桥战役可以说是新四军首先重创国军的保安4旅何克谦部开始的,可是何克谦是从谁手里夺的黄桥呢?他是中共军官陈玉生(1955年少将)所率的“抗日救亡大队”手中夺取黄桥的!

1938年7月中共抗日武装“抗日救亡大队”在季家市和日寇血战后,在黄桥一带进行休整。此时,本来守在南通的何克谦面对日寇不战而逃,闯进泰兴,奉韩德勤的命令去消灭中共领导下的“抗日救亡大队”;在何克谦的围攻之下。中共军队深明大义,退出黄桥,黄桥遂被何克谦占领。

何克谦及其所部本是土匪出身,凶残和见利忘义是其本性,占领黄桥后,他们在黄桥横征暴敛,无恶不作,当时曾有记述言道“黄桥是人间的地狱,何克谦是杀人的魔王”。更讽刺的是如季恺这样的率部坚持抗战的国府高官,部队也被何克谦缴械,本人也差送命在何克谦刀下。事实上,在1940年时,何克谦与日寇暗相勾结的证据国共双方都已掌握。正因为此,新四军坦然歼灭了何克谦保安4旅,而且理直气壮。而国民政府方面对此也无话可说,还将何克谦送上了断头台。

至于某些人说什么:“在国军(保安4旅)手里从未失守的黄桥”努力把何克谦打扮成一个抗日英雄;就依某些动物所言,不知道下令把何克谦当众处决以平民愤的韩德勤将军又该算什么?是不是某些人又要说韩德勤是残杀抗日大功臣,替小鬼子报仇的汉奸将军了?某些人造谣时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总是破绽百出,自相矛盾。

新四军到黄桥后,借道东进被拒绝,虽然步步忍让,却被一再逼迫,国军独6旅和89军这两支精锐部队又向这7000新四军(可战之兵仅5000余人)大举进攻,逼得新四军奋起自卫。难道新四军奋起自卫有什么不对?难道新四军就应如皖南事变一样被歼灭?

黄桥大战的结果众所周知……虽然国军败了,人民还是同情新四军,分清是非的广大人民站在新四军一边。国军中将翁达自杀,李守维溺水身亡,置他们于死地的,恰恰是那个不顾民族大义,挑起摩擦战的国民党政府。

中共从来就没有觉得黄桥决战有什么不对,因为本来黄桥战役对中共来说就没有什么不对。所以才会在胜利之后光明正大地拍出电影《东进序曲》;《黄桥决战》等。事实上就算是国民党政府,也没有觉得黄桥战役中共有什么错,因此对此避而不谈。只是某些无知无耻之辈比当年的某些国军脸皮厚的多,以为替国军造点谣言能给国军增光而已,没有想到适得其反而已。

突然联想起某些动物原创的历史,它们声泪俱下地控诉呵:韩德勤部队是多么能和小鬼子作战哪,这么和小鬼子作战的部队,居然被新四军打垮了……。

大家可以想一下,韩德勤部队是“这么能和小鬼子作战”,哪还有精力去打新四军呢?韩德勤部队是“这么能和小鬼子作战”,新四军被动还击之时,国军居然三不当一。这不正是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中共军队是真正能和小鬼子抗衡的军队么?不是恰恰证明了中共军队在主动进攻中,有能力打败小鬼子。更进一步地证明了中共军队从小鬼子手中收复了近百万平方公里国土,缴获了60多万日式装备的可信性。

某些动物每每原创历史,但最终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是这些动物为什么总是乐此不彼呢?


浏览(1928)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