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牧羊人的博客
  想到哪儿说哪儿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lone-shepherd
来自: 北京 多伦多
注册日期: 2011-12-10
访问总量: 4,713,72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批评,拒绝脏话
最新发布
· 基督的爱和基督徒的恨 - 阿姆斯特
· 啤酒中的至尊-修道院啤酒(下)
· 布鲁日小馆
· 本届大选投谁的票?
· 加拿大是不是接收了太多难民?
· 啤酒中的至尊-修道院啤酒(上)
· 重建伦敦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北海两岸】
 · 基督的爱和基督徒的恨 - 阿姆斯特丹
 · 重建伦敦
 · 伦敦大火
【美食猎人】
 · 啤酒中的至尊-修道院啤酒(下)
 · 布鲁日小馆
 · 啤酒中的至尊-修道院啤酒(上)
 · 侃侃曼哈顿中下城的吃(下)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中)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上)
 · 情迷亚平宁-意大利的吃住玩(2)
【情迷亚平宁】
 · 登埃特纳火山
 · 牧嫂:西西里的美食传说
 · 锡拉库萨大教堂的美丽传说
 · 西西里罗马别墅-古罗马帝国的最后挽
 · 西西里,世遗之岛!
 · 看古希腊,去西西里(续)
 · 看古希腊,去西西里!
 · 百变妖姬科莫湖
 · 参观《最后的晚餐》的一波三折
 · 米兰运河区的沸腾生活
【车行普罗旺斯】
 · 车行普罗旺斯 - 古罗马军团之凯旋
 · 车行普罗旺斯 - 古罗马军团之盛筵
 · 车行普罗旺斯 - 古罗马军团之狂欢
 · 车行普罗旺斯 - 追踪梵高(下)
 · 车行普罗旺斯 - 追踪梵高(上)
 · 车行普罗旺斯 - 阳光灿烂的吕贝隆
 · 罗马的普罗旺斯
【枫叶旗下】
 · 本届大选投谁的票?
 · 加拿大是不是接收了太多难民?
 · BBC - 大麻:你需要了解的争议和真
 · 晒晒我的选票…保守党候选人政纲浅
 · 就来说说大麻吧…
 · 呼吁华裔积极参加今年的保守党党魁
 · 加拿大史上最严重火灾,呼吁捐款
 · 关于叙利亚难民的思考
 · 送别哈珀、寄语小特
 · 侃两句加拿大大选
【中欧音乐之旅】
 · 三个人的布拉格
 · 瓦豪河谷之骑行
 · 瓦豪河谷之梅尔克
 · 《魔笛》-布拉格的音乐大师们
 · 《自新世界》-布拉格的音乐大师们
 · 观歌剧《卡门》(下)
 · 观歌剧《卡门》(上)
 · 布拉格与查理四世
【伊比利亚狂想】
 · 科尔多瓦嘉年华2018
 · 杜罗河边
 · 塞维利亚是家的感觉
 · 从大教堂到王宫-塞维利亚的历史教科
 · 牧嫂:高迪的巴塞罗那—读你千遍不
 · 压抑的抗争 - 在塞维利亚观弗拉明戈
 · 塞维利亚-教我如何不想她?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下)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上)
【美国政经】
 · 拥枪率和枪支暴力的关系-发达国家数
 · 13小时内两起大屠杀,美国还是移民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4)美利坚治世的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3)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2)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1)
 · 民主遭遇全球危机的背后-美国如何败
 · 亚马逊取消纽约HQ2说明了什么?
 · 快讯:美国政府即将开门!
 · 民主党应该尽早通过对巴尔的任命
【东游西逛】
 · 侃侃曼哈顿中下城的吃(下)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中)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上)
 · 辞旧迎新,在时代广场
 · 扭腰:在曼哈顿河边晨跑
 · 不被恐惧去扭腰
 · 凯路亚古镇的傍晚 - 夏威夷7
 · 茂宜岛拾遗(下) - 夏威夷6
 · 茂宜岛拾遗(上) - 夏威夷5
 · 漫步流云彩虹间:穿行在哈雷阿卡拉
【临时】
 · .
【随想】
 · 先眨眼的川总又赢了!
 · A good day for Trump!
 · 快讯:美国政府即将开门!
 · 政府关门、股市大跌、马蒂斯辞职,
 · 孟晚舟引渡聆讯的一个可能性
 · 回远方兄
 · 公正且平衡?
 · 外国也有臭虫论 和 那又怎么说论
 · BBC - 大麻:你需要了解的争议和真
 · 红黄蓝事件的不打自招
【牧嫂系列】
 · 牧嫂:西西里的美食传说
 · 牧嫂:湖边偶拍
 · 牧嫂:高迪的巴塞罗那—读你千遍不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下)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上)
 · 牧嫂在耆老中心做义工一年了
 · 牧嫂要在耆老中心做义工
 · 牧嫂:2014年室内设计的流行色彩 -
【万维风景线】
 · 刘卡尔粉的原来是普京的傀儡- 周末
 · 令花千芳羞愧令周小平汗颜
 · 公孙明拉黑牧人的原因是…
 · 现代寓言:狼和狈的故事
 · 周末一笑:SB加班
 · 周末一笑:妻子被高衙内劫走后、豹
 · 周末一笑:妻子被高衙内劫走后、豹
 · 周末一笑:豹子头、林娘子及高衙内
 · 华三传奇-风月无边版(微黄)
 · 华三传奇 - 肉包子版
【居陋室而观天下】
 · 美元霸权行将就木?
 · Ring Of Fire苏醒了吗?
 · 快讯:比利时连环爆炸 欧洲进入警戒
 · 极端穆斯林恐怖阴影下的感人故事
 · 从希腊公投说起
 · 台湾九合一选举揭晓后的两点感想
 · 联合国安理会必须改革
 · 多伦多市长真的摊上大事了!
 ·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 加拿大总理摊上大事儿了!
【2012回国笔记】
 · 回国笔记(结语):几点感受
 · 回国笔记(九)
 · 回国笔记(八)
 · 回国笔记(七)
 · 回国笔记(六)
 · 回国笔记(五)
 · 回国笔记(四)
 · 回国笔记(三)
 · 回国笔记(二)
 · 回国笔记(一)
【北美维权系列】
 · 北美维权系列 - 为什么维权?
 · 北美维权系列(5)-一次房屋买卖
 · 北美维权系列(4)-我与电讯公司和健
 · 北美维权系列(3) - 我与租车公司的
 · 北美维权系列(2)-牧嫂与车保公司的
 · 北美维权系列(2) – 牧嫂与汽车保险
 · 北美维权系列(1) – 我与警察的故事
【哈!】
 · 先眨眼的川总又赢了!
 · 美版“通商宽衣”:周末一笑
 · 新时代战歌《做习主席的好战士》已
 · 孟晚舟引渡聆讯的一个可能性
 · 美国人吃火鸡的时候,芬兰人在做什
 · 令花千芳羞愧令周小平汗颜
 · 周末一笑:子责父、叔谴侄、夫叛妻
 · 公孙明拉黑牧人的原因是…
 · 现代寓言:狼和狈的故事
 · 周末一笑:SB加班
【毋忘六四】
 · 今晚,请点燃一支蜡烛
 · 六四之殇
 · 法广:万润南回首六四
 · 纪念还是忘却,这是一个问题
 · 他们选择记忆 - 为六四所作
 · 今晚,请点燃一支蜡烛
 · 那夜,那一声枪响…
 · 因为我们相信美好
 · 叶子 — 无辜
 · 纪念六四与玷污六四
【我的大学】
 · 又到三十年 - 西安西安(下)
 · 又到三十年 - 西安西安(上 )
 ·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考研)
 ·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二)
 ·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一)
【分析选摘】
 · 纽时:脸书封禁《大纪元时报》
 · 美元霸权行将就木?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4)美利坚治世的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3)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2)
 · 美利坚治世遭遇危机(1)
 · 民主遭遇全球危机的背后-美国如何败
 · 中国给代议制民主带来的挑战
 · 谢天谢地,我们还有加拿大!-ZT
 · ZT:McCain神话
【TMP】
【IT乱弹】
 · 用Roku收看中文电视及油管、并向【
 · 我的电视解决方案
 · 挨拍苹果与玩书黑莓
 · 今年CES上的中华亮点
【观后感】
 · 谁是薇薇安·迈尔?(多图)
 · 祝贺李安!(围脖)
 · 《中国好声音》:彝族母女歌手
 · 推荐幼河的《钱毅诚,你就这么走了
 · 斯皮尔伯格的新电影《战马》
【看比赛去】
 · 世纪之战还是“世纪忽悠”?
 · 奥运世纪丑闻及后续影响
 · 不是金牌第一又如何?
 · Holy cow 狗击败棋王!
 · 洋基队队长基特童话般的退休
 · 第八套广播体操(视频)
 · 枫叶队NHL季后赛第二场, Go Leafs
 · Aussies 创名人赛历史(微博)
 · 大学橄榄球赛明天揭幕
 · 三月疯狂:终极四强对决
【胜水荷芳】
 · 每一次的离别都可能是生离死别
 · 家乡的那点儿事儿
 · 电影《小兵张嘎》
【俺们村儿】
 · 热辣寒冰半程马拉松:一生一次
 · 安大略湖边散步随拍
 · 十二月二十二日记录:冰雪、冰雨、
 · 你用不用冲牙器?
 · 美丽的錫姆科湖
 · 龙舟赛
 · 儿子的礼物(照片)
 · 苦战三天,大有斩获(多图)
 · 儿子给母亲的礼物(照片)
 · 我几乎赢了超速告票
存档目录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网络日志正文
民主遭遇全球危机的背后-美国如何败给了中俄?:WSJ 2019-07-24 17:46:19

注:本文作者Larry Diamond教授是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弗里曼·斯波格利国际研究所(Freeman Spogli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高级研究员。本文改编自他的新书《恶风:从俄罗斯的猖獗、中国的野心和美国的自满中拯救民主》(Ill Winds: Saving Democracy From Russian Rage, Chinese Ambition, and American Complacency)。

WSJ:民主遭遇全球危机的背后:美国如何败给了中俄?

1564004512335062.jpg

特朗普、普京及习近平娃娃

民主的扩张并非必然。1900年,在人口过百万的国家中,只有11个是民主国家,1920年是20个,1974年则是29个。直到近25年,民主才成为世界主导的政府形式。到1993年,民主国家的数量激增至77个——首次在人口过百万的国家中成为主流。到2006年,民主国家的数量已经增至86个。

然而现在我们正处于危险时刻。民主正面临全球危机。据非盈利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全球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水平连续12年下降,每年在这两项指标上有所下降的国家要比有所提高的国家多很多。在过去十年中,六个民主国家中就有一个离开了阵营。目前,世界大国中勉强有过半的民主国家。

这些数据尚未反映出危机之深重。在统计数据的背后,许多国家的民主制度和规范都在遭受持续不断的明显破坏。中俄及其拥趸正在推进一种新的全球叙事,宣传强人统治——而非民治——才是艰难时期的前进道路。

直到最近,美国才下定决心遏制今日民主的主要敌人:一为雄心勃勃、正在崛起的中国,一为满怀怨恨、日渐式微的俄罗斯,还有从匈牙利到菲律宾等新一波民粹主义的威权政府。然而现在,美国自身的政治衰败日益加剧。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侮辱美国盟友,反向普京(Vladimir Putin)示好,宽恕其他独裁者,支持本土主义政策和运动,动摇了二战后的自由主义秩序。美国的问题还包括两党愤世嫉俗的政客、无法提供公共产品的僵化体系,以及没有投票动力的自满公民。

這一切都玷污了民主的荣光,也拉远了美国与世界的距离。如果美国的退步不能很快扭转,全球的民主制度都将面临危险。

正如已故的哈佛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解释道,民主的变革从来不会孤立地发生,相反,它在不同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内,像波浪一样时涨时落。当民主浪潮汹涌澎湃时,转变为民主政治的国家数量会大大超过远离民主政治的国家数量,自由的总体水平上升。而当浪潮回落时, 情况正好相反:民主国家数量萎缩,人类的自由水平下降。

亨廷顿认为,全球民主化的第一波浪潮始于美国的民主化,他将这个时间追溯到1828年(可商榷),当时超过一半的美国白人男性获得了投票权。渐渐地,第一波浪潮席卷了西欧大部分地区以及东欧的一些国家(如波兰)、加拿大、澳洲、新西兰和四个南美国家。一百年后,30多个国家(其中有些相当小)“已经建立了最起码的国家民主机构”,亨廷顿写道。

第一波浪潮达到顶峰时,一股相反的势力于1922年开始聚集,当时意大利法西斯主义者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向罗马进军,迅速瓦解了意大利脆弱的民主制度。接下来葡萄牙、波兰和波罗的海诸国的民主制度也很快被取代。关键的转折点出现在1933年,即纳粹在德国掌权之时。20世纪30年代,自由主义社会在长期经济萧条中挣扎,人们渐渐对民主是否可行产生了怀疑,即便英、美两国也不例外。

二战中轴心国的失败遏制了这一势头,同时也推动了第二波民主化浪潮。第二波浪潮让西欧大部分地区的民主得以恢复,也让日本和土耳其首次接触到真正的民主,并让民主更加深入拉美地区。然而这波浪潮持续时间非常短,到1962年就结束了。除哥斯达黎加、委内瑞拉和哥伦比亚之外,大多数拉美民主国家(无论是新建民主还是重建民主)都陷入了军事政变中。

随着二战后欧洲帝国在非洲、亚洲和中东的统治崩溃,很多殖民地在第二次浪潮中纷纷独立,由此诞生了不少新民主国家。这些新兴的民主国家主要是英国前殖民地,包括印度、斯里兰卡、牙买加、博茨瓦纳、加纳、尼日利亚和缅甸等,它们在选举和法治方面有一些经验。前四个国家的民主得以存续下来(1975-77年印度短暂的紧急状态统治以及斯里兰卡最近的中断除外),但第三世界的大多数多党制国家——包括土耳其、南韩、印度尼西亚和许多非洲国家——最终让位于军事统治、一党专制或是独裁统治。

第三次民主化浪潮始于1974年,当时葡萄牙一群年轻的左翼军官推翻了该国的独裁政府——欧洲历史最悠久的独裁政权之一。同年晚些时候,民主的诞生地——希腊在塞浦路斯被土耳其击败,从而结束了长达七年的军事独裁政权,民主制度得以恢复。1978年,西班牙年轻的保守派总理决心推翻佛朗哥(Franco)的独裁统治,在他的领导下,西班牙成为欧洲第三个新民主国家。亚洲和拉丁美洲对自由的渴望也在激荡。

1977年,作为基督教虔诚信徒的美国新总统卡特(Jimmy Carter)开始改变美国的外交政策。他为提升人权采取了不少措施:公开强烈谴责暴行,削减对某些滥用权力的政权的援助,并在国务院设立了新的人权局。

并非所有人都赞同这种新的理想主义;1980年,小威廉·F·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 Jr.)叹息道,卡特总统把“商业与不满”混为一谈。但正是来自美国的压力才拯救了政治犯的生命,给全世界的民主运动带来了希望,并且削弱了军事独裁者的合法性。例如1978年,多米尼加共和国军方为阻止反对派获胜而停止计票,为此卡特总统向该国发出严厉警告,甚至向其派出军舰;多米尼加独裁者巴拉格尔(Joaquin Balaguer)溃败,一个新的民主国家(虽然是试探性的)诞生了。

1980年,里根(Ronald Reagan)击败卡特当选总统时,几乎没人预料到会迎来新一波全球性自由的爆发。这位新总统及其驻联合国大使珍妮·柯克帕特里克(Jeane Kirkpatrick)曾谴责卡特无视共产主义暴政的行为过于天真,同时也向伊朗国王等美国的专制盟友施压,要求后者实行自由化。里根在其1981年的就职演说中誓言要“以忠诚报答忠诚”,这似乎预示着美国对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领导的智利、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治下的菲律宾、政变频发的南韩,以及种族隔离的南非等专制朋友的再度支持。然而到1989年里根卸任时,这四个政权都已经消失或衰落——紧接着的就是苏联。

1982年6月,里根在英国议会发表了一次历史性的演讲,他成为第一批指出“民主革命”正在席卷全球、而美国应该支持这场革命的人。次年,在两党难得的一致支持下,美国国会成立了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笔者长期担任该基金会顾问。

里根的个人承诺很快兑现了。以菲律宾为例:在该国1986年的一次选举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为投票监督员提供了财政支持,里根政府派出了一个代表团(由已故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卢加尔(Richard Lugar)率领)监督投票。由于有证据表明该国独裁领袖马科斯公然试图窃取选举成果,里根威胁说,若马科斯使用武力,美国将切断军事援助并同意承认反对派候选人阿基诺夫人(Corazon Aquino)当选总统。一架美国空军飞机载着价值1,500万美元的12袋黄金、珠宝、衣物和现金,帶着馬科斯一家流亡到夏威夷。

第三次民主浪潮也席捲了亞洲。在美国国会的压力下,台湾解除了戒严令。1987年,南韩通过自由选举开启了自己的民主道路。但并非每一次自由运动都成功了。1989年,中国共产党对天安门广场的亲民主抗议者发动了致命的军事攻击,据英国有线电视台最近的解密报导,估计此次事件杀害了超过1万人。与这些人一同被埋葬的,还有中国在一代人的时间跨度里发生民主变革的希望。

尽管如此,到1989年,全球民主国家的比例已经上升到40%。拉美的专制统治者逐步败退,其中包括智利,里根政府的施压助力了反对皮诺切特军政府的力量。美国的经济和外交压力迫使尼加拉瓜极左的桑地诺(Sandinista)独裁者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同意接受国际选举监督,之后他在大选中落败。

最具历史意义的变化发生在欧洲。从杜鲁门(Harry Truman)到老布什(George H.W. Bush),数十年来美国两党对苏联的遏制促成了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领导的内部改革运动。戈尔巴乔夫不同于他的前任们(后者镇压了匈牙利1956年的起义,打击了捷克斯洛伐克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他让民主化席卷整个地区,让苏联的傀儡国从东德归属于罗马尼亚手中。1991年,苏联解体。

这对全球都产生了冲击。在非洲,反对党有了合法地位,个人的自由权扩大了,国家们开始进行多党选举。1994年,南非白人至上主义的少数人政权败给了自由选举产生的总统曼德拉(Nelson Mandela)领导的强大民主政权。21世纪初,三场“颜色革命”为塞尔维亚、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带去了自由。有史以来,民主国家首次成为全球国家中的大多数。除中东外,地球上的每个地区都有了数量可观的民主國家。

民主快速发展的势头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有所放缓是必然的。到2000年时,大多数具有利好民主的社会经济条件的国家都已经采用了这种制度。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正和欧洲一起推动将民主作为唯一合法的政府形式。我们似乎没有理由相信还会有第三次逆流出现。即使在举世震惊的911事件结束后的五年中,全球也增加了七个民主国家。

然而2006年后,长达三十年的民主发展陷入停滞——并开始逆转。导致这种令人担忧的恶化的关键因素是欧美反自由、反移民的民粹主义运动的兴起;美国民主质量的稳步下降;以及俄罗斯和中国在全球力量的激增,两国严重破坏了世界各地的民主和自由主义价值观。

在早期的逆流中,军事政变是搞垮民主的主要方式。今天则不然。如今的民主通常消亡于“千刀万剐”。一个又一个国家的民选领导人一步步破坏民主的深层组织——法院、商界、媒体、民间社会、大学,以及公务员、情报机构和警察等敏感国家机构的独立性。无论破坏力量是像俄罗斯普京(Vladimir Putin)那样的右翼民族主义者,还是像委内瑞拉查韦斯(Hugo Chávez)那样的左翼“玻利瓦尔”(Bolivarian)社会主义者,其效果并无不同:民主的结构和规范一个接一个地被掏空,直到剩下一具空壳。

全球趋势不容乐观。在印度尼西亚和印度这两个民主大国,宗教的不容忍现象日益严重。调查显示,大多数非洲人仍然热切希望有一个负责任的民主政府,然而中国的大力支持、欧洲的无暇他顾以及美国的放手不管越来越令非洲独裁者随心所欲。在中东,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唯一仍屹立不倒的阿拉伯民主国家——突尼斯面对的是摇摇欲坠的经济、希望民主衰落的强大海湾独裁者以及在旧独裁政权中幸存的机会主义者。

问题不仅仅在于民主正在衰落,更在于独裁政府对内镇压和向外扩张的趋势愈加明显。冷战结束后,柬埔寨的洪森(Hun Sen)和乌干达的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等独裁者不得不容忍反对党,接受别的总统候选人挑战,包容烦人的媒体和警惕的公民社会,——即使他们也会操纵选举,逮捕批评者。然而随着全球大环境的变化,这些限制消失了。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和普京领导的俄罗斯趾高气昂,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沉默不语,这让如今的独裁者愈发有了胆量,他们公然压制反对者,毫无愧意。

缓慢的败退麻痺我们,让我们心生懈怠。事情还没那么糟,我们告诉自己;我们只是后退了一小步。海明威(Ernest Hemingwa)的《太阳照样升起》(The Sun Also Rises)中写道,个性随意散漫、酗酒的迈克·坎贝尔(Mike Campbell)被人问到他是如何破产的。“分两个阶段,”他说,“逐步地衰落,然后突然破产了。”民主的消亡也往往如此。

我们现在仍然可以扭转这些不利的局面。我们甚至可以帮助世界产生新一波自由浪潮。但是,如果没有美国强有力的领导——支持民主人士,向独裁者施压,反对俄罗斯和中国权力的恶性扩张——这一切都无从谈起。

浏览(2780) (13) 评论(5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7-27 21:51:24

你老兄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7 21:21:20

【现代民主和资本主义几乎是孪生兄弟。】

亲兄弟为了争夺利益杀的你死我活的例子比比皆是。。。呵呵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7-27 13:46:38

【民主现在真正的敌人是疯狂生长的资本主义。】

现代民主和资本主义几乎是孪生兄弟。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7-27 13:45:06

你又证明了一遍“民主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至于50年代的德国、日本、意大利,七十年代的葡萄牙西班牙,八十年代的韩国九十年代的台湾、波兰、捷克、匈牙利等等,你们就忽略不计了。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7-27 13:38:47

废了马列干掉红色公有,中国才有成功。中国的成功体现的是私有与资本的优越性。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7 11:16:47

波兰、捷克、匈牙利最近政局的变化其实和意大利、奥地利甚至美国英国的区别不大,是极右政客利用白人对有色移民(或难民)的反感产生的。

相对成熟的西方民主国家的另一个问题是全球化造成的中产阶层的萎缩,而波兰、捷克、匈牙利等国则是全球化的受益者。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9-07-27 11:12:36

【这是肯定的,不过社会如何改变取决于人类如何准备AI时代的到来。】

你这个说法相当唯心。人类社会都必须遵从同样的客观技术规律。比如进入工业化社会,无论专制民主,无论信奉什么宗教,普罗大众衣食住行生活方式,朝九晚五的工作方式,社会公共服务的提供方式,都十分接近。同一技术世代中的社会间的差别,远远小于各个社会自身在的不同技术世代中差别。

未来社会如何改变最终取决于其对AI时代的适应能力。这就象自然选择,做出最后裁判的是客观自然! 人类会做出各种准备,但最后前景要由技术和生产力这个客观尺度来裁决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7-26 22:04:58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

1)应该说美国二战支持的一些【民主】政权都有严重的问题,包括该文列举的智利、伊朗、菲律宾,还包括南越、印度尼西亚、前韩国等等。其实菲律宾的情况要比这篇文章说的严重得多,贝尼尼奥·阿基诺参议员1983年从美国回到马尼拉参选,在马尼拉机场就被马科斯暗杀,说明那根本就是流氓政府。只是出于美国战略需要,才硬把菲律宾说成是【民主体制】。因此,所谓【民主】的定义本身就有争议。

2)1990年代苏联坍塌之后,美国的天敌不见了。与苏联的矛盾被资本主义内部的矛盾所取代,资本主义疯狂成长,以前的【民主】成为利益集团的挚肘和羁绊,尽管【民主】在金钱面前娇柔无力,但是在疯狂生长的资本看来,还是不方便。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558 U.S. 310 的判决就是直接打脸民主,为金钱打败民主打开了大门。

3)川普现象之所以危险,就是因为川普本人捅破了民主体制这层窗户纸,让大家都看到窗户里面其实也很龌龊肮脏,美国的体制其实根本无法制止贪腐、独裁、裙带关系等等所谓【只有独裁体制才有】的种种丑恶现象。

4)所谓【民粹运动】只不过是一些人把自己憋在心里的话借机说出来,把自己憋在心里想做的事情做出来了而已。

民主现在真正的敌人是疯狂生长的资本主义。。。

回复 | 0
作者:双不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6 20:45:57

【我知道安德鲁杰克逊,他是美国第一位民粹总统、班农的偶像;倒是不知道他是首位通过“普选”当选的总统。】

又认真查了一下,美国立国之初没有普选,由各州代表也就是选举人团选出总统,而选举人团并非普选产生。逐渐的过度到有钱的白男人有选代表的权力,最后到普通的白男人有选举权选代表。各州的法律不同,因此这个过度的时间段也不同。到了1828年普选的比重超过了选举人团的比重。 即使这时还有一些州实行选举人制度。渐变的过程。

安德鲁杰克逊大概开启了现代选举的先河,就是拼命集会和拉票,吹吹打打的搞的热闹,当然就当选了。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6 13:25:10

我这人更懒。除了写几个跟贴,写博文都嫌累。

【为什么你们不提波兰、捷克、匈牙利了,是不是因为这几个国家越来越好】我是看了你这个帖子提到匈牙利和波兰,才说出了,匈牙利、波兰都出现政治倒退这个事实。

美国与这些前社会主义国家不一样。这就是我说的特异性。

当然,这个话题有意义展开。但是太费时、费事。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6 09:39:04

诸位,讨论的起因是我和双不博都同意“民主当然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和“最发达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

这是前提。

我们的分歧在于:双不认为“最发达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这些国家发达的实际原因是科技领先。”(换言之,他认为民主是表象、科技发达才是主因)。

我并不同意双不博的这个看法,所以反问了一句“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最发达的)民主国家科技领先呢?”。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9-07-25 18:00:10 民主当然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不过综观世界,最发达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而独裁国家无一是发达国家,显示民主政体确是最好的政体。

作者:双不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5 18:14:37 不假,最发达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这使得民主更富有欺骗性。这些国家发达的实际原因是科技领先。而人们看走眼了,还以为民主是原因。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双不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民主国家科技领先呢?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6 09:25:52

“问题有一致性,也有特质性。”

我比较懒。你能否就一致性和特质性展开谈一点、方便我们继续讨论?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6 08:19:50

嗯。我也是在考虑您提出的这个问题:民主遭遇全球危机。

但背后,问题有一致性,也有特质性。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6 08:09:33

“最发达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而独裁国家无一是发达国家,显示民主政体确是最好的政体。”

-美国的发达是因为二战中发了战争财,体制上美国相较英法并无优势。

-“民主可以让人发达”,没有这种说法。这只是个笨蛋想法而已。

-你谈的是你的信仰…而本博是就事论事…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9-07-26 07:55:12

读上下文,不要把你的话塞到别人嘴里。

恕不再回。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6 07:53:17

我个人认为,美国“已经出现民主倒退。。。这是为什么?”?

其实本文作者Larry Diamond讨论了这个问题。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6 07:50:47

民主是政治体制的选项之一,它与科技水平或经济水平并没有correlation。

工业革命诞生的年代还是君主制,你能将工业革命归功于君主制吗?当然不能。

全世界的国家体制上大致相同,但是经济科技水平参差不齐,这个事实否是了体制决定论的假设。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6 07:38:22

匈牙利,波兰,用西方的话说,已经出现民主倒退。为此欧洲曾提出制裁波兰等。

这是为什么?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7-26 07:26:04

十几年前,你们用波兰、捷克、匈牙利证明“苏东坡”革命之烂,现在你们用塞尔维亚、格鲁吉亚、乌克兰证明颜色革命之烂。

为什么你们不提波兰、捷克、匈牙利了,是不是因为这几个国家越来越好了?

没错,民主不能包治百病,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找到比民主更好的制度。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9-07-26 07:19:30

【希腊是民主国家,希腊的科技领先吗?-要想的是:民主与科技有关系吗?】

请看一下双不和我对话的上下文再出言指教。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19-07-26 07:17:32

【 “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好像是丘吉尔首相说的。…】

丘吉尔的这个名言来自1947年在下院的答辩,原话是这样的:

‘No one pretends that democracy is perfect or all-wise. Indeed it has been said that 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

没人假装民主完美无缺或无所不能。不错,据说民主是最糟的制度, 除了所有其它尝试过的制度。

这是我的翻译,还有很多别的翻译,譬如:“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除了其它所有那些。” “民主制度很糟糕,但别的制度更糟。” “民主最坏,除了其它曾出现过的制度。”“民主是最坏的制度,但其它制度更坏。 ”……“民主制度糟到极点,却迄今为止,找不到比它更好的制度,只好将就选择它。”。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7-26 03:42:13

【21世纪初,三场“颜色革命”为塞尔维亚、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带去了自由。有史以来,民主国家首次成为全球国家中的大多数。除中东外,地球上的每个地区都有了数量可观的民主國家。】

民主成了放卫星了?

把一个国家从原来的制度变成民主制度,然后呢?就不管了?

美国完成了自己年产多少民主国家的放卫星指标,然后一拍屁股就走人了?

这些强行变成的民主国家,经济是否衰退,人民生活是否变得贫困,国家是否在退步,这些全都不管了?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SimonN 留言时间:2019-07-26 03:36:10

非民主的国家现在还有几个?

中国,越南,朝鲜,古巴,老挝。没了,对吧?

哦,再加上那些王国,沙特,阿联酋,科威特,文莱,斯威士兰。

那么说说非民主国家的边缘国家是哪些?

朝鲜?

你拿希腊跟朝鲜比?

不是说,民主不比烂吗?

说民主不好的时候,举印度,菲律宾,你们就说,不能比烂。

然而,在比科技哪个先进,你又要比烂了。

朝鲜和伊朗都能够发射卫星,希腊能吗?

你想好了没有?到底可以比烂,还是不可以比烂?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7-26 03:30:26

当民主已经成为一种宗教,人们想都不想,就跪下磕头膜拜时;民主已经一文不值了。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SimonN 留言时间:2019-07-26 02:55:50

要想的是:民主与科技有关系吗?

-要用脑子想问题,而不是没头没脑喊口号。

-民主与科技的关系是什么,请讲。

回复 | 0
作者:SimonN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9-07-26 02:49:02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民主国家科技领先呢?”

-希腊是民主国家,希腊的科技领先吗?

-要想的是:民主与科技有关系吗?

/////////////////////

希腊作为民主世界的一个边缘国家绝对比非民主世界的边缘国家科技领先。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6 02:26:38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民主国家科技领先呢?”

-希腊是民主国家,希腊的科技领先吗?

-要想的是:民主与科技有关系吗?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5 22:22:47

@lone-shepherd, “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好像是丘吉尔首相说的。

通过研究欧洲的政治文化,美国的建国先贤也明白到民主的脆弱,故建立三权分立,以及联邦制度,参议院制度,这些制度很大程度上是反一人一票的民主,而制衡民主的异化。

只有共产主义是最完美的,共产党总是这么吹嘘和灌输教育屁民的。

回复 | 2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9-07-25 22:03:33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民主国家科技领先呢?

回复 | 2
作者:双不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5 21:14:37

不假,最发达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这使得民主更富有欺骗性。这些国家发达的实际原因是科技领先。而人们看走眼了,还以为民主是原因。

回复 | 2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9-07-25 21:00:10

民主当然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不过综观世界,最发达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而独裁国家无一是发达国家,显示民主政体确是最好的政体。

回复 | 2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9-07-25 20:46:55

民主危机的原因还是当初把民主吹过头了,成了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这使得民主成功后人们对民主很失望。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9-07-25 17:49:50

【…新技术革命将极大的改变社会…】

这是肯定的,不过社会如何改变取决于人类如何准备AI时代的到来。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5 17:47:00

【民主制度目前遭遇到来自两方面的威胁:一是新自由主义经济(绝对市场化,尤其是资源分配),一是普遍兴起的民粹主义。】

同意。

【我有个观点,现在看来,还是比较极端的:民主最终的敌人,将是私有化经济。民主,可能会导致世界性的产权革命。】

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现在还言之过早。

资本主义最大的优势是其自我调节能力。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9-07-25 17:44:17

“米国当年战胜前苏联的根本原因是内部的制度优势和社会活力。”

资本主义对苏俄社会主义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但是里根接手时美国的状况并不好。

可以说苏俄的垮台跟美国总统特别是里根的判断力和决断能力有很大关系。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19-07-25 17:30:37

全球化确实产生了很多问题,其中包括资本的贪婪以及西方政治家对中共的误判。

不过本文作者讨论的是民主的脆弱和当今民主面临的挑战。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5 17:16:01

改开就是恢复旧制:私有制。第三条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什么的,文字游戏而已……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5 17:07:47

私有制指的是私有是主导。没有绝对私有或绝对自由。

国企多是亏本买卖,老百姓买单。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9-07-25 17:04:07

完全的公有制在中国是失败的。如你所说,是灾难。

但是,完全的私有制也有缺憾。

最好还是第三条路:国有经济+私有经济。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5 16:55:37

中国的经济奇迹是中国老百姓干出来的,中国的私有率高于西方平均。中国老百姓勤奋聪明,这是中国的优势。

马列公有是国难。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9-07-25 16:25:50

【中国的经济必然将超过美国】

赞同!

美国与中国竞争的一大劣势是,美国没有政府补贴下的国有企业。

这让美国感到很不爽。用美国的话说,叫:不公平竞争。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9-07-25 14:24:35

自由经济的驱动是自上而下精英制,它的存在体现的是自由主义价值观。经济的角度,世界是自由的,自由成就了经济繁荣。

当中国干掉红色公有,重归自由经济的时候,中国必然重归繁荣。中国老百姓发家致富的能力若强于美国老百姓的话,中国的经济必然将超过美国。它自然而然。谈政治则是扯蛋……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9-07-25 13:55:47

1900年,在人口过百万的国家中,只有11个是民主国家,1920年是20个,1974年则是29个。直到近25年,民主才成为世界主导的政府形式。到1993年,民主国家的数量激增至77个——首次在人口过百万的国家中成为主流。到2006年,民主国家的数量已经增至86个。“

-历史大视角而言,如果认为最近25年的体制主流代表了历史的走向,这是大胆与幼稚的假设。

-如果认为没有美国领导,一切便都无法谈起,这则是体现愚昩。

-西方文化最活跃与生机的年代是文艺复兴与启蒙,那是君主制的年代。它与现代民主的共同点是精英制,金字塔自上而下。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5 10:51:33

我的观点是未来最重要的问题是新技术革命。新技术革命将极大的改变社会治理模式乃至基本伦理道德。绝大多数人现在关注的问题,将来可能都不重要。比如AI机警就没有种族歧视问题。射杀黑白黄人的标准一样。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9-07-25 10:15:24

有道理!

民主制度目前遭遇到来自两方面的威胁:一是新自由主义经济(绝对市场化,尤其是资源分配),一是普遍兴起的民粹主义。

一个是正面对抗民主,一个是侧面引导民主走上歧途。

我有个观点,现在看来,还是比较极端的:民主最终的敌人,将是私有化经济。民主,可能会导致世界性的产权革命。

当然,前提是1、世界人口急剧增长,2、人均资源急剧下降,3、大量资源垄断在少数人手里。

不过,如果这三点把控的好,还是可以避免我提到的(由民主制度引导的产权革命)。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9-07-25 09:50:13

米国当年战胜前苏联的根本原因是内部的制度优势和社会活力。而这个民主国家内部问题恰恰也是民主制度遭遇全球危机的根本原因。这些年,米国给自己搞出了太多的问题。如果能把财富分配机制,利益集团对国家利益的绑架,基础建设,医疗制度这些内部主要问题能解决好,民主制度必然有生命力竞争力。如果总是去看别人的问题,米国的前途和民主制度的前途都是暗淡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19-07-25 08:25:50

"为了吸收过剩的生产力和避免“周期性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从3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出一系列的服务业如娱乐工业,旅游产业、信息产业和金融业等,并且建立起以刺激需求和消费的为主导的经济体系。

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这些措施和机制的作用逐渐饱和。随着共产主义教的式微,资本主义的形式发生大幅度的变化。在西方发达国家,工会势力日益衰落,劳工权益和社会福利在“全球化”的压力下日益减少。资本,以“全球化”、“知识经济”和“全民股市”等等概念和操作来重新包装,挣脱了工会和国界的束缚,以前所未有的威力深刻而广泛的冲击全世界的各个层面;而高科技、知识产权、民主和人权等等事物成了资本的道具。

" -- 共产主义教的思想和实践的源流

90年代中以来急速发展的全球化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秦制输血,其它发展中国家的权贵也更加滋润。西方资本以华尔街为典型与各专制国家的权贵联姻。

回复 | 2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寡人 留言时间:2019-07-25 07:46:30

同意。

我希望共和党在明年大选中被彻底击败,之后凤凰磐涅、回归林肯里根的政党。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5 07:44:57

俄罗斯虽然不能被称为独裁国家,但也不是真正民主的国家。

叶利钦总统时俄罗斯是民主的,但是普京上台以来,使用国家资源、特务和黑帮势力打压、拘捕甚至暗杀反对派和记者;俄罗斯的民主确实名存实亡。

俄罗斯的民主不及新加坡、甚至不及伊朗。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7-25 07:20:20

傑克森於1824年首次競逐總統大位。他於1824年美國總統大選中,於普選票與選舉人團皆獲得最高票,但因無人得票過半而交由眾議院投票,結果亞當斯當選為總統。傑克森譴責這場“腐敗交易”(corrupt bargain),因為亞當斯支持時任美國眾議院議長兼同為該屆總統候選人亨利·克雷的體制(American System),而且亞當斯隨即提名亨利·克雷為美國國務卿(副總統只是虛位,國務卿才是僅次于總統的政府第二把大椅),其後傑克森聲請撤廢選舉人團,因眾多選民認為“民意託付之人”遭“東邊的腐化貴族”剝奪應得權利,傑克森此次敗選令其政治形象更添光彩。

1828年,杰克逊再度竞选总统。不过这次由于民主共和党的分裂,杰克逊当时全新创立的政党成為今日美国两大政党之一──民主党。现任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是国民共和党候选人。不过自1824年总统竞选,杰克逊的支持者越来越多,而亚当斯的支持者越来越少。那年,杰克逊以高票击败亚当斯。杰克逊其後成為美国民主党第一位总统。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9-07-25 07:13:17

谢谢。

我知道安德鲁杰克逊,他是美国第一位民粹总统、班农的偶像;倒是不知道他是首位通过“普选”当选的总统。

回复 | 0
作者:寡人 留言时间:2019-07-24 22:31:03

完全同意本文作者的看法。

唯有在2020年大选中民主党彻底击败川普,才有可能扭转这个不利趋势。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19-07-24 20:32:57

俄罗斯也够惨的。至今不被西方社会承认为民主国家。

西方对俄罗斯体制的定义是:既不是独裁的,也不是民主的。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9-07-24 19:46:29

【全球民主化的第一波浪潮始于美国的民主化,他将这个时间追溯到1828年(可商榷),当时超过一半的美国白人男性获得了投票权。】

1828年当选的安德鲁杰克逊是美国第一个民选的总统,此前由各州选举团决定总统。

回复 | 0
共有54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