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新天狱博客  
不唯西,不唯书,不唯毛,更不唯邓。  
        http://blog.creaders.net/u/1126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新天狱博
 
注册日期: 2016-06-19
访问总量: 469,65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方方们的怨气到底从哪里来?
· 疫情期间,中国最丑陋的一个华人
· 方方不能批评吗?
· 两名美国海军人员感染新肺
· 请大发美国的国难财!!!
· 也谈【如果武汉疫情发生在美国】
· 世界上污染最严重城市名单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美国评论】
 · 也谈【如果武汉疫情发生在美国】
 · 新肺歧视甚于病毒:黄川粉安全指南
 · 中美谈判提前结束,贸易战成持久战
 · 川普让我想起卖二手车的唐纳德
 · 手术式打击美国豆农初见成效
 · 川普给了【司法独立】说辞的人们一
 · 44名前参议员敦促现任参议员捍卫民
 · 川粉右右为什么大都住在蓝州??
 · 对美国农民的手术式打击开始奏效
 · 美国大豆食谱
【改革开放】
 · 中共应该从香港事件学习什么?
 · 细数历代王朝灭亡前七大征兆
 · 重温邓小平同志80年代的讲话
 · 为“改革”而“改革”的“改革”死
 · 点评庆祝改开40周年大会
 · 科学技术成了第一破坏力
 · 邓小平能不能超越?
 · 习近平的【南巡讲话】
 · 习近平大战邓小平
 ·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是如何在中国获得
【解放战争】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之七(完):一只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之六:淮海战役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之五:豫东战役(
 · 破除粟裕神话之五:南麻、临朐之战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之四:毛泽东严词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之三:粟裕的“华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之二:济南之战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系列之一:并未指
【时事评论】
 · 方方不能批评吗?
 · 两名美国海军人员感染新肺
 · 请大发美国的国难财!!!
 · 世界上污染最严重城市名单
 · 伤疤没好就忘疼--利益集团的反扑
 · 燕玲、全姣都是谣,以后靠啥起高潮
 · 替武汉周市长鸣一个不平
 · 哨子响后,百步亭为何非要搞【万家
 · 武汉战疫背后的“莆田系”暗影
 · 武汉首批患者从方舱医院出院
【历史】
 · 毛泽东在湖北
 · 赵紫阳的“千斤田”和“反瞒产私分
 · 用历史的观点看待历史
 · 当代人如何看前朝史?
 · 日本的资料就是真的吗?
 · 回顾1989:我向你们的良知呼唤
 · 被【举报】的历史老师和【苦力】
 · 工科院校一、二级教授名录(1956年
 · 中国的【不朽军团】游行哪里去了?
 · 新中国第一部民法的诞生
【天下事】
 · 方方们的怨气到底从哪里来?
 · 疫情期间,中国最丑陋的一个华人?
 · 从武汉疫情再看仇和的【宿迁医改】
 · 香港人和口罩的姻缘
 · 从抗癌【神药】Keytruda受挫到可重
 · 流沙河和抓壮丁
 · 为香港同胞提供一点自由的常识
 · 李黄瓜的【50年不变】
 · FBI抓捕极端主义黄川粉
 · 六四如果在美国。。。
【巴拿马文件】
 · 任孟父女是权贵资本主义的一部分(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网络日志正文
“哨子声”背后的谣言 2020-02-10 00:41:30

谣言之六:李文亮写过《我走了》。李文亮的同学胡祥证实,这篇文章并非李文亮所写,也不是李文亮妻子发布的。

谣言之七:李文亮跳舞视频。舞者名为胡世恒,是一名大学教师。

谣言之八:哈佛大学为李文亮降半旗。其实是为哈佛医学院的Dr Dretler的去世降半旗。

谣言之九:李文亮被吊销执业资格。

谣言之十:李文亮没有得到必要的救治。

谣言之十一:李文亮被过度电击、打断肋骨。

谣言之十二:李文亮是教徒。

谣言之十三:李文亮为民请命。李医生只是在自己微信群里提过一个假设,而他自己也没有因此而加强防护,说明他对此也是半信半疑。真正提出来的是张继先医生,她还在抗击疫情第一线。

。。。

财新、新京报、澎湃商业媒体等等一些经济、金融、商业、创投、律师等领域的组织和个人是这些谣言的积极鼓动和推波助澜者。一些臭名昭著的大V:许章润、笑蜀、章诒和、张千帆、蔡霞(那位非说雷洋是被捏碎睾丸而死,并且扬言要“先礼后兵”的那位)甚至著名两头沾(double dipper)李锐的女儿,都是趁火打劫,孜孜不倦的谣言传播甚至发起人。可见中国既得利益集团想以死人压活人,利用疫情向习近平进攻。仔细看看这些人的匿名或者署名的信件,和2016年171位“忠诚的共产党人”以黑社会的口气,威胁习近平及家人的生命安全,为李克强鸣不平,扬言【坚持邓版两个凡是】的匿名信没有什么差别。由此可见,这些既得利益集团成员背后是那些贪腐老常委们在撑腰。

鹿野:关于李文亮医生,这几个说法是谣言!

笔者说这些并不是想全盘否定李文亮医生,而且个人也多次呼吁有关部门应该第一时间详实准确的向社会公众公开疫情详情。笔者只是认为,某些别有用心的公知水军和境外媒体利用李文亮之死胡乱编造谣言,力图把中国变成乌克兰与叙利亚的行为,危害同样不容忽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疫情更加严重。现在,中央已经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派调查组对于涉及李文亮的有关问题进行调查了。个人认为,调查组除了调查是否有隐瞒疫情的行为之外,调查编造谣言的公知水军也是很有必要的。某些别有用心的公知水军和境外媒体才是当下谣言的主力,打击造谣绝不能只打击想博人眼球的普通民众,而不打击想搞乱中国的公知水军。

【本文是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笔者日前《从中央要求看“严惩谣言”与“八英雄”》一文当中谈到了李文亮等8人的行为算不上英雄,更不能以此推出“谣言无害论”,结果遭到了不少水军的攻击谩骂。昨日在其还在抢救的时候,不少人就纷纷开始了“悼念”,到凌晨2点58分李文亮医生去世之后,更是有无数水军倾巢而出,散布了大量的谣言,甚至个别主流媒体也被带了节奏。笔者个人认为,这种情况是很不正常的,在这里想简单说一下几个流传很广的谣言。

谣言之一:“李文亮等8人最早发现了疫情”

日前,湖北省给2019年12月下旬发现疫情并立即上报的“疫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医生给予记大功奖励,随后公知水军纷纷带节奏,大骂张继先医生,并宣称“李文亮等8人才是最早发现疫情的人”:

鹿野:关于李文亮医生,这几个说法是谣言!

然而事实上,张继先医生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于12月26日至12月29日发现了7名类似症状的病人之后,便在12月29日上报了:

2019年12月26日上午,张继先在专家门诊时,接诊了家住医院附近小区的一老俩口。两位老人因发烧、咳嗽就医,拍出来的胸部CT片,却与其他病毒性肺炎完全不同。张继先让老俩口叫来其儿子做检查,儿子没有任何症状,但CT显示肺上也有特殊表现。同日,还有一位华南海鲜市场商户,存在同样的发烧、咳嗽和肺部表现。张继先凭着对传染病疫情的高度敏感,给这些病人做了多项流感相关检查,结果全部呈阴性,从而排除了流感。27日,她及时把四人的情况向医院领导汇报,医院迅速上报江汉区疾控中心。28日、29日,门诊又陆续收治3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前后7个病人症状和肺部表现一致。张继先立即又向医院报告,医院召开多部门会诊,对7个病例逐一讨论,追问到还有两例类似患者,到同济医院、协和医院治疗,也来自华南海鲜市场。医院高度重视,立即上报。

来源:疫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被给予记大功奖励_手机新浪网

https://news.sina.cn/gn/2020-02-06/detail-iimxyqvz0801243.d.html?vt=4&sid=256278

而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并没有接待过呼吸科的病人,最早是在12月30日下午在内部群里发布“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

鹿野:关于李文亮医生,这几个说法是谣言!

显然,2019年12月29号是要比2019年12月30号早的,张继先医生上报在前,李文亮在内部群里传播在后。

谣言之二:“李文亮向社会公众公开了疫情”

真实情况是,李文亮只是在一个同学组成的内部群当中发送了消息,不但没有向社会公众公开,反而呼吁“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就可以了:

鹿野:关于李文亮医生,这几个说法是谣言!

笔者日前在《从中央要求看“严惩谣言”与“八英雄”》一文便已经谈过,这种行为是极不妥当的。不管是谁,如果真的发现了疫情就应该上报,并呼吁权威部门尽快向社会公开,如果发现了某些人隐瞒疫情就应该举报。要是每个人发现疫情之后,都只是让自己的“家人亲人注意防范”,既不上报也不呼吁权威部门公开,更不对瞒报疫情的行为进行举报,甚至还呼吁知情人“不要外传”,那可就坏事了。

笔者不明白,某些人为什么把向亲朋好友透露说成是“向社会公众公开”,难道这些人认为“社会公众”指的仅仅是知情人的亲朋好友吗?至少笔者不是其亲朋好友,而是相关知情人提防“外传”的14亿普通中国民众的一员。所以不管公知水军,甚至被带了节奏的某些媒体把这种行为拔得多高,笔者也绝不会赞成。

事实上,李文亮医生本人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自己只是想提醒同学注意防护,从来没打算向社会公众公开过,还特别强调了“不要外传”:

财新记者:公众很关心你在群聊里发“确诊7例SARS”的事,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李文亮:我是在一个150人左右的同学群发的,当时还强调了不要外传,主要是想提醒临床工作的同学注意防护。

来源:新冠肺炎“吹哨人”李文亮:真相比平反更重要

https://h5.china.com.cn/bjh/doc_1_88205_7214510.html?sdkver=6dc7fa20

笔者不知道,为什么某些媒体在报道时总是胡乱歪曲事实,硬把李文亮医生从没有做过,甚至从没有打算做过的“向社会公众公开疫情”,硬扣到他的头上呢?

谣言之三:“李文亮因抢救新型肺炎病人被感染”

在李文亮医生去世时,不少公知水军表示其一直在一线抢救新型肺炎病人,并且最终被感染。其实看了前文的朋友想必也猜到了,李文亮是一名眼科医生。有道是“隔行如隔山”,即使医护人员再怎么紧张,也不太可能派眼科医生去治疗新型肺炎病人。

事实上,李文亮医生早在疫情还不是非常严重的1月10日就已经被感染,1月12日就已经住院,从来没有参加过新型肺炎病人的抢救工作,只不过是接诊了一名当时还在潜伏期的急性青光眼病人,被传染之后那名病人才发病的:

1月10日,李文亮开始出现咳嗽、发烧,CT结果显示双肺多发感染,磨玻璃样病变。他于1月12日住院,14日转至呼吸科隔离病房。此后,他又逐渐出现呼吸加重的问题,于24日转至重症监护室。……李文亮从未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他认为自己被感染是因为接诊了一名疑似病人。“1月7、8号的时候,我接诊了一名急性青光眼的病人,她住院的第二天开始发热。发热后马上做了肺部CT和呼吸道病毒,支原体、衣原体检测。肺部CT检测出来是肺部磨玻璃样病变,符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表现。”

来源:李文亮医生今日凌晨去世 有人因他而“避过一劫”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7843555529923790&wfr=spider&for=pc

当然,后来在疫情严重之后,李文亮医生也的确报了名,表示等身体康复之后要上一线参加救治工作,这种精神是值得高度肯定的:

李文亮考虑过,等身体康复之后,自己还要继续上一线参与救治工作,“现在疫情还在扩散,不想当逃兵”,“大家都不去,怎么办?”

鹿野:关于李文亮医生,这几个说法是谣言!

来源:李文亮医生今日凌晨去世 有人因他而“避过一劫”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7843555529923790&wfr=spider&for=pc

不过,“报了名打算身体康复后去一线”,显然和“已经去了一线”也并不是一回事,更不能说成是“因为抢救新型肺炎病人被感染”。

谣言之四:“李文亮怀孕8个月的妻子也被感染”

在李文亮去世之后,不少自媒体纷纷宣称“李文亮医生的父母和怀孕8个月的妻子也被感染,而且均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甚至网上还流传了大量其以妻子名义发出的求助信息和募捐信息。

然而事实上,李文亮的父母虽然感染过新型肺炎,但是目前均已痊愈。其妻子确实怀了孕,但是从来没有感染过新型肺炎,更不要提什么住进重症监护室了:

稍微令人宽慰的是,e公司记者从已探望李文亮家人的人士了解到,虽然李文亮父母虽感染新冠肺炎,但目前已经痊愈。此外李文亮妻子目前已经回到武汉,虽然万分悲痛,但身体尚可,并未感染。

来源:独家!李文亮双亲已痊愈,其妻并未感染,希望“不被打扰”!李太太十年前就职这家上市公司,已启动员工关爱计划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7877618669360389&wfr=spider&for=pc

这种谣言由于流传的太广,以至李文亮妻子本人都出来辟谣,表示“不接受任何个人的捐款,网上流传的求助信息均为不实信息”:

鹿野:关于李文亮医生,这几个说法是谣言!

来源:李文亮医生妻子:不接受任何个人捐款,网上的求助信息均不实_凤凰网资讯_凤凰网

http://news.ifeng.com/c/7tsLKNqDydc

谣言之五:“一开始按李文亮说的当非典防控就可以解决”

这恐怕也是流传最广的一个谣言,甚至不少专家和主流媒体也都被这股舆情带歪了节奏,违背了基本的科学常识。事实上,防控传染病必须要尊重相关疾病的特点,不同的传染病防控方式也是不同的,绝不能把不同的传染病按同一种模式进行防控。

当然,笔者在以前的文章当中多次说过,在发现疫情之后,有关部门应该的确做到信息公开透明,并尽可能的在第一时间加强防控,这方面此次疫情当中做的确实不好。但是另一方面,非典和新型肺炎是两种差异很大的疾病,也绝不能按照同样的方式进行防控:

非典的特征是传染性不强,但病死率高,潜伏期几乎没有传染性,一般不会通过结膜等途径传播,无症状患者和轻症患者也几乎没有,重症占了绝大多数,一般病人一发病就不得不去住院。

新型肺炎的特点是传染性强,但重症率和病死率均不高,轻症和无症状患者占了绝大多数,潜伏期也具有传染性,可以通过结膜等途径传播,绝大多数病人在传染别人期间自己并不知道已患病,或者无症状,或者只有轻微的发烧咳嗽等普通感冒症状。因此,越来越多的专家认为其更近似一场加强版的流感。

事实上,有关方面之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控制好,恐怕正是因为误把新型肺炎当成了一种类似非典的疾病,用重症数来推断患病总人数,从而大大低估了疫情的规模。

不少专家也由于非典时期的经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像著名专家王广发便依据当时看到的病例和非典时期的经验没有配备防护眼镜,结果导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我现在突然意识到,我们没有配备防护眼镜。一个重要的线索是,我回京后出现最早的症状是左下眼睑的结膜炎,很轻。2-3个小时后出现了卡他症状和发热。基于我看到的病例,还没有以结膜炎为首发表现的。当时我还以此为依据,把自己排除在新冠状病毒肺炎之外,而更多地考虑是流感。但经抗流感治疗无效,发热时断时续,最后做了新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呈现阳性。说明我的结膜炎很可能也是新冠状病毒引起,而且是局部结膜首发。

来源:北大医院王广发回忆被感染原因:防护盲点或为未戴防护镜,高度怀疑病毒先进入结膜

http://finance.ifeng.com/c/7tSCxQeI3Fy

甚至李文亮医生本人之所以被感染,很可能也是错误的吸取了非典时期的经验,认为绝大多数患者都是重症,没有任何症状的患者就不会传染,潜伏期也几乎没有传染性,没想到绝大部分传染者都是症状轻微或者根本没有症状的。于是在接诊时遇上了一个潜伏期的,便中招了。

因此,在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时,绝不能采用非典的模式,而是要尽一切可能避免人群聚集。比如说非典,因为重症患者占了绝大多数,普通发热咳嗽的人去医院一般也不会交叉感染,但是在新型冠状肺炎患者绝大多数和普通感冒与流感患者难以区分的情况下,恐慌性就医和强制聚集测量体温都很有可能造成交叉感染。像上海著名专家张文宏医生便指出,其实只有轻微感冒症状的病人根本没有必要去医院,但是在初期这类单纯由于恐慌就医的病人却占了百分之八九十。这恐怕也和某些媒体炒作李文亮事件中的“非典论”不无关系。

所以,笔者在近期的文章当中多次呼吁,应该推广在线诊疗,禁止没必要去医院的人由于恐慌私自就医,对认为有必要去医院的病人要在隔离严密的救护车上统一送医,同时要坚决叫停强制聚集测量体温等不科学的做法,防止新型肺炎患者与普通感冒和流感混在一起交叉感染。

结语

笔者说这些并不是想全盘否定李文亮医生,而且个人也多次呼吁有关部门应该第一时间详实准确的向社会公众公开疫情详情。笔者只是认为,某些别有用心的公知水军和境外媒体利用李文亮之死胡乱编造谣言,力图把中国变成乌克兰与叙利亚的行为,危害同样不容忽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疫情更加严重。

现在,中央已经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派调查组对于涉及李文亮的有关问题进行调查了。个人认为,调查组除了调查是否有隐瞒疫情的行为之外,调查编造谣言的公知水军也是很有必要的。某些别有用心的公知水军和境外媒体才是当下谣言的主力,打击造谣绝不能只打击想博人眼球的普通民众,而不打击想搞乱中国的公知水军。

笔者在最后想说的是,相信这篇文章一定又会引起某些人的攻击谩骂,毕竟他们虽然嘴上总喊着“要真相”,但是其实只不过是要别人必须信他们说的谣言罢了。在这种病态的舆论环境下,想说句真话太难了。


浏览(270) (2)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大司马平邦 留言时间:2020-02-10 09:18:39

阁下文章写的也很有逻辑,但是有些地方,有点小意见,希望阁下可以指教:把李文亮是吹哨人这样的文章和新闻说成是所谓的公知在带节奏,说句不好听的,境内的公知才有几个?就算是人数很多,他们发出的文章什么的,那些公知才有多少流量? 如果没有境内的党媒官媒的微博和公众号在推动在转发,怎么会发酵到这个地步?呵呵,不光是财新、新京报、澎湃商业媒体(严格来说这些媒体也是党媒体和官媒体,因为他们都有党委也都归宣传系统主管),连比如央视新闻,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等这些党媒官媒的微博他们都说李文亮是吹哨人,甚至这些官媒体的微博小编本身就是“李文亮是吹哨人”的节奏发起人,可以上微博搜一下"李文亮"看看那些浏览量几十万上百万上千万的话题的主持人都是中共的官媒,这些“无事生非的带节奏舆论"其实都是境内的某些官媒首发并且推波助澜的,中共境内的微博,百度里的各种热搜都是人为制造的。真理越辩越明,所以想请问阁下:1:中共当局是不是对中共的相等数量官媒的自媒体的小编(微博微信)和热搜和话题的管理出现了真空?2:是不是共产党的官媒和党媒在微博的自媒体完全的变成商业化的账号了?是不是都是资本控制的? 比如一些官媒党媒的各种微博,比如某某市的文明委某某日报,居然时不时的在微博发布追星,瘦身广告,爱狗等等,这些媒体是不是都被承包出去了?就好像香港的嗜血电影“力王”一样(里面说的是未来,监狱都被资本家承包了)3:这些问题您如果不详细指教一下,那么您在写什么文章都没什么意义,因为你这边引导思想舆论,你的流量也就是几百几千浏览量,而人家国内那些资本控制的官媒党媒的小编,他们随便首发或者转发一次跟随西方甚至跟随香港街头愤青文化的带节奏的文章,那就是几百万的流量,您说是么?4:习近平如果真的想对资本控制的国内网络进行正规的善意的管理,他有没有能力推动制定类似新加坡的:反假新闻法,即《防止网络假信息与网络操纵法》, 个人认为,这是唯一的办法。5:看过阁下写的,从新冠状病毒爆发看仇和的”医改“,李玲的文章也看过,其实大众都希望国内实行“公有制”的免费医疗,哪怕你是小病都是自费,至少也应该是大病(比如癌症等一夜脱贫看不起的病)实行完全免费医疗,真做不到全民都大病免费医疗,至少也应该无条件的做到未成年人大病(比如癌症等一夜脱贫看不起的病)实行完全免费医疗,不是说什么儿童是祖国的花朵么?疑问是:那些要求限制公立医院,大力推广私立医院的法规文件是国务院十部委联合发布的,假如是某一个部委发布的,那么可以看作是有些人在刷小聪明,但是却是国务院十部委联合发布的要求限制公立医院,这就只能是国务院经过开会的,那么李总理肯定是知道的,李知道,那么这么大的事,习肯定也知道,习如果知道,如果习不愿意搞私有化,习为什么不制止(还是没有能力制止)?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10 08:15:31

消费一个不幸去世的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peter98 留言时间:2020-02-10 08:14:04

【消费李文亮是国内外一切嗜血动物的饕餮盛宴。 】

特别是财新、新京报等。。。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10 08:13:00

【张继先同样也不是英雄,他是一个善于投机取巧,溜须拍马的东西,为了他个人的利益】

首先是她,不是他。其次,不要把自己的做事风格强加给别人。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10 05:31:49

这份所谓遗嘱,是一个叫安静的萍在微信公众号里发的。目的是悼念李医生。

因为用了第一人称,所以被传为李文亮生前手稿。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10 05:30:22

【但他们也并不是所谓的吹哨人,因为哨声已经吹响。】[但他们也并不是所谓的吹哨人,]

这一句是正确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吹哨人,

张继先也不是吹哨人,正因为没有吹哨人,,所以哨声从来就没有吹响。如果

哨声已经吹响,那么武汉就不会搞成现在失去控制的局面,首先是习包子没有吹哨,他继续搞团拜,湖北也没有人吹哨,他们也搞文艺演出,团拜,万家宴。李文亮本人就是一个共产党分子,共产党分子就是一群自私自利,完全为个人谋利益的家伙,他怎么可能做吹哨人?他不过是偷偷地告诉他的亲朋好友,有病毒要他们小心一点,而且不要外传。不要告诉其他人。他当然不是英雄,一个共产党分子怎么可能会是英雄?

张继先同样也不是英雄,他是一个善于投机取巧,溜须拍马的东西,为了他个人的利益,

他向他的上级报告,但是他的 报告等于放屁,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上面根本不重视,现在武汉人已经在死亡线上挣扎。罪魁祸首就是习包子,就是中共。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10 05:28:18

『我走了』,写的不错。但一看就不是李文亮写的。

“却做了一个平民英雄”。李大夫,应该不会自诩平民英雄。

他发那篇微博后,一再强调不要外传。他的微博是被人截屏后上传到公众媒体上的。

回复 | 0
作者:peter98 留言时间:2020-02-10 00:32:17
李文亮生前就想做个普通人。但这个愿望很难实现了。消费李文亮是国内外一切嗜血动物的饕餮盛宴。
回复 | 0
共有8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