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我叫小龙鱼的博客  
到哪儿都是小龙鱼,唯独到了万维,不让注册小龙鱼。那就只能叫“我叫小龙鱼”了。  
我的名片
我叫小龙鱼
 
注册日期: 2017-06-22
访问总量: 846,28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新冠病毒源头证据大全
· 中国男人 敢操一操“白种女人”吗
· 特朗普成了王忠林 张文宏成了特朗
·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习近平是怎
· 特朗普终于放软 决定与中国合作
· 美籍华人们 为民主自由人权献身吧
· 特朗普的睾丸已经掐在习近平手里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新闻转贴】
 · 新冠病毒源头证据大全
 ·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习近平是怎么
 · 特朗普终于放软 决定与中国合作
 · 美籍华人们 为民主自由人权献身吧
 · 中式抗疫果然动摇西方民主体制
 · 听得见战争正走向中国的脚步声了
 · 此时不打 更待何时 痛打美国落水狗
 · 打开天窗说亮话:中国无畏跟美国约
 · 现在石油太便宜了 中国敞开肚皮吸呀
 · 比新冠还要毒的就要来了 快逃吧
【鱼脑龙涎】
 · 中国男人 敢操一操“白种女人”吗?
 · 特朗普成了王忠林 张文宏成了特朗普
 · 特朗普的睾丸已经掐在习近平手里啦
 · 当北美病夫开始耍流氓的时候……
 · 中国在病毒嘴里抢人 民主却在用活人
 · 瑞典和英国决定跟随上帝而去
 · 缺啥造啥:中国八仙过海赶制口罩
 · 天灾是资本主义的终结者
 · 全面论证还是“独裁专制”的中国百
 · 韩晗、龙应台何不下些不“贫草粗粗
【之乎者也】
 · 是人民逼着共产党做神仙
 · 西方现在除了嘴硬 身上哪儿都不硬了
 · 做一个理性的人难不难?
 · 这种时候中美两军要是打上一架 那可
 · 谁来为美国“李文亮”争取吹哨的权
 · 民意调查:如果有人骂你,你怎么做
 · 绿营不要九二共识?大陆也放弃了
 · 中国的民主跟西方“民主”真的不一
 · “言论自由”一句话证伪
 · 中国高冷
【伟哉中华】
 · “我有我的中国政府,用你们美国人
 · 台湾人在作死 那就让他们死个透
 · 中国不是“盲撑”伊朗 防止利比亚悲
 · 点火烧人!这是公然的谋杀
 · 虽然帮不上忙 但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
 · “国歌跟共产党没关系”?香港脑残
 · 全香港最威猛的灭曱甴斗士——何志
 · 香港吓不死台湾 但台湾可以吓死香港
 · 向林郑献计:立即成立香港辅警部队
 · CTMD!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小小寰球】
 · 马克思哈哈大笑:我早就跟你们说过
 · 万维fangbin在武汉神出鬼没?
 · “送台”案 蔡政府上演足本川剧始末
 · 香港洋女婿对暴徒所为的困惑
 · 开战的理由有了 什么时候动手
 · 抓了阿桑奇 美国还敢叫嚣互联网必须
 · 美国将于2022年军事施压逼中国崩溃
 · 中国对付美国之道:再做韩信
 · 造就两千个“小萝卜头” 特朗普已经
 · 特朗普给金正恩看的大棒和胡萝卜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网络日志正文
民众真的都是理性的吗? 2020-02-14 01:12:39

【鱼论】民众真的都是理性的吗?


从不是“吹哨人”的李文亮到舆情和公众期望

Original Chairman Rabbit tuzhuxi 5 days ago



兔主席 20200209


 

2月6日晚到2月7日是李文亮医生去世事件的舆情高峰,成了中国史无前例的“朋友圈国葬”。

 

这个舆情高峰是非常罕见的,笔者朋友圈上所有的人都在哀悼李医生,“所有的人”不但指跨越了行业、年纪、政治取态,而且还包括许多从来不评论这类事件,甚至从来不怎么发朋友圈的朋友。至少笔者使用博客、微博、微信这么长时间,目睹这样的舆情高峰,还是第一次。李文亮医生不能说是后无来者,但至少是前无古人了。

 

笔者没有直接参与到讨论中,而是在2月7日下午发了一篇更加宏观的文章。这篇文章比较长,但笔者希望它能够站得住,经历时间考验,为使内容详实,也没有去做专门的精简。但还是推荐读者们阅读。 

2020年大抗疫——从“航空安全”、风险认知及管理到社会的长期理性


而针对李文亮医生的去世,从几乎史无前例的集体参与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能够在那个瞬间捕捉和反应普罗大众情绪的事件。这其中,当然存在着集体的交叉渲染和从众/花车效应。人们被彼此的情绪带动到高潮。

 

它肯定是民意的真实表达,但在这种场景下,很难不脱离理性。

 

公众的叙事非常简单:他是一个勇敢道出真相的英雄,但受到了有关部门的威压和禁言,使得真相不能传播。只要他的行为被重视,这次疫情就会被逆转,被及时解决。结果,疫病发展到今天变得不可收拾,造成了今天中华大地集体应对的困难。李文亮是在这次疫病中对抗体制的英雄。最后,他也为此付出了年轻生命。

 

稍微冷静之后就可以看出,人们只是把对2020年疫情发展的理解、对治理的不信任,以及对平凡英雄的向往集中“投射”(project)到李文亮医生身上。他获得这种“殊荣”的原因甚至不在于他为这次抗疫真正做出了什么(因为还有无数在一线奋斗的医护),而在于他的年轻、平凡、无辜和他在这次疫病中的病故。

 

既然是“投射”,那么为了迎合叙事,需要把许多元素构件强加到他身上。他不是一个获得圈子内二手信息的其他专科的普通医生,而是一个准确知晓对2019-nCoV病毒有准确理解的专家;他不是为了保护亲友(同时告诫他们不要外传),而是一个希望向社会奔走急呼传递重大疫情的疫病专家。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和平凡人,而是身负社会公义,呼唤言论自由的社会活动者。甚至,他不是一个共产党员,而是一个体制对抗者。

 

这些都距离事实非常之远。

 

而且,后面体制对抗者已经迅速让反华势力利用。今天,香港的反对派就开始悼念李文亮,希望把它作为颜色革命的起点。

 

但这不是纠结笔者的。让笔者最纠结的是对“吹哨人”这一舶来概念的引用。什么是吹哨人?我相信普通中国大众对这个提法完全莫名其妙。吹哨人其实是英语“whistleblower”的直译。什么叫吹哨?吹哨是一种告密、泄密。

 

英语世界里的“吹哨人”是这样的。他们在相关机构工作,通过自己的职业和身份,能够获得一些公众所不能获得的信息。他们发现,这个机构正在秘密从事的一些行为是有损公共利益的。基于此,他们为了公共利益,不惜违反规章制度——例如这些机构要求工作人员奉行的保密义务——对公众(通常通过媒体)泄露相关信息。“吹哨人”最好是实名的,这使得他能公布自己的职位,从而为所披露的信息准确性负责,同时也因为他要承担的代价而使得他的披露特别可贵。如果仅仅是匿名对媒体透露一些情况,效果就差得很远了。

 

这才是whistleblower,“吹哨人”。吹哨人的价值之所以特殊,乃在于他们需要违反一些职业操守和规章制度,把有义务保密的信息告知公众,并希望通过这种泄密行为,改变或制止所在机构之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

 

李文亮等初期在微信群里提及SARS的人士,由于他们的身份地位,他们行为旨在的目标,他们泄露的信息内容,都不属于吹哨人。

 

这次事件中,谁才能符合吹哨人?自然是参与这次疫病初期重大决策的当事人。武汉、湖北及国家卫生部门的当事人。特别是武汉卫健委,假设有一个职员这时不顾组织纪律及程序,独自出来解释为什么武汉卫健委当时没有及时披露“人传人”及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情况,对当时的程序、当事人进行还原,并有可能因为这种违反组织纪律的对外披露而受到惩戒,那他就属于吹哨人。

 

李文亮是一个在小范围内传播二手消息的有限知情者。同时不希望为此惹来麻烦。他不是“吹哨人”。

 

笔者今天看到有评论者把报道这次疫情的媒体都看成是“吹哨人”,感觉有些无语。这种对舶来概念的不理解和滥用,有可能对渲染和拔高李文亮贡献是个推波助澜的作用。他突然被赋予了一个人们本来并不了解,但是对抗体制,追求公义的更高级的身份。

 

当人们对李文亮医生“朋友圈国葬”时,他们表达的是情绪和取态。这时,严谨、理性、逻辑都是第二位的。但公共治理者可以籍此一窥舆情。

 

但也由于其感性的、非理性的、互联网的成分,也使得这种舆情很难持久。2月7日,笔者与多个朋友说,李文亮身故事件热度就是两天。

 

舆情狂潮过后,往往会有反转,人们重新看待这个事件,发现裂缝,然后坍塌。李文亮不是他们希望构建、投射的那个英雄。他只是一个凡人。向前追溯,他的微信群发言不会改变这次疫情。在极度复杂的现实世界里,人们希冀的,ex post factor地向前追溯,通过改变一个微观行为而扭转整个疫情发展的事件是不存在的。

 

过去几周里没完没了、不断切换目标的“大家来找茬”的活动只是说明,公众认为存在一个可以逆转疫情、改写历史的关键事件或节点,要找出一个负责机构或负责人,责其为不能逆转疫情承担责任、付出代价。如果能够,他们肯定还愿意提出许多诉求,包括要求相关机构道歉、设立相关的调查委员会以查清事实,解除相关人物的职务,甚至更多。他们要求有人付出代价——非典时有人付出代价(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及卫生部部长张文康),那么这次也一样,只要不把责任落实某个单位或某个重要官员身上,不由其付出代价,则怨气不能平息。

 

但毕竟,把李文亮塑造成能够改变2020年疫情的想法是不符合实际,是不受事实支撑的。在情绪之后,大部分人很快就会冷静下来。互联网时代也使得这种舆情非常短暂。笔者以为持续时间不过两到三天。

 

实际上,从2月6-7日的集体爆发到现在,陆续已经有多篇文章来提出不同的意见,笔者列举一下:  

1、《不要再说疫情“吹哨人”了,虽然李文亮医生值得尊重,但他当不起》


2、胡锡进:给李文亮贴“殉道者”政治标签对他不公,对社会的悲伤不公


3、《李文亮医生今天凌晨去世了,深切哀悼》@2049年的世界


4、原创丨纪念李文亮医生,我只想说3点!


公众会如何表现呢?

 

笔者以为,会很快冷静,然后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下一个能够承载公众对2020年疫情叙事的机构或个人。他们要么来自公权力,要么对抗公权力或被公权力压制。他们都具备逆转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改变历史的强大能力。

 

笔者自己的看法是,这其实是对待疫病和公共卫生问题的一种非常不成熟的取态。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取态所期待的,其实已经不是李文亮和个人英雄了,而是要求一个万能的、超强的、完美的、承担一切的大政府。一个可以解决一切的父母官。

 

这种心态并不仅存在于中国大陆,也存在于其他自诩为“西方制度”的华人社会,例如香港。民众期待政府是万能的,连口罩都要负责解决,同时并不会考虑政府施政的难处。

 

有不同意见者认为,我们现在就是大政府,我们缴纳如此多的税收,政府负责社会的方方面面,公权力无所不在,我们为什么不能要求政府做得更多?

 

笔者想说的是,即便构建了强大的民间自治组织(所谓的civil society),大到足以对抗政府,中国社会仍会希冀强大的政府,对政府提出高于其他社会的要求。这是中国的文化和历史使然。即便在香港这个殖民一个半世纪、civil society已经相当健全的地方,也无时不表现出对政府的依赖。这种社会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在灯塔国是无法理解的。

 

有人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这个说法笔者不认可。在中国(以及许多其他亚洲社会,例如日本),政府和人民是一体的,不是简单的对立关系。政府也是社会的组成部分。政府与社会共生、共存。正确表述是:有什么样的历史、文化和传统,就会形成什么样的政府-社会关系。

 

在这个基础上,就不能说民意不理性了。这种政府-社会关系是历史形成的。我们的民众就是对政府有这样巨大的期望和希冀,和要求政府承担更多。在微观事件上(例如李文亮医生的身故),民众有可能过于感性,但由互联网放大的感性化舆情也不会维持太长时间,这一波潮水很快会消退。新的一波潮水又会很快涌来,寻找和拍打新的礁石。

 

从这个意义上看,公共治理者也要能够最大程度包容汹涌的舆情。我们的党和政府代表了历史的选择,当然就要最大程度满足人民的热切期望。

 

今天写到这里。


浏览(157) (2)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20-02-14 18:23:11

一个被有心人做成人血馒头的普通医生而已。 要非说吹哨,也是吹的私哨。

哪有吹哨人吹完了哨子自己回家睡觉,然后让病毒给偷袭死在被窝里的英雄。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20-02-14 10:06:57

中美有各自不同的民意(理性、非理性)输出渠道。

孰优孰劣,一两句很难说清楚。

最好的办法,就是取长补短。

回复 | 0
共有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