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无套裤汉的博客  
中英兼备,瑕不掩瑜,博而不疏,客随主便,互相交流经验是目的。  
        http://blog.creaders.net/u/1290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无套裤汉
 
注册日期: 2017-07-10
访问总量: 167,10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如果文章不能显示
最新发布
· 《题特色美女图》
· 古典汉诗二首
· 《通知》(8)紐約市感染2萬1873
· 《通知》(7)四篇关于新冠病毒的
· 《通知》(6)其实谣言不可怕,不
· 新冠病毒大瘟疫不是目前仅有的危
· 转发一篇生动而感人的文章:《两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通知】
 · 《通知》(8)紐約市感染2萬1873人
 · 《通知》(7)四篇关于新冠病毒的存
 · 《通知》(6)其实谣言不可怕,不实
 · 转发一篇生动而感人的文章:《两名
 · 《通知》(4)美国华裔科学家何大一
 · 《通知》(3)病毒检测及相关费用免
 · 美国华尔街证券道琼指数昨今两天大
 · 中国护士发信求救:医护人员在武汉
【基层之声】
 · 《题特色美女图》
 · 古典汉诗二首
 · 新冠病毒大瘟疫不是目前仅有的危险
 · 新冠文化刍议——迎接第二次社会主
 · 谈中国特色党崩溃论和颜色革命
 · 向新冠肺炎症宣战,还是向制造大瘟
 · 评:张千帆:防治病毒,中国需要宪
 · 防疫如防洪:论中国新冠病毒疫情防
 · 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中国使用的基
 · 浅谈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即继续革命
【民主社会主义或自下而上的社会主】
 · 资本主义还有未来吗?
 · 译评〔美〕哈尔·德雷柏对
【New Democratic Revolution】
 · The Coming of a New Democratic R
【古典诗歌创作和短评】
 · 古体 《改开四十年有感》
 · [七言律诗仄起正格七阳平韵] 空多志
 · [七绝] 近平经济
 · 《张扣扣忠义报母仇有感》
 · [七言律诗仄起正格二萧平韵] 盗国
【回顾与前瞻】
【郭文贵事件之三】
【郭文贵事件之二】
【郭文贵事件之一】
 · 民运资料一览之五(2017-09-15至10
 · [五言律诗平起正格七阳平韵] 郭文贵
 · 民运资料一览之四(2017-08-30 至
 · 郭文贵事件(2017 之四)
 · 民运资料一览之三(2017-08-05 至
 · 郭文贵事件(2017 之三 A)
 · 郭文贵事件(2017 之三 B)
 · 郭文贵事件(2017 之三 C)
 · 郭文贵事件(2017 之二)
 · 郭文贵事件(2017 之一)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网络日志正文
评:张千帆:防治病毒,中国需要宪政民主 2020-02-14 20:20:07

《基层之声》(83)评:张千帆:防治病毒,中国需要宪政民主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00211/zhang-qianfan-constitutional-cure-coronavirus-china-democracy/

无套裤汉2020-02-14


Richman, poorman 1.jpg

                                        穷人、富人图

时政对联二副:

其一

上联: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下联:武汉新冠病冠新汉武。

横批:换汤不换药

其二

上联:大利大干,小利小干,零利谁干?

下联:新官新贪,旧官旧贪,无官不贪!

横批:与国际接轨

作者说:“归根结底,病毒谁身上都有,为什么有的人得病,有的人却安然无恙?这是因为不同的人抗病毒免疫力不同。危机的种子哪个国家都存在,为什么有的国家有惊无险、顺利化解,有的国家却会酿成重大公共事件乃至社会政治危机?这是因为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制度化解和应对危机能力不同。武汉肺炎病毒与其说引发了全国乃至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不如说折射了中国日常社会治理中的制度危机。只要制度危机不除,那么这样或那样的社会危机依旧会源源不断发生。这场危机过去之后,我们不仅要反思自己国家制度存在的问题,更要积极推行变革之道。”

新冠病毒大瘟疫如果发生在“没有”宪政民主制度危机的美国又将如何呢?美国是否会在零时间一举捕灭、有惊无险、顺利化解危机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所以政治制度危机无关乎瘟疫造成的危机,瘟疫自有其特殊性质,政治制度解决不了瘟疫大爆发这一重大问题。

众所周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在去年十一月底零时间爆发第零人感染上新冠病毒的时刻,是阻止病毒蔓延的关键时刻,是可以一举消灭病毒的最佳时期。即使他或她感染了别人,如果当即寻获这些被他接触过的人送入医院的隔离病房,并避免在医院交叉感染,那么大瘟疫就不至于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问题在于再健全的宪政民主制度也无从阻止得住造成全市、全省、全国、全世界的大瘟疫于萌芽状态,因为瘟疫的隐秘性隐藏着感染性,而受感染而发病者的病情不到一定程度,病患是不会去求医的,因此在第零人病情轻微时段,就无从追踪被感染的其他人,瘟疫蔓延就已经严重失控了,待到第零人上医院求医的时刻,蔓延之势已经燎原了。

美国派专机到武汉运回外交官及其家属是在得知大瘟疫严重之后的决定,这也说明美国的所谓无危机制度并不能制止得住假设发生在美国的类似性质的大瘟疫,美国同样无法在零时间内一举捕灭之。把感染性隐藏在隐秘性之中是病毒的狡猾所在也是它的存在条件,其阴谋诡计是大瘟疫蔓延的根本原因,与制度危机无关;换言之,任何制度都无法阻止住这种大瘟疫的蔓延。

现在谈一下言论自由的问题。

这个问题从表面上看,属于政治制度或上层建筑里面的问题,然而深度分析就会发现其实质不是政治制度而是社会制度的问题。以美国的言论自由为例,那里的各种言论随处可见,很少见到因言获罪的事情发生;但是这并不说明言论上的自由落在实处,也就是说美国的言论自由形同虚设,得不到言论自由的预期效果。什么力量使得言论自由空洞化以至使之无害化呢?

美国独立建国已经二百五十四年;从南北战争算起,其资本主义制度从北方工业资本兴起、巩固到发展也已经一百五十九年,所以说美国是个老大资本主义国家也不为过。既然老大,美国资产阶级就必然有一套或几套行之有效的统治方式,其中就包括对待言论自由的套数。

最常见的套数就是大家知道的,“你有言论上的自由、我有不听你的自由”——于是有利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巩固和发展的言论占据了优势地位,而在批评反对的言论中间,如果是善意的、有益的,我听一下做参考之用,其余的、特别是那些不满的、控诉的、要打倒的,对不起,我不听更不会纵容或照办。2001年911个人恐怖主义奇袭事件后,总统小布什赶紧趁机让国会通过了一个叫《爱国者法案》的宪政条例,把利用言论自由来批判资本主义者一网打尽,说他们威胁国家安全,让NSA(国家安全局)全天候每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窃听并记录所有公民的网络、电话、报章、杂志等载体的言论并详加录制,以备“参考”之用。所谓参考,就是要实现按照人们对美国资产阶级独裁统治的忠诚度来筛选和取舍联邦雇员和官吏的自由权力。

美国的隐性法西斯式专政与中修叛徒复辟集团显性法西斯式专政虽然有所不同,但是由于两国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是一致的,因此两国对人民群众的言论自由和其他民主权力的敌视和禁止只在范围大小、轻重缓急、胁迫和掩饰程度上有所不同,本质上并无不同。

作者以为选举民主例如美国的选举制就是好的民主,就能有助于解决大瘟疫问题。这是一种想当然、不切实际的表现。资本主义的选举是形式上的、虚伪的、资本独裁的选举。实质上和在幕后,资本是独裁并统治一切的;美国的所谓两党不过是资产阶级一党的两派,二者之间在外交上是完全一致的,在内政上也是大同小异的,都是为资本独裁统治服务到底的;没有一派不是资本豢养的政治喽罗和放在资本口袋里的政治帮闲和走卒。希望他们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和长远的利益是缘木求鱼,一厢情愿。这在特盗集团的人代会来说,不管代表们的选举如何,同样都是特盗集团的阶级基础——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政治喽罗、帮闲和走卒。鼓吹美国的两派和中国的人代为民做主都是极大的幻想。不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就无从实现人民民主革命专政,也就是说无从实现翻身解放、当家做主的真实愿望。

归根结蒂,资本主义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私有社会制度是恶的化身。与其要求政治上层改革,不如实现经济基础改革。不如此,怎能打败倒行逆施、国将不国、亡国灭种的总推手呢?

回到以上所述的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问题。现在已经推论出这个海鲜市场是新冠病毒大瘟疫的原爆点(Ground Zero)。为什么对这个市场不加整顿或清洁干净甚至禁止猎杀、贩卖、出售、食用野生动物以避免大瘟疫的发生呢?

终极原因在于特盗集团实行市场(也就是资本主义)经济,鼓励资本家阶级及其官员与政治代表们合作、共赢、共荣、营私舞弊、权力寻租,所以海鲜市场才能生意兴隆达四海一般地大赚特赚,资本积累盆满钵满,以至于忘乎所以地引爆了这场和更多的毁灭性的大瘟疫。要消灭大瘟疫,就必须消灭资本主义并以社会主义取而代之。资产阶级的言论自由如同资产阶级的宪政民主一样都只是换汤不换药的、名不副实的鸡肋——弃之可惜而又食之无味的、自欺欺人的政治套数罢了。

只有实行社会主义才是正确的策略。企图保留资本主义而又要消除其本身与生俱来的内部矛盾造成的毁灭性灾害以至浩劫只不过是些改良主义、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空想和幻想,不失败是不可能的。

全世界人民觉醒之时就是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并以社会主义取代的现在。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人民觉醒的高潮,也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Mark Wain 2020-02-14]


浏览(14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