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beiqian2016的博客
  暂略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beiqian2016
 
注册日期: 2016-02-11
访问总量: 107,47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在瘟疫中向神悔改》(洪予健,
· 严歌苓:借唐婉三字:瞒,瞒,瞒
· 四人殉职,四人濒危 — 武汉中心
· 我们知道的现象和我们不知道的真
· 《当疫情结束,请带领人民忏悔 ..
· 读短文《我是谁的问题》后的随想
· 究竟应该向中国教会呐喊什么?真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读《圣经·旧约·申命记》】
 · 再读《申命记》四章/三十章/三十一
【读《圣经·旧约·以斯帖记》】
 · 8)上帝“出手”(2012-09-27 文摘
 · 7)以斯帖和末底改与约瑟的对比(2
 · 6)以斯帖记的神学目的(2012-09-2
 · 5)末底改不归回圣地的后果(2012-
 · 4)为何末底改不拜哈曼?末底改和哈
 · 3)以斯帖和末底改是否为正面的圣经
 · 2)犹太人有必要在平反后再行杀戮吗
 · 1)从旧约看报复--当受害者成为加害
【读《圣经·旧约·约伯记》】
 · 真实,独特,智慧的《约伯记》(20
 · 关于“以利户的苦难观”(2012-07-
 · 人的智慧到了尽头,是上帝上场说话
 · 读《圣经·旧约·约伯记》(2012-0
【读《圣经·旧约·诗篇》】
 · 再读《诗篇第十九篇》:颂赞上主律
【读《圣经·新约·马太福音》】
 · 再读《马太福音》二十一章:凯撒的
【读《圣经·新约·路加福音》】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 文摘:撒该和仆人的故事(卢俊义)
 · 再读马利亚赞美上主耶稣基督的颂歌
 · 接近神圣“悲剧”前的一幕:一个女
 · 接近神圣“悲剧”前的一幕:一个女
【读《圣经·新约·约翰福音》】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 再读《约翰福音》第八章39~47节:与
 · 再读《约翰福音》第八章31~38节:真
 · 再读《约翰福音》第八章31~38节:耶
 · 关于“灭亡之子---犹大”的若干思考
 · 关于“灭亡之子---犹大”的若干思考
 · 关于《约翰福音》第十七章12节中“
 · 上主是那么爱“这个世界的‘主人’
 · 在他里面有生命,这生命是人的光;
【读《圣经·新约·使徒行传》】
 · 让全世界都知道-初代教会:以弗所-
 · 彼得在五旬节讲道(教会史上的第一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读《圣经·新约·启示录》】
 · 让全世界都知道-初代教会:以弗所-
【赞美诗】
 · 美国乡村音乐:《家传圣经 Family
 · 赞美诗:【三一颂 Doxology】(宣道
【读书/笔记/分享】
 · 在新的一年再次开始学习研读(《加
 · 再读《马太福音》二十一章:凯撒的
 · 无法哭泣(文摘谨供参考)
 · 《向着有光的方向,往前走》(原作
 · 知青故事:《在中国长大的“美帝”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 知道什么时候说话的人,也知道什么
 · 文摘:撒该和仆人的故事(卢俊义)
 · 如果一个女人不幸聪明的什么都懂,
 · 新春读经: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
【杂文/随笔/反思】
 · 读短文《我是谁的问题》后的随想
 · 究竟应该向中国教会呐喊什么?真诚
 · 为武汉求平安,福音武汉
 · 他被他们称为“造谣者”- 悼念李文
 · 三自新异端:“道与__主席同在 ...
 · 【我们爱是因为上主先爱了我们】暨
 · 关于讲座题目《如何以基督信仰回应
 · 虚伪的“先声”
 · 随想:香港“反送中”事件中的歌曲
 · 转帖:《致香港某些教会领袖:论“
【信息/文摘/分享】
 · 《在瘟疫中向神悔改》(洪予健,20
 · 严歌苓:借唐婉三字:瞒,瞒,瞒!
 · 四人殉职,四人濒危 — 武汉中心医
 · 我们知道的现象和我们不知道的真相
 · 《当疫情结束,请带领人民忏悔 ...
 · 为下周宣布特朗普无罪扫清了道路,
 · 《为笼罩在武汉肺炎瘟疫下的中国教
 · 武汉下上堂教会的《代祷倡议书:为
 · 愿陈秋实平安。陈秋实:我和武汉人
 · 普世华人福音事工2020年2月代祷信(
【无题】
 · 文摘:《改革宗立场声明》(2016年
 · 2018-12-25 无题
 · 重观电影【佐罗】(西班牙语,1975
 · Labour Day 遐思二则
 · “在世界上,他也可以做伟大的领袖
 · 文摘谨供参考:《文革前后》
 · 人造天国,全面爆发
 · 2017-06-05 无题
 · 转帖共识网就“政教分离”的辩论之
 · 转帖共识网就“政教分离”的辩论之
【知青岁月】
 · 北京版的“孽债”:《一颗遗落在荒
 · 《最后一盏灯火》(转载,仅供参考
 · 《向着有光的方向,往前走》(原作
 · 知青故事:《在中国长大的“美帝”
 · 知青该不该忏悔(文摘谨供参考)
 · 转载谨供参考:《知青50周年》(
 · 一份未写完也没来得及宣读的讲话稿
 · 文摘:《知青口述:留在那里的爱情
 · 文摘谨供参考:《上山下乡五十年纪
 · 文摘谨供参考:《我们忏悔》之前言
【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
 · 就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在各博主相
 · 为2016年美国大选感谢上主耶稣基督
 · 美国清真礼拜堂给女性专用的侧门
 · James MacDonald牧师对美国总统候选
 · 旧帖回顾(与彩虹论坛网友john1965
 · 教会中的虚伪现象(三):关于“教
 · 删除
 · 删除
 · 当警察是黑人的时候,该喊什么样的
 · 希拉里-奥巴马带领美国走向堕落
【随笔】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网络日志正文
读短文《我是谁的问题》后的随想 2020-02-18 23:13:08

最近读到一篇短文《我是谁的问题》(作者:西南),谨抄书转贴/谨供参考如下:

两名远航至英国的澳洲水手在轮船靠岸后,打算上岸寻找一间酒吧。路遇一位海军军官模样的人,于是向其打听地方:“请问您知道最近的酒吧怎么走吗?”军官没好气地瞪了两人一眼,不屑地反问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两名水手顿时一愣,自嘲道:“好了,我们遇到麻烦了,我们不知道自己在哪儿,而这家伙不知道他自己是谁。”

这个小故事似乎道出了现代人的两大基本困境:不知自己在历史长河中身处何处,对自己的身份定位也不甚明了。

所谓“人生三大终极问题”(即: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其中“我是谁”是与我们当下生活境况最密切相关的一问。它直击我们心灵深处、拷问我们对自身“身份认同”的感知与体悟。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身份认同”(identity)往往通过我们对自己或对他人讲述的一个个关乎我们自身写实及虚构的“故事”呈现出来。

试想,你若是一名周杰伦的铁杆粉丝,你对他的喜爱已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赋予了你一种独特的“身份”。某日,当你惊奇地发现你身边的同伴们竟然不知道周杰伦是何许人也,告诉你他们从没听过周杰伦的歌,对你喜欢周杰伦音乐这件事表示不屑甚至反感,你是否会有种冲动想要当场给这群“无知”的人们“科普”一下周杰伦,并向他们表达你对这一偶像明星的爱慕之情?

再试想,你若是一名英超的资深球迷,你必定会有自己热切支持的足球队/球星。当有另一位球迷提出不支持你喜欢的球队/球星,你是否会感到不快,希望说服对方,你支持的球队/球星才是最棒的。又或许你在聊天时发现别人对足球一窍不通,你是否会感到些许惊讶:“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人不喜欢足球?!”。

上述设想的场景或许能让我们感同身受地去体会祭司以斯拉在面对复国的以色列民众时的心情(参看旧约圣经尼希米记第八章)。

公元前597年,以色列人的犹大王国遭到巴比伦人入侵而覆灭,进入“巴比伦大流亡”的时期。这一流亡异地他乡的日子延续近一个世纪之久,直到巴比伦国王居鲁士二世继位(约公元前559年)后颁布法令允许以色列人重返家园并恢复他们敬拜神的圣殿。

回到耶路撒冷后,老一辈以色列人无比心痛地发现,昔日他们引以为傲的圣城,早已残垣断壁、草木凋零,敬拜耶和华神的圣殿也毁于一旦。他们痛哭流涕!

在痛苦与悔恨的泪水中,神再次对以色列人施以慈爱和怜悯:当以色列人在流亡中逐渐遗忘了自己是谁、遗忘了民族的历史、遗忘了传统、遗忘了敬拜神的仪式、更遗忘了神早在摩西时代就已赐下的法典律令时,神兴起尼希米,一位既非先知也非祭司,而是与众人一般的“平信徒”。神借尼希米这位极富领袖恩赐的平信徒,号召回归以色列故土的犹太群众再造圣城、重修圣殿。

在这期间,神也兴起了祭司以斯拉,向众人宣读祂的典章律令,将犹太人父辈先祖们的故事娓娓道来,帮助他们一点点拾回其荣耀神之选民的记忆,带领流亡百年的回归族群重新发现他们“是谁”、“从哪里来”,以此来重建复国犹太人们的身份认同。

在世界民族中,华人与犹太人一样有着相似的“流散”海外的传统。该传统近可追溯至明朝时期,随着远洋航行技术的进步(如明朝初年的郑和下西洋),中国东南沿海的渔民开始远航至南亚、东南亚地区,并逐渐定居、繁衍生息;近现代初期,大批有识之士怀抱一颗“师夷长技以制夷/以自强”的心,远渡西洋(欧洲、美国)或东洋(日本),学习技术或借鉴制度,期望挽救中华帝国早已日薄西山的气运。此后一个世纪间,伴随着中华大地上社会、政治、经济的盛衰浮沉,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以基督教文明为根基的发达国家,见证了数波华人移民浪潮。

然而,华人社会原有的,按地域、家族、方言、社会-经济-政治地位划分的阶层结构, 在这些浪潮冲击下非但没有溃散,反倒更加稳固地扎根在世界各大华人移民接收国的社会中。

旅居海外的部分华人常会发出“越出国,越爱国”的感叹,但却少有人扪心自问,这个“国”究竟是什么:共同领土?共同语言?共同种族?共同民俗、饮食、服饰、生活习惯?抑或是,共同的信念信条?民族记忆?政治共识?

一旦我们细心拷问自己所爱的“国”,我们或许会开始质疑,它究竟是真实,还是我们脑海中“想象的共同体”?每每想到此处,我们心中是否会升起阵阵虚无之感?

作为基督徒,我们应当感到庆幸。因为我们知道,世上除神之外,没有永恒之事物,一切都会最终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也知道,世上再没有什么情感比神对我们的爱,和我们对祂爱子耶稣基督的信靠来得更加真实;我们更知道,在一切都逐渐逝去时,我们凭着信心领受由神来的救赎的恩典,对永恒依然有活泼的盼望。

但在我们庆幸之余,是否想到那些仍旧沉溺在对虚无之物的热爱与崇拜的同胞们,他们怎么办?我们只是冷眼旁观,任由他们自生自灭?还是应该尽一切可能将基督耶稣对我们的爱、我们对基督的信心、以及我们在基督里的盼望与他们同享呢?


【读后随想】

这篇短文提到“一旦我们细心拷问自己所爱的‘国’,我们或许会开始质疑”。然而,应该怎样“细心拷问自己所爱的‘国’,并且开始质疑”呢?

许多自称有哲理思考人,常常讨论“何为‘国’?”,“国是否等同于政府/政体/党派/政治领导人/......?”,等等相关的话题。

时常可以看见有人自认是“基督徒”,爱的是有由某个政党宣称的能代表的国(譬如“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国),或者是历史曾经存在过的“大秦国,大汉国,大唐国,大宋国,大元国,大明国,大清国,共和国,......,等等。

世界历史中的许多国(无论大国或小国)往往都经历过血腥的厮杀才得以存在于世的,特别是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不断革命斗争,要夺取全世界的”厉害国。

此文作者似乎是出生或者成长或者赖以生活的“台湾人。曾看过他/她的其它的文字,作者曾自我介绍他/她“致力于《宗教社会学研究》”,且似乎对“哲学 philosophy”有相当的研究。

假如有一天(仅仅是假定而已),生活在宝岛上的人民决定要成立“台湾国”的话,那些爱着“新中国”的人们,是不是就应该去消灭那个“台湾国”呢?

台湾的基督徒们,应该不应该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基督徒们,应不应该爱“中华民国”?类推下去,其它的国家的基督徒要不要爱别的国呢?要不要爱“USA-美利坚合众国”? ...... ? to be or not to be? 这应当也不失为一个值得“细心拷问或者质疑”的问题;

有人说,基督徒应该无论哪一“国”都要爱,因为那是一片上主创造的土地,也是那里的人民赖以生存的“国土”;

有人说,基督徒更应该哪一国都不爱,只爱耶稣基督上主的天国;因为我们都是上主耶稣基督的子民,最终将来都仅仅只会魂归天国,而不会魂归“中国”;

--- “时候满了,神的国近了。你们要悔改,相信福音”,这是圣经福音书中反复宣告的!


浏览(258) (4)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beiqian2016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2-20 22:46:03

甚至还包括那些在港台的所谓教会和某些领袖们,也都被笼罩在那个受极端意识形态控制之下的利益之中,分不清什么是“撒旦的国”,什么是耶稣基督上主的国;愿上帝怜悯他们 ......

回复 | 0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20-02-20 15:05:32

国外的大小红粉原本也许就不意识自己是谁,更不关心国家怎样,也许只是一种自私,惯性多时的封闭。仔细看这些人,对红的爱和执着原本就不是处于美学和自我判断,而是一种灌输的思维,比如许多人曾经是红小兵,红卫兵,甚至是党员,也许家庭就是来自最早革命那拨人,专门靠剥夺别人财富和生命攀升到加官进爵,或许很多人目前还盘剥在现政权身上吸血,很多很多那种寄生虫。。。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和爱,其实这里的根本是利用使然,无论经济,政治,感情的利益纽带无法释然吧。

回复 | 0
共有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