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香椿树的博客  
n/a  
我的名片
香椿树1
 
注册日期: 2012-04-18
访问总量: 2,807,10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口罩与呼吸机,方舱与ICU哪个更重
· 美国科学家预测美国死亡20万人,
· 中国女子冰球队员感染与二次高峰
· 口罩无用,是科学正确还是政治正
· 意大利为什么有5000医护人员感染
· 李兰娟首披武汉封城细节:决策过
· 复活节可以复工,生命是有价的
友好链接
· 索额图:索额图的博客
· 水蛇:水蛇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辣手吾文:辣手吾文的博客
· 益友:益友
· 米笑:米笑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芦鹤:芦鹤
· 沁霈:沁霈的博客
· 安文:安文的博客
分类目录
【数学文集】
 · 数学:关于北欧欧高福利
 · 建议经济学家们研究当年的解放区经
 · 新中国最伟大的成就是教育
 · 让机器人来当资本家
 · 科技进步在加强马克思主的结论
 · 数学: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有好有
 · 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的前景是悲观的
 · 追求公平不如追求科学技术进步
 · 给你讲讲共产党洗脑的效果
 · 为了战胜资本主义必须建立与资本主
【经济与社会】
 · 口罩与呼吸机,方舱与ICU哪个更重要
 · 美国科学家预测美国死亡20万人,靠
 · 中国女子冰球队员感染与二次高峰
 · 口罩无用,是科学正确还是政治正确
 · 意大利为什么有5000医护人员感染
 · 李兰娟首披武汉封城细节:决策过程
 · 复活节可以复工,生命是有价的
 · 说说美国病毒“黑洞”
 · 武汉终于解封了
 · 蹊跷:2019年7月从中国撤回CDC防疫
【社会腐败】
 · 东方雄
 · 震惊:美国律师才是华为中兴倒霉的
 ·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的文化复兴
 · 从马云与大师王林看权贵为啥迷信
 · 天津爆炸是制度造就的炸弹还是破坏
 · 私有化是天津8·12大爆炸的罪魁祸首
 · 老板黑心捞钱 “出事”却全民买单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为什么说天津爆炸是的体制问题
 · 坑爹事件:六百年前的“令计划案”
【杂谈民主】
 · 胖子帮你选手枪:小口径手枪
 · 谁解香港楼市死结?林郑死定了!
 · Why美国总统这样评价毛泽东
 · 港式民主运动能不能向外扩散
 · 奥巴马与特朗普的路线斗争
 · 中国人的宗教和崇拜
 · 细说“把权力关进笼子”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马克斯,列宁,毛泽东心中的社会主
 · 中国股市与希腊危机看中国真的很危
【军事历史】
 · 火鸡国开挂出兵利比亚背后的逻辑
 · 王明的新华日报不准刊登《论持久战
 · 徐向前说百丈关失败不是张国焘的错
 · 张国焘西征是因为毛泽东嫌陕北贫穷
 · 西路军覆灭怪毛泽东不够独裁
 · 虐待壮丁未必是蒋介石授意,但抓壮
 · 黄桥战役歼敌1.1万人 陈毅喜赋诗 粟
 · 谁该为南京大屠杀负责?
 · 四行仓库800壮士之死与蒋介石的丑陋
 · 从淞沪到南京:蒋介石政战略选择之
【军事策略】
 · 台湾国防部的生物武器实验室是否清
 · 旧文:盘点全球生物安全顶级实验室
 · 复盘:伊朗对美报复行动中的电子战
 · 伊朗不再履行伊核协议,谁害怕?
 · 又一什叶派民兵高官遭暗杀, 和蒋介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悄然开始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叙利亚,将是埋葬美国霸权的坟场!
【时事评述】
 · 370万人感染,2000多人死亡 , 19名
 · 伊朗承认打下了乌克兰飞机, 然后呢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朝鲜韩国板门店会面! 多大的黑天鹅
 · 世界上最早的违章建筑:巴比伦通天
 · 南海岛礁上空的硝烟
 · 巴黎报社袭击会不会成为法国的911
 · 2015年世界皆大欢喜!
【历史反思】
 · 百 年 哈 尔 滨 的 真 实 面 目
 · 也说匈奴为何崛起为何衰落
 · 美国生物武器的研发与试验:历史科
 · 回顾洪涛院士抗SARS战役中的失误和
 · 蒋公抗战前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神医Trump治好了中国四十年的痨病只
 · 侵略战争都是投资:阿富汗与蒋张出
 · 蒋介石投降卖国导致日本误判投资风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网络日志正文
第二批专家组成员说话, 真的假的? 2020-02-26 07:06:43

看完全文估计读者会自己的出结论。 第二批专家组具体成员是谁我们只能猜到两个人。 第一个是北京大学附属医院的王广发, 第二个是香港的管秩。 王广发在1月10日得出结论, 疫情不严重, 管秩在1月15日对外宣称疫情已经控制, 大家安心过节。  管秩接受采访时还距详细说明为啥可以安心过节, 传播速度不快,死只有一例死亡还是老年其他疾病患者。 当然管秩1月23日又害怕到逃跑。 总体来说我觉得第二批专家包括管秩和王广发应该相信自己说的话。 具体证明就是王广发16日回北京就发烧,拖到19日才去医院检查, 管秩1月23日在钟南山下结论之后散播恐怖言论当逃兵很无耻。

但是,这不是我要讨论的内容。我看重的是两条可靠的信息:

1。 疫情早期耽搁的问题是不是出在北京?

北京对武汉病毒相当重视,连续派了三个专家组, 第一个专家组在武汉工作很长时间,第二个专家组不得不去接替, 而第三个专家组是北京的王炸, 钟南山组长,李兰娟,高福, 袁国勇, 曾山, 杜斌。 所以武汉疫情早期耽搁的错误肯定不是出在北京。

协和医院重症医学专家杜斌教授驰援武汉。 如果不知道曾光是谁, 给大家摘录一段曾光与钟南山的新闻发布会, 顺便说说为啥管秩很无耻蔫坏。《钟南山答记者问

钟南山院士:

第二,大家在研判的过程中,现在你要定它的话,以前是从国家的CDC,或者国家部门严格地鉴定以后才可以。现在的考虑不太一样,因为两次的检测有阳性你就可以定,这也是一个原因。

作为我们来说,原来是四五十例,现在是100多例,是不是增加得极为迅速,不能这么讲,一个新发的疾病在早期是有一个过程。

医务人员受到感染,这就是一个重要的标志。当然这个病很难跟非典来比较,病情比较轻,肺部的情况还不像非典,病毒性肺炎通常的情况就是这样。

曾光:。。我们发现这个病对它的认识,我用一句话来说,日日更新。我们从参加专家组以后,昨天的认识和前天认识不一样,今天的认识和昨天的认识不一样,这是传染病早期的特点,没有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的。


曾光:我再补充一点,关于对疫情的提示,我是这么认为的,过去看战争两军对阵,电视剧、电影都很多,包括这次不单取决于敌人,也取决于我们。我们应对的得当,肯定使得局面得到控制。这个重要的环节是什么?对武汉市来讲,是全民行动起来,联防联控,各个部门要走到前台,把各方的力量调动起来。

曾光:另外有一条,恐怖的流言造成的杀伤力要远远大于疾病本身,这是非典的教训。这个没有了,就便于我们控制病情。另外,要提国际合作,有一个IHR是国际卫生条例,世界各国都承诺出现一些紧急情况要通报的制度。我觉得这次中国做得非常好,从一开始就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了,还给其他国际社会通报,给港澳台通报。前段时间港澳台同胞组团到武汉去,我觉得这个做得挺好,而且现在世界卫生组织又来了,在来之前我们把病毒的序列给他了,这样的话就可以向全世界分享,这一点我们确实有进步。

王炸组合不知名的人物也都是帅才。

2. 专家反复强调“属地管理,地方为主”。

估计这是习胖子害怕专家们自命钦差大臣而给专家组套上一个圈。 专家组不敢给习胖子帅锅。 属地管理,地方为主, 让我想起了蒋介石时代的中国, 和拒绝安置病人的美国加州和阿拉巴马州。 还有加拿大的阿尔伯塔与BC省为一条石油管道扯皮,利益集团支持印地安人拦截铁路。云南省截流快递口罩和医疗资源的事也一起映入脑海。

大家觉得中国不可能出现内战吗? 凭啥不可能, 孙中山内战,蒋介石内战,李宗仁张作霖都内战,阎锡山的山西经济做的还不错, 杨虎城为办教育不惜出卖老宗主冯玉祥,韩复榘轿抬梁漱溟发展乡村,张作霖万块大洋聘请教授(毛泽东当时8块大洋的工资)。 他们是坏人吗? 他们干出好事了吗?

一盘散沙,哪怕是一盘金刚石, 也盖不起高楼来。


珍惜中国的制度吧, 中国有70年的和平和发展并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

——————————————————————

卫健委派武汉第二批专家:为何没发现人传人?他们在说谎!          

  文 |《财经》记者 俞琴 黎诗韵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接受央视《新闻1+1》采访时表示,新冠病毒“肯定人传人”。

  发现“人传人”,对公众防护、医疗救治,都具有重要意义,1月20日也成为此次疫情防控的重要时间点。

  自从2019年12月31日“不明原因肺炎”由武汉市卫健委公开披露以来,新冠病毒是否“人传人”一直是备受关注的话题。2020年1月18日傍晚,84岁的钟南山从广州奔赴武汉,两天后公开病毒“人传人”的信息。

  外界已经知悉,在钟南山之前,先后有两批专家组分别在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8日赴武汉调查,但两批专家均未明确公开提及病毒会“人传人”——2020年1月4日,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成员公开表示,“从目前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1月10日,又有第二批专家组成员对媒体表示,按病人病情及扩散情况,整体疫情“可防可控”。

  从后来的疫情暴发来看,上述两批专家的调查结果和公开表态,可能成为疫情防控延误的因素之一。因此公众一直在以各种方式追问:为何前两批专家组未能在武汉调查时得出“人传人”的重要结论?

  《财经》记者近日专访了第二批专家组的一位成员,这名专家于2020年1月8日到武汉,2020年1月下旬离开。这位专家要求匿名接受采访,但不反对《财经》点明他曾作为第二批专家组成员的身份。

  这位专家向《财经》记者强调,当时专家组在武汉掌握的信息和资料有限,无法得出“人传人”的结论。他表示,“有医务人员感染一定是‘人传人’,而且说明,病毒传染性还非常强”。事后看,当时武汉已经出现了医护人员被感染的病例,但这位专家称,当时专家组并不掌握相关信息。

  “我们也试图去了解。”这名专家介绍,在武汉期间,专家组特别注意医务人员有没有感染,“每到一个地方,就问有没有医务人员感染。”但得到的答复,都是“没有”。事后来看,专家组当时在武汉了解到的并非全部实情。但究竟谁向专家组隐瞒了一些医护人员当时已经感染的实情,目前不得而知。

  这位专家还表示,第二批专家组到武汉后很多信息都不掌握。“我们就没有看到一个正式的报告,包括这个病是怎么来的、是怎么发现的、做了哪些调查、调查结果是什么、最初发现哪几个病例……这些我们都不掌握。后来我们都没办法,基本上就负责临床救治了。”

  2020年1月16日,第二批专家组回到北京之后组织开会,当时已有专家组成员表示,疫情被低估了。

  即便如此,公众仍然质疑:专家组此前去武汉是否真的做到了“尽职尽责”,是否尽了最大可能了解实情?

  以下为这位专家接受《财经》记者专访的内容。

  为何没有发现“人传人”?

  《财经》:为什么第二批专家组没有发现“人传人”?

  专家:家庭、社会上传染,再得到确认“人传人”,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链条,因为还有可能是共同暴露。但是医务人员不一样,因为他们和病人不可能有共同暴露,不需要分析说,有什么传播链。只要医务人员感染,一定是“人传人”,而且说明,病毒传染性还非常强,因为医务人员一般和病人没有特别密切的接触。

  钟南山院士为什么能说“明确人传人”呢?第一,他在广东就已经了解到病毒的传播链了。在广东有两个病例,没去过武汉,但家人去了武汉后染上了新冠肺炎。第二,正因为钟院士掌握了病毒的传播链,所以他到了武汉,马上有人跟他报告,有医务人员感染。

  相比之下,尽管当时我们掌握的材料里,也包含了两起家庭聚集性病例,但是,我们并不掌握传播链及医护感染案例,所以就没法得出“人传人”的结论。

  《财经》:关于新冠肺炎到底会不会“人传人”,当时专家组讨论过这个问题吗?

  专家:大家都很困惑。因为早期,病例多是和华南海鲜市场相关的,常常商贩一家子都在这个市场里面工作,或者经常去这个市场。所以,一家人感染以后,到底是共同暴露引起的,还是“人传人”引起的?这个问题是不明确的。当时我们专家组里,也有人去问疾控系统的专家,对方给出的答复是,没有办法确定“人传人”。

  《财经》:第二批专家组去武汉调查,武汉方面提供的资料里,难道没有医护人员是否被感染的信息吗?

  专家:没有。后来根据媒体报道,其实那时候已经发生了医务人员感染的案例。同济医院急诊科医生陆俊是2020年1月5日发病的,1月10日住院,1月17日转诊至金银潭医院。(编者注:据《北京青年报》报道,1月5日晚,30岁的同济医院急诊科医生陆俊出现发热症状,1月10日因“病毒性肺炎”住院,1月17日转至金银潭医院ICU治疗。陆俊称,自己并不清楚确诊为新冠肺炎的确切日期,但肯定是1月17日转院前确诊。)

  我们是1月10日以后去的同济医院,当时得到的答复是没有医务人员感染。我认为,医务人员的感染情况,应该一个一个地去追,医院报告给谁了,最终这个信息报告到哪儿被阻断了?

  《财经》:第二批专家组都去了哪些医院?

  专家:金银潭医院、武汉肺科医院、武汉人民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协和医院、同济医院,主要是去他们的发热门诊。

  《财经》:你们去到的所有医院,是否都有亲口询问有没有医护感染?

  专家:我们特别关心有没有医护人员感染,每一个地方都要问。我们当时听说哪有医务人员感染,都会一个个打电话去问,结果最后得到信息根本不是。医护人员的感染区我们也没看到,谁知道他们在哪。这么大的院区,我们怎么去找呢?

  《财经》:当时陪同专家组的人都有谁?

  专家:医院和卫健委的人都在。

  《财经》:医院的人是院长?还是行政人员、医生?

  专家:有的是院长,有的是医务处主任。

  《财经》:“人传人”在这种传染病里是最核心的一个要素。

  专家:很关键很关键,我们一直怀疑有“人传人”,但就是没有证据。

  《财经》:没有证据是因为他们不提供还是提供的素材不够?

  专家:没有告诉我们实情,从现在真实的情况看来,他在说谎。

  专家组不掌握真实情况?

  《财经》:武汉方面有没有把当时已经掌握的信息完整地告诉专家组?

  专家:关于第一批专家组和湖北、武汉方面的调查发现,我们没有看到一个正式的报告,包括这个病是怎么发现的、做了哪些调查、调查结果是什么、最初发现哪几个病例……这些我们都不掌握。后来我们都没办法,基本上就负责临床救治了。

  《财经》: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专家:他们根本不合作,这是最主要的问题。比如医务人员感染的事,你哪怕报一个医务人员感染,我们也就意识到它有传染性。

  《财经》:那你们后来放弃调查了?

  专家:不是我们放弃,是不让你管,当时要求属地管理。我们去了以后,就接到指示,大概内容是:属地管理,地方为主,专家组是帮忙的。

  后来,湖北、武汉各自有自己的专家组,对病人的救治,主要由他们负责。我们主要的任务,一个是当时接待港澳台的代表团,另外一个是,我们去发热门诊了解情况。

  《财经》:让你们帮忙?你们帮上忙了吗?

  专家:那最简单的道理,我让你把病例都报出来,你怎么不报呢?

  《财经》:武汉方面听取了你们的建议和意见吗?

  专家:病原找到后,在发布消息以前,专家组成员和地方上开过一次会。我们实际上讨论的是,到底有多少病例?在武汉提供的病例资料里面,有41例是实验室检测结果确诊的,除了这一批病例外,还有一批是没有经过实验室检测的疑似病例。

  关于发布什么样的病例,这在当时是有争论的。我们专家组一致的意见是,疑似的、确诊的都要报出来,我们临走前都说好了。但是第二天见报不是这样。新闻出来,地方上报出来的是41例,仅仅是实验室方法确诊的一批人。背后的那些事情,我就不懂了。(编者注:武汉市卫健委1月11日发布通报称,在“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之后,武汉卫健委组织对现有患者标本进行检测,截至1月10日24时,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重症7例、死亡1例,其余患者病情稳定。)

  《财经》:当时你看到的疑似病例患者有多少?

  专家:具体我记不住了。可以肯定的是,我当时看到的疑似病例数目大于确诊病例数目。

  《财经》:假如当时把疑似的数目也公布了,公众的警惕性也会更高一些吗?

  专家:情况就是这样。

  《财经》:在你们之前,第一批专家已经去过武汉。为什么还要组织第二批专家去武汉?

  专家:他们待的时间太长了。他们在那过的元旦。

  《财经》:第二批专家组和第一批专家组,是怎么交接的?

  专家:他们跟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主要是在病例的交接上。大家了解下基本情况,就完了。我们的重点是,看金银潭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指导他们治疗。

  《财经》:当时对于新冠肺炎病毒有没有一个初步的判断?

  专家:它肯定和SARS不是一个病毒,因为我得到的信息,两者同源性只有70%多,把它归到SARS是不对的。另外从我们当时看到的病例,确实比SARS的重病例少,这是没有问题的,到现在更加证实了。另外,有死亡,但是死亡不多,当时41例确诊案例当中有一例。

  《财经》:之后你们和第三批专家组,怎么做的交接?

  专家:我没见到钟南山院士。第二批专家组成员回来后,到国家卫健委开会,要对疫情判断。当时有成员就说,疫情被低估了。我印象中,第二天卫健委态度变了,已经开始重视了。

  《财经》:相比“人传人”的问题,当时第二批专家组得出的“可防可控”结论引起了更大争议。

  专家:当时专家组掌握的情况确实是可防可控。41个病人你说可防不可防,可控不可控?主要的问题不是说可防可控的问题,这个病现在看肯定是可防可控,你们把这个要写清楚,就是可防可控,不是说让它不防不控。到今天我们防住了吗?控住了吗?问题是让你防让你控,你不防不控,那是谁的责任?所有的病如果不防不控它能控制住吗?不防不控是今天造成的这个恶果,而不是说可防和可控这个观念造成的。

  《财经》:今天来看,你认为他们为什么要隐瞒信息?

  专家 :那我不知道,那你可以问他们去,谁知道,我们不擅自猜测别人。

  我相信在北京不是这样,在广东也不是这样,在其他地方可能都不会是这样。你看现在的防控就知道了。

  《财经》:如果他们当时跟你说了实际的情况(医护感染),今天的情况会有所不同吗?

  专家:如果他们说了医护人员感染,那就不是说有限的“人传人”了,就能肯定明确“人传人”。

  《财经》:第三批专家组过去的时候,为什么他们能够看到明确“人传人”的证据?

  专家:发展到那个程度,他捂不住了,那不就暴露出来了吗?从钟院士的讲话来讲,有医务人员感染,这是很重要的证据。如果当初告诉我们有医务人员感染,我们肯定对疫情的判断就是另一码事。

  《财经》:武汉方面当时一直称没有医护人员感染,作为专家组,你们就没有怀疑过这一点吗?  

  专家:我们当然怀疑,但是这个怀疑没有用。我们听说(医护感染)消息,就联系院方,因为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医生,联系完了人家不跟你说,不跟你说实话。我们也没办法,因为很明确是属地管理,我们接到的这个指示是地方为主,国家专家组帮忙、指导、辅助。

  《财经》:既然有怀疑,为什么没有直接向当地的政府或者医院发问?

  专家:当时我们讨论的时候,我们让他如实报。卫健委的领导当场就说了,他说,“你们是不是怀疑我瞒报啊?”他公开反问我们,专家组的都在场。他都这么说了我们还能说什么?

  《财经》:听到这句话,专家组心里是什么感觉?

  专家:你不应该找我们,你应该找找那个领导层去了解。现在这个卫健委的人已经被免职了。(注:2月10日,湖北省委常委会决定:免去张晋的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职务;免去刘英姿的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职务;上述两职务,由新到任的湖北省委常委王贺胜兼任。)



浏览(553)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