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10,418,80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ZT:编故事能否照顾读者的智商?
· 乔治.弗洛伊德是人
· ZT:毒不死的城里人(外一篇)
· ZT: 美国国家体制经受不住特朗普
· 蒋经国曾是中共党员
· 美国人的晚年
· 有关国民党政府从大陆运台的黄金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分类目录
【小说】
 · 聊斋新编
 · 爱的传递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随感杂谈】
 · 乔治.弗洛伊德是人
 · 有关国民党政府从大陆运台的黄金
 · “口水战”有意义吗?
 · 注意,后天可能下雪
 · 就疫情损失向中国大陆索赔?
 · 啼笑皆非?
 · 请别一厢情愿
 · 各大洲疫情
 · 对疫情的一些想法
 · 疫情统计(截至4月7日)
【摘编文章】
 · 蒋经国曾是中共党员
 · 美国人的晚年
 · 尼古拉斯·温顿
 · 普通人家里的“富二代”
 · 有关新冠病毒
 · “义和团运动”的“中兴”
 · 真的幽默吗?
 · 大纽约地区疫情
 · 支持川普的媒体是如何歪曲疫情的
 · 昨天美国超过1千人死于新冠病毒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两害相权取其轻”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转贴文章】
 · ZT:编故事能否照顾读者的智商?
 · ZT:毒不死的城里人(外一篇)
 · ZT: 美国国家体制经受不住特朗普的
 · ZT:我的父亲张春桥
 · ZT:一场旨在连任的“十亿美元”虚
 · ZT:巅峰“吵作”
 · ZT:美国新冠疫情失控内幕
 · ZT:武汉日记(3月24日)
 · ZT:武汉日记(3月23日)
 · ZT:武汉日记(3月22日)
【随手一拍】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 山茱萸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顾顺章叛变之后 2020-03-02 04:56:50

顾顺章叛变之后

刘统

 

钱壮飞挽救上海中央机关

 

  1931年3月,为了加强鄂豫皖苏区党和红军的领导,中共中央决定派政治局委员张国焘和沈泽民、陈昌浩从上海去大别山。因为张国焘在党内的重要地位,中央特派政治局候补委员、特科负责人顾顺章亲自护送。张国焘回忆:“顾顺章为我服务,十分卖力。他决定亲自护送我到汉口,沈泽民的行程则由他的助手料理。他告诉我,有一艘来往沪汉之间的野鸡船,与他有密切关系,这艘船将于3月底开赴汉口。他要我坐那艘船,他自己则先赶到汉口物色人员护送我去黄安。”

  顾顺章把护送的细节都布置得很妥帖。张国焘回忆他的秘密之旅:“4月1日凌晨,我扮成普通商人,顾顺章的助手扮成我的伙计。街车司机虽与我互不相识,却也是一个同志。我们在夜深人静时直驶杨树浦码头,到达码头时,曾有一巡捕来查问。我的伙计下车应付了几句,便通过了。此外并没遇着甚么阻挠。到达船上水手舱中时,陈昌浩已先我在那里,也是扮成我的伙计,摆出一副侍候老板的神气,为我多方张罗照料,我们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上海。”

  “4日下午,我们的船快要到汉口了。顾顺章嘱咐船主要在下午六时后靠码头。因为顾顺章认为六点多钟是暗探们用膳的时间,那时登岸危险性可能少些。果然,这艘船马上减低了速度,直到六时过后才停泊好。我和陈昌浩各提着简单的行李,走出码头的时候,天已近黄昏。码头外的要道上,有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一张当天的报纸,向我们投射了一个暗号,这就是顾顺章派来接我们的。那青年人旋即坐上一辆人力车,我们也跟着坐上人力车,直向离码头不远的日租界驶去。”三天后,鄂豫皖苏区的交通到了汉口,接上张国焘和陈昌浩,在沿途交通站一路护送下,顺利到达苏区。

  顾顺章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机警细致,每个环节都做到万无一失,表现他从事隐蔽工作的高超水平。但是完成护送张国焘的任务后,他想放松一下,在汉口滞留几天,不幸被叛徒发现了。当年捕获顾顺章的国民党武汉行营少将侦缉处长蔡孟坚回忆:顾顺章被捕后,非常镇静。明确承认自己的身份,要求蔡孟坚安排他去南京见蒋介石。武汉行营主任何应钦安排蔡孟坚护送顾顺章去南京,送交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即中统)。

  蔡孟坚急于报功,没有将此事保密。他连续发了五封电报,向徐恩曾的调查科和其他有关单位通报了送顾顺章来南京的事情。没想到周恩来安插在徐恩曾身边的谍报员钱壮飞获悉了此事。

  钱壮飞等人能顺利打入并长期潜伏在国民党中央特务机关内,说明国民党组织的稀松。无论何等机要部门,都是只要有熟人或老乡介绍,都可以进入。国民党内部一直没有严格的政治审查机构,其中的成员只要没犯罪或暴露身份,都可以安然无事。钱在徐恩曾身边已经窃取了密码,并不止一次地截获国民党重要情报通报中共中央,徐恩曾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顾顺章被押往南京的时候,正值周末。徐恩曾从南京回上海,钱壮飞值班。钱连接汉口电报,获悉顾顺章被捕叛变,大为震惊。幸亏顾顺章从汉口乘船到南京要两天时间,这个时间差给钱留下了向上海中共中央通报的时机。钱赶紧派人乘夜间火车去上海,向周恩来通报。

  蔡孟坚在汉口租用招商局小轮船,派宪兵押顾顺章赴南京。蔡孟坚提前一天乘飞机到南京作安排。蔡将顾送到中山路305号徐恩曾的秘密办公处。顾顺章一见门牌,说这里是共党驻南京的机关住处,才说出钱壮飞。原来,顾顺章只知道这里是秘密接头地点,没有把钱壮飞和国民党特务机关联系起来。

  徐恩曾得知钱壮飞是共产党,如同五雷轰顶。他赶紧布置特务到上海抓人,但是晚了一步。周恩来得知顾顺章叛变,同样震惊。因为顾顺章负责特科,掌握中共中央在上海所有的机关和领导人住址以及联系方式。他迅速部署各方搬家撤离,上海中央各方纷纷逃散,自找出路躲避追捕。等国民党特务上门,大多人去楼空。

  如果说顾顺章的叛变是由于贪生怕死而投降国民党,也不尽然。在偶然的事变中实际有着必然的原因。1933年,顾顺章在国民党印发的《转变》杂志上发表《告中共青年书》,揭露了中央总书记向忠发“强奸下级女同志,侵占下级同志的老婆(廖任先的老婆周招英,上海怡和纱厂女工出身,出事地点在上海爱文义路戈登路口朱老板家里)。同时更拿党的经费去讨姨太太(与向忠发同时被捕,是浙江宁波女子,是人家姨太太出身),供给他个人不正当的挥霍”。他说:“革命是何等神圣的事业,革命党又是何等光明的组织,而自命不凡的共产党中领袖们,不料竟有这些黑暗可耻的事情发生,怎不令人失望?怎不令人灰心?这些事情,都是我去参加解决,并不是耳闻”。                             

  顾顺章曾为保卫中共中央机关和领导人的安全不惜个人安危;可由于共产国际操控,向忠发是国际挑选的总书记,被米夫捧上台的王明、博古都是留苏归来的青年书生,六届四中全会后也位居顾顺章之上。作为老资格的政治局候补委员,顾当然心里不平衡。所以,他被捕之后选择叛变是有原因的。

 

上海中央机关陷于瘫痪

 

  靠着钱壮飞的报告,上海中共中央机关逃过一劫。但是在顾顺章和国民党特务的追捕下,上海中央机关处于十分危险的局面。周恩来、王明等领导人经常变换居住地,并与外界基本断了联系。之所以如此被动,主要因为顾顺章破坏了特科,使中央失去了保护伞。顾顺章说:“共产党特务工作的破产,影响共产党的组织上受了很大的损失。因为他们过去几年全依赖特务工作而生活,无形中特务工作变成了一个保险机关。大家都依赖这个东西,甚至一般稍负责的同志走一条路,也要先问问特务工作者。所以特务工作一旦破产,他们就失去了保障,而致全局出现了动摇的现象。”

  由于顾顺章的出卖,中央特科最重要的情报来源杨登瀛(鲍君甫)被捕,董健吾牧师也被迫隐蔽。陈赓无法在上海立足,转去鄂豫皖苏区。特科的情报科瘫痪,中共中央失去了情报来源,就不能预先获知国民党特务的动向,犹如人没了耳朵眼睛,只能东躲西藏,躲避搜捕。周恩来当时几天一搬家,一度住在永安里44号(今四川北路1953弄)。周恩来的二伯父一家在1921年至1931年间曾居住在这里,这个住所党内无人知晓,成为周恩来夫妇在最危急时刻启用的隐居地方。王明为躲避敌人的搜捕,这期间躲到上海郊区教会的虹桥疗养院居住。后来嫌不安全,又搬到乡间寺院隐居。

  尽管顾顺章没有捉住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但还是对上海中央机关造成很大的破坏。总书记向忠发本来已经转移,又回到原居住地,被捕后叛变。在写了交代材料后,国民党当局认为他价值不大,将其枪毙。原中央委员恽代英在“立三路线”时期遭受打击,被罚做基层工作,不幸被捕。但恽代英隐瞒了身份,化名王作霖,被关押于南京中央军人监狱。因身份未暴露,仅判了几年刑。顾顺章曾通过关系营救,就在恽代英即将出狱之前,顾到监狱指认了恽代英,被国民党当局杀害于南京雨花台。

  顾顺章的叛变,使中共在国民党特务机关的潜伏组织被破获。徐恩曾回忆:“钱壮飞原来是共产党派来的奸细,这使我大为惊讶。此人系我在民国十七年(1928)负责筹备中国无线电商报时招考进来的职员,以我三年来的观察,相信他是一个不怕辛劳,忠于职守的干练青年,平日埋头做事,不问外务,沉默寡言,事情做得又快又好,这样一个循规蹈矩的模范职员,竟是共产党派来的间谍,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徐恩曾也有意外之喜,潜伏在中统机关的女机要员费侠被捕。费侠,湖北钟祥人。在苏联留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留学归国后,在上海中央机关工作。费侠相貌出众,多才多艺,具有极好的口才和交际能力。1927年参加特科。1928年受党组织派遣,到徐恩曾开办的无线电培训班学习,并借机打入国民党特务机关内部。费侠工作勤恳干练,得到徐恩曾的信任,当了机要员。在此期间,曾多次为党提供重要情报。顾顺章叛变投敌,导致费侠被捕。徐恩曾听说费侠是共产党,震惊之余心里一阵惊喜。费侠年轻貌美,徐恩曾对其暗恋已久,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搞到手。现在费侠面临两个抉择:一个是坚贞不屈被枪毙,一个是归顺国民党。在顾顺章的说服下,费侠叛变。徐恩曾拿住了费侠的软肋,展开爱情攻势,不惜与妻子离婚,一定要娶费侠。陈立夫兄弟力劝徐不要娶费侠,但徐竟向陈氏兄弟表示:宁可不做特务头目,也要与费侠结婚。陈氏兄弟见他意志坚决,也无可奈何。蒋介石为此召见徐恩曾,问:“你驾驭得了她吗?”回答是没有问题。1936年,徐恩曾与费侠结婚,此后白头偕老。蒋介石认为徐恩曾是好色之徒,不堪大用。此后徐恩曾失去蒋介石的信任,戴笠的军统取而代之。

  顾顺章的叛变,上海中共中央机关虽然及时转移,没造成过多人员的被捕,但却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正常运转了。因为顾顺章熟悉共产党的运转方式和联络手法,一旦活动,就有被破获的危险。经过半年多隐藏,周恩来离开上海去江西苏区。随后,中共中央机关和领导人也陆续迁往江西。这个结局充分说明:共产国际的城市中心革命路线,在上海是彻底失败了。一个政党,不去农村建立广阔的根据地,不去发动群众进行土地革命,而是隐藏在大城市里,依靠秘密工作来领导革命,防范叛徒,这条路线是注定行不通的。

 

训练国民党特务

 

  顾顺章叛变之初,徐恩曾对他极为器重。希望借助他来摧毁共产党的秘密组织系统,并提高国民党特务的水平。看到国民党特务机关的幼稚和水平低下,顾顺章为他们编写了《特务工作之理论与实际》教科书。他在自序中说:“这本书的内容,完全是根据我个人从各种不同的社会里亲身阅历出来的实际的经验,既非抄袭其他著作,亦非得自异人的传授。伟大的社会是我的学校,艰难困苦的环境是我的导师,各种实际问题是我的书本和实验的材料。自我参加特务工作到现在,无时无刻不是抱着创造和学习的精神去努力一切,从没有偷闲过,亦没有自骄自矜过。”

  《特务工作之理论与实际》共10余万字,分为“绪论”、“特务组织”、“特务工作的方法”、“特务观念”、“秘密”、“特务技术”、“特务常识”、“特务人员的修养问题”八章。内容包罗万象,既有顾从苏联受训学来的知识,有中共的组织方式和秘密工作原则,也有他自己总结的经验,甚至把心理学、江湖相术、黑社会流氓手段也囊括其中。显得非常实用、可行。

  仅以跟踪为例,过去国民党特务跟踪共产党人,都是简单地用一个“包打听”在后尾随,很容易被共产党人发觉,然后串弄堂、进电影院、百货商场甩掉尾巴。顾顺章向国民党特务传授了用三人跟踪一个对象的交叉跟踪法,隐蔽性和跟踪效果大为提升。

  顾顺章还举办了调查科第一期特务训练班。时间三个月。人员仅有史济美、李熙元、王剑虹、陈忠悌四人。虽然时间短、人数少,但质量很高,顾顺章的传授使国民党特工受益匪浅。史济美(马绍武)受训后,于1932年6月被派到上海主持调查科上海行动队,在短短一年时间内,竟然两次破坏中共江苏省委、捕获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卢福坦和原特科负责人陈赓以及廖承志、罗登贤、丁玲、潘梓年等人。这样一个破坏极大的特务,被红队刺杀时年仅25岁。

 

由屠杀改为劝降

 

  自1927年以后,国民党对共产党人一直采取屠杀政策,并制定了《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这个严酷的法律是白色恐怖的体现,但并没有达到彻底消灭共产党和进步力量的作用,反而激起了更大的反抗。顾顺章对此有亲身感受,他劝说陈立夫和徐恩曾:对共产党人不要采取杀害的愚蠢做法,而要做说服转变工作,让他们脱离共产党,或叛变自首,被培养为“细胞”,潜伏在共产党内,帮助国民党破获共产党机关和组织。

  顾顺章建议:发现中共嫌疑对象,并不马上逮捕,而是将他定为“说服对象”,派特务秘密到他家,或者将其带到偏僻的茶馆和清静的马路边,先问生活、工作情况,再试探他对共产党的看法和态度。开始对方不会承认,特务就威逼利诱说:“你有妻儿老小,全家靠你养活。你参加反动组织,扰乱社会治安,万一被捕,你的家庭不也要受到牵连吗?我们为了挽救你,希望你早点向政府自首,这样既可以保证你的前途,又可以保证你的家庭安全。何去何从,你要三思。”这样做的效果非常明显。因为“说服对象”多是基层党员,他们有职业、有家庭,害怕失业。这样的谈话,他们一般不会向上级组织汇报,怕受到怀疑,被断绝组织关系,更不敢逃跑(因有家庭拖累)。所以,多数人在经过两三次谈话后,就办理了秘密自首手续。然后又被派回到中共组织,成为隐藏在中共内部的“细胞”。

  对于被捕的共产党人,顾顺章指出:“审讯政治犯,若用严刑拷打的方法,绝对不能解决。应以谈话的方法,探求其口供。”其方法是:

  A、要审查对方的一切:1.须明了其等级,高级领袖,中级干部,抑是下级干部。2.须知道他的知识、程度及家庭情形。3.须知道他的态度及性格。

  B、谈话时态度要诚恳,并且要内行,问其思想、路线及所知机关等。

  C、有时安慰之,有时欺骗之,或真或伪,不能给他知道自己的本来面目。兹举数点:1.你不要害怕,不会捕到即枪毙的。2.假使派你担任工作,你会怎么样呢?3.我以前同你一样的,你不知道吗?

  对嫌疑犯的谈话,要注意需要,以博其同情而得到口供。如问:1.你要带信回家吗?我给你带去。2.你要被单、席子和衣服吗?3.你知道牢内的一切规则吗?

  什么样的对象可以促使其叛变呢?顾顺章指出:最重要的是观察他的思想及日常生活嗜好。例如:“一个人的一切一切,全以自私自利做根据,只求保守自己,不愿多管闲事。对于社会上不公平的事,毫不关心,甚至连批评都不批评。这种人没有一点丈夫气概,不独不能充当革命战线上的战士,连一个忠实的朋友都不够资格。因为在你有患难时,他不但不来帮忙你,反要投井下石。”

  “口里不断地喊着平民化,而他的日常生活完全是贵族化,我们可以知道他的内心中仍然充满着升官发财的思想。”

  “口里尽管喊着廉洁奉公,不要做贪官污吏,但他嗜好打牌,狎妓,和姨太太一起去玩游艺场,这种人事实上一定不会廉洁的。”

  顾顺章说的这些人是有所指的,在上海中央机关,确实有些人作风不正。这些人多数是共产国际任命的领导人,他们没经历过1927-1931年的严酷斗争,唱着国际路线的高调,拿着国际经费,在租界过着优裕的生活。一旦被捕,最先叛变的往往是这些人。

 

高级干部的腐败导致组织破坏

 

  通过“自首政策”,国民党特务运用恩威并施、软硬兼施的策略,特别是对中共负责人进行瓦解和劝降,达到消灭党组织的目的。1931年7月,国民党破获上海中共中央宣传部和《红旗日报》机关,中共中央委员罗绮园、杨匏安等16人被捕。起因是罗绮园生活腐化导致的桃色案件。

  罗绮园,广东番禺人,1922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广东早期的共产党员之一。1924年主持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培养大批农运干部。1927年12月参加广州起义,担任农军总指挥。起义失败后,罗绮园又到上海工作。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以后,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

  罗绮园有光荣的奋斗史,但是他生性风流,在此期间,他借“住机关”之便,强迫同志的妻子陈小妹与他同居。陈小妹不愿意,向丈夫胡某诉苦,胡某本来对领导上这种做法非常忿恨,忍无可忍之下,胡某去向国民党特务机关举报。徐恩曾回忆:“在一天的早晨,胡君引导我们到马斯南路(今思南路)一幢很华丽的巨宅中,把他的爱妻接出来,并把罗绮园捕到。

  罗绮园被捕后,杨正巧来到机关,因此一同被捕。罗绮园被捕后,很快叛变,供出了宣传部的机关和其他同志。大革命国共合作期间,杨匏安知名度很高,蒋介石又知道他受过共产党的处分,便实施劝降。杨匏安拒绝,1931年8月被杀害。罗绮园虽然叛变,但其价值有限,也被国民党当局枪毙。

  由于机关不断被破坏,叛徒日益增多,周恩来、王明等人在1931年底离开上海。1933年临时中央负责人张闻天、博古离开上海前,把工作交代给李竹声。李竹声(1903—1973),安徽寿县人。1925年入党,1926年10月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是王明宗派骨干之一。1931年回国后升为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博古离开上海前,指定李为中共上海中央执行局书记。

  李竹声心胸狭隘,动辄打击异己,在党内影响很坏。张国焘夫人杨子烈当时住机关,她回忆:“瞿秋白到苏区后,常常托交通同志带信给杨之华。有一天李竹声和黄文杰在新闸路我的住处开会,李竹声对黄文杰说:‘你看瞿秋白这个家伙,又给他老婆捎信来了。差不多交通同志来上海,每次都有她的信,真讨厌!这次不要把信转交给她。’我默默地坐在旁边,未敢插言,只感到阵阵心寒。秋白走了,之华照例搬家。李竹声派一个男同志跟之华同住,晚上他要和之华同睡一床,气得之华抱着被褥睡在地板上。当时谁敢反抗这种可耻的措施,马上就不给生活费!这就是当时在上海的所谓‘二十八个半’对待同志的残忍手段。”

  1934年6月26日,由于叛徒告密,李竹声在公共租界马立斯新村中央机关开会时,和与会的负责人一同被捕。特务们顺藤摸瓜,共破获上海中央局及江苏省委机关13处、逮捕18人,缴获大量文件。李竹声被捕后,国民党特务向他劝降,李竹声开始拒绝,后改由训练科的特务出面劝降,李竹声终于动摇叛变,供出了上海中央局组织部长盛忠亮的住址。

  盛忠亮,又名盛岳,1925年五卅运动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学生运动。1926年底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加入“二十八个半”。盛精通马列主义理论,外语能力强,受到米夫重用。1932年底回国,未经选举被博古等推举为中央委员,任中央上海中央局组织部长,1934年6月李竹声被捕后,接任中共上海中央局书记。

  盛忠亮被捕后,受审时一言不发,大有坚贞不屈的架势。国民党特务请教叛徒,终于找到盛忠亮的唯一弱点:他对女友秦曼云(1908—2001,担任中央局机要通讯工作,与李竹声同时被捕后成为叛徒)言听计从。徐恩曾命令将秦曼云从南京解往上海,经过秦的劝说,盛忠亮终于叛变。盛忠亮被捕同时,国民党还破获了中共在上海的两部电台,导致上海与中央苏区的电信联系中断。

  杨子烈亲身经历了这段厄运时期。她回忆:“1932至1933年,上海共产党的机构大遭破坏。地下工作人员被捕者日众。前几年国民党凡捉到共产党,不管三七二十一,有杀无赦。杀了这么多年,共产党还是杀不完,而且共产党还有了游击队。大概当道者仔细想想也不是办法,现在忽然改变了政策,捉住共产党,不但不杀,而改用怀柔优待政策,使之为国民党工作,以毒攻毒。他们用连环跟梢办法,破获了上海共产党中央分局的机构。中央分局书记李竹声第一个被捕,这自然使人吃惊!代理书记盛忠亮,不数月又被捕。黄文杰继任代理,不久又被捉去。差不多不到半年,捉去了三个中央分局书记,上海党的大小机构几乎被破坏殆尽。”

 

“反省院”和“转变”政策

 

  随着被捕的共产党员越来越多,国民党和中统对共产党员的“转变”政策也上升到制度化、规范化的程度。国民党在南京和苏州等地建立了“反省院”,直属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中统)。当时最重要的“反省院”一是南京晓庄的“首都反省院”,一是苏州“反省院”,位于苏州盘门内铜元局前苏纶纺织厂职工子弟小学校址内。

  反省院所拘押的人员大约可分为三类:一为背叛革命不彻底的人,二为坚决不承认自己共产党员身份的人,三为托派分子、脱党分子以及其他思想左倾者。

  反省院对送进来的“反省人”进行政治思想训练,形式有学习、上课、训话等。“学习”就是发给“反省人”一些国民党理论书籍和反共文章,如戴季陶的《孙文主义之哲学基础》等,让“反省人”自己学习,写出读书笔记、思想汇报。“上课”就是由担任训育员的特务讲。“训话”就是聘请国民党要人、名流学者讲话。陈立夫亲自到一些反省院训话,企图对“反省人”施加影响。凡听课听讲的人,必须写听讲笔记、反省笔记,送交训育员审阅,此外,训育员还经常找一些人进行个别谈话。

  反省院规定:对“反省人”的“转变”工作以半年为一期,到期举行考试。试题多为“对共产党的认识”、“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比较”、“对苏联的认识如何”、“中苏关系怎样”之类,考试不及格要留级,继续反省半年,如果再次考试再不及格,就要严厉惩罚。反省院的训育员常常威胁说:“如果三期不及格者,便要枪毙!”以此造成“反省人”精神和心理上的压力,促使他们自首。

  在劝降、软化的同时,特务也使用严刑拷打,达到软硬兼施的效果。尽管这些手段残忍毒辣,有些共产党员并不屈服。有人宁肯留级,也不写悔过书,不写反共声明。当然也有部分人经不住考验,自首反省,变节投降。多数人虽然没公开叛变自首,但也没有激烈反抗,有的也应付差事,说些软话,争取早日出去。

  这个制度推行到许多地区。1932年8月,广东军阀陈济棠派警卫旅到海南岛“围剿”红军。琼崖红军被警卫旅剿灭,红军中有个女子军特务连,庞琼花、冯增敏、王时香等连排干部8人被警备旅俘虏。根据国民党编写的《琼崖剿匪记》的记载,这几个女红军被捕后,先关在当地警察所,“旅长均许改过自新”。警卫旅调离琼崖前,就如何处置女子军连干部问题请示陈济棠。陈济棠1933年9月7日指示“施以感化处分”。1934年,八位女子军干部被转至广州国民特别感化院。

  特别感化院位于广州河南,亦称南石头监狱。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大批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被关押在此,著名的共产党员萧楚女、熊雄都是在这里被杀害的。1933年改为感化院后,女子军干部被送到这里。除了进行政治训导外,她们在感化院里种菜、到作坊做手工劳动。为了体现感化效果,还给她们拍集体照。1933年上海杂志《良友》第74期发表了一张照片,题为“在琼崖捕获之红军女子模范军先锋队队长庞琼花与全体队员合影”。庞琼花与王时香、冯曾敏等剪了统一的披肩短发,穿着统一的半袖广东传统白色女装。还有一张合影,是《琼崖剿匪记》书中刊登的,这张照片上,8人穿的是统一的黑色短袖夏装,头发也统一剪的短发。

  国民党对共产党推行的自首反省政策,导致一些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叛变,直接导致上海等大城市党组织的破坏。造成如此之多党员被捕和叛变的原因,除了国民党政策的变化外,更主要的原因是王明“左”倾路线的白区工作,不顾客观条件和原因,一味要求各地干部组织罢工和暴动,模仿苏联的城市中心革命路线。第一线的党员都知道这样做的结果不仅不会取得胜利,反而导致脱离群众,暴露组织和自己。但稍有不满或提出意见,即遭到中央的无情打击,并被罚做基层工作。恽代英、邓中夏等著名的共产党员,就是被王明、博古等打击后,在基层工作时被国民党逮捕杀害的。所以,一些共产党员,特别是熟悉上层情况的领导干部,对王明的左倾路线失去信心,一旦被逮捕,马上叛变。这就是后来斥责王明左倾路线造成白区工作损失百分之百,红区损失百分之九十的实际情况。

  但是也要指出,国民党的感化政策,确实让许多共产党员免遭屠杀。1937年“七七事变”后,开始了第二次国共合作新局面。共产党代表周恩来到南京、庐山、上海等地与国民党当局谈判,要求释放全部关押的政治犯。他与叶剑英一起到南京“反省院”,看望受难的同志们。被关押的几百名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激动万分,高呼口号,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中共中央的营救下,南京、苏州等地反省院中关押的共产党员陆续出狱,共计有一千余人。他们出狱后,多数去了延安,开始了新的革命历程。

 

顾顺章之死

 

  顾顺章投奔中统后,徐恩曾对他抱有很大期望。徐回忆:“顾顺章是上海机器工人出身,曾在莫斯科受过严格的特务训练,加上他在这一方面的天才,聪明、机警和技巧都是高人一等,因此造成了他的特务工作的卓越才能。”但是徐也说顾“为人阴狠毒辣,死在他手下的同志不知凡几,同党的人将他比作饿了要吃人,饱了要打架的豺狼,人人都畏惧他。当我和他相处较久之后,发现他有强烈的领导欲,享受欲和杀人狂也是他的特性之一,对安分守己的正常生活,逐步显露不满”。

  起初,顾顺章还想在国民党中显示他的能力。徐恩曾说:“顾顺章转变之后,我们在全国各地与共产党作地下战斗的战绩,突然辉煌起来,案件进行也不像从前那样棘手,尤其破获南京、上海、杭州、苏州、天津、北平、汉口等大城市的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案件是和他取得联系的结果,由于他在共产党内部的历史和地位,使他对共产党的上中级人事具有极广泛的了解,各地共产党的指挥机构中,更不少是他的旧部,他好像一部活动的字典,我们每逢发生疑难之处,只要请助于他,无不迎刃而解,本来是无法判罪或情节轻微的案件,经过他的指证之后,立刻可以定谳或重要性突然增加了。同时,从这些破案中,又获得了向上追溯的机会,于是又扩大再破获。这样一次又一次地连续破获,使共产党在全国各地的地下组织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大打击,受创严重的地区,竟至无法恢复组织。”

  但是不久,顾顺章就失望了。国民党从组织到素质,远比不上共产党。共产党人是有信仰,敢于牺牲、公而忘私的。而国民党里勾心斗角,官僚气浓厚,裙带关系腐败盛行。为这样的党卖命,不但得不到好处,人家始终把你当异己,实在看不到前途。据中统特务陈蔚如回忆:1933年初顾顺章来到上海,召集旧部聚会。席间他对大家说:“共产党固然不好,但国民党更坏。共产党的干部都是比较好的,能吃苦耐劳,要革命。你们要耐心工作,我们要好好利用这个调查机构来消灭共产党的组织,另立新的共产党组织。从现在起就要联系自首人,把他们团结在一起。”顾顺章想自己组建一个新党,并与上海地下党组织建立了关系。这些举动被国民党方面察觉了。徐恩曾认为顾是个危险人物,不除掉总是不放心。他说:“我派在他手下做事的一位工作人员(也是共产党转变过来的)向我报告,他有实行暗杀计划后,逃亡江西赤区的准备,于是我们对他的最后一点希望也只好放弃了。我前后经办和他同等重要地位的共产党分子的自新转变案件,不下五六十起,顾顺章是唯一的转变后又想回到敌人怀里的一个。”1935年6月,蒋介石以通共的罪名,下令将顾顺章杀害。顾顺章这个中共党史上的传奇人物,死时年仅32岁。

 


浏览(301)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