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香椿树的博客  
n/a  
我的名片
香椿树1
 
注册日期: 2012-04-18
访问总量: 2,834,81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根据剑桥病毒家谱分析病毒来源
· 残忍:血染的复工之路
· 美国情报机构11月下旬就预警新冠
· 方方解滨们的困局
· 俄勒冈州检出去年12月患过新冠病
· 解滨杨安泽不懂,美国讨厌政治舔
· 疫情过后杨泽安解滨们何去何从?
友好链接
· 索额图:索额图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辣手吾文:辣手吾文的博客
· 益友:益友
· 米笑:米笑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芦鹤:芦鹤
· 沁霈:沁霈的博客
· 水蛇:水蛇的博客
分类目录
【数学文集】
 · 数学:关于北欧欧高福利
 · 建议经济学家们研究当年的解放区经
 · 新中国最伟大的成就是教育
 · 让机器人来当资本家
 · 科技进步在加强马克思主的结论
 · 数学: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有好有
 · 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的前景是悲观的
 · 追求公平不如追求科学技术进步
 · 给你讲讲共产党洗脑的效果
 · 为了战胜资本主义必须建立与资本主
【经济与社会】
 · 根据剑桥病毒家谱分析病毒来源
 · 残忍:血染的复工之路
 · 美国情报机构11月下旬就预警新冠病
 · 方方解滨们的困局
 · 俄勒冈州检出去年12月患过新冠病毒
 · 解滨杨安泽不懂,美国讨厌政治舔狗
 · 疫情过后杨泽安解滨们何去何从?
 · 勒令3M禁运口罩给加拿大,小土豆真
 · 猫能传染冠状病毒吗?
 · 哭穷的方方:拿着三份工资,嚷着月
【社会腐败】
 · 东方雄
 · 震惊:美国律师才是华为中兴倒霉的
 ·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的文化复兴
 · 从马云与大师王林看权贵为啥迷信
 · 天津爆炸是制度造就的炸弹还是破坏
 · 私有化是天津8·12大爆炸的罪魁祸首
 · 老板黑心捞钱 “出事”却全民买单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为什么说天津爆炸是的体制问题
 · 坑爹事件:六百年前的“令计划案”
【杂谈民主】
 · 胖子帮你选手枪:小口径手枪
 · 谁解香港楼市死结?林郑死定了!
 · Why美国总统这样评价毛泽东
 · 港式民主运动能不能向外扩散
 · 奥巴马与特朗普的路线斗争
 · 中国人的宗教和崇拜
 · 细说“把权力关进笼子”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马克斯,列宁,毛泽东心中的社会主
 · 中国股市与希腊危机看中国真的很危
【军事历史】
 · 火鸡国开挂出兵利比亚背后的逻辑
 · 王明的新华日报不准刊登《论持久战
 · 徐向前说百丈关失败不是张国焘的错
 · 张国焘西征是因为毛泽东嫌陕北贫穷
 · 西路军覆灭怪毛泽东不够独裁
 · 虐待壮丁未必是蒋介石授意,但抓壮
 · 黄桥战役歼敌1.1万人 陈毅喜赋诗 粟
 · 谁该为南京大屠杀负责?
 · 四行仓库800壮士之死与蒋介石的丑陋
 · 从淞沪到南京:蒋介石政战略选择之
【军事策略】
 · 台湾国防部的生物武器实验室是否清
 · 旧文:盘点全球生物安全顶级实验室
 · 复盘:伊朗对美报复行动中的电子战
 · 伊朗不再履行伊核协议,谁害怕?
 · 又一什叶派民兵高官遭暗杀, 和蒋介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悄然开始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叙利亚,将是埋葬美国霸权的坟场!
【时事评述】
 · 370万人感染,2000多人死亡 , 19名
 · 伊朗承认打下了乌克兰飞机, 然后呢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朝鲜韩国板门店会面! 多大的黑天鹅
 · 世界上最早的违章建筑:巴比伦通天
 · 南海岛礁上空的硝烟
 · 巴黎报社袭击会不会成为法国的911
 · 2015年世界皆大欢喜!
【历史反思】
 · 百 年 哈 尔 滨 的 真 实 面 目
 · 也说匈奴为何崛起为何衰落
 · 美国生物武器的研发与试验:历史科
 · 回顾洪涛院士抗SARS战役中的失误和
 · 蒋公抗战前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神医Trump治好了中国四十年的痨病只
 · 侵略战争都是投资:阿富汗与蒋张出
 · 蒋介石投降卖国导致日本误判投资风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网络日志正文
百 年 哈 尔 滨 的 真 实 面 目 2020-03-13 07:15:20

百 年 哈 尔 滨 的 真 实 面 目

环球游知宝  2019-06-12

来源:罕见老照片 


     1899年,哈尔滨火车站。

    哈尔滨位于东北平原东北部,其历史源远流长,是一座从来没有过城墙的城市。

    哈尔滨是金、清两代王朝的发祥地。金收国元年(1115年),金代在上京(今哈尔滨阿城区)建都。

    1896-1903年,随着中东铁路建设,工商业及人口开始在哈尔滨一带聚集。中东铁路建成时,哈尔滨已经形成近代城市的雏形。

    20世纪初,哈尔滨就已成为国际性商埠,先后有33个国家16万余侨民聚集这里,19个国家在此设领事馆。

    本期老照片从哈尔滨1899年一张照片说起,娓娓道来哈尔滨这100多年来的沧桑与巨变。

    这里有百姓的平常生活,有城市的雕梁画栋,每一张照片都记录着这座城市曾经的有过与记忆。

德兰/文

    清末,哈尔滨,俄国人主持修建的东清铁路招收的华人筑路工人风餐露宿,备尝艰辛。


    清末,哈尔滨警察街(现友谊路),因俄警察局设在此而得名。


    清末,哈尔滨松花江畔,悬挂龙旗的清兵"营盘"。


    1900年代,哈尔滨,石头街道。


    1900年代,哈尔滨西大直街,东清铁路管理局大楼(现为哈尔滨铁路局)。


    清末,哈尔滨开埠后,中国大街(现中央大街)初具规模。


    1906年,哈尔滨,俄驻哈总领事馆。


    1900年代,哈尔滨,着长袍马褂的祖孙两。


    民初,哈尔滨,新城大街(现尚志大街)。


    1920年代,哈尔滨街头道路上,一位头戴瓜皮帽的中国人用马车拉着蔬菜,旁边走过一个俄罗斯中年男子和小孩。


    1924年,哈尔滨,中国大街(现中央大街)。


    1925年,哈尔滨火车站。


    1927年,哈尔滨早期有轨电车。


    1930年代,哈尔滨地段街,这里是日本商号集中的地区。


    1930年代,哈尔滨波兰冰球队多次获得东三省冰球比赛冠军。李述笑收藏。


    1930年代,哈尔滨,满铁公所。


    1930年代,哈尔滨,新市街。


    1930年代,哈尔滨,松花江铁桥。


     1930年代,哈尔滨,傅家甸头道街。

    这里本是松花江畔的沼泽之地,1746年,山西太原人傅振基以厨师身份在此安家落户开店,后来随着中东铁路的建成,发展成一处华人聚居的商业中心。


    1930年代,哈尔滨,中央大街。


    1932年8月,道外江堤决口,哈尔滨城区被淹。


    1934年,民国萧红和萧军离开哈尔滨前夕的珍贵合影。


    1934年,哈尔滨中央大街,对面的西式建筑为著名的马迭尔宾馆,街中行人大多是俄罗斯族和其他外国人。


    1934年,哈尔滨,圣·索菲亚教堂。

    1907年,沙俄修建中东铁路时所建,由俄国建筑师科亚西科夫设计,采用了俄罗斯的帐篷顶和洋葱头造型,历时9年于1932年落成。


    1934年,哈尔滨,万国洋行。

    万国洋行建于1922年,是一座凹进的建筑,门楼上的招牌,大多以俄文为主,部分混杂了日文和汉字,依稀可见右边为福兴号,左侧为协和字样。


    1930年代,哈尔滨松花江,远处是中东铁路的大桥。


    1930年代,哈尔滨火车站。


    伪满时期,哈尔滨,俄罗斯女郎。


    1940年代,哈尔滨,一家五口。


    1936年,哈尔滨阿什河右岸的天理村,劳作途中的日本人。

    哈尔滨东郊阿什河右岸的天理村,土地肥沃,日本在1932年2月占领哈尔滨后,强行驱离中国农民,将这片土地作为日本武装移民的开拓团使用。


    1941年,哈尔滨街头,迎面而来的异国女子,边走边聊,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留下背影向前走去。


    1945年8月19日,哈尔滨,苏联红军进驻哈市,占领火车站等重要设施。


    1946年,哈尔滨,正阳大街(后改名靖宇街)。


    1950年代,哈尔滨,在松花江边嬉戏的人们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1952年,哈尔滨,眺望松花江景。


    1954年,哈尔滨,道外北十六道街与靖宇街交口处景象。


   1957年2月,哈尔滨亚麻纺织厂的女工在试穿当时最时髦的苏联"布拉吉"。


    1958年,哈尔滨第一机械厂研制出的22马力履带式拖拉机。


    1958年9月,邓小平到哈尔滨锅炉厂视察。


    1966年7月,哈尔滨之夏音乐会的舞台上已充满了火药味。李振盛/摄。


    1966年,哈尔滨市造反派把市政府的牌子用铁锤砸毁。李振盛/摄。


    1966年8月26日,哈尔滨八区体育场,哈尔滨市委第一书记任仲夷被红卫兵戴上"高帽",抹"鬼脸"批斗。李振盛/摄。


    1966年,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的红卫兵写大字报批判刘少奇。李振盛/摄。


    1967年7月16日,哈尔滨举行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两周年,人们在下水前学习毛主席语录。李振盛/摄。


    1966年8月24日,哈尔滨,红卫兵给极乐寺的佛像戴上高帽子示众。李振盛/摄。


    1966年8月24日,哈尔滨,红卫兵逼迫极乐寺和尚扯起"什么佛经,尽放狗屁"条幅自辱门楣。李振盛/摄。


    1967年11月7日,边疆地区的红小兵大串连步行到哈尔滨,连夜排队购买《毛泽东选集》合订本。李振盛/摄。


    1970年代,哈尔滨,国际饭店,给人朴素的感觉。


    1972年5月22日,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访问哈尔滨。李振盛/摄。


    1978年,哈尔滨,技术练兵比赛。王福春/摄。


    1978年,哈尔滨,利用小学教室晚上上英语课。王福春/摄。


    1978年,哈尔滨,民兵练武训练。王福春/摄。


    1980年,哈尔滨,手提山羊录音机。王福春/摄。


    1980年代,哈尔滨,三轮车上的时髦女郎。


    1980年代,哈尔滨经纬十二道街,车辆厂文化宫。


    1980年代,哈尔滨电缆厂。


    1981年,哈尔滨,卖米糕的小贩。久保田博二/摄。


    1981年,哈尔滨,马车。久保田博二/摄。


    1981年,哈尔滨火车站,蒸汽机车。久保田博二/摄。


    1982年,哈尔滨火车站。


    1983年,哈尔滨,圣·索菲亚教堂。出目里利吕井 /摄。


    1983年,哈尔滨,三寸金莲见功夫。王福春/摄。


    1983年,哈尔滨和兴路,环卫工清扫大街。出目里利吕井 /摄。


    1980年代,哈尔滨,哈工大主楼。


    1983年,哈尔滨,革新街。出目里利吕井 /摄。


    1980年代,哈尔滨,中央大街。


    1980年代,哈尔滨,元宝饺子王。



    1983年,哈尔滨,卡住了,紧急修理。出目里利吕井 /摄。


    1985年1月16日,哈尔滨市民在冰橇台上打冰橇。 图片来源:新华社。


    1986年,哈尔滨,挂历大减价。王福春/摄。


    1987年,哈尔滨冰雪节,美国《看东方》电视节目主持人靳羽西特地从大洋彼岸赶来参加,并作了专题电视报道。郑学清/摄。


    1987年,哈尔滨,美术馆变商场。王福春/摄。


    1988年2月14日,哈尔滨市道外区体育幼儿园的教员在教四至六岁的儿童学习滑冰。 图片来源:新华社。


    1988年8月11日,哈尔滨道里中央大街,实行承包制后的侨乡百货公司,公司经理帮助顾客挑选商品。闫福生/摄。

  

    1990年代,哈尔滨,中央大街。郑学清/摄。


    1990年代,哈尔滨,狗拉雪橇。郑学清/摄。


    1992年,哈尔滨,演绎速算法。王福春/摄。


    1990年代末,哈尔滨,滑雪橇。郑学清/摄。


    1998年,哈尔滨军民抗击百年一遇的洪水,哈尔滨市政府在防洪纪念塔举办表彰抗洪模范的庆祝活动。郑学清/摄。


    2002年,哈尔滨松花江边防洪纪念塔广场。邱育嘉/摄。


    2006年10月23日,哈尔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礼堂,香坊区成立大会在此举行。


    2007年,哈尔滨,中央大街。郑学清/摄。


    2015年,哈尔滨湿地节,中央大街花车游。陈南/摄。


    2017年,哈尔滨道里区群力音乐公园。石秋环/摄。


浏览(222) (2) 评论(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西木子 留言时间:2020-03-13 09:07:21

哈尔滨是一个特殊的城市, 这组照片的连续性特别好。 我没搞懂中国为啥与西哈努克关系那么好。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20-03-13 08:46:30

对不起。我这笔记本有问题。

在手机和另台电脑上,看到了照片。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20-03-13 08:33:19

你有没有搞错?

我说的看不到,是指你的照片都是空白。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3-13 08:30:30

人眼的目的性太强,是优点, 也会同时制造盲点。 今天不想谈病毒,所以消遣一下。哈尔滨市被遗忘的城市,这次病毒出了风头, 死亡率在湖北省之外排第一,可见起被抛弃的悲惨。

这些照片很珍贵, 几乎没有时间断档,这就是真面目。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20-03-13 07:43:28

真面目?哪呢?

哈也看不见!

回复 | 0
作者:西木子 留言时间:2020-03-13 05:37:24
谢谢香博让我回忆了一把童年! 西哈努克去锅炉厂时我们小学同学都去夹道欢迎。崩了半天,连那老头坐在那个车里都不知道。呵呵
回复 | 0
共有6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