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我的名片
一草
 
注册日期: 2016-07-29
访问总量: 1,900,06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原创文章版权属作者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发布
· 武肺50天 全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
· 中方同意美CDC专家去中国/防疫宣
· 分享朋友帖 从另帖看部分华川粉的
· 钟发话前武汉这医生向附近学校发
· 香港病毒学家:痛心这次疫情重犯0
· 因“传谣”受训诫的医生11天后被
· 前四感染者中有仨无华南海鲜市场
友好链接
· 一冰:一冰的博客
· 和谈:和谈的博客
· 南来客:南来客的博客
· 安雅云:安雅云的博客
· 天宝:天宝的博客
· 山城兄弟:山城兄弟
· 马黑:马黑的博客
分类目录
【中华大地】
 · 武肺50天 全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
 · 中方同意美CDC专家去中国/防疫宣传
 · 分享朋友帖 从另帖看部分华川粉的冷
 · 钟发话前武汉这医生向附近学校发出
 · 香港病毒学家:痛心这次疫情重犯03年
 · 因“传谣”受训诫的医生11天后被病
 · 前四感染者中有仨无华南海鲜市场暴
 · 医疗体系里人的话/来自武汉的各种声
 · 伟光正应对武汉肺炎国领导小组名单
 · 细思极恐 武汉肺疫是党卫军生物战的
【美国政治经济科学】
 · ZT 为什么我支持布隆伯格竞选美国总
 · 美国现在有外交政策吗?杀伊将理由是
 · "另类真相"时代解药—突
 · 撤军还是不撤?美军出尔反尔 或是进
 · 今日基督教社论:川普应该下台-大影
 · 福音基督教旗舰杂志发社论支持撤除
 · 佩洛西宣布:不会将弹劾上诉至参议院
 · 重大事件!川普成为史上被弹劾第三美
 · 国会通过挺港法案/川总为土在叙屠杀
 · 弹劾调查:盖子在慢慢揭开/民调55%支
【人在北美】
 · 亚裔在美国很难当领导吗?不见得
 · 才貌双全的24岁药学博士生荣戴美国
 · 周末一乐:为何发社论?| 川粉急得
 · 华裔美籍学者获释诠释了什么是真正
 · 蒙特利尔大屠杀30周年祭:不该忘却的
 · 拿诺贝尔奖的老爷子果然Goodenough
 · 联邦调查局全社会抓捕间谍的做法被
 · 一个发生在美国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
 · 护异寻同——谈在美华人联合之道
 · 为美国第一位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
【人生旅途】
 · 迟到了四十年的汇报—寻找庄家玫老
 · 琼瑶最新文章【再寫《握三下,我愛
 · 关于死亡,这可能是篇颠覆你认知的文
 · 她俩是怎么当上毛时代娃娃兵的?
 · 人生百年唯此二十年为金,千万珍惜
 · 海华提前退休前的纠结(上)/附联合国
 · 海华提前退休的好处和美妙
 · 忆倾千万身家助学的赵家和老师(二
 · 猛然看到数十年前“素颜”的自己,
 · 一对海华的珠婚恋:千经百历化珠联
【上海味道】
 · 《我的前半生》你怎成了虹口宣传片
 · 在我们生长的街区寻觅光阴旧迹-淮海
 · 幻梦般的悠扬:父亲湮埋70年的《青
 · 留住心中上海的味道
 · 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 上海市民圣诞夜排队4小时只为进教堂
 · 记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 zt
 · 功德无量的奇迹:徐平羽在上海外事
【家史亲友】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下)(一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中)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上)
 · 二姐上海买房记|港与北上广深高房价
 · 父亲去世二十年后父亲节的怀念-附如
 · 文革中父亲被关押四年多后回家
 ·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 “77”精神 受用一生zt
 · 。。
 · 周梅森 | 快马矫健 胜天半子
【中外关联】
 · 中方同意美CDC专家去中国/防疫宣传
 · 分享朋友帖 从另帖看部分华川粉的冷
 · 香港病毒学家:痛心这次疫情重犯03年
 · 美疫情有扩展 /护己才能助亲友:戴口
 · 细思极恐 武汉肺疫是党卫军生物战的
 · 疫情越发严重/抗艾滋病药能有效治疗
 · 疫情严重依然超出想象 各地网友多加
 · 武汉新型病毒又是美帝阴谋!群友:五
 · 美和平队志愿者准备撤离中国 他们啥
 · 美欧日发表《联合声明》精准打击中
【海外人生】
 · 中国的坏老人移民美国了,但是下场有
 · 专业行家揭露IUL骗局的根本问题所在
 · 从两案例看IUL及卖保人常用的欺骗招
 · 解读骗局IUL-难得一见的专业保险员
 · 揭露华人圈里横行的老鼠会新骗局IU
 · 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好友文)
 · 史铁生:她叫吴北玲(陕北知青的留美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三)长期护理保险
 · 周末消遣:后院的柿子红了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一)年金
【教育学术】
 · 看搬弄一鱼多吃的嘴炮水军小卒喷污
 · 攻击蔡的嘴炮军小将不懂装懂又出洋
 · 六十五年来,他的祖国向他道歉了三
 · 留学所在整个班全是中国人是种什么
 · 为何他仨荣获经济学诺奖?/穷人为何
 · 拿诺贝尔奖的老爷子果然Goodenough
 · 不出所料 法官判决哈佛录取没有歧视
 · 联邦调查局全社会抓捕间谍的做法被
 · 周末一笑:他们力证世界文明都起源于
 · BBC跟拍14个孩子56年,他们的人生如
【育儿之道】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四) 高中夏令营
 · 十张图说出普通父母与智慧父母的巨
 · 写在孩儿高中毕业时-粉碎恶毒诽谤攻
 · 决定孩子成功的不是智商和情商,而是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三)高中选择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二)初中自推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一)少儿时的培
 · 逸草:写在那年名校提前录取后
 · 再聊美国大选与华人中的代沟
 · 把孩子培养成常青藤名校需要的人 (
【史实真相】
 · 晚年大多时间沉醉在整人污泥塘的耄
 · 彭小莲走了,她父亲彭柏山的经历有更
 · "因父之名":正义迟到的地方,还有父
 · 蒋经国:斯大林为何要割走外蒙
 · 风烛残年裹脚老人,流亡海外却无愧英
 · 中日俄持续三个世纪的混战战争真相
 · 看我们是怎样铭记历史的 zt
 · 日本NHK电视台自揭战争罪责
 · 宜宾白毛女真相 比半夜鸡叫更离奇
 · ZT今天,我们要怀念一个人
【歌声回荡】
 · 节日听听简爱的音乐,怀念我们的青春
 · 录一首《月圆花好》及歌曲的来历
 · 周末一歌:我的《九儿》和歌词的一
 · 大学年代的歌:心中的玫瑰 — 逸草
 · 请教一下,《草原儿女爱公社》这首
 · 我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网络轶事】
 · 令两群友被封号的文:《揭穿千年谎
 · 嘴炮军费劲编造本博谎言娱众(续)
 · 把与网管有良好互动指成特权是狭隘
 · ID SimonN以谩骂网友为题公然造谣撒
 · 周末一笑:在某论坛被当作假冒教授的
 · 如何保护好自己的网路隐私?分享经
 · 普京"大厨"掌控俄网雇佣军/穆勒约谈
 · 再聊“高学历普通海华”之称
 · 万维“高学历普通海华”之称小争
 · 请薄浣网友珍惜万维这块园地
【健身养生养老】
 · 如何面对老年、疾病与死亡-陈老师的
 · 每天摄盐不能超6克?柳月刀说了,净
 · 看上海顶级养老院的设施/费用和运作
 · 秋来秋去 好景美乐 心醉神怡
 · 为啥多病的长寿,没病的早死?zt
【乡土亲情】
 · 周末鸡汤:母亲的素质将决定孩子的
 · 老底子上海人怎么过中秋?zt (多图
【世界各地】
 · 什么是真实的伊朗?受袭美军无伤亡消
 · 纳粹死忠不觉罪恶百岁过世|普京又在
 · 川杀苏只为转移弹劾视线?乌客机坠毁
 · 美国仗着自己领导人渺小廉价欺负伟
 · 伊朗政权是恐怖主义的主要支持者?
 · 最新轰炸表明美国输掉了伊拉克战争
 · 杨安泽:与伊朗的战争并非美国人民所
 · 圣诞别唱——齐奥塞斯库毙亡30年祭
 · 越南以忘记历史的方式远离中国,这有
 · 国会通过挺港法案/川总为土在叙屠杀
【母校风华】
 · 上海交大打造日本战犯审判文献数据
 · 2016年为国出征里约奥运会的交大人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网络日志正文
被封的流沙河文:美国人才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2019-12-09 05:48:16

逸草:前一阵流沙河老先生去世后,此文曾在微信群里频传。本博曾在多个群里看到并转到其他群。一天后,文就被“违规”了。很快又有其他微信号出了另版,不久又再次被“违规”被删。

这样一篇叙述往日见闻事实的文,竟被红歪宣如此重视,一而再地删文。说明此文多少打到了痛处。可能对歪宣来说,连文的标题都触目惊心。也说明此文值得广为传播。


流沙河演讲:美国人才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各位朋友(热烈的掌声),我比在座各位朋友蠢长得多,我今年已经74岁了。 我这个人谈不上什么“思想”; 但是由于我的年龄比你们大,我曾经亲身经历的事比如抗日战争你们没有经历过,这就是我跟大家不同的地方。  


  我要告诉大家: 美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1900年八国联军进入北京第二年的“庚子赔款”所有的八个列强,其中只有一个国家拿到这个钱没有动,就是美国。 后来以各种方式退给我们了,其中一种方式叫“庚款留学生”,还有的拿来补贴我们的大学。 我告诉你们,抗战时期山西有一个“铭贤学院”迁到我的家乡来。 这个学校是和美国欧柏林学校挂了钩的,欧柏林大学有个“山西基金会”就是美国政府用庚子赔款设立的。 “山西基金会”的钱就用来资助办铭贤学院,从30年代创办就是用的这个钱。

  后来抗日战争了,辗转数千里逃到我们家乡,我们家乡最大一个姓曾的地主,他主动把自己一个寨子腾空,全部免费借给这个学校。 这个学院就这样一直办了下来。 政权改制后它就变成了“山西农学院”和“山西工学院”,然后跟美国交恶后,每年的这个钱就没有了。 那头也没有作任何解释,我们这头说“我们革命国家,谁要你帝国主义的臭钱”,就这样从建国以后这个钱就断了数十年。
 
  到了改革开放初期欧柏林大学的“山西基金会”派了一个工作人员,一个27岁的小伙子到中国内地来找到中国政府。 问他有什么事情,他说你们国家从前有个铭贤学院还在不在? 哦,大家就告诉他说这个铭贤学院从建国后就迁回了山西,在它的基础上办了一个“山西工学院”和一个“山西农学院”。 然后这个小伙子就去找,找到里面一些老的教师,果然证明这是事实,考察后他就走了,也没有说什么话。 过了一段时间,美国方面就正式派代表来,说是要接触你们原来铭贤学院、现今是“山西农学院”和“山西工学院”的人,要拨一大笔款给他们。 你想我们这边的官员听说有“美元”来,那个积极性之高啊(笑声),马上把工学院、农学院的党的领导,党委书记、院长每个单位派起代表团来。 但是一接触没有发现一个真正是原来铭贤学院的人。 人家“山西基金会”说你们来的都是官员,我们要见铭贤学院的人。 怎么办,怎么办? 最后才想起山西农学院有个右派分子是原来铭贤学院的,于是去把这个扫厕所的教授老头找来,说让你加入我们这个代表团,你走在前面。 结果人家还认得到他,从此以后每年20万美元就没有断过,10万给农学院,10万给工学院。

  这样大家才知道,原来尽管中共夺取政权后这个钱就断了,但美国人一分钱都没有动,全部拿来存起连本带利增值了几十年,现在就能够每年拿出20万给这两个学校。 这是我一个在铭贤学院读过书的朋友讲给我听的,我听了当时就哭起来了(掌声)。 八国联军中没有一个国家这样做。 其中最恶劣的有两个,一个是日本,日本把我们赔的钱都拿去制造武器再来打我们; 第二个就是俄国,极其无耻贪婪。 还有一个事情就是八国联军走后,中国的赔款绝大部分不是给的银子,根本没有那么多现银。 是通过什么方式给的呢? 是从中国的海关收入里每年扣出。 中国总署由八国推举的代表、一个叫赫德的美国人管理赔款账目,赫德管理的账目那是一清二楚。 美国人在这方面的品行也为世所公认。
 
  抗日战争爆发时我刚进小学,到我进初中的时候抗战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也是最艰难的时期。 我13岁那年曾经与其他同学一起去美军的军用机场跟所有大人一样参加劳动。 一样吃的是糙米饭,米汤是红颜色有气味的; 一样是八个人一桌,只有一小碗不见油花的盐拌萝卜丝。 就这样修了一个星期机场。 我们这些娃儿是怎样想的呢? ——再不出力国家就要亡了。 因为从小我们的老师就跟我们讲: 一定不能当亡国奴! 当了亡国奴就要像朝鲜人那样,见到日本人来了就要立正鞠躬,日本人要骑马还要垫背让日本人踩着上马。 这就是亡国奴! 因此我们从小就知道要爱自己的国家。 当时国民政府也好、老师也好,要我们爱国从来没有说过“爱国主义”这几个字。 你要知道“爱国”成了“主义”,就是一种“学说”,一种学说是不含任何情感的(掌声)。 我们的老师说“要爱国”,余光中对我说“爱国是一种感情,不是一种主义”。 我从小就是被这种感情所制约的。
 
  另外我还要讲讲美国人的善良。 我们中国人,我们贫穷,我们没有自尊心,我们不争气——我们那么多中国人,去偷机场里面美军的军用品,美军从来没有来追查过。 在我的家乡,每天黄昏后地下摆的摊子卖的全是军用品,贼货。 偷来的美军皮靴腰带、衣裳、罐头——连花生米罐头都偷,最后就是美军卫生用纸,一捆一捆的偷出来在那里卖。 任何美军都没有来追查,换了其他国家是做不到的。 美国人单纯天真,而且体谅穷人,晓得你们这个国家没有办法。 搞到什么程度连美国人的枪都要偷,流落出许多卡宾枪,美国空军战士用的那种短卡宾。 是由于这些美国兵,他们自由散漫惯了,他们进食堂吃饭有个规定: 不允许带武器进入。 所有卡宾枪都在食堂外的墙边排成一排,结果吃了饭出来发现枪被偷了。 偷了美国人还是就算了,说没关系他又去领。 偷美国人皮靴的情况是,美国兵的营房晚上睡觉他们要空气流通不关门,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哇啦哇啦闹鞋子没有了,于是再去领一双。
 
  后来我在60年代文化大革命前所在的农场,靠近凤凰山飞机场。 那里的农民对美军也很熟悉。 当时有个姓黄的老大爷是“贫下中农协会”的主席,属于“无产阶级”,党很信任的那种人。 他跟我摆起过去的事说: “美国人都是些瓜娃子! ”我说: “咋个喃? ”他说: “嗨呀,我们净整他们! ”说是美国空军因为要有营养,就在天回镇那边买了许多鸡委托他们去熬鸡汤。 “我们只要炖的鸡汤一煮开,就把整鸡捞起来丢在潲水桶里,每天下午挑潲水走时美国人又不检査,结果挑了几十只鸡出来,每天晚上在天回镇卖白斩鸡,嗬哟,吃的人还多得很! ”(笑声、叹息声)“——美国人居然还不知道,不是瓜娃子吗? ” 


  另外还有我亲自见到的一件事。 在广汉机场那里有一个小娃儿——那个机场虽然是军用的,但小孩进去,美国人根本不管,我就进去很近地看过飞机——有一个小娃儿突然就丢失了,于是那些农民就闹,说美国人把娃儿偷了。 结果过了一个月,那个美军休假回来把娃儿带了回来,给他换了一身新衣服,送他回家。 这些我亲眼看见的事情,使我对美国人的单纯善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不管在朝鲜战争开始后说美国人咋个咋个的坏。 50年代初我们国家编了一套连环画,是中国那些最有名的画家集体创作的,叫《美帝百年侵华史》,拿来在全国宣传,连每个村庄都贴的有。 那美国人简直是青面獠牙啊,美国人坏得不得了。 后来在文化大革命前,我在凤凰山机场挖地,因为那里过去是美军机场,有个“左派同志”就说: “不晓得他们在这里强奸了我们多少中国妇女! ”我当时忍不住冒了一句“还要调査了才晓得。 ”嗬,这下报告上去,说我是“坚持反动立场”(笑声)。 所以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人的记忆无法抹杀。 人们信仰的“主义”可以改变,记忆事实却无法抹杀。
 
  到了80年代我年纪很大了,也都可以出国了,这种记忆依然在起作用。

  我两次随中国作家代表团出访,一次作为团员、一次是团长。 作为团长那次是到菲律宾。 去之前我就知道菲律宾马尼拉南郊有个美军墓园,在太平洋战争中美军牺牲的七万人,有二万五千零七百多人埋葬在这里。 80年代中国大使馆绝对不会允许去参观。 到后来第二天我们就要走了,每个人包包里都还揣得有几百个比索,那天下午我就说: “今天下午放假,各位同志你们要采购什么的赶快去。 ”等大家走了,我就一个人找到当地一个写诗的华侨叫李鹤(音),请他带我去。 他说: “可以,可以,但是你们中国作家从来没有哪个去的啊。 ”我说: “台湾呢? ”他说: “台湾是每个作家非去那里不可! ”我一下就明白了: 人各有感情。 我们这边是枪杆子造反打出来的江山,当然就把美国当成敌人; 而台湾那边他们记得到,是他们曾经的战友。 在我们这边的人里我是第一个去的。
 
  那个下午我真是感慨良多。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墓园,更让我惊奇的是下面的情况。 首先是所有的墓碑上一律只有四项内容: 一、姓名; 二、籍贯; 三、部队番号; 四、牺牲年月日。 起先我很纳闷: 这里埋葬的军既有将军,又有其下不同军衔的和普通士兵,怎么一点没有反映? 后来一想才恍然大悟——别人认为将军也好元帅也好士兵也好,都是活着时候的一个身份; 他死了在上帝面前就都是一个普通人了,就没有这些区别了。 这是鄙人受的第一个教育。 其次是不分军阶所有墓都修得一模一样,占的面积就那么一点——他们那个不能叫“坟”,中国式的坟是要鼓起来的,而它是平的,上面是一个十字架墓碑。 别人的政府花的是什么钱? 绝对是我们这些脑筋想象不出来的。 80年代我的全部财产加起来还抵不上这个小小的十字架! 为什么呢? 那是从意大利西西里岛产的“雪花大理石”专门采下来,刻制好了再绕半个地球运到这里来——我连运费都出不起,而且每个都是一样的。 我们的“八宝山革命公墓”分14个等级,好多老干部临到要死的时候,千方百计都要争取到“八宝山”; 有些家属还要去闹“我们该享受哪一级待遇”,包括我们这里写讣告——人都死了,它下面还要加个括弧“相当于副厅级待遇”! (笑声掌声)真是见鬼了——他都变了鬼了还有啥子待遇! (笑声、热烈鼓掌)这我看见的: 别人没有分任何等级。

  别人坟墓的排列次序是按ABCD的顺序区分的,你叫Adam你就排在前面在A区; 叫 Zemota就在最后,查找起来很方便。 别人不仅活着的时候要平等,死了都要平等(掌声)。 这样的事情是在中国我看不见的。 还有在墓园前面刻了很多标语,都是黑色大理石填金,它的英文译出来就是: “主啊,在我们和强大敌人搏斗最艰难的时候是你鼓舞我们勇往直前”——是“主”,你注意: 不是“民主党”、“共和党”。 (掌声)——“上帝啊你从太平洋海底把他们的灵魂带回去吧”,“主啊原谅我们的软弱,多亏你的支持我们才坚持到最后英勇牺牲”等等——里面没有一个字提到“民主党”、“共和党”。 这是不是就是说他们迷信呢? 不是的。 因为在这里“主”是一符号,意味着平等——“我们所有的人,死后在上帝面前大家都是一样的”。 因此无论你对“主”,对上帝怎样崇拜,都不会造成个人崇拜、领袖祟拜。 这就是别人的制度之所在。 然后到了整个墓园的中心区,有一座灰色水泥方塔,三面都是光的,只有一面刻有浮雕,没有任何文字。 这浮雕也令当时的我十分惊诧。


  因为按照我们的想法,它的内容应该是歌颂这些牺牲了的美国将士,如果要我来为我们的革命墓园设计的话,那就是一幅战士端枪冲锋、领袖在后面挥手之类的图景; 但我一看却完全不是这样,很让我感到惊奇。 它刻的是一个半裸的小伙子双手持剑,这样握着,边上有一些树林——哦,我明白了。 这是圣乔治。 所有欧洲人都知道的民间传说里斩恶龙、救爱人的圣乔治。 这是用圣乔治这个形象代表全体牺牲的美国将士。 而且圣乔治脸上没有一点胜利的喜悦,完全是面临大搏斗的紧张,两手紧握宝剑,双目凝视着远方正在扑来的恶龙。 这形象一下打动了我。
 
  后来我又看见有个墓碑,上面既无姓名籍贯又无部队番号,只刻了一些英文分三行排列,翻译出来就是: “这里躺着一个武装的同志——只有上帝才知道他是谁。 ”这是一个无名战士的墓。 按照我们这边,任何革命墓园,都要审查历史。 如果你连姓名都没有,就没有资格进革命陵园,因为万一你是叛徒呢? 而别人就是没有姓名的也一样给他立了碑。
 
  我的菲律宾华侨朋友对我说: “有几个墓的墓碑不是十字架,我们搞不懂是什么东西,是不是你去给我们认一下? ”于是我们就一起去找,找到了我看,是一个六边形的墓碑,上面还是刻着姓名、籍贯、部队番号、牺牲年月日。 我说: “他是犹太人。 ”凡是读过《旧约出埃及记》的都知道摩西带着以色列人(犹太人)在沙漠里走了几十年都没能回到故乡,摩西死后由大卫王继续,每次迷了路天上都有颗星指引方向,这就是“大卫星”。 我说这表明别人尊重他的宗教信仰。 然后他又说: “还有个墓碑非常奇怪,不是大理石的。 ”在他的指引下我看见有个东西在夕阳的余晖里闪着金光,到了那块碑前,上面刻的文字又一次使我震惊: “这里躺着我们十八个战友,由于他们身体的部位已难以互相区别,因此让他们在这里一起长眠。 ”这是那些身体被炸成碎块、难以区别这块是张三的、那块是李四的,只晓得是这十八个人。 如果喊我来管,干脆刨18个坑,每个坑里弄一点进去不就了事了? 结果别人不。 就是说人死了都不要欺骗他,不能欺骗死者,要让他死后都能够真实(掌声)。 这些都使我感动。

  离开时偌大一个墓园只有我和我的菲律宾朋友,在黄昏的夕照之下依依不舍。 最后我去看它那个纪念窗纪念图,比这个墙还高。 其中有张图,地图上画的是从中国内陆、从四川画了一个红色箭头,越过整个中国、越过黄海直插东京——这就是画的我修过的广汉机场,从那里500架B-29去轰炸日本东京的示意图! 看到这张图我一下子泪洒衣襟,因为我修过它的跑道,这跟我有关!
 
  所以在10年前,二战胜利50周年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叫《二战我修飞机场》。 这篇文章是台湾的约稿,后来占了一个整版,说是这篇文章让我们又回复到当时中国的艰难情景中,连小小13岁一个学童都要去修飞机场,可见国家、民族的危机之严重。 文章发表后就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有个名叫“林达”的美国女士,到成都后通过各种关系找我,最后由一个考古队的朋友带到我家里。 她问我: “你是不是写过一篇文章《二战我修飞机场》?


  我说: “是的。 ” 


  她说: “你这篇文章是不是发表在台湾《中央日报》年×月? ” 


  我说: “是。 


  然后她出示一张照片,一言不发,盯着我。


  我一看那是我最熟悉的“超级空中堡垒”B-29。 我就告诉她: “这是B-29,但是你们已经把它背上的炮塔拆掉了; 它的腹部还有一个炮塔,像锅一样凸出来的也没有了。 


  她说: “对,你说得完全正确! 


  于是她才告诉我说: “我来找你是因为,我的父亲曾经从广汉机场驾驶B-29去轰炸东京,他读了你的文章后要我采访你。 ”我连说那时我还是一个13岁的孩童,也只是修了一个星期的机场。 她说你把当时关于美国飞行员的各种所见所闻都讲讲吧。 我说好,我来讲讲。


  于是我就把当时所见美国飞行员是什么样子给她描述了一下,林达回去一年后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美国有一个“B-29协会”,美国全国还有400多个B-29飞行员在,他们要建立一个B-29纪念馆,美国政府给了他们一架飞机,相片上那架就是。 这个纪念馆中心砌了一个台子安放这架B-29,周围砌墙用的每一块砖上都刻着一个名字,凡是跟B-29有关的人员——飞行员、地勤人员等等全都有份。 她父亲说: “那个13岁的年轻人为B-29修过跑道,我出钱!” 她父亲出钱订了一块砖,上面用英文拼的是本人“流沙河”的名字(掌声)。这件事使我深深感到美国人的认真。


  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美国人是我们的朋友。 今天我要告诉在座各位的只有这件事,其他的道理我讲不清。 我讲得拖沓占了大家时间,对不起。 (长时间热烈鼓掌)


浏览(1918) (73) 评论(5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9-12-16 14:09:07

当年毛先祖进兵北京之前说他们是“入京赶考”。很多中国人开始时可能也有这样的意识。但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这批中共“赶考人”不是带笔进考场,而是带枪进考场!一进考场就把监考人,评卷老师用枪顶住脑袋了,。。。。直到今天!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19-12-16 13:53:40

当年美国人误判中共,中国人选择了中共,这些都是事实。但这其实不是中国人喜欢中共的结果,而是中国人厌恶国民党的结果!当年国民党太腐败了。那是国民党失败了,失去了人心。中国人饥不择食了,抛弃了国民党,只好选择共产党,中共捡到了便宜!

当年中国人选择了中共,就跟德国人选择了希特勒类似。你要说中国人愚蠢,这也是事实!但也有可能是中国人的宿命!某些历史偶然因素助中共一臂之力。这可能是中国人不信神的结果!中国人不信上帝,关键时刻,上帝就不会帮中国人!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19-12-16 10:24:57

「他们仅仅只听中共其言,而不观中共其行。」

当时中共未曾执政,哪里观得到其夺得政权后的行?

延安时期乱七八糟的一面,又会有多少不在那里的知识分子明瞭?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9-12-16 05:23:24

我不可能当事前诸葛亮,我1946才出生,至少我现在明白美国人在中国问题上是一直在犯错误,美国人犯错误,却要中国人买单,还有中国人来感谢他,岂不是笑话?49年前中国的知识分子同情支持中共有什么道理的?他们没有带眼识人,他们仅仅只听中共其言,而不观中共其行。当然他们后来为他们愚蠢买单,那也是咎由自取,不过因为他们的愚蠢却给中国民众带来灾难,这就是他们都罪恶。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12-16 05:16:21

右撇子是极右人士?他当然不是,我才是极右人士。[左右互殴互骂,打得死去活来}民主党和共和党不也是这样,有什么大惊小怪。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19-12-16 05:13:10

[]你丫整个一个傻13,你问问国民党,美国是在帮助谁,我看你给美国人当走狗都不配,哪有奴才诬陷主子的。}我是一个傻13”?你居然要和一个你明知道是傻逼的人对话,那你岂不是比傻逼还要傻逼。我给美国人当走狗都不配?你是美国总统?你有资格说这话?我是美国人,我给自己当狗,我愿意。你不过是中共的韭菜。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19-12-16 05:06:35

现在大陆吃香的是包子,是非洲猪瘟,是鼠疫,是傻逼,是红粉,是韭菜,是白菜和白草。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19-12-16 02:39:17

So what?总比你粉红滥帖有读者。

回复 | 1
作者:白草 留言时间:2019-12-16 01:55:10

这类公知文早二十年还有市场,现在在大陆不吃香了。连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都被骂,更何况流沙河这类。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19-12-12 21:30:04

我不这样认为,因为当时帮助中共已经是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了,美国是在帮助中共对抗国民党。

”你丫整个一个傻13,你问问国民党,美国是在帮助谁,我看你给美国人当走狗都不配,哪有奴才诬陷主子的。

回复 | 1
作者:一草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9-12-11 08:39:53

【蒋博这些话现在看起来没有问题,但其实只是事后诸葛亮的说法!49年前中国的知识分子同情支持中共还是有一点道理的。首先,中共的邪恶本性还没有公开表露出来,因为中共还没有执政过,能看清中共本质的毕竟只有少数先知先觉者,中共还是公开支持自由民主的,迷惑了很多人。再者,国民党的确也腐败透顶。人们就会把对国民党的恨转化成对中共的同情和期望之上了!人们没想到的是,赶走了狼,引来的却是虎!】

非常认同!

回复 | 1
作者:右撇子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12-10 23:00:41

哈哈!算了,你我还是不要争了。如果您非要争,我就认输投降了!可以吗?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22:42:35

看吧我说你是极右人士一点没说错!

在极端人士看来信仰都是意识形态,所以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有信仰的人都是非敌即友,所以万维上写政论文章的博主不是敌人就是朋友。这就是你心中的意义所在!

但在我看来,万维上最没意义的事情就是左右互殴互骂,打得死去活来,极其偶尔地还会双方奇葩地有一点“共识”。比如这次。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12-10 21:53:23

这种争论不会有任何结果的!一切取决于你自己的定义。

你说普世价值是一种信仰,信仰是不是一种意识形态?你说是也可以,不是也可以,就看你怎么定义意识形态!这种问题太学究了!没意义!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20:30:31

恭喜右博!您又一次和万维的著名毛粉左派噶拉哈,安文等取得共识了。他们就是认为普世价值是西方的意识形态!而且几乎所有左派都是这么认为的。

我不久前曾专门发文说过这个问题。供你参考:http://blog.creaders.net/u/14657/201911/360277.html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19:32:52

【美国人信奉的是普世价值,不是某个意识形态。

这是极左和极右人士都不懂的地方!】

这话我就不懂了!“普世价值”难道不是一种意识形态?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19:29:36

【49年以前中国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都是左派。当然他们后来要为他们自己的愚蠢买单,很多人是用他们的命来买单。没有他们的愚蠢,也许就没有中共的今天。所以我从来也不同情 什么右派分子。这叫咎由自取。】

蒋博这些话现在看起来没有问题,但其实只是事后诸葛亮的说法!49年前中国的知识分子同情支持中共还是有一点道理的。首先,中共的邪恶本性还没有公开表露出来,因为中共还没有执政过,能看清中共本质的毕竟只有少数先知先觉者,中共还是公开支持自由民主的,迷惑了很多人。再者,国民党的确也腐败透顶。人们就会把对国民党的恨转化成对中共的同情和期望之上了!人们没想到的是,赶走了狼,引来的却是虎!

回复 | 4
作者:一草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16:57:13

【49年以前中国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都是左派。当然他们后来要为他们自己的愚蠢买单,很多人是用他们的命来买单。没有他们的愚蠢,也许就没有中共的今天。】

你说的49年前的左派应该是相当于自由派,与后来的毛左有很大不同。追求民主自由,无可厚非,谈不上愚蠢。至于毛共玩弄手法手段,欺骗了他们,主要是耄的问题和耄的恶劣。

回复 | 1
作者:一草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12-10 16:44:36

【美国人信奉的是普世价值,不是某个意识形态。

这是极左和极右人士都不懂的地方!】

认同你这看法。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16:42:12

【2014年,两位清华留美博士,都选择回国创业报效国家。一位是在2015年被羁押就已经长达17个月并再无下文的“千人计划”专家李港,另一位是被羁押1277天并经历114次庭审的孙夕庆。中国人从来就没有记性,他们又在犯1949年前他们的父辈同样的错误,】

这个“千人计划”的事情,确实比较尴尬。凭学术道德为师道德的直觉,就觉得两头拿钱(而且还是不少钱)总不太对。同学里有人在千人计划里,是辞了美国公司工作自己创业了数年、再回国创业的。这样做好像没招来什么麻烦。

回复 | 1
作者:一草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12-10 16:30:26

“恭喜一草教授创造了万维奇观!”

对此我也有些惊讶。喜欢这种就事论事的讨论气氛。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peter98 留言时间:2019-12-10 16:26:10

对于“流沙河歌颂共产党领导的文字不会少”,应该是不奇怪的,那时他的认识就是那样。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peter98 留言时间:2019-12-10 16:22:58

我看跟帖不太仔细,刚看到你的帖。对你“不是美国的无所作为,甚至为虎作伥,能有中共的今天?”的说法不太同意。美国的外部牵制,对中共国的影响有限。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16:14:56

不认同你“什么右派分子。这叫咎由自取”的说法。对上一代知识分子的错误,我的看法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局限”,一些事后诸葛亮似的指责,有些轻飘了。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留言时间:2019-12-10 11:24:43

美国人信奉的是普世价值,不是某个意识形态。

这是极左和极右人士都不懂的地方!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留言时间:2019-12-10 11:21:54

正如两个人,一个人向左绕圈走,一个人向右绕圈走,最终两个人就会走到一起。。。因为他们跳不出意识形态这个圈子!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留言时间:2019-12-10 11:19:35

我的观察是: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奇观,是因为无论是极左还是极右,他们思考问题时都是从意识形态出发。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留言时间:2019-12-10 11:15:26

恭喜一草教授创造了万维奇观!

万维上极左的peter98和极右的蒋博,右博居然能在这里握手言和,互相认同!

不止是奇观,简直是奇迹!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08:49:04

2014年,两位清华留美博士,都选择回国创业报效国家。一位是在2015年被羁押就已经长达17个月并再无下文的“千人计划”专家李港,另一位是被羁押1277天并经历114次庭审的孙夕庆。中国人从来就没有记性,他们又在犯1949年前他们的父辈同样的错误,

回复 | 2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08:47:14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08:43:45

49年以前中国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都是左派。当然他们后来要为他们自己的愚蠢买单,很多人是用他们的命来买单。没有他们的愚蠢,也许就没有中共的今天。所以我从来也不同情 什么右派分子。这叫咎由自取。

回复 | 2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08:39:18

当年在东北战场上,开始国民党的白崇禧,孙立人把林彪打得大败,结果,毛泽东要美国人出面调停,蒋介石这个废物居然服从美国人的命令,下命令要白崇禧停火,白崇禧当时气得把电话都砸了,说蒋介石,你会因此而永远后悔的。停火一个星期后林彪卷土重来,带来了苏联的援助和日本的关东军战俘。从此中国的命运就改变了。我曾经查看过很多1949年以前的报纸,那是真正的历史。当时在华的美国官方人员全部是左派。

回复 | 1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19-12-10 08:29:57

美国人的错误就是对中国人民的犯罪

回复 | 1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08:28:03

美国民间的人民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但是美国政客从来就不是中国人的朋友而是中共的朋友。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9-12-10 08:26:17

我不这样认为,因为当时帮助中共已经是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了,美国是在帮助中共对抗国民党。

回复 | 1
作者:一草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9-12-10 01:38:14

美国最先退,退得也最多。

回复 | 1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9-12-09 21:01:25

【1900年八国联军进入北京第二年的“庚子赔款”所有的八个列强,其中只有一个国家拿到这个钱没有动,就是美国。】

这段历史有误,庚子赔款是列强们突然发现不该将中国敲诈的过狠,将多要的钱用于培养留学生。其他列强也这样做了。

回复 | 1
作者:双不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19-12-09 20:29:01

【刘亚洲也写过类似文章。】

刘亚洲写这类文章会丢饭碗,不大可能。

回复 | 0
作者:Pascal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19-12-09 20:24:09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19-12-09 17:54:12

美国人在抗日战争期间帮助中共是情有可原的,因为那时中共只是次要敌人,日本才是主要敌人。帮助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无可非议。美国资助苏联抗击呐粹德国就是例子。

美国人做的真正蠢事是六四以后,中共的狰狞面目已经暴露之后还在资助中共,帮中共加入WTO!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已经深陷其中欲拔不能了!

回复 | 2
共有54条评论  当前为第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