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香椿树的博客  
n/a  
我的名片
香椿树1
 
注册日期: 2012-04-18
访问总量: 2,719,53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复盘:伊朗对美报复行动中的电子
· 蒋公抗战前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
· 台湾PPP数据靓丽超过日本韩国
· 台湾GDP有没有注水?
· 台积电会不会参与围剿华为?
· 伊朗不再履行伊核协议,谁害怕?
· 又一什叶派民兵高官遭暗杀, 和蒋
友好链接
· 索额图:索额图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辣手吾文:辣手吾文的博客
· 益友:益友
· 米笑:米笑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芦鹤:芦鹤
· 沁霈:沁霈的博客
· 水蛇:水蛇的博客
· 安文:安文的博客
分类目录
【数学文集】
 · 数学:关于北欧欧高福利
 · 建议经济学家们研究当年的解放区经
 · 新中国最伟大的成就是教育
 · 让机器人来当资本家
 · 科技进步在加强马克思主的结论
 · 数学: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有好有
 · 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的前景是悲观的
 · 追求公平不如追求科学技术进步
 · 给你讲讲共产党洗脑的效果
 · 为了战胜资本主义必须建立与资本主
【经济与社会】
 · 台湾PPP数据靓丽超过日本韩国
 · 台湾GDP有没有注水?
 · 台积电会不会参与围剿华为?
 · 伊朗不再履行伊核协议,谁害怕?
 · 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吗?
 · 家庭医生和赤脚医生
 · 嗓子发炎诊费19万, 医疗体系为啥昂
 · 看懂中国,需先破除三大误读 罗思义
 · 毛泽东医疗卫生思想的群众路线特征
 · 台湾成功的经验:学习毛泽东思想
【社会腐败】
 · 东方雄
 · 震惊:美国律师才是华为中兴倒霉的
 ·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的文化复兴
 · 从马云与大师王林看权贵为啥迷信
 · 天津爆炸是制度造就的炸弹还是破坏
 · 私有化是天津8·12大爆炸的罪魁祸首
 · 老板黑心捞钱 “出事”却全民买单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为什么说天津爆炸是的体制问题
 · 坑爹事件:六百年前的“令计划案”
【杂谈民主】
 · 谁解香港楼市死结?林郑死定了!
 · Why美国总统这样评价毛泽东
 · 港式民主运动能不能向外扩散
 · 奥巴马与特朗普的路线斗争
 · 中国人的宗教和崇拜
 · 细说“把权力关进笼子”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马克斯,列宁,毛泽东心中的社会主
 · 中国股市与希腊危机看中国真的很危
 · 反腐败不能急功近利
【军事历史】
 · 火鸡国开挂出兵利比亚背后的逻辑
 · 王明的新华日报不准刊登《论持久战
 · 徐向前说百丈关失败不是张国焘的错
 · 张国焘西征是因为毛泽东嫌陕北贫穷
 · 西路军覆灭怪毛泽东不够独裁
 · 虐待壮丁未必是蒋介石授意,但抓壮
 · 黄桥战役歼敌1.1万人 陈毅喜赋诗 粟
 · 谁该为南京大屠杀负责?
 · 四行仓库800壮士之死与蒋介石的丑陋
 · 从淞沪到南京:蒋介石政战略选择之
【军事策略】
 · 复盘:伊朗对美报复行动中的电子战
 · 伊朗不再履行伊核协议,谁害怕?
 · 又一什叶派民兵高官遭暗杀, 和蒋介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悄然开始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叙利亚,将是埋葬美国霸权的坟场!
 · 软弱导致的艰难选择:叙利亚是否救
 · 思考DF17:弱国希望永远不要用到先
【时事评述】
 · 伊朗承认打下了乌克兰飞机, 然后呢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朝鲜韩国板门店会面! 多大的黑天鹅
 · 世界上最早的违章建筑:巴比伦通天
 · 南海岛礁上空的硝烟
 · 巴黎报社袭击会不会成为法国的911
 · 2015年世界皆大欢喜!
 · 花千芳是谁? 习近平上当了吗?
【历史反思】
 · 蒋公抗战前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神医Trump治好了中国四十年的痨病只
 · 侵略战争都是投资:阿富汗与蒋张出
 · 蒋介石投降卖国导致日本误判投资风
 · 新中国成立前夕的经济之战
 · 中国平均寿命增加是毛泽东阶跃还是
 · 蒋公的战略眼光:土共和日本鬼子谁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之五:蛊惑张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网络日志正文
后工业时代革命 2019-12-13 07:40:23

没想写东西,理工男玩笔, 很有亲切感。也刺激我思考一个问题, 后工业时代定义不清但是影子已经隐约稳定了, 促使转这篇文章的原因是这两段:

【咱们的制造能力,已经超过了14亿人民的需求。从规模上面来说,基本上满足70亿人口的生产和生活需要是没啥问题的。如果有,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不管地球还能不能装得下咱们的人口,咱们都是要去太空发展,这样才能提升科技进步的紧迫性,也才能够满足产能释放的需求,更能够为创新提供市场。】

马克思这样定义革命:革命就是解放生产力。没有平等,自由,民主, 冷冰冰的。 说生产关系适合生产利的时候能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不适合生产力的时候阻碍生产力的发展。 生产关系不适合,阻挡生产力了, 就需要革命。。议会革命还是暴力革命。。? 那是衍生问题。

奴隶社会曾经促进生产力发展, 因为把奴隶抓起来一起干比散漫森林里摘果子效率高。 所以马克思眼里革命与公平正义没有任何关系。

同样道理, 秦始皇消灭六国割据封建制,建立统一农业资本主义促进了生产力发展,形成中国GDP领先世界2000年的制度保障。 欧洲停留在封建社会,所以知道工业资本主义推翻封建制才赶上超过中国。 所以秦始皇和拿破仑都是革命者啦。

今天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对生产力是促进作用还是阻碍作用? 这是我们思考的话题。

AI和自动化技术会逼迫我们加速这个思考。 

顺便说一下我的公平观: 别扯民主自由平等, 只要能按劳分配就是公平的。 并且在共产主义实现之前,只要能按劳分配就能释放生产力的发展, 也就是革命的。

接下来的思考, 李黄瓜霸占了土地房屋饮水供电能促进香港生产力发展吗? 黄瓜李任意征收超级地租能让香港按劳分配吗?

看这俩问题方向一致呢。

————————————————


杨花落尽子规啼:永不消逝的电磁波|2019-12-13    

这阵子真忙,虽然告一段落,感觉还是意犹未尽,似乎不是中年工科男的典型表现。精神层面的满足感始终是非常重要的,它就是前行的动力。
 

我太太没事儿就唠叨我,说我的习惯不太好,总是不吃午饭。在家里有人罩着还这样,出去没人管的时候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我总是跟她说:以前我母亲在的时候,也经常唠叨我。现在她又经常唠叨我,让人不得清静。当然了,心里也明白,有个人在耳畔唠叨一下总没错,都是为了自己好。
 

有时候唠叨唠叨,我太太就会不经意的抬一下手,露出兰花指。但到这个场景,总是忍不住想笑。那个兰花指,让人想起了特没谱大爷。
 

特爷是我很喜欢的美国大爷,直爽、呆萌、前言不搭后语。他在纷乱的世界格局当中,毅然摒弃了美国传统政客管用的嘴上一套背后一套的虚伪伎 俩,把大洋彼岸最上不得台面的黑暗和龌龊送到了台前,堂而皇之的放在了聚光灯之下。
 

有了特爷,才使得咱们更加统一思想,认清了形势,放弃了幻想,踏踏实实的开始准备:既然掰腕子不可避免,那就必须提前锻炼好肱二头肌!
 

特爷对咱们的狠话,确实都说在点子上。不像是之前被人家温水煮青蛙的方法,让咱们放松了警惕性,错过一次又一次重要的发展机遇。
 

相对而言,特爷也是不怎么对咱们指手画脚,还费劲心思捣毁老美贞节牌坊的基础。可敬可敬啊!所以,我从内心里面,希望特爷能够多干几年。
 

再给几年时间,咱们的结构调整就可以更加完善,基础也更加雄厚,准备就更加充分。
 

跟一位工业界的前辈聊起来工业发展的话题,当然,这个话题有些大。只是秋高气爽的黄昏,喝了点儿啤酒,就把这话题当了下酒菜。

有个词,叫做“后工业时代”,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反正听起来也是挺高大上的。说是咱们现在,就处于这个后工业时代。
 

咱们的制造能力,已经超过了14亿人民的需求。从规模上面来说,基本上满足70亿人口的生产和生活需要是没啥问题的。如果有,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70亿人可不一定都买咱们的产品。于是,才有了一 带 一 路,希望咱们的制造业走出去。这个战略方向是很英明的,但是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其实,未来的发展还是在太空,因为广袤无垠的太空,需要更多的人口,更多的资源去开发,也是工业界下一个发展的方向。

不管地球还能不能装得下咱们的人口,咱们都是要去太空发展,这样才能提升科技进步的紧迫性,也才能够满足产能释放的需求,更能够为创新提供市场。
 

一艘智能辅助的船舶,大概需要二三十个雷达辅助探头。但是一部登月舱,阿波罗11,大概有一百一十个。如果是当代设计,可能还要翻三四倍。所以,算起来这方面也确实是咱们的机会。
 

所以,那一晚跟工业界前辈,楼下的退休两三年的钳工师傅杨叔亲切交流以后,已经在士多店门口的小桌上进一步明确了,把太空作为咱们下一步重点的发展方向!
 

酒桌上面的讨论也不都是醉话,有些时候也是有一些灵感,至少能够提供一些不一样的思考。在外边的时候基本不喝酒,就算再困难再压抑也不能喝,不是不想,而是怕耽误正事儿。
 

回来了就不一样了,有些时候给自己放松一下的机会,也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自我调节的手段。
 

我的酒量很有限,但是更是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停下来。不客气的说,这个自知之明是我最值得自豪的地方。
 

印象中只有两次喝大了,第一次是海爷周年的时候,带着我太太去海爷那儿献花,晚上桃子、小明和小王陪着,一不小心喝多了。
 

对海爷,师恩难忘。老爷子一辈子不容易,管得住自己的嘴,知道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也知道什么东西能说什么东西不能说,更加了解什么事情绝不能做而什么事情必须要做。
 

正因如此,海爷才有了那般境界。


海爷就只有我这么一个徒弟,因此我时刻都会提醒自己,做人也好做事也罢,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万万不可有辱师名。
 

另一次是因为一个不起眼的项目,通过验收的那个晚上,当时有点小兴奋。因为很少有人知道它,也就很少人知道能够了解,它的成功意味着什么。
 

这算是我们集体我们团队的一个小秘密,也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前前后后自己付出的代价。
 

有句老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在觉醒期,被那些心里藏着鬼的左扑腾右得瑟,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咱们有咱们的优势,那就是延续了五千年的文明。论制造业,东方文明才是最先进的。
 

就算咱们被盘剥了两百年,一穷二白,遍体鳞伤。可是只要重拾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也只是短短七十年,就取得了惊人的成就。
 

天朝的版图,自盛唐确定下来,后面一千多年基本没有扩张过。这一点,西方史学界也都是承认的。所以自古以来,咱们就没有明火持仗、强男霸女的传统。
 

但是就是有些苍蝇,见不得别人比它强,总喜欢胡乱嗡嗡。

一次去南美,当地小机场遇见几位白不白棕不棕的,大概是过去旅游的。随便聊起来,听说咱们从天朝过来,就问起说,是不是过来殖民的。
 

当时一行我们三位,都是男的,听了差点儿没喷出来。我们仨,来大草原放牛还差不多。说我们来殖民,也没的田没的土地呀。
 

他们也是无心一问,但也确实代表了一部分被西方媒体宣传而误导的结果。接触的西方人越多,就越是产生那种文化疏离感。
 

东方思维和西方思维不一样。咱们东方人尊崇孔孟之道,待人以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而一部分的西方人不一样,他们的教育当中,利益是放在第一位的。在他们眼中,钱是最重要的。两个人可以是亲兄弟一般,但是该赚你的钱还是要赚你的。
 

而且,他们很擅长一点,那就是赚了你的钱,然后再拿出其中的一部分,弄几家无良的媒介,把自己包装成拯救世界的上帝一样。
 

而对方,不止是那种把自己买了还要帮人家数钱。最后倾家荡产,还落了一身的不是。
 

当然,更擅长的,就是先批评你,说你不够自 由,要允许他们的媒体进入你的地盘。不光要进去,还要批评你,骂你。你还要忍着,因为这才是所谓的自 由。
 

接下来,大家都知道,用媒体搞乱你,然后把你口袋里面的钱和身上的肉扒下来,直到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利用价值,然后再通过它的媒体告诉世界,你人种不幸,烂底子,早没救了。
 

最后,人家踩着你的尸骨扬长而去,连一抹唾弃都懒得留下。


或者,再派一个他们所谓的天使,带上几支止痛药,吗啡尼古丁啥的,扔到你的身边,再把你“烂到种子里”的事重新包装,用特蕾莎的故事拔高一下。
 

用你的腐朽衬托一下人家的高尚,都是一样的套路,广而告之一遍。人家永远是救世主,你永远活在火狱之中。
 

这伎 俩、这套路,太常见了。但是愿意上当受骗的,还是大有人在。
 

那天晚上,也是杨叔提起来库尔德人。杨叔虽然纵观东西高谈阔论,自己却是没出过国,更没见过库尔德人。他的论调,也无非来自于媒体。
 

我倒是喜欢历史,尤其是去到哪里,都喜欢研究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历史,是了解当地文化最有效的工具。
 

而且我喜欢实地考察和倾听,很多历史故事和典故,都是亲眼看到风土人情,并且听当地人说起,才开始逐渐研究。
 

我不太喜欢下结论,历史本来就是发生了的事情,无所谓好坏,以史为鉴才是最大的收益。
 

所以,就来聊一下眼见为实。包括国内的那些在华尔街上市的媒体,它们喜欢迷乱受众的双眼。喜欢通过制造矛盾来产生热点,然后一边嚼着人血馒头,一边若无其事的看着热闹。
 

我这人,最不喜欢战争,更不喜欢动乱。当年无限风光的伊拉克,就是因为自己人引山姆狼入室,造成了动乱。我的好兄弟,送我“美索不达米亚之眼”的纳吉博士,至今仍然生死未卜。


年轻人头脑一发热,什么后果都不计,也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但是作为成年人,就是要对自己负责,要对家庭负责,要对国家和人民负责。
 

乱的时候你不站出来,有一天乱到了自己头上,到那个时候也就不要怨天尤人,因为这算是咎由自取了。
 

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不喜欢战争,所以才要把自己做得更强大,让那些虎狼之心不敢打你的主意。我们不欺负别人,但是别人也甭想随便欺负咱们。
 

曾经在《美索不达米亚之眼》里面介绍过,姜处说要小心三个国家:以色列、毛子和波斯。前两个自不必多说,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为何谈到波斯,很多读者也是有不同见解的。
 

也聊过,现代波斯的前身,是旭烈兀的伊尔汗国,也据说是当年的黄金家族人数现在留存人数最多的地方。
 

如果说沙特和以色列是准同盟的关系,可能很多人不相信,但是这的确就是事实。因为他们的共同敌人,就是波斯。波斯扩张的企图,从未消散过。
 

土豪沙特是咱们的大主顾,曾经是咱们三型唯一的海外客户,也是近期“快递”唯一的买家,并且截至到目前拥有唯一一条彩虹海外装配线。

国内普通的信息渠道,能看到的土豪的信息,基本都是醉生梦死和贪生怕死,脑门上贴满了愚昧、落后、无知等等等等,跟西方媒体眼中的东方,何其相似。
 

具体就是在也门战场,网上传播的都是土豪的各种糗事,傻的只剩下钱。

这些影像,基本都是西方媒体发酵出来的。但是土豪为何出兵,也门乱局的背后又有些什么故事,至少在国内,还没见到有人能讲明白。
 

尤其是那些所谓的专家,估计比杨叔强的,也就是能够读懂外媒而已。一代常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话,到现在来看还是无比精准。

在迪拜航展的时候,曾经亲眼见识过中东地区空军的展示,所以我从不相信说土豪空军不堪一击的说法。
 

土豪的生活,必然存在慵懒、不守时等等,但是到了一线作战部队,就不能单凭想象来判断。而且,通过观察一线作训部队的日常,还是能够判断出基本作战能力的。

换句话说,如果土豪真的是那么不堪一击、作训素质低下,咱们也不会把快递替换给它了。那个东西玩儿砸了,丢的可也是咱们的脸。
 

更何况,现在土豪手里面可是拥有彩虹生产线,那也是咱们唯一外放的生产线。中东那边,都指望着这条生产线,来解决彩虹脱销的现实问题。

一方面土豪希望通过无人机部队,降低其有生力量的伤亡。另一方面,咱们也希望通过实战,来检验效果。
 

这个检验,不只是无人机本身,更重要的是作战系统,包括通讯指挥、后勤保障、人员培训、情报收集和处理等等等等,能做的太多了。


尤其是在中东那个热点地区,有这么个契机在那边,咱们的整体作训能力也可以得到验证,新的战术也可以得到研究和发展。
 

当然,无论是土豪联军炸南方胡塞的车队,还是伊拉克宣传的彩虹打T72及移动目标的功劳,都没有提到咱们自己的作战指挥系统,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背后是怎么回事。
 

数据链在那儿,咱们就不愁没的用。几场小火,理论上就能够把苏丹港的投资赚回来了。
 

在《卡宾达的灯塔》里面,介绍过波斯改装2A的情况。而据小道消息,南方胡塞武装第一次打下沙特“台风”的,用的并不是经过波斯改造后的2A,而是咱们的原装货。
 

波斯当时大概又是大脑短路,觉得咱们的产品算是旧版,飙不过它自己的改装版。于是就把“旧版”送给了胡塞。哪里想到春雷一声震天响,震惊了波斯,也让咱们悟出了点儿什么。
 

跟波斯做买卖太不容易,姜处走南闯北那么多年,最头痛的就是波斯。不好结算只是其中一方面,波斯的野心比较大,拿来咱们的东西改来改去也是一个问题。
 

而且,波斯并不是外部宣传的那么保守,内部管理还是相对较为宽容的。不同的派别,甚至包括其国内的犹太社区和明朝时候称为景教的拜火教社区,都保存完好。这些,在《卡宾达的灯塔》中也都有介绍过。
 

但是这种社会氛围,也造成波斯内部的一些问题:派别林立,加上外部势力的渗透,使得德黑兰成为当今四大谍战之都之首,啥事都能发生。
 

当年中兴在波斯的合同,看过的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结果米国老黑稍微用了一点儿手腕,这个合同的原件,对的,就是原件,居然就落在他椭圆形的桌面上。

当然,还有一堆琐事,时间久了,次数多了,也是让咱们没法百分百的相信它。
 

土豪不太一样,咱们的三号出去三十年,甚至超过国内的服役年限。报废前的最后试射结果显示,系统依然处于良好的作战条件。

这个结果也让火箭军的几位高参大感兴趣:有钱当土豪不难,但是能够做专注的土豪,就不太容易了。当然,这主要还是要归功于几位驻场作训指挥人员。
 

有个段子,说一位富二代刚刚加入火箭军的时候,跟所有的专业士官一样,要从三号学起。富二代多多少少还是懂点儿业务,看到三号就觉得是过时的产品,不太开心,闹情绪。
 

富二代的领导是红海边儿冲过浪的,也没发火,只是轻描淡写的跟富二代聊了几句。
 

大概意思就是,你家那点儿钱算个毛呀。看看人家土豪,家里存钱罐都能盖地铁博览会了,还不是踏踏实实的跟着老子玩三号。老子看着顺眼了,舒服了,才同意给人家换了快递。


想闹情绪,允许。等啥时候你家的存钱罐也能买地铁了,而且你也让老子看顺眼了,老子也把你弄去玩儿快递……
 

一顿数落下来,富二代半点儿脾气都没了。
 

据说后来签彩虹的订单,也是跟土豪掉下来俩台风有关系。土豪还是急于更新换代,又觉得老美和毛子都靠不住,才找了咱们。当然了,兜里有钱,还是可以任性一点。


另一方面,咱们同意卖给它,也是跟它作训水平有关系,如果咱们对它没信心,也是不敢把彩虹给它。弄不好,也是一样的丢人。
 

跟三十年前的两伊战争不一样,现在的环境,确实没办法跟两边一起做生意。生意少了,效益就少了。这倒也是其次,主要还是少了机会进行更多的实战修正。
 

但是只要咱们出手,就不能白去。这也是咱们厂的强项。去年土豪联军的翼龙折戟,咱们也是做了认真细致的总结的。


这里面也有一个段子,就是说刚刚得到信息的时候,有参谋人员就根据惯性思维,直接把事故归咎于操作不当。可能也是上网看信息看的多了,以为土豪只是土+豪。
 

后来还是作训部门觉得不对劲儿,这些土豪当年都是高手们手把手教的,徒弟差了师傅脸上也没啥光彩。
 

于是就让土豪把数据和残骸整理好,这边详细了解了一下,也用远程数据链检验了库里存货。
 

还是那两句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库存的五台飞了20几个架次,其中有一个架次出现了类似的扫描和操控问题。
 

另外,土豪对于翼龙的使用,也有战术方面的问题。土豪在咱们的训练下执行力还可以,但是变通性还有很大差距。唉,也没办法,说到底,咱们还是最聪颖的。
 

主要的还不是操作问题,而是装备的技术细节。跟国内环境不同,那个地区温度高、盐分高、沙尘高,零部件设计就不能采用通用的标准,要专门考虑这个问题。
 

后来咱们还特地制订了一个标准,并且把这个标准重新应用到翼龙和彩虹,也是很快就解决了问题。
 

而且,这个事情也给了咱们一些启发,同样出现高温和低温的情况,高湿度与低湿度的情况,处理问题的手法可能会有一些不一样。因地制宜、因人而宜,才能够做到无往而不胜。


到底是谁炸了炼油厂,其实咱们也不是不知道,只是想不想说破。但是这件事出来之后,能够让彩虹卖到脱销,大概一开始也没有人能够猜的到。
 

如果没有提前布局,相信到了关键时刻,即使手里有好的产品,也顶不上去。所以也可以说,是高瞻远瞩的重要性。
 

另外,数据链用的就是令老美闻风丧胆的5G技术。如果更新到6G,实现集群操控智能化,那么,额的个神啊,满屏都是兰花指的样子…


老美总是喜欢说’Godbless America’,这也可能是他们到处为非作歹的底气。但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秋后算账的时候,估计王母娘娘都保不了它了。
 

《卡宾达的灯塔》里面,也介绍过非  洲 上空的定点,咱们还是做了些功课。现在的技术更加成熟,覆盖面更广。而且那个地区,对于许多作战武器而言,都是难得的实战演练机会。
 

敌人出现的时候,可不一定就是和风细雨的时节,也不一定是一马平川的条件。环境恶劣,才更有实战意义。


我一直反感于战争,想不战而屈人之兵,就只能让自己更加强大。当然,如果别人两边打仗,而两边又能够同时买咱们的产品,两边又同时帮助咱们做测试,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看看,我又胡说八道了些什么呀!
 

一代将人民战争的战术发挥到了极致:敌人的敌人就是咱们的朋友。这方面,在当今纷繁复杂的国际形势下,显得格外的清晰和透彻。
 

从技术角度出发,早期的SAR需要解决的一个矛盾,就是时间匹配问题。前面讲过,SAR相当于一个流动的发射装置,而目标区域整个是一个接收单元。
 

但是目标有可能被雷达波透射,然后局部吸收,再返回。这样的话,如果没有能够把时间因素考虑进去,得到的就是大量衍波的成像。
 

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好好的一盘录音带,结果录音机卷带了,那效果就是够酸爽的。哈哈哈,是不是一下子暴露了自己的年龄?
 

当年海爷重点解决的问题,这个就是其中之一。费了好大的周折,花了无数的心思,才突破下来这个难题,现在已经算是基础条件了。
 

当然,有了墨子,还可以在波束里面纹上DNA,这就更增加了透射透视能力。小小一个元件,倒是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4G阶段,老美可以随意监听全球的信息。但是到了5G,尤其是有了墨子,它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到了6G,按照现有的趋势,老美恐怕只有被动的份儿。
 

也不止是老美,有时候自己听到5G的介绍都感觉有点儿意思,其应用范围和前景,可能已经不是我这样的老人家能够驾驭的了。
 

我对年轻人很有信心,这信心来自于长时间的合作,亲眼所见于他们的视野和成长速度。也正因为如此,我也对咱们的未来充满信心。




浏览(407) (2)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12-13 10:11:52

按劳分配是公平的目标, 但是达到这个目标需确实要解决资本私有问题。

资本具有组织生产的属性, 李黄瓜的资本就属于不公平的剥夺抢劫属性。

形象的比喻是对劳动者拦路抢劫。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19-12-13 09:55:30

【顺便说一下我的公平观: 别扯民主自由平等, 只要能按劳分配就是公平的。】

有点不像你的公平观。

按劳分配,如果不解决资源私人占有,如何能做到公平?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12-13 09:19:14

闹剧, 也不完全是。 坐上顶层的座位会催生出天下胸怀,从而导致伤害狼群的利益。 奥巴马克林顿脖子上有经济狗绳, 而疯老头脖子上没有, 只能套上政治鞭子。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19-12-13 08:15:25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表决结果出来了:23:17。

弹劾将进入最后阶段。

回复 | 1
共有4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