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平的博客  
六六毕业附中, 六八崇明务农。 七七大学圆梦, 八九次年楼空。  
        http://blog.creaders.net/u/8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平
 
注册日期: 2014-03-07
访问总量: 285,98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新书出版
最新发布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二十一】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三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白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克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来
 · 观“提刀探花在缅北”有感
 · 李文亮:不是英雄的英雄
 · 新书出版----致闭门宅家的朋友
【不平之论】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三)
 · 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之我见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二)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一)
【史论一见3】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治
 · 世界各国医疗卫生总支出排名,猜猜
 · 林彪团伙为什么要在庐山会议上围攻
 · 卸甲一书生:诗情做伴好还乡?
 · 马双有:刘少奇和毛泽东在“四清”
 · 群:林彪是个谜吗?——说说林付统
 · 朗 钧:林彪人生最大污点:策动指挥
 · 马双有:林彪元帅是如何“变异”的
 · 群:“忠于党忠于人民”——说说林
【往事堪回首3】
 · 廖伯康——我的大跃进 3小时等于2
 · 论“句句真理”
 · 论“统一思想”
 ·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 中共中央委员会“五•一六”通
 · 再论“吃小亏占大便宜”
 · 稳当的英雄
 · 吴尘因无罪
【史论一见2】
 · 马双有:林彪与“二月逆流”
 · 马双有:林彪与彭德怀冤案
 · 群:“红”的可以—说说林付统帅
 · 林彪在庐山的“突然袭击”是怎么回
 · 马双有:林彪讲话为何惹毛泽东不耐
 · 朗 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 大海之聲:关于林彪正面评价的三个
 · 马双有:彭德怀与林彪之死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讲话是不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发言的危
【史海一角2】
 · 老鬼:坚贞的舒赛
 · 戴晴 洛恪:女政治犯王容芬
 · 无罪的囚徒——石仁祥
 · 写第一张反对林彪的大字报的——舒
 · 官明华的悲怆命运
【往事堪回首2】
 · 强权和真理
 · 告廣大無產階級書
 ·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
 · 从反右到文革
 · 幸福观
 · 评《必须继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 評做老實人------林彪死後感之三
 · 林彪死后又感
 · 一篇大字報的前前後後
 · 林彪死後感
【大千一斑】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ZT:疫情汹涌时,易中天、方方、上海
 · 关于“道歉”的网战
 · ZT:幽灵病菌携带者:“我在医院被隔
 · 2009年H1N1中国的反应
 · 转:关于“美国H1N1流感”的真相—
 · 转: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比
 · 陈秉安:习仲勋意识到“大逃港”是
 · 再发附照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
 ·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少大陆人
【史论一见】
 · 朗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席
 · 朗钧: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情结”及其
 · 朗钧:毛泽东-林彪反目成仇是从什么
 · 高华: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
 · 朗 钧:王年一到底想对汪东兴说些什
 · 胡鹏池:评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
 · 朗 钧:毛泽东是什么时候向林彪推荐
 · 胡鹏池:林彪的PK情结
 · 胡鹏池:也谈“四个伟大”的由来
 · 胡鹏池:林彪素描
【史海一角】
 · 王实味:野百合花
 · 巴金:《随想录·文革博物馆》
 · 丁群: 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 郭罗基:我的学生李讷(毛泽东和江青
 ·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冯元春
 · 右派撷英录:冯元春
 · 青史迎英烈——有这样一对同案犯
 · 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的遗书
 · 文革烈士方运孚永垂不朽
 · 文革中被枪毙的中共县委副书记杜映
【往事堪回首】
 · 林彪死後感
 · 马克思论出版自由
 · 論自由的階級性
 · 論個人崇拜
 · 评《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 影响论
 · 放﹖
 · 四十年前准备的大字报
 · 不平:印红标先生的若干评论
 · 四十年前的大字报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6 - 05/31/2016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网络日志正文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白宫请愿站(三) 2020-04-01 02:09:54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白宫请愿站(三)

一、引言

有一个人,他/她的名字缩写是B.Z.。我不知道他/她是谁,不知道/她的民族,不知道他/她的国籍,不知道他/她是居住在地球的东方还是西方,不知道他/她的皮肤是白,是黑,还是黄。唯一知道的,是他/她的名字缩写是B.Z.,甚至不知道这是真名缩写还是假名缩写。

所以要提到他/她,是因为他/她于2020年3月10日白宫请愿站(“WEthePEOPLE”)发起了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可见下面网址: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petition-information-fort-detrick-1

其后,世界著名网站《环球网》立即跟进,2020-03-1115:04进行了转载。如果换算成美国东部时间,应该是“2020-03-112:04”,离请愿信的出现,也就几个小时

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3xNQH4KWfKa(观察)

https://3w.huanqiu.com/a/c36dc8/3xNQH4KWfKa?agt=8

《环球网》在转载中说:不过,截至发稿,该请愿贴只有88人签名,距离白宫回应门槛(自发起30天内收集到超过10万个签名)尚远。感觉上,《环球网》所说,表示出一种遗憾。不过,虽然白宫不一定回应,请愿信可是众所周知了。88个网站转载,不止吧?多少人读过请愿信?10万后面加两个0恐怕还不止。其实,B.Z.早就知道,要白宫回应是不可能的,原因并不是白宫不肯回应,而是这个门槛达不到。到3月28日,签名的人数达到1542,能跨过这个门槛么?

image.png

《环球网》是希望白宫回应的,很多人都希望白宫能回应,不过看来他们的希望要落空了。有的网页说:“美国人民正在等待白宫的真相回应,全世界也在等待这个世纪可能都难以实现的愿望。”希望是好的,对象却是搞错了。也许,白宫已经准备好了回应,正在等着B.Z.跨过这个门槛。你不能阿狗阿猫提一个请愿我就给你一个回应吧。B.Z.没有朱建华的本事,跨不过这个门槛,怪谁?所以,应该做的,是帮助B.Z.提高跳高的能力。其实,《环球网》是一个很好的教练,可惜它不肯尽力,人们也只能够饮恨了。

白宫没能回应,是有点遗憾的,虽然对B.Z.来说,目的是达到了,可问题没解决。笔者受请愿信的启发,看了一些资料,自认可以给B.Z.解疑。便写了一篇文章。这里是文章的第三部分。其余部分,将陆续发布。如果《环球网》愿意转载,尽管转去,笔者放弃版权。当然,如果《环球网》愿意装作没看见,笔者也不会强求,更不会去发起一个请愿,要求《环球网》回应。

二、演习的时间点

请愿书中中说:“201910月,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了201-全球流行病演习”。

这是请愿书中最为可笑的一个问题。这样的问题都提得出来,真是把自己的脸都丢光了。好在B.Z.也没有脸,也无所谓丢不丢。

笔者去了“201-全球流行病演习”网站:

http://www.centerforhealthsecurity.org/event201/about

请愿信中说:

10/2019,theUnitedStatesorganizedEvent201-AGlobalPandemicExercisewiththeparticipationoftheDeputyDirectorofCIA;

2019年10月,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了活动201-全球流行病演习;

请愿信中没有说的是,这不是一个美国关起门来搞的演习,而是一个国际性的演习,说起来,说是“会议”更为恰当。读者中有谁看到过有全世界各国各地的人参加的演习么?美国中央情报局搞阴谋,搞阴谋之前,先组织一个全球性的演习,广而告之,让大家知道,早作准备。不知道到底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傻还是B.Z.傻。

网站给出了演习时间:

When/where

Friday,October18,2019
8:45a.m.–12:30p.m.
ThePierrehotel
NewYork,NY

B.Z.看来,《环球网》看来,四个小时不到的演习,就足以搞一个阴谋了。这个问题放到最后再说。先说说“201演习”的目的,网站介绍:

Purpose

In recent years, the world has seen a growing number of epidemic events, amounting to approximately 200 events annually. These events are increasing, and they are disruptive to health, economies, and society. Managing these events already strains global capacity, even absent a pandemic threat. Experts agree that it is only a matter of time before one of these epidemics becomes global—a pandemic with potentially catastrophic consequences. A severe pandemic, which becomes “Event 201,” would require reliable cooperation among several industries, national governments, and key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目的

近年来,全世界的流行病事件越来越多,每年约有200起。这些事件正在增加,并且对健康,经济和社会造成破坏。处理这些事件已经使全球能力紧张,甚至没有大流行威胁。专家们同意,这些流行病之一成为全球流行只是时间问题,这种流行病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一场严重的流行病(称为“ 201事件”)将需要多个行业,各国政府和主要国际机构之间的可靠合作。

笔者在这里看不到什么阴谋,各位读者不知看到了没有?不过,B.Z.看到了,《环球网》看到了,看到了什么呢?看到了“2019年10月”,这就是阴谋。

B.Z.说:“2019年10月,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了201-全球流行病演了不习”。B.Z.没有说是哪一天。确切些说,这是10月18日,也就是武汉军运会开幕的一天。同一天,这未免太巧了吧。是不是201演习”和武汉军运会串通好的?这个问题,值得化一番功夫。这么巧的事,为什么B.Z.没看到,不放上?B.Z.看到了“2019年11月,中国发现不明原因肺炎”,却没有看到“10月18日中国武汉军运会的开幕式”,为什么?是眼睛瞎了么?不清楚,要请B.Z.自己澄清,或者《环球网》代答。其实,答案很简单,B.Z.不愿意读者把“201演习”和武汉军运会联系起来,否则的话,说不定就翻船了。

三、演习的场景

再来看看,“201演习”做了些什么。

The Event 201 scenario

Event 201 simulates an outbreak of a novel zoonotic coronavirus transmitted from bats to pigs to people that eventually becomes efficiently transmissible from person to person, leading to a severe pandemic. The pathogen and the disease it causes are modeled largely on SARS, but it is more transmissible in the community setting by people with mild symptoms.

The disease starts in pig farms in Brazil, quietly and slowly at first, but then it starts to spread more rapidly in healthcare settings. When it starts to spread efficiently from person to person in the low-income, densely packed neighborhoods of some of the megacities in South America, the epidemic explodes. It is first exported by air travel to Portugal,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and then to many other countries. Although at first some countries are able to control it, it continues to spread and be reintroduced, and eventually no country can maintain control.

There is no possibility of a vaccine being available in the first year. There is a fictional antiviral drug that can help the sick but not significantly limit spread of the disease.

Since the whole human population is susceptible, during the initial months of the pandemic, the cumulative number of cases increases exponentially, doubling every week. And as the cases and deaths accumulate, the economic and societal consequences become increasingly severe.

The scenario ends at the 18-month point, with 65 million deaths. The pandemic is beginning to slow due to the decreasing number of susceptible people. The pandemic will continue at some rate until there is an effective vaccine or until 80-90 % of the global population has been exposed. From that point on, it is likely to be an endemic childhood disease.

 

事件201场景

事件201模拟了从蝙蝠到猪再到人的新型人畜共患冠状病毒的爆发,该病毒最终在人与人之间有效传播,导致严重的大流行。病原体及其引起的疾病很大程度上以SARS为模型,但在社区环境中,症状较轻的人更容易传播。

该病最初在巴西的养猪场开始,缓慢而缓慢地传播,但随后在医疗机构中开始迅速传播。当它开始在南美一些大城市的低收入,人口稠密的社区中在人与人之间有效传播时,该流行病便爆发了。它首先通过航空旅行出口到葡萄牙,美国和中国,然后再出口到许多其他国家。尽管起初有些国家可以控制它,但它继续传播并重新引入,最终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保持控制。

第一年不可能提供疫苗。有一种虚构的抗病毒药物可以帮助病人,但不能显着限制疾病的传播。

由于整个人口都是易感人群,因此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中,累计病例数成倍增加,每周增加一倍。随着案件和死亡人数的增加,经济和社会后果变得越来越严重。

该情景18个月时结束,有6500万人死亡。由于易感人群的减少,大流行开始放缓。大流行将以一定的速度持续下去,直到有有效的疫苗或全球80-90%的人口暴露为止。从那时起,它很可能是儿童流行病。

读者在这里看到了什么阴谋么?笔者看不到,不但看不到,而且认为,这是一个极有意义的演习,它对人类疫情的大爆发提出了预警。“在18个月时结束,有6500万人死亡。”这是多么伟大的预言。可是,B.Z.看到了阴谋,《环球网》看到了阴谋。不管人数多少,不管时间长短,在“大瘟疫”这点上一致,这就是阴谋。为什么呢?因为B.Z.不知道什么是科学。气象预报说明天要下雨,明天果然下雨,B.Z.说这里有阴谋。一个傻子朝前奔去,前面有一个坑,一个小孩说:你不要往前奔了,要跌到坑里去了。傻子不听,果然跌近了坑里。B.Z.说,两个事件排一下,你说他会掉到坑里,然后他果然掉进坑里,这不是你的阴谋么?

笔者看到的是科学,B.Z.看到的是阴谋。笔者说,这个预言太伟大了,为什么人们不听?这样的预言公众太需要了。B.Z.说,你为什么有这样正确的预言?这里面肯定有阴谋。所以,千万别作预言,万万别作正确的预言。

笔者认为,对于这样一个国际性的“演习”,哪一个国家能够从中吸取到教训,哪一个国家就可以在这次疫情大爆发中“独善其身”。可惜的是,没有一个国家把它当回事。

四、演习的参加者

我们再来看看,会议有哪一些参加者。会议共有15个模拟者和130个听众。网站上有15个模拟者的照片、简历、介绍。下面是八个模拟者的照片。其中的一个华裔面孔,想必不用介绍,这就是这次疫情中鼎鼎大名的高福。

image.png

下面是演习的录像中高福的镜头。

image.png

GeorgeGaoChinaCDC

image.png

高福在讲话

真是没想到,高福居然和美国的中央情报局副局长一起参与演习,连照片都要并排而列。只是,B.Z.现在是人长大了,要是回到50年前,福恐怕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你想想看。B.Z.带头,后面跟着一群环球而立的人,你还有活路么?

五、演习的组织者

201演习是谁组织的?网页上写得很清楚的是三个组织: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World Economic ForumBill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世界经济论坛,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

不过B.Z.对他们不感兴趣,他们身上没有B.Z.所需要的东西。B.Z.看到的是“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参与”。说实话,B.Z.屁话连篇,这一句倒也不是瞎说。这就是高福旁边的那个女人。和高福一样,这个网站给出了她的介绍,她的名字叫Avril Haines

Avril Haines is a Senior Research Scholar at Columbia University; a Senior Fellow at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Applied Physics Laboratory; a member of the National Commission on Military, National, and Public Service; and a principal at WestExec Advisors.

During the last administration, Dr. Haines served as 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and Principal Deputy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She also served as the Deputy Director of 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and Legal Adviser to th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Dr. Haines received her bachelor’s degree in physic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and a law degree from Georgetown University Law Center. She serves on a number of boards and advisory groups, including the 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s Bio Advisory Group, the Board of Trustees for the Vodafone Foundation, and the Refugees International Advisory Council.

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高级研究学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资深研究员;全国军事,国家和公共服务委员会委员;以及WestExec Advisors的负责人。

在上一届政府任职期间,海恩斯博士曾担任总统助理和首席副国家安全顾问。她还曾担任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法律顾问。

Haines博士拥有芝加哥大学的物理学学士学位和乔治敦大学法律中心的法律学位。她曾在多个委员会和咨询小组任职,包括核威胁倡议的生物咨询小组,沃达丰基金会董事会和难民国际咨询委员会。

说实话,B.Z.对这个演习的目的、场景都看不见,鼎鼎大名的高福院士也看不见,可到了“中央情报局副局长”,也不容易。可是,再看看,B.Z.请愿信中,漏掉了“曾担任”三个字。查一查,Haines当“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时间是August 9, 2013 – January 10, 2015。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也不能说B.Z.是在搞阴谋。B.Z.这么光明正大的的人,哪会搞什么阴谋呢?现任、前任,有什么大关系么?B.Z.那会在乎这些细节呢?

中央情报局不仅组织了活动,还要把照片、简历贴到网上,让全世界的人,尤其是让B.Z. 知道,让《环球网》知道,这中央情报局的智商真是可以与B.Z.并列了。

笔者只是觉得,Avril Haines参加了这场演习,明明知道“整个人口都是易感人群,因此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中,累计病例数成倍增加,每周增加一倍”,美国居然还会在这次疫情面前掉以轻心,毫无准备,节节败退,全无章法,这Avril Haines也真是太失职了。笔者认为,如果“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了活动201-全球流行病演习;”中央情报局真是干了一件好事。什么时候,中国共产党也能组织这样的国际演习,给人类提一些警示呢?

六、演习的透明度

201演习是一场完全公开的演习,不仅仅当时是公开的,现在也是公开的。演习的35小时,有全程录像。任何人都可以上网去看,就和白宫请愿站一样。访问这个网站,看了3.5小时的录像,你会对会议有个完整的了解,对比现实,你会产生无穷的感叹。你会呼喊:“首脑们,为什么你们不听听科学家所说?”这样一个有意义的演习,居然被B.Z.说成是一个阴谋,笔者不知道B.Z.是何居心,难道你要人类死光、灭绝么?如果看了这个录像,还要胡言乱语的话,那只能说,这个人不是“疑似”,而是“确诊”,有精神病了。笔者不知道,201演习又没有“污名化”你B.Z.,你为什么要如此恨之入骨?

估计B.Z.演习一词是有些敏感的。其实,中国也进行过演习。B.Z.要不要发表一下评论?这样的演习到底是“有”好?还是“没”好?如果B.Z.太忙的话,《环球网》可以代劳一下。

image.png

当然,下面是2019年09月18日新浪网的报道《武汉海关举办军运会倒计时30天暨口岸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演练》的一个截图,B.Z.不妨评论一下:

image.png

 

下面的文字也不准备评论一下么?

image.png

笔者想知道的是:B.Z.是不是认为,上面的文字说明,武汉军运会的组织者在军运会的30天之前已经知道军运会要出事了?武汉军运会的组织者是不是早就从从美国中央情报局那里得到了情报?

B.Z.的这种胡说八道当然不值得化时间理睬,B.Z.不过是是一个脸都见不到的小人物,请愿书最多也不过是过一点嘴瘾。笔者最感遗憾的是,201演习是一个预言性的演习,可以说是一个伟大的演习。可惜的是世界上这么多国家的首脑都没把它当一回事。要不然,现实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七、演习的历史

B.Z的请愿信给读者的印象是,201演习是突然举行的。(有哪一个读者不是这样的印象?)其实,这是B.Z.玩的一个把戏。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个网站在2019116日发表文章《大流行模拟演习凸显了巨大的准备差距  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主办的活动201设想了一种具有破坏性影响的快速传播的冠状病毒》。下面是网址:

https://hub.jhu.edu/2019/11/06/event-201-health-security/

其中说到:

Back in 2001, it was a smallpox outbreak, set off by terrorists in U.S. shopping malls. This fall, it was a SARS-like virus, germinating quietly among pig farms in Brazil before spreading to every country in the world.

With each fictional pandemic Johns Hopkins experts have designed, the takeaway lesson is the same: We are nowhere near prepared.

早在2001年,是一次天花暴发,是恐怖分子在美国购物中心引起的。 今年秋天,它是一种类似于SARS的病毒,在巴西的养猪场中悄然萌发,然后传播到世界每个国家。

对于约翰斯·霍普金斯专家们设计的每一个虚构的流行病,教训都是一样的:我们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B.Z.,以及《环球网》,当然会指责,这是瞎说,是在掩盖,尽管文章是2019年11月6日发表的。有些人就是这样,自己不要脸,就以为别人也不要脸了。

实,这个演习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面已经举行了三次:

http://www.centerforhealthsecurity.org/our-work/events-archive/2001_dark-winter/index.html

DarkWinter,Washington,DC,June22-23,2001

http://www.centerforhealthsecurity.org/our-work/events-archive/2005_atlantic_storm/

AtlanticStorm,January14,2005,Pittsburgh

http://www.centerforhealthsecurity.org/our-work/events/2018_clade_x_exercise/index.html

May15,2018,inWashington,DC。

和前面三次演习比较起来,201演习更加透明,而且邀请了中国的人士参加。这到底是阴谋还是阳谋?要问B.Z.了。看看这些演习真是感叹万千,看看下面2005年演习的截图,要是人们能够早做准备,该有多好:

Bulletins

组织者已经说得清楚不过了。2019年的201演习是2001年的自然发展。可是,B.Z.就看到2019年的201演习,你怎么没有看到前面的这些演习?是你眼睛瞎了还是心中有鬼?你是不是认为美国中央情报局从2001年就开始“参与组织”搞阴谋了?

气象预报报了四次明天有雨,前三次都没有下雨,第四次报道明天有倾盆大雨,也没人听。结果果真下了大雨,人人成了落汤鸡。有人说,你为什么预报这么准?是不是有阴谋?笔者的感叹是:你为什么不听天气预报?中国人的故事“狼来了”没有人不知道,多少有点相似吧,当然,前几次喊其实也没人听。

还有一个故事“扁鹊见蔡桓公”,可参阅百度:

《扁鹊见蔡桓公》是战国时期思想家韩非创作的一篇散文。此文讲述了蔡桓公讳疾忌医,最后病入骨髓、体痛致死的寓言故事。意在告诫世人特别是为政者,应该勇于正视现实,直面个人灾难、社会危机,及早采取救治措施。作者在阐释道理、叙写过程中,赞颂了扁鹊之神智而鞭挞了蔡桓公的固执、愚顽,简单的语言传达,无繁复累赘,无咬文嚼字,实为佳作。

故事说:

扁鹊进见蔡桓公,在蔡桓公面前站了一会儿,扁鹊说:您在肌肤纹理间有些小病,不医治恐怕会加重。蔡桓公说:我没有病。扁鹊离开后,蔡桓公说:医生喜欢给没病的人治,以此来显示自己的本领。过了十天,扁鹊再次进见蔡桓公,说:您的病在肌肉里,不及时医治将会更加严重。蔡桓公不理睬。扁鹊离开后,蔡桓公又不高兴。又过了十天,扁鹊再一次进见蔡桓公,说:您的病在肠胃里了,不及时治疗将要更加严重。蔡桓公又没有理睬。扁鹊离开后,蔡桓公又不高兴。又过了十天,扁鹊远远地看见桓侯,掉头就跑。蔡桓公于是特意派人问他。扁鹊说:小病在皮肤纹理之间,汤熨的力量所能达到的;病在肌肉和皮肤里面,用针灸可以治好;病在肠胃里,用火剂汤可以治好;病在骨髓里,那是司命神管辖的事情了,医生是没有办法医治的。现在病在骨髓里面,我因此不再请求为他治病了。过了五天,蔡桓公身体疼痛,派人寻找扁鹊,扁鹊已经逃到秦国了。蔡桓公于是病死了。

虽然,这是一个故事,但是它给人以启示。201演习《扁鹊见蔡桓公》完全类似。《扁鹊见蔡桓公》是扁鹊对蔡桓公的病情有确切的了解而下的判断,201演习是根据蛛丝马迹对人类社会提的警示。其它就没有什么不同了。

看看这次演习所说:

由于整个人口都是易感人群,因此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中,累计病例数成倍增加,每周增加一倍。随着案件和死亡人数的增加,经济和社会后果变得越来越严重

这里说的是“整个人口”,它指出了,病疫一来,没有哪一个人能保证无恙,不管你是总统还是平民,不管你是贵族还是百姓,没有哪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谁也不要存侥幸心理,包括巴西、葡萄牙、美国和中国。它既不是针对美国,也不是针对中国,而是针对全世界发出的警告。在这次疫情面前,全世界的政治家,尽管都亲自上阵、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可以说都打了败仗,至少是在开始的时候。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不听201演习的警告。真是令人可叹而又可恨。川普的表现,简直就是一个蔡桓公。没有听201演习的警告,也就算了,其他人也没有听。可是当疫情出现了,发展了,人们多次警告他,他却当作耳边风,一天到晚“这就是一个流感”,“我们已经控制”,结果惹成大祸。B.Z.不去指责政治家,却去指责一次小小的演习。就像他/她不去指责蔡桓公,倒去指责扁鹊:你说他会死,五天后他就死了,所以,他的死是你造成的。世界上还有更为荒唐的事吗?笔者不知道读者从这里看到了什么,笔者看到的就是,B.Z.心理的阴暗和目的的卑鄙。说起来,B.Z.根本就是一个变态。

八、最后的讨论

201演习告诉大家:“在18个月时结束,有6500万人死亡。”结果事情果然发生了。201演习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B.Z.认为这是阴谋。一个人要到某人家里去行窃,他先开个大会,告诉大家,我要去行窃,还把家里有些什么值钱的一一公布于众,读者们,你们可曾看到过有这样的阴谋?

武汉的李文亮过世了,人们以各种形式纪念他,白宫请愿站有为他争取诺贝尔奖的请愿信:

image.png

上面有26820个签名。当然,《环球网》对此是不感兴趣的。为什么要纪念他?就因为他发出了“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的警示。李文亮的警示和201演习所说“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中,累计病例数成倍增加,每周增加一倍。随着案件和死亡人数的增加,经济和社会后果变得越来越严重”比较一下,有什么不同?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李文亮是说出了事实,201演习”是作出了预警。201演习”的全局观更强,可以说,“201演习”比李文亮更伟大。可惜就可惜在没人听。

有读者说:我承认你说的,201演习”作出了预警,是件好事。错是错在各国领导人没有听。可是,为什么201演习”作出了预警后,果然爆发了瘟疫。时间巧得没办法解释,是不是“201演习”知道了什么蛛丝马迹?而又反对这样的阴谋,于是先作警示,让大家早做准备?

201演习”作出了预警后,果然爆发了瘟疫,是有点巧。当然更巧的是,“201演习”和武汉军运会同一天开幕。不过笔者不想纠缠这一点,也不说前面已经有过三次演习,而想来分析一下这个“巧”,也就是本文开头所说的时间点。

201演习”10月18日举行的。可是,谁都知道,这个主意并不是10月18日才有的。这和李文亮不同,李文亮看到微信,手指一按就转发了。会议需要准备、邀请、安排。“201演习”的预警虽然是在10月18日发布的,可是,它应该早就有了,在演习的准备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如果它是阴谋的话,这个阴谋早就准备了,不会是10月18日准备的,如果它是想拆穿什么阴谋的话,这个主意也应该早就有了,不会是10月18日才有的。

这个时间点是什么时候呢?笔者也不知道,不过笔者查到了一篇2019年8月21日发表的文章:

http://www.centerforhealthsecurity.org/newsroom/center-news/2019/2019-08-21-event201.html

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 to host Event 201, a global pandemic exercise

August 21, 2019

The 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 in partnership with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 and the 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will host a global pandemic exercise called “Event 201” on Friday, October 18, 2019, in New York City.

The exercise will illustrate the pandemic preparedness efforts, response decisions, and cooperation required from global businesses, governments, and public health leaders that the world will need to diminish the large-scale economic and societal consequences of a severe pandemic.

In recent years, the world has seen a growing number of epidemic events—approximately 200 events annually. These events are increasing, and they are disruptive to health, the economy, and society. Managing these events strains global capacity, even absent a pandemic threat. Experts agree that it is only a matter of time before one of these epidemics becomes global—a pandemic with potentially catastrophic consequences. A severe pandemic, which becomes “Event 201,” would require reliable cooperation among several industries, national governments, and key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15 global business, government, and public health leaders will be players in the 3.5-hour simulation exercise. Players will be presented with a pandemic scenario that highlights unresolved real-world policy and economic issues that could be solved with sufficient political will, financial investment, and attention now and in the future.

“We recognize that pandemics can have more than just health consequences, they can cause severe cascading economic and societal consequences,” said Eric Toner, MD, a senior associate at the Center and Event 201 project lead. “Neither the public sector nor the private sector alone can adequately respond to a severe pandemic; they must work together. That’s our goal for Event 201, and why an exercise of this kind is such a valuable and compelling way to help leaders understand the decisions needed to prevent, prepare for, and respond to biological threats.”

Recent economic studies show that pandemics will be the cause of an average annual economic loss of 0.7% of global GDP—or $570 billion. The players’ responses to the scenario will illuminate challenges to essential cooperation among industry, national governments, key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and civil society needed to avoid the catastrophic consequences that could arise from a pandemic of this nature.

“Outbreaks of infectious disease may be inevitable, but the economic damage they cause is not,” explained Ryan Morhard, the project lead for Global Health and Healthcare Industries at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 “While most of the authority rests with the public sector, most of the resources and capabilities exist in the private sector. Sustained attention from a broad public-private coalition is needed in advance of a severe pandemic to minimize economic and societal consequences.”

Like the Center’s 3 previous exercises—Clade X, Dark Winter, and Atlantic Storm—Event 201 will educate senior leaders at the highest level of US and international governments and leaders in global industries.

Chris Elias, president of global development at the Gates Foundation noted that “Event 201 and its predecessor simulations like Clade X are crucial tools to understand not only what is needed to effectively respond to global public health crises, but also the consequences of what happens when we are not prepared.”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将与世界经济论坛以及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合作,于2019年10月18日星期五在纽约市举办名为“ Event 201”的全球大流行演习。

演习将说明全球企业,政府和公共卫生领导人需要进行大流行的防备工作,做出应对决策以及进行合作,全球将需要减少大流行的大规模经济和社会后果。

近年来,世界范围内的流行病事件越来越多-每年约200起。这些事件正在增加,并且对健康,经济和社会造成破坏。处理这些事件使全球能力承受压力,甚至没有大流行威胁。专家们同意,这些流行病之一成为全球流行只是时间问题,这种流行病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一场严重的流行病(称为“ 201事件”)将需要多个行业,各国政府和主要国际机构之间的可靠合作。

3.5小时的模拟练习中,将有15位全球企业,政府和公共卫生领导人参加。将向玩家展示一种大流行的情况,突出显示尚未解决的现实世界政策和经济问题,这些问题可以通过有足够的政治意愿,金融投资以及现在和将来的关注来解决。

 

中心和Event 201项目负责人高级研究员埃里克·托纳(Eric Toner)医师表示:“我们认识到,流行病不仅会给健康带来后果,还会造成严重的连锁经济和社会后果。” “无论是公共部门还是私营部门,都无法充分应对严重的大流行;他们必须一起工作。这就是我们第201场比赛的目标,也是为什么这样的演习是如此有价值和令人信服的方式,可以帮助领导者理解预防,防范和应对生物威胁所需的决策。”

最近的经济研究表明,大流行病将导致全球平均每年经济损失0.7%,即5700亿美元。参与者对这种情况的反应将阐明,为避免这种大流行可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行业,各国政府,主要国际机构和民间社会之间进行必要合作的挑战。

“传染病的爆发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但并不是造成传染病的经济损失,”世界经济论坛全球卫生与医疗保健产业项目负责人赖恩·莫哈德(Ryan Morhard)解释说。 “虽然大部分权力属于公共部门,但大多数资源和能力都存在于私营部门。在严重的大流行之前,需要广泛的公私部门联盟的持续关注,以最大程度地减少经济和社会后果。”

像该中心以前的3个演习(X线,黑暗的冬天和大西洋风暴)一样,第201项活动将教育美国和国际政府最高层的高级领导人以及全球行业的领导人。

盖茨基金会全球发展总裁克里斯·埃里亚斯(Chris Elias)指出:“事件201及其类似活动Clade X的前身是至关重要的工具,不仅可以理解有效应对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所需的内容,而且还可以了解当事件发生时的后果我们还没有准备好。”

当然,以B.Z.的卑劣的心理,一定会争论,这篇文章是伪造的,等等。那么,我们可以看下面网页:

http://www.centerforhealthsecurity.org/newsroom/center-news/2019/index.html

这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新闻中心的时间表。里面有:

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 to host Event 201, a global pandemic exercise
August 21, 2019

也就是说,这个演习早在8月21日,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而当然,准备工作,恐怕还得再往前推两个月。

B.Z.是不是认为,201演习早在三、四前就准备好了,一直在等,等到军运会开幕的那一天?等到“习近平出席开幕式并宣布运动会开幕”的东风刮起来,推出重磅炸弹:世界要发生瘟疫了?

 


浏览(14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