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942,60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所有的移民都会对母国患上精神分
·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功臣们一个个
· 赵紫阳在“六四”之后仍有两种选
· 赵紫阳在大跃进中“反瞒产”始末
· 最新民调揭晓:中美抗疫谁得分更
· 中国历史上冤案平均多久能平反昭
· “美军细菌战”的中朝受害者为何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
 ·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识】
 · 所有的移民都会对母国患上精神分裂
 · 最新民调揭晓:中美抗疫谁得分更高
 · 绕口令般的索尔仁尼琴定律
 · 像金鱼一样的七秒记忆
 · 从“往下笨”发展到“挡不住的浅薄
 · 希特勒私下承认:从马克思那里学到
 · 齐奥塞斯库启示录:如何保证能得善
 · 后浪与前浪:在同一条河流中洗脑
 · 当声名狼藉的大数据控制用于抗疫…
 · 人类最需要什么样的疫苗?
【史】
 ·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功臣们一个个走
 · 赵紫阳在“六四”之后仍有两种选择
 · 赵紫阳在大跃进中“反瞒产”始末
 · “美军细菌战”的中朝受害者为何不
 · 李南央有这样一位继母,有这样一位
 · 赵紫阳在学潮期间的最致命错误
 · 李鸿章差一点被英军上尉戈登干掉
 · 不信敌对势力造谣,该信中共档案记
 · 共和国一开场搞运动就一步错,步步
 · 五四过后说五四:还有多少误读的片
【事】
 · 站着竖着比一比,躺着横着比一比
 · 从过去的灾难里中发现一些基本的规
 · 中共领导人,他们惧怕历史吗?
 · 从一个愚人节假新闻的跟帖看中国民
 · “楼上漏水淹楼下”比喻是否哗众取
 · 有这种干大事的体制,就必有干坏事
 · 请读《2019年中国文化纪事》
 · 为什么盯着那场浩劫不放?非常罪犯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
【视】
 ·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拾】
 · 中国历史上冤案平均多久能平反昭雪
 · 99%的人没经受住人性考验,该谁担
 · 关于南京大屠杀,七个问题要澄清
 · 中国历史是循环,美国历史是直线
 · 你看到了总统背后那个影响世界的美
 · 瘟疫是否能被用来避免全球化被折腾
 · 中美两极格局是否就是新的冷战?
 · 难道爱国主义不是一种美德吗?
 · 在这次抗疫中,若西方的表现输给中
 · 中国与西方:各有各的帐,各追各的
存档目录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当声名狼藉的大数据控制用于抗疫…… 2020-04-29 17:17:58

  大数据控制不是极权主义的象征吗?是的。人脸识别、手机监控、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它们是中国政府控制异议人士的工具,也是镇压新疆穆斯林的工具,大数据控制乃《1984》当代版,早已声名狼藉。然而,当大数据控制用于抗疫呢?


  老高按:西谚有云:“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看任何一个信息,读任何一篇文章,必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首先关注的,是其中是否提供了事实——提供了我此前不了解或不太了解、但又有兴趣去了解的事实?是否提供了以我有限的知识和判断力初步判断靠谱的事实?但也有不少朋友首先关注的,是作者的立场——站在哪一边?为什么人说话?矛头指向谁?为什么要讲这些而不讲另外的某些?
  立场并非不重要,但我关注的重点,还是其立场是否可能导致其捏造、歪曲或者掩盖事实。除此之外,作者表白了什么意图,我的眼睛都自动过滤删除了。举个不那么恰切的例子吧:假设某人先喊了一句“坚决拥护习主席的英明领导”,然后讲述了如何残民以逞的实例和数据。我肯定只会关注他讲的实例和数据的真伪,对他喊的口号只当没听见;但必定有人对他披露的事实置若罔闻,而抓住他那句口号判断他不过是习粉一枚,进而判断他披露这些实例和数据,必是别有用心。
  对于下面这篇今天我要推荐的文章,我相信也一定会有人最孜孜以求:作者到底为谁说话?而放过了作者提出的值得我们深思的真问题。


  大数据与举国体制,中国抗疫经验的是与非

  张博树,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0年4月29日


  目前,一场与病毒赛跑、拯救生命的抗疫行动正在这个星球上悲壮展开。三个月前,中国武汉经历过同样的至暗时刻。人们曾愤怒于北京政府惩戒民间“吹哨人”、隐瞒疫情、罔顾生命而掀起网络风暴。但得益于北京的“举国体制”和“大数据”抗疫,武汉、湖北乃至全国的新冠疫情竟在不长时间内得到有效控制,可谓败也萧何,成也萧何。
  如何看待中国经验?别的国家可以效仿、应该效仿么?基于不同政治立场的人可能做出不同回答。
  新冠疫情向生命提出的挑战,更是对大数据时代人类政治的挑战。简单的政治正确、粗糙的非黑即白是无法应对这个挑战、无法理解当今世界的。人类的未来正在呼唤更健全、更复杂的政治哲学思维。
  大数据控制不是极权主义的象征吗?是的。我们当然不会忘记人脸识别、手机监控、无处不在的摄像头,还有海量信息收集编码系统,它们在中国是政府控制异议人士的工具,也是镇压新疆穆斯林的工具,所以大数据控制乃《1984》的当代版、人权迫害的代名词,早已声名狼藉。然而,当大数据控制用于抗疫呢?
  大约在3月初,在微信圈里见到一则“友情提醒”,说是武汉朋友转来的,内容如下:请大家非必要不出小区,你的健康码走哪儿都要打卡,就是收集你的所有行动轨迹,一旦你所行经的某个场所发生病例,你的健康码立即变灰,社区第一时间找上你家,对你全家进行隔离,居住小区也会再次立即封闭。健康的你很可能因为一个陌生人再次隔离。
  不仅在武汉,这样的做法在全国各地都在不同程度地执行。刚宣布武汉封城时,各地公安机构利用人口和信息监控系统,迅速查出从武汉到本地人员的详细信息。现在,随着疫情趋稳,武汉、北京等很多地方仍要求市民处处扫健康码、做好信息登记,只有过去14天没有与新冠确诊者接触,才可以进入各种公共场所。
  这就是大数据的力量。新冠病毒作为传染力极强的新型病毒,目前还没有疫苗,唯一的办法就是切断传染源和传播渠道。大数据帮助政府定位感染人群、感染路径,也提醒每一个人遵守防疫规则,不可妄为。如果不是如此严重的疫情,大数据的“正面”功能大概还很难被人发现呢。
  然而,中国的经验可以复制吗?表面看,似乎很难。
  难点之一是数字监控早已恶名累累,人们很难把问题的技术层面和政治层面清楚区分开。诚然,大数据本身无所谓善恶,关键是什么人在用它,又用于什么目的。西方很多发达国家并非开发不出数字监控技术,而是担心此类技术的应用侵犯人权和公民隐私。北京政府反倒没有此类担忧,这正是人们批评它的地方,而且批评得完全正确。
  但问题的另一面是,病毒攻击不分国籍、不分人种,也不管你是民主社会还是专制社会。就数字应用和公民隐私权之间的张力而言,目前的疫情正在挑战民主社会的传统概念:毕竟当肉体生命受到严酷的当下威胁时,保证其延续可能高于平时人们珍视的那些个人权利或精神价值。最近的一些美国民调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大部分受访者愿意牺牲部分隐私权换取生命、控制疫情,包括利用手机信号提供警示、实施安全隔离等。
  中国经验似乎难以复制的另一个因素是,西方没有中国意义上的“举国体制”。这次抗疫,当北京终于意识到不能再拖延、犹豫而果断宣布武汉封城后,其“举国体制”的优势迅速彰显:它先是从全国抽调3万多名医务人员携带设备紧急驰援武汉,后又派出7000多名医生、护士先后到位。
  当然,问题仍然难在“举国体制”和共产党政权性质间的关系。由于北京政权的专制性质,“举国体制”往往与错误决策前提下的浪费甚至资源破坏相联系(如三峡工程),或与不计经济代价、政治账先于经济账的“维稳”相联系(如举国援藏)。然而,此次抗疫证明,“举国体制”作为中央集权行政框架内迅速动员全国人力物力财力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手段,凸显了它的有效性。这样定义的“举国体制”强调的是行政权力系统的能力或效能,而非其政治属性。这种强调并非无据可循:中央集权行政体制可以和专制制度相联系,也可以和民主制度相联系,只不过就中国而言,集权与极权是不幸搅在一起的罢了。
  如果我们把二者拆分开,眼前就会柳暗花明。美国是个民主国家,但它的联邦体系在这次抗疫过程中显然帮了倒忙。人们通常注意更多的是总统特朗普的糟糕表现,他的自私、自恋和自大延误了宝贵的抗疫时间,他也没能有效协调和各个州长的关系,他甚至把选举政治带进了抗疫,这不仅是无能,而且无耻。但换一个总统,情况是否就会根本改观?美国联邦体系的刚性分权体系似乎很难有效应对突发的、跨区域甚至全国性公共事件。这次疫情暴露的美国应对机制的混乱,包括联邦政府缺乏领导力协调力、一些州长为争夺抗疫物资甚或为保护本州公民跨州旅行之类“权利”而打嘴仗,这在中国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尤其在疫情如此灾难性的情形下。
  那么,剥开中国中央集权体制的专制外壳,其内部包含的紧急状态下国家应对方案的积极成分,难道不值得美国或其他国家参考么?
  当然,问题还有更复杂的一面。大数据运用也好,“举国体制”也好,它能行得通,和一个国家的政治文化、国民性格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可以说中国老百姓“听话”,甚至“奴性”比较重,这是党国控制术可以畅通无阻的重要原因——尽管它也成全了今天的抗疫。但日本、韩国、台湾、香港呢?这些地方抗疫成绩也不错。
  韩国并没有封城,它的大数据运用十分见效,包括使用安全摄像头、信用卡记录、甚至汽车和手机的GPS数据来追踪病人的行动。这些国家或地区是民主或半民主体制,但多少都拥有东亚社会的共同文化因子,包括对群体价值的尊重、守秩序、服从大局等等。这提供了某种比较,其优良抗疫成绩是值得深入挖掘的。欧洲也有国家搞得不错,如德国,巧的是德国民族性格中也有重集体、讲秩序的传统,加上今日德国高效透明的官僚体系,这些都有助于成就德国的抗疫。
  大体上说,欧美的民情不同,政治文化传统也不同。欧美社会(特别是英美法为代表)的重自由、重个人权利的传统本来是民主体制的重要基石;但如何平衡自由与危机时期的必要管制,找到紧急状态下权利与权力的合理交叉点,是今天欧美社会亟待解决的问题。我甚至认为最近得克萨斯、密歇根等地一些民众上街抗议居家令,以捍卫“自由”和“权利”为口号,其实是对这些概念的滥用。自由和权利都以不能伤害他人为边界,这在一个疫情大暴发的年代尤其容易理解。
  就此次抗疫而言,中国经验并非完全不可复制,至少可以参考,只是需要我们用更客观的眼光、更科学的方法,去剥离、汲取其中的积极成分,而避免单纯的“政治正确”、非黑即白,这样做出的判断往往失之偏颇。我的一些中国自由派朋友就有这个缺点,他们自我囿限于既定的反共政治立场,往往放大党国行为的阴暗面,把合理的政府行为也说成是错误的(如称武汉封城乃“野蛮之举”),同时又过度想象美国的美好一面,而看不到美国抗疫中的缺点。这个毛病和国内那些“小粉红”妖魔化美国、把美国说得一无是处一样,同是党国教育浸润的结果,不自觉而已。
  就当下而言,最重要者是动员全球力量齐心抗击重疫。人类应该暂且放下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方面的分歧而寻求合作。救命最当优先,生命先于政治。在这个意义上,我不认为美国一些国会议员对中共政府的“追责”之举是恰当的,从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到印第安纳州共和党众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国会山的“追责”之声似乎一浪高过一浪。
  我不否认习近平政府疫情初期的隐瞒行为是一种渎职甚或犯罪,且专门写了文章痛批之,它不但给中国人民带来伤害,也给世界带来了伤害。但特朗普政府与美国一些政客“追责”不但把传染源问题政治化,更重要的是,这种“追责”混淆了美国疫情扩散中外部影响因素和美国政府因为应对不力自己应负的责任。病毒到底来自何方,是一个应该由科学家回答的问题,而不能基于政治立场相互“甩锅”或指控,在这个问题上,这些美国政客的错误和中国外交部一些官员的错误是同样的。难道他们不应该首先追究本国行政机构抗疫不力的责任?
  但是还是那句话,现在不是相互指责的时候。欧美各国仍处在新冠瘟疫蔓延的水深火热中。印度、拉美,甚至非洲大陆也都敲响了警钟。人类需要团结,团结才能胜利。已有的抗疫经验,包括如何集中资源、如何合理利用大数据,都是抗疫斗争中应该考虑的。
  这么讲,不意味着民主的价值消退了。疫情毕竟会过去,人类还要往前走。即便在民主国家,紧急状态下建立的大数据控制体系是否会固定下来,成为侵蚀公民权利与自由的工具?这样的担心并非多余。
  另一方面,专制国家是否会把抗疫中的行政技术成就吹捧为政治“制度优势”而大肆宣扬?北京肯定会这么干。在如今这个新冷战、新丛林时代,一场瘟疫导致的全球地缘政治重组是完全可能的,它甚至对中共红色帝国是个利好。
  而瘟疫所提示的大数据时代人类的困境,恰恰要求一个世界民主共同体的早日到来,因为只有这样一个共同体,才能真正应对未来人类的各种安全挑战。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政治转型和民主化仍然势在必行。
  (张博树,中国宪政学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客座教授。)


  近期图文:

  民粹主义孕育强人,强人操弄民粹主义  
  
中美两极格局是否就是新的冷战?  
  
福山:中国模式是民主模式的替代方案吗  
  
人类最需要什么样的疫苗?  
  
在这次抗疫中,若西方的表现输给中共……  
  
难道爱国主义不是一种美德吗?  
  
中国与西方:各有各的帐,各追各的责  
  
名人都替我们反思过了,干嘛还老生常谈  
  
世纪钟摆将借着病毒向左摆动重回专制?  
  
当说谎成为个人最优策略,受害的是社会  


浏览(734) (11) 评论(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20-04-30 18:17:41

事实更重要。

-----

老高是华人中的异数。

当然很多事实不是那么明显的时候,就需要判断力了。立场会有影响,但无法取代事实。

回复 | 0
作者: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0-04-30 17:17:42

“要追寻facts,很多情况下(甚至是大多数情况下)要对被立场所遮蔽、扭曲甚至制造出来的“事实”去伪存真。”

呵呵,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立场问题。我还有许多其它的理由。

算了,不争了。这样笼统说太复杂。还是就事论事简单一些。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回复 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0-04-30 16:28:34

呵呵呵,是这么回事。我那句话“眼睛自动过滤删除”,带点调侃,当然不是事实。

我没有觉得受伤害呀?您不必道歉。认为“事实比立场更重要”与认为“立场比事实更重要”,这是我与您上一则跟帖的分歧所在。

但我理解并同意您所说的“很多情况下‘事实’并不是facts”,我认为“比立场更重要”的正是facts。要追寻facts,很多情况下(甚至是大多数情况下)要对被立场所遮蔽、扭曲甚至制造出来的“事实”去伪存真。

回复 | 1
作者: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0-04-30 15:23:53

“恕我驽钝,不知您问从何来。”

针对你那句“眼睛自动过滤删除。。

又看了一遍。我那几句话可能严重了一点。希望你没有误解。我现在道歉,如果你觉得受到伤害。

至于立场与事实之争,留存吧。只想多说一句。facts的确是facts,但很多情况下“事实”并不是facts,常常是他解释的“事实”,基本上就是观点。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回复 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0-04-30 12:20:55

多谢光临赐教!

我在按语中已经说过:“立场并非不重要”。但我认为:事实更重要。

您认为:“事实重要,立场同样重要。我觉得立场比事实还重要。”我知道自古以来和当今之世,有许多人持有与您一样的观点。我尊重坚持认为“立场比事实更重要”的人,但这种观点,我无法认同。“事实其实是立场‘制造’出来的”,这一观点,悖离常识,就不值得讨论了。

“你有火眼金睛?大家都是诸葛亮司马懿?”恕我驽钝,不知您问从何来。我慢慢理解吧。

回复 | 1
作者: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0-04-30 05:09:40

老高这个导读写的很有问题。你有火眼金睛?大家都是诸葛亮司马懿?

事实重要,立场同样重要。我觉得立场比事实还重要。事实其实是立场“制造”出来的。世界上没有“客观”人,没有中间派。

诚实是人最基本最伟大的品性。高级黑打着红旗反红旗这是比共产党更坏的东西。意识形态可以改变,品性坏的人到什么样的社会不管民主自由还是专制独裁都是败坏社会的人。

一个人人担心空城计处处提防声东击西的社会是一个折磨人的社会,一个病态的社会。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0-04-29 19:05:29

作者文章里的几个迷思:

1】中国的中央集权、举国体制体制是这次防疫的优点,值得别国学习?除了美国是联邦制学不了中国的这个经验,其他的欧洲国家能学得了吗?大概除了可以把数字改得少一些,把外貌弄得好看些外,其他地方就很难学了。

2】对中国的这次疫情的追责不可取?中国逃出了萨斯的追责,这次大概就比较难逃了:死人太多,影响太大!

回复 | 4
共有7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