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田泥鳅的稻田  
子曰:如日月东西相从而不已,是天道也。  
我的名片
田泥鳅
来自: 中国
注册日期: 2008-01-14
访问总量: 2,068,50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输赢之外看输赢---NCAA三月的疯狂
· ***2011*** 瑾颂祺安,玉兔呈祥
· 《回答》***贰零壹零年拾贰月拾日
· 旭日阳刚
· Son of the Wind-----龙马御风
· "Waka Waka" 挺枪策马
· 周末一笑 “‘You're a hot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总目录】
 · 输赢之外看输赢---NCAA三月的疯狂
 · ***2011*** 瑾颂祺安,玉兔呈祥
 · 《回答》***贰零壹零年拾贰月拾日
 · 旭日阳刚
 · Son of the Wind-----龙马御风
 · "Waka Waka" 挺枪策马--
 · 周末一笑 “‘You're a hotti
 · 《呆子拔草》给母亲节---朗诵 毛毛
 · 唱大戏 过大年
 · 三言两语的时事
【班门前的斧子】
 · "Waka Waka" 挺枪策马--
 · 月下偶句遥贺高山流水年庆
 · 沉默就是歌----我的理解,单评以梦
【散杂短文】
 · 输赢之外看输赢---NCAA三月的疯狂
 · 一唱天下
 · Happy Easter
 · 给【高山原创风】湘军敲边鼓,祝山
【杂沓】
 · 唱大戏 过大年
 · 新年快乐 -(^o^)-
 · Cardiac Arrest Michael Jackson--
 · 砖, 梦和稀泥 -----也说摇滚
 · 甜尖尖-----抛砖引玉
 · 放不下的还是她,人间有爱真美好--
【散淡随笔】
 · 匹夫的责与爱
 · 2009,您就来吧
 · 火,圣火,北京真火 !
 · 两块压岁钱-----听 [北风吹]
【英雄与美人】
 · "美人"一枚蕴藏着政治宣
 · 英雄与美人 (一)
【散淡散文】
 · 《呆子拔草》给母亲节---朗诵 毛毛
 · 过年的慨念
 · "呆子"拔草
 · 至情至性 ----- I am touched by i
 · 天佑华夏 福临人间
【政论正治】
 · 三言两语的时事
 · 中美博奕(二)
 · 中美博弈(一)从围棋说起
 · 厚爱如天 当仁不让
【原创歌词】
 · ***2011*** 瑾颂祺安,玉兔呈祥
 · 《甜尖尖》
 · 《我们唱》----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排
 · 《我们唱》-----献给北京奥运会
【潇熊诗词】
 · <<箫长悲短>> ---洞箫
 · 阳春临
 · 《西江月》中秋感怀---给月下的你
 · 砸不断的脊梁 -- 哭湖湘儿郎谭千秋
 · 执著----- 诗朗诵 希阳
 · 思念
【泥鳅歌评】
 · 旭日阳刚
 · 圣洁的夜 (Silent Night, Holy Nig
 · 再评刀郎
 · 月亮之下听月亮之上
【O八大选】
 · 政论(四)YES, WE CAN!
 · 政论(三) 唱戏的与Diva
 · 政论(二) 政治版图新估
 · 政论(一) 小说美国政治
【六四二十年纪念】
 · 二十年后话六四(四)
 · 二十年后话六四(三)
 · 二十年后话六四(二)
 · 二十年后话六四(一)
【田里的谷子】
 · 奥巴马就职典礼音乐片段---Air and
 · 说子敬,要你回来 -(^o^)-
 · 今天是六月四日
 · 为废墟下的生命祈祷
 · 希望
【不一定会笑】
 · 周末一笑 “‘You're a hotti
 · Happy Mother's Day ! -(^o^
 · 媳妇携老母,访龙家道歉
 · 这个字怎么读
存档目录
03/01/2011 - 03/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8/01/2009 - 08/31/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04/01/2009 - 04/30/2009
02/01/2009 - 02/28/2009
01/01/2009 - 01/31/2009
12/01/2008 - 12/31/2008
11/01/2008 - 11/30/2008
10/01/2008 - 10/31/2008
09/01/2008 - 09/30/2008
08/01/2008 - 08/31/2008
07/01/2008 - 07/31/2008
06/01/2008 - 06/30/2008
05/01/2008 - 05/31/2008
04/01/2008 - 04/30/2008
03/01/2008 - 03/31/2008
02/01/2008 - 02/29/2008
01/01/2008 - 01/31/2008
网络日志正文
二十年后话六四(三) 2009-06-03 14:16:47

IV. 和平的故事

    和平与我曾是大学同学,不是一个班,但同一个年级。和平参加了广场的绝食,他后来告诉我,最初他参加六四运动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自行车坏了,而且是被人踩坏的。

    事情是这样,那时和平上研究生的地方在很远的北京城外,比海淀还城外的地方。那天他骑上他刚买的那辆二手货的自行车,到城里去看热闹,也想看个究竟。

    他到达海淀区某高校门口时,正赶上关校门,门卫不让进,理论上几句没用,只有头往外走,这时警察已经形成人墙,要封闭校园不让学生出去游行。和平在校门口进退两难,一会儿,学生在警察形成的人墙前,越聚越多,并开始与警察发生推拉,和平与他的车一起夹在学生与警察之间,他与警察解释说,他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请让他出去,当然没人信他。

    学生的人群不断向警察的人墙推挤,最先得以突破的口子就在和平和他的车,站着的地方,因为他的自行车被推倒了,导致警察的人墙形成了个瞬时的缺口,然后这个缺口就再也没有收拢,而崩溃了。学生的人群从那辆永久牌的自行车上踩过去,车被踩得完全扭曲。和平本打算看完后就回去,他的实验还在等他做呢。好了,这下他的交通工具没了。和平在选择走回他的研究所,还是跟大学生们一起走到天安门去之间犹豫。

    半是痛惜半是自豪看着自己的这份已经破烂的家产,他跟自己说了一句,老子也参加革命了。一跺脚加入了游行的队伍,从海淀区走到了天安门。这是和平亲口对我说的,他当时说话的口气,给我的感觉是有一点点,哥们之间喝酒时吹牛的味道。然而接下来的事情,真的就有些搞笑了,让我急得当着他导师的面要揍这小子。

    和平到了天安门后,看了不少热闹,接下来的几天住在我离天安门不远的宿舍。除了回来吃了几顿饭,几乎泡在天安门。这天晚饭时,和平赶在食堂关门前露了脸。我调侃道,哈,职业革命家回来了?你还记得要吃饭啊。他习惯性地给出个笑脸并带有几份少有的正经说,我得打两份饭。我说,少费话,你知道饭票在哪里,赶紧去打吧。

    第一盘棋还在布局的时候,这小子已经把第一份饭扫光了,看样子是饿坏了。第二份饭是两个大馒头,(我最害怕晚上吃馒头),和平一边啃着手里的馒头,一边气势汹汹要跟我在棋盘上打劫拼死活,我说你是吃饱了撑着了,他说,还没有,但我要跟你拼个鱼死网破。我没跟他费话,把那块棋让给他,把那个劫也让给他,很快棋局就结束了。

    看着他那块唯一且有限的焦土,他像赢了棋一样解气地冲我说,终于杀死你小子一块棋!哈,不服输,那我让你死个痛快,再来!他一摸嘴说,不来了。弄得我觉得是自己输了棋一样急,说你这不是撒赖皮吗?

    他把那个剩下的馒头紧捏在他的拳头里,一字一板地说,我今晚去参加绝食。

    绝食了两天半,和平被送到医院来了,他很虚,因为他拉肚子。醒来知是我把他拉到医院来,他很生气,当晚他拔掉针头,又回到了天安门。但是他脱水的状况很严重,再次被送到医院,他再次跑回天安门。我认为他在增加我们救护工作的负担,他生气地表露我在干扰他的革命行动。他生气也没用,因为第三次进医院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作出反对。

    我叫来了他的研究生朋友,杰。他的导师也赶来了,他的导师是位六十岁左右的女性,她在很郊外的地方有一套两室一厅的新房子,空着,她决定把和平拉那套郊外的房子里锁起来,每天由杰送饭看管。

    大慨是五月底的某一天,我大老远骑着车去看他,还陪着他的导师买了些食品一起去看他。那套房门外面临时加上了三套锁,他的导师颤抖着手去开那些锁,我大声说,和平,我来看你了,我们来看你了,你好些了吗?

    他听出了是我的声音,他在里面跟一头困兽般地发出咆啸,并听到他歇斯底里地在骂人,他骂我是个混蛋,骂杰是个狗腿子,狗杂种,我很尴尬地安慰他的导师不着急,我来开最后那把锁,和平在里面骂得兴起,突然,我听到,他连着两声叫出他老师的姓名,三个字,一板一眼,接着脱口而出,骂出那三个字的国骂,他竟然咆哮地开口大骂,骂他导师的娘,骂他的导师不让他革命。

    我打开最后一把锁,一个健步冲了进去,一把纠住他的胸口,把躺在沙发上的他抓了起来,就要动手,他导师从后跟了进来,嘶哑着用力哭喊道,别打了,别打了,这世界都是什么时候了,你们兄弟就别打了,啊,啊。。。

    除了彼此的急促呼吸,我与和平的肢体都僵在了半空。。。

    多少年后,而且永远, 我清晰地记得,记得那时的和平,还有那一刻,的脸的样子。有时候,我好想我那哥们,和平。。。

浏览(13639)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小市民的闲情 留言时间:2009-06-03 19:35:31
六四定位,六四大和解,六四平反,此其时也?

20年前的今天,1989年4月15日,抑郁的胡耀邦带着委曲猝逝,引发了对他的悼念活动。学生透过悼念表达对社会各种弊端的不满,并随着民众对反官倒、反腐败、自由、民主的呼声高涨,学潮最终漫延全国。期间北京城区实施戒严,但未能完全平息民间抗议,在各派系互相角力下,中共中央最终于6月3日至4日出动军队清场(镇压),造成一定的(人数不详)的伤亡,简称六四事件。

六四事件眼下有很多不同涵义的名称,如六四,八九民运、八九学运、六四天安门事件、六四暴乱、天安门大屠杀、六四血案、反革命暴乱、六四动乱、六四风波、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不管如何称呼,有一点可以肯定,六四是1989年4月至6月发生在中国大陆的重大政治事件。

六四已过去20年了。20年来,中国发生了巨变,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经济神话,也培育了整整一代新人,六四似乎已被忘却。

然而,前阵子看到一篇关于戴晴呼吁用“南非模式”,对六四评价完全对立的双方,实行真相调查、正义认定,然后实现社会和解。这一设想是针对两种不同的立场而提出来的,一种来自自由派人士,要求彻底平反六四;另一种来自政府,坚持当年开枪实出无奈,认为稳定压倒一切,不愿再提。

最近又有报道说,“十二名中共政坛老人呼吁为胡耀邦彻底平反”。这十二位作者包括:原中顾委委员李锐、原《人民日报》社长胡绩伟、原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第一副院长谢韬、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所长何方、原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长锺沛璋等人。

12位中共政坛老人在文章中建议,先从为胡耀邦彻底平反开始,而后为赵紫阳平反,以后逐渐达致平反六四,透过提高宪法地位,保障人权,以推进中国社会的改革。

我想在六四20周年之际,还会有其它很多形形色色的观点和主张会被提出来。问题是这些主张符合实际吗?能得民心吗?会有啥突破吗?

为胡耀邦平反,为赵紫阳平反,为六四平反,民意在哪里?社会基础在哪里?

在中共的历史上有两次重大的纠错行动,头一次是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领导造成的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王明“左”倾错误造成的失败使革命根据地和白区的革命力量都受到极大损失,红军从三十万人减到三万人左右,共产党员从三十万人减到四万人左右。共产党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于一九三五年一月党中央政治局在长征途中举行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使红军和党中央得以在极其危急的情况下保存下来,并且在这以后能够战胜张国焘的分裂主义,胜利地完成长征。这在党的历史上是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再一次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给“四-五”天安门事件平反。当时的情况下,中国和中共也都处在历史的重大转折关头。一是人事方面,不这样做,邓小平和一大批老干部们没法复出;二是政治路线方面,不彻底否定左倾的那一套,经济工作以及一切工作都没法开展。

为了结束1976年10月以来党的工作在徘徊中前进的局面,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中共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了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指导方针。讨论了“文化大革命”中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审查和解决了党的历史上一批重大冤假错案和一些重要领导人功过是非问题。此后才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是建国以来中共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历史转折。30年后的今天,我们更加能体会此《决议》的重大历史意义。

换句话说,共产党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勒酝墓砘蚨阅臣芬帕粑侍舛ㄐ裕绕渖婕暗街卮舐废呋蛩鸺白晕倚蜗笫薄?/span>

胡锦涛在年初说过“不折腾”,这其中包涵了多层意思,我理解其中也自然包括对20年前六四事件的定性问题。历史的事件留待后人去评判,现在专心搞建设要紧。所以我觉得在胡手上重新评价六四的可能性很小,原因很简单。

第一,将六四挂起来不会在多大程度上阻碍当前的经济发展。现在对六四耿耿于怀的很多人都已经年老或已经在国外,不是对现代化有直接贡献的一大群。而六四后的新生代,要么对六四一无所知,要么陶醉于经济繁荣下的中国,对政治不说已经麻木不仁,也至少不那么热衷。虽然说当今中国社会仍存在着与20年前类似官倒和腐败问题,但经过20年的磨练,人们的忍受度要大得多。何况现在网路新闻非常活跃,也大大缓解这一社会压力。很多人希望在中央的领导下,大多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第二,现在给胡耀邦平反,重新评价六四或来搞所谓的“南非模式”社会大和解,可能会适得其反。胡耀邦在现在的这个情况下给他平反,或者把他的事情重新讨论一下的话,对现在的政坛会有相当大的冲击。也就是说,他所代表的是改革、开放、还有进步的党内的力量,这股力量集结成势,必然对现在胡锦涛乃至所有当权者造成很大的冲击和威胁。要不要搞多党制?要不要新闻自由?要不要普选?等等,所有这些便会立刻提上台面,现今的中国经得起这种冲击吗?

有意思的是,戴晴提出的“政治大和解”与中央的“构建和谐社会”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前者是回顾过去,而后者却是面向未来。前者需要中共认错,后者是让中共救世。

自由派人士认为“构建和谐社会就必须提倡宽容和解的精神,这是和谐社会的重要构件。要实现和解,就应当解决形成当前的不和谐局面的社会矛盾。“一、对于一些全国性的历史积案,如反胡风、反右、文革等,执政党已经意识到这些历史错误,就应该公开向人民道歉,求得人民谅解。对于目前认识还有分歧的事件,如‘六四’,则可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真相委员会’或‘和解委员会’,查明来龙去脉,公布真相,该道歉的道歉,该赔偿的赔偿。三、对于遍布各地的冤假错案,可成立省市县的「真相委员会」或「和解委员会」,接受蒙冤群众的申诉,查清事实,依法处理。四、解除对一些守法公民的监视、跟踪,转变以友为敌的阶级斗争思维方式,以理解取代敌视。五、取消劳动教养制度,撤除劳教场所。六、解除对滞留国外的同胞的回国禁令,允许他们来去自由。这些都是实现社会和解的重要步骤。任何一个问题的解决,都可以得到民众的理解和支持,提高执政党的威信,改善党和人民的关系。” 如果中国社会已经成熟到如此地步,我看也就不需要什么“和解”了。这可能只是知识分子一厢情愿吧。

可以说,六四事件造就了一代青年,也毁了一代青年。当初20-30岁,现在40-50岁的一代精英很多因此而心灰意冷,很多离开了祖国。我知道很多人,包括我,本来可以不出国,或不着急出国,六四以后都像“大逃亡”一样拼命挤出国。因六四绿卡留在国外的一大批公费生自费生本应对祖国有更大的贡献。六四事件也让中国和美国人民之间的隔阂加深,其后遗症到现在还有。

六四是个悲剧,当初学生反对的东西现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从这个意义上说,六四是一次非常失败的群众运动。

依我看,六四定位、六四大和解或六四平反应当在中国完全民主化之后,那个时候,可能定位与否都无关紧要了,只是为历史的完整罢了。


胡锦涛在年初说过“不折腾”,这其中包涵了多层意思,我理解其中也自然包括对20年前六四事件的定性问题。历史的事件留待后人去评判,现在专心搞建设要紧。所以我觉得在胡手上重新评价六四的可能性很小,原因很简单。

第一,将六四挂起来不会在多大程度上阻碍当前的经济发展。现在对六四耿耿于怀的很多人都已经年老或已经在国外,不是对现代化有直接贡献的一大群。而六四后的新生代,要么对六四一无所知,要么陶醉于经济繁荣下的中国,对政治不说已经麻木不仁,也至少不那么热衷。虽然说当今中国社会仍存在着与20年前类似官倒和腐败问题,但经过20年的磨练,人们的忍受度要大得多。何况现在网路新闻非常活跃,也大大缓解这一社会压力。很多人希望在中央的领导下,大多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第二,现在给胡耀邦平反,重新评价六四或来搞所谓的“南非模式”社会大和解,可能会适得其反。胡耀邦在现在的这个情况下给他平反,或者把他的事情重新讨论一下的话,对现在的政坛会有相当大的冲击。也就是说,他所代表的是改革、开放、还有进步的党内的力量,这股力量集结成势,必然对现在胡锦涛乃至所有当权者造成很大的冲击和威胁。要不要搞多党制?要不要新闻自由?要不要普选?等等,所有这些便会立刻提上台面,现今的中国经得起这种冲击吗?

有意思的是,戴晴提出的“政治大和解”与中央的“构建和谐社会”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前者是回顾过去,而后者却是面向未来。前者需要中共认错,后者是让中共救世。

自由派人士认为“构建和谐社会就必须提倡宽容和解的精神,这是和谐社会的重要构件。要实现和解,就应当解决形成当前的不和谐局面的社会矛盾。“一、对于一些全国性的历史积案,如反胡风、反右、文革等,执政党已经意识到这些历史错误,就应该公开向人民道歉,求得人民谅解。对于目前认识还有分歧的事件,如‘六四’,则可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真相委员会’或‘和解委员会’,查明来龙去脉,公布真相,该道歉的道歉,该赔偿的赔偿。三、对于遍布各地的冤假错案,可成立省市县的「真相委员会」或「和解委员会」,接受蒙冤群众的申诉,查清事实,依法处理。四、解除对一些守法公民的监视、跟踪,转变以友为敌的阶级斗争思维方式,以理解取代敌视。五、取消劳动教养制度,撤除劳教场所。六、解除对滞留国外的同胞的回国禁令,允许他们来去自由。这些都是实现社会和解的重要步骤。任何一个问题的解决,都可以得到民众的理解和支持,提高执政党的威信,改善党和人民的关系。” 如果中国社会已经成熟到如此地步,我看也就不需要什么“和解”了。这可能只是知识分子一厢情愿吧。

可以说,六四事件造就了一代青年,也毁了一代青年。当初20-30岁,现在40-50岁的一代精英很多因此而心灰意冷,很多离开了祖国。我知道很多人,包括我,本来可以不出国,或不着急出国,六四以后都像“大逃亡”一样拼命挤出国。因六四绿卡留在国外的一大批公费生自费生本应对祖国有更大的贡献。六四事件也让中国和美国人民之间的隔阂加深,其后遗症到现在还有。

六四是个悲剧,当初学生反对的东西现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从这个意义上说,六四是一次非常失败的群众运动。

依我看,六四定位、六四大和解或六四平反应当在中国完全民主化之后,那个时候,可能定位与否都无关紧要了,只是为历史的完整罢了。
回复 | 0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