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用保守主义理念丈量世事長短
  判断同情心不是看多少人靠政府福利而是看多少人不再需要政府福利.右,就是RIGHT。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Viewer ,120岁
 
注册日期: 2007-10-10
访问总量: 643,13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用保守理念丈量世事長短高下
右,就是RIGHT。
最新发布
· 崔永元:病毒还可以来自哪儿?
· 余杰:真正支持香港,就是支持香
· 北京误判导致“反送中”巨浪,港
· 香港示威冲突前沿的一名黑衣人:
· 中共不断投掷政治燃烧弹
· 泪下:"我放下后离开 对方应
· 港人:有勇武派在,不怕!希望香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瑞典茉莉:瑞典茉莉的博客
· 施化:施化的博客
· 不洁之人:不洁之人的博客
· 牛乐吼:老牛乐吼
· 高伐林:老高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解滨:解滨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特有理:特有理
· 老度:老度的博客
分类目录
【时事,评论】
 · 崔永元:病毒还可以来自哪儿?
 · 余杰:真正支持香港,就是支持香港
 · 北京误判导致“反送中”巨浪,港人
 · 香港示威冲突前沿的一名黑衣人:我
 · 中共不断投掷政治燃烧弹
 · 泪下:"我放下后离开 对方应该
 · 港人:有勇武派在,不怕!希望香港
 · “反送中运动”与香港教会
 · 中国需要非暴力,更需要不合作
 · 8.28 香港人之路, 狮子山
【有理性的信仰】
 · 基督福音是种族主义的解药
 · 移民 与 传教
 · 创造还是进化?
 · 上帝和魔鬼
 · 基督徒是在一个循环里思考吗?
 · 怎么知道圣经基督教是正确的
 · 无神论和不可知论
 · 基督教的假设
 · 信仰和理性
 · 世界观到底是什么?
【美国】
 · 哪些美国中文媒体被中共渗透 网媒中
 · 在撕裂的美国,川普来了,基督徒你
 · Navy SEAL
 · Charles Gu:独立的意义-重温“独立
 · 美国为什么只有两大党?
 · 美国宗教人口概况
 · 浅议美国医疗费用
 · 将会被“平反”的美国总统
 · 对布什在加拿大Saskatoon演说的反馈
 · 美国前副总统的女儿 --- 左派最恨的
【右派理念】
 ·  吸魂大法:共和党拥抱大政府、政治
 · 刘军宁: 为什么政治不是善业?
 · 里 根 如 是 说
 · 谈谈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
 · 人民的枪支是美国民主宪法的后盾
 · 捍卫美国的“独特性”
 · 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期中选举 你知道
 · 選課爆滿怎麼改善?认识政府就是问
 · 自私 和 授人与渔
 · 中华文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经济】
 · 奥巴马执政下的2010年,经济如何呢
 · 16个令人震惊的关于学生贷款的事实
 · 郎咸平:中国大陆公务员是世界上最
 · 黄亚生:为什么中国需要左派
 · 看上去很美!——福利经济的诱惑
 · 复苏还是没复苏?
 · 征税不是拔毛--不当税赋的道德后
 · 惊人相似的历史:金融模型和气候模
 · BBC: 美财政赤字料将达1.6万亿美元
 · 旧车换现金,天上掉馅饼?
【右派网】
 · 自 由 的 源 头
 · 洗脑战争--为诗人牧师王怡呼吁
 · 美国的秩序源自摩西的“启示”--《
 · 专制 难转型的几个死结
 · 谁 是 习 近 平 的 老 祖 宗?
 · 被唤醒的魔鬼,美国大选中的族群政
 · 在撕裂的美国,川普来了,基督徒你
 · 千秋与朝夕--写在六四25周年
 · 曼德拉绝不是英雄
 · 拓展自由,保守自由
【保守主义】
 · “我们是上帝的乌托邦!”--从人
 · 巴斯夏对古典文化的批判
 · 和乌托邦唱“对台戏”
 · 建立道德而渐进的社会
【圣经的八大问题】
 · 圣经里的八大问题(五):真理是什
 · 圣经里的八大问题(四):谁是我的
 · 圣经里的八大问题(三) 这人生来是
 · 圣经里的八大问题(二):谁能得救
 · 圣经里的八大问题(一):谁是我的
【標尺网】
 · 看《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
 · 战争是什么颜色?
 · 论华人保守主义学者以及保守主义
 · 挪威大屠杀凶犯是“原教旨基督徒”
 · 本•拉登之死
 · 圣经里的八大问题(五):真理是什
 · 里根“早安美国”
 · 天朝御用的文艺人:郎 朗
 · 美国的主流媒体要反恐还是要反右?
 · 面对埃及局势,美国立场如何?
【理性和为私 (连载)】
 · 理性和为私 第三章:世俗自由意志主
 · 理性和为私 第二章:世俗自由意志主
【飞虎队文集】
 · 中国人奇怪的仇美情结
 · 论中国文化的反人性本质
 · 汉人的民族性归根结底就是个权力崇
 · 培根没有说“中国的四大发明”
 · 今天的中国人不是昨天的“中国人”
【浑身是坑的进化论】
 · 进化论对人类社会的巨大危害
 · 进化论三大证据的破灭
 · 进化论,一个永远的假说
 · 现代分子生物学研究结果挑战进化论
 · 《审判达尔文》
 · 进化论质疑:“动物大爆炸”现象
 · 进化论质疑:物种进化与基因突变
 · 进化论质疑:无法自圆其说的“理论
【杂感】
 · 中國人不值得自豪的一百個理由
 · 遍地造假,中国人创新灵魂在哪里?
 · 老舍:士可杀又可辱
 · 余晓平:目标是平民,还是坏人
 · 霍金震撼,早已面对
 · 以信仰实践公民革命--罗马尼亚重
 · 家 长 宣 言
 · 这张照片就是奥巴马当政两年的改变
 · 伊斯兰文化中心:外人看不到的一面
 · 日网民热议在日打工中国人:本性爱骗
【历史】
 · 被刺刀押送着走向自由之路
 · 马克思混乱的私生活 二女崩溃自杀
 · 世界十大多产发明家:达芬·奇第一
 · 刘晓波:混世魔王毛泽东
 · 曹长青:钓鱼岛的归属问题 历史是这
 · 荷兰史学家:大跃进死4500万人 毛泽
 · 斯大林金日成发动朝战
 · zt: 记住六四,纪念六四,为了良知
 · 8964 苏联“六四”档案解密:天安门
 · 有多少中国人知道,萨马兰奇曾经是纳
【About Marx】
 · 马克思在大英图书馆脚印的真相
 ·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完)
 ·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九)
 ·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八)
 ·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七)
 ·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六)
 ·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五)
 ·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四)
 ·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三)
 ·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二)
【樊弓戏侃马克思】
 · 樊弓戏侃马克思: 继续革命
 · 樊弓戏侃马克思:专制的诱惑
 · 樊弓戏侃马克思:铅笔是怎样造出来
 · 樊弓戏侃马克思: 再侃自私自利
 · 樊弓戏侃马克思:分遗产的经济学
 · 樊弓戏侃马克思:分饼的政治学
 · 樊弓戏侃马克思:劳动时间和商品价
【广角一笑】
 ·  谁给搭个脉?
 · ➖ ➖ 當今中國現狀
 · 无趣的人把天聊死 有趣的人把群聊死
 · 维基百科英文版 “五毛党”中译
 · 打骡子马惊:“中国最大的两个入口
 · 虎 妈 和 豺 狼
 · 掌权30年的埃及穆小平说厌倦权力,
 · 欧媒:埃及被北京从互联网上抹去
 · 有个很简单的办法打败左派:
 · 周立波的最新顺口溜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06/01/2014 - 06/30/2014
12/01/2013 - 12/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07/01/2009 - 07/31/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10/01/2007 - 10/31/2007
网络日志正文
樊弓戏侃马克思:专制的诱惑 2009-08-12 16:01:45
第十二节:专制的诱惑

世上尽管繁荣娼盛,古往今来从不见“小姐”们光腚拉客的奇观。那一身端庄华丽的遮羞行头是绝对小气不得。

话说世上一切暴君,没听说哪一个在额头上刻着“老子要专制你”。相反,每个专制制度都有一套学问:爷打你是疼你。要不是为你好,换了隔壁的孽种我还懒得操鞭子呢。

地狱之门肯定比天堂通道修得堂皇诱惑。要不然人类干嘛老是陷进专制的怪圈?不信你回想一下当年的两个德国。一个叫民主德国,一个叫联邦德国。您要是光看商标,一定是挑东边那个。等您进去发现上当,那退货可是没门。柏林墙修得楞是结实,还有“子弟兵”荷枪实弹瞧着你。

有个世袭王朝名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个商标撒了三个谎:“民主主义”,“人民”,“共和”。效率奇高。

中国人虽说小聪明盖世无双,可在天堂地狱的大是大非面前却是出奇地迟钝。直到今天还信马主义的不用提,就是早已对其不抱幻想者,常不能摆脱“共产主义好是好,就是实现不了”的遗憾。你告诉他某美女是蛇,多数人都会瞪大双眼:这怎么会呢?你瞧那肌肤身段,多滋润哪。

人类老是上当受骗的根源之一,是我们常常不清楚我们到底想要什么。

您不妨给自己开个清单,假设你明天赢了千万大洋六合彩,打算怎么花。然后您把 每一项单独挑出来,大概您会发现都买得起。或攒点钱总是买得起。可凭您那薪水想把这单子上条条都打勾,那就别做梦了。

我们很少注意到这个太显然的事实:我们每人都有无穷多的愿望梦想,每一梦都是可能的。实现所有愿望又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人生就是一个艰难的选择:鱼和熊掌 不可兼得。为了吃熊掌,你就得放弃吃鱼。反之亦然。樊教授现在要戏侃马主义过瘾,就不能睡大觉。这在英文里专门有个词,叫tradeoff.

更妙的是,越是平庸的人越是容易在熊掌下肚时后悔:是不是鱼更好吃些?还不如当初别费心,让一个高人帮我选择,多半比我挑得好。

我敢打赌,即使是身为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仍然有无法实现的梦想和深深懊悔的错误选择。很少有人觉得他得到了这个世上他应该或可能得到的一切。

对职业的选择就更难了。有多少人能自豪的说,他现在的行当使他的潜力发挥到最佳?

选择的艰难和对失败的畏惧常常使人期望逃避选择。向往天堂或世外桃园。这时如果有一个“圣人”出来告诉你,有一个理想的社会,在那里你将不再面临这些烦恼。 他会替你,替所有人做出“公平”的选择,你会不会觉得心动?

Freedom is never free. 这句格言很难用一句话翻出其韵味和哲理:自由其实是自由人的沉重负担。对很多人来说,这个负担也许太沉重,使得圣人专制反而显得更轻松,更可取,更理所当然。

人类还有另一个不治之症:栏杆外面的草总是比里面的绿,人家的太太总是比自家糟糠水灵贤慧。这草这嫂还是看得见,摸得着(摸不得)。那天边隐约可见的花木 佳人就不知有多来劲了。我们谁也没见过西施,可我敢打赌天下99%臭男人都恨不得把家里那口子蹬了换成西小姐。(这句可不能让樊夫人看见)

越是得不到,看不见,想象不出的美人,就越是勾魂。人们就越是愿意付出可见的代价去得到她。

近代所有专制的共同诱惑就是,给你一个美好的理想,一个崇高的目标。告诉你, 让你相信,只有万众一心,紧紧团结在圣人的周围,那个理想和目标才能实现。

而为了明天娶西施,你今天不得已要禁欲。为了明天吃肉,你今天得吃辣椒酱下饭。 为了那个理想的尽善尽美,你必须忍受现实的不完美。今天的不民主是为了实现比资产阶级假民主更高尚的民主。为了全社会的“大公”,你必须放弃私心梦想。为 了把祖国建设成世界第一强国,我们宁可推迟,限制和放弃个人的政治自由。

再加上,专制制度在理论上似乎是最有效率的制度。最显然的例子是军队。一支用民主投票的方式指挥作战的军队恐怕是必败无疑。因此人们很容易推而广之:把权 力集中在一个圣人手中,让他象将军一样拥有计划调度全部资源的无上权力,岂不是能最快最好最省事地推动“全社会利益”?

这个推广的毛病在于,军队在战场上总有一个明确的,特定的任务和目标。将军可能被授权不惜一切代价突破敌人防线。而社会和个人,面临着无穷多的鱼和熊掌之 间的 tradeoff. 这些选择大多彼此矛盾相互制约。你要建三峡大坝就要放弃航空母舰。要申奥修奥运村就没钱维护全国的小学教室。全社会根本就不存在一个可定义可比较的“共同 利益”,只有无数利益之间的较量。任何具体计划都会侵犯社会一部分人的利益,引起他们的不满和反抗,也就是计划者不得为实施计划而压制异己。就象将军为令 行禁止可以枪毙下属一个样。

哈耶克据此雄辩地得出结论:计划经济必然导致专制。您绝得哈大师说错了吗?

您想,我们到了商店里都经常不知道买哪样的芸芸众生,我们能知道“全社会的最大利益”在哪儿吗?就算您知道在哪儿,您明白为了这个“公利”,谁要付出多大代价做为 tradeoff?我们应该为那个不存在的“公利”付出自由的代价吗?

亚当·斯密理论之所以不可能成为专制理论,正因为亚当·斯密不承认有一个值得追求的“社会公利”。在斯密大师看来,每个人只要不偷不抢不骗,他的私利就是 最崇高的社会公利。那些相互冲突的社会利益绝不能交给“计划者”仲裁,而是应该在竞争中让上帝来取舍。您想想,哪个独裁者愿意让您信这学问?

马克思那学问对专制者可就太方便了:

1。一个可望不可及的“美好”理想。

2。实现这个理想的暴力革命手段。

3。这个理想是通过剥夺一部分个人的财产来达到。

4。强制要求全体社会成员放弃一切私有生产资料。给谁呢?Oops!

5。由一个权力机构“计划”全社会的经济行为。

6。由这同一个权力机构向社会成员“分配”劳动产品。

7。为维护这一理想实行以暴力为后盾的“无产阶级专政”。

哥儿们您瞧瞧,谁要照此建立一个奴隶制还缺哪一样?

最要命的是第3,4条。要知道,承认私有产权的专制一定是不彻底的专制。绝对的专制必不容私有产权。注意,有产和有产权是两码子事。中华“文明”5千年, 从来是有产而无产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别看今天中国有的是人富得流油,可没几个不打算卷款出逃。正是有产而无产权也。

樊弓15年前蹋上美国土地时,口袋里只有17美元。比偷渡客强不了多少。但在这块土地上,我虽无产但有绝对产权:我从此挣来的一切,都是神圣不可侵犯。只有这样,我才是自由人。只要是自由人,我就有了从无产到有产的机会。

多佛惨案中那几十个同胞冒死追求的就是这个。

马克思信誓旦旦地打包票说,他那个天堂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前提。骗你把私有产权交出来。我敢打赌,没一个小马能具体说清楚,在一个连可供支配的私产都禁止的社会,你怎么自由发展?

产权是今天中国政治经济发展的瓶颈和症结。

哈耶克写到:

"What our generation has forgotten is that the system of private property is the most important guaranty of freedom, not only for those who own property, but scarcely less for those who do not.

It is only because the control of the means of production is
divided among many people acting independently that nobody has complete power over us, that we as individuals can decide what to do with ourselves. If all the means of production were vested in a single hand, whether it be nominally that of "society" as a whole or that of a dictator, whoever excercisses this control has complete power over us."

“我们这一代已经忘记,私有财产体系是自由的最重要的保障。不单是对有产者, 这重要性对无产者也丝毫不少。正是因为生产资料掌握在众多的独立人手中,才没有人能够彻底地控制我们,而我们作为个人才有可能决定自己的行为。一旦全部生 产资料集中到一只手上,无论这只手是名义上的全“社会”,还是属于一个独裁者,谁掌握了这只手,谁就有了统治我们的全部权力。”

"Nobody saw more clearly than De Tocqueville that democracy as an essentially individualist institution stood in an irreconcilable conflict with socialism: 'Democracy extends the sphere of individual freedom,' he said in 1848; 'socialism restricts it. Democracy attaches all possible value to each man; socialism makes each man a mere agent, a mere number. Democracy and socialism have nothing in common but one word: equality. But notice the difference: while democracy seeks equality in liberty, socialism seeks equality in
restraint and servitude"

“没人比德·脱克维尔更清楚地看出,民主在本质上是个人主义的制度,它与社会主义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冲突:'民主扩展个人自由的空间',他在1848年 说,'而社会主义限制它。民主把所有可能的价值赋予每个人;而社会主义把每个人当做一个工具,一个号码。民主和社会主义除了一个字眼以外毫无共同之处。这 个字眼就是:平等。但是注意这个区别:民主在自由中求平等,而社会主义追求平等的手段是限制和奴役'”

难怪现实中所有的“社会主义民主”都是夹生饭。

有趣的是,哈耶克引述的德·脱克维尔这段话,出自《共产党宣言》面世的同一年,及新中国成立前整100年多一点。谁对谁错,我们今天不是很明白了吗?

现在我们回到那个问题:一个社会是有崇高理想好,还是没有好?

有句名言: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幸运的民族。我们照此句法:没有正统理想的社会是健康的社会。一个健康社会的目标,应该是保护其社会单元:个人,以正当手段去 实现他自己的梦想。甭管他的梦有多邪多歪多傻多混,只要他没惹你就不关您老的事。人(即个人)是目的。不是实现伟大社会理想的手段。

自由的重负未必适合所有人。就象动物园的老虎未必能在神农架生存。因此总是有人有理由反对个人自由。问题是,您愿意待在笼子里不等于我也愿意是不是?

我们有太多的文人,自己喜欢被关起来也就算了,可本大虫要进山与您老何干? 您犯得着去嚷嚷,去帮动物园老板把我关回去吗?

中国文人为什么这么难接受自由主义?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反对别人的自由主义? 樊教授怎么也搞不懂。


且听下回分解。

----
节间闲话之九

《戏侃》上节写完已有月余。期间《戏》迷不断鼓励催促。连因特网排名大师易往崇老兄也惦记着。实在不好意思。近日到了图书馆,顺便把《戏侃》的一些东东查证一番。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吓一跳。立即发现本教授犯了一个十分尴尬十分可笑的职业错误。

樊某在第七节写道:通用汽车公司的装配工人平均工资是“九万六千”。根据是数学家历经多年培养训练出来的对数字的职业敏锐、超强记忆力和不可动摇的自信心。对“会不会记错”根本是想都不去想。

经查证,那个数字应该是“六万九千”,不是“九万六千”。出处是1996年3月28 日的芝加哥论坛报社论。老樊把9和6的位子方向记反了。

樊某引用这个数字的原意是要说明,从事“简单劳动”的工人工资可以超过玩弄 “复杂劳动”的数学家。所幸的是,樊氏错误并不影响这一结论。根据 Notice of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1172 期数据计算,1993-94年全美数学正教授的平均工资是 ,046 (各级教授总体平均 ,766)。比上年增长2%。按 此增长率,1996年数学正教授的平均工资应是 ,553 (各级平均 ,827)。远不及汽车工人的,000。

尽管错误不影响结论。在下还是必须向众网友道歉并更正。小马们要想出樊教授洋相,这可是个不应放过的机会。

同时,本教授从这个错误得出的教训是,凡人肩膀上扛的那七斤半是个很靠不注的玩艺儿。做老九的职业道德应该包括认识自身的局限,承认犯错误的可能性。尤其是牢记樊氏座右铭四:40岁以后必须放弃开创理论的野心。修边补角,教书育人, 吹牛戏侃足矣。

作为老九的马克思,从阁楼里写到65岁还死不退休。拍脑袋之余一不推敲细节,二 不实验模拟。三不征求网友意见。那学问一搞就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同一天落草为寇, 砸烂“旧”世界,建立一个没有孔方兄的人间天堂。绝对不开玩笑。

你说马克思怎么会不桶漏子。

----

浏览(647) (0) 评论(1)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