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矮  
人生的一些痕迹  
我的名片
老矮
来自: 中国湖南省
注册日期: 2006-10-27
访问总量: 485,55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老矮疫情周记6 购枪
· 老矮疫情周记5 头顶之刀落下
· 老矮疫情周记(4)发混的美国佬和
· 老矮疫情周记(3)迈克的失业
· 老矮疫情周记
· 牡丹怨
· 钱粮湖农场的故事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本人习作推荐】
 · 老矮疫情周记6 购枪
 · 老矮疫情周记5 头顶之刀落下
 · 牡丹怨
 · 小镇
 · 吃酒席
 · 老蔡盯梢的故事
 · 何秀才和张眼镜的故事
 · 湘西小城难眠夜
 · 回老家
 · 水田里的动物世界
【体育人生】
 · 被枪毙的女排教练
 · 武汉体院同学录(3)姜哥
 · 武汉体院同学录(2)叫鸡公邱哥
 · 武汉体院同学录(1)红鼻头
 · 带小学生们看电影
 · 好心的女同学
 · 命运的偶然性
【悠悠乡间少年不愁】
 · 老汉追鸡
 · 抬“轿子”
 · 过去的哥们 (1-9)
【鬼扯腿的事情】
 · 老矮疫情周记5 头顶之刀落下
 · 钱粮湖农场的故事
 · 猫的微信群
 · 补牙
 · 已删
 · 和鬼佬男女同宿的一夜
 · 孕妇?还是不是孕妇?
 · 乡村随笔(1) 骚鸡公
 · 空白
 · 可爱的美国佬
【旅游】
 · 台湾中坜行(眷村)
 · 台湾中坜行(慈湖,石门,夜市)
 · 台湾中坜行(1,2)
 · 京广行随笔
 · 独行欧胡岛(1)美军战舰沉没的地方
 · 携90老母玩大海
 · 湘西掠影图片集
 · 湘西凤凰挨宰记
 · 老漂客重回Ocoee河
 · 08年四川行
【在美国晃荡的日子】
 · 老矮疫情周记(4)发混的美国佬和疫
 · 老矮疫情周记(3)迈克的失业
 · 老矮疫情周记
 · 新年礼物
 · 底特律追撵肇事大卡车(2)
 · 底特律追撵大货卡(1)横祸
 · 内急的老美司机-- 兵爷
 · 李鬼下面记(留学生活1)
【莽撞时期】
 · 四少年文革出走记
 · 钻电影
 · 和女同学打架
 · 纵火记:我也是那冬天里的一把火
【也来小资一把】
【居家生活】
 · 春天 竹林 韭菜 美国腊肉
 · 老矮湖南家常菜系列(1)
存档目录
05/01/2020 - 05/31/2020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5/01/2018 - 05/31/2018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5 - 12/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2/01/2015 - 02/28/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2/01/2014 - 02/28/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04/01/2009 - 04/30/2009
03/01/2009 - 03/31/2009
10/01/2008 - 10/31/2008
09/01/2008 - 09/30/2008
08/01/2008 - 08/31/2008
07/01/2008 - 07/31/2008
11/01/2007 - 11/30/2007
06/01/2007 - 06/30/2007
03/01/2007 - 03/31/2007
02/01/2007 - 02/28/2007
01/01/2007 - 01/31/2007
12/01/2006 - 12/31/2006
网络日志正文
青山路弯弯 2007-02-20 11:17:59

(1)出外打工

萍乡是一个很不起眼的位于湘赣两省交接处的小城市,著名的安源煤矿就在那里。

萍乡的周围是连绵不断的丘陵,不少的乡办小厂分布在那丘陵之中。这些小厂的生产资料和产品的运进送出全靠人力板车,是极为原始的运输工具。人替代了牲畜,拉车汉子的体力就是板车的动力。
那年的粮食不够吃,大队支书同意我外出打工的请求,说春耕双抢前回来就行了。这在当时可是违反政策的事,农民不能随便离开土地外出寻工觅食,何况我是正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插队知青。
几天后,我和隔壁队的原同班同学罗湘华将米缸里剩下的大米煮了一锅,用集市上买来的2斤猪肉炒干辣子什么的摆下了战场。总共12碗饭,我吃掉8碗,罗4碗。饭饱之后,罗回衡阳城做土胡子。土胡子指在城里为基建工地挖土挑土的临时工,是无正式职业,或坐过大牢无单位可去的人混饭的地方。我则打算投奔远在萍乡做人力车苦力的小舅。

小舅是个一脸麻子的中年汉子,一身好体魄。小舅的爷爷是前清举人,小舅的父亲曾是北大教师,到了小舅这辈则一泄千里。小舅读过高中,解放后去过军校。本来小舅有着不错的前程,但小舅居然从军校开了小差,最后在长沙的一印刷厂当工人。数年后又退职出走,理由是不愿被人管。
小舅多年混迹于萍乡附近拖板车,每月回长沙几天给外婆捎来生活费。小舅性格内向腼腆,40多岁了仍然未娶。在熟人和亲戚眼里小舅是个怪人,而他在萍乡那附近口碑和人缘都不错。
我大年初一去的长沙,初二就和小舅外出了。

(2)燕子横梁

舅甥俩在叫做峡山口的小站下了车,出得车站只见一条板车道在丘陵地带中弯弯曲曲地伸延开去。路旁山坡上,没化透的积雪点缀著着密布的绿色灌木丛和茶树类植物,白绿相间一派好景。
烧石灰的队办小厂位于青幽的小山丛中,被当地人称为燕子横梁。燕子横梁是块风水宝地,先前出过名人学士。此一时彼一时,文化革命的烈焰已将四旧一扫而空,原住民不再管它是什么燕子横梁或横梁的燕子,硬生生地在其腰部开采起石灰岩烧制石灰赚钱。随着石灰岩的开采,风水宝地的龙脉被破坏,燕子横梁被掏得成了残疾,燕子的大肚子深深地凹了进去。
燕子横梁的脚下是个小山窝。只通板车的小道通往约四公里外的火车站。山窝里除了一座简陋的小办公楼兼食堂,还有处于百米开外的一座如今只能在电影中看到的四处透风的简易工棚。舅甥俩就栖身在这小屋里。
要做的事不外乎两种:将烧好的石灰块运往火车小站;从二十余公里外的煤矿(不知道是否就是那个著名的安源煤矿)将烧石灰所需的煤运到小厂来。

(3)汗滴脚下路
由于地处丘陵处处是坡,苦力们平时只能结伴而行。每到坡前,一人前面拉车,后面两人推车。最利害的是“二人行”,一人拉一人推。景阳岗上是三碗不过岗,这里是两人不成行。那板车厢的后面插板上钉有两根粗木棍,其宽度刚够放一人的头进去。如果是玩二人转,推车的人就将头安置到两根粗木棍的中间,左右手各抄板车后厢的底辕,握紧,然后使出吃奶的劲顶着车配合着拉车的人呼哧呼哧地往坡上蹬。

窑厂初三开门,当地的农民工初五以后才上工。因此,初三在那条青山小道上只见到小舅和我的两部板车。

那是一个阴冷的细雨天,两部板车行进在乡间的砂石路上。在附近的住户不时传来的鞭炮声中,小舅和我与天斗,与地斗,与坡斗。俩人相互拉推着板车上了一个又一个的坡,又充满危险地“跑”下那一个又一个的坡,成功地向小站送去了农历新年后的两车石灰块。

拖板车的劳动强度和劳动量就如同体育运动,取决于运动负荷和运动量。货装得多,强度就大;一天出车的次数多,劳动量就上去了。一段时间后,当地的农民工翘大拇指说小舅和我是很能吃苦的一对。俩人装的货和拉车的次数比其他苦力多,休息的日子比他人少。
这是我干过的体力活中最辛苦的,超过了铁路大修队的翻浆工和其它重体力活。翻浆工强度虽大但时间相对短。做田间的农活时间长但强度相对小。在这丘陵地带拉板车则是强度又大,时间又长。让我试着用饭量来给读者一大概的估量。

(4)吓人的饭量
我给自己的定量是每天3斤:早上8两,中午12两,晚上1斤。当时城镇户口成人每月粮食定量是27斤。我吃得这么多还整天象个饿鬼,肚子象无底洞似的总是填不满。特别是在拖煤的日子里,那中饭吃得让人终生不忘。
每到给窑厂拉煤的日子,小舅和我的中餐固定在途中的一家小饭馆,我的饭谱是10个包子1碗面。
1次拉煤吃中餐,10个包子还先装进布袋里,以免吃不完带走。我把面吃掉,然后伸手进去摸包子,面汤还没啜完,袋子瘪了。以后吃中饭,包子不再装进袋子,一盘子摆桌上,虽然稀里哗啦地一下就没了但吃得心中有数。
吃完后还想吃,但只能忍住。不是没钱。相反,我每天能赚到6块钱,在1970年代那是很高的工资了。问题是粮票,得高价买来。有了钱一时也难以买到粮票,那年头谁有多余的吃不完可卖的粮票?吃了这顿得为下顿着想。于是,那十个包子一碗面只好就这么对付着。

(5)青山路弯弯
有一天,小舅回长沙,叮嘱我不要出车,让我在窝棚里好好地休息两天。

那天是拖煤的日子。我寻思着还是出车的好。有其他人作伴,何况拖煤大部分走公路,就回来时有五六里的丘陵路,路上的坡比送石灰去小站缓一些,于是拉着车随队伍而去。
10个包子1碗面之后,我因事动作慢了一些,出得饭铺子来发现队伍不见了。
我不慌,前头还有一二十里的路,追得上。却没料到从此就再没见到那几位同行,想到最后的那几里丘陵路,我急了。
进入了丘陵地带,我只能孤军奋战。幸好在煤矿装货时就有了不太踏实的预感,过秤前卸去了部分的煤炭。这样,借助于减轻了的负荷,那平时需要有人帮忙推的坡就硬咬着牙慢慢地磨上去。实在磨不动时就将板车停在路上求助于行人的帮助。
在那青山路弯弯中的一处地方,我再也拉不动车了,被迫停住。夕阳的余晖铺照在四周的小山头上,万籁俱静。坐在车把手上,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搜索着周围的人迹。这是我难以忘怀的一次深感无助和孤独的体验,渴望见到人和渴望得到帮助的心情被那个青山怀抱中一隅的寂静所放大,那情那景刻骨铭心。
天不绝人,先后有好心的过路人帮了我的大忙。萍乡附近的乡下人质朴善良,没有一人弃我于路边而不顾。无一人接受我用以表示感谢的为数有限的钱币。虽然时间逐渐地将他们的模样抹了去,但只要回想这事我就被他们感动。
挪啊,挪啊,往前挪。天完全黑了,人乏车重,板车在坡上再也不能动弹。我放弃了努力,只身摸回了约两里路外的窑厂。 
窑厂厂部还有几人,我一脸疲乏地出现,没容我多讲,一行人马上随我出去将那板车推了回来。到这时,我那坚强的骨架都要散开了。 
从这以后我再不敢越雷池半步,严格遵守着两人成行的约束。我在那青山路弯弯之中挥下串串汗珠,继续着那每天三斤粮,享受着那10个包子一碗面的快乐中餐。
或许是积累的疲劳所致,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小腿肿了起来,一按一个印,小腿骨头有些酸疼。再几天下去,情况恶化了,小腿肿得很大,拖起车来,腿酸痛得利害脚不敢落地,我不得不停工休息。
一时拖不了车,我决定先回生产队去。我告别了小舅,在明媚的阳光下离开了风水宝地燕子横梁,慢慢地走去了小站。
火车慢慢地启动,那连接着小站的青山中的弯弯简易车道逐渐地往后掠去,随着火车的转弯消失在视野之中。这第一次的萍乡之行出乎意料之外地突然结束了。

后记:
我重返燕子横梁并带来了比我长几岁的知青老哥尹麻子。到那里的第3天突遇政府抓捕流散人口,好心的当地苦力及时通风报信让我们逃脱了天网。跑得急,尹麻子失去了他那双新套鞋,让他几天悔恨不已。小舅则正好去了长沙躲过一劫。
坚强的小舅后来回到燕子横梁又干了好些年。小舅后来得了怪病去世时才五十出头。同小舅比起来,我吃过的那点苦算个什么呀。

02/19/2007


浏览(1585) (0)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说两句 留言时间:2014-12-18 13:39:53
同情!我也当过知青。不过没你那么苦!
回复 | 0
作者:勤劳 留言时间:2007-02-21 00:07:18
真没想到矮徒弟还有一段苦难的童年时光,赶明儿有好吃的我给你多留点,嘿嘿
回复 | 0
共有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