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我的名片
百草园
 
注册日期: 2008-11-09
访问总量: 4,225,00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来访 谢谢留言!
版权所有 转载需征得博主同意!
最新发布
· 获奖散文:冰糖葫芦
· 走入美国教育16:美国孩子的打工
· 获奖小说:《西嫁娘》
· 走入美国教育15:利用学校资源
· 走入美国教育14:望子成龙--女儿
· 走入美国教育13:生日爬梯的变迁
· 走入美国教育12:加拿大野生动物园
友好链接
· 阿黛:惠风山庄
· 在水一方:在水一方的博客
· 林贝卡:林贝卡
· 转悠:没事瞎转悠
· 写点儿什么:写点儿什么的博客
· 快乐小店:快乐小店的博客
· 冬青:冬青的博客
· 虔谦:虔谦:天涯咫尺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 山梓:山梓的博客
分类目录
【走入美国教育 I】
 · 走入美国教育9:孩子需要督促写作业
 · 走入美国教育8:妈妈,我什么时候可
 · 走入美国教育7:飘游在西方世界的中
 · 走入美国教育6:可爱的复活节兔子
 · 走入美国教育5:美丽快乐的牙仙子
 · 走入美国教育4:万圣节拾趣
 · 走入美国教育3:教育,为了每一个孩
 · 走入美国教育2:校车·阅读·图书馆
 · 走入美国教育1:初遇美式教育评估
 · 《走入美国教育-- 藤儿藤女成长录》
【走入美国教育II】
 · 走入美国教育16:美国孩子的打工和
 · 走入美国教育15:利用学校资源
 · 走入美国教育14:望子成龙--女儿学
 · 走入美国教育13:生日爬梯的变迁
 · 走入美国教育12:加拿大野生动物园惊
 · 走入美国教育11:渴望宠物
 · 走入美国教育10:美国初中卫生课
【乖女憨儿(3)】
 · 教育,为了每一个孩子
 · 学前班和它开启双眼的阅读
 · 美国学前班入学评估
 · 谈对孩子学习的引导
 · 美国初中卫生课
 · 儿子今天高中毕业
 · 爱深深,儿子做晚饭(组图)
【乖女憨儿 (2)】
 · 美国高中的节日闹剧(组图)
 · 儿子浅谈美国政府和宪法运作
 · 美国高中物理课的小项目
 · 美国孩子一生一次的舞会(图)
 · 可爱的复活节兔子
 · 美丽快乐的牙仙女
 · 渴望宠物(续完)
 · 渴望宠物
 · 生日Party的变迁
 · 爬天梯---儿子拿驾照
【乖女憨儿 (1)】
 · 儿子今天考SAT
 · 望子成龙--儿子学艺
 · 望子成龙--女儿学艺(下)
 · 望子成龙--女儿学艺(上)
 · 走访美国名校—儿子看大学
 · 妈妈,我什么时候可以有男朋友?
 · 孩子们心目中的快乐时光
 · 女儿的青蛙故事
 · 孩子们的圣诞老人
 · 这样的卫生课
【女儿的婚礼】
 · 那场美丽的婚礼:婚礼花絮
 · 那场美丽的婚礼:美丽的婚礼
 · 那场美丽的婚礼:Rehearsal晚宴
 · 那场美丽的婚礼:抵达Grand Teton
 · 那场美丽的婚礼:婚礼的筹备
 · 那场美丽的婚礼:习俗和选择
 · 那场美丽的婚礼:相爱到订婚
 · 那场美丽的婚礼:妈妈的感慨
【77级的故事】
 · 77级,海外游轮聚会(下)
 · 77级,海外游轮聚会(上)
 · 77级,最后的大字报
 · 77级,江二哥有缘“小屁孩”
 · 77级,我的第一张火车票
 · 77级,“书”写往事
 · 今年我们重相聚—77级同学聚会
【出版的书籍】
 · 《走入美国教育-- 藤儿藤女成长录》
【美国生活(9)】
 · 今天威州是“北极旋涡”
 · 昂贵的公司节日晚餐
 · 我的第一位英语老师
 · 旧金山, 情丝万万千
 · 感恩2018
 · 银湖沙戈国家公园-银湖篇
 · 银湖沙戈国家公园-沙漠篇
 · 威斯康辛·冦勒
 · 为“吃”几番竟折腰
 · 枝繁叶茂百草园
【美国生活(8)】
 · 芝加哥植物园
 · 芝加哥,不同凡响的城市
 · 玩嗨了,Pokémon Go
 · 枪,让子弹飞
 · 加拿大野生动物园,惊魂一刻
 · 美国生活,简单多彩
 · 咋总赶不上点儿呢?
 · 跟你分享人生的黄金时段
 · 一封职场告别信
 · 美国做义工,中国学雷锋
【美国生活(7)】
 · 国内亲友来美国购物
 · 隔海难孝父母恩
 · 当年公子哥,今日才情郎
 · 感恩2015
 · 二人世界佛州行(下)
 · 二人世界佛州行(上)
 · 不懂美国医疗系统的一场虚惊(下)
 · 不懂美国医疗系统的一场虚惊(上)
 · 接受美国警察的调查
 · 向911呼救
【美国生活(6)】
 · 新年快乐,家宴待客
 · 美丽的家园
 · 索要甜点,美国人就是这样长胖的
 · 冰天雪地----2014
 · 珍惜生命、享受亲情
 · 新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请问你老公的性别?(纪实笑话)
 · 鲜花☆美酒☆佳肴
 · 老爸也要玩电脑
 · 请你站到讲台上
【美国生活(5)】
 · 美国变穷了?还是时代变了?
 · 我们去吃麦当劳!
 · 秀秀俺的新玩具
 · 孩子多大出国留学最好?(四)
 · 孩子多大出国留学最好?(三)
 · 孩子多大出国留学最好?(二)
 · 孩子多大出国留学最好?(一)
 · 请你自己烤牛排(组图)
 · 回首2012
 · 美丽的房子,幸福的人生
【美国生活(4)】
 · 芝加哥-北国饭店 烧烤-远足
 · 浅谈美国的医疗系统(下)
 · 浅谈美国的医疗系统(中)
 · 浅谈美国的医疗系统(上)
 · 有朋来自远方?(图)
 · 警报,小心美国骗子!
 · 围城里的分界线
 · 家有机器人--宠物荣芭
 · 金发碧眼的潘金莲(下)
 · 金发碧眼的潘金莲(上)
【美国生活(3)】
 · 网络时代,没有网络服务
 · 我涉及的异国婚姻
 · 美国中部风土人情--各种欢庆集会
 · 美国中部风土人情--威州花旗参
 · 婚礼进行曲
 · 三十年回首--大学同学聚会
 · Super Bowl, Packers 赢了!
 · 瑞雪兆丰年,暴风雪席卷威州(组图
 · 美国为什么要业务输出?
 · 为朋友,为我们自己
【美国生活(2)】
 · 咄咄怪事,买车难!
 · 从两件小事看在美国入乡随俗
 · 拯救美国
 · 差点当了法庭陪审员
 · 中国也能有校车吗?
 · 三个女人一台戏(附食谱)
 · 胜利,得之不易
 · 美式足球俱乐部(附图)
 · 万圣节拾趣
 · 错鞋记
【美国生活(1)】
 · 千里姻缘一线牵
 · 教你买车一招
 · 上门的骗子
 · 客串售房代理人
 · 在美国路遇警察 (3)
 · 在美国路遇警察 (2)
 · 在美国路遇警察(1)
 · 我的两位英语老师 (下)
 · 我的两位英语老师 (上)
 · 为“吃”几番竟折腰
【忆海拾贝 1】
 · 忆海拾贝(9)--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图
 · 忆海拾贝(8)--文革这样进入我的生活
 · 忆海拾贝(序)
 · 忆海拾贝(7)--千姿百态的保姆
 · 忆海拾贝(6)--幼儿园的日子
 · 忆海拾贝(5)--淘气的弟弟
 · 忆海拾贝(4)--大杂院的芸芸众生
 · 忆海拾贝(3)--慈爱姑姑
 · 忆海拾贝(2)--小小女孩要回家
 · 忆海拾贝(1)--我的外婆
【忆海拾贝 2】
 · 忆海拾贝(19)--福祸双依读小说
 · 忆海拾贝(18)--忆奶奶[姐妹篇]
 · 忆海拾贝(17)--少年不知愁滋味
 · 忆海拾贝(16)--什么是为人师表
 · 忆海拾贝(15)--回城上学
 · 忆海拾贝(14)--燕儿姐姐
 · 忆海拾贝(13)--文革举家走五七(下)
 · 忆海拾贝(12)--文革举家走五七(上)
 · 忆海拾贝(11)--琴,我的大嫂
 · 忆海拾贝(10)--亲历凶杀案
【忆海拾贝 3】
 · 忆海拾贝(上部完)--77年考大学(下)
 · 忆海拾贝(26)--77年考大学(上)
 · 忆海拾贝(25)--青年点:不舍猪倌
 · 忆海拾贝(24)--青年点:无泪爱歌
 · 忆海拾贝(23)--青年点:群架英雄
 · 忆海拾贝(22)--青年点:艰苦历练
 · 忆海拾贝(21)--文革时期的中学生
 · 忆海拾贝(20)--七十年代搞对象
【忆海拾贝 4】
 · 77级大学生活:毕业分配
 · 77级大学生活:考研始末
 · 77级大学生活:四年寒窗
 · 77级大学生活:生死之恋
 · 77级大学生活:寝室趣事
 · 77级大学生活:一字情书
 · 77级大学生活:抗食学潮(组图)
 · 77级大学生活:农场劳动
 · 77级大学生活:初入校门
【忆海拾贝 5】
 · 我的父亲母亲(3)
 · 我的父亲母亲(2)
 · 我的父亲母亲(1)
 · 练汉字
 · 忆海拾贝终结篇--踏出国门(下)
 · 忆海拾贝终结篇--踏出国门(上)
 · 养儿,方知父母恩
 · 忆海拾贝(39)--大学老师
 · 父母“包办”的婚姻
 · 怀念我的导师
【新忆海拾贝 1】
 · 忆海拾贝:文革这样进入我的生活
 · 忆海拾贝:二伯的经历
 · 忆海拾贝:快乐的孩提时代
 · 忆海拾贝:千姿百态的保姆
 · 忆海拾贝:幼儿园的日子
 · 忆海拾贝:淘气的弟弟
 · 忆海拾贝:大杂院的芸芸众生
 · 忆海拾贝:慈爱的姑姑
 · 忆海拾贝:小小女孩要回家
 · 忆海拾贝:我的外婆
【新忆海拾贝 2】
 · 忆海拾贝:文革时期的中学生
 · 忆海拾贝:福祸双依读小说
 · 忆海拾贝:忆奶奶【姐妹篇】
 · 忆海拾贝:少年不知愁滋味
 · 忆海拾贝:什么是为人师表
 · 忆海拾贝:回城上学
 · 忆海拾贝:七十年代搞对象
 · 忆海拾贝:燕儿姐姐
 · 忆海拾贝:举家走五七
 · 忆海拾贝:亲历凶杀案
【新忆海拾贝 3】
 · 忆海拾贝:七七级--一字情书
 · 忆海拾贝:七七级-- 抗食学潮
 · 忆海拾贝:七七级--农场劳动
 · 忆海拾贝:七七级--初入校门
 · 忆海拾贝:好友妍平
 · 忆海拾贝:七七年考大学
 · 忆海拾贝:青年点--不舍猪倌
 · 忆海拾贝:青年点--无泪爱歌
 · 忆海拾贝:青年点--群架英雄
 · 忆海拾贝:青年点--艰苦历练
【新忆海拾贝 4】
 · 忆海拾贝:踏出国门(上)
 · 忆海拾贝:养儿,方知父母恩
 · 忆海拾贝:大学老师
 · 忆海拾贝:父母“包办”的婚姻
 · 忆海拾贝:怀念我的导师
 · 忆海拾贝:七七级--毕业分配
 · 忆海拾贝:七七级--考研始末
 · 忆海拾贝:七七级--四年寒窗
 · 忆海拾贝:七七级--生死之恋
 · 忆海拾贝:七七级--寝室趣事
【新忆海拾贝 5】
 · 三生三世同学情
 · 万维九年 《忆海拾贝》
 · 忆海拾贝--大伯,永远的绅士
 · 忆海拾贝:踏出国门-完结篇
【小说】
 · 获奖散文:冰糖葫芦
 · 获奖小说:《西嫁娘》
 · 姐妹花(完)
 · 姐妹花(4)
 · 姐妹花(3)
 · 姐妹花(2)
 · 姐妹花(1)
 · 初恋
【阳春白雪【诗词】】
 · 老公咏雪赋诗(外一首)
【女儿上大学】
 · 女儿上大学--“合家欢乐”庆毕业
 · 女儿上大学--“爱心深厚”做义工
 · 女儿上大学--“快乐无比”去跳舞
 · 女儿上大学--“千思百虑”选专业
 · 女儿上大学--“拳拳孝心”打电话
 · 女儿上大学--“勤工俭学” 爱劳动
 · 女儿上大学--“挑肥拣瘦” 交朋友
 · 女儿上大学--“初生牛犊” 选难课
 · 女儿上大学--“心惊肉跳” 吃洋饭
 · 女儿上大学--“一针见血” 译中文
【微博I】
 · 第二件广彩收藏品(图)
 · 我的第一件收藏品(图)
 · 百草园里的春天
 · 午夜惊魂(图)
 · 本周流水账(图)
 · 新年减肥记(微博)
 · 万花筒
 · 有点儿失落(微博)
 · 挣稿费了(微博)
【微博II】
 · 心情
【儿子上大学 II】
 · 儿子大学毕业
 · 儿子上大学(11) 美国孩子的打工和
 · 美国大学新生入学感触
【儿子上大学 I】
 · 大学新生家长周末(Family Weekend
 · 儿子上大学(9)放手让小鹰飞翔
 · 儿子上大学(8)初谈选专业
 · 儿子上大学(7)大学育儿也教母
 · 儿子上大学(6)大学室友
 · 儿子上大学(5)重新认识儿子
 · 儿子上大学(4)选课的挑战
 · 儿子上大学(3)初入校门
 · 儿子上大学(2)起飞之前
 · 儿子上大学(1)分享心灵鸡汤
【读书园地】
 · 推荐,《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新书《教育、还可以》深受欢迎
 · 不一样的作家,《挪威的森林》
 · 推荐给孩子的父母--《孩子你慢慢来
 · 《山楂树之恋》,世间有真爱
 · 推荐好书--《明朝那些事儿》
【申请大学】
 · 美国大学发榜,top大学录取率下降!
 · 在美国,申请大学三部曲--录取
 · 在美国,申请大学三部曲--申请
 · 在美国,申请大学三部曲--前奏
【老美的孩子们】
 · 俩姐妹,两命运—介绍美国孩子
 · 你的孩子开车吗?
 · Ron 的女儿上大学
【自画像】
 · 吝啬书奴
 · 爱看书
【旅游漫记(1)】
 · 东海岸游记:长木花园
 · Emergency Exit Only译文集锦
 · 东海岸游记:首都华盛顿
 · 东海岸游记:历史古都费城
 · 东海岸游记:不同凡响的纽约
 · 阿拉斯加Cruise旅游一点经验
 · 美哉,阿拉斯加 (2)
 · 美哉,阿拉斯加 (1)
【旅游漫记(2)】
 · 芝加哥一日游(吃,照片)
 · 芝加哥一日游(玩,照片)
 · 游海玩水—墨西哥Cancun行(3)
 · 美味佳肴--墨西哥Cancun行(2)
 · 冬日夏游--墨西哥Cancun行(1)
 · 犹他之花(3)--Zion国家公园
 · 犹他之花(2)--Bryce Canyon国家公
 · 犹他之花(1)--Arches国家公园
【旅游漫记(3)】
 · 飞向阳光,游玩迈阿密(下)
 · 飞向阳光,游玩迈阿密(上)
 · 特别回国游 - 难忘秀水街
 · 特别回国游 - 北京三日游
 · 特别回国游 - 故乡的亲情
 · 特别回国游 - 全家福专集
 · 特别回国游 - 英文旅游团
 · 佛州之旅:阳光海滩
 · 佛州之旅:美,色彩斑斓
 · 佛州之旅:遭遇热带风暴
【旅游漫记(4)】
 · 2016梦之旅(5)初游丹东
 · 2016梦之旅(4)回首知青
 · 2016梦之旅(3)中学聚会
 · 2016梦之旅(2)台北漫游
 · 2016梦之旅(1)祭悼外公
 · 鲜花烈日死亡谷
 · 滚滚红尘赌城行
 · 老友重逢,专访加州府
 · 浅尝豪饮,醉品纳帕谷
 · 光阴似箭,又见旧金山
【旅游漫记(5)】
 · 人间仙境,加斯珀国家公园(3)
 · 人间仙境,班芙路易斯湖 (2)
 · 人间仙境,班芙国家公园游 (1)
 · 绿湾城,身边的风景
【医学院】
 · 介绍医学院学习的经验 – by wowo
 · 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天择续
 · 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下)
 · 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中)
 · 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上)
【中国行 I】
 · 参加国内旅游团的一点体会
 · 盛夏骄阳西安行--明城墙、大雁塔、
 · 盛夏骄阳西安行--永泰公主墓、乾陵
 · 盛夏骄阳西安行--兵马俑、骊山、华
 · 又回故里 -- 舔犊父母心
 · 又回故里 -- 重游母校东大
 · 又回故里 -- 怀旧一日游
 · 在国内吃“包肥”(buffet)
 · 初次回国探亲记
【中国行II】
 · 回家过年
 · 无梦也要飞翔
 · 感叹,国内医院的管理(下)
 · 感叹,国内医院的管理(上)
【食谱 I】
 · 北京小吃: 豌豆黄(组图)
 · 老少中外皆宜的煎鸡片
 · 油条、豆浆(图及做法)
 · 牛筋煲萝卜、橄榄球(图)
 · 感恩节的家宴(组图,附烤火鸡秘方
 · 老中老外都爱的甜点--Trifle
 · 烤小红土豆(Roasted Red Potatoes
 · 酥皮点心(图)
 · 翠华排骨
 · 年糕
【食谱 II】
 · 东北小吃--豆腐脑的做法(组图)
 · 发面大饼来了!
 · 下酒小吃Crescent dog做法(图)
 · 胡萝卜蛋糕做法(图)
 · 辞旧迎新的party
 · 经典法式海蚌(Mussels)做法
【房地产故事】
 · 美国洋房梦(完)
 · 美国洋房梦(2)
 · 美国洋房梦(1)
 · 房地产小故事--警民合作,驱房客
 · 房地产小故事--左审右查,招房客
 · 房地产小故事--堤内损失,堤外补
 · 房地产小故事--有福同享,好朋友
【工作在美国 I】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今年的圣诞Par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猎人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读书班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好老板,坏老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开会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凑份子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老美过生日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卖年糕
【工作在美国 II】
 · 在美国找工作
 · 身在裁员风暴中
 · 感受不同的美国裁员风暴
 · 同事凯莉,追自己梦想
 · 同事瑞斯,要一份真情
 · 经济复苏的信号
 · 打扫键盘下面的卫生
 · 不用Internet的老美
【野营趣事】
 · 夏日野营 - 人“熊”较量 (图)
 · 夏日野营 - 浪里“逃”生 (图)
 · 夏日野营 - “抢”拍日出(图)
【开博有益I】
 · 四年与今天
 · 也给万维网管提一点小建议
 · 家宴致谢 写博三年
 · 开博两年,老公、朋友、和我的博客
 · 休博
 · 靓丽美眉,请入园登记
 · 开博一年 -- 写博N阶段(图)
 · 更名启事---百草园=欣岸
 · 开场白
【开博有益II】
 · 侃侃博客与微信
【春节快乐】
 · 大家都来抢红包!
 · 海外华人春晚(组图)
 · 美国小城华人春晚会(图)
 · 拜年红包的小故事(美国)
 · 咱们一起过春节
【圣诞节】
 · 家中的圣诞(组图)
 · 2009-家中的圣诞(图)
 · 送你一个银色的圣诞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圣诞 Parties
【转帖(I)】
 · 无价之宝的画--周五一笑
 · 耶鲁教授AmyChua《为什么中国妈妈这
 · 帮我买个单 ---中国社会结构缩影
 · 一样的历史 不一样的历史--我读《麻
 · 周五一笑:中国怎能不强大(外一篇
 · 我们热爱计算机-Computer Addicts(
 · 漫画笑话(组图)
 · 别在网上表错情(ZT)
 · 笑话(ZT)-祝大家周末开心
 · 2009一学生高考牛文曝光 (ZT)
【转帖(II)】
 · 美国实力最强的十所私立高中
 · 5分钟学会最潮的25种围巾系法
 · 关于女人男人(转帖,不黄)
 · 佳文共享--The Cab Ride
【左邻右舍】
 · 今年的美城大游行(图)
 · 美城大游行
 · 信箱
 · 我的美国芳邻们
存档目录
11/01/2019 - 11/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07/01/2009 - 07/31/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04/01/2009 - 04/30/2009
03/01/2009 - 03/31/2009
02/01/2009 - 02/28/2009
01/01/2009 - 01/31/2009
12/01/2008 - 12/31/2008
11/01/2008 - 11/30/2008
网络日志正文
儿子浅谈美国政府和宪法运作 2010-11-07 12:11:23

儿子高中十二年级,现在正在选学一门叫“美国政府和策略”的课(AP U.S. Government & Politics)。

 

周五下了班,终于可以放松一下,领着儿子出去吃晚饭。一路上,我们随便拉家常,话题转到最近的美国中期竞选上。

 

儿子说,这次中期竞选,共和党在众议院大获全胜,这使前一阶段奥巴马总统刚刚通过的医改法案,几乎成了一张废纸。因为虽然法案已经通过,但执行起来的资金并未到位,现在的众议院,是不会让这个法案有资金执行下去的。

 

我跟儿子说,我本人并不支持这个法案,主要原因是,我是美国的工作族,每年交的税已经够多,从奥巴马的这个医改法案看,工作阶层要交更多的税。我赞同用我们的税,去帮助那些需要扶持的老弱病残。目前美国的联邦政府和各个州都有许多条例和programs帮助这些人,比如威州有BadgerCare Plus 低收入并且有孩子的家庭,这个program已经给了free的医保。而联邦,如果有人真的病残了,联邦的Social Security Disability program,可以让你进入Medicaid医疗保险系统。对那些年轻时工作过的老人,美国有Medicare,而年轻时没有工作足够的老人,如果收入很低,美国政府有Medicaid Title 19来给他们医疗服务。儿子说,我的看法并不全面,美国目前的税收,有一半以上用来支付各种医疗福利,这已经是一笔庞大的开支,美国的的确确需要医疗改革,也许不是奥巴马搞的这个医改法案,应该是一个更有利于大多数人、更切实、更加统一管理的医保系统。儿子的老师说,美国在全世界发达国家中,是唯一没有全民医保的国家。这让我非常吃惊,难道中国不算发达国家吗?没听说中国有全民医疗保险啊?好像农民或者无业游民生病,中国政府是不给出医疗费的,也许我不知道目前国内的情况。

 

儿子又兴致勃勃地跟我讲,他的老师现在正在跟班里的学生们,分析跟踪一项联邦投资。目前联邦政府,提出可以给威州投资建一条高速铁路,而且指定建在MilwaukeeMadison之间。而威州政府,现在还没有做出决定,是否接受这笔资金。你可能跟我一样,觉得威州政府脑子进水了,既然联邦政府出资,铁路不建白不建啊!儿子跟我说,按联邦法律,联邦可以投资建这条铁路,但由于铁路是在威州境内,铁路建好后,一切管理和运作费用,要威州政府自己负担。我细想一下,不对呀,不是威州政府有问题,是联邦政府瞎投资。从MilwaukeeMadison,笔直一条94号高速公路,平时交通流量也不高,稳稳当当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联邦要投资建高速铁路,纯粹是浪费老百姓的税钱,如果真要建高速铁路,也应该在芝加哥和纽约之间这类的地方建,那才会利民、利国啊。把我的观点跟儿子一说,儿子说,妈妈,你挺聪明,这正是美国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的微妙之处,也是当年美国宪法打下的基础。

 

接着,儿子给我这个老妈,做了一次美国政府及其法律运作的扫盲。

 

美国政府始建于1776年,二、三百年前了。当时的政府起草了美国宪法(Constitution)。美国的宪法制定的非常有水平,它好就好在没细细地去罗列种种条例,而是在大局上给美国的未来宪法和政府管理,制定和把握了方向,宪法给美国三权鼎立奠定了稳定的基础。二百多年来,宪法只是小小地修改过20来次,当年的宪法,一直用到了今天。

 

美国的三权是,美国的众参两院,美国总统,和美国的高级法院。哪一方都不可能全权控制美国,三方又互相控制、互相平衡。众参两院制定法案,总统对法案有批准和否决权,即使总统批了的法案,到了法院,在执行中也可以给予一定的修正,甚至于以忽略,就是不执行。

 

还有一点,美国不但在国家一层三权分制,纵向地看,法律还在,美国国家---联邦,州政府,和郡政府各层互相制约和补充。联邦的权利,并不等于可以完全凌驾于各个州和郡政府之上。联邦的法律条例只可以制定那些适合于跨州的情况,如果一个事件或者法律只适合于某个州,那么就不可以放到联邦法里。儿子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什么样的法律可以由联邦制定。比如美国联邦法律规定21岁一下的人不可以喝酒,该法律适合于50州所有的人,因为人可以跨州行动,逐该条法律是设在联邦法中。每个州有权改写这条法律,但如果你完全改了,你就将失去联邦给你这个州执行这条法律的资助。50个州里只有威州在这个法律上加了一个小小的条件,如果孩子的父母在场,并且父母允许21岁以下的孩子喝酒,那这个孩子喝酒不算违法,当然喝酒的人和其父母要在威州的地盘内。

 

再回到我们开始讲的,联邦投资威州建高速铁路事件,联邦之所以要这样的给投资,是因为这条铁路建成后,它不跨州,虽然投资的经费联邦给出了,但以后的维护经费要威州的税收来支付。联邦政府是大大地狡猾,绝对不想搞一个什么跨州的高速铁路,那不是给自己找负担吗,尽管那会更有用途。而威州现在还迟迟举棋不定,是因为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吃吧,怕以后会负担重,不吃吧,联邦就会把资金转给别的州。专款专用,拿联邦的钱,就得按人家出的道道走路。

 

一顿晚餐,让儿子给来了个美国政府运作入门,满有趣,写来与大家分享。以我的性格,恐怕有时间,会再翻翻儿子的课本,也要看看能不能硬着头皮,读一下美国宪法。

 

 

附: The AP US Government & Politics: United States course provides an analytical perspective on government and politics in the United States. This course involves both the study of general concepts used to interpret U.S. politics and the analysis of specific case studies. It also requires familiarity with the various institutions, groups, beliefs, and ideas that constitute U.S. political reality.

浏览(6103) (0) 评论(10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7 10:15:29
实在对不起,百草。 兄弟们在你这一方净土上掐架,还要劳你的神为各位上茶。

其实,我们真正掐的不是医改这个架。而是左右派基本治国理念这个架。医改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不敢再打扰了。个别人的纯真感情已经受到了“伤害”。得罪得罪。。。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16 22:06:49
令狐,皇城,怠慢,怠慢。

俺今天一看,啥,评论条数咋过百了?进来一看您二位还唠着呢。

本来已经开始写一篇关于美国医保的文章,主要是我自己知道的一点东西。可是最近接龙那儿太热闹,时间都花那里了,文章起了头,又丢下了。

你两个对此深有研究,为什么不贴一篇关于医保的文章?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5 23:05:42
哈哈~原来西岸在那儿分粥那。
瞧瞧,瞧瞧,人家就是有同情心。。。哇塞,这粥够高级的,这得值粥多少钱一碗呀?
哦,小意思,500刀一碗。
什么,什么? 再说一遍,多少钱一碗?!
500刀一碗!!
瞧瞧瞧瞧,人家西岸多么高尚,一定是把自己的那豪宅给卖了才做出一锅500刀一碗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分给穷弟兄们。。。。
什么什么,你再说清楚点儿,他没卖自己的豪宅?他把他们家邻居的豪宅都卖了? 而且还有更宏伟的,计划把全美国的豪宅都卖了。我靠!! 这小子的心也太伟大了。 不行,明天老哥得提名这小子诺贝尔经济学奖兼和平奖。什么什么,经济学奖已经有别的提名了?谁谁谁呀这么不懂事? 老子找他去。哦,原来竟是华山派的那个叛徒。因为他发明了一个新的理论,说一碗水可以救活一个秧苗。 哦,错了,不是一个秧苗,是一条鲫鱼。说是为救一条鲫鱼他创造出一个比西岸伟大得多的商业模式,就是要把他村后的水坝给决堤了。 那坝里的鱼不就都死了么?哪里会这么快就死的,就一个小口子。照他的理论,其实就是死了他们也是罪有应得。谁让他们一个个都那么肥硕呢。太自私了。那他干吗不把这小鲫鱼放到水坝里呀? 什么什么?这鱼只能家养,放鱼缸里伺候着?而且还挑食?非西岸的珍珠翡翠白玉汤不吃。得,养儿子那? 瞧你说呢,不是养儿子,是养大爷。懂了懂了。看来这小子是有两下子。算了,那经济学奖就让给他吧。

什么呀,你知道什么呀,人家还要别的经济理论呢。 怎么能说是让呢。
还有什么呀?
就不说!怕说出来吓死你。
说吧说吧,说出来给你一个鸭子腿,可别嫌弃不如西岸的粥啊。
那好吧。 人家说政府对银行的入股和政府自己开保险公司是一回事。 这都是哪儿和哪儿呀? 银行入股只是股东,人家银行才不会卖身投靠甘心做政府的二房呢。让你政府控制?哼,窗户都没有。所以怎么能和官办的保险公司比呢?

人家还说了,“在私立医院居然花了5000元,只因我付得起。所以,不只是政府会浪费,私人保险也会”。
慢点慢点,那保险公司的钱是付给谁的?
是那家私人医院呗。
如果那个个医院不送这么高的账单给保险公司,你以为保险公司愿意付呀?它有病呀?下次有病找老哥来算了。虽然只有个兽医学位,可价钱比那家便宜多了。就1000元。不要看不起我们兽医哟。和仁医的差别也就是药量的多少。其他都一样的。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5 21:22:54
解释一下,私人保险门诊只cover800元,可是如果改成住院治疗,就保额就高得多,好像是一万元什么的,记不清了。

百草,对不起,说得太多了,谢谢你的茶!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5 21:15:13
皇城兄,我刚到西岸那儿去过了,连鸭毛都没见着,正给穷人施粥呢,经济不景气,黑压压的一片人,我费了好大劲才给你抢来一碗粥,你先凑合一回吧,保证不含胆固醇。喝完了,好了,轮到兄弟开洗了。

所谓左派是民主教的核心价值是社会的公正性,为此可以牺牲效率而由政府来分配财富;而右派也就是市场教正好相反,认为市场最有效率,反对一切非市场的行为,见不得一点政府行为。两教各自的忠实信徒是不可能相容的,但是两教的温和派人士,比如偏右的民主派人士,和温和的市场派人士,在一定的条件下是有可能尊重对方的价值的。我刚刚说完反对没有政府optional的医疗保险,没等我解释,你就封我一个“左派”的帽子,你这跟捂被子有什么区别?从你的一贯言行来看,你就是一个原教旨主义的市场派人士。你这样的见不得一点政府行为的极端派,如果自称民主教人士,那也一定是打入民主教的地下工作者,我得找机会把你揭发出来。

还有,政府入股银行的时候,很多右派都同意了,这是严重违反右派理念的。由政府入股的银行,第一可能没有效率,第二会造成对那些没有政府入股的银行的不公平,第三会鼓励坏的银行,因此决不能行。但是,这些右派同意了。可是等到人们同样要求政府入股保险时,他们开始讲求效率了,这不是虚伪是什么?你不要怪我把道义和市场联系起来,因为上面这个例子就会让人禁不住有联想。

全世界的发达国家除了美国,几乎都是或多或少的“社会民族主义”制度的国家,谁说没有温和开明的市场机制,他就是坐在枯井里的青蛙。全世界的发达国家除了美国全部都有政府或多或少参与的全民健保,难道只有美国才懂得市场吗?在公平和效率之间有很多空间可以寻求平衡,只注重一边的不是极端分子是什么?

我在香港时因为我有很好的私人保险,家庭医生建议顺便我割一个小的脂肪瘤。可是他收费很高,是1000元而我的保险门诊只cover800元,他建议我住院。我想去试一下公立医疗,早上8点多钟去就已经到处是替主人家排队的菲佣了,医院条件也差,我掉头就回来找我的家庭医生。结果到私立医院给我一个单间(因为我付得起)。可是单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急救设备,非常恐怖,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改为双人间。手术可能不到10分钟,打没打麻药我都记不得了。在公立医院可能根本不花什么钱的小case,在私立医院居然花了5000元,只因我付得起。所以,不只是政府会浪费,私人保险也会。那些本来没有保险的,你给他基本的保证最低要求的就可以了,你要给他和私人保险一样的,像我经历的5000元那样的,会造成极大地浪费。我认为一定要有公立的选择,而且一定要和势力分开,否则造成的浪费是惊人的,也会降低我们目前的保险的品质。

给你贴个预言吧,涸辙之鲋:
典故:庄周家里穷,所以到监河侯那里借粮米。监河候说:“可以,我将要收到封邑中的收入,借给你三百斤可以吗?” 庄周忿然作色说:“我昨天来,路上听到呼喊的声音,四面张望见干涸的车辙中有一条鲫鱼。我问它说:‘鲫鱼啊,你是做什么的呢?鲫鱼回答说:‘我是东海中的小百姓。你能给一升半斗的水救我的命吗?’我说:‘可以,我要去南方游说吴、越的国王,引西江的水来迎接你,可以吗?’鲫鱼忿然作色说:‘我失去了我不能离开的水,困在这里,我只要得到一升半斗的水就可以活,你如果说这些,还不如趁早到卖干鱼的店铺去救我呢!”。

好了,故事讲完了,你的稀粥恐怕也快消化完了吧,别打嗝,我怕那隔夜的稀粥的味儿,还是你的啤酒和鸭腿好吃啊,可是有人有稀粥喝就很高兴了,你非要抢我们中产阶级的烤鸭腿去给稀粥都喝不上的穷人,你这和上面庄子预言里那个监河候有什么区别?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5 14:48:27
老弟,谁说老哥不是民主教的?你再歪曲跟你急。去!给老哥偷一个鸭腿来。别从右派那儿偷,要偷就偷西岸的。他的北京烤鸭不惜工本,一定好吃。

市场教的大氅读者穿着不无不可。能和老弟同教是老哥的荣幸。市场嘛,就是市场。没有什么感情色彩和道德属性。唯利是图,适者生存是它的最基本的属性。来去自由,等价交换是它的边界条件。共和党右派们一般都是市场教的信奉者。

虽然都是市场,但中国的市场与美国的市场完全不同。美国是一个准自由市场。中国是权利垄断下的非自由市场。不满足来去自由,等价交换的边界条件。所以你说的那个港人张五常的在中国搞的那个市场化和我们所论的自由市场风马牛不相及。甭管他是不是弗里德曼的信徒。

施舍穷人稀粥这种事是道义概念,不是市场概念。你一定要把道义和市场联系起来就显得有些过于牵强。比如,教会对穷人的施舍可是市场行为?除非你认为教会本身是商业行为。市场是交易的场所,不是分配的场所。读者不习惯你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市场行为。不是说不需要道德,而是说,当“市场”这个机制被社会引入的时候,所有可能的后果在其引入前就应当加以考虑到。也就是说在引入市场机制的同时,要引入相应的其它机制去保护那些无能力适应市场机制的特殊群体,包括老弱病残什么的。

所以说呢,老弟的那个温和开明的市场机制是不存在的(如果存在那就不是市场了)。如果老弟不喜欢,可以考虑在其的外围引进其它机制去平衡它的“副作用”。

对医改来说,百草所说改良虽然只是一个救济无保险者的方案。但却是一个在现阶段下很可行的方案。尽管这远不是读者心里的那个方案。读者希望看到的不是对保险公司的改革,而是对医药体制的改革。保险公司和医药体制问题的关系好比接漏雨的容器和造成漏雨的坏屋顶。这个漏雨源不彻底整治的话,其漏雨的部分只能越来越大。而把精力和资源放在加大接漏雨的容器上面无疑是短视的本末倒置的行为。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5 12:37:19
皇城师兄,我也是市场教中人,而非左派人士,因此代替西岸和你辩论很吃亏。我只是看不惯你们基本教义派人士见不得穷人喝稀饭的那副嘴脸,只要你说明你不是那样的,我就撤了。

另外,你明明是市场教中人,为什么冒充民主教人士?市场教基本教义派人士最喜欢中国政府了,而民主教人士正好相反,我说的对不对?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5 12:00:51
看不出皇城师兄还懂剑法,兄弟正是气宗出身的,虽然学了剑宗的武功,后来不是被赶出师门了吗,早就是气剑双不修了。皇城师兄的武功路数俺也看出来了,你根本不是民主教中人,你是市场教的坚定信徒,从这一点讲,我们倒可以称为教友,只不过兄弟不像你那样虔诚而已,哈哈。

其实我们大家的共同点应该就是昭君和百草的意见,全面检讨并整合现有的保障使之完善。但是一个社会民主主义的信徒说这话我相信他是真诚的。一个市场教的原教旨主义信徒也这样说,我怎么觉得他就是有意不想要把事情做成呵。奥巴马治国能力不足,忽悠一下,想搞个容易的,结果可能什么都高不成。奥的理想是加拿大模式,对而求其次,就是麻州模式。麻州模式是,你必须买保险,你不买,政府就处罚你,真正买不起的,政府帮你买。我有个朋友从刚加拿大来。三口之家6万元年收,如果要买保险,居然一个月要1000多元。与其如此,我宁愿它把政府所谓真正买不起的分出去,另搞一个基本保障版本。现在的麻州模式,政府也一样要亏钱的。

其实美国的税收不低了,但人民享受的福利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就算如此,如果军费减一点,也能省出那些基本的保障。本人在香港时割过一个脂肪瘤。用公费医院去,几乎花不了什么钱,门诊就能做。但是要起一大早排很长的队,环境很不好。于是就用公司买的保险,花费5000元,私家医院住院一天。如果美国也能搞成两个版本不也很好吗。

现在全世界最信奉弗里德曼学说的国家应该就是中国了,事实上中国也的确是弗里德曼最喜欢的国家。有个自称是弗里德曼的大弟子的香港人张五常帮忙,中国各级政府的领导人早就是市场教的信徒了。事实上,市场教在中国也取得很大成功。但是,现在中国的问题,如贫富分化,矛盾激化,环境破坏,道德沦丧等等都跟市场教的不足脱不了干系。政府除了捞钱和维稳,对其他什么都不感兴趣,都交给市场,因此造成很多弊端。

尤其是把教育和医疗都交给市场。大学要创收,指标下到教研室,医院也要创收,这一切的根子都在市场教。

本人在香港也住过,那大慨是市场教最为彻底的地方,连李嘉诚也只交15%的所得税,政府除了卖地,其他有可能与民争利的一概不干。香港人均收入不低,但是痛苦指数,或者是幸福指数上就很不好看了。要不是时不时可以去周边贫困国家小威一把,香港的平民真是很可怜的。我赞成市场,但应该是开明的保守的,温情的市场。而不是,政府不作为彻底的市场。如果那样,就是中国现在这样,试问,你同意吗?美国应该跟一个第三世界国家比吗?智利搞彻底的市场流了那么多血,中国人只是忍耐力强而已。还有,休克疗法,你也赞成?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5 10:36:42
令狐教友,你给西岸的弹药太烂,点不着的。互联网已经出现近20年。在20年这个周期里政府都不知道如何改变自己的经营战略去适应市场的变化。它只能进一步说明政府经营的本质缺陷。没有利润和竞争的压力,它怎么可能在乎要改变自己以适应市场呢?

老弟不是懂得经营学吗,那么从经营学的角度,你觉得,当政府的保险公司把原来私人保险公司这个Pool分走一部分,比如说1/3. 那么剩下2/3pool里的人的私人保险费是涨还是减呢? 而政府这1/3pool里的人在加上后来进入的那部分原来买不起保险的人所组成的新pool会比私人保险公司的那剩下的2/3还要大吗? 除非把私人保险业挤垮,否则政府和私人保险也的pool都不会很大,如此一来民主党政府要增大pool以节省开支的理论又该如何实施呢?

其实什么是“佛里得曼主义”读者并不在乎。只要真正从概念上弄懂资本主义的市场规律,总是万变不离其宗的。能把复杂的市场问题和现象简单化,并用最通俗的语言表达出来才是高手所追求的。而一些人那种喜欢用新概念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的唬人把式,也就是老弟这样的才崇拜。哈哈~华人派么,重技巧,不重内功。可以理解。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5 09:29:11
日本不是一个移民国家,没有像墨西哥和中南美那样的非法移民的负担。更没有历史遗留下来的非洲裔问题。再加上日本的勤奋,所以才有讨人喜欢的那种“资”中有“社”的一个社会体制。这与北欧一带的福利体制有很大的类似性。人们一定会发现,凡是有大量移民的国家,无论是合法还是非法的,其福利体系都面临着巨大困扰。即便是北欧,当年接收了那么多联合国难民,现在都开始吃不消了。这方面的例子有瑞典。

搞全民福利的前提是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要努力地去工作,而不是利用这个体系吃大锅饭。美国现在很多长期吃福利饭的可以养得起汽车和私房。这种福利鼓励人性中懒惰的一面,是很不负责任的态度。这就如同人们对自己的孩子的抚养,绝不是让他们吃父母一辈子,而是要培养他们自食其力的能力一样。家庭如是,国家为什么不如是呢? 人性的道德标准是从对自己负责开始。这也是共和党的理念之一。自暴自弃的人是很难得到社会的同情和帮助的。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4 22:09:08
皇城,其实我早闻出了你身上的佛里得曼的味道了。我在日本时练的武功叫做“经营学”,理论虽不如你,但看还是看得懂的。无论什么主张,原教旨主义者往往不如温和派。佛里得曼的学说,在里根,撒切尔时代是取得一定的成功,但是它在智利可是靠独裁来推行,杀了很多人。市场原教旨主义者往往无视人民的痛苦,只会一招,就是“休克疗法”,结果如何,你可能比我还清楚。当热,如果对俄罗斯是故意的,我就没有话说了。美国是一个很特殊的国家,和其他发达国家很不一样。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4 21:55:11
西岸没再出现,我给西岸准备一篇对付皇城的文章。从以下文章可以看出,如果是私企,可以减少54亿美元的损失。国企的效率是差一些,但也不至于差那么多。

大虧85億 聯邦郵局明年恐破產

【世界日報╱編譯中心綜合華盛頓12日電】
2010.11.13 08:39 pm

儘管削減數十億美元開支、裁減員工,聯邦郵務總局(U.S. Postal Service)12日宣布更多財務壞消息。郵務總局表示,由於經濟衰退和電子郵件的使用繼續成長,人們減少郵件投遞,9月30日截止的這個會計年度,該局共虧損85億元,比前一年度的38億元增加一倍多,如國會不採取行動,它將在2011會計年度結束時破產。

郵務總局表示,員工薪酬債務部分的利率改變,也拖累該局的財務狀況。

郵務總局財務長柯貝特(Joe Corbett)說,儘管過去兩年採取削減措施撙節了90億元,但虧損繼續惡化。他說,撙節主要來自裁減10萬5000名全職人員,多於任何其他機構裁減的人數。

由於更多人通訊習用電郵,郵件投遞量持續下跌。2010會計年度,郵務總局的共處理了1706億件郵件,比前一年少了61億件,造成郵務總局短少約10億元營收。

該局發言人瓊恩‧韋托說,郵務總局要求國會准許縮減服務,改為一周送信五天(周六不送信),並終止該局「獨有的」一項規定─為退休基金預留經費(其他聯邦機構都不需要),但國會尚未採取行動。

由於有義務為將來退休員工預留健保福利等經費,再加上付給聯邦政府員工薪酬保險基金約25億元,郵務總局為此損失約54億元。

郵務總局12日也宣布,將再向財政部借支35億元,也用光財部給該局的150億元的信用額度。若財務狀況無法大幅改善,極可能於2011會計年度結束時宣布破產。

柯貝特說:「我們將持續努力提高效率。但法律、規定及勞工合約也需要改變,這些都很迫切。」

【2010/11/13 世界日報】@ http://udn.com/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4 21:49:59
百草,不好意思,我也感觉在这说得太多了。本来是准备撤了,不过既然皇城准备了烤鸭腿和啤酒,他一个人肯定消化不了,不回来帮帮他就浪费了。俺吃完就撤,谢谢!

昭君你好,你的这几篇文章以前就有看过,不过没有读得太细,这回再回去细读,觉得你似乎比较欣赏欧洲,日本等地的“社会主义”制度,如果是这样就跟我的想法很像。我过去潜水去得最多的就是你的博客,可能在潜意识也是和你的立场较为接近。皇城有句话说得很对,人的思想是会变的。我觉得我自己就是在从右往中间甚至是左移动。

当今发达国家的主流是“市场经济”+“民主制度”,但具体的模式却有很多不同。我以前对美国的模式非常欣赏,现在慢慢认识到美国其实是很特殊的,不管政体和经济体制都和其他发达国家很不一样,反而是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对美国模式很膜拜,但很少有学成功的。比如美国政体是总统制,其他发达国家都是议会制。经济制度上你说的“社会主义”或是“社会民主主义”才是发达国家的主流。其中,我比较欣赏日本的“资中有社”的模式。对加拿大模式的感觉不太好,觉得它太过于“社会主义”,活力不足,这么多肯呢点南下讨生活就是一个证明。万维这里的肯呢点很多,我就不啰嗦了。无论政治制度还是经济制度我都比较欣赏日本的模式,本来还想写些文章的,后来觉得可能会被砸很多砖,犯不着。

无论什么主张,都有温和派,也有原教旨主义者。碰到原教旨主义者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因为他大多数时候是在“传教”,对他们,也许最好的方式就是“对不起,已经有信仰了”。我还记得好像是你的移民的文章后,西岸一直缠住你不放,搞得你很辛苦的样子。不过,也因此我对你那篇文章的印象就非常深。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2 14:46:17
西岸,做任何事情都是benefit/cost的折中结果。人们现实生活中人们不可能不考虑cost。 民主党的最大特点就是理念上说得比唱的还好听。实际做起来,他们可以无视任何cost。一句话,就是一群败家子。

为了gatekeep的理念,可以让纳税人付出$8.5 billion 的损失而可以熟视无睹。 如此简单的数学计算你都不会或不愿意接受,读者算是真服了你了。消费者为了从自己的左口袋里节省几分钱或几毛钱的邮费要从右口袋里付出近400倍之多的税去填补这个政府的经营漏洞。如果不交税,那就是赤字 -- 向我们的子孙借。你看不见吗?????

读者用这个现实例子的唯一目的,也是我们正在讨论的唯一目的就是想说明,如果政府经营的唯一两个企业能如此的赔钱,那么人们怎么能不怀疑政府经营保险公司的效率和能力?怎么能不怀疑最终的经营结果是大赔特赔? 政府医改的目标是可以节省政府每年医疗费用支出的5%。那么对比UPS的利润和政府邮局的亏损比例,人们可以很容易的推算出,政府经营保险公司的结果的亏损额肯定不是以B打头,而是以T打头。到时候各位一定是欲哭无泪。

好了,这个问题的讨论都者以为可以到此为止了。 事实永远胜于雄辩。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2 13:39:43
美国是在发达国家中唯一没有统一且公营的医疗保险的国家。美国医疗保险制度奉行私有化与市场化,每个人要自己买医疗保险。经济困难的人,只能希望自己不要生病;因为一旦发生意外,高昂的医疗费用在没有医疗保险公司负担的情况下,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健保真要命》片中讲述了一个男人意外的用电锯切断了自己的中指和无名指,赶到医院后,医生告诉他,接合中指要6万美元,接合无名指要1万2千美元;所以这个没有医疗保险的人只好选择只接上“便宜”的无名指,而放弃自己的中指。
而对于有经济能力的人来说,得到医疗保险也是一件难事。申请医疗保险的人要证明自己身体健康,不能太瘦,不能太胖。即使是有医疗保险的人,也不是高枕无忧。因为当病患发病的时候,医疗保险公司会以各种理由拒绝付款,所以很多人不得不放弃治疗,耽误治疗时间,加重病情,甚至导致死亡;即使是医疗保险公司付款后,他们也有专门的部门去核查所有的材料,从申请表到医生处方,想尽一切办法把钱从患者手中要回来;有时候,医疗保险公司会要求病人转到公司合作的医院,延误治疗时间,导致病人死亡。
在加拿大、英国和法国,医疗是社会福利的一部分,他们的国民可以享受完全免费的治疗。片中还指出,在这三个国家里,即使是最穷的人也能享受最好的医疗保障,而且他们的国民平均寿命都比美国长;其中有一段故事是,有一個年輕的美國婦女罹患了宫颈癌而與一個加拿大“朋友”假結婚,以讓自己獲得加拿大免費醫療的保障。在这三个国家里,法國的醫療制度最完善;但是,相對的,法國的稅制很重。麦可·摩尔決定拜訪法國一對中產階級夫妻,這對夫妻每月總收入為8000歐元,看他們怎麼在重稅中生活。麦可·摩尔說,他不能理解:「為什麼美國社會教導美國人從小就討厭法國人?是因為害怕美國人會學法國人動不動就上街抗議、罷工嗎?」
片中最后一部分讲述的是911恐怖袭击时参加志愿者服务的人们的故事。做为911志愿者,他们在当时被美国人成为英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得了呼吸系统疾病,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治疗,从而失去工作、房子,生活窘态十足;但是恐怖分子却能得到美国最好的医疗保障。所以麦可·摩尔带领这些志愿者前往關塔那摩灣拘留營,要求他们给志愿者提供他们应有的医疗。但是他们没能进入營區,所以他们去了哈瓦那。结果他们发现,在古巴,每个社区都有医院和药店。在古巴的药店,一瓶在美国售价125美元的药剂只售5美分。当时一名志愿者马上热泪盈眶,嘴里一直说:「我不明白。这完全没有道理。我不明白怎么会这样。」而且他们还前往古巴的一家医院,得到了医疗。他们都很感激古巴人的帮助。讽刺的是,古巴被美国政府称为「世界上最邪恶的国家」;而在这个「最邪恶的」国家里,他们的国民享受着免费的医疗保障,远远好于富裕的美国。


那些國家實施健康保險制度
自1883年德國創辦強制性疾病保險以來,至今世界上已有上百個國家實施某種形式的健康照護制度,但因國情不同,各國的制度形態均有顯著差異。以財源籌措方式區分,各國現行健康照護制度可分為二大類:
1. 「社會保險」制度:以保險費為主要財源,如日本、韓國、德國、荷蘭、法國、比利時、瑞士、奧地利、盧森堡及美國的老人健康保險等。
2. 「國民保健服務」制度:以一般稅收為主要財源,醫療費用由國庫負擔,如英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愛爾蘭、丹麥、冰島、瑞典、挪威、芬蘭、義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國所實施的制度。
「國民保健服務」與「社會保險」優缺點比較
實施「國民保健服務」的國家有較高的納保率,通常是100%,醫師費用酬付制度以薪水制和論人計酬制為主,急性病床數較低,對於醫療服務供給面有較高的管控能力,所以費用控制效果較佳,醫療保健支出占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較低,民眾的就月省⒆≡郝屎推骄≡喝諗稻^實施社會保險的國家低;但相對地,民眾有較長的等候期、就醫選擇權較少、醫療機構效率較差、民眾滿意度較低。
實施「社會保險」的國家民眾滿意度較高,但是面臨供給及消費過量,醫療費用高漲的困境,卻難有根本解決之道;另外,同一國境設有不同保險制度,造成付費金額與受益程度相異,或是部分族群沒有加入保險,均引發不少與公平性有關的爭議。
其他國家如何因應

本人有过亲身经历的当中,觉得日本的最好.

今天太忙,喝完百草的茶就走。明天再回来吃皇城偷来的烤鸭。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0-11-12 13:37:08
看来对皇城根来说,是把政府与企业的职能混为一谈。
前面给你说过,政府的职能其中之一是gate keeper,就是守住底线,因此在政府对外服务性质的部门,从来没有盈利的要求,甚至亏损也是可以接受,比如养军队养警察,是财政盈利还是亏损?
因此对邮局这个具体部门来说,如果没有,你有什么选择?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如果没有邮局,UPS也完蛋,你有什么选择?这是这次股市危机的问题,即华尔街信用冻结了,企业无法得到贷款和投资,你从哪里弄钱?至今还没有办法。
但中国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是同样的情形,就没有出现这种问题,为什么?
因为有可以承担财政风险的,任何私营银行不可能具有的职能的国家商业银行,而美国只有中央银行性质的东西。
这就是政府职能与私营职能的本质区别,不在于其performance如何,在于有没有。军队和警察不是时刻在起作用的,但没有不行。
你的这种观点不过就是美国改良了的anarchy的概念,K street“美国纳税人协会”的观点,就是美国不需要任何政府部门,除了国防(至少这个不能少),其他都是可以市场调节。
所以anarchy的定义在美国是明确为“完全自由市场调节的资本主义经济”(这个概念记得是个诗人提出的)。

而资本主义经济一定会形成泡沫陷入经济危机这是无论从理论到实践都证明了的概念,而经济危机引发社会矛盾这也不是新鲜事物。
那么人们从历史中学习什么呢?

单独把任何政府职能拿出来看,都是低效率,因为取决于你衡量效率涉及的scope是什么。
具体再回到邮局与UPS的例子,这两个在具体经营项目上比较,不考虑效率,哪个价格低?
如果必须选择价格低的,比如对于需要考虑省钱的穷人来说,你选哪个?
这就是gate keeper的作用。
如果你是从整个社会的这个scope来看一个具体事务,会是一个解释,比如类似性质的社会福利职能,也是无法与私人慈善机构的效率比较的,但两者对于社会的性质是很大区别的,慈善是有目标选择的,是可以变化的,而社会福利是法律规定的,不是可以选择对象的。
如果你是从针对一个非常小的范围的比较,比如就比较效率,那么这个世界上,恐怕就只会有一个什么东西是最高的。如果只应该就是这种才可以存在,我们把这种现象叫做垄断。
而垄断意味什么,不用解释了吧?
而政府职能中的gate keeper作用,就是使得垄断无法实现的一个基本方式。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纳税人协会作为最大的国内院外游说集团其理念至今也无法在美国实现的原因,因为即便最保守最提倡私有化的国会议员,也要为自己地区的经济考虑,而不能允许有在国家范围内的私营垄断的可能。而这就需要政府的规范,就是必须有政府在这个方面的职能。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2 12:02:12
哈哈~西岸,读者刚从MSNBC上看到这样一个新闻,美国邮局去年(2009)亏损了$8.5 billion.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让读者来给你解释一下吧:

根据UPS的2009年度报告。
纯利润(net income) = $2.1 billion.
总产值(Revenue) = $45 billion.
利润额 (net income/revenue) = 4.4% 也就是说,UPS每一块钱的邮费,只有四分钱的利润。

如果美国邮局的亏损是UPS纯利润的4倍。 那么这意味着UPS的服务价格要帐 4x95.6 = 382.4倍才能挽回美国邮局的损失。难道美国邮局存在的意义就是要防止UPS的价格上涨382倍吗?美国这些年来除股票外有上涨三百多倍的东西吗?真要是那样的话,UPS还能生存的下去吗?

这就是你西岸的“因此再赔钱也比私营的UPS可能的“涨价对社会的影响”要小。因此对整个社会来说,纳税人用少量的“赔钱”,保证了社会有freedom of choice,和可以负担的UPS。“?


这就是所谓平抑物价所付出的的代价 -- 政府行为的恶果。也正是民主党比共和党“聪明”的地方。请问西岸,谁为这些“少量”亏损买单呢?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11 20:51:32
不好意思,让大家口干舌燥地辩论,来来来,每人一杯香茶。大家坐下来慢慢辩论。

大家的发言俺都拜读了,一个感觉,都挺君子的,辩论的也挺文明,各人都说自己的理儿,就令狐老弟被大家拼命“洗脑”:)。

西岸,俺还是比较赞成皇城和昭君,无论是在自由经济、还是美国现有的医保方面。对不起,非常巧,我和老公为了一件事,刚刚狠狠地研究了一下美国的医保。不用奥巴马的法案,就以现有的东西,大部分需要帮助的人,是会得到帮助的。请看威州的BadgerCare Plus,只看每月收入,不查存款和不动产。联邦也有Medicaid和Title 19,和许多其它的programs。当然,好像这些programs还是不能把所有的人群都cover了。如果奥巴马能够想法把这些福利programs,都统一起来,形成一个新的统一管理的系统,好像不用加税,也可以达到他要的效果。

这只是我的个见。

大家喝茶,接着讨论。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1 17:53:51
哈哈~昭君,萨谬尔森的《经济学》可是几十年前读者在经济理论的启蒙导师。后来读者在美读商学院的时候,宏观经济那门课基本上就是佛里得曼的理念。或许是因为那门课的教授是个铁杆的右派吧。所以,一边上课一边痛骂民主党的大政府。让读者真正领教了教师在讲坛上的影响力(所以才有在得知你有右派倾向时的无比兴奋。那可是培养革命接班人的大问题呀J)。当时我还是很喜欢克林顿的民主党的,所以在课堂上总是跟他针锋相对。也算是出尽了“风头”。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我们曾为“美国医药市场的机制”的一场争论。因为他声称美国现在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市场。我说那又如何解释美国的医药市场呢?。。。完了就开掐。

读者的好奇的是,在商学院里,教授是不是自己根据自己的经济观点(当然包括政治观点)来选择教材呢?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1 16:12:27
哈哈~西岸,对不起,那边读者刚安抚完令狐,这才腾出手来跟你接着练掐。

你文章谈到了一大堆资本流动的问题,说了半天也没有可自由竞争挂上钩。因为,竞争的概念不是资本的概念(比如,找老婆就是竞争上位,哈哈),也不是市场的概念(尽管在经济领域里,资本提供了竞争所需要的资金环境)。 所以无论资本流向何处,只要竞争的机制依然存在。一旦时机成熟,具有竞争性的服务和产品就会立刻进入市场。不信你现在让facebook上市,你看看资本回来不回来。关键是你有没有加入竞争的实力。
done!

其实,你用资本环境来与读者辩论很亏。因为你要证实,读者只需证伪就成了。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1 15:40:16
哈哈~令狐老弟,别激动。老哥先给你一瓶冰啤酒,再来一个冠云老弟的烤鸭腿。吃完了再说。

吃完没有?上茶!

好了,如果老弟还有耐心的话,读者就开侃了。

1)关于要不要医改。谁说读者不想医改了?昨天读者还在昭君的坛子里说呢,“奥总做的事都是应该做的。但没有一个是做对的”。如昭君所说的,医改的问题不是保险公司的问题,是医疗体制的问题。要改就要从医疗体制上改。这个体制不改,cost只会年年上涨,永远下不来(详细观点,老弟有兴趣可到楼上看看兄的一个专门回帖)。 所以才有读者提出的问题:改什么/怎么改/什么是最终的实际效果。

2)关于现行无保险病人看病的问题,老弟也一定知道,美国的法律保障无保险的人照样可以看病。而且都是政府买单。读者这里说的不是简单的进急诊室。美国政府有很多program,特别是地方和社区医疗中心专门有免费或少费(依病人的家庭收入而定)的医疗服务。包括癌症病人的理疗都可以得到有效的医治(当然不会向大医院那么好的条件)。所以,凡事老弟最好自己做个调查或验证。政治家的忽悠怎么能全信呢?

明白了吧,不是找不到地方治疗,而是因为都是由政府买单,政府吃不消了,所以想推给保险公司,或政府自己开一个保险公司。所以说呢,老弟对老兄的“不尊重生命”的指责即不公正也欠考虑。当然了,人一急了,什么都说的出口,为兄也就不计较了。

3)关于教科书,读者给你讲的是你每天发生在你周围的实实在在的美国资本主义经济的运行。你却认为读者在给你背教科书。你若愿意向西岸那样对这样的现实楞装着看不见或给出一个完全扭曲的解释,那读者也没有什么办法。那只能如瞎忙活说的“你功夫不到家”。

4)关于“中国政府把医疗产业化和教育产业化的政策”,美国的政治体制决定了它的医疗体制和教育体制。所以美国的医疗产业化和教育产业化与中国所推行的完全无法类比。美国现在的大学教育(私立+公立)和医疗系统几乎完全产业化了。但不是100%。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保险的癌症病患者依然可以得到治疗的主要原因。

美国公立中小学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不是产业化的问题(私立是当然的产业化了),而是大锅饭问题。爱学不学一个样,教好教坏一个样。因为教师工会反对教师的收入与学生的成绩挂钩。

至于读者是否支持中国政府的医疗产业化和教育产业化的行为,嘿嘿,还真没想过。估计80%不会支持。不是因为产业化的问题,而是因为其它的配套设施不健全,跟不上的问题。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0-11-11 13:14:24
干脆指明美国资本流失的原因是什么,因为全球化只是给了一个流失的环境,不是root cause。而这个原因左派不愿意说,因为违反理念,右派不懂,因为太笨。

资本是要求最大利润的,影响利润的因素是市场和成本,市场越大,成本越低,利润越大。
这就要求一个经济环境具有这个特点,但这两个东西是矛盾的。
从简单的一个方面,比如工资讲,成本低,意味着工资低(当然成本不仅只是工资的概念),而工资低意味着购买力低,购买力低意味着市场小。
因此理想的环境是有一部分人收入高,来保证市场,而有一部分人,即工作的人收入低,来保证低成本。
就是贫富差别要大,原始资本主义最具有这个特征。那么中国美国之间,谁具有这个特征?
这就是为什么资本在可以自由流动的自由竞争中往中国跑的原因(只要中国具有这个特征,就不愁资本流入,就不会有什么经济垮台一说,这就是什么2000中国崩溃,2005中国垮台这两本书荒谬的原因,一个律师懂什么?)。
而美国已经过了原始资本主义那种残酷剥削社会收入极大分化的阶段。

美国可以做的不过就是两点,依靠政府规则来控制资本流向,这是大政府的概念,不是自由竞争的概念,但最重要的是降低美国的平均生活水准,不能像我们这里这样很多家是3口人住6000 sqt的房子(从150万降到了80万,很多人买得起了,相当于湾区的400万的档次)。
或者回到万恶的旧社会,就是卡内基梅隆的那个美国,我们左派是坚决抵制的。
这就是为什么提倡小政府的茶党属于shooting your own foot的概念,因为其成分是社会中下层,还是那句话,人民都是愚蠢的。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0-11-11 12:36:28
那么就继续洗脑,关于这个“自由竞争”的概念。
首先问如今还提倡这个概念的人一个问题,欧盟是自由竞争的概念麽?当然不是,那么为什么欧盟会出现?

大概具体可以这样问,自由竞争的经济环境是什么,因为任何一个理念也好,方式也好,不论什么也好,都要有其可以使用的环境,不是永存的。
那么自由竞争经济的环境是什么?

或不如反过来看自由竞争给美国经济带来什么现象。
第一,资本转移在全球化环境里成为可能,过去或冷战,或贸易保护,资本转移不可能。如今的贸易保护国家,比如中国,知道了全球化和资本的重要,不反对资本进入,美其名曰“借鸡生蛋”。那么这么多的热钱涌入中国,为什么不来美国?
换句话说,自由竞争在中美之间谁获利最大?
资本要追逐利润,利润直接与成本,与市场规模和潜力有关,中美之间,谁占优势?别说技术什么的,因为那东西是随着资本跑的。

而要是美国市场没有了资本,即没有了capital,哪里会有capitalism?
而如今美国的问题就是没有资本,不是没钱,但钱不是资本,只有投入市场的钱才是资本。全球化这个经济现象彻底改变了美国和世界的经济环境。

欧盟在经济上是个对外贸易保护,对内平衡协商的性质,是社会主义性质。
只要自己能保证市场份额和成本优势,资本就不会外流。效率可能不是最高的,但是最适合环境的。

环境变了,不能只想着一种ism,任何理念都是受具体环境局限的。
回复 | 0
作者:Hello Kitty 留言时间:2010-11-11 11:11:26
强顶“人民应该对政府有天生的不信任感”!有人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明白这个道理。

瞎忙活,皇城根儿,说得好,领教领教...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0-11-11 10:10:03
哈,以为百草这里的争论早就结束了呢,今天一看吓一跳,居然被皇城和令狐两位大侠做了一番“解剖”,还说本人是“经济上右,政治上左”,两年前是万维的左派的代表云云,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其实从一个国家的走向和政策来讲,经济和政治上的方向应该是一致的,比如我在以前的一篇“从三位经济学巨匠谈美国政治经济的左中右”,就提到了政治理念和经济政策之间的直接关系。
http://blog.creaders.net/dreamweaver/user_blog_diary.php?did=54393

当然在个人层面,这种“左右”分家的情况还是有的,不过我从来不认为我能够代表左派,皇城有这个感觉,大概是因为我在有关西藏问题上站在中国那一边和他唱对台吧。关于左右,还有一个常见的误区,就是所谓“中国的右派,美国的左派”这种现象- 也就是说,在中国思想右倾的人(赞成民主,言论自由等等),到了美国往往会成为这里的左派(比如西岸这样的,不过最近西岸同志对毛泽东的推崇,却让人对他这个“中国的右派”立场有些动摇)。其中的关系,各位自己去想吧。

另外,我对医改的立场一直是这样:美国的医疗体制需要改,但不是目前这种改法。如果不触及医疗体制问题的根本 - 也就是AMA 垄断造成的医生培养成本过高,药品公司和医疗保险公司等各种附属产业增加的成本,以及天价赔偿造成的直接间接成本上升,单靠保险制度改革是成效甚微的。

以前知道令狐在日本待过,现在才知道你还在加拿大居住过,那么你对日本和加拿大的“社会主义”制度都应该比较了解了。不知你对日本的体系如何看?我在“社会主义究竟是什么”这个系列中,也比较过日本和西欧几个国家的税收制度,福利制度,和与美国的区别。想来你肯定看过,不过既然上面提到这些话题,就一起连接在这里吧。
http://blog.creaders.net/dreamweaver/user_blog_diary.php?did=46457

http://blog.creaders.net/dreamweaver/user_blog_diary.php?did=46364

不好意思,百草,说得太多了:)。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1 09:00:10
我之所以赞成医改有两点:
1)理性:所有发达国家的人民都有的,为什么单是美国人不能有。美国的税也不低了,我知道至少比日本高。你愿不愿意称它为一个发达国家人民的基本权利都行,但其实质就是一个发达国家对自己人民的关怀照顾。你要让美国跟第三世界国家去比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2)感性:奥巴马举出的那个例子就够了,得了癌症,没了工作,没了保险没法治疗了,你说怎么办,这是在美国耶。

本人现居麻州,以前在加拿大也呆过。两种不同的"全民健保"的利弊都有体会,而不像你只是会背教科书里来的。我不赞成奥巴马现在的改革,因为是让别人来分我们的蛋糕,还说会省钱,这太有点侮辱中产阶级的智力了。但是没了工作的人应该有基本的医疗保险,你说,非常可能亏钱的生意私人的保险公司会去做吗?整个医疗制度都有改革的必要,但你看到他们有讨论吗?除了市场你还懂什么?如果邮局的价钱提高到跟UPS一样会不会有人就寄不起信了,你可能认为有人根本不应该寄信,但是寄信能跟看病比吗?

对中国,韩战你说中国应该尊重生命,不应该参战。对美国下层人民,省钱什么地方不能省,非要去省穷人的救命钱,我看不出你的逻辑何在?你根本不像是一般意义的右派。

里根和小布什其实理论都差不多,但是里根出生贫苦家庭,靠个人努力上位。因此懂得民间疾苦,而不是只会背教科书。小布什和他最差的就是这一点,除了意识形态还是意识形态。你那样的右的基本教义派也许某个时候在右派里是多数,但在整个人群里从来都是少数。

皇城,感谢你终于说出了心里的话,也就是你根本不赞成搞医改,生老病死都是自己的事,那你一定很欣赏中国政府把医疗产业化和教育产业化的政策了。我想也一定很欣赏现在中国右派政府的毫无顾忌的向资本家一边倒的立场了吧,这一点和你的右派筒子们可能都是太不相同哦。

好了这样我跟你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就此打住!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1 06:58:47
令狐,显然你对为什么要医改,用什么方式才可行,及最终要达到的目的等所有的内容都是一团浆糊。你除了一个美好的愿望和指望并相信政府一定能够把此事办好外。就不愿(无法/无能力/无时间?)在“如何有效地实现和控制”方面继续思考了。给你洗脑的西岸比你还强一点。至少他还想到“组建一个临时国家银行”这一步去解决经济危机,甭管那是否可行。他还想到了,用政府企业抑制市场物价,甭管现实中为什么只有一家政府企业实施这一功能而不是每一行业都有一个政府企业。就像中国一样。哈哈~说到中国,中国国企都是些什么东西,他们的物价和服务质量怎么样,还用读者说明吗?

你的简单的逻辑是。外国能做的为什么美国不能做。因为你不愿意正视这样一个现实,外国是所谓的福利国家,美国不是。要实现那样的福利是要付出高昂的社会代价的。比如,50%的税率。还不包括他们所面临的由此带来的其它社会问题。你应当知道福利国家的概念实质上就是社会主义的概念,否认也没有用。因为在经典定义上,社会主义就是让政府重新分配人们的所得。

另外,给读者的感觉你和多数的左派一样对资本主义的运作本质缺乏了解。所以才总特别容易被“由政府出面解决社会问题”这样口号所忽悠。就像西岸忽悠现在的你一样。不信你可以继续请教你的大师
西岸,在他的政府“解”里,他的“临时国家银行”是如何具体运作的,需要雇多少人,在什么地方,多长时间可以开始运行等一系列可操作问题。这么说吧,仅仅考虑此银行的电脑的网络系统的建立,将需要多长时间,他有一个概念吗?你以为如此规模的一个政府部门的建立(还不是私有的)可以凭空产生吗?或几个月乃至几年就可以完成的吗?有那个时间和资源,经济危机的周期自己就把自己过渡出去了,还要你政府干什么呢?

你说读者的概念都是经典右派理论。错已。读者的概念都是经典经济学理论。如果你大凡懂得一点经济学理论的话,你就会发现,所有西岸举出的反对读者的例子,都是违背资本主义经济规律的。更是不顾现实的妄想。

得了,你那么喜欢政府和相信政府是你自己的自由(尽管你喜欢口头上表白不喜欢政府,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谁让你喜欢让政府分配你的所得呢,谁让你不在乎高税收呢。你爱谁谁吧。

与老弟相反,做为一个右派,读者从来就对政府保持高度的怀疑和恐惧。因为读者知道,一但权力赋予了政府,人们要是再想收回可就比登天还难了。所以一定要慎重再慎重。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0 22:42:50
皇城,瞎忙活,我还真是被你们“洗”回来了,只要再出一个老里根那样的人物,我立马就“投共”--别紧张,“投共”就是投共和党一票的意思,嘿嘿。

我有一点被两位给“洗”糊涂了,你们是支持目前这种版本的医改呢,还是认为压根就不要有什么医改,政府不该管这事?
回复 | 0
作者:瞎忙活 留言时间:2010-11-10 18:38:11
令狐冲,你看看我说的是否能让你再“洗回来”。
西岸很能“说服人”。乍看似乎很有道理。为什么USPS垮掉了,Choice就也会随之消失?在一个市场经济这是不可能的,只要有利可图,就会有竞争者入场,消费者就会行使自己的选择的影响力(Power of Choice),优胜劣汰。西岸的前提首先经不起对敲,结论下的也就狭隘了。看来你这华山武当剑法还的苦练啊。:)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0 17:42:24
令狐,你的人权和福利的关系太不靠谱。 你是什么时候把福利加入人权宣言的? 哈哈~。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0 16:49:19
哈哈~令狐,你总声称自己是左右间有,可读者怎么理解怎么觉得你的价值观是左派推崇的理念。或许你自己不自知。要不就是形右实左。

右派的和左派在行事方法上与左派的本质区别在于右派推崇的是对一个制度的有效建立,而不是左派的只注重自己的理想而忽视或干脆么有对自己理想的有效实施。而体制的建立主要是通过它的可操作,可检查,可控制等几个方面来体现的。当年美国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讳,而拒绝在地球大会的东京协议上签字就是因为那个协议是一纸空文,不具备任何操作性和检测性。

比如,西岸谈到的那个“成立临时国家银行做上面说的事。等到信用因为资本注入松动了,再撤销这个银行,回到资本主义经济”就纯属是天方夜谭。毫无实际的可操作性。他以为成立一个银行是个简单的事。他以为把全美国成百上千万(如果不是上亿的)的企业经营数据汇总并加以分析就像他自己过家家那样简单。没有一个有效的判据去测量和判断,政府将如何“撒钱”给这些企业呢?总不成只给几家企业吧,就像给各州的援助一样。援助一撤,经济立刻恢复原状。如果那样也叫注资的话,不如直接采取右派的“注资方案”:退税和减税。何须那个鬼知道才能什么时候建立起来的“临时国家银行”。这不是脱裤子放。。。吗?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0 15:56:10
西岸,

恰恰是你机械地夸大了政府对价格的调解作用。因为你要不懂,要不就忘了美国资本主义最核心的一点,自由竞争。尽管你可以声称美国政府的赔钱再多也比私企的垄断价格带来的损失要少。但你却无法不顾现实地推论,没有了政府经营的邮局对价格的调解,UPS就要一定可以垄断价格。如果是那样的话,现实中就不会有fedex, DHL和其它地方小型货运公司了。同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所有现在的市场和它们都应当是被几个或几十个大公司垄断。这显然不是事实。简单地以PC市场为例,各位能享受如此物美价廉的电脑,全拜托竞争所赐。

请记住,在一个自由的资本市场,资本是无孔不入的。只要有赚取利润的机会,就绝不会容许一家独大。就一定会有竞争。竞争的结果则是不断的创新和优胜劣汰。从而保障人们有更多的选择的自由。

至于你经常兜售的所谓“没有信用得不到资本的无解循环”,和政府对企业的直接注资根本就是违法资本主义经济规律的。因为政府在注资时根本就不知道注资对象是因为什么原因需资。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一个可行的判据或标准(所以才没有任何可行的意义!!!)去衡量谁需要注资,谁不需要或谁不可以。比如,汽车业明明是他们自己高昂的劳动成本和错误的发展战略使他们失去了竞争力,政府却一定要注资。其结果除了浪费纳税人的钱,剩下的就是为自己捞选票了。

“没有信用得不到资本的无解循环”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周期问题。如果不加以干涉,市场的供求关系自然会慢慢调节恢复。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早就一次又一次地教育我们,任何人为的对看不见手的市场干涉都是徒劳的。而现实奥总的政府干预失败也再一次证明,政府对市场的干预除了帮倒忙和浪费纳税人的钱,没什么好结果。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0 15:16:00
令狐老弟,

如果美国要是学加拿大的话,美国就不是美国,而是加拿大了。 世界上如此多的优秀人才之所以首选美国而不是加拿大去留学和移民的道理不用读者赘述了吧?

至于美国政府此次金融危机对银行的介入不是简单的政府帮助银行,而是有两个主要原因:

1)美国政府是对自己过去犯下的历史错误的亡羊补牢。
如果没有克林顿政府鼓励“世人都可以买房子的政策”,放宽对购房者的信用检查和信用阈,次级贷款危机是不可能爆发的。因为如果没有那样的政策,就不肯能有那么多的烂帐和违约。后来的金融市场上的cds违约而构成的金融市场的连锁反应主要原因也是因为房地产里的烂帐太多而无法恢复其本应有的信用。

2)美国政府对美国资本市场占有率的保护。
美国是资本主义的龙头。这个龙头如果失去了“资本”这个市场,那这个龙头也就做不成了。所以,美国政府的此次出面,不是简单地救几个银行,而是救美国“资本市场”的占有率。而这个占有率主要是历史原因形成的。一旦失去,恐怕就再也回不来了。(读者记得曾就此问题在海棠花飞的博客里发表过看法。详文在此:http://blog.creaders.net/haitanghuafei/user_blog_diary.php?did=35515)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0 12:44:37
我又一次被西岸成功洗脑,含泪再投西岸一次,兜里剩下的钱就这么多了,左派大政府拿去吧,省着点化啊。不过,再洗多少次,俺也成不了左派。经历过共产国家包山包海的大政府的,很少有人还能是左派的。皇城,俺知道,你的理论是对的,但是,你太教条了或者说太经典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觉得自己是偏右,而不可能站到右边去。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0-11-10 12:29:30
嗯,这段话改变一下更合适一些,
“邮局可能是赔钱的,但政府不是需要盈利的,因此再赔钱也比私营的UPS可能的赔钱要小。因此对整个社会来说,纳税人用少量的“赔钱”,保证了社会有freedom of choice,和可以负担的UPS。”

改成
邮局可能是赔钱的,但政府不是需要盈利的,因此再赔钱也比私营的UPS可能的“涨价对社会的影响”要小。因此对整个社会来说,纳税人用少量的“赔钱”,保证了社会有freedom of choice,和可以负担的UPS。
所以政府的部门是gate keeper的角色,这本来就是政府的职能。
所以邮局存在的意义不是可以用是否盈利来衡量的。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0-11-10 12:22:55
正好皇城根提到邮局赔钱和UPS盈利的例子来反对government option,这是最好的关于奥巴马医改时使用的例子,但人们的结论与皇城根的是完全相反的,那么为什么?
原因就在于用这个例子来反对医改或准确讲反对government option的一方使自己的行动与自己的理念形成了悖论。
freedom of choice,是反对医改一方的立论基础,即人们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不是政府应该管的。
那么对于这个邮局与UPS的对比例子来说,如果没有邮局,或准确地讲,赔钱的邮局,那么就剩下UPS,你有choice麽?那么freedom of choice的理念如何实现?UPS把价格涨十倍你能怎样?
这就是用这个例子来反对医改的人陷入的自我悖论。
同理,奥巴马的医改中的government option(顺便一句,后来通过的迫于共和党的压力取消了这个,使得这个医改对美国社会的作用削弱了很多),就相当于邮局的角色,只要有人们可以选择的邮局,UPS就无法随意涨价,因为无法形成垄断。

邮局可能是赔钱的,但政府不是需要盈利的,因此再赔钱也比私营的UPS可能的赔钱要小。因此对整个社会来说,纳税人用少量的“赔钱”,保证了社会有freedom of choice,和可以负担的UPS。

再回答一下皇城根后面的关于政府干预经济的问题。
你是把社会主义理解的太机械了,并不是社会主义就一定是希腊那样的福利社会,政府干预经济也是社会主义方式,比如里根(一般认为政府干预经济在美国是从他开的头)。

目前的经济问题在于生产环节没有资本(因此裁人失业率增高),因为资本市场的信用不能松动。而不能松动在于资本对生产和消费市场的循环没有信心,也就是市场没有信用。
在资本必须盈利的情况下,没有盈利可能而造成的没有信用的市场是不可能得到资本的,而没有资本的市场就更不可能有信用,因为没有生产也就没有盈利的可能。
这就形成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是无解的。

这时需要的就是有人打破资本必须盈利的前提为生产市场注入资本,不论是否盈利。结果是开始有生产,那就有盈利的可能,那就提高了市场的信用等级,那就会吸引其他资本进入市场,因为寻求利润是资本本性。
那么有谁可以这样不在乎盈利而为市场注入资本,当然不可能是私营,因为私营不盈利会破产。只能是政府,因为政府不需要盈利,破产的可能远远小于私营。

换句话说,美国需要一家联邦银行,就是国家银行来直接给企业贷款,就如对GM的贷款一样。联邦政府对GM的救助挽救了美国的汽车业,因为GM的起死回生并不只是涉及GM本身,而是使得美国的汽车市场从新出现,福特也一样收益。。。
当初GM要破产,是因为得不到贷款,而得不到贷款是因为GM的信用是0,任何私营银行都不会给GM贷款。
而政府的贷款打破了这个没有信用得不到资本的无解循环,这是政府干预经济成功的例子。
同样的例子在中国发生了两次,一次是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一次是这次世界金融危机。当然啦,中国是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就该这样做。
但在美国,社会主义这个词被根本弄不清什么是社会主义的人搞成了邪恶和无效的概念,成为让人害怕的东西,全不顾及在美国,社会主义性质的东西比比皆是的现实。
因此奥巴马不敢提出社会主义性质的新东西(不是唯一原因)。
其实如果实在是害怕社会主义,完全可以让国会立法,成立临时国家银行做上面说的事。等到信用因为资本注入松动了,再撤销这个银行,回到资本主义经济。
美国前一阶段提出成立联邦建设银行就是向这个方向靠拢,但共和党在国会的得势,基本使这个想法完蛋,美国要继续在信用冻结的经济中挣扎。

这就是美国的现实,有什么办法?constitution gives people the right to be stupid。这是民主社会的代价,因为人们(事实上)相信一个民主选举的政府是不会错的,因此自觉放弃思维的能力和权利,不像老中那样,都是贼精贼精的。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0 12:09:34
保守派理论很好,但也不能一成不变。2008年如果政府不出面救助一下银行,后果会多严重令人无法想象。可是政府成了银行的股东,那不就是跟中国的央企银行一个样的嘛。
回复 | 0
作者:瞎忙活 留言时间:2010-11-10 12:07:55
这两天瞎忙别的去了,会来一瞧这“百草园”还是热闹如初。
西岸果真大手笔,出手成章。看来他的确是左派或至少偏左。我自认是独立派,没有一定的政治偏向,完全凭感觉。所以我认同西岸的有些观点,有些则“持不同政见”。下面就不同点说说我的“道理”。
1.社会的稳定光靠钱是无法维系的。我们都同意社会问题是复杂的,但原则就是原则。对这一命题的看法可能是中西文化差别的关键之一(本人所见)。西岸说的人文主义发展也就是所谓的文明进步。在西方,由于皇权采纳了单神(monolithic)的宗教,法治得以长足发展。而中国的人治历史及现状有目共睹,无需赘言。我同意西岸的观点,社会保障一定要健全。光是发“银子”养懒人,只会造就更多的懒人,可能到那时我也会像你说的那样,等在人家门口抢钱了。法律应当鼓励上进惩罚懒惰,要推崇知廉耻而思变的精神心态。而民主党玩弄的Class warfare只会使现有的社会保障系统早日破产。我们所述的是社会普遍现象,你不应该混淆概念,更不应该把与你不同政见的人说的如此残酷无情。
2. 你对FREEDOM OF CHOICE的解释令我不能苟同。正如这次所谓的金融危机,这些银行就是因为知道,出了事政府会出手为他们解围的。于是乎无所顾忌的胡来。不买健康保险的许多人就是同样心态。我想大家都知道那则新闻,Firefighters watch house burn down.我想这位房主今后不会再吝啬那$75的fee了吧。西方的社会基础之一就是契约式承诺,契约的双方都必须履行自己的承诺使契约顺利履行。你受你自己利益取向的驱使,有自由签约,也有自由不签约,无论你如何选择(Chose),你应当清楚后果。这就是CHOICE。我想从中国大陆来的人都清楚共产主义会是怎么回事。用Compassion来堵人家的嘴缺失理性。正是因为资源越易匾缺才越应进行合理的改革。“大锅饭”是肯定不能解决问题的。
3.我同意你对资本主义唯利是图的说法。但资本主义的高效率和不断创新则源于此。中国老话说的好,因噎废食不足取。任何事物都有两面,应当相信集体智慧的选择(CHOICE)
4.农业补贴其实挺复杂,牵涉到国际贸易竞争,与税收关系并不密切,深入讨论有点离体。
总之,Is the big government the way we want America to pursue? When will the common sense of self-responsibility prevail again? There was very good debating going on around the country. I just listened a good piece of debate over this topic yesterday night over NPR. I copy the link here FYI. http://www.npr.org/templates/story/story.php?storyId=130895894&sc=tw&utm_source=twitterfeed&utm_medium=twitter
百草园,I am happy to find your blog where people can discuss things civically. Hope you find more interesting topics soon.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10 12:06:36
比两年前好久我就在昭君那儿潜水了,昭君筒子给我的一贯感觉是经济上右,政治上左,和哥们的想法很接近。在万维看到过一个帖子,记不得是不是昭君那儿的了,说是最对我们华人利益的应该是政治上的左派,经济上的右派,也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自由派,有点像克林顿那样的。现在台上的这位,政治上的左派,经济上也是左派,就不那么好玩了。我还宁愿他是开明的保守派,不过至少要比皇城根儿开明的保守派才好。

你说的道理就是保守派的经典理论,我其实是很赞成的。但是全民健康保险显然不能看成是一般的生意,它有全民福利和基本人权的性质在里面。要不然好端端的搞什么医改。要么不搞,那最好。要想搞好,就得由政府介入。奥巴马的理想不就是加拿大嘛,加拿大那样的保险,私人企业搞得起来吗?现在这样做法,后果就是,我们目前的保险品质会被拉下去,保费还会增加,我们中产阶级未得其力,先蒙其害,多交钱享受一个坏品质的服务。如果有一个“government option”只用来满足那些没有保险的基本需求,只是基本需求,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他们“government option”增加的那些费用,就当缴税摆在明处好了。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0 09:10:11
纠错:

最后一段的“在全球(包括欧洲那些福利国家)的政府都在因大政府的恶果而开始向“左”转的时候。。” 应当是向“右”转时候。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0 09:01:30
哈哈~说来话长。两年前昭君当左派的时候,令狐老弟还没有在这儿注册呢。西岸也不来博客。那会儿只有以昭君为代表的左派和为兄代表的右派每天乱掐。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到昭君那儿翻翻她的旧帖。老哥当时可是势单力薄舌战群雄。 后来读者身汶川地震救灾的事而离开了。这不最近才回来“军阀重开战”。

从令狐对“government option”,看得出你的价值取向真够左倾的。估计你是糊涂的那种。

顾名思义,“government option”就是政府开一个保险公司与私人竞争。想法好像非常的好,因为政府不盈利,所以不会因赢利的目的而涨保险费。可你可以给出任何一个政府经营的企业例子不赔钱的嘛?不盈利不等于不赔钱。谁买单呀,纳税人呗。美国政府旗下的唯一两个企业是NASA和邮局(美国新闻总署的VOA除外。两房是政府渗股间接控制)。这两个都是非营利部门,哪个又不是赔钱?NASA就是一个无底洞,要多深有多深。所以搞的连奥总都在计划把航天飞机的业务外包给私企去搞。美国邮局就更别提了,年年涨价。你看UPS,FEDEX人家涨价嘛?人家可是还有利润追求的。 政府的邮局可以涨价,政府的保险公司怎么就不会涨价呢? 你就真的相信政府会在经营保险业上出现不同于经营美国邮局的奇迹?

可怕的是,政府一开始以纳税人的钱进保险业。因为没有利润追求和有效对不良经营的惩罚体制(看看今天的“两房”),它可以任意压低保险价格而导致私人企业的迅速破产。从此问题就来了。一家独大的政府保险和医疗系统的cost是两个概念。如果cost依然这么高(而且还继续高涨下去),即便是独大也是注定要赔钱的(看看美国邮局)。赔了钱怎么办?两个办法: 1.赤字经济,借钱经营。2.涨保险费。

真正的恶梦还在后面。
其一,私人企业经营不善还可以破产,你什么时候见过政府让自己的企业破产的(看两房)?这就需要不停的往里注资。谁的钱?纳税人的钱。也就是说,我们这些倒霉的纳税人除了因为政府的经营不善要付高昂的保险费,而且还要被迫多交税。否则就只好向我们的子孙借钱 -- 政府财政赤字。

其二,一旦政府开了经营保险业的先例,下次可能就轮到银行业了。再下一个又不知道是谁。在全球(包括欧洲那些福利国家)的政府都在因大政府的恶果而开始向“左”转的时候,美国左派政府不吸取这些历史的教训非要搞“社会主义”。你说如此发展下去,美国还有救吗?用不了多久,估计美国就跟希腊差不多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9 21:16:43
皇城,令狐,

欢迎你们,大家随便讨论。

俺现在就拿一小板凳坐傍边听着呢,大家的论点和论据,让俺读的目不暇接,但满长知识的。不管是那方那面的,都是知识渊博、引经据典的。佩服佩服!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09 20:48:19
哈哈,皇城居然会把昭君看成左派,估计西岸看谁都像右派了吧,这两位自己不开博的高手老是到别人的园子里开打,也是万维一大奇观,百草的园子里今天真是热闹,高手云集啊。

我这回冒出来是来顶乡华的,“当初奥巴马的医改方案中包含“government option”时,我赞成医改,一旦他的医改方案放弃了“government option”,我就反对他的医改了。”同感!!!谢谢百草开明,让我们台下的革命群众有互相顶的机会。

我对奥的失望还包括他增兵阿富汗,阿富汗什么地方,那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帝国坟场”,最新埋藏的苏维埃帝国还尸骨未寒,他居然不警惕?还有,作为移民之后,他本应是对移民(包括非法移民)最友善的。也许在他心目是,但他的政府表现出来的却是另一个样子。

不过尽管对民主党政府不满,我还是又一次自愿接受西岸洗脑。犹太人比我们更富裕,似乎更应该支持共和党,但实际上他们大多数时候都是投民主党的票。这是有原因的。印尼华人在逃难的时候,身外之物的钱有什么用。逃过多次难的犹太人,一定比我们华人有更多的体会。所以,虽然我打心眼里赞成茶党小政府的理念,但是决不能让他们得势。

再当一次祥林嫂,美国的民主制度真是问题太大。选民明明对总统不满,板子却只能打在国会的屁股上。如果是议会制,即使民主党仍是执政党,执政党也会换将,现在,未来的两年里,他们互相牵制,前景恐不乐观。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09 18:08:06
百草,不好意思,在你的地盘上大放厥词。初登宝地,请多包涵。
对了,多谢作者的声援。J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9 18:00:16
wow,现在这里的留言要赶超以前我贴的“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

欢迎大家,谢华山,谷语,令狐,西岸,美国,和皇城的留言和精辟见解。我肯定现在只能当听众了,请大家继续辩论。


因为我是孩子妈妈,我在这儿只回答华山的第一段话。你是的对,这里的老中都让孩子们学钢琴、绘画、舞蹈、中文什么的。我家也没例外,你可以看看以前我写的望子成龙的文章。

不过就像西岸想要的,希望老中能在美国有一个立足之地,我们的voice在美国能有人听。如果你到现在还以为孩子们就学习好,就可以了,那你太不了解美国了。多少个中国人,在公司干的非常优秀,也不能当管理阶层,都是被人家领导,就是因为不会自己表达自己,不能融入美国文化。孩子学习好太容易了,我们做父母要多challenge他们开阔自己的视野。我认为,如果我们只想支持一个党,然后靠那一党,这样不行。最好以后能有中国人在美国的政界里,那样华人才能有更高的地位。我的儿子肯定不能从政,但我家从来都鼓励孩子们对什么事情都去放开想。一点我自己的拙见。
回复 | 0
作者:寄自美国 留言时间:2010-11-09 15:33:55
百草园,我得更正一下,"Me Generation"不是我的发明,指的也不仅仅是下一代。今天在华邮看到一个专栏文章,我觉得跟我昨天关于美国人的评论基本吻合,不知哪位同胞想读读。打扰了,大姐。知道你现在忙,心情也不好。你不用回这个贴,甚至都不用看。我只是想唠叨几句。:-)

<a href="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10/11/08/AR2010110804485.html">In Alaska, a preview of the GOP's future
The hypocrisy at the heart of the GOP is at its starkest in Alaska.
-
By Anne Applebaum
</a>

皇城根儿讲到的那篇关于Medical Malpractice Lawsuits的博文,我也拜读了,当时正准备上去说两句,看见老兄正跟那狂顶呢,就没上去破坏你们的雅兴。30%的cost来自那里?能不能给点依据?如果那是真的,医改就容易多了。不过我的印象里不是这样的。我google了一下,基本证明了我的看法。可以看看下面的link,可能有些老了,2004年的。但网上还有很多别的东西。

<a href=http://www.factcheck.org/article133.html>Fact Check Medical Malpractice Lawsuits</a>

好象是C-SPAN吧,去年请了很多两党大佬在一起辩论医改。Howard Dean是其中的一个。这位老兄刚刚被小奥从民主党主席的位置上赶了下来,无官一身轻,说起话来也特直率。他说Medical Malpractice,我们可以改,不怕得罪律师。可是即使我们这么干了,你们共和党也决不会支持这个改革,那我们又何必得罪自己的金主呢?这就是美国政治的现实。两党若合作,能作些利国利民的好事。可是他们根本不愿意合作。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09 14:47:41
在医改的问题上,如果西岸还是围绕着“pool”的这个概念转的话,说明西岸从一开始就被奥巴马洗脸脑。现在又在替奥总为令狐老弟洗脑。

医改的实质根本就不是保险的问题。而是如何降低医疗cost的问题,也就是医疗成本的问题。如果医疗成本降不下来。pool再大也是白搭,其结果只能是水涨船高。尤其恶劣的是,奥总的医改使所有长期患有慢性病的病人进入这个pool,而他们的医药花费一项就足以抵消所有被法律强迫进入pool的那部分“穷人”的保险费的贡献,还不够。更有甚者,这部分慢性病患者的大部分都是因为自己的饮食不良习惯造成的,比如肥胖症带来了一系列的健康疾病,比如糖尿病,和各种心血管病等。

而cost则是主要是美国医疗体系自身造成的。医生的超级处方权,不必要的门诊,不必要的处方药,不必要的昂贵医疗测试设备的使用,和无所不在的法律诉讼。(前两天一个博主的文章从降低法律诉讼的赔偿费的焦点分析了医改的方向。他分析的结果,仅诉讼赔偿一项就可以降低30%的cost)。

比如,人们从自己的经历中一定会发现,很多的门诊是不必要去看医生的,尤其是头疼脑热这类的常见病。第一次看过以后,按期服药就行了。可美国医生的处方权逼迫病人必须定期地去看病。看个专科还要推荐。每年仅这几类不必要的的cost就远远多于从保险公司那里抠吃的5%。 而奥总的伟大医改计划所能从保险费里节省出的钱就是5%,也就是他的伟大理解的实现。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0-11-09 13:18:00
那就继续“洗脑”,关于这个“freedom of choice”和资本主义经济,因为这是大政府小政府之争的根本。
为什么发达国家都有社会福利计划,这东西是不是个choice?当时是,否则不会有。那么基于什么原则一个社会要发展这样的计划?
你可以说是人文主义同情弱者,但人文主义不是天生的,世界历史上有过人吃人的历史。
这类思想和行为都是为了降低社会生存成本。类似你看到公司里养了一批懒人,工资虽不高,但没有也无妨。如果把这些人开掉,你是可能因此长点工资,但一出门被没活路的抢了,你那点银子也没意义。
防止社会产生极大的生活不平等是社会福利的意义,而因为人的能力和机会是不平等的,人们的生活能力和水准也是不平等的,这是任何社会的客观现实,你不能简单说,他们没本事,挣不到钱是choice。不能像日本历史上那样把不能给家里再帮忙的老人背到山里喂狼来省钱,这不是现代社会的标志。
只要一个社会存在,就不能不考虑这个现实。
freedom of choice是共和党反对医改的一个理论证据,即人们有权选择是否买保险,而奥巴马的医改是强迫人们买保险,如果买不起,就买政府的那种买得起的。
但假如你生病了没保险呢?一个社会是看着你逐渐死亡,还是救护?即我们是生活在古代的日本,还是现代社会?
我想人们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太多的choices。
那么你治病比如急救的钱是花谁的?只能是他人的,比如国家的,那也是他人交的税。
保险的概念是pool越大,成本越低,这是行业的基本特点,不是choice。
那么提倡买保险是个choice的结果是什么?想过吗?
如果一个choice违背基本的经济原则,比如保险业的基础,那么这个choice有什么意义?
这就是共和党或反对医改的人的根本误区。

美国在立国的时候,基本是出于具有无限农业资源的状况,人们的选择有很多,freedom of choice就是那时的理念,也是独立的基础。如今世界上的资源还有多少,你一家一户式的经济能够竞争?看看美国的农业就知道了,如果没有负责用国家补贴来实现统购统销的农业协会,美国农民的粮食能卖给谁?加州中部一个县的粮食产量就够全国吃的,中部农民怎么活?

而国家都农业平均每户每年百万的补贴,钱是哪里来的,还不是税收?
当客观环境变化了后,相应的理念如果不变,那么人类大概如今还在生活在依靠战争来抢夺生活资源的地步。
因此那种仅仅凭一个理念是无法生存的,比如freedom of choice,因为不是你是否选一个choice,而同在竞争的他人是不给你choice。前面说过,对于一个有能力跨国经营的企业来说,如果能节约成本,比如医疗保险的成本,是不在乎把工作移到其他国家的。

在看看资本主义是否就是如今应该的选择这个问题。
资本主义的效率是可以见到的,其竞争而引起的工业或什么业的革命也是事实,因为是客观需求,但为什么会有这次金融危机?使得美国至今不能走出来?
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资本的特性,永远追逐最大利润的特性。一个纪录片“warning”很值得一看,看后可以清楚为什么奥巴马最后在经济上会失败,因为这个问题是从克林顿时期开始的,出过同样的因为derivative的事,十四家银行bail out一家才过关。当时不是没有明白人,但被华尔街和政府压制,相信市场可以自我调节。如今奥巴马用的人,比如这个刚走掉的对经济负责的larry summer,就是当时的当事人,你怎么可能指望同样的人来改变美国的金融体制?
我在介绍derivative的那篇里举过一个例子,一个房贷30年,合适的利率和贷款数量,30年后银行可以挣到30万的利息,看着不错是吧?
但如果我告诉你用同样的钱三天你可以挣到3万,比如把房贷包装卖出去,你干不干?
凯子才不干。
资本循环速率是资本升值的一个标志,因为钱可以生钱,但生钱的快慢是有区别的。
那么什么情况下最快?看看赌场里哪种赌博挣钱最快就清楚了,是那种就翻一张牌比大小的。一张牌就可以决定输赢,如果你赢,你就挣钱。你参加世界赌牌大赛,一场下来,你最少要换几次牌才敢有把握叫人家与人家对决,那需要多少时间?资本的循环速率怎么可以与翻一张牌可比?
derivative是什么?不清楚的话看看这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60b78100100hsng.html

金融市场上用在derivative的数额是400T,美国的GDP是13T,为了那400,牺牲13算什么?这就是华尔街的问题。
但最根本的不同在于,如果把钱投入生产领域,如果成功,就是双赢,企业成功有收益,银行有利息挣。
但derivative这种东西如果赢了是什么概念,就与赌场有人赢了是一回事,从来不可能有双赢的结果,总有输的。输谁的钱,是那些退休基金,401K,人们在银行里的存款。。。是你的钱。那些banker赢了可以拿高额奖金,当然你的投资或什么的也升值,但如果输了,他最坏是丢掉职位,而你是丢钱。
那别人的钱玩,赢了是自己的,输了是别人的,世界上有这么好的事吗?在华尔街就是这样。
问题是你为什么同意他们这样做,比如政府为什么不规范?
因为资本循环速率的问题,你是选择30年挣30万,还是3天挣3万。只要有下家买你的东西,那么loser就不是你,大家都是这种心态,泡沫就是这么起来的。
因此这种金融危机还会再来,不论政府怎么规范都没用,因为人们总可以发明新的金融产品做同样的赌博,而政府的规范永远会滞后。

而金融市场一定会有loser,等loser达到一定数量,就会收紧信贷。然后涉及到整个生产环节,因为没人投资到生产环节。看看如今华尔街点数基本回来,但贷款信用仍然没有松动,美国公司用中国或印度的直接投资来维持生产,而用不到华尔街的钱。
只要资本的特性没有改变,这种现象就不可避免。换句话说,在华尔街,就是人们发明什么可以满足投资者希望加快资本循环的注意,来公开骗钱。就像影片“华尔街2”里那个道格拉斯演的角色说的,in my days,greed is good。now it is not just good,it is legal。

所以当你说freedom of choice的时候,弄清楚是谁的freedom,是你的,还是bank的。
那么这与大政府有什么关系?
因为大政府,理论上可以制约华尔街。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0-11-09 11:35:47
“美国的的确确需要医疗改革,也许不是奥巴马搞的这个医改法案,应该是一个更有利于大多数人、更切实、更加统一管理的医保系统。”

百草,你儿子很有见识啊!!他们这一代一定能比咱们这一代上一个大台阶。了不起!

另外,也要支持一下昭君,顶昭君的发言!!

我一直最喜欢看 昭君vs西岸,不过以前都是在昭君的园子里。这回谢谢百草来主持。

我几乎每次都是同意昭君的观点,然后就开始被西岸洗脑,觉得我们是少数民族应该站到弱势的一边。这回,我从开始到现在都同意昭君。奥巴马只是得一张嘴而已,他要真是坚持理想,就应该立即撤军,将军费省下来。而不是来抢我们中产阶级的辛苦钱!
回复 | 0
作者:谷语草鸣 留言时间:2010-11-08 22:44:36
百草:你们母子俩都绝顶聪明哦!佩服。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0-11-08 21:59:25
再加一句,原来和你家孩子观点走到一路了,童心可叹。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0-11-08 21:50:08
母亲们晒晒自己的孩子的进步和天真,天经地义,但像“美国政府和策略”这类题目最好还放在周末讨论,别耽误了孩子的正课。毕竟这儿的后代绝大多数还是准备干技术活的。一千个当中有一个去搞“美国政府和策略”就不错了。当然将来中国的Sibling中也会有对应的人物,党校毕业的不就行了吧?谁高谁底到时让他们自己辩就行了,下一代总比上一代强。

---估计这是多余的话,90%的华人家长周末都会让孩子学什么钢琴,绘画,形体训练,甚至有学中文的。这点当妈妈的更起劲。

经过几个资本主义国家,越发觉得美国的医保系统是个毒瘤。在发达的西方国家,几乎全部享受免费医疗保健(药品和特殊医疗可能自费),就美国除外。美国人即使有医保,Deductible, Co-Pay 也是一大笔开支。这儿可能有不少加拿大网友,大家都知道在加拿大,只要进入医院病房,一切费用全免。我把这个讲给美国同事听,他们还将信将疑。实际上不仅加拿大,欧洲也如此,这是资本主义一项看得见摸得着的优越性,连许多发展中国家都在仿效,但这头号资本主义国家却拒不实行。

那么是不是国家少花钱了?非也。美国是世界上医疗费用花费最大的国家。国家花钱,病人花钱,钱到哪儿去呢?除了这儿医生收入高一些外,钱流向了保险业,制药业,甚至是律师的口袋里去。”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美国的百姓不能说是少见,确实是孤陋寡闻。

奥巴马的医改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一件值得推崇的事情。但是美国这个毒瘤很深,涉及利益集团势力太大(医药公司,保险巨头都反对医改),再加上”愚民“式的民主牵制,估计不了了之。这儿说”愚民“选票,一点也不过分。许多选民投票时坦承他们并不看好共和党,而投共和党一票纯属拿民主党出气。这样的胡乱选举,还有什么好的结果?

美国人确实比别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人的危机感重。因为一旦没有工作,连生命本身都成了问题。这坛上的来人估计还在壮年居多,如果不医改,估计就你那点节蓄不够老来看病的用的(美国同事说,退休时除了一栋房子,老两口至少还得准备五十万元,才能安心, 你准备好了吗?)而到那时,如果有不测,美国的孩子又能比中国的孩子好到哪儿去呢?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8 18:22:30
美国,欢乐颂,谢夸奖儿子。

加不加税可以另行讨论,美国欠别的国家的债,确实应该去偿还,这点我非常赞同。

不过如果你说美国新的一代是“me Generation”,那么中国的新一代好像应该算“only me Generation”啦!美国无论大人孩子都号召要做义工,帮助他人,中国现在教育孩子们这些吗?我的一个朋友的孩子刚刚去了,美国政府资助的一个program,请大家都去看看什么是“Peace Corps”, 绝对是真正的雷锋,真正的白求恩。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8 18:03:01
saxon1981 或者yuan2? 欢迎来访!(为什么有两个名字呢?)

关于这个1980年前有全民医疗保险是儿子在网上查的,估计以前“毛时代”,大家算都有医保,别忘了,即使是全民医保,也不等于费用全包。

其实现在国内老百姓还是要花很多钱治病,而且许多人看不起病。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8 17:56:58
皇城根儿,欢迎来访!俺也狠狠地顶一下你的评论!

全面支持和赞成你的评语!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8 17:54:20
瞎忙活,欢迎来访!

你的观点挺新颖,美国虽然是两党执政,但大家都可以自由参加竞选,这次阿拉斯加不是出了一个无党派的吗?如果有第三个党,那就更热闹了,无法想象。

是的,来这里的朋友和读者,与本园园风一样,都是快乐、平和。我绝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论坛高手会来跟帖,有一点招架不住的感觉,但也非常感谢大家的评论,既然叫百草园,就该让大家百花齐放,一起争鸣。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8 17:47:08
多思,感谢盛赞!

这园子是百花盛开了,可我有一点招架不住的感觉,主要是本人太不关心政治。虽然与西岸有观点上的出入,还是挺佩服他的宽广的知识面。他讲的有许多地方让我去多想想,希望大家一起辩论,每个人的见解,都会让其它人学到一些东西。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8 17:42:16
昭君,其实儿子说,美国已经在医保上花了许多税收,主要是许多programs各行一套。要医改,但赞同你的不多收中产阶级的税,长税不是一个万能的方法。

我也是为了我的朋友,上个月,大大地研究了一下美国目前有的福利医保,当时是大吃一惊,五花八门福利多了去了。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不把现有的好好管理、重新组合一下。大家都以为,那些福利只是给穷人的,大错特错,威州的BadgerCare Plus,不看任何不动产和银行存款,光看你的收入,如果丢了工作,收入低了,你就有权申请!
回复 | 0
作者:欢乐诵 留言时间:2010-11-08 15:40:07
同意寄美兄的观点,应该给所有人(包括中产阶级)都加税,得来的钱不是造福国民,是用于偿还外债。目前印钞票转稼危机的做法是可耻的。
回复 | 0
作者:寄自美国 留言时间:2010-11-08 13:09:52
博主有个好儿子,万维有个好西岸 - 竖起两个大拇指。西岸,希望你不介意我这么说 :-) 你知道,你的某些观点,我确实很赞成。

"从提高税收的角度看,奥巴马的只给富人涨税的方式是不够的,应该给整个中产同样涨税,当然幅度可以不同。"100%同意。

至于美国人是不是自私,美国人自己也在讨论。有一种观点大致是,美国人经历了大萧条和世界大战的那一代,是"Great Generation",他们为了国家的利益,愿意牺牲,美国的富强,是他们的功劳。而他们的子孙,自"婴儿潮"开始,是"Me Generation",正是因为他们,美国才会有今天的困境。也因为他们,美国要走出今天的困境,相当地不容易。我个人支持这种说法。

"人民政府"在人民的支持下捅了个大搂子($13 trillion and rising),广大人民群众拍拍屁股,不受点苦就想走出来?当然美国人民是智慧的人民,他们可以通过货币贬值,或者战争,或者其它创造性的方式,让世界人民买单。祝愿他们好运,不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回复 | 0
作者:yuan2 留言时间:2010-11-08 12:43:45
"1980年以前有过全民医保"?

It is not correct. 中国从来没有过全民医保。中国几亿农民从来没有过什么医保(大概赤脚医生年代是最好的了)。中国城市贫民阶级从来没有过什么医保。近年来中国城市推行了医保,在农村也有计划和试点,但是这个医保只是“部分医保”。上限低(100K),报销比例低。得了大病还得等死!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8 12:42:31
沁霈, 非常赞同你的观点,国内的孩子应该也多多开展这方面的教育,人的视野会有许多不同。

我只在万维有博客,如果你想放在国内的网站,我同意,请注明出处,并加链接。谢谢!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8 12:39:43
西岸,

你的最后一句话,我非常有资格跟你辩论。“看看共和党的rally就知道了,主要是白人老人,可以占到90%以上,” 完全不准确!

我家住在威州的一个市郊小城,城市不太老,里面的居民也相对年轻,居民80-90%是美国的中产阶级,都是工薪阶层,大部分人拥护共和党。我们住在这儿十几年了,我们以我们自己的行为和孩子们的能力,赢得了城市居民的尊重,从来没感觉到他们歧视我们。就是刚搬来时,当地的美国人也对我们相当友好,你可以看我以前写的左邻右舍的文章。无论是什么民族,你只要能尊重他人,就会得到他人的尊重。

BTW,反而那些文化教养低的老美,很多会搞种族歧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8 12:27:58
五彩,看来我们都被这小子扫了一把盲。 昭君说AP US History更精彩,准备下周有时间跟儿子再请教一下。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8 12:25:38
阿妞,看了你儿子天真又有深意的问话,我是笑了,但是是有一点苦味的笑,希望我们以后能看到,中国也有竞选出来的执政领导。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8 12:22:01
欢笑,谢谢关心。

儿子已经都考过了,成绩可以。early 的学校也送了,不过估计希望不大。后面还要申请一些学校,也在慢慢准备。明年四月份就会知道去什么地方了。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08 10:56:57
狠狠顶一下昭君!

本来不想掺和的,但昭君的的“你不会不知道人民应该对政府有天生的不信任感,而个人层面的“自私”,在整体层面才会prevent misuse and waste of taxpayer money and other resources?”深得共和党理念之精髓,着实让读者兴奋。不为别的,就为昭君的这个价值取向。

昭君呀,读者一直认为你是左派呢(左派的理念 > 50%),和着根子里是个典型的右派。哈哈~这可是个重大发现。


华裔在人数上虽然是弱势群体,但平均收入很高。所以,华裔的利益追求绝不等同于穷人的弱势追求。 民主党理念的乌托邦只能是无度地浪费国家资源(纳税人的钱)。社会竞争力下降。极大提高社会的整体成本。看看美国今天的汽车业和公共教育方面的失败就会明白,如果听任民主党的理念泛滥,美国将最终丧失她的最强大的赖以在这个世界立足的功能:竞争和创新。

西岸的最大概念误区是,经济的全球化使私有经济体无法与国家经济体对抗。但他忘了根本性的一点,那就是,国家经济体制是基于“市场保护”的概念。它变相地消灭竞争,扼杀创新。其所保护的国内市场内容除价格外严重缺乏技术竞争力。所以,表面上看,失去政府依托的私人企业无法胜过国家经济体制。但实际上,能在各种混合体制下生存并不断创新,是资本主义经济体制最有生命力的部分。也是右派理念最核心的内容 --- 政府的唯一功能就是保证国家安全,稳定世界市场。剩下的就是让企业和个人在自由竞争的环境下自生自灭。也就是中国老子的道家理论核心“无为”。
回复 | 0
作者:瞎忙活 留言时间:2010-11-08 09:54:34
西岸的评论听上去很唬人,那种愤世嫉俗不屑一顾的口吻与“治国精英”之近乎一致。但他忽略了美国精神中最关键精华之处,FREEDOM OF CHOICE. 我这样说无意贬低他对美国政治的博学,其实我从他的帖子学到很多。(Of course I will double-check on them. :)
与专制独裁不同,现有的一些先进民主制度都是经过长期发展不断完善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建国理念是健康发展的基础。其实西岸所例举的已道出民主的真髓,COMPROMISE. 而民主党所玩弄的Class-warfare 是对民主的严重威胁,是Founding fathers 担心的Majority tyranny. 我以为两党制是这一现象的根源,所以我认为美国迫切需要一个可以影响两党平衡的第三党,这样Common sense才能经过妥协而得以宣扬。
BTW 我与多思同感,来这百草园的都挺斯文。所以我也来凑凑热闹。:)
回复 | 0
作者:多思 留言时间:2010-11-08 07:32:01
欣岸,阅读了你与儿子的对话,阅读了网友们的对话,真的很长知识!很长见识。感觉你的院子真是名副其实的百草园或百花园,奇花异草丛生!香花毒草争艳!我在想:学校教学需要学生组成不同观点的自由辩论;孩子成长需要家长与孩子间的探讨交流;网络博客上需要不同观点的辩论碰撞;而对于一个国家而言,也需要有多党竞争和三权分立等等制度上的保障。只有这样才能让不同范围的百草园或百花园真正做到百草丛生、百花齐放。在这里,每一株花或每一棵草或许都是孤立的与单一的,但它们不仅具有独立生存的价值,并对其他花草形成一种补充和抵御。反之,假如只容许一花独放或一草独大,也就没有了百草园或百花园的繁荣和艳丽!不是吗?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0-11-08 07:04:36
西岸:
支持共和党的90% 都是白人老人?你这是哪里来的数据?支持你们加州两位女性候选人(Meg Whitman and Carly Fiorina)的, 都是白人老人?即便你常常用来标榜你的“平等理念”的同性恋群体,在这次的中期选举中也有1/3 投了共和党的票呢。问问看他们是为什么?(http://news.yahoo.com/s/yblog_upshot/20101104/pl_yblog_upshot/
exit-poll-nearly-a-third-of-gays-voted-for-gop)

还有, "加税不仅要对富人,也要对中产阶级”? 你问问看这里的“中产阶级”有几个会同意? 别跟我说不赞成加税就是自私, 没有阶级同情心 --这种道德制高点没什么意思; 你不会不知道人民应该对政府有天生的不信任感,而个人层面的“自私”,在整体层面才会prevent misuse and waste of taxpayer money and other resources?

我也不喜欢茶党,不过我也同样不喜欢极左的自由派。任何走极端的党派, 都是危险的。只是有时不得不“两害相权取其轻”而已。

不好意思, 本来不想和你辩,只是昨天周末正好有空,又看到你的评论一个比一个离谱,所以没忍住。这个算是最后一个回复吧,今天还要上班,不能陪你玩儿了。
回复 | 0
作者:沁霈 留言时间:2010-11-07 23:10:39
百草这篇文章应该推荐到国内网站上去发表。

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有关老百姓的事情。既然是老百姓的事情,就应该让孩子从小了解。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0-11-07 23:00:39
在美国没有人会把其他族裔的事情放在心上,除非影响到了自己的利益,比如犹太人在美国的地位,美国白人精英对犹太人的态度与美国普通白种人是根本不同的,而这是以色列对美国影响的因素造成的。
从美国政治的角度,两党的现实不是美国人民选的,更不是现实需要的,而是选举人制度决定的客观现实,是民主的程序,是长期民主运作的结果,不是理想的,但人们没有选择余地。
可以选的是less evil。
因此pro民主党并不是因为民主党可以为华人做什么的概念,而是其多元化的成分和政策对少数族裔有好处。就是说民主党并不是为了华裔或什么少数族裔而存在的,但是其理念和运作方式是可以被任何少说族裔利用的,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少数族裔倾向民主党的原因。
共和党在这方面就相对差得多,看看共和党的rally就知道了,主要是白人老人,可以占到90%以上,和茶党的接近法西斯主义的理念。而法西斯主义的一个基本要素就是排外,比如反移民。
回复 | 0
作者:五彩 留言时间:2010-11-07 22:46:08
谢谢百草儿子给俺扫盲,小子说的有理有据, 佩服!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11-07 22:05:40
嘿嘿,俺也跟着晒一下俺那小子。他最近饶有兴致地跟俺一起看中期选举,还到网上查看各种有关选举的资料。他注意到了美国人口普查跟众院议员选区划分的问题,突然问俺,妈,中国好像也在搞人口普查,是不是也跟选举议员有关呢?
我的妈呀,俺怎么说呢?
回复 | 0
作者:华欢笑 留言时间:2010-11-07 20:46:02
儿子真是个“小政治家”,不光是给你上了一课,我读完也受益匪浅。说实在话,我对这些政治讨论插不上嘴。我倒是关心你儿子应该考完 SAT 1 或是 SAT 2,申请大学的资料全齐了,应该已经寄出了吧。不知你儿子有没有申请Early Admission?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7 20:33:09
水儿,我们大家一起学了。儿子当时还给我讲了半天,美国最高法院,9大法官的职责,听在挺好玩。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7 20:29:09
昭君,你应该接着跟西岸辩论,主要我根本无法跟西岸辩论,他的政治水平比我的高好几级,你们继续讨论,我还能跟着,再多扫扫盲。

可惜儿子中文不行,无法直接跟你们讨论。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7 20:25:56
西岸,有点明白为什么你认为老中应该支持民主党,你认为民主党可能给老中更多的利益。这我不太了解,不过我认为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他们好像都没把华人太放在心上,只要支持自己认为能做事的人就可以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7 20:22:13
天择,看来孩子们学这门课还看赶上啥国家大事,我儿子是正好这次的中期竞选,加上跟踪联邦投资case。你儿子是中东战争,有意思。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7 20:17:09
昭君,又去问了一下儿子,问他为什么说中国也是发达国家,他跟我说,就是回国看见到处高楼大厦以为中国应该算发达国家,刚刚他查了一下,中国不应该算。好像儿子挺惊讶,估计每次回国到处带他吃大餐、游风景,有误导,应该让他看看贫苦的地方。
回复 | 0
作者:在水一方 留言时间:2010-11-07 20:15:05
百草园 你儿子不仅给你做了一次美国政府及其法律运作的扫盲,你写出来给俺也做了一次谱法扫盲,这就是在海外长大孩子和我们的不同了,后生可畏呀.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7 20:13:41
阳光大哥,谢谢夸奖!我是从儿子那儿学了东西,而且真准备要看看他的课本。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7 20:11:55
山梓,咱们那时的光顾着做微积分来着,大学根本没学过这些国家运作的东西。好像现在的国内的孩子还是如此。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0-11-07 20:09:08
哈哈,西老大居然能承认“整体来说自由派可能不实际”,难得啊。不过,你关于老中应该支持民主党的论据,恐怕太简单了吧。一个人支持哪个党派,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比如基本的价值取向,经济理念(包括税收政策,福利政策等等),其他国内国际政策等(包括对同性恋的态度,对移民的政策等等);选民很可能在某些方面倾向/认同一个党派的立场,而在另外一个议题上却更加倾向于另一党派的观点,在这种情况下,就只能根据来决定。像你说的,仅仅因为民主党对多元化,似乎更加支持multiculturalism,就应该支持民主党,就把这个很复杂的多因素的决策过程简化为了“single factor decision ”,只能算是一厢情愿吧,呵呵。

不好意思,百草,喧宾夺主了哈。不过这些讨论也不算太离题。打住了。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7 20:07:12
西岸,欢迎来访!

细读了你的评论,觉得你好像对许多问题都有很深的研究。我肯定无法与你进行同一数量级的辩论。因为我自己根本不太关心政治,只是跟儿子聊天,写了这么一篇。

不过国内的医保情况,我还是略知一二,几周前跟家父聊过这个问题。我不否认你说的看病收一元、甚至不收钱(目前给老人做白内障手术免费),但正如你说的,药费不免,而这正是大头花销。家父说目前国内有三大问题,一是年轻人的工作问题、中年人的房子问题、和老年人的医疗保险问题。可见他们并没有保障。也许以后会慢慢好起来。

另外我不明白,老中为什么不能支持共和党?为什么说惨了?好像在美国要支持哪一党派是人生自由,老中也不都是无产阶级。如果不高兴用自己交纳的税,去搞那些根本不成熟的法案有什么不可以。说实话,我既不是共和党也不是民主党,每次投票按我自己认为应该选的人投。

我的儿子和我的文章里并没说美国宪法可以保证三权分立,我只是写了给三权分立奠定了基础,而美国的几百年历史也证明,事实确是如此。我也承认在某些阶段,也许一方面比另一方面强,但至少它们是一直在互相牵制着的,至少比国内的一党执政,没有监督系统强。

我还是非常谢谢你的留言,学了一些我不知道的知识。三人行,必有我师,何况你是一个高手。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0-11-07 19:51:23
华人美国最高组织百人会基本是共和党一族,基于这批老帮菜的历史,当“好华人”争取白人政团来争取华人利益大概也是不得已(也是百人会在美国华裔里影响力不大的原因),但如今美国多元化的趋势在克林顿时期的少数族裔经济地位提高下非常明显了,华人应该为自己的利益打算,而不是通过做他人的附庸来生存,这次中期选举,加州华裔参选并成功率很高,那个江什么的John Cheng,被认为有可能会竞选下届州长,因为其支持率很高。15%的加州亚裔,不是小数目。

共和党的小政府理念,如今不适合企业生存,尤其是有国外联系的公司。其反移民的理念,等于砍掉美国唯一优于其他发达国家或发展快的国家如中国的特点,而这一条很难改变,因为为了小政府,就需要有可以满足竞争的可浪费的资源,就需要保留美国的资源,就不能让移民进来。。。

所有这些对老中都是不利的。
而民主党的定义是不是共和党的是民主党,整体来说自由派尽管可能不实际,但prompt多元化,不论什么领域的多元化,这是少数族裔的生存基础。
回复 | 0
作者:天择 留言时间:2010-11-07 19:46:57
高中生上这门课时老师常会用当时的一些重大政治事件为例来补充教学,比如现在的医疗改革肯定会是这门课引用的重要案例。记得大儿子上这门课时正是伊拉克战争前夕。小布什政府正在为伊战大造舆论,国会也在激烈辩论。儿子和选这门课的同学在老师的指导下,也分成很多辩论队模仿国会对是否要对伊拉克开战进行辩论。这门课刚上完,伊拉克战争就爆发了。对这门课还记忆犹新的儿子说了这么一句话:这可真是完美地走完了所有民主程序后发动的一场战争。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7 19:42:19
乡华,晓竹,谢谢夸奖!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0-11-07 19:33:00
呵呵,西老大,知道你是铁杆民主党自由派,不过说“老中支持共和党就更荒谬了” ,可太绝对了吧 --任何一个族群都有支持共和党的部分,也有支持民主党的部分哦,老中为什么就不能支持共和党?还是别把“人民”的智力看得太低了吧。

不过,中国的确不算“发达国家”,百草的儿子说中国是发达国家,不知是用的什么数据。
回复 | 0
作者:love阳光 留言时间:2010-11-07 19:15:33
您这个儿子了不起啊!将美国政府和宪法运作,有条有理的说了个透,也给俺上了一课。俺相信不久的将来美国又多了一个华裔的优秀人才!可喜可贺啊!
回复 | 0
作者:山梓 留言时间:2010-11-07 19:08:28
生活在海外的孩子们是幸运的,从小就培养独立的思考能力。我们这些在国内长大的人,一记事就被教育成一个模子。到了国外,有的人能够重新思考,可是也有不少人“定力十足”,始终与国内宣传保持一致,不能不令人感叹。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0-11-07 18:00:16
所谓“世界发达国家中美国是唯一没有全民医疗的”的说法是指世界上23个最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是有具体数据的,由美国科学协会统计的,是根据人均GDP和其他社会形态指标,台湾是一个,但大陆不是。
从医疗费用的比较来看,美国花费是GDP的15%,其他22个国家和地区最高的10%,最低的7%,而且一般认为其服务和coverage比美国的要好,这是美国需要医改的根据。

大陆去年在农村实行了1元钱就诊制,农民不论看什么病,都是一块钱。但药费另说,算是医改的开始。一般情况下美国医生的费用是高过医药费用的。大陆城市人一般有大病保险,据说够用了。

其实对老中这类在公司打工的中产来说,没有美国医改最大的的危险是失去工作机会。因为大公司可以利用全球化的环境把工作移到其他有全民医疗的国家去,这样公司可以省去为职工负担医疗保险的费用,这笔费用在美国最多能占到你工资的三分之一(你挣十万,公司要再出三万多cover这部分,因此你实际消耗公司十三万多),而在有全民医疗的地方,这部分费用等于被社会承担,尽管公司也要通过税务来负责一部分,但总体还是小很多。中国目前刚通过福利改革,如果实行,可以预见美国会有大量的公司把工作机会移到中国去。
如果大公司的工作没有了,小公司就没有了在美国市场上消费的顾客,也是没有生路,所以中期选举这次支持共和党,反对医改的,尤其是主要成分是小业主的茶党成员,是shooting their own feet。老中支持共和党就更荒谬了。

从提高税收的角度看,奥巴马的只给富人涨税的方式是不够的,应该给整个中产同样涨税,当然幅度可以不同。负责里根减税的那厮有个提议就是给美国人一次性地涨15%的税(里根前期做过类似的事,涨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税,经济发展后减了下来),这样可以消除一半的财政赤字,使得美元体系得以稳定。而美元体系的稳定可以吸引投资,而有了资本就有资本主义,就可以更容易消除失业率。
所以奥巴马还是不得不顺应愚蠢的人民选票的要求,没有能够真正根据经济的需求来涨税。
共和党今后两年的目的是保证奥巴马不能连任,而不能连任的前提是经济没有起色或更糟。利用掌握众院个委员会主席的优势,可以不让任何对经济有利的议案立案。换句话说,共和党是要用搞坏美国经济来争取下次大选成功,无奈的是,在美国,政治也是门生意,你愚蠢的选民把共和党选山去,共和党就有权利把国家弄糟,这是民主的代价。
这里的trick是不论共和党如何把国家经济通过阻碍议案来弄糟,选民还是要blame 奥巴马,因为他是总统,所以共和党没有太大的风险。
这就是美国政治里所说的“人民都是愚蠢的”概念。

另外美国的宪法并没有保证美国三权分立,世界上没有什么一纸文书就可以保证什么执行的概念。
美国国会当时有民兵,是独立战争的主力,白宫有军队,是正经的国家机器,区别是民兵的人数只有八千,但战斗力量高于两万正规军,这是当初华盛顿在人们力争让他当国王的情况下死活不干的主要因素,因为会成为国会5个议员的傀儡。
最高法院是没有任何权利,也不能轻易拒绝白宫或国会的要求,当两者对立的时候,处于很尴尬的处境。
而第一个国会与白宫的矛盾(对驻外大使的任命),已经到了双方要动用各自军力火拼的地步,第一任大法官使用了退一步进两步的策略,作出的裁决满足了无理的白宫方面的要求,拒绝了合理的国会的要求因为国会的要求没有顾及程序的概念,使得程序成为国家机器工作的标准。表面上看专权的白宫赢了,但实际是高法赢了,因为白宫放弃使用军权而转而要求高法裁决,为以后的高法在美国政治的地位建立了先例。
这是美国形成三权分立的过程,或靠实力,或利用智慧把他人的实力作为自己的leverage,在这个例子里,白宫尽管有军权,但动武总比利用高法为自己服务要成本小。
而一旦有了先例,高法以后就不一定非要满足强势一方的要求,因为另一方就是同盟,大家也都希望通过满足程序来争取高法的有利裁决。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7 16:48:23
阿妞,你的儿子更是后生可畏啊!十一岁就能理解这样的观点!

我跟你的观点相同,中国的教育就是算算题目,解解方程,写一篇作文之类的,就是大学生也是如此。唉,估计以后,在我们后代之间不会有这类话题的对话,可能只会有数学竞赛吧。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7 16:42:25
春阳,美国是该医改,而且应该重新评估一下现有的许多programs,我估计如果能够合并管理,不多话经费,也会有一个不错的全民医保。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0-11-07 16:40:21
冬儿,以前也知道大学的孩子去白宫之类的地方实习,那天儿子讲出的一席话,还是叫我吃惊,美国的高中课不得了,老师的教法也让人耳目一新。
回复 | 0
作者:晓竹 留言时间:2010-11-07 15:58:36
和儿子进行这样的交流很有意思。后生可畏啊。
回复 | 0
作者:乡华 留言时间:2010-11-07 14:39:59
后生可畏!

"美国的的确确需要医疗改革,也许不是奥巴马搞的这个医改法案,应该是一个更有利于大多数人、更切实、更加统一管理的医保系统。"

本人即是这个看法,当初奥巴马的医改方案中包含“government option”时,我赞成医改,一旦他的医改方案放弃了“government option”,我就反对他的医改了。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0-11-07 13:40:55
无疑,百草园主的公子是非常聪明优秀的孩子。俺把你们母子的谈话内容用英文大致讲述给了俺11岁的儿子听了,他非常赞同这位大哥哥的分析。
当然,俺家孩子也不傻。俺也站在你儿子一边。

优秀归优秀,园主的公子和咱家小子,也就不过是平常孩子。他们在中国的表兄弟姐妹们,谁的天资都不一定比他们差。但是,俺的兄弟姐妹们告诉我,他们的同龄孩子可绝对不可能这样想这样的事情,除非他们发了疯。

可是将来的中美对话交流,难道就是在咱们家这样的疯子跟他们正常的中国表兄弟姐妹之间进行吗?
回复 | 0
作者:春阳 留言时间:2010-11-07 13:40:22
医改应该进行,但是现在这经济形势强行通过好像不是时候。儿子挺有见地。
回复 | 0
共有104条评论  当前为第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