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德孤的小岛  
偏安一隅,远离是非,食无求饱,居无求安  
        http://blog.creaders.net/u/438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德孤
 
注册日期: 2010-10-02
访问总量: 7,547,62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一律删除网络垃圾,恶意留言,与机器人留言
读者可直接给我电邮:de-gu@live.com
欢迎留言交流,恕我不一一回复,敬请体谅。
欢迎转摘,包括国国内网站,但请注明出处!
欢迎光临德孤的小岛!谢绝网络垃圾!
最新发布
· 看武汉肺炎: 远离中国大陆
· 武汉肺炎: 我们都在见证历史
· 港府无意解决香港问题
· 看香港与台湾: 远离中共,远离中
· 也谈《悲惨世界》
· 浅谈习近平的爱国主义情结
· 输赢对中国真的很重要!
友好链接
· 章立凡:章立凡的博客
· pumbaa:【PUMBAA 说故事】
· 钟楼散人:钟楼散人
· 嘎拉哈:嘎拉哈的博客
· 漂移:漂移的博客
· 叶心:叶心的博客
· 不洁之人:不洁之人的博客
· beny:beny的博客
· 兔儿:兔儿的博客
· 思羽:思羽的博客
· vito:Vito的博客
· 姜记者:姜记者的博客
· 一粒铜豌豆:一粒铜豌豆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俺是凡平:俺是凡平的博客
· 何岸泉:驾着时间来看你
· 芹泥:芹泥
· 沐岚:沐岚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沙之舟:shazhizhou
· 高伐林:老高的博客
· 珍曼:珍曼的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凡平:凡平的博客
· 草庐隐士:草庐隐士的博客
· 百草园:百草园
· 飞云:潇潇飞云
· 虔谦:虔谦:天涯咫尺
· 昭君:昭君的博客
· 黑山老猫:老猫观察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夏子:夏之音
· 恩湄:恩湄
· 令狐冲:拔剑四顾心茫然
· 伊萍:伊萍的多彩世界
· 青草青青.:青草青青.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五瓣丁香:五瓣丁香的博客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冠云:冠云的博客
· 沁霈:沁霈的博客
分类目录
【永康议】
 · 周永康离死刑立即执行越来越近!
 · 周永康是条硬汉:我呼吁替他维权
 · 习近平打老虎,值得关注的几点
 · 苏荣与令政策倒台:周永康与令计划
 · 欢迎特赦周永康
 · 江泽民影响力式微:习近平羽翼渐丰
 · 周永康会被判死刑吗?
 · 周永康不是大老虎
 · 车震犯法吗?
 · 为什么政令出不了中南海?
【网络言】
 · 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宛如鸦片
 · 营造网络文化:管理是一门学问
 · 也谈“晒”与“嫉妒”:适度网争有
 · “不裁判别人”:是律己,不是挡箭
 · 中国人为什么都有大师情结?
 · 挺毛的都是无耻之徒
 · 中国社会的价值沦丧与逻辑混乱
 · 看中南海内斗,谈海外中文媒体玩无
 · 向各位网友拜年,祝大家羊年洋洋洒
 · 机器五毛挺习是一大发明
【外交云】
 · 习近平的两岸政策严重错误!
 · 中国不服不行: 太平洋是美国的内海
 · 中国政权中的美国因素
 · 中国护照印上九段线:被“FUCK”丢
 · 仲裁实质是中国失信:世界会对中国
 · 南海仲裁:请习近平巡视南海!
 · 三评南海仲裁:放弃黄岩岛,回到当
 · 评南海仲裁:美国进南海合法化
 · 快评南海仲裁:九段线违法,政府渎
 · 快评习近平会见朝鲜代表团:认输啦
【熙来评】
 · 需要重审薄熙来
 · 只有胡耀邦能救薄熙来
 · 看慈禧收编义和团:薄粉值得被收编
 · 薄熙来的最大功劳和最大罪恶
 · 薄熙来是判轻了,不可能保外就医
 · 为什么法院对薄熙来绿帽置之不理?
 · 薄熙来马英九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 面对薄熙来指控,中纪委不需要回应
 · 薄熙来会和谷开来离婚吗?
 · 审薄案太戏剧化:薄泽东审成武大郎
【历史话】
 · 武汉肺炎: 我们都在见证历史
 · 浅谈评价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
 · 文革不是孤立事件
 · 刘少奇邓小平的文革也需要彻底否定
 · 文革五十周年:中共向国家民族和百
 · 浅谈朝鲜战争中的阴谋
 · 纪念蒋介石
 · 文革是国耻,民族之耻,不是国难
 · 赵家人朔源:五帝,夏,商,周
 · 看中国近代战争实际效果:打一战好
【战略坛】
 · 浅谈反法西斯悲剧与反恐陷阱
 · 试探中国民主之路:分裂-民主-联邦
 · 看李登辉专访:中国也需要有头壳的
 · 寄语习近平:建北京--莫斯科高铁绝
 · 看一带一路与亚投行:中国梦祸害世
 · 苏联解体,独联体解体,与俄罗斯解
 · 东海防空识别区:习近平遇到的挑战
 · 中国正在误判断:金正恩拥抱奥巴马
 · 甲午战争,朝核危机,与钓鱼岛争端
 · 如果美国拿下朝鲜,中国怎么办?
【经济考】
 · 浅谈供给側结构性改革
 · 香港全球竞争力排名第一:赞!
 · 振兴东北:办全方位开放的特区
 · 中国人哪来的信心:经济不会硬着落
 · 经济疲软,进出口疲软,中国应取消
 · 欢迎人民币贬值
 · 希腊不死,欧元区死
 · 中国股灾很可能是一场阴谋
 · 希腊破产:谁最担心?
 · 人民币国际化能拯救中国经济吗?
【人物论】
 · 悼念金庸!
 · 习仲勋最大的错: 没教好儿子!
 · 同情习近平!
 · 悼念刘晓波先生!
 · 郭文贵 is a liar, a beggar, an
 · 悼念周有光老先生!
 · 恭喜特朗普,更恭喜希拉莉
 · 悼念许家屯
 · 马云的政治到底正确不正确?
 · 薄熙来谷开来离婚了:终于赤裸裸了
【男女事】
 · 同性恋真的违反自然吗?
 · 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大势所趋
 · 也谈柴玲远志明的是是非非
 · 《非诚勿扰》的女孩更象评委
 · 《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 漫谈中国社会男女乱象
 · 花心抑或是一颗慈悲心
 · 试谈婚姻的有效期
 · 背她上楼的男人
 · 诗歌,散文,与小说
【文化谈】
 · 再谈白人优先: 华人平不了等,优不
 · 漫谈民族融合与酱缸文化
 · 浅谈中国文化:以闹取胜
 · 文革不是孤立事件
 · 如果中国也开放枪械管制会怎样?
 · 丛林法则与原始之美
 · 振兴东北:办全方位开放的特区
 · 川普火了,美国病了,有些华人该吃
 · 文革是国耻,民族之耻,不是国难
 · “不承认”是一种文化
【两岸话】
 · 习近平的两岸政策严重错误!
 · 南海仲裁:请习近平巡视南海!
 · 导弹误射是危机,也是契机
 · 试谈“九二共识”的非法性
 · 两岸问题:快评蔡英文就职演讲
 · 祝贺蔡英文:带领台湾往前走,莫回
 · “一个中国”正在摧毁国民党
 · 浅谈马英九多数党组阁
 · 国民党溃败:统派人士的悲哀
 · 台湾大选后预测:蔡英文的挑战
【政改思】
 · 党主立宪之不可行:解决不了接班人
 · 浅谈党内民主化思路
 · 试谈中共执政的合法性
 · 试探中国民主之路:分裂-民主-联邦
 · 浅谈尊重宪法与依宪治国
 · 民主是什么:就是要阉割党中央
 · 听其言观其行:乐见胡温习抱团
 · 寄语习近平:改革就是要突破邓小平
 · 浅谈习近平的执政思路
 · 四中全会:会成为习近平的滑铁卢吗
【时事评】
 · 武汉肺炎: 我们都在见证历史
 · 港府无意解决香港问题
 · 孟晚舟有可能被灭口
 · 我看贸易战: 王岐山救不了习近平
 · 再谈贸易战: 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 美中贸易战剑拔弩张!
 · 金正恩玩弄特朗普
 · 欢迎中美贸易战!
 · 俢宪取消主席任期: 习近平需要利益
 · 复辟与倒退是死路一条
【专题论】
 · 刘少奇邓小平的文革也需要彻底否定
 · 写在文革结束四十周年:困境与破局
 · 浅谈苏联解体
 · 拿下郭伯雄,反腐败如何继续?
 · 浅谈计划生育:人口数量与人口素质
 · 《穹顶之下》:突显政府角色的缺失
 · 浅谈如何面对人口老化
 · 解决六四问题:时机什么时候成熟?
 · 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是反人类的
 · 纪念“六四”:中国民间暴力的根源
【打油诗】
 · 蝴蝶恋花
 · 长相思。留念 - 傻哥哥帮精妹妹拍照
 · 乱源
 · 国破山河在,红歌庆党生
 · 长相思。母亲节
 · 心如茶
 · 狼心狗
 · 反“伪斗士”颂
 · 我的同事(中英对照)
 · 猪的理想
【自家事】
 · 谈谈我养狗
 · 姐姐还是走了
 · 人老了,牙掉了
 · 堕胎的忏悔
 · 长相思。母亲节
 · 学会与癌共存
 · 思念奶奶
 · 思念父亲
 · 我家来过日本兵
【回忆文】
 · 思念奶奶
 · 打酒打醋打酱油的日子
 · 思念父亲
 · 我家来过日本兵
【随思录】
 · 看武汉肺炎: 远离中国大陆
 · 看香港与台湾: 远离中共,远离中国
 · 也谈《悲惨世界》
 · 浅谈习近平的爱国主义情结
 · 输赢对中国真的很重要!
 · 浅谈中国人的信用
 · 我也曾经枪毙过华为
 · 养狗一定要给狗阉割吗?
 · 网传金正恩被刺杀!
 · 当遇到疯狗怎么办?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0/01/2019 - 10/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0/01/2017 - 10/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1/01/2016 - 11/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思念父亲 2010-11-16 11:11:07

父亲去了,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父亲,一遍,又一遍。。。

 

父亲出生在动荡的年月,孩提时期经历过日本侵华,那个时候的家境还是不错的,在我们当地算是大户人家。日本鬼子投降后,一会儿来了和平军,一会儿又是国民党的部队,家里也随着动荡起来。父亲也差点被汪精卫和的平军抓去,那时候是爷爷挺身而出自己愿意被和平军抓的,后来家里用好多皮棉才把爷爷赎回来。在解放前后 (我们家乡的解放比全国解放要稍微早些),家里先后有三个人非正常死亡,我的曾祖父,我的一个伯爷爷,一个叔爷爷都是被人家弄死的。父亲小时候念书是打游击的,一会儿在这里念,一会儿在那里念,经常需要借宿在亲戚家。

 

十七岁那年,有一天,我们家乡那个城市,头一天还看到国民党的军队在加固城防,到第二天一早,城墙上就挂上了共产党军队的旗帜了,一枪也没有放,国民党的军队就撤离了,一个也见不到了。于是学校也不上课了,父亲那时就在城里瞎逛游,看到有招新兵的,他就去报了名,后来居然录取了,第二天天没亮就去和他的父亲,我的爷爷一说,那个时候我的爷爷在帮一家人家站店,爷爷也给了父亲两个饼,说了声知道了。父亲又回家和他的母亲,我的奶奶说,奶奶帮父亲打了一个包袱,送父亲,走了好多路。

 

从此父亲就离家去当兵了,至今家里还保存着由陈毅司令员,饶漱石政委等联合签发的给爷爷的军属优待证明,那张纸已经发黄,有些破旧了。那时候全国还没有解放,所以父亲后来算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来带兵的是个女的,后来老了退休了也和父亲有来往,我还去过她的家。

 

他们是坐着用人背的船去当兵的,路上行走了两三个月,到了下一个城市,发了制服,父亲就把原来身上穿的长袍等衣服拿去市场上买掉。后来停下来参加学习,学了半年,又去另外一个城市学习,到后来,去上海的一个军医大学学习,两年后毕业,算是拿到一纸文凭。这个文凭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才被国防部认定为大专文凭,后来补发正式大专文凭。

 

毕业后,父亲被分配在当时的解放军第XX医院当护士,属于正班级,他的工作主要是救治伤病员,或者把伤病员护送到大的军区医院治疗。那个时候刚好抗美援朝,好多伤病员被送到后方医院。

 

一九五五年,父亲复员回家。后来被分配到县里的防疫站工作,那还是他自己争取的,父亲告诉我说那个时候,他每天都去跑工作,后来自己还给当时的国防部写信。国防部把信层层转交,一直到县,才给他安排工作的。

 

接下来就是工作,换去一个地方医院,离家很远。父亲母亲结婚,后来有了姐姐,父亲那个时候是很疼爱我的姐姐的,曾经把姐姐接到他工作的地方住了好久。那个时候闹浮肿病,父亲负责分发糖票,豆腐渣和麸子票,当地老百姓都认得父亲,找父亲说你给我看看我有没有浮肿,父亲就用手指压一压那个人的腿脚,要是一压一个坑儿,父亲就登记下来,那人就会有糖票或者豆腐渣票或者麸子票发。父亲后来告诉我说那个时候饿死人情况严重,那个地方,每一户人家门前都有一堆灰,意思是死过人,大都是饿死的。

 

到文化大革命时期,由于家庭成份的原因,父亲受到怀疑,审查,被停职,关牛棚,戴高帽,跪桌子,受到批判和侮辱。母亲一直以来都是坚定的支持父亲的,也跟着受了很多苦,还要抚养我们姐弟三个,还要安慰父亲。爷爷奶奶也是。奶奶那个时候和我的伯奶奶叔奶奶他们都被剃了阴阳头,爷爷在文革时期受到毒打,造成内伤。后于一九七九年过早的去世了。爷爷去世前,身上的内伤都浮现出来了,我那个时候才知道爷爷受过毒打。

 

父亲在文革后期被安排在生产队做赤脚医生,我那个时候还小,有印象,亲眼见到父亲被人家欺负,原因是父亲帮一家人的女儿打青霉素针,打得有些疼。

 

再后来,父亲被重新安排工作,直到一九七九年三月七日,收到给父亲平反的通知。

 

在我小的时候,父亲一直对我很好的,我记得那个时候,父亲经常把我抱在手里,我的头埋在父亲的肩膀里,父亲吓唬我说有白胡子老爷爷要来带我,唱着“白胡子老爷卖黄豆,一边儿跑来一边儿漏”,其实所谓白胡子老爷就是指山羊,山羊拉的大便像黄豆一样,所以叫一边儿跑来一边儿漏。

 

在上小学的时候,那个时候没什么玩具,我们小孩子就玩瓶子盖子,在地上挖个洞,或者画个圈,谁把对方的盖子碰到洞里或者圈里就算赢了。父亲那个时候在医院工作,有很多药瓶子,我记得他有一天回来,给我带了好几十个盖子,我那个时候开心死了。

 

父亲也关心我的学习,不过从来不教训我。那个时候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我们小孩子也要写作文,那时候父亲刚重新工作不久,他就带报纸回来,从报纸上给我划出来,教我应该抄哪一段,哪些不该抄。我写完了还要念给他听,还要改。念算术,不会的也是和父亲讨论,讨论的时候是平等的。

 

后来小学升初中,考重点中学,父亲亲自送我去考。考上后陪我去报名。中学就在父亲工作的地方,就正好和父亲住在一起。

 

我在小学时,成绩是名列前茅的,可是到了中学,去报名的时候才知道在全校同年级120人中,我排名第119。父亲并没有说什么。我也暗暗下决心要赶上去。父亲从来也不当面夸奖我,很多的夸奖都是从别人嘴里听到的,知道原来父亲在别人那里夸奖我,所以我也更加努力,上初中第一个学期就从原来119名,挤到前十几名,还拿回三好学生奖状,那天父亲很高兴。后来,每次进步,都能感觉到父亲的高兴,慢慢的,成绩也越来越好。

 

在念中学时,生活是很艰苦的,父亲有时会有工作聚餐,会把吃剩下的打包回来给我加餐。

 

和父亲在一起生活的那五年是最美好的五年,生活虽然艰苦,学习压力也很大,可是心里是开心的,也是最纯真的时期。后来再也没有和父亲长期生活在一起的机会。

 

上了大学之后,只有每次放寒暑假回来,父亲也是很开心的,都要去买好多吃的。上大学的时候,每隔一两个礼拜,都能收到父亲的来信,每次来信话不多,就是问一问,告诉一下儿家里的情况,妈妈的情况。字虽少,可是每次都要读好多遍。

 

再后来,要毕业了,读硕士,再后来,硕士毕业留校,父亲的担子才放下来,没多久,父亲就退休了。

 

父亲这一辈子没有享什么福,全部的精力都用在工作和家庭上了。解放前我家里的房子土改时被分掉了,我们这个大户人家就散了,住在了以前给牛住的棚子里,没有窗户,夏天热的不得了。后来七筹八凑,把牛棚拆了,改成土胚房子,后来没过几年,由于拆迁,被迫又弄一次房子,那个时候拆迁可是没有补偿的。在后来,哥哥大了,要成家,又拆了重建,父亲这一辈子那微薄的工资都用在这个家了,还要供我念书,真是辛苦极了。

 

也许苦惯了,父亲是十分节省的,自己什么也舍不得花,给他钱,他总是存起来,有时候他也不要。

 

父亲的人缘非常好,刚退休的时候,经常去单位以及好多朋友那里喝酒。也有好多朋友到家里来陪父亲喝酒,直到后来,父亲的酒量慢慢少了,人也慢慢老了,跑不太动了。

 

我的出国,父亲也是很伤心的,虽然他嘴里对我没有说,我自己也是很矛盾的,有时是很后悔的。在姐弟三人中,父亲是很疼我的。也和我有话说。这次父亲生病回去,姑姑告诉我说,父亲曾说养我白养了,要等病了快死了我才会回来,姑姑说让他说中了。虽然这几年我年年都回去,有时一年回去几次,可是每次都是有急事,不是这个生病就是那个生病,没有能好好儿关心一下父亲,心里还是好后悔,要是及早带父亲去检查身体,父亲也许不至于走的这么快这么急。现在父亲走了,连一句话都没能留下,真是难过极了。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这几天一直乱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没有给医生包红包,这几个医生要么是我很要好的朋友,以前的邻居,要么是我表哥的朋友。我当时确实犹豫了一下,没有敢给,我在国外呆久了,也许是脑袋木了,总怕给了反而不好,像是侮辱了人家似的。现在想想,真是混乱了,不知道了。。。

 

 

相关连接

 

思念奶奶

 

浏览(3482) (0)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miha 留言时间:2014-08-19 00:09:51
TO 平常人: 你说的是人话吗?病态心理,病态症状。
回复 | 0
作者:平常人 留言时间:2013-11-30 09:38:38
德孤,人家不知道你的身世,我知道。
你奶奶一生没嫁,是给日本人做佣人的,在日本人家帮工,一天给罗圈腿的小日本主人强奸了,生了你爸爸,然后日本二战溃败,你爸没有赶上末班船逃回日本岛,小日本主人被作为战犯处死,你爸不得不留在台湾,娶了你妈妈,然后生了你这个不成器的败家子,按你的身世你是不折不扣婊子养的。End!谢谢 have great day!
回复 | 0
作者:德孤 留言时间:2010-11-19 22:05:34
多谢喜信兄
回复 | 0
作者:喜信 留言时间:2010-11-17 03:50:07
博主是个重孝的人,令尊之灵必为你们弟兄姐妹自豪。
反观世界,人生七八十年当然短暂,一、二百年还是短暂;这形上形下就真没有永恒吗?古往今来四海内外,贫富贱贵劳力费心,人皆苦难无一例外。那,天上的飞鸟,山里的走兽,野地的花朵,水中的游鱼,何曾如人一般苦心哀叹?人的尊贵与无奈是那样地难分难舍,岂不正说明人不是偶然进化而至,却是带有神创的尊贵形象。祝愿上帝保佑人的灵魂,在祂选定的日子复活每一位已经和必将往故的人,让有情人重新聚首,互相关爱,与神同守美丽的新天新地。
愿令尊歇息了地上的劳苦,安息天堂。
回复 | 0
共有4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