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思考为了未来  
未来人俱乐部  
我的名片
思考为了未来
 
注册日期: 2013-03-11
访问总量: 212,44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老几:“礼”“仪”之辨
· 蜉蝣之暮:观阅兵,侃周礼
· 蜉蝣之暮:也谈巴门尼德的“三条
· 从巴门尼德的存在观点看鲁迅
· 《未来社》第三期上线
· NG 时间扭曲(视频)
· 老几: 漫谈老子的道法自然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俱乐部公务】
 · 关于未来俱乐部的活动
 · 社员请登陆讨论内部事务
 · 未来社成员请进:内部事务讨论
 · 就未来人俱乐部迁址征求意见
 · 安博:"驴“案已结,未来人进
 · 就未来人俱乐部迁址征求意见
 · 蜉蝣之暮:关于未来社哲学议题二之
 · 未来社:安博的建议
 · 特此通知:兔子视频讲座纯属个人行
 · 鉴于最近俱乐部内部纷争...
【讨论室】
 · 致逝去的青春:怀念六四 (pia)
 · 当你有个好的理由的时候。。。
 · 哲学词汇
 · 未来俱乐部条例(讨论稿)
 · 关于未来人俱乐部的调查意见
【议题一:哲学死了吗?】
 · ZT:史语:哲学灵魂与她的敌人
 · (ZT)史语:哲学的灵魂与骗局
 · 蜉蝣之暮: 小议人人都懂的哲学
 · 安博:哲学是个 hOS
 · 老几: 哲学是个啥?
 · 慕容青草:哲学死了吗?
 · 安博:索菲亚和哲学
【议题二: 哲学之初: 善恶和伦理】
 · 老几:从宗教和哲学观点看坏人
 · ZT:慕容青草:坏孩子的先机和柔弱
 · 老风:有人这样说中国的哲学和宗教
 · 老几:小议武侠和网络打斗的道德哲
 · 蜉蝣之暮: 善恶之分,离道之始?
 · ZT:玄野:耶稣与孔子论行善
【议题三:哲学的名实之争】
 · 关楚婧:从《论自然》残篇看巴门尼德
 · 老罗:巴门尼德
 · ZT: 再见驴十八:朴素的世界 人
 · 蜉蝣之暮:也谈中国有没有哲学:和
【哲学与经济学】
 · 林毅夫:搭上开往复兴的高铁
【东方哲学】
 · 老几:老子的“玄虚”是指什么?
 · pia:"顿悟"经典:《阿什塔夫梵歌》/
 · 老几: 老子乐听之语-希言自然
 · 老几:老子的小国寡民与大一统
 · 老几:老子的治国方略
 · 老几:不出戶,知天下
 · 《道德经》原文
 · 老几: "智慧出,有大伪"
 · 杨朱--中国古代人本主义的“右派”
 · 老几:老子无为而治的治国理念
【西方哲学】
 · 蜉蝣之暮:也谈巴门尼德的“三条道
 · 一切都不“是”,谁“在”?zt
 · 老罗:西方近代哲学产生的背景
 · 未来俱乐部:西哲理性传统系列讲座
 · 评“哲学词汇”
 · 哲学词汇
 · 两个抛砖引玉的讨论题
 · 康德超验主义简介提纲
【当西方遇到东方】
 · 无知无为:东西方文化的道德观之比
 · 蜉蝣之暮:西方人论中国之一:莱布
 · 跨越时空的对话: 海德格尔和老子(
【宗教信仰】
 · 老呼:就宗教的理性和星辰兄商榷
 · 该隐杀亚伯
【中国传统文化(1)】
 · 老几:“礼”“仪”之辨
 · 蜉蝣之暮:观阅兵,侃周礼
 · 老几: 漫谈老子的道法自然
 · 显一:强调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意义
 · 《千字文》讲记(1.7)-剑号巨阙,珠称
 · 《千字文》讲记(1.6)-云腾致雨,露结
 · 《千字文》讲记(1.5)-闰余成岁,律吕
 · 《千字文》讲记(1.4)-寒来暑往,秋收
 · 《千字文》讲记(1.3)-日月盈仄,辰宿
 · 《千字文》讲记(1.2)-天地玄黄,宇宙
【大众反馈】
 · pia:万维上的不守法
 · (ZT)欢乐颂:《哲学家国际足球对
 · 评“哲学词汇”
 · 哲学词汇
 · ZT: 万维望那儿一汪: 旁听有感
【过期文件】
 · deleted
 · deleted
 · deleted
【议题5 论道家治国】
 · 蜉蝣之暮:从旧“三民”主义走向现
【议题四:人本主义】
 · 人本主义初探:民族腾飞的关键
 · 润涛阎: 扬弃邪道公知, 唤醒公民意
 · 西方腾飞的原动力:人本主义 (pia)
【哲学与科学】
 · NG 时间扭曲(视频)
 · 老几:漫话混沌,科学,与算命仙 (
 · 老几:中国没有产生"科学"
【议题总汇】
 · 《未来社》第三期上线
 · 《未来社》电子期刊第二期
 · 《未来社》电子期刊创刊号发布
【百家争鸣】
 · 从巴门尼德的存在观点看鲁迅
 · 刘利民:十二月党人的妻子们
 · 海哲:“小国寡民”思想的纠结
 · 廖廷弼:决定论:从因果决定论到一般
 · 显一杂语:什么是哲学的内在经验
 · 老几:关于数字的逻辑问题
 · 蜉蝣之暮:中国社会道德和功利的失衡
 · 老几: 打破人类思维的框框
 · 老几:深刻源自简单:关于“存在”的
 · 曹街京:海德格尔与老子思想 zt
【直播室】
 · 关于讲座提问的几个事项
 · 视频窗口
 · 直播频道对话窗口链接
存档目录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8/01/2014 - 08/31/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老几: 老子乐听之语-希言自然
   

老子乐听之语 - 希言自然

老几

[百无聊赖,坐着发呆。透过阳台玻璃看外面,黑压压一片过来,瞬间乌云满天。接着是豆大的冰雹下砸,风骤雨之声似乎要把屋子摧垮。想起老子的“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不由得笑叹老天:如此用强,焉能长久?!说话间,云开风散,一时兴起,是有此篇。]

《道德经》第二十三章:“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德亦乐得之;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白话一点是: 自然是最珍贵的语言。狂风刮不了一个早晨,暴雨下不了一整天。是什么使它这样的呢?天地。天地(力量之大)尚且不能长久,(无法不恢复常态),更何况人为之事(如何能够长久)呢?所以,求道之人,其行为常合乎于道;有德之人,常做的是积德之事;道德全失之人,其行为常失道丧德。合乎于道的事,乐于找求道之人;积德之事,喜欢找有德之人;败坏道德之事,自然喜欢丧失道德之人。这(自然的语言)不足为信吗?!有人不信吗?!

老子说希言自然,是说要向自然学习。大自然虽然变化万端,有其常态。暴烈不能久长,本性在于自然。言外之意是,人的语言是不可信的,要看其长期一贯的行为。

这一章可以和第九章的“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以及第七十六章的“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等等参照学习。这些话比较直白,本身的意思似乎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不过是具体说明“弱者道之用”,“道法自然”罢了。但是不管这样的“善言”如何简单,人大多“不信”,还是有必要对其道理好好说叨说叨。

先说点题外话。有些学者强调说,古文字与今变化如何如何之大,各个朝代各个版本如何扭曲老子原文,自己的说法如何高明等等。但是当他们把自己的解释放到台面上来,你发现他们的解释也不尽如意。而且越是自负的作者,往往越是离道甚远。其实当人们谈论各个朝代各个版本如何扭曲老子原文时,并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随着文字的改变,如果不调整老子原文,而以老子原貌出现(且不说这可不可能),对常人来说,扭曲是不是更大?!逻辑极端化,必有悖论。人人知道罗素,用的时候就忘了。

这样说不是为了否定对各个版本进行比较挖掘等等工作的意义,只是说没有必要过分夸大。如以前我们说的,老子的世界观方法论实践论等等是明明白白,没有异议的,任何解释与之符合即为对,不符即为错。再看看各个版本,其中心思想是完全一致的。就如同经典力学以牛顿三定律为准,任何符合三定律的说法就是对的,否则就是错的。任何新的说法,究竟是哗众取宠,还是发人深省,符不符合自然规律,有没有发扬光大老子的根本思想,这才是标准。

笔者始译道时,就是出于对现有的解释不满,自然就容易排斥他人的见解,比较自以为是。现在回头看来,有些地方不够圆满,吸收一些“通常”的解释也未必不可。这倒不是为了“浑然”,没有标准。主要问题是,很难找到合适的句子来完整表达内心的理解。以己度人,现在我更愿意从整体去看别人的解释,而不拘泥于“一城一地”之失。

那么如何具体评判,答案就在本章起首:“希言自然”!你说的不算,我说的也不算,自然说的才算!换句我们熟悉的话,就是道法自然。你再牛,老天一下雨,你就得躲到屋里;大地一抖,再黑你也得往空地里跑;啥时吃饭睡觉,穿单穿棉,都是大自然决定。自然是最珍贵的语言。不希言自然,更希言于谁?

“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 狂风刮不了一个早晨,暴雨下不了一整天。是什么使它这样的呢?天地。天地能量之大,尚且不能长久,更何况于人?所以,第九章里说:“锋芒毕露,锐势不能久长”

这不光是自然界,人类社会作为自然的产物,这样的例子也比比皆是。薄熙来锋芒毕露,终招同僚忌恨,虽贵为红朝太子,不免牢狱之灾;胡锦涛锋芒不露,虽平民出身,面对江泽民的强势打压,而能善始善终。再说国家层面,苏联大国沙文,不考虑改善民生,强与美国对抗,终至崩溃;邓小平治下中国,韬光养晦,后来反超。现如今国强弱民多,放着问题不解决,反而强力维稳,效果可以预料。反观老美,从冷战结束一家独大,国际上为所欲为,武力干涉,经济破坏侵略,四处树敌,把好端端的世界一流,引至内外交困。

“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德亦乐得之;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 所以,求道之人,其行为虽然可能偶有乖张,但常规上必然是合乎于道;有德之人,其行为可能有失,常做的必是积德之事;道德全失之人,偶然做点好事,必然不可能长久。合乎于道的事,乐于找求道之人;积德之事,喜欢找有德之人;败坏道德之事,自然喜欢失道丧德之人。

值得注意的是,老子这里用了“故”表示因果,强调的是看人的常态,自然属性。比如共产党,他们的常态是什么?比如资本大亨,他们的常态又是什么?这样就不会为一事一时的表象,而随着人家的指挥棒而起舞。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老子写到这里,似乎显得有些无奈:“这么真实无虚的自然语言还不足为信吗?!还有人不信吗?!”有些学道者,平时似乎也深信,一旦事到临头,却是实用主义,叶公好龙而已。

老子之说,旷古烁金。然几千年无几人行,赞誉虽多,有何用哉?!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