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解滨  
此处省略1000字  
        http://blog.creaders.net/u/302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解滨 ,119岁
来自: 天王星
注册日期: 2009-10-29
访问总量: 4,168,21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Nothing to tell
test
谢谢各位来客!
最新发布
· 70周年庆典,崩盘的开始
· 天朝网络水军落网记
· 多伦多撕开了爱国华人的画皮
· 中国人,你叫我怎么说你!
· 香港,挺住!
· 全国最大的小学生,该下课了
· 是谁在把华为推上绝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实事求是】
 · 中国人,你叫我怎么说你!
 · 是谁在把华为推上绝路?
 · Skycom就是华为,网上铁证如山
 · 建议开展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 为什么我们要抵制胡鞍钢而不是和他
 · 华人的命是不是命? 这个案子给答案
 · 人民赢了,美国赢了!
 · 一场大选,两个美国
 · 华人在美国:投票才是硬道理!
 · 加州告急,同胞们请伸出援手
【谈古论今】
 · 70周年庆典,崩盘的开始
 · 英国脱欧,世界脱左
 · 千古浩劫 —— 五十年后谈文革
 · 2月20日,让我们一起来写历史
 · 一不小心,东方之星破了三项世界纪
 · 难忘的1977全国高考(下)
 · 难忘的1977全国高考(上)
 · 说说文革中俺“整党整团”的经历
 · 六四精神永垂不朽——25年后说六四
 · 西施回访人间记
【一针见血】
 · 天朝网络水军落网记
 · 多伦多撕开了爱国华人的画皮
 · 全国最大的小学生,该下课了
 · 华为的元旦出丑暴露出哪些问题?
 · 刚刚,这个国家结束了一场恶梦
 · 是谁在把留学生往火坑里推?
 · 郑小清博士究竟算不算偷盗?
 · 厉害了,我的锅! 又开始打老师了
 · 扒一扒享誉天下的“全美电视台”
 · 为亚裔细分洗地,可以休矣
【新锐评论】
 · 巴黎一场大火,烧掉了什么?
 · 纽西兰大屠杀,媒体不想让你知道的
 · 美国文革运动考察报告
 · 浅析美国的“反外国宣传造谣法”
 · 飞机上天,华裔翻身,美国重新崛起
 · 要政治正确,还是要爹?
 · 达拉斯,被射杀的不光是五位警察
 · 习近平,海口惨案你看着办吧!
 · 巴拿马文件让中共汗颜
 · 比利时恐怖袭击后,我们该怎么办?
【大国争雄】
 · 川蔡电话,被忽略了的几个关键问题
 · 看俄国阅兵,谈中国阅兵
 · 朝鲜如果核爆,中国应出兵拿下朝鲜
 · 美国敢于打仗和中国不敢打仗的原因
 · 从航天飞机的终结谈美国的衰落和中
 · 中国有太多的理由不想跟越南打仗
 · 世纪婚礼和中华复兴
 · 中国真掌握了弹道导弹打航母的技术
 · 美军这次军演到底有没有去黄海?
【谈天说地】
 · 香港,挺住!
 · 从深度学习到深度造假,AI开始玩残
 · 孟公主还有可能接她爹的班吗?
 · 刘强东的“事情”,完了没?
 · 这些不起眼的中国大叔大妈正在改变
 · 美国华人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 美版文革新动态 — 来自第一线的快
 · 2016,美国华人参政的翻身年
 · 重建唐人街,让中国城再现辉煌的“
 · 从1088到1726,台独的暗香盈袖
存档目录
10/01/2019 - 10/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1/01/2018 - 01/31/2018
08/01/2017 - 08/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难忘的1977全国高考(下)
   



难忘的1977全国高考(下)


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犯下各种错误。 有的人犯错误不多,一生一帆风顺。 有的人错误不断,一生坎坷。 我就是那种一生错误不断的傻冒。 但是我在一生最关键的几件事上却幸运地做出了正确的抉择,也许这就让我避免了许多不幸或灾难。 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抉择,就是参加1977年高考。

正如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中描写的那样,虽然“四人帮”在1976年就被粉碎了,但那后来的几年中极左路线的影响还在(也许今天还在),人们还是心有余悸,害怕“四人帮”有朝一日卷土重来,反攻倒算。 中国那几十年翻来覆去的政治风云,确实让很多人后怕。

那一年我虽然义无反顾决定参加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但脑子里还一直挥不去张铁生的阴影。 万一极左路线回来,那可就惨了。 那一年公社的“五七”办公室正式宣布了中央高考改革的文件后,公社的知青们一窝蜂回城参加高考复习去了,但我还是不敢走,每天仍然若无其事地和贫下中农们一起劳动,坚守在生产第一线。 就跟《邓》剧中那个农场场长那样,许多革命干部仍然把持着知青生杀予夺的大权,俺还要悠着点。 所以我白天作出对高考并不积极的样子,但一到晚上我就打开中学课本开始拼命复习功课。

那个时候有少数知青和我一样留在农村复习准备高考。 我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提过的那位曾经和我在一起整党整团的小唐,还有一个酒肉朋友小赵,咱们三人结成了一个复习小组。 我扛去了一袋面粉,小唐弄来一大包粉条,小赵买了两条香烟,每天夜里咱们仨就在小赵那里复习。 先是各自看书,然后每个人和大家讲解看书的内容,咱们互相提问,然后解题、互相抽查。 困了,就抽根烟解困。 饿了,就用小赵的煤油炉下几碗面疙瘩充饥。 要是哪天大家太累了,还会煮一锅粉条汤,汤里放点老姜、酱油、麻油、红椒、大葱什么的,热乎乎地喝下去,立刻打起了精神,继续复习。 等到三个人实在熬不住的时候,天已是黎明,外面的鸡叫声传来,我们就倒头睡在桌旁。 一觉醒来生产队长已在外面吆喝大家下地干活,我们仨揉一揉浮肿的眼眶,赶紧起身,大步跑回各自的生产队,下农田干活,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虽然每天都累的精疲力尽,但仍然顽强地坚持着,因为心中充满了希望。 人生能有几回搏,这就是最关键的一搏。

关于恢复高考究竟是谁的功劳,也许还有一些争议。 但我能够在文革那个动乱年代中学一点东西,那确实要感谢邓小平。 邓小平第二次复出后,全国中学出现了一股良好的学风,我的中学开始走正规,老师们除了教学生读毛主席的书外,也教学生数理化,甚至英文。 那一段时间,我确实学了不少知识。 那个学风后来被张铁生事件搅黄了,中学生们又开始放羊。 不过正是因为我学过的那点知识,我在复习准备高考时还不觉得十分吃力。

《邓》剧中多次提到“老三届”知青。 我认识的其中一位上海知青,初中毕业就插队落户,因为家庭出身问题,8年来一直没有任何上抽的机会。 尽管他个人表现很好,那还是没有用,政审这一关他历来是通不过的。 这一次他也报名参加高考。 虽然他只读了初中,但他的知识基础比我们大家都要好。 而且他在插队落户的岁月中自学了英语等课程,是我们这些人中最拔尖的。 我暗暗替他鼓把劲,希望这一次他能够成功!

小赵那个生产大队还有一个女知青和我们一样留在在乡下复习,她叫冷Hong。 那女孩大大圆圆的眼睛,高高的个头,皮肤晒的黑里透红,说话轻声细语的。 她老爸是军分区司令,但她一点也不娇气,也没有霸气。 好几个早晨看到她肩抗农具下田干活,顺便问她一句:“复习的咋样了?” 她的回答总是“还着早呢,你呢?” “我也差老远呢,加油!”我鼓励她。 她也回答“加油!”

“加油”就是我们那一代的最强音。 无论是当年参加高考,还是后来在大学里为中国女排喝彩,或是大学毕业后参加国家建设,我们都喊出发自肺腑的这两个字:加油!

同学们加油,运动员加油,中国加油! 那就是我们激情燃烧的岁月。

一个多月后高考开始了。 记得那一天公社出动了好多辆拖拉机,把我们公社参加高考的几百名考生拉到县城的考场。 那是县城的一个中学,考场外面站满了人群,都是考生的家长或家属,人们的神情都很严肃。 那个阵势与其说是隆重倒不如说是悲壮。 对于许多考生来说,这也许是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高考的机会了。 对于所有的考生来说,这都是改变命运的最重要的一次机会。

那天上考场的,既有“老三届”的大哥大、大姐大,也有刚插队一年的小弟弟小妹妹,几乎跨越两代人。 也许这是中国历史上仅有的、特有的一个奇观。 打那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场面了。

我按照准考证上面的教室号码找到教室,排队进入考场。 就在我快要进入教室的那一刹那间,我在考场外黑压压的人群中看到了特地赶来的我老爸,老爸也看到了我。 由于相隔太远没法说几句话,但能看到老爸殷切的眼光。 我朝老爸招了招手,一转头进入了考场。 从此,我的命运转变了。

考试结束后我回到了村里。 那年的冬季挖河工程又开始了,我当天就坐上生产队的马车,奔赴挖河工程,继续抡起大锹,和几万民工一起奋战在水利工地上。

几天后,地区科委和县科委来了两个人,开辆吉普车跑到挖河工地上找到我,要我给他们看看我搞的那个原液喷洒农药的玩意儿。 我照实说那是俺照葫芦画瓢,按照一个杂志上的一个国外产品瞎鼓捣的玩意儿,不是发明。 他们说只要是能够提高效率促进农业生产的,都算是科技成果。 他们说准备推荐我参加省科学大会,然后争取去北京参加全国科学大会。 我说我整的那玩意儿没有进行过任何鉴定,俺哪好意思去科学大会啊。 他们说参加科学大会的是人,不是产品,不需要鉴定,上面说行就行。 我不想出那个风头,怕那件事耽误我上大学,极力推脱。 他们叫我静候通知。

又过了十几天,公社的有线广播里突然发出了一则通知: 以下同学明日请去公社领取体检登记表。 然后就是一长串的名字。 我没有听到那个通知,是村里老乡告诉我的,他们说我的名字在那个名单上。

我考上了!

不但我考上了,小唐也考上了,还有那位老三届上海知青,以及冷Hong,咱们都考上了!!!

去县城体检回来那天,俺从城里买了一条香烟,分给村里老乡们。

1978年一月下旬的某一天,我挨家挨户和全村每家乡亲告别后,生产队专门安排了一驾胶轮马车,用两匹大马拉车,把我一路送到火车站。 路旁的柳树已经发出嫩芽,蔚蓝的天空飘着白云。 我躺在马车上,看着蓝天白云下大片田野里青青的麦苗,看着路旁草屋的袅袅炊烟,看着一个个远去的村落,看着田野里耕作的农民,心中百感交集。 在这广阔天地经历过的那些苦,那些累,那些汗水,那些无奈,那些叹息,那些仇恨,那些愤怒,就跟过电影似的在脑海中一幕幕飘过。 这一切都过去了,新的里程就要开始了。

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那一幕,永远在心间。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