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窗外微雨的博客  
都是心情,都是念想  
我的名片
窗外微雨
 
注册日期: 2013-01-17
访问总量: 74,13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风中的承诺(二十四)拒绝
· 风中的承诺(二十三)张乐乐
· 风中的承诺(二十二)困境
· 风中的承诺(二十一)物归原主
· 风中的承诺(二十)和解
· 风中的承诺(十九)悔恨
· 风中的承诺(十八)不能承受之重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转载】
 · 转载:让我抽完这支烟(江智民)
【随笔】
【诗歌】
 · 满江红 月下飞雪(答赠山月歌)
 · 月下
 · 今生错过
 · 雪很大
 · 醉
【原创小说】
 · 风中的承诺(二十四)拒绝
 · 风中的承诺(二十三)张乐乐
 · 风中的承诺(二十二)困境
 · 风中的承诺(二十一)物归原主
 · 风中的承诺(二十)和解
 · 风中的承诺(十九)悔恨
 · 风中的承诺(十八)不能承受之重
 · 风中的承诺(十七)难熬的一夜
 · 风中的承诺(十六)艰难的决定
 · 风中的承诺(十五)男人的肩膀
存档目录
05/01/2016 - 05/31/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风中的承诺(二十二)困境
   


正是上学的时候,通往学校的路上熙熙攘攘,学生由家长陪伴着来上学的情况明显比以前多了不少。一些家长看着梅姐和杜芬走近,交头接耳切切私语的,杜芬知道他们在议论儿子的事,脸上发烧,低头走路不敢看人。

梅姐领着她来到校长办公室,老远就见朱校长和张远董事长被一些人围着比比划划在说什么,走拢一听,才知是市里几家报社记者不约而同前来采访。一位记者声音很大,压倒了其它嘈杂声:“大地中学刚开办不久,师生矛盾就如此激化,校长能给我们分析一下原因何在吗?你怎么看贵校管理方面的漏洞。”

朱校长不理会记者词语中明显的挑衅意味:“实是求是地说,学生打伤老师是极个别学生的极端行为,就如同儿子打老子,摊贩打城管一样不可避免。这样的情况可以发生在我们学校,也可以发生在任何别的学校。其原因我认为和社会大环境有关,比如传统价值观的崩溃,德育教育的萎顿,等等等等,但这决不是正常现象,更不是我们可以容忍的现象。在我看来,这与其说是管理上的漏洞,不如说是是教育上的疏误,近些年来,我们太偏重于分数,而疏忽了孩子们品德培育和情感养育了。”

朱校长的话显然不能令这些无冕之王满意,另一位记者大声发问道:“你这是避重就轻,你根本没有回答,造成这起事件的具体原因。有人认为,这与贵校招生生源的群体素质有关。你们为了达到招生指标,根本没有筛选设置,大量的民工子弟入校,其中包括不少的社会混混。请如实回答,有没有这方面的原因呢?他们今天打老师,明天也可以打同学,你们不会听之任之吧,你们打算采取什么手段让大地中学不会很快变成打架中学呢?”

张远这时站起来,声音不大,但不紧不慢:“我们是新学校,我们的招生是禀承教育平等的原则。在我们的心目中,只有坏的教育方向和教育方法,没有坏的学生。我们的确没有筛选设置,只要符合年龄,自愿报名的孩子,我们一律欢迎。只要我们对教育怀着坚定的信心,学校、社会、家庭三方面合力,这些苗苗会成材的。请相信,大地中学不会变成打架中学,不久不会,将来不会,永远也不会。”

记者们嗡嗡地议论着,一时再无人发问。隔了两分钟,一位身穿红衣的女记者挤到前边,很大声地问道:“听说这位老师是为了保护你的女儿才挨的打,你女儿不是出国了吗?怎么又有个女儿?是超生的吗?”

梅姐吓一跳,看看旁边的欢欢,赶紧拉着她送她去教室了。杜芬也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她虽然给欢欢家打扫过无数次的清洁,也曾见过欢欢的妈妈,可从来也没见过欢欢的爸爸。她万万想不到,这所大地学校的校董居然是欢欢的爸爸,更不明白,既然是爸爸,为什么要和自己的小孩分开住,就算是和欢欢的妈妈离婚了,欢欢也不应该单独和梅姐一起住着,好象无父无母的孤儿似的。

张远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私人事宜,概不回答。如果没有别的问题,我看采访到此结束,好吗?抱歉,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电话联系吧。”他做了个“请”的手式,好不容易把将这帮记者打发走了。

杜芬儍儍地站在走廊上,不知怎么是好,梅姐还没回来,她一时拿不定主意,是抓紧时间问问校长他们林老师的伤情呢,还是等梅姐回来再说。好在此时张远看见了她,过来招呼:“你是赵二起的妈妈吧,我们见过的。赵二起的事,你不要急,我昨天找过有关部门的领导,不会给他苦头吃,不过,他暂时不能出来,这种恶性事情,派出所要杀一儆百,我也爱莫能助。再说,他这次给林老师造成那样大的伤害,如果他没有受到相应的惩处,只会误导他,让他认为打了人也没啥了不起。进少管所的事可能不会很快有决定的,这15天的拒留期恐怕只有让他在里面呆着了。”

杜芬结结巴巴也不敢多话,看见张远要转身离去,才慌忙说:“张校长,我们实在太对不起林老师了,这里有6000元钱,想让学校转给林老师买点营养品。我们本来想去看她,但真是有点没脸面面对呵……”

朱校长走了过来,和张远交换了个眼神,说:“这样吧,这钱你先放着,我们先和林老师的家属沟通一下。我个人认为,你们,甚至赵二起都应该亲自去看望一下林老师,求得林老师和林老师家属的谅解,只是这时间安排上,倒不着急在一时。到时候,如有必要,我和张董陪你们去吧。”

“好,好呀。”杜芬感激地连连点头。

正在这时,一位老师陪着几位家长从大门口进来,几位家长情绪都很激动,一位长着络腮胡子的家长声音特别大:“不行,我们要求退学,你们这个学校野孩子太多,谁能保证我家儿子明天不会被打呢?”另一位穿戴很时髦的女人也跟着起哄:“是呀,是呀,我家女儿不敢来上学了,退学也是没办法的事呀。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