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嘎拉哈的博客
  There are known unknowns. There are also unknown unknowns. - Donald Rumsfeld
我的名片
嘎拉哈
来自: 美国
注册日期: 2010-10-14
访问总量: 705,13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简评川普国情咨文
· 面对信释的瞎忽悠,还望网管五思
· 幸灾乐祸实为过,倒打一耙更猥琐
· 反共义和团与反共红灯照的比较研
· 言论自由的“柯立芝效应”
· 猴子谈“文明,”越谈越像猴儿
· 举报刘卡尔(liucarl)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侃政治-12】
 · 简评川普国情咨文
 · 面对信释的瞎忽悠,还望网管五思
【侃政治-11】
 · 幸灾乐祸实为过,倒打一耙更猥琐
 · 反共义和团与反共红灯照的比较研究
 · 言论自由的“柯立芝效应”
 · 猴子谈“文明,”越谈越像猴儿
 · 美国基督教与穆斯林到底谁更激进?
 · 给丝丝的最后一个评论
 · 万维网越来越像个鬼网了
 · 自由过量也中毒:评主权公民运动
【侃政治-10】
 · 祝贺特鲁多连任
 · 祖国与国家没有区别
 · 民主自由:反共老海黄的伟哥和伟姐
 · “某籍华人”和“华裔某国人”
 · 东风劲,战鼓催,反共老海黄爱拉黑
 · 二百万奴才仍然是奴才
 · 民主不是普世价值
 · 假如中国人每人都有一只抢
 · 解决香港骚乱问题要比六四容易十倍
 · 中国近代史的新视角:《中国幻景》
【侃政治-9】
 · 三峡工程的真理:反共与愚蠢成正比
 · 反共老海黄比中共更加专制
 · 赞川普总统的板门店历史跨越
 · 俺又惹恼了一位反共老海黄
 · 回归前港人连民主猪长啥样都不知道
 · 换个视角看技术换市场
 · 反共老海黄比义和团还义和团
 · 六四三部曲:反共,反华,反人类
 · 刘欣,俺心目中的女王成
 · 关于“强迫技术换市场“的一次辩论
【科学哲学】
 · 从“太空镜”的物理学原理说起
 · 深度学习是否意味着AI真的会思考?
 · 对恩格斯“劳动创造人“学说的质疑
 · 从拉姆斯菲尔德到哥德尔
 · 从霍金的科学宿命论说起
 · 从人工智能到自由意志
【侃哲淆-2】
 · 嫉妒和晒的道德定位和相互关系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1)
【侃科淆】
 · 跟芨芨草探讨星系是如何“转”起来
 · 为什么中国民主很可能会死翘翘?
 · 关于定理(theorem)的定义
 · 跟着紫鸟侃科学:超弦和科学实证主
 · 从王亚平空中授课到广义相对论
【侃政治-8】
 · 还是九爷好啊!
 · BC高等法院前的碰瓷闹剧
 · 从民主无厘头到文明冲突的逻辑
 · 逢十大日,拉黑删贴仍然寒风习习
 · 为什么说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定数?
 · 什么才是正确的历史求真精神?
 · 新西兰杀手是黄川粉的好战友
 · 说说海外的“民主毛”水军
 · 麦家廉的诚实和吉娃娃的不自信
【侃政治-7】
 · 我从精诚反共到民主汪精卫的转变
 · 跟反共老海黄的对话
 · 不怕白川粉闹,就怕黄川粉谈基督教
 · 雷锋精神就是贵族精神
 · 关于贵族,信用,契约的hit&mi
 · 《莫斯科-北京》,暨纪念毛泽东诞
 · 再好的家法仍然是家法
 · 华人的一条真理:老而不死是为贼
 · 为什么黄川粉都跟穷人过不去?
 · 吃货族又惹祸了,这次是贿选(特短
【搞笑】
 · 王老虎俺又想抢亲了,远方还愣着干
 · 黄求恩一出场,白求恩只能钻地缝
 · 巴菲特“万维驻文学城东印度公司”
 · 小山羊主动出击大灰狼的故事
 · 东厂签字仪式
 · 没有大猪圈,哪会有大猪?(短)
 · 乐死别怪俺,兔子怒斥西方群哲
 · 视频解读AV影星和普通人的区别(非
 · 习老爷的姨太们关于金正恩的对话
 · 尿炕精(兔子)思考题答案(搞笑版
【侃政治-6】
 · 卡瓦诺是三权分立体制的受害者
 · 抗议潘妙飞拒修古宅很荒唐
 · 民主的龙种何以收获了暴民跳骚
 · 反共啦啦队何以自以为是运动员?
 · 北韩官方报导《川金会》观后感(短
 · 关于海外民主运动的政治伦理问题
 · 给反修宪的人们泼点儿冷水(1)
 · 先十问自己然后再十问习近平
 · 狭隘民族主义的误区
【侃政治-5】
 · 华裔老爷爷老奶奶又跟小孩杠上了?
 · 自由至上主义乃自由的便溺者(短)
 · 光头党,郭邪教,流氓分级
 · 不自由毋宁死 vs 不让作就打滚
 · 中国文化的歧视特征
 · “感恩贼”横空出世
 · 政治正确,平权法案,言论自由(1)
 · 假如中国赢了南海仲裁
 · 正义对贪婪的审判――评南海仲裁
 · 五四运动和“义和团意识”
【侃政治-3】
 · 关于专制体制语境下的政权合法性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2)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1)
 · 大阅兵秀出了民族的野蛮和阴盛阳衰
 · 对人民的态度,伪精英比毛左黑多了
 · 革命暴民和改良暴知:评电影<天
 · 从中美博弈看两国国际政治的战略缺
 · 大阅兵 vs 大遛狗
【胡乱侃】
 · 献给我的小浣熊
 · 补刀队队长送何岸权兄一程
 · 改良派批中共 vs 小三反腐
 · 基督徒应当如何“尊重权柄”
 · 怀念跟寡言博争吵的日子
 · 从李阳打老婆看爱国贼的嘴脸(短)
 · 俺在卫星图片上找到的,是飞机残骸
 · 向寡言博道歉,兼谈博客写作
 · 印度外交官探肛初检报告
 · 道德观的扭曲:评叶友文《华人投票
【胡乱侃-2】
 · 中纪委,似狼嚎,俺迈步出监
 · 中国人办网站,您就将就点儿吧
 · 中华少宽容,道歉需谨慎
 · 两万老苹果齐跳小苹果,场面震撼
 · 兔子真的回国了?
 · 俺也给老何头儿补上一刀
 · 中国正式进入“搞”时代
 · 关于网络争论的“日内瓦公约”
【侃政治】
 · 就法国枪击事件给五毛点个赞
 · 谁是这次踩踏事件的真凶?
 · 传统文化无需刻意弘扬
 · 为社科院院长王伟光说句公道话
 · 浅析华人网争的根源
 · 建议习总拿下汉办主任这个妖妇
 · 以暴力革命为例对比中西方思想之差
 · 暴力革命是中国政局的唯一走向
 · 评阿牛的山寨新现实主义
 · 浅论俄罗斯的民族习性
【搞笑-2】
 · 大合唱《保卫万维》
 · 老歌新唱《我的非洲心》
 · 首届“政奥会”部分尿样检测结果
 · W-ISIS vs C-ISIS (搞笑)
【侃政治-2】
 · 我来给亚投行浇泡尿
 · 改良派热捧李光耀的深层原因
 · 从今年两会看政治人妖们的与时俱进
 · 闻章立凡大师入驻万维,喜不自胜
 · 春晚,十三亿病患共吸鸦片的晚上
 · 说说习近平的山寨道具-敞篷越野阅兵
 · 浅谈《欧洲文革》和社会达尔文主义
 · 中华各界恢复帝制劝进书
【环境伦理】
 · 给寡人兄和特有理兄的一个提议
 · 献给我的小浣熊
 · 公民社会 vs 屌民社会
【侃政治-4】
 · 郭爆料对中国政治的影响有多大?
 · 山寨启蒙和传统文化哪个危害更大?
 · 盎格鲁人太任性(1)
 · 从哈耶克思想到川普现象
 · 海外爱国贼的逻辑不如鸟
 · 重贴被德孤删除的一个评论
 · 马克思制造的“时空扭曲”
 · “闹闹派”的N大误区
 · 华裔和白裔谁更种族歧视?
 · 台湾的出路在于推动两岸民主共识
【视频推荐】
【文化进化】
 · 当瑞典的死规矩遭遇中国的活人性
 · 奉劝溪谷闲人停止自我顶贴行为
 · 井蛙进化史(迷你版)
【中国传统文化批判】
 ·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超短)?
 · 国人反对教师欠薪的理由值得商榷
 · 病句与发错音哪个错误更严重?(特
 · 从道德天然论看儒道与康德的区别
 · 中国体育粉丝的一大特色:粉教练
【左毛学】
 · 五毛爱普京的心理学分析
 · 老百姓不是SB的避难所(短评)
 · 为NBA的决定叫声好!
 · 给穆尔西算一掛:“中东与中共犯克
【歌。影。视】
 · 李克勤《红日》等几首粤语歌曲
 · 草原上的红卫兵见到了毛主席
 · 万泉河水,百听不厌
 · 我喜欢的几首老歌
 · 不纪念一下毛主席俺脚得心里空得慌
 · 遇到这样的敌军,您干脆打死俺算了
 · 意识形态可论,但音乐无罪,艺术无
【侃哲淆】
 · 从范例自吹自擂看兔子对哲学的无知
 · 中国没有辩证法,有的只是诡辩术
 · 中国传统认识论批判
 · 哲学同真理的关系以及辩证法的本质
 · 跟喜欢“装哲学它妈”的兔子侃侃大
 · 跟兔老师讨论分析哲学,兼向网友问
 · 从道德角度看陈光标慈善的山寨特性
 · 兔子围起布帘子糟蹋休谟,叔不能忍
【其他】
 · 举报刘卡尔(liucarl)
 · 关于我个人对网络骂人的举报底线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2)
   

有人将五四时期由胡适等人所倡导的新文化运动,比喻为中国版的启蒙运动。虽然我不否认新文化运动对于传播民主理念所起到的重要的作用。然而,与欧洲启蒙运动相比,新文化运动的意义,没有超过知识普及的层次。也就是说,新文化运动大体上起到了一个民主知识速成班的作用。而欧洲启蒙运动,却代表着人类智慧的一次质的飞跃。因此,新文化运动,同欧洲启蒙运动,两者根本就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更重要的一点是,由于受杜威实用主义哲学的强烈影响,与欧洲启蒙运动相比,新文化运动带有强烈的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色彩。结果是,民主运动的道德正义性被大大地弱化。整个新文化运动的主题,基本上是围绕着改良和革命哪个更安全来进行的。在这样的氛围下,民主革命,反而成了一个反动的东西。不夸张地说,民主思想刚一到了中国,就已经被胡适给山寨化了。

五四时期,杜威被他的几个中国弟子,包括胡适,陶知行,郭秉文,蒋梦麟等请到了中国,并在中国待了两年多。在这两年中,他走遍了中国11个省份,开展了一百多次巡回演讲。关于杜威对中国知识界思想的影响,胡适总结道:“我们可以说,自从中国与西洋文化接触以来,没有一个外国学者在中国思想界的影响有杜威先生这样大的。我们还可以这样说,在最近的将来几十年中,也未必有别个西洋学者在中国的影响可以比杜威先生还大的。”

实用主义哲学最早产生于十九世纪末的美国。普尔斯(Charles Peirce),詹姆斯(William James),和杜威(John Dewey) 三人,被公认为美国实用主义哲学的三鼻祖。美国的实用主义的出现,同欧洲大陆的分析哲学的发展是遥相呼应的。在英,法,美三国的民主革命完成之后。实用主义,作为体制进一步完善的需要,其出现也具有一定的必然性。打个比方,如果将西方民主运动比作盖房子的话。那么民主革命,就相当于主体结构的施工工作。而实用主义思想,就是为了迎合后续的内部装修的需要而出现的。如果将欧洲启蒙大师的地位,比喻为主体结构设计师的话,那么杜威的地位,就相当于装潢,管道,灯光,保温等方面的设计大师。虽然两个工作都非常重要,但是工种却是不同。

理解了这一点,那么对于杜威对中国民主运动的主张改良,反对革命的立场,就不足为怪了。我虽然不能够确信,在中国问题上,杜威的立场,与美国政府的实用主义国际政治立场的惊人巧合,是否是出于故意。但是我同样也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性。至于胡适自己是否有能力认识到这一层,则是仁者见仁的事。

新文化运动中的一个匪夷所思现象,是整个运动中,很少能够见到介绍欧洲启蒙大师,诸如康德,培根,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等人思想的影子。在胡适的极力蛊动下,中国的学者将杜威给捧上了天。据说那时候,各种报刊,连篇累牍地都是重复杜威的讲演稿。可以看出,当时的文人对杜威已经盲目崇拜到了近乎神人的地步。当然,胡适等一群杜威的弟子们出于‘师为徒涨脸,徒为师增光’的心理,拼命鼓噪杜威也是自然而然的。

虽然民主思想最早源于古希腊。但是当代民主思想,从理念的真正成熟到社会实现,却要归功于欧洲启蒙运动。关于启蒙运动的确切含义,虽然有着多种不同的解读,但都与”理性(reason)“二字握密切相关。按照康德的说法,启蒙运动,代表着人类的智慧,从过去的监护状态,走向成熟状态。用心理学的说法,叫自我意识觉醒。类似于一个小孩从不董事到事,或者一个植物人逐渐醒来的过程。自我意识觉醒反映在两个方面。在自然科学方面,认清了教条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本质。意识到了经验主义,怀疑主义,批判思维,演绎逻辑的重要性。在社会学方面,传统自由主义的兴起,形成了个人自由权对传统统治者权力的挑战。人文主义构成对传统神学的挑战。君权天授不再是自然而然的。统治者的至高无上的权利也不再是天经地义的。对国家起源的理性思考,导致了‘人人生来平等’,作为一条普世法则,成为不证自明的。按照盖尔(Peter Gay)和福山的观点,启蒙运动帮助英国人打破了‘君权神授’这个禁锢思想进步的教条枷锁。从此,国王的权利不再是绝对至高无上的。于是,世袭贵族(教会)对国王权力便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制约。这便是英国近代民主的最原始形式。

基于实用主义的新文化运动,效果上不可能达到,甚至接近这样的标准。不仅那时没有,就连今天也没有。如今中国的整体学术水平, 大体上仍然是处于植物人醒来之前的状态。由于中国不存在一个对政治有真正影响力的宗教,因而民主思想,也不可能像欧洲那样,借助着宗教这一桥梁,将人文主义,尤其是俗世化的人文主义思想,从知识精英层面传播和普及到一般大众的层面。所以,欧洲启蒙运动,是知识分子和普通大众的共同启蒙。在知识精英层面,用老毛的话说,属于"灵魂深处爆发革命"。相比之下,新文化运动所提倡的德先生,赛先生,不过知识的数量积累而已。然而,知识是代替不了思想的。民主的道德正义性的哲学基础,不是功利主义,而是道德理性主义。因此,民主的传播,自然也离不开理想主义精神的传播。至少说,在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的著作里,基本上看不到改良主义的影子。

关于民主革命的道德正义性,同实现手段之间的重要性的排列关系,波普尔给出了一个清楚解释。波普尔对民主是这样划界的。他认为,一个体制是否是真正的民主体制,关键是看人民能否按照自己的意志,在不使用革命手段的前提下,就可以选择或者赶走他们的国家领导人。这里,波普尔使用了他最为拿手的演绎逻辑手段,来判断一个体制是否为合格的民主体制。显然,按照波普尔的说法,民主的道德正义性,要高于手段的正义性。这同欧洲的原始启蒙思想也是一致的。然而很不幸,就在中国最需要用货真价实的启蒙思想,并以此来对独裁专政体制进行最彻底的否定的时候,胡适却给中国引荐了杜威,一个实用主义二手货。如果已知手段的选择是可以对等的话,那么连小孩子都知道选择更安全的一个。问题是,除了算命师,没人知道革命和改良的选择是否等同。因此,我虽然不反对改良主义,但我却也无法从逻辑上排除革命手段。

改良主义者的一个较大误区,是对知识分子角色的错误定位。作为知识和思想的探索者和传播者,知识份子的正确角色,应当是“文韬”,而不是“武略”。虽然像毛泽东等革命运动的直接参与者们可以另当别论。但是这不等于说,人人都必须像诸葛亮那样,能够为中国的未来前途,给出一个类似于“借东风”,或者“草船借箭”之类的具体妙计。同理,我们也没有理由要求鲁迅必须做到这一点。理解了这一点,就知道指责鲁迅“放下手术刀,就跑掉了”的说法,是没有太多的道理的。改良派天天大喊包容。如果包容真的是对等的话,即便不能包容革命的抢,至少也应当包容一下鲁迅的笔吧。

所以,不妨将是否放弃算命师思维,作为判断中国知识份子是否已经真的从植物人状态醒来的一个标准,批判和怀疑,不仅仅是科学的精髓,它同时也是民主思想的精髓。在没有真正理解这个道理之前,还是‘妄议鲁迅’为好。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