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雨斤的博客
  立钩无饵三尺悬, 渭水北岸一愚贯。
我的名片
雨斤
来自: 美国
注册日期: 2016-04-04
访问总量: 157,98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更多海外原创作品,点击这里!
~~~~~看戏去了。。。~~~~~
最新发布
· 从棒子跳脚说韩国
· 试论我国美女产地的历史渊源
· 芦雪广辨正
· 割袍断义说雄信
· 三胖是孬种
· 无知,还是故意装蒜?
· 为什么说“造衅开端实在宁”?
友好链接
· 北雁高飞:北雁高飞的博客
· 安博:安博的博客
· 芨芨草:芨芨草的博客
· 万维互动Zone:万维互动Zone
· 万湖小舟1:万湖小舟
分类目录
【红谜系列之六】
 · 芦雪广辨正
 · 为什么说“造衅开端实在宁”?
【红谜系列之五】
 · 贾蔷和贾珍到底是什么关系?
 · 论曹雪芹两极的语言艺术
 · 曹雪芹是怎样暗示贾珍那事儿的
 · 闲侃几句刘姥姥的行酒令
 · 三议薛蟠粗俗酒令里的神秘人物
 · 补议薛蟠粗俗酒令暗喻何事?
 · 薛蟠的粗俗酒令暗喻何事?
 · 高鹗后四十回的一处明显的谬误
 · 关于贾宝玉的结局之谜
 · 再议林黛玉诗论之‘不以詞害意’
【红谜系列之四】
 · 刍议林黛玉诗论要义之对错
 · 说说习大他大和曹雪芹的关系
 · 贾府里的大姐大-贾元春(三)
 · 贾府里的大姐大-贾元春(二)
 · 说说贾府里的大姐大-贾元春(一)
 · 闲侃四大丫环的名字寓意
 · 有功无运也难逢之谜
 · 踏雪寻梅的薛宝琴
 · 龄官划蔷写的是个什么字?
【红谜系列之三】
 · 红楼梦被纳入高考必考范围有感
 · 王熙凤最后是怎么死的?
 · 红楼梦里这首诗是谁写的?
 · 巧姐的名字是谁给取的?
 · 红楼梦里神秘消失的丫鬟--茜雪
 · 从长生果看曹雪芹的佛道观
 · 周末闲侃:红楼梦里的猛张飞-焦大
 · 曹雪芹为什么要给小红改名字?
 · 红楼梦的作者究竟是谁?
 · 扑朔迷离说妙玉
【红谜系列之二】
 · 令人胆颤心惊的咏菊螃蟹诗
 · 脂砚斋是不是数学家?
 · 关于宝玉最钟爱的女性是谁的争论
 · 聊一聊画家曹雪芹的画风格调
 · 您见过曹雪芹亲笔所画的画作吗?
 · 红楼梦里众说纷纭的十个诗谜
 · 破解红楼梦灯谜四则(下篇)
 · 破解红楼梦灯谜四则(上篇)
 · 曹雪芹“不学之纨绔”骂的是谁?
 · 七律 步杜工部原韵西山怀古
【红谜系列之一】
 · 雪芹故居今安在?
 · 你知道曹雪芹的第二部著作吗?
 · 八十年代初的一桩红学公案
 · 曹雪芹唯一存世的遗物
 · 脂砚斋到底是谁呢?
 · 曹雪芹生卒年岁私考
 · 鲍二家的何以死而复生?
 · 红楼梦里男人们穿什么衣服
 · 红楼梦里贾敬之死为何这么突然?
 · 红楼梦女人里谁是小脚?
【京剧】
 · 论学戏
 · 读黄花岗隐其姓氏谜七律有感
 · 从曹德旺跑路到张慧珠进山
 · 我花不比他花差
 · 听戏释冰人
 · 水袖里的“苛政猛于虎”
 · 赵大的教训:做人要有底线
 · 猜谜(谜底已公布)
 · 临潼举鼎:伍子胥的另一面
 · 王瑶卿存世仅有的录音
【音乐】
 · 玛丽的优雅:当你老了!
 · 一个为情所伤女子的内心独白
 · 铮铮硬汉也有柔情似水的时候
 · 海外拾遗:艺术残缺美三例(附图)
 · 逝去的青春:化蝶
 · 往事如昨:心灵的吸尘器
 · 冬夜的温暖:奥芬巴赫的船歌
【秦腔】
 · 三胖是孬种
 · 无知,还是故意装蒜?
 · 论学戏
 · 陕西也有个蒲松龄
 · 陕西俗语
 · 槐里学唱秦腔老生选段专辑(三)
 · 元迎探惜
 · 香山还愿:仁爱为本亲情至上
 · 那坛,那人,那事。。。
【图片】
 · 快讯:小鸟正在出壳!
 · 春王正月,天子万年
 · 感动:风雪里的妈妈
 · 春天里的桃花
 · 槐里学唱梅派青衣选段专辑(四)
 · 槐里学唱余杨派老生选段专辑(二)
 · 海外拾遗:艺术残缺美三例(附图)
 · 槐里学唱程派青衣选段专辑(一)
 · 探访流落美国的家乡“二骏”
 · 图说:温馨时刻
【诗词】
 · 闲侃七月流火的争议
 · 春天里的桃花
 · 五律 新年寄语步王湾
 · 五绝 步河东韵耶诞夜感怀
 · 七律 步杜工部原韵西山怀古
 · 我花不比他花差
 · 一桩发生在唐朝的抄袭诗案
 · 白居易的长恨歌写错了吗
 · 闲侃唐朝的两首著名高考诗(视频)
 · 七律 咸阳忆事
【杂文】
 · 从棒子跳脚说韩国
 · 试论我国美女产地的历史渊源
 · 割袍断义说雄信
 · 你愿意被呆若木鸡吗?
 · 能打电话为啥要写信?
 · 我花不比他花差
 · 听戏释冰人
 · 汉语里的乱七八糟
 · 月儿弯弯照美洲,几家欢乐几家愁
 · 水袖里的“苛政猛于虎”
【散文】
 · 春天里的桃花
 · 小学毕业,还是大学肄业?
 · 瓦楞谈唱戏
 · 父亲的一九八四年
 · 上古之谜:《在水一方》
【笑话】
 · 快讯:美联航视频新广告
 · 周末一笑:老太太过年
 · 双11过后,马云问禅
 · 周末一笑:精神病人
 · 笑话:老王不高兴
 · 周末一笑:开发票(饮者慎入)
 · 笑话:结巴老师
 · 笑话:缘分
 · 笑话:吃雪糕
 · 笑话:洁身自好
存档目录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闲谈红楼梦焦大与唐杨贵妃
   

梅派京剧中有一出经典剧目叫《贵妃醉酒》,多年来常演不衰,至今仍让戏迷们沉醉不已。《红楼梦》中也有一幕醉酒闹剧,不过主角不是美人,而是一位叫焦大的老奴。乍一听来,焦大醉酒与贵妃醉酒风马牛不相及,不可同日而语。可是,你若略加观照就会发现,这两起事件的缘起和实质是一样的,都是在受到冷落后发泄心中的郁闷和不满。

《贵妃醉酒》的原始脚本,并没有现在这么雅,其中不乏轻佻谑浪的科诨表演。百花亭的筵席都摆好了,就等皇上驾到一块儿赏花饮酒,谁知等了老半天,万岁爷却在半路上驾转西宫,临幸梅妃去了。这让杨玉环又羞又恼,无奈只好引樽自饮。几杯下肚,醺然欲醉,不免春心荡漾,以至放浪形骸,媚态浪语,频频向两位公公作出求欢状,俗得可以。

“没醉假装醉,躺在床上睡。叫奴去送枕,扯烂奴的衣!”

 焦大爷今儿个口吐白沫,半段海岛冰轮。陕西话管这叫半吊子,呵呵。

杨玉环“耍酒疯”显然是因为失宠。那么,焦大“耍酒疯”又是为哪般呢?

在贾府当下人物中,焦大资格最老、功劳最大。按照宁国府内当家尤氏的说法,焦大“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照此看来,焦大就不止是宁国公贾演的恩人和义仆,而且是大清国的勇士和功臣,即使不被树碑立传,也当供养起来。大约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焦大的功劳不仅未能改变身价和命运,而且随着老主子的去世,渐渐被冷落下来,临到古稀之年,还要任人驱使。

那一天,宝玉随凤姐到宁府宴游,见到并结识了秦可卿的弟弟秦钟。晚饭后,原说是派两个小子送秦钟回家的,外头却派了焦大。惹得焦大火起,便趁着酒兴抱怨起来,调门越来越高,话也越说越难听。这让在场的主子们脸面下不来,于是就被捆绑起来,拖进马圈塞了 一嘴马粪。想当年,为救先主喝马尿;现如今,反被后人塞马粪。世道人心如此不古,付出与回报反差之大,令人不胜唏嘘。

酿成如此悲摧的结局,究竟应该怨谁呢?从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来看,首先要怪管家差遣不公,否则不会出这乱子。在场的两位女当家的说:“偏又派他作什么!放着这些小子们,那一个派不得?偏要惹他去!”尤氏还说:“我常说给管事的,不要派他差事,全当一个死的就完了。今儿又派了他!”像这样黑更半夜的派一个老奴送客,确实不该。

其次要怪焦大妄自尊大,目无王法。焦大固然有恩于贾氏,但毕竟时过境迁,那光环早已暗淡了。焦大喝醉了酒,就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姓甚名谁了,倚老卖老的神态跃然纸上。说什么“焦大太爷跷跷脚,比你的头还高呢!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焦大 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他也不想想,在人屋檐下混饭吃的奴才一个,连半个主子都没混上,有什么资格好摆?怎可如此放肆地向主子叫板呢?若往深里说,那就不止是怨谁、怪谁的问题了。

“焦大骂街”这件事,在《红楼梦》中只是不起眼的一幕,但脂批却认为“真可惊心骇目”。这同事发现场的反应是一致的:众小厮见说出来的话有天没日的,唬得魂飞魄丧。可见焦大的话是何等地震撼,以至于凤姐不敢听,宝玉不该听。何以至此呢?因为焦大的说词 撕下了宁府的遮羞布,将主子们乱伦的丑闻公开化了,这对一个“钟鸣鼎食之家,诗书簪缨之族”来说,无疑是极不体面的。所以,焦大骂声一起,宁府的空气顿时紧张起来。

从《红楼梦》第七回的客观描述来看,焦大之骂应该是“醉后吐真言”。俗话说叫揭老底,流行语叫爆猛料。焦大发火时尽管情绪失控,并自负地说“我什么不知道?”但具体到人和事,还是有所保留的,并没有指名道姓。道破丑闻身份的是书中的交代:“焦大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作者有言在先,分明指证焦大所言非虚。

那么,事实如此就可以随便嚷嚷吗?中国的道德传统一向讲究“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像宁府这种敏感的高层隐私,不要说下人,即便是族亲,也不敢随便议论。心知肚明可以,公开说破犯忌。焦大虽然粗鲁,也应略知一二,否则不会扬言要往祠堂里哭太 爷去,并说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只不过,焦大对“这些不长进的爷们”的行径实在看不下去,顺便数落数落而已。

事实上,贾府那点糗事,并非焦大一人知底,就连外头那个浪荡公子柳湘莲也有风闻。问题是焦大真的没有把自己当外人。他出言孟浪,着实刺痛了贾府中人的神经,但骨子里还是为贾府着想的。之所以牢骚满腹愤愤然,除去炫耀自己的功劳、发泄遭受冷遇的不满外, 还有对不肖子孙的抱怨和谴责。联系到贾府被查抄时焦大那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更能证明焦大以贾府为家的一片赤诚之心。

如此说来,焦大不仅是功臣,还是个忠臣。难怪鲁迅先生说,看《红楼梦》,觉得贾府上是言论颇不自由的地方。焦大的骂,并非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所以这焦大,实在是贾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恐怕也会有一篇《离骚》之类。有学者考证认为,焦大之 骂,绝非仅在“伏可卿之死”,而更多的是借焦大之口,表达作者自己的愤怒,批评圣上之薄情,感怀家事之不幸。是也?非也?恐怕难有定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