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earl的博格: 沙与花
  一粒沙中看到世界,一朵花中梦到天堂
我的名片
pearl
 
注册日期: 2007-01-13
访问总量: 262,74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短片
· 谈一谈奥斯卡提名电影《Hidden F
· 给瑾子和思羽说两句
· 小说《断章》的缘起,一个以胡歌
· 断章(小说)结局篇 - 十二,十三
· 断章(小说)十,十一
· 冷眼看大选 - 顺便和解大侠商榷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游遍青山】
 · 又是人间四月天(有图)
 · 重回故地北京游 -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
 · 我爱纽约
 · 得克萨斯的春天
【居家轶事】
 · 陌生人的善意
 · 说说老公和我怎么改变了对方的饮食
【闲谈杂论】
 · 短片
 · 谈一谈奥斯卡提名电影《Hidden Fig
 · 给瑾子和思羽说两句
 · 再说朱令案 - 我们怎么真正帮助她?
 · 中国这次为什么得分 - 钓鱼岛事件之
 · 奥巴马的艰难道路-小谈创造工作机会
 · 看潮起潮落 - 招聘二三事
【往事如梦】
 · 临江古镇忆旧 - 涉过时光的洪流(多
 · 青春祭
 · 山行
 · 云在青山月在天 - 展望2010年
 · 舞会
 · 父亲
 · 故乡小语
【灵性人生】
 · 喝茶的境界
 · 我的“白粉墙”情结 (多图)
 · 过了一关又一关,过了一山又一山
 · 茫茫十年网络梦 - 感受文学
 ·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
 · 一个人在山顶上(六则)
 · 让肉体和灵魂一起憩息
 · 诗情画意
 · 传奇
 · 江南
【国谈家事】
 · 冷眼看大选 - 顺便和解大侠商榷
 · 中国,你怎么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 也谈男人的胸怀 - 比最近黄奕家事更
 · 中国南海的这两记耳光究竟打在谁的
 · 阻止SCA-5生效的短期最有效办法
 · 看看这份成绩单说明了什么?
 · 对孩子最重要的 - 藤校乎?或者其他
 · 彭丽媛,我为你倾倒
 · 你觉得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再谈海
 · 谈谈谷歌退出和中国的民主进程
【寒窗夜话】
 · 小说《断章》的缘起,一个以胡歌为
 · 断章(小说)结局篇 - 十二,十三,
 · 断章(小说)十,十一
 · 断章(小说)(九)
 · 断章(小说)(八)
 · 断章(小说)(七)
 · 断章(小说)(六)
 · 断章(小说)(五)
 · 断章(小说)(四)
 · 断章(小说)(三)
存档目录
08/01/2017 - 08/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4/01/2015 - 04/30/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1/01/2014 - 11/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11/01/2012 - 11/30/2012
04/01/2012 - 04/30/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1/01/2009 - 11/30/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1/01/2007 - 01/31/2007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断章(小说)(六)
   

                           (六)

快到圣诞节了。天空时阴时晴,多数时候是阴冷的,这是一个难熬的冬天。现在的上海,跟风也很厉害,各大商业购物区,特别是徐家汇,南京路和淮海中路的各大商厦,都批挂上了和圣诞有关的装饰,巨大的,五颜六色的圣诞树,金色的铃铛和彩带,在阴云密布的天空下溢彩流光,为这个喧嚣的城市增添了无数的节日气氛。

临近圣诞的那一天,文洁淼公司里的员工已经走了一半。多数美国来的员工都休假回美过圣诞去了。文洁淼还在电脑上忙碌着,赶着为公司总部写年度汇报,今年是丰收年,回上海以后的千辛万苦总算都有了补偿,今年营业额大涨20%,总部一定是满意的。

手机忽然叮了一下。文洁淼没去管它,这两天的短信特别多,很多都是客户的。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才看了一下。林畅来的。“文姐,圣诞快乐。真的很想念。想念你蓝灰色调的客厅和书房。想念你的书还有我们常听的音乐,想念你熬的汤和你的五个砂锅,还有我们聊过的很多话。那是我这两年最快乐的时光。圣诞来临,衷心祝福。”。

今天是上海难得的晴朗天气,风清云淡。办公室的落地长窗外,黄埔江闪动着粼粼波光。她没有回这个短信。

圣诞节文佳淼带着父母和海音去了趟伦敦。父亲年轻读书时,是个莎剧迷,去伦敦是桩夙愿,这次如愿以偿。五天的伦敦行之后,他们三人回了上海,她只身东行,一个人重游巴黎。

上次在巴黎,是在和莱恩的婚期两个月前,正是花月正春风,满城的缱绻旖旎。这次她故城寻旧,只赶上潇潇冬雨。

文洁淼撑着伞,避开了人流如织的香榭里榭大街和蒙马高地,而是走遍了巴黎的拉丁区。看过大大小小的书店和古玩店。走累了,在拉丁区边缘的一家临街的咖啡店坐了下来。这是一家很小的店子,坐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他们在放保罗默里亚特乐队版本的《萨巴女王》,很旧的曲子了,古阿拉伯的美丽萨巴女王和以色列所罗门王相爱,难解难分,可是最终不得不离别。这悲怆的调子瞬间充斥整个空间。这是她最喜欢的曲子。静静地喝着咖啡,在想自己喜欢的曲子为什么都是宿命般地讲述着短暂和分离。

徜徉在塞纳河畔,看河水滚滚东流,岸边一如上海,也种满了梧桐树,落叶飞尽,在细雨里站成冬日的寂寞风景。她站在桥头,艾菲尔铁塔在苍茫雨色里若隐若现。赛纳河里缓缓走着游船。心里的一些东西一阵一阵地浮上来。越是避开,就越是翻动涌流,直至沸腾成一片大海。

过完新年,大家都回来上班,生活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一月底是海音的生日,文洁淼正想着买个什么礼物送她好,她先来了电话。“我是本命年,这帮人要给我大办一次,我说可以,不过别太铺张了,十桌人以下吧。”

“谁要给你大办?”

“代理的这帮明星啊,温如馨,段磊他们这帮,还有林畅和吴凯,瞎起哄呢。他们已经在外滩的华道尔夫酒店订了一个中型宴会厅,你也来吧。”

“华道尔夫酒店?那绝对是个好地方,我在美国时最喜欢这家酒店,高品位。谁的主意?好选择。”

“这种要品位的地方,当然是林畅这种文艺青年的杰作。我是无所谓了。反正他们请客。”

“我还是不去了吧。等会再被偷拍,又是一场风暴,何必呢。礼物我找天给你送过去。”

“你一定要来。自己的表姐怎么能不来。再说这是私人聚会,没他们偷拍的机会。我和林畅他们打了招呼,保密工作一定要到家。酒店会派保安看门,不在帖子上的人根本不让进。”

“我考虑考虑。”

生日晚会在周五晚上。文洁淼早上七点就开始开各种会议,一直到下午五点才彻底结束,回到家,一看镜子里已是花容失色。想到林畅,她叹口气。决定今天晚上不去。自家表妹,大概可以不那么客气。踢掉鞋子,淋了个浴,喝了杯茶,才缓过来点。到了七点半,文洁淼正在灯下看书,海音的微信到了,“什么时候到?我们都等你。”

文洁淼叹口气。躲是躲不掉了。只好批挂上阵。不知道该穿什么,身上的家常裙子肯定是不行。在衣柜里飞快地看一看,挑了一个最简单的黑色鸡尾酒式带蕾丝的吊带裙,实在是太素太低调,恐怕庆生是不合适,想来想去,又配了一对翡翠的长耳坠,圆润碧绿,当初文洁淼在保加利亚旅行时买的,配黑色正合适,在翡翠的映衬下,只需浅浅的唇红,就衬得镜子里的那张脸肤光胜雪。披上大衣,拿上礼物,文洁淼赶紧出门去。

赶到华道尔夫,已经过了八点半,估计海音的庆生宴都快吃完了。文洁淼叹口气,估计这回海音少不得要抱怨了。进了金碧辉煌的前厅,报了海音的名字,很快她就被领到了二楼的宴会厅。远远地听到乐声悠扬。宴会厅的大门紧闭,两位酒店的保安站在门口。文洁淼走上前去,报上姓名,保安马上说,“文小姐请进。”

“我能从宴会厅的边门进去吗?”保安看看她。“当然可以,文小姐这边请。”

门轻轻合上了。文洁淼静静站在入口处。晚宴大概已经结束,桌子被抬到了边上。厅里响着悠扬的旧歌,慢三的拍子,一对对翩翩起舞。没人注意到她。文洁淼悄悄地选了最边上的小桌坐下来,脱下大衣,看着舞池里的人群。海音今天晚上穿了一套色彩温暖的羊毛裙,在一位高大男士的臂膀里笑得如风摆杨柳,还有很多她认识的,海音圈子里的娱乐界人士。文洁淼微笑着看着海音,几乎今天晚上来的所有男士都来邀请这个宴会的女主角共舞,海音快乐得像只蝴蝶,根本就顾不上埋怨她这个表姐。

忽然听到有人叫她,“文姐姐,好久不见了,好想念你的砂锅鱼头!”文洁淼抬头一看,原来是吴凯这个小家伙,手里端着一碟蛋糕。“你还没吃饭吧,林畅哥让我给你拿来的。”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舞池里晃。“林畅?我没看见他啊?”“林哥坐在那头呢”。

文佳淼远远望去,林畅坐在厅的那一头,轻轻地冲她摆摆手。他似乎是瘦了一些,脸上露着微微的笑意。文洁淼也向他招招手。

很多人都注意到这个坐在边缘地带的端凝女子,纷纷来邀舞,文洁淼都拒绝了。不用看,她也知道,厅里另外一个一直没有上舞场的就是林畅。现在放到的曲子是欢快的水兵舞曲,连不太会跳的人都上了,厅里简直就像一个欢乐的池塘。

文洁淼吃了一片蛋糕,喝完咖啡,打算把礼物留在礼品桌上就离开。另一支舞曲响了,慢四步,Patti Page 的 《Tennessee Waltz》。文洁淼的心轻轻地颤了一下,这是她从少女时代起就最喜欢的一支曲子,灰色的,宿命般的悠远深情。就像她的爱情,仿佛还在手边,唇畔,而瞬间就如烟花般飞散。舞厅里的光被调得很暗。她不由自主地又坐了下来,安静地听着。

在黑暗中,有人轻轻地拉住她的手,走入舞池 。她没有看,也不用问。她和林畅都没有说话。她离他这样近。他身上一阵一阵地漾来他身上特有的气息。他的手微凉。

“I’m dancing, with my darling, to the Tennessee Waltz…”

文洁淼觉得她的心正一点一点地融化成一片水泽。这却不是她应该和他跳的曲子。

她抬起头,他正凝视着她。他的唇,就在她的颊边,就像他的手一样,微凉的一抹柔和。有一个刹那,好像世界都消失了,只有她和林畅在天地间起舞。

文洁淼把头轻轻偏开。圣诞节在塞纳河畔的那种情绪,也许从来就没有离开,在这一刹那忽然喷涌而出。她脸上如旧平静如水,而心里正万马奔腾地掀起惊涛巨浪。

趁着还有一点力气,“林畅,对不起,我不是你该找的人。”林畅仍旧没有说话。直到曲子结束,他把她送回座位。文洁淼站起来,“我该走了。”林畅忽然抬起她的手,深深地吻她的手背。

“My queen。” 他轻声说。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