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吴言的博客
  无言的呐喊、彷徨与朝花午拾,暂无南腔北调与准风月谈,仅此而已。
我的名片
吴言
来自: Australia
注册日期: 2012-10-04
访问总量: 734,44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刘晓波千古!
无言声明
谢谢光临,欢迎留言!
最新发布
· 中共是民企的天敌
· 华为与中国政府究竟是什么关系
· 八一随感
· “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 为何一定要抓李源潮?
· 雷洋能否成为孙志刚第二?
· 重返万维叹兼怀寡言
友好链接
· 昭君:昭君的博客
· 思考为了未来:思考为了未来
· 徽人:徽人的博客
· 比较政策:比较政策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芹泥:芹泥
· 半江红:半江红的博客
· 谢盛友文集:德国谢盛友的博客
· 蜉蝣之暮:蜉蝣之暮的博客
· 高伐林:老高的博客
· 令狐冲:拔剑四顾心茫然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0+1:0+1
· 秦川:秦川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老几:老几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章立凡:章立凡的博客
分类目录
【青春如烟】
 · 五四青年节话学潮
 · 六四往事(四)
 · 六四往事(三)
 · 我所经历的86学潮
 · 六四往事(二)
 · 回忆我最早接触的国外电视广告
 · 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八十年代青
 · 人生的路呵,怎么越走越窄--八十年
 · 八十年代中日关系的记忆
 · 六四往事(一)
【微博无言】
 · 重返万维叹兼怀寡言
 · 官谣与民谣(微博)
 · 坦克下的承诺,岂能久乎?(微博)
 · 毛泽东为什么不杀邓小平(微博)
 · 人间再无四月天(微博)
 · 改革,就得从自己开刀(微博)
 · 逃离中国梦(微博)
 · 你更钦佩谁?(微博)
 · 打倒江青,李先念有大功吗?(微博
 · 六四忌日北京暴雨漆黑(微博)
【人生感悟】
 · “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 重返万维叹兼怀寡言
 · 回忆母亲--写在母亲的五周年忌日
 · 回忆母亲--四周年祭
 · 哀悼寡言博友
 · 回忆母亲--三周年祭
 · 我曾经的自杀妄想
 · 我印象中的老几
 · 给侄女的信
 · 免于恐惧 其言始真
【IT职场】
 · 华为与中国政府究竟是什么关系
 · 微软的陨落与鲍尔默的无奈
 · 改革,就得从自己开刀(微博)
 · 从中美网络暗战回想往事
 · 和国内IT精英闲聊国事
 · 他差点儿做了思科的老大
 · 跨国公司的工作操守与良知
 · 钱伯斯的预言
【读书札记】
 · 改革的权力--我读《如焉》(三)
 · 破心中贼难--我读《如焉》(二)
 · 恐惧、恐惧--我读《如焉》(一)
 · 严复与唐德刚的历史三峡论
 · 中美建交竟然是这样决定的
 · 邓小平东瀛求『仙草』
 · 邓小平如何利用民意获掌大权
 · 恢复高考--邓小平复出后的最大德政
 · 真实的华国锋--读傅高义的《邓小平
 · 卓有成效的整顿与有所保留的检讨--
【时事杂评】
 · 中共是民企的天敌
 · 八一随感
 · 为何一定要抓李源潮?
 · 雷洋能否成为孙志刚第二?
 · 再听老干部评习近平
 · 江泽民的最大败笔
 · 仇和被抓 李源潮危矣
 · 『国人皆曰可杀』的江泽民
 · 国内街头的宣传画(多图)
 · 听老干部评习近平
【文史天地】
 · 严复与唐德刚的历史三峡论
 · 国人毋须羞愧
 · 从《蒋介石日记》看历史人物的局限
 · 《蒋介石日记》中的『礼义廉耻』
 · 中国是一个没有自杀传统的国家吗?
 · 许良英先生走了!
 · 纪念蔡元培先生
 · 为许良英先生祈祷
 · 领土从来就不是神圣的—访谈非著名
 · 雁荡山观音洞名之谜
【朝华午拾】
 · 回忆母亲--写在母亲的五周年忌日
 · 回忆母亲--四周年祭
 · 回忆母亲--三周年祭
 · 在毛主席诗词中学知识
 · 童年的样板戏
 · 你家还有祖宗牌位吗?
 · 童年的游戏
 · 无缘无故的爱
 · 我的第一篇作文
 · 被愚弄的时代(一)
存档目录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08/01/2018 - 08/31/2018
11/01/2016 - 11/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11/01/2015 - 11/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11/01/2013 - 11/30/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回忆母亲六周年祭

 

我自201311月始在网上发布纪念母亲的悼文,迄今已有三篇。承蒙网站编辑之雅意,每次都将我的博文置于头版导读,让世界各地的网友们可以了解先母的一些为人处世之道,也引来博友们的留言赞誉。网友们的褒扬固然是发乎诚心、或客气礼貌,但却引起我的一丝疑惑甚至警觉:自己的母亲不过是千万个中国普通的传统母亲之一,如此“高大上”的母亲们教育下成长的人群组成的国家为何在通往世界文明的道路上却是那么步履维艰、甚至有时候倒退呢?从第二年也就是母亲四周年忌日的时候,我就想分享一些家母在世时不那么“伟光正”的事儿,只是临到忌日,就压力重重:古时候的父母是神圣威严的,连名字都要避讳,更何况抖出…..那让亲友们看到岂不是被斥责为“不孝”?于是我还是继续为尊者讳,写出四、五周年的纪念文章,宣讲母亲的德行,以警醒自己,垂范后人。

以前读方志敏的《可爱的中国》,他以母亲作为祖国的比喻,很动情,也让我审视周围的母亲们与祖国积弱或强盛的关系。道理似乎很简单:如果每个人的母亲都那么伟大? 为什么我们近代落后百年呢? 难道仅仅是帝国主义的侵略?作为中华民族子孙繁衍的主体,我们的母亲包括自己的母亲真的是那么伟大吗? 尤其是我看到过去三年网友们的留言,就更加惶恐不安。我想,来年的悼念文章一定要客观一些、平衡一点,既要回忆母亲闪光的一面,也得披露一点母亲不合时宜的习惯等。这个想法,也曾在今年清明扫墓时在母亲的墓碑前默念过,相信早已进入西方净土的母亲不会怪罪我。

 

大约是十五年前的某次到家乡公差,我打算先从机场回父母家放置礼品,和父母闲聊一会儿再到酒店与同事集合。但父母家离机场的距离很近,我排队等出租车时就有些不安,担心会遭那个“运气不好”的出租车师傅的白眼;我对机场负责排队的管理员询问是否有如上海虹桥机场那样分距离远近的两个排队?管理员告诉我“没问题,我们现在是全面质量监督,他们都会很乐意的。”他还递给我一张卡片,上面有投诉电话。我则疑惑中上车,内疚地告诉师傅我要去的地方。果然,出租车师傅一脸不高兴,一边开车一边直爽地告诉我:

给一百块钱,否则我就将你放在前面。我已经排队两个多小时了。

我那个时候很“正直”,认为出租车司机是城市的名片,如果都这个样子,外地人如何看待自己的家乡?外地的客商如何愿意到这里来投资;没有外来的投资,家乡人民包括这些出租车司机如何可以奔向小康富裕呢?于是我冷静告诉他:

刚才机场管理员给我投诉卡,你觉得有什么不合理,应该联合司机们去投诉机场管理方,而不应该将这种不合理转嫁给客人。如果你一定要一百块,我可给,但过后我得去投诉你咯!?

司机冷笑道:“您这不是指使【痴子打老虎】?我们如何敢去和他们争?您要投诉就投诉,老子不怕。只要您下车把钱我就行。”可能听说我会按要求给钱,他将我的称呼变成尊称了。

一路无话。到家门附近我支付百元现钞,索取打印出的发票(连同过路费不足60元),与司机拜拜。回家后与父母言及此事,母亲即刻就告诫:“人家司机很辛苦,不要投诉了。此事就算了。”我感受到母亲的同情心,但没有将她的话当一回事。回到酒店,依旧将此次乘坐出租车的情况写了一封投诉信邮寄到监督卡片上的地址,并署名留下联系方式。

大约一个月后,我接到家乡交通管理部门的电话,称情况核实,司机承认索取高价,处理意见是批评教育并罚款该司机,退还多收部分,另外奖励我多收部分共计八十多元。但不能异地汇款,可以将汇款单寄到本市,我随口就将父母的地址告诉对方。后父母收到汇款单后坚决不去取钱,我只好请同城的姐夫帮忙。八十多元在十几年前还是有些价值的,况且这是力争正义的战果呀!我在电话中对姐夫咕噜:“咱妈心太软。”姐夫却道:“她老人家是怕以后那个司机来报复。”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姐姐家与父母同居一城,往来照料甚多,对父母的了解就是比我仔细深刻。我那时才发现,在母亲仁爱、怜悯之心的另一面,还有懦弱、胆怯之情。联想起1990-1的那年,我将自己在北京、C城等地的学运照片全部存放在家中,几年后小平南巡,社会上的气氛缓和些,当局也将当时的“骚乱”降格为“动乱”最终定为“风波”。我又想起了那些照片,回家问父母,他们沉默不语。原来,六四后的那些日子里电视报刊整天都在播放追捕学运工运首领们的新闻,母亲就自作主张将那近百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帮我全部“处理”。我真的是欲哭无泪呀! 也没有办法,他们从担心受怕的年代过来,为儿女、为自己,烧掉是最保险的。

……

但母亲虽畏惧邪恶,却从不会谄媚邪恶。她老人家的座右铭是“你狠,我不缠你。”自然有更狠的人或组织来治你,上天还会派人下凡来替天行道的;而我只要有可能就不搭理你,这种气质也影响了我的一生。对于某些邪恶的东西,我自知无法改变,但绝不会盲从、甚至歌功颂德。只要有一丝可能,我要将自己对邪恶的鄙视表现出来。比如当年三鹿的儿童毒奶粉事件,据说全国的奶品制造商除了三元(他们主要供应的市场是北京--新阶级们生活的地方),无一例外都自己的产品中添加过三聚氰胺,而这些商家除了三鹿的主要负责人受到法律制裁,其他的如光明伊利蒙牛等至今无一受到惩处,这些企业也无一负责人出面来向社会谢罪道歉,甚至对于出现问题的奶粉也没有悉数召回,而仅仅是将那个生产批次的产品召回,且召回行动并不在媒体的监督范围内。对于如此凶残坑害中国儿童的商家,对于如此不知羞耻的企业,竟然没有得到全社会的抵制。我曾就在北京的某个莲花超市里看到电视屏幕上播放着这些厂商的劣迹,而周围的群众们又在奋力抢购蒙牛伊利大打折扣的奶制品的情景,难道他们都是被逼无奈吗? 虽然我和大部分受害的安徽“大头娃娃”们素昧平生,安徽省也仅仅去过两三次,但对于这类无耻无赖的企业,母亲的教诲告诉我:只要有一口饭吃,就要坚决抵制,直到他们悔过自新,或者破产倒闭。可惜的是,这种气质、精神并没有在全社会形成主流,有时甚至被嘲笑为“道德洁癖”。在商家给予消费者一些蝇头小利时,大家又趋之若鹜抢购,这样的情形,想让这些企业家们羞愧、内疚确实也很困难。

而在香港,蒙牛伊利的产品卖不动,虽然他们信誓旦旦地对香港消费者宣称自己在香港市场的产品和大陆销售的是不一样,完全符合香港的质量标准,且便宜,但香港市民还是不买,这里面应该有部分类似母亲的处世原则吧? 你坑害大陆同胞那么多,却并无道歉谢罪悔过,虽然可能在港销售的产品质量过关、价廉物美,但我们鄙视你、抵制你!!唉,我多希望有一天大陆的消费者也有香港同胞们这样的“道德洁癖”呀!!

 

母亲去世已经六年,每次撰文悼念时我都会想起大多数国人回忆自己母亲的标准说法“平凡而伟大”,起先不解,以为抵牾,后来才慢慢明了此言是两个层面的说道:相对全天下的母亲,自己的母亲是普通平凡的一员;而对于子女们来说,自己的母亲则是不平凡且伟大的。回忆自己的母亲,本不足为外人道,既然已经连续三年,何又在乎多发一篇呢?只是这次希望将母亲普通、平凡的一面让众人知晓,以免错觉。我们既要慎终追远,缅怀先辈,也需承前启后,止于至善。

以此为祭,愿母亲在西方净土吉祥如意!

 

2015.11.27起草至2016.11.12完稿修订于悉尼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